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计中计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接风宴的举行,比预定时辰稍稍延后。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但出城迎接冷梦雪的官员与民众,有部分体质嬴弱的,发生了剧烈头晕、呕吐的现象,原因不明,据推测可能是因为人潮太过拥挤、天气酷热,又或许是那名刺客使用了某些毒气,所以导致这种现象。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解决,当夕阳西下,华灯点亮夜色,香格里拉的仕绅名流群集,盛大的接风宴就开始举行。

  回顾自己的前半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也没有亲人,隐居加上独来独往,泉樱想来想去,发现自己对接风宴这种事,还真是感到很陌生,不过,再怎么说,接风宴好像不该是这个样子吧!

  九楼的装潢与布置,华丽中带着巧思;筵席上的菜肴,看来很可口;几百名群众期盼的目光,表示着无言的欢迎……可是,上方悬挂的那片布幔,又是怎么一回事?

  “惠赐一票!请用各位的手,选出真正优秀的香格里拉市长──石崇”

  ※※※

  上方悬挂着这么一个东西,泉樱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只有拉低帽缘,微微遮掩住面孔。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接风宴会有这种东西?”

  “不知道,好像是某种选举之类的。”

  妮儿显然也被吓到,不晓得这究竟代表什么,只有快快出去绕个一圈,找人问个明白。

  原来,艾尔铁诺军攻破香格里拉后,石崇为了表示尊重香格里拉的旧体制,因此对全体市民宣称,自己目前只是代理市长,未来将会依照例行体制举行选举,由全体市民选出他们所委任的治理人。

  在香格里拉,最大的势力组织就是各个产业商会,今晚冷梦雪的接风宴,各家商会的领袖与重要干部齐集,所以,石崇也就好像故意似的,在大厅里挂起布条,把香格里拉的第一人气偶像,变成为自己站台的助选员,尽管他在筵席上谈笑风生,绝口不提选举之事,但当所有宾客的目光,像被磁石吸着般凝视冷梦雪的同时,谁也不免尴尬地看到那片飘扬在冷大美人上方的大红布条。

  “如果石崇落选,会乖乖退出香格里拉吗?还是会发动大屠杀?这点他没说也没保证,这座城里哪有人敢不投他?这种选举根本是作戏。”

  妮儿压低了声音,道:“为了怕独角戏太难看,他还强找了几个商会理事,与他一起当候选人。听说那几位理事每晚求神拜佛,千万不要胜选后被人在夜里灭门。”

  “嗯,这确实是作戏没错,但是……这是做给谁看呢?”

  泉樱提出的问题,很快就被她自己回答了。记得魔屋中的那位女士曾说过,千叶流是个百分百注重实力的组织,所以正在争夺继承正统的石崇,不得不努力证明自身的实力,倘若他让人觉得不过是个毫无智能、只懂得用蛮力强压手下的莽夫,他就没有明天可言了。

  “不过,真是个恐怖的组织啊!相隔万里,千万年世代传承,居然还能遥控影响异大陆上的事务,让石崇和你义姊这样的枭雄都心生畏惧,这样子的统驭力,实在……”

  察觉到妮儿忽然表情不善地沉默下来,泉樱不得不问问看她怎么了。

  “没事,我只不过突然想到,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么客气地说话?你可是我的……”

  “仇人是吗?我知道的。”

  泉樱微微一笑,娇靥如花,却不再多言。不仅她明白,妮儿本身也感觉得到,两女之间的关系,正在逐渐改变中,而这确实是一个好的开始。

  尽管这是演艺人员的接风宴会,但当对象是地位如女神般崇高的冷梦雪,宾客们就只敢远远地凝视,即使靠近,也是很客气地问好,没有人敢贸然要求她当场献唱一、两首仙曲,以娱嘉宾。

  就泉樱来看,目前的进展是不错,但是,任务方面又该怎么办呢?那位女士曾交代过几个重点,关于第一项,自己进入香格里拉时,已经找机会说出那句话了。

  “我是个女人,而站在我是女人的这个立场,我支持石崇先生目前对香格里拉的管理。”

  每个人都被这段话弄得一头雾水,只听明白了最后一句,有些安心又有些失望地了解冷梦雪宣布支持石崇的事实。然而,就连泉樱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要找机会说出“我是女人”这个暗语,然后……可能青楼联盟那边的人员,就会有动作吧!

  妮儿低声抱怨,这次任务关系重大,怎么青楼联盟好像没什么具体计划,虽说随机应变很重要,但也不能什么计划都没有,全部随机应变吧?

