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调虎离山

    轰!

  “如何,这一剑不错吧!以你的天资,只要能好好照我的计画去作,一年之后,不难有这样的程度。”

  “真是太厉害了,老师,这根本就是天下无敌了,要怎样才能到达这样的境界呢?”

  “天下无敌!呵,这名词听来怪刺耳啊!你要记住,这套剑术会有怎样的发展,就关系于你想挥出什么样的剑……不过,你真的认为这套剑术很厉害吗?”

  “难道不是吗?学生毕生所学的剑术,没有任何一套比得上它的。”

  “呵呵!看来你的历练还不够啊,往后,你会发现,这其实是最没用的一套剑术……”

  “……”

  艾尔铁诺历五六○年十二月蜀道

  “嘿唷!嘿唷!”

  群山环抱,荒烟蔓草间,隐约传来呼喝声,一群满面悲愤,被硬束上手镣脚铐的人们,在皮鞭挥动的威胁下,顶着太阳,卖命工作。

  奴工的人数近百,而在一旁手执皮鞭的五、六名监工,似是对这“大才小用”的工作感到不耐,一边彼此闲聊,一边抽打奴工出气。

  尽管级数不高,但他们也是拥有骑士资格的人物,莫名其妙被派到这种苦差事,令他们的自尊颇受屈辱。

  这感想并非独创,在离他们不远处,也有一个男人,为自己目前的处境,而悲叹三声。

  “一、二、三、四……光是看守的,就有十五个……散布在周围的气,怎么算也低不过有四十多个,唉!死期到罗!”

  锐利的目光,透过枝叶,莫问正窥视着山林间的一切动静,看他四肢大张,紧紧环抱树干并咕囔着。

  根据赤眼魔猿的气息,这几天里头,爱菱使用得自父亲的魔导器,锁定了黑曜镜的位置,将结果告诉莫问之后,跟着便是现在的潜入调查,因为顾虑到可能会对上一整队骑士团的困境,他也非常地谨慎小心。

  奴工们在搬运某种奇怪的东西,是很大的玻璃管子,每一个均有好几尺高,宽约一尺,很难想像在这荒山野岭,搬这东西干嘛?

  莫问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曾看过两次这种东西,那是苏生水槽,属于太古魔道的器具。

  正统规格的苏生水槽,价格十分高昂,制造的技术也很困难,是只有国家阶层才造得起的高价品,不过,这里的主人既然能聘骑士团来当护卫,要买一个苏生水槽应该不困难吧!

  “荒山野岭的,买这东西干嘛?”

  透过特殊的调息法,莫问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生命迹象,全部消除,将外放的气息转为内敛,连体温、心跳都降至低点,用以避过敌人的搜查。

  在方圆一里的范围内,至少有四十三名骑士,来回搜查警戒,只要稍有不慎,被他们发现了行踪,便是血战密林的惨状,届时,不管再怎么不愿,也只有采取硬碰硬的战术了。

  敌方的根据地,外表看来仅是一广场,三两间茅草屋,集中在广场东侧,照规模来看,应该是这些奴工的住所,破破烂烂的,恰好足堪遮风避雨而已。

  那么,敌人的藏身所呢?

  照观察的结果看来,则是全数转为地下化了,龙腾山脉的原始密林极多,自远古以来,便有许多私人组织,在此地建筑秘密基地,作为各式用途,换言之,此地出现了个地底要塞,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的问题,就被单纯化了。

  为了取回不知深藏何处的黑曜镜,自己必须潜入这地底建筑,见机而作,如果只有这样,倒也还好,麻烦的是,由于对各类魔道器具不熟,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所以必须要带爱菱一起潜入。

  其实,以莫问的眼光看来,带爱菱一起潜入,那才是大大增加了“不必要的意外”的发生率,奈何,他对于如何回收黑曜镜的具体方式,一窍不通,而爱菱本人又一个劲地摇头,表示那牵涉到她的最高机密,所以在莫可奈何的情形下,只好由两个人共同潜入。

  先决条件是别节外生枝,如果像奇雷斯那样的高手再次出现,现在的自己十条命也不够死,最后结果就是自己与小爱菱,连带整个狼嚎骑士团一起被干掉。

  关于这点,莫问心里也有一点预备方案,可是事情能不能像自己预期的一样顺利,那就是个大问号了……

  撇开这些不谈,把精神集中在眼前的狼嚎骑士团上,莫问在脑里统合各种资料。

  “嗯!如果能够再多些好帮手,来招各个击破的话,倒也不是没有胜算啊!”

