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天降巨兽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界、门、纲、目、科、属、种,无论哪家哪派的生物学,都是以这七个分类来判定生物类别,其中,龙这种生物比较难以判定,但从外表特征来说,与蜥蜴一起归于爬虫类,该是各家学者的共识。

  因为这样,当妮儿那声惊呼响起,泉樱立刻转过头时,是预期会看到一头外型近似龙的巨大生物,然而,一转过头,所看见的那个生物,巨硕身躯全长在二十尺以上,六脚着地,以俯趴的姿势,仿佛狩猎般地看着两个渺小猎物、爬虫类特有的足爪,看来确实很像是一头类似蜥蜴的猛兽。

  假使是一般人,光看到这样的庞然巨物就给吓昏了,但对于有与八歧大蛇作战经验的泉樱与妮儿,吓到她们的,不是这怪物的巨大身躯,而是它身体的前半段。

  在这巨大生物的背上,覆盖着一双咖啡色的甲壳薄翼,棕色与黑色相间的椭圆形头部,看不见明显的眼睛部位,而在这生物的最前端,两支长长的触须,游移不定地飘荡着。

  “这……这是……”

  在这一瞬间,泉樱明白了妮儿的感受,整张美丽脸庞惨白有若死灰,被妮儿一掌拍着的肩头剧烈颤抖着。不管这怪物的躯干部分是什么样,单看前半身的模样,自己绝对不会把它当成是蜥蜴。

  “喂……你知道……这头是什么东西吗?”

  “不、不知道……我想……大概和妮儿你想的差不多。”

  多次面对实力强于自己的敌人而不退却,没有人会认为妮儿和泉樱是好欺负的胆小鬼,然而,她们现在却像是丧失了所有的勇气,像是把彼此的不满与仇恨都忘记,手紧紧抓住身边唯一的同伴,仿佛想藉此找些可以依靠的东西。

  这头怪物的身躯如此巨大,到底是怎么在这个空间行动?又是怎么能寂静无声地靠近?这点两女都已经不愿思考了,她们只依稀感觉到,那头怪物正在用它的“眼睛”看着自己,而片刻之后,尽管彼此之间语言不通,但是从那头巨大怪物身上所感受到的“气势”,无疑就是一头饥饿的猛兽,对可口食物所升起的食欲。

  天位力量衰退得很厉害,可是合两名强天位武者的力量,没理由打不过一头只是身躯巨大的怪物,然而,两女却没法在心中找到半丝作战的勇气。

  “喂……如果我在这时候逃跑了……算不算是胆小鬼……”

  “算!不管是谁,都会说你是胆小鬼……不过,这一次我宁愿当胆小鬼。”

  不是只有说说,泉樱以行动宣示了逃跑的决心,她一把拉着妮儿,就开始往反方向冲去。

  时间真是拿捏得刚刚好,因为泉樱的身形才甫一动,那头怪物的触须就扫了过来;只要再慢上几秒,当那头怪物扑来落下时,就会把她们压在下头了。

  “可恶,别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

  泉樱拉着妮儿窜飞跃起,避过那头怪物的一下扑击,趁势飞闪到它的侧后方,左手一招一抖,一道狂猛的升龙气旋直飙过去,化作一枚高速旋转的空气风锥,击向那怪物的侧面。

  “蓬!”

  那头怪物一下扑空后,竟似有所感应,在升龙气旋发射前,抢先振起背后的一双咖啡色甲翼,高速拍击,卷起一阵无比腥臭的狂风,中人欲呕,也相应减弱了升龙气旋的威力。

  不过,即使已经因为几个理由而大幅度减弱,强天位力量岂同泛泛?升龙气旋突破狂风障壁,穿过甲翼扑振的空隙,笔直击中那头怪物,在它身上开出一个血洞,并且迅速切割扩增伤口面积。

  “无论是什么怪兽,只要能够击伤,那就比较不用怕了。”这么想的泉樱,本来以为会看到鲜红的血液喷出,甚至是蓝色、青色,哪怕是紫色都无所谓,怎知那个怪物一被击伤,大量的白色黏稠浆液像是被凿穿了的井水,笔直冲天而起,洒落下来时,所碰触到的物体,都发出了受到腐蚀的“滋滋”声。

  “要……要战下去吗?”