  “关于这一点,其实我觉得……不,没什么。”

  从青楼联盟的动作中,泉樱约略看出了某些事,不过这些话说出口,却颇伤与青楼联盟的和气,在考虑到妮儿的个性后,泉樱决定保持沉默。

  筵席的场面虽然盛大,但却也很无聊,似乎是因为当初太多人争着与冷梦雪同桌用餐,各方施压,结果石崇不胜其扰,索性让冷梦雪与其随从独立一桌,余人一拍两瞪眼。泉樱与妮儿固然是乐得不被打扰,不过,找不到机会与旁人说话,那当然也就探听不出东西,这点就非常伤脑筋了。

  而且,出于女性的直觉,没过多久,泉樱就感到了一种异样,好像有某个很讨厌的视线,正在注视着自己。

  与其余男性那种或崇敬、或贪婪的眼光不同,这道目光中所蕴含的强烈敌意,令泉樱暗暗心惊。

  (不会是又有疯狂歌迷吧?枫儿姊姊以往是怎么撑过来的啊?)

  经过片刻搜寻,她找到了这道目光的主人。尽管是坐在角落,又用帽子与绑束遮掩住红发,还刻意敛去一身气势,但当泉樱锁定目标,却立刻察觉那人是名天位武者。

  脑里几个名字一闪即逝,再向妮儿一确认,两女马上就认了出来。

  “是朱炎?他不是回到耶路撒冷了吗?怎么会还在香格里拉?”泉樱疑惑地道。

  “不知道,但我以前与这人交过手,他的炎系武学威力很强,不好应付。”

  武功强与不强,一时间没有印证的机会,但无可置疑的是,朱炎对冷梦雪一行人感到怀疑,正悄悄地监视着这边,注意她们的言行举止。

  冷梦雪这次回来香格里拉,时间点上太过凑巧,说没有人怀疑,连泉樱自己都觉得有问题,更何况,如果没有一个特别瞪大眼睛的观众,对于正卖力演出的演员来说,也是种悲哀。

  “不要怕被人怀疑,只要应付得当,每过一次考验,就会更增加一分旁人的信任。”

  那位女士曾做过这样的指导,所以当察觉到有敌人注视,泉樱便索性站了起来,踩着细碎而高雅的步子,主动往宾客群中走去。这当然也引起一阵骚动,宾客们像是被甜香吸引的蜂群,把泉樱团团包围住,随着她的话题而高谈阔论。

  交谈中或许可以得到什么情报吧!不过扮做侍女的妮儿就没事好做,正想是不是该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把桌上的美味佳肴一扫而空,情形忽然有了变化。

  一名侍从在新上菜肴时,闪电行动,把一张纸条塞在妮儿手中。她吃了一惊,却隐约听那人说了一句“我也是女人”,这才明白是青楼联盟的潜伏人员开始送来情报。

  (效率不错嘛……不过,怎么选这种暗号?)

  既然有了轨迹,就有了做事的方向,妮儿假意追着泉樱侍奉,在人群中进进出出。混乱中也不知究竟碰触到哪些人,但总有人轻声说个一句话,或是闪电塞来什么,向妮儿提供着情报。

  资料的内容五花八门,说得难听些就是乱七八糟,属于妮儿想要知道的,还不满一成,但从这些消息的内容看来,可以得知两件事:第一,石崇本人正处于被严密监视的状态;第二,潜伏于香格里拉的青楼人员,并没有办法把情报往外送。

  (石崇与朱炎密谈过几次──这不是废话嘛!我要的不是他们有没有谈过,而是他们谈些什么啊……)

  妮儿想着刚才收到的各种消息,心里正自烦恼,突然听到后头有人快步走近,来得好快,而且一把就往自己肩头按下。

  “前面的这位小姐,请留步,我有话问你。”

  手掌落点笼罩着几处要穴,若妮儿不加抵抗,一下就会被他锁着脉门。对于战斗反应优于思考的妮儿,反而是要花一番力气,才没有立刻反抗动武,暴露身分。

  朱炎的武功不可小觑,如果被他一掌扣住,运力探入经脉,很快就会察知自身武功实力,但动手也是下下之策,妮儿只能把希望赌在义姊特别准备的机关──

  “如果遇到这一类的危机,你就扯动袖子里的这条线,里头的装备会帮你掩饰过去。”

  如果是太研院,那么大概就是太古魔道兵器;但青楼联盟的奇巧器械,是由炼金术开发出的文明,这普普通通的一件连身裙里,能隐藏些什么,妮儿也感到十分好奇。

  “前面的这位小姐,你……”

  手掌终于按下,妮儿算准时间,扯动袖子里头的那条丝线,只听见一声细小的布帛撕裂声,侧转过头来,却看到朱炎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居然被吓退了一步。

  当少女把目光移回自己身上,登时明白了朱炎为何是这般表情的理由。

  而这也就是周围众人所共同看见的东西:在手臂环抱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迷人而性感的景象,掀起了一阵无声的骚动,每个看见这一幕的男人,刹时间都忘记本来在做的事,不自觉地往前跨上一步,想要做些什么,跟着才惊觉到眼下的场合与事情的严重性。

  至于那名被突来羞辱给吓呆的侍女,却直到此刻才懂得反应。

  “啊~~!”