  对敌阵作了大概的评估,也把隐藏的明哨、暗哨,瞧了个清楚,以侦察行动来说,该是相当足够了。

  莫问从枝叶间浮下,抽身撤退。

  颇让人难以想像地,匆匆一瞥间,莫问已对敌人的实力,有了八九不离十的了解,从部署位置、兵气流动、敌人的脚步、呼吸、地气反应,莫问取得了为数众多的情报,他甚至肯定了这样的事实。

  从目前的资料看来,对方虽非乌合之众,却也绝对不是精锐之师。像这类的骑士团,在掠夺性的游击战上,可以轻易缔造惊人的战绩;但在防守上,会因为整体的素质不齐,缺乏完整性的训练,逊于一般正规军,彼此间的连系、分工,会出现极大的破绽。

  换言之,只要自己能指挥二十五名实力一般的骑士,组成精锐队,莫问有九成把握,一战歼灭狼嚎骑士团,当然,若自己仍能发挥昔日的实力,单凭一人一剑,就可以轻易把这鬼骑士团干掉。

  从莫问的外表来看,很难联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判断力,但是,对他本人而言,却是一点也不值得奇怪,因为在他成为流浪剑士之前,曾经是个统领近万军队的军人。

  只可惜,再锐利的眼光,此刻也无用武之地了,时序迁移,人事早已全非,现在的自己,身边并无一兵一将,所能倚赖的,仅有双手一剑。

  “近两百人是跑不掉了,再加上些赤眼魔猿还是什么的,动起手来,可真是件轻松的工作啊!”

  一面在山林中高速奔走,莫问一面苦笑。

  敌我两方实力悬殊,自己虽非孤身一人,但基本上而言,那名伙伴是不构成战力的,换言之,这根本是场不能开打的战争,人生走到这种地步,实在不能不说是件有趣的事。

  莫问脚底弹、跳、蹬、点、滑、跃,轮转如飞,在枝头腾身回翔之际,身形圆转如意,就像头大蝙蝠,虽然诡异,速度却高得吓人,恍若是传说中的“神足”,化为密林间的一阵清风。

  “唉呀!不好。”

  前方忽然闪出两名骑士,其势甚急,莫问待要闪避,已然不及,急中生智,取了枚石子,以回旋手法射至两人身后,趁敌人回头查探时,左足虚空一踢,身体倏地拨高,踩草上树,身形迅若急电,左一弯,右一转,眨眼间便在林叶间前行了近百尺,而左右晃荡的骑士还浑然未觉。

  就这样,莫问在数十名骑士的警戒网中,来去自如,便是偶尔撞遇敌人,也立刻被他以急智引开,不漏破绽。

  照理说来,骑士的耳目之灵,远逾常人,警戒的骑士中,不乏好手,便是你武功再高,也不易来去无踪,全身而退。

  然而,莫问所施展的“白云流泉”身法,虽然说不上是顶级的轻功,却以某种秘传的调息法,增快了真气流转的速度,也倍数加强了提纵时的灵巧,又能自生巧劲,将落足时的声响抵销,可说是隐匿潜行时的最佳功法。

  “嘿!不枉当初被大胡子老头折腾半月,果然今日派上用场了。”

  想起当日学习这身法的经过,银发男子的嘴角浮现了笑意,当时他心高气傲,学这身法仅为自娱,却从没想过会有朝一日,当真恃之躲避敌踪。

  大陆上以轻功而闻名的门派不少,其中的高手更是多不胜属,但会专心开发“没影子”轻功,而成就最高者,必是大雪山麦德西亚城无疑。

  大雪山是风之大陆的第一刺客营,对于种种匿踪、潜行的技术,当世无双,莫问当年曾奉师命,游学大雪山,拜见绝代剑豪,山中老人。

  他天资极高,虽只是短短半年,却已由山中老人一脉武学,获益良多,更顺便习得了这套无声的身法。

  “鸡鸣狗盗,君子所不为,不过现在君子落难,也只好穷而滥矣了,悲哀啊!”