  “……我认为,所谓万物之灵的定义,就是懂得适时地不屑去战某些不该战的战役。”

  话说得很冠冕堂皇,但怎样也无法掩饰她们心内恐惧的事实,两女再不往那怪物多望一眼,立刻就展开天位力量,用最快的速度飞行逃逸,而那头怪物则发出奇怪的咆吼声,从后头爬行追过来。

  由于所在的空间阴暗,仅有那些发光蕨类散出的微芒,依稀照耀着前方的景物,飞行的情形只能用跌跌撞撞来形容,速度整个被拖慢下来。她们知道前方仍有通道,但这通路是通往哪个方向?又延伸到哪里?心里却完全没有个底。

  “其、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用这么胆小。”妮儿突然说。

  “怎么说?”泉樱疑惑的问。

  “虽然那个怪物长成这种样子,打扁了又会喷白色的血,可是……可是你不觉得吗?它虽然有翅膀,却不能飞,在地上爬的样子根本就是蜥蜴。”妮儿说。

  “说、说得也是,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怕蜥蜴,对吗?”泉樱回应道。

  “对嘛,蜥蜴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连铁面人妖都不放在眼里了,怎么会被一只蜥蜴给吓倒,只要它不是那种东西,我们就根本不用怕了。”妮儿肯定的说。

  相互说话给彼此壮胆,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堂堂两名天位武者,居然被一头异种怪物追着跑,实在太可耻了,还是倒回去把它给消灭吧!

  正当她们预备鼓起勇气杀敌,后方忽然传来一种奇异的空气震动声,尽管处于一片黑暗当中,她们仍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后迅速靠近,定睛一看,赫然便是那头巨怪,不耐烦爬行的低速,扑振起一双咖啡色的甲壳翼,飞行追过来了。

  “哇~~蟑螂啊~~”

  两个娇美声音同时发出的凄厉叫声,刹时响彻整个空间,表达着心中的恐惧,尽管嘴上一直不愿意承认,不过看到那种熟悉的飞行姿态,她们仍是本能地把那个恐怖生物的名字叫了出来。

  受到惊吓所驱使,连飞行的速度都快上几分,妮儿与泉樱瞬间与后头的怪物拉远了距离,一面飙飞,一面用所有力气向身边的“战友”喊话。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石崇的手下会有伤亡了。”

  “不用你说,我已经感同身受了,如果这时候雪太郎在就好了。”泉樱突发其感。

  “说得倒是,他是最讨怪物喜欢的那一型,有他在,蟑螂就不会追着我们跑了。”

  两人并不是单纯说话而已,一面飞行,她们也尝试发出一些破空掌劲、拳劲,往后头乱击,期望将那头庞然巨物从空中击落,而这个战术也确实有一些效果,那头巨怪在连挨上十多发凌空攻击后,不断喷着具有腐蚀性的体液,巨大的身躯摇摇欲坠,却顽强地不愿放弃对猎物的追逐。

  “可恨啊!要是有什么兵器可以投掷,说不定就能把这个东西打下来了。”妮儿说。

  “兵器?”

  “是啊,打苍蝇也要用******,难道你们蜥蜴族是直接用舌头卷起来吞吗?”

  泉樱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还去斗嘴,相反地,妮儿的话反倒提醒了她一件事。

  “啊!我想到了,蜥蜴女,如果我们拿一些石块来投掷……”妮儿不愧是超级行动派,说干就干,斜身飞向地面,想要从石地上击裂一块大石,用以投掷。

  然而,之前她们一直处于高速飞行的状态,周围又太过漆黑,尽管只是离地数尺的距离,却没有能够看清楚地面,当妮儿往地面靠近,却赫然发现,不知何时地上已经爬满了虫豸蛇只,某些甚至是叫不出名字、从来不曾见过、类似后头那怪物般的异样物种。

  “天啊~~”

  被这一吓,妮儿连忙拔升高度,与下头这些虫豸蛇只离得越远越好,不过这一转折,她身边却失去了战友的身影。

  奇异的破空声随之响起,在一片黑暗当中,妮儿只是模糊看到,泉樱好像从腰间抽出了什么,仿佛是兵器一类的物体,跟着就是一道极其纤细,亮度却足以轻易切割黑暗的雪白闪光。

  (她身上带着兵器?怎么我刚刚完全没看到?她把兵器藏在哪里?感觉上像是剑,但什么剑可以一下子延伸长度?)

