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潜迫之危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耶路撒冷

  基于种种考量,原本占据耶路撒冷的艾尔铁诺军,已经在数日前全部撤离了此地。

  这并非是耶路撒冷单纯的撤军,而是整个自由都市大撤军行动的一部份,在完成大部分的征服后,公瑾与石崇公开约定了高额的报酬,让全体军民心满意足,跟着,艾尔铁诺军不适合在自由都市久留,开始撤退,最先头的一、两支部队,已经离开自由都市,进入艾尔铁诺了。

  对自由都市的市民来说,能够不用再看见艾尔铁诺人,无疑是一件欢天喜地的事。尽管之后的统治者,并不是一个多么让人心安的角色,但怎样都好过这些持着雪亮刀枪的征服者,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来得心安。

  不过,地面上残破不堪、几乎只剩下一片废墟的耶路撒冷,完全看不出来才短短一个月之前,这里仍是自由都市中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如今,耶路撒冷已给人刻意遗忘,至少在艾尔铁诺人完全离开之前,不会有商旅、行人再像往常那样,到此地进行参拜与经商。

  圣教的信徒早被驱赶散离,当他们以虔诚的心情,遥遥眺望这座被连场战祸摧残殆尽的千年古城,无不悲伤地流下眼泪,哀叹人们的贪婪与野心,为何总是一再地造成破坏。然而,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艾尔铁诺军其实尚未完全撤离耶路撒冷,至少……地底下就还有一群。

  ※※※

  在通天炮第一次发射之后,公瑾就启动机关,封闭了由外进入地下遗迹的通道。除了太古魔道的研究小组,他把其余的军职干部都遣派回国,因为这里并没有用到他们的地方。

  所有一切的联络,都用太古魔道设备进行,然而,事情进行得颇不顺利。从理性面来分析,公瑾看不出石崇有什么拒绝合作的理由,但尽管石崇信誓旦旦,只要取得通天炮的构造蓝图,立刻会将动力装置交还,不过根据朱炎传回的情报,最近几次向石崇要求先看看动力装置的状况,确认有否损坏,但总是被以各种理由给搪塞。

  “……我相信公瑾大人的判断没有错,石崇没理由在这种时候对我们耍手段,而且,他每次拒绝我时给我的感觉,与其说是拒绝,倒不如说像是在支吾其词。”

  为何支吾其词?通常会出现这种情形,是因为心虚,而心虚的理由……

  “……其实我也无法肯定。那天攻破香格里拉前,我确实亲眼看见动力装置落入石崇手中,但之后我就受他请托,并没有看见他如何收藏那批机械,最近几****在香格里拉到处查探,也找不到那批机械的收藏所在。”

  画面中的朱炎,因为长途传讯而显得画质模糊,看不清楚,但仍依稀可以看出,他面上有几丝尴尬之意。这点公瑾已知其理,朱炎在香格里拉新闹出的绯闻,他在第一时间已得到回报,只是为了朱炎的颜面,大家避而不提。

  “公瑾大人曾经提过,或许那批动力装置从石崇的手里得而复失,我想现在这个可能性大大提高了。那么,他只是想从我们手上骗到通天炮的构造蓝图,我们是不是该……”

  “稍安勿躁。石崇的智计韬略并无可道之处,但他的狡狯,却是连千年老狐也有所不及,如果随着他的步调起舞,这样子太危险了,更何况他原本就是千叶流出身,如果要玩台面下的诡计,我们不能和他较劲……唔,同样的情报,如果落在不同人的手里,会发生不同的结果吧?”

  “公瑾大人是指?”

  “把这个情报暗地里送出去,会有人代替你做出反应的。”

  公瑾所指的人是谁,朱炎一听就知道,那就是指雷因斯一党人。随着局势的演变,香格里拉已经成为各方势力必争之地,雷因斯不可能就只是呆呆坐着,任由事情发生,等到通天炮组装完毕,然后一炮把稷下轰上天去,换言之,雷因斯的部分战力,一定已经前往、甚至进入香格里拉。

  怎么去找这些人呢?这实在是再容易也不过的问题。尽管找不到任何的破绽与证据,但冷梦雪一行人在这时候回到香格里拉,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若说她们没有古怪,谁会相信?

  “公瑾大人是认为石崇也发现了这件事?”

  电子萤幕的另一方,淡然道∶“可莲差不多已经到达香格里拉,你把同样的这句话带给她∶石崇……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啊!”

  “可是……关于雷因斯方面,要怎么把这消息传给她们呢?”