  两脚半空连踩,莫问脱离了敌人的搜索网,回奔布朗村,准备与爱菱讨论一下如何潜入,那是个大伤脑筋的问题,不过,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伟大的诸神啊!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

  赶回布朗村,却没有看到爱菱,向村人查问,得到一张她留下来的字条,令他苦着脸,可怜的下巴张得老大,对着手中的字条发呆。

  “异变!东方三里猴形石!速来!”

  询问村人,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只说在今早莫问离开后,爱菱也行色匆匆地留下这张纸条,然后就出去了。听见这情形,银发男子忽然有种冲动,想把这张纸条拧碎,正如他想掐断某人的咽喉。

  “什么时候了,还在节外生枝,真的是嫌不够忙是不是?”

  话虽然这么讲,但也只好跟随过去,莫问离开山洞,一面摇头,一面朝东方而行。

  一里的距离,在一流的轻功急行下,并不用多久的时间,然而,令莫问恼火的是,约定处的岩石下,并没有看到少女的身影,反倒是可以瞥见一张白色字条,在迎风招展。

  字条上头写的是,临时又有了发现,要莫问再往东方追去。

  (她一个人不会武功,脚程怎么这么快?独自跑到外头来,不怕撞上奇雷斯吗?)

  暗自纳闷,可是,才离开没几步,陡然听见后方轰然一声巨响,岩石下方发生剧烈爆炸,土石横飞,强大的威力,甚至让地面隐隐摇动。

  “……”

  莫问闪避落下的碎石,一脸迷糊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要消除行踪也不必这么惊天动地吧!”

  他没有多少时间细想,这么大的爆炸声,远远地传了出去,狼嚎骑士团的人,一定会马上赶来,再走迟片刻,就要身陷重围了。

  听得远方隐约传来人声,莫问再不迟疑,展开轻功,朝约定处奔去。

  这女人真是危险,连离开她一下都不行……

  奔走中,莫问有这样的想法,给这么一惊动,骑士们会立刻对周围区域,做联合性的搜索,这下可是大麻烦,如果敌人有了警觉,要潜入就不容易了,这样的话,今天的行动是不是要被迫放弃了呢?

  字条上的异变是什么意思?

  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就是扭转乾坤的关键……

  莫问摇摇头,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不过,以目前的处境看来,手上的筹码,是越多越好的。

  就这样,莫问随着纸条跑了三个地方,而每当他离开时,约定地也一定遭到爆破的命运,莫问觉得有些不寻常,玩这种谍对谍的游戏,的确是爱菱的风格,不过,现在应该不是玩游戏的好时候吧!

  而且,一个弄不好,自己不就成为靶标了吗?

  凭着骑士之间的感应,莫问敢肯定,自己的身后有相当多数的骑士,离开了警戒地,正随着爆炸声而追踪而来,最前面的几名,甚至已经逼近半里之内了。

  “真是可惜,难得有这调虎离山的良机,现在是潜入的大好时机啊!”

  为了要陪这笨女人玩游戏,而失去大好良机,莫问感到扼腕,但是,当他准备往下一个约定点而行时,刚刚的想法,化做黑暗的不祥气氛,重击他的胸口。

  “等等,该不会……”

  一声爆炸声,将之惊醒,不祥的预感,让莫问感到深深的战栗,那声爆炸,是来自南方……

  “糟了,那个笨女人!”