  这些问题都困扰着妮儿,然而,就在那一下闪光之后,周围重回黑暗,那头一直紧追不舍的怪虫,却突然落了地。一般高速飞行的物体坠地,会先因自身惯性往前飞动,斜斜地落在地上,但这头怪虫却不一样,那姿态像是整个身体突然被系上千万斤的重物,不堪负荷,笔直坠下嵌入地面。

  相隔有些距离,妮儿只隐约听到,泉樱低低说了一声:“想不到对人类以外的东西也有作用!”而那头巨大怪虫,并没有就此死去,顽强的生命力仍然支持着它行动,只不过不管怎么挣扎,它就是无法从地上站立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刚刚做了什么?)

  这件事情不得而知,妮儿模模糊糊地看见,泉樱在斩出这一剑后,体力似乎消耗得很厉害,喘气声音变得粗重混浊,勉力维持着浮空状态。基于战友的关系,她靠过去想看看,哪知泉樱却突然叫了起来。

  “快!往前跳!”

  一声娇叱,雪亮剑光再度迸射,直指妮儿而来,这一次她感觉得非常清楚,那是剑的感觉,而且不是剑气,是真实的剑刃,有相当的柔软性,从自己颈侧斜斜地绕了半个圆弧,直往后刺去。

  妮儿若有所悟,用尽最快速度往前奔跳,就听见后头一声奇异的兽吼,在重物坠地声响起的同时,几滴温热液体洒在手臂、小腿、背心,腐蚀肌肉的剧痛,登时深入骨髓。

  少女咬牙忍下。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明白自己后头出了什么事,因为同样的事情,也在泉樱身后离奇发生,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由黑暗中成形,朝她扑击过来。

  之前她们一直想不通,体积这么巨硕的怪物,行动的时候不可能没有声音,为何最初出现时,己方两人竟完全没有察觉,任怪物在近处出现。这答案如今揭晓,因为这些怪物并不是由远方靠近,而是直接由后方的石壁中钻出,巨硕身躯无声而迅速地由石壁中浮现、成形,噬击目标。

  “小心,你背后……”

  时间太过紧迫,妮儿只来得及喊出这些,泉樱已然醒悟,天丛云剑立刻回击,细长剑刃由妮儿身侧擦过,竟然比她急掠的动作更快,瞬间绕出一个雪亮弧线,回击自己的背后,同时自己也往前急扑。

  泉樱背后的那头怪物,体型虽然巨大,但却不是之前的那种。长长的身形、躯干之侧的数百足爪,让人不由得联想起蜈蚣之类的生物,妮儿见它挨了泉樱一剑,整个身体如同被系上千万斤重物般,笔直坠落地面,但在坠地前,因为剑伤而喷发的体液,却朝泉樱喷过去,但泉樱就像一尊木偶般动也不动,似乎全然不知身后的致命危机。

  “你白痴啊!”

  千钧一发之际,妮儿如同闪电般扑至,以一个最漂亮的直角转折,先拦腰抱住泉樱,跟着就改向右方窜飞,才刚刚移开,就有几滴腐蚀液体洒在身上。

  这一下当真是险到颠峰,如果不是因为妮儿原本就在高速飞掠,速度没有减慢下来,只要再慢一点,就会与泉樱一起被大量酸液喷个正着。

  违反当初宣言地救了仇人,妮儿还来不及作任何心里挣扎,只是满心担忧地看着前方的一片黑暗,祈祷那边不是一大块岩壁,否则自己这么高速地撞上去,不受伤也要痛昏;更祈祷那边不要又突然冒出一头怪物来,现在真是接应不暇了。

  这个祈祷只成功了一半,尽管前方黑暗中的大半部位都是岩壁,不过在妮儿正前方的那个位置,却是一个洞口,让妮儿得以险险从洞口飞窜出去,然而,这只不过是从火山跳到另一座冰岛而已。

