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艾尔铁诺历五六五年六月魔界边境熔炉里,火焰已然熄灭,犹自冒着袅袅轻烟,夜已深,炉子旁的人却未歇息,正盯着眼前的几丝火苗,呆呆出神。

  屋子的一角,几件器物如垃圾似地随意弃置,荡漾着龙纹光华的古剑、不知什么金属组成的黑沉盔甲、以蟒蛇形状制成的手杖……

  每一件,都于简单样式中显出不凡之处,足以令识货的武器商人为此付出高价,而倘若他们看清制作者印下的专属记号,这些器物的价值甚至可飙涨百倍以上。

  而现在,这些东西只是乱没价值地给丢在墙脚。

  正在发呆的,是个矮小老人,身形枯瘦,满是皱纹的脸上,清楚地可以见到各种风霜留下的痕迹。

  老人的听力似乎很不好,也因此,屋里几头老鼠给养得又肥又大,此刻,正躲在屋里黑暗处,以谷类残渣大快朵颐。

  忽地,一道冷风急遽刮入,所有火光为之一暗,当一切重归正常,屋里悄没声息地多了一人。

  “师傅,弟子朱炎参见。”

  听着人声,老人立刻由沉思中醒来,表情回复了一贯的强悍精干,沙哑着嗓子道:“是炎儿吗?说过多少次了,好端端的男子汉,动作就别学那山中老鬼一夥人,鬼鬼祟祟,獐头鼠目,不成体统……”

  被责备的一方,是个年轻男子,面对师傅这不知该算是调侃,亦或是单纯牢骚的指导,他便如往常一般地不做反应,只是声调平平地回报刚才的去向。

  “师傅,小师妹已经越过边界了。”

  男子的身材英伟,是名十足十的美男子,红玉般的赤发,在炉火辉映下倍添光彩。

  “不知道这一次,是否还是由我跟在后头……”

  “不必了!”

  老人的脾气十分暴躁,大声怒道:“这丫头就是爱乱跑,既然不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那她的死活也与我们无关,不必理她!”

  多年的师徒相处,朱炎很明白,师傅此刻真正的怒气并没有表面上的十分之一,因此,他还是缓声道:“其实,让小师妹多出去历练一番,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凭她那点把戏?哼!连门缝都没有。炎儿,你可别忘了,只有你,才是我的真正传人啊。”

  “是的。然而,恕弟子多言,小师妹的资质,如果经过适当磨练,成就是远在弟子之上的,弟子不明白师傅为何不……”

  “就是因为她的资质好,所以我才生气,如果她……”

  发现自己在无意中说出了真正的心情,老人立即闭上了眼,有些泄气地默坐着不出声。

  听到了想要的结果,朱炎不敢再刺激老人,转移话题道:“师傅,关于那样东西的处理……”

  “用不着了,它的主人已经把它拿回去了。”

  “啊!那位先生来了。”

  提到“那位先生”,朱炎的声音有些微颤抖,那是一种混和了崇敬、热切的语音。

  老人瞧了徒弟一眼,把头别开,道:“今早来的,唉!瞧那模样……撑不了多久了。”

  与朱炎不同,老人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感伤。

  朱炎没有作声,他很清楚,师傅话里的意思是什么。

  似有无限感慨,老人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火烛直摇晃。

  “唉!魔族这东西,沾上了一辈子都是麻烦。”

  艾尔铁诺历五六五年六月香格里拉“当啷!”一声,长剑给挑飞在半空,转出几道炫目弧形之后,掉落地面。

  他长长地喘了口气,彷佛全身精力都被榨干似的,重重跪倒在地,喉咙却干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在长剑落地的刹那,乐声嘎然而止,由魔曲所幻化出的鬼神虚相,在瞬间消失无踪,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只剩下面前那位放下手中大提琴的淡妆丽人。

  “你的武功又有进步,比起三个月前,这次又多撑了半炷香的时间。”

  “可惜还是攻不破这些魔曲。”

  “关于这点,你应该不意外吧!”

  丽人轻轻一笑,唇边笑意虽是云淡风清,却别有股妩媚迷人的成熟风韵。

  “既然输了,原先的委托还是要继续吗?”