  想到事情现在的发展,莫问为之大惊失色,连忙展开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回奔。

  (糟糕,可千万别要迷路啊。)

  利用特殊的工具,在地底潜行,爱菱低声嘟囊着。

  一个布袋也似的丝质物体,包裹住少女的身体,左右的泥土,彷佛受到某种力量的推挤,朝两旁溃开,直至少女离开,才又像潮水般涌回,归复原状。

  “柏布丝之囊”,是九州大战时由矮人们制作的道具,在魔界极为抢手,本来人间界也有流传,但是制造丝囊的材质,在人间界绝种,只在一种魔界植物上可以找到,所以“柏布丝之囊”绝少流至人间界。

  丝囊的本身极为坚轫,可以抵抗急遽的温度变化,也会把囊中生物的气息予以阻绝,达到潜形的作用,当时的矮人族就常靠它来狩猎、躲避敌人。

  隆。贝多芬的工作室,有数件这类的丝囊,爱菱离家时顺手牵羊,靠这丝囊躲避了不少危险,上次她潜入此地,也是靠这道具的掩护,否则以她这等身手,稍有动作,早被骑士发现,如何能够全身而退。

  利用特殊的潜望镜,爱菱确定至少分散了一半的骑士了,照第一声爆炸的时间来估算,莫问先生应该已经抵达最后一个约定点了,而南方的爆炸,会把追兵分散,凭莫问先生的身手,要脱身应该不难,那么,就没问题了。

  这是潜入敌阵的大好良机,只要计画一切顺利,靠这套丝囊,安然取回黑曜镜的希望就有六成,这样就很够了。

  如果有莫问的掩护,成功的机率想必也会增加吧!

  这点爱菱明白,可是,她并没有任何把握,能够保自己的伙伴平安,要面对那么多预计内与预计外的敌人,他们很可能在暴露行踪的瞬间,就给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敌人乱刀分尸。

  取回黑曜镜,是无可改变的心愿,为了达成这目标,爱菱已经有了觉悟,她愿意为此赌上自己的生命,然而,这并不关莫问的事,他仅是受雇而来,为了一己的义理、荣誉,而一直陪伴到如今,没有理由再被要求更多了。

  嘿!

  自己并不是那么傻的。

  这些日子以来,爱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莫问先生对于是否要继续旅程,不断地感到犹豫,有好几次,要不是他突然改变了心意,便就此拂袖而去了。

  想要离去的理由,并不只是单纯地对旅途不满,从莫问阴郁的表情,嘴边偶尔一现的讥讽笑意,爱菱明白了,这个男人和自己一样,他有一件解不开的心事,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他去解决。

  那么,就在此分手吧!

  为了消弭自己的遗憾,却造成了他人更深的遗憾,这种事,爱菱做不出来,也许父亲会认为这太不成熟,不过,爱菱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自己能完成回收工作,正如她过往不断的失败记录。

  对于陪伴自己,忍受一切笨拙的莫问,爱菱有着由衷的谢意,剩下的部份,就由自己来完成吧,尽力就是了。

  当然啦!

  如果能成功完成回收工作,爱菱会偿还积欠的雇用费,不过,这就得要看上天的旨意了。

  他的名字,叫李恩,是狼嚎骑士团的小队长,出身于艾尔铁诺的贵族,受过高等的武术训练,以个人实力来说,算是团里的好手。

  加入狼嚎骑士团,是因为个人兴趣,他喜欢听人们的嚎叫、剑刃斩断骨头、鲜血喷出的声音,特别是狎弄男妓后,用剑狠狠地斩下,看着温暖的红液,这时所产生的兴奋,甚至会让他忘了自己是谁。

  但是,官衙可不会忘,即使身为艾尔铁诺的地方贵族,如果没有情由的滥杀无辜,就算能逃过刑责,名誉也势必会留下污点,在申请加入一流的骑士团时,便会因此而遭到歧视,所以,他匿名加入狼嚎骑士团,这可以让他快快乐乐的杀人,在愉快的享受中,磨练自己的剑技。

  今天,他又要杀人。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来的笨贼,接近了警戒区,还弄了那么多声响,惹得嗜血的骑士们狂追不已。

  李恩的轻身功夫极佳,他甩开了部属,独自追踪,再加上几分运气,他发现敌人的踪影了。

  那是个银发小子,披散的长发遮在脸上,洗到泛白的浅蓝军服,显然是个不知哪来的落魄剑士,实力吗……

  从感觉到的气来看,武功大概只能算三流,小角色而已。

  “唔……”