  凄厉的尖叫声,不过撼动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与玻璃器物,那倒是不成问题。而在这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之后,接着响起的,是一声让人印象深刻的脆响。

  “啪!”

  ※※※

  在天际之上的魔屋,正盘旋于万尺高空,以云雾掩藏形体,每隔一段时间,就配合云雾变化外形与位置,避免敌人的追查,也预备为泉樱等人的行动作接应。

  这次行动关系到风之大陆的安危,但更重要的是,也关系到魔屋中的众人能否重夺大权。目前自然是人人戒备,不论武功高低,所有人奉命勤修苦练,但没有人知道,正受到豪华接待的雷因斯左大丞相,也在暗中进行着他的修练。

  “招雷……不对,那个雷会先劈到自己;招风,这么高的地方,还是不要吧;招雨也没用,现在该练些什么东西比较实际?”

  拿着手中的忍术秘笈,立志成为一代上忍的有雪,在每一个看不懂得文字上头作注释。日文能力不佳,是研读秘笈的最大致命伤,但有雪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看见这本秘笈,节外生枝。

  还好,忍术秘笈不比内功心法,不至于稍微练错就走火入魔而死,卷轴里头记载的东西,更为接近魔法幻术,即使被有雪练得乱七八糟,也只是偶尔被雷劈个两下,并无大碍。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去勤练,雪特人自己也说不上来。他并不是想变得像兰斯洛、源五郎那样的强人,要不然直接就去向他们学习天位力量,反正这是个天位武者大氾滥、贬值的时代,有一堆顶尖人物指导,说不准自己也可以变成天位雪特人?

  有雪只是感觉到,自己想要有些改变。不管是什么,如果自己一成不变,那么自己的命运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这管卷轴就是他改变自己的钥匙。

  然而,尽管希望能有所改变,要让雪特人静心练功是不可能的,每天进行完一定程度的修练后,他就会慰劳自己,修练一些较具实用性的忍法,尤其是里头记载的“转移术”。

  “不愧是这世上最好色的民族,只要练成了转移术,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澡堂或更衣柜。”

  类似瞬间移动之类的忍术,有雪迄今尚未真正成功,但前天移位,移动到厨房;昨天移位,移动到厕所,位置已经越来越接近,算算今天应该可以成功移动到澡堂了吧?

  “嘿嘿,我遁!”

  紧握卷轴,有雪照着自己的理解,再次使用忍术,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次看到景物时,已经身处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尽管不知道在哪里,但没有水声也没有水气,肯定不是澡堂。

  “妈的,又失败了,难道这次的发音也不对?不该念‘摸’而是念‘毛’?”

  这个疑惑除了日文教师,暂时是无法可解了,懊恼的有雪,只能放弃这次的娱乐,期望明天,姑且先寻找出路。

  不过,这次又到了哪里呢?虽然说不可能再像上次一样倒楣,跑到敌人的军营中央,但这栋魔屋诡奇神秘,谁知道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

  推开门,看着错综复杂的道路,有雪一个头两个大,正在迟疑,忽然嗅到一种奇异的气味。在记忆中搜寻一下,那似乎是枫儿疗伤用的特别药草,换言之,枫儿所住的房间就在附近。

  连续两天不见,本来就打算今天去探视一下,既然刚好来了,就顺便去吧!况且,泉樱已经离开,不用担心每次闯进去,都看到一幕仿佛玫瑰色背景的画面,自己去探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出乎有雪预料的是,当他循着空中的气味,来到枫儿的房间外,向来沉默好静的枫儿,并不是安安静静地躺着,而是在与人激烈地争辩,听那个声音,与她争辩的另一方,正是魔屋的女主人。

  这两个女人的交情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会吵起来呢?有雪好奇心起,没有敲门,只是在外头偷听,而里头两人似乎因为争执激烈,完全没发现到外头有人。

  只听了几句,有雪的震惊就难以形容。枫儿是对泉樱与妮儿的潜入计划表示怀疑。

  “这样子送她们进去,真的会比直接潜入好吗?石崇是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人又出现的这么巧,石崇真的会毫不怀疑?而且,就算变成冷梦雪,也不会更容易取得情报吧?如果直接动用原本就潜伏在香格里拉的人员不是更好吗?”