  窜出洞口,妮儿的身体陡然一沉,下方竟似有着一股强大吸力,将飞行在空中的她们往下吸去,总算妮儿反应够快,在下坠中看见旁边有一块大石,马上伸手勾住,止住下坠之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股下吸的气流仍没有停止,妮儿一手勾住大石,一手仍是抱着泉樱,饶是她天生神力,却也要累得满身大汗,才能稳住身形。之后,她定睛看了看自己目前的处境,登时吓出一身冷汗。

  下方像是一个极深的地洞,望不见底,只有呼呼狂风,不住由上往下疾吹,把所有东西疯狂地往下吸去;自己所攀住的大石,原来是一块长条石梁的部分,向对面的另一端延伸,不知道尽头是什么,但从周围都空荡荡的情形来看,这条石梁就是唯一的通道,只要站上石梁,拿稳身形,就可以走到对面去。

  “蜥蜴女,你很重耶!我抓着你都手酸了,你不会动一下吗?”妮儿叫道。

  “妮儿,你先离开这里吧,我看这地穴比预期中复杂得多,没有充足的准备,进来这里太危险了。”

  “不用你说我也会离开,明早你还有行程咧,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喂,你还趴在我身上作什么?我说很重耶!你听不见是不是啊?”

  “我听见了,可是……我动不了了,刚才回剑刺后头那个怪物的时候,我……割到了自己。”

  泉樱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妮儿起初听得一头雾水,却随即明白,如果被天丛云剑刺到的效果,就是承受巨大的重力压击,那么被天丛云剑伤的泉樱,现在也是一样,难怪她的身体变得如此之重,自己天生神力,却支撑得如此辛苦。

  而更祸不单行的是,某种异样的危机感,告诉她们附近正有某头怪物出现,朝这边过来了,以她们目前这样的姿势,完全失去抵抗力,这等若是明白写着“请放心吃我”的招牌。

  “妮儿……你不是说有危险的时候,会自己一个人走的吗?这么做……是对的……你先爬上去,然后离开……我来断后……”

  话虽然这样讲,但白痴也看得出来,泉樱正在和全身的异常重力相抗衡,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哪可能断什么后,如果妮儿把人丢下不管,下次就要到某个怪物的肚子里去找人了。

  别扭与死硬脾气,让妮儿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快速靠近的虫虺爬行声,却逼得她立即表态。

  “我……我才不丢哥哥的脸呢!我们四十大盗出身的,绝不会抛弃自己的战友!”

  仿佛要表示决心,妮儿娇叱一声,奋起全身力道,抱住泉樱纤腰的右手往上一扬,将这具比同体积石像更重的身躯,抛上石梁的末端,稳稳落地。

  “谢谢你了,妮儿,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心的女孩子。”

  泉樱疲倦的声音掩不住心中喜意。她知道妮儿的个性,就如同兰斯洛般重视义理与感情,不会舍弃亲友,看她能够这样救自己一把,这仍是很窝心的喜事。

  “你……你别得意,我虽然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但等到回去以后,我要重重打你耳光来当报酬。”

  “好啊,等到回去以后,我会把脸洗干净,让你痛快打个过瘾的。”

  尽管蛇虺爬行的声音越来越近,不过,仍没有抬手之力的泉樱却觉得无比地心安,面上甚至浮现着喜悦的微笑。

  只不过,这场冒险之旅的变数实在太多了,当妮儿好不容易用双手攀住石梁,一面抵抗着强大的吸力,一面撑起身体时,一阵突然发生的脆响,令得正自目光相对的两女为之错愕。

  “什、什么声音?”

  当妮儿察觉到碎裂脆响是来自掌下的那处石梁,事情已经晚了一步。似乎是由于抛上泉樱时的撞击,再加上妮儿重力施压的缘故,她攀附处的石梁脆化碎裂,而失去攀附点的妮儿,被下方的强大吸力一拉扯,一下子就被吸拉下去,消失在深邃的黑暗中,只剩下一声叫喊犹自传来。

  “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妮儿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你、你这样子和独自逃跑有什么两样~~”

  尽管担心妮儿,但泉樱却不得不先专注于自身的处境。沉重的压力,让她除了仰躺在地上外,什么也做不了,尽管拼命想要活动手指,但这意念却无法产生实际作用。

  腥风越来越浓烈,当黑暗中出现三双上下重叠的碧绿眼光,一滴冷冷的汗珠……

第七章 天降巨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