  本来想招呼伙伴的,一转念,李恩闭上口,微微冷笑。

  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山,闷了快一个多月,又不能斩杀所剩不多的奴工来泄欲,实在是无聊透了,难得有好机会,怎能交给他人,当然要留着自己好好享受。

  看到了渐渐变大的银色身影,李恩兴奋不已,抽出心爱的长剑,半蹲下身,准备当敌人经过时,狠狠地给他致命的一击。

  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这可以从他能领先同伴追踪到敌人,而得到证明,不过,他还是喜欢偷袭,这是个人兴趣使然,看见被偷袭的一方,在地上抱着肚子哀嚎,总能让他快乐个老半天。

  敌人已经到五十尺外了,这是个好距离,手上的剑也做好了准备。

  李恩脑海里,已经浮现一幕幕血腥的画面,他决定了,等一下,要把这人支解,先砍去左手,再来是……

  “呼!”

  破风声响起,李恩发出了蓄势已久的一剑,一切动作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以至于他脸上浮现陶醉的微笑,他甚至可以感觉到,热腾腾的血液溅在脸上的感觉。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不,应该说是换了个形式。

  乍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对方毫不吃惊,反而好像嫌烦似的,脚底不停,右手顺势一推,开钮、出剑、画弧,剑招后发先至,奇异的是,蓝白色的光剑,竟然隐隐荡漾青色虹光。

  虹光乍现,李恩的眼前,一朵青莲,盛。开。绽。放!

  下一刻,银色身影从视网膜中消失,而李恩很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飞了起来,向后急退。

  不,不是整个身体。

  他看到了一幕非常荒诞的光景,自己的身体,少了颈部以上的东西,而拿着剑的手,此刻犹自进行上刺的动作。

  “啊”

  银发身影飙行而去。

  潜行了一刻钟,爱菱受到了阻碍,前方的触感变得坚硬,泥土的气息消失,爱菱伸手摸了摸,终于肯定,前面就是敌人的地底建筑了。

  经过改造后的丝囊,具有穿越岩壁的功能,爱菱深深吸了口气,集中精神,向前跨出大步,穿越岩壁,进入建筑内部。

  脱下丝囊,收入腰间内袋,爱菱打量了自己的立身处。

  这看来似乎像个储物室,杂七杂八的堆砌了些衣物,对一个身为盗贼的人来说,自己的运气似乎不错。

  爱菱快速换上了一件衣服,原主人是谁不得而知,但从左肩的徽印看来,想必也是狼嚎骑士的一员。

  把衣服穿好,很幸运地,地上还有帽子,有这身装扮掩饰,再加上地底光线不清,视野昏暗,应该可以帮上老大的一个忙。

  推开木门,爱菱小心的探出头来,确定周围无人后,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出来,无声前进。

  门外是条走廊,没有火把,也没有任何照明器具,放眼处尽是一片漆黑,除了隐约传来的滴水声,没有半点生命迹象,这确实是方便了爱菱的行动,她深深吸了口气,取出计量仪器,来决定下一步的方向。

  黑曜镜的功能,爱菱自是熟知,若在魔界,不过是项普通的魔道具,但在人间界,就成了威力强大的法器,它以月光为能源,大量增幅使用者的法力,甚至可以打开相应的境界通道,用以呼唤出魔界的生物。

  可是,如果使用者的法力不足,能唤出的东西,就是像赤眼魔猿这样,魔界的低等生物,所以,为了弭补这个缺点,魔道士往往都会以融合术之类的术法,对召唤来的生物进行生化改造,像莫问所发现的苏生水槽,就是生化改造的必备品。

  赤眼魔猿身上发现的鳞甲,就是最好的证明,这群生物在被召唤之后,遭到了一定程度的改造,如果这类的手术还在进行,那么,黑曜镜的所在之处,必然散发着极强大的魔法能量。

  地底的构造很复杂,爱菱不是很清楚,但从仪器的反应看来,西方有强大的魔法能量正在运作,可能是某种阵形、结界,也可能就是自己要找寻的东西。

  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爱菱展开小跑步,往西方跑去。她只祈祷一件事,在有人察觉黑曜镜的真正用途之前,把事情解决掉……

第十二章 调虎离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