  “当然!”

  虽然累得像滩烂泥,他的回答犹自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迟疑。

  “很好。”

  丽人有些不合形象地耸耸肩,似乎这答案不感意外,微笑道:“搜索工作到目前为止,虽然有线索,但并没有目标的具体下落,如果要再继续下去,搜索的层级就必须再提升一级,当然,需要的报酬也相对提高。而今天,你并没有能打败我……”

  “……”

  “依照当初的约定,既然你还胜不过我,那就只好公事公办。”

  丽人轻扬素手,一束纸卷悄然飘落至他面前。

  “这是委托任务需要的金额,等你把钱凑齐,我会交给你最新的搜索报告。”

  不用打开,他完全理解纸上的数目会是多么巨大,当下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

  并非为了那天文数字一般的金钱,而是因为适才那场战斗的激烈、疲惫。

  “看在大家的私人交情,我奉送一个情报。”

  丽人收起爱琴,转身而去,窈窕背影逐渐隐没在黑暗中,“自由都市最近不太平安,如果是你的话,也许能从中捞点好处吧。”

  “哪里?”

  “自由都市的沙尔柱。”

  “那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

  “包子好不好吃,不能只看皮的。”

  他不再多言,将整个身体倒在冰凉地板上,好好地休息一下,呼呼大睡,以备跟着的长途跋涉。

  艾尔铁诺历五六五年十月自由都市丛林阴郁,浓密树枝交相错杂,完全阻住各方的光源,成为一个密闭的黑色世界。

  并没有吹风,但却响着诡异的金属破风声,树丛枝叶不时摇晃,正是有人于其间交手的证据。

  倘若有人能在黑暗中视物,便能看到飞溅在树叶上的血珠,快速增多。

  树木越摇越剧烈,双方的交手也渐趋白热化,终于一声巨响,两根合抱大树同时折断,一道人影闷哼咳血,以惊人高速向林中深处急退,几下就没了影子。

  原处,七名着夜行黑衣的男女,先后从树上跃下。

  七人中有老有少,有高有瘦,分执刀剑匕首,或是一些难得看见的奇形兵刃,各自有着不同的特徵,但却有着相同的一点,就是每个人都带着或轻或重的伤。

  最轻的,左臂少去了一截;严重的,甚至要同伴立刻就地急救,才能保住一命。

  所有伤口也有着异样的巧合,就是无论轻重,每个人都仅有一处伤口。

  因为能承受对方连发两招的人,绝对不是活人!

  所有人都忙着止血、包裹伤口,他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不轻易让情绪波动,但想到刚才那场厮杀的惊心处,却不由得不动容。

  一名中年女子尖声道:“那贱人……好厉害,她出手比任何教官都快,她……她……”

  因为失血过多,说没几句,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旁边的一位少女接着说下去,“真想不懂,同样都是学生,她也不过比我们早了几届,怎么能让我们追杀万里,还伤了学校这么多人!”

  “就因为有这种实力,所以她才成为‘目标’啊。”

  为首的一名青年沉重道:“何况教官说过,她是校长大人近五百年内最得意的门生之一。”

  一个老人缠妥腹侧的伤布,道:“我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追下去吗?”

  “没必要。虽然命令上是要把她截杀,夺回物品,可是看别组的例子,能把她逼到这地步,我们应该也能及格了。”

  青年苦笑道:“何况,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做刚刚那样的组织攻击了。”

  入林时,他们这组原有十八名组员,排好平日熟练的杀阵,现在,只剩下七人,剩下的都已殒命在某个树头上,成为任务的遗迹了。

  想到能存活下来代表的意义,众人虽是伤重,却都有喜色。

  为首青年道:“走吧!”