  这个疑问,枫儿只怕想了很久,但因为顾虑双方交情,直至现在才提出来,而与她说话的另一方,态度则是坦白得近乎嚣张,表示一切就如枫儿所想的那样,青楼联盟根本没有指望泉樱的行动能够成功,只不过是用她与妮儿的行动,当作吸引敌人的诱饵。

  “……如果她们这个破绽不够明显,不能吸引石崇的注意,我们的活动就很困难了。香格里拉被攻下得太急,很多东西来不及交代,现在我们与香格里拉的人员完全断了联系,要重新连上线很麻烦呢……”

  双方的争执很激烈,枫儿指责青楼联盟这样的做法,形同出卖盟友,而那位女士却对这指责毫不在意。

  “……是又如何?你现在瘫痪在床上,等于是一个残废,就算你知道,又能做些什么?啊,我忘了,你好像还有抬手的力气,要不要我靠得近一点,让大小姐你打一巴掌出气啊!”

  “你!”

  盛气凌人的笑声,不只是里头的枫儿,就连窗外偷听的有雪都气得发抖,但他也马上镇定下来。

  (好妖妇,这么嚣张,别以为做坏事没人知道,我家猴子老大的姘头一号瘫痪、姘头二号不在,不过他的兄弟还在,嘿,你们青楼联盟自以为是,现在开始,要你们知道男人的厉害……)

  心里冒起的念头,迅速在脑中成形,雪特人屏住气息,蹑手蹑脚地偷偷溜出去。

  乍看神不知鬼不觉的动作,却在他离开不久后,那扇窗户“呀”的一声打开,枫儿的声音小声问道:“人已经离开了吗?”

  以枫儿的耳力,这当然是多此一问,只不过是照习惯做个确认而已。而若有人从窗外看去,两个女人一站一躺,手中各自拿着一本剧本,若是只看这样,谁都会认为刚才那些话只是在排练戏剧。

  不过,尽管刚才说的话,全部是照剧本上的台词在讲,但这却不代表枫儿对此事无动于衷。

  “干姊,我希望你知道,我并不想谢你,因为你让泉樱她们当诱饵的这个做法,我无法认同。”

  “我知道,所以才特别让你念这些台词啊!这样子一来,那个雪特人会把这些事告诉她们,由她们自己来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那两个都是好心的孩子,如果是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们,或许反而会造成人情压力也不一定,所以,用这样的方式让她们知情,该是比较好吧!

  “对了,有雪大人要怎么离开这里,你安排好了吗?”

  “没有问题。他走出这一区后,会很巧合地发现一台简易的个人飞空艇,旁边还刚巧有一本使用手册,而在一连串的巧合与敌人疏忽之下,如无意外,他这时已经飞出去了。”

  不过,倒真是有些奇怪,本来是预估雪特人今天会来探视,所以安排这一段话给他听见,但怎么他来得一点声音都没有,要不是及时发现窗外呼吸有异,险些就来不及说台词了。

  当这个疑问被提出,枫儿也着实纳闷了一会儿,但她很快就想到了答案,有雪曾藉着那管卷轴使用遁地之术,如果说这几日内又学成了什么术法,那也不足为奇。

  “等等,什么卷轴?”

  “之前没有告诉你吗?有雪大人自雾隐鬼藏手上得到一管卷轴,除了能够遁地潜行,也能……”

  枫儿简单把卷轴的事说了一遍,却见到素来面上挂着微笑的义姊,表情陡异,似是在思索什么。

  “卷轴……雾隐……遁地……日本……雾隐一族什么时候有这种法器了?奇怪。”

  轻声念着这几个关键词,她归纳着线索,像是掌握到什么,却又全然模糊,直到一个与日本相关的名词掠过脑海。

  “……西王母?是当家主追索的创世纪之书?我中计了!”

  当几件事情在脑里串成一线,这一惊就非同小可,她蓦地抬起头来,向隐藏在附近的武装侍女下令。

  “快!传我号令,不惜一切代价,把那个雪特胖子给留下,绝不能让他逃出魔屋!”

  突来的变化,让枫儿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她过人的耳力忽然听见一声远远爆响,跟着床板与地面一起晃动起来。

  “怎……怎么了?”

  尽管飞行中的魔屋平稳得让人以为是在地上,但毕竟是位于万尺高空,突然在这里震荡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而那些爆炸越益清晰,竟是一声接着一声,而武装侍女们在烟火与爆炸声中,仓皇地把报告传回来。

  “不好了,夫人,那个雪特人已经驾小艇离开,还顺手把我们其余在库的飞空小艇全数炸毁,目前姊妹们正在灭火,已经派特遣队用飞毯去追。”

  “他、他从哪里来的zha药?”

  一个疑问还没解决,另一个噩耗又传进来。

  “夫人,属下无能,本来快要追上了,但那个雪特人连同小艇突然从我们面前消失,也不晓得到什么地方去了。”

  连串消息,听得房间里的两个女人目瞪口呆,直过了好一会儿,那位女士才不得不用微笑接受了这次的失败。

  “哎呀,真是想不到呢,世上还是有些不可忽视的男人,这次给他摆了一道了……”

第五章 计中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