  一语方出,突然脸色大变,呼喝道:“快退……”

  话没来得及出口,一股凝结万物的寒意,铺天盖地般罩下,七人奋起最快身法,朝不同方向逃去,只听得“砰!砰!砰!”三响,有三道人影及时窜入林中,远远逃逸,余下四人则似关节僵硬一般,动作越来越迟缓,终而停歇。

  没多久,尸体外部渐渐散发白气,竟罩上了一层薄霜。

  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个身影倚树而立,看着自己用尽力气发的一击,默数成绩。

  “第二十六组,余数三!老头子教学手段大有进步啊。”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一袭黑袍与阴暗树林作最完美的结合,只有那一双眸子,如魂如魅,随着主人的思考而幽亮。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右手暂时是完蛋了。”

  看向右手手腕,就像与几具尸体同样,冻得像根铁棒,肤色异样地惨白,腕上肌肉坏死过半,饶是如此,还是传来难熬的痛楚。

  而身上其他刀伤、掌伤、毒伤,并不比这轻松!

  “不能再硬拼下去了。”

  她举起左手,将腰间一个布包放入怀中,“不过,还是得把这东西送到那人手上。”

  黑袍轻扬,身形随之变幻,正要以一贯的神秘姿态,幻化消失在黑暗中,忽然……

  咚!

  往前栽倒,摔了一个极难看的前扑。

  是伤势沉重,所以立足不稳吗?

  “******!又踢到前脚了……”

  风之大陆幅员广大,随着各地区的天文地理,呈现种种不同的风貌,也诞生出种种不同的文化。

  在北方的精华区域里,西北方的大片土地,属于第一大国艾尔铁诺的疆域;东北方则是文明古国雷因斯。蒂伦立国其上。

  南方的文化、开发程度没有北方高,在西南边,是由众多蛮族所联合,附属于艾尔铁诺的特别行政区,武炼;而东南方,则是零星散布的自由都市同盟。

  在龙腾山脉以东、银海公路以南,风之大陆的东南方,本是块危险而不适人居的所在,不知是什么原因,自太古神话时代以来,这范围内的磁场极不稳定,因而导致天灾频仍,沙暴、地震、龙卷风、霜害、冰雹、磁场波……

  以及严苛到极点的气候突变,使得这区域生人难近。

  只有被放逐的罪犯、战争落败后的亡命者,才会踏足其上。

  经过千百年研究,大陆上的文明,足以克服天然环境,于是开始有部族进驻,依法设立磁场结界,在一定范围内维持天候正常,跟着便开始建立都市,设立根据地,之后,有了自由都市同盟的诞生。

  自由都市同盟,正确来说,可以加上“商业”二字。

  散落在东南方的各都市,因为不可能自给自足,所以便建立交通网,与邻近都市展开贸易,因为这层关系而结成商业共同体,于是便有了同盟体制的诞生。

  特殊的环境,产生了文化的不同。

  与艾尔铁诺、雷因斯相异,自由都市的法律,显得宽松的多,各都市的市民,也相当自豪于“自由、热情、追求梦想”的城市风格,再加上半开化的都市风情,使得自由都市有若闪闪发光的待采金矿,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客。

  除了商人,也有游走各地的旅人、作武艺修行中的流浪剑士,除此之外,当然也不乏罪犯与亡命之徒。

  总之,只要挥霍得起,自由都市共通的口头禅是“来者皆客,四海之内亦兄弟”。

  不过,姑且不论商旅,罪犯、投机客的大量涌入,实在是项伤脑筋的问题,为此,自由都市有个热门行业,“捉通缉犯”。

  奖金猎人在各式高额悬赏中,应运而生,他们从悬赏布告中记下对象,满足雇主要求,看是生擒活捉,或是人死见尸,甚至清蒸红烧,无所不包,之后,收取报酬。

  一般来说,由于组成份子复杂,奖金猎人的社会地位不是很高。

  初出江湖亟欲成名的武林新秀、仕途失意的武人、缺钱的流浪剑士、地痞流氓……

  反正只要对自己的武功有信心,谁都可以下海兼差,用不着领牌注册,甚至奖金猎人兼作杀手买卖,这都是常事。

  因此,猎人常常遭人白眼,但是,猎人中并不乏际遇不佳,却有一身好功夫之人;同时,也有不少知名人物,当初是以猎人身份出道。

  大陆上,各城市中会设立多处红墙,作为官方公告各个通缉犯之所,同时也提供各类悬赏的张贴,标明此重犯的姓名、相貌特徵、悬赏金额,并注明悬赏需要。

  而红墙,也就是奖金猎人聚集的工作场所。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