  “无所谓。什么方法都可以,说得极端一点,把这件事写在石头上,经过的时候顺手丢下去,那样也就可以了。”

  所谓的计谋有两种,一种是私底下进行的阴谋,一种是完全公开的阳谋,而这次的冷梦雪入城,在公瑾看来就是一件阳谋。尽管他看得出冷梦雪这一行人有问题,但看出了又如何?

  想要驱虎吞狼的自己,只能把公开揭破当成最后手段,事实上,就是因为有她们的存在,一些连横合纵的计略才有施展空间,这种微妙的关系,谁都不会主动去打破。

  更何况,假如冷梦雪的背后有青楼联盟的存在,那么她们之所以让冷梦雪出现,不也就是给其他势力一个合作的管道?要打倒石崇,不一定非与雷因斯联盟不可啊!

  “螳螂捕蝉,不管是哪一种生物,都先交给别人去当吧,我们这边的人力资源太匮乏了。目前,你先从石崇那边问清楚一件事。”

  有一件事让公瑾非常在意,就是雷因斯方面源五郎的出身背景,虽然魔导公会的现任主席苍月草,也是一个查不到背景的可疑人物,但以危险程度来看,天野源五郎棘手得多了。

  过去曾经委托青楼联盟调查,但遭到青楼联盟的拒绝,白鹿洞本身的情报系统,对于海外的日本鞭长莫及,后来日本陆沉,所有线索更是宣告中断,一切埋葬在深海里。

  可是,香格里拉有青楼联盟的情报库,得到这些情报的石崇,应该可以掌握到天野源五郎的出身背景。无法交出动力装置的石崇,势必得替自己查出这些资料,来作为拖延借口。

  “……大概该注意的事情就是这些,你自己谨慎行事。”

  “是的,公瑾大人,也请您好好保重。”因为想给公瑾多一些休息时间,朱炎做完简单的报告后,就迅速切断了通讯。

  立体萤幕的光影一消失,公瑾周围就陷入一片黑暗中。从所在的主控室往外穿过透明材质的壁板,可以看见无数个浮悬的球形屋,随着远近不同,或大或小,在无边的黑暗中发着微微光亮,就像是幼时躺在草地上,仰望浩瀚星河时候的景象。

  和那时候相比,“星星”与自己的距离无疑是近得多了,但那时满心的好奇与喜悦,现在却只剩下难以言喻的寂寞……还有冷。

  也许,这就是置身星河当中的代价,假使有一天自己能将整个星河掌握于手中,那时候的感觉,会比现在更冷吧?

  但既然已经走到这里了,自己只能继续走下去,不然,又如何去面对那些陪同自己走到这里的人呢?

  “主机……”

  公瑾慢慢地站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调匀气息后,他用仅余的一苹手,握紧了腰间的鞭柄。

  “重新启动炼狱道程式,对手设定成全盛时期的陆游,再加上连续使用的飞仙之剑……让我看看,这次能挨到多少击之后吧!”

  ※※※

  一趟地底之行,居然如此地惊心动魄,这是任谁都想不到的事。泉樱、妮儿、海稼轩,三个人可以说是风之大陆上最强生物的前二十名,但这一次却闹得无功而返,实在是很没面子。

  泉樱、妮儿固然是面上不好看,不过,海稼轩可是一直用眼神在警告着雪特人,如果把刚才两人呆若木鸡、看着那群老公公、老婆婆经过的糗事说出,那么就势必要上演杀人灭口的流血惨事了。

  “不过,那些生物是什么啊?”妮儿道∶“全风之大陆根本没有这样的生物,怎么这里会有这样的生态系?”

  “嘿,那是你们少见多怪而已,香格里拉是千叶流在风之大陆的根据地,里头不知道埋藏了多少的阴谋与黑暗,会产生出什么妖魔鬼怪,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四周一片漆黑,虽然点着火熠子,但要找路出去并不容易,众人是靠着海稼轩的天心感应,一步一步走向出路,而在这短短的过程中,这名外表看来极为年轻的白发少年,则是告诉他们一些闻所未闻的典故。

  “在九州大战之前,香格里拉就已经存在,那时候每隔三年一次,会举办以全风之大陆为对象的武道大会,如果在大会中胜利了,就可以在往后三年中号称天下武功第一,并且获得大量的金钱与女人……”

  但在表面风光的背后,并不是每个胜利者都有好下场。有相当一部份的参赛者,包括胜利者,在事后离奇失踪,不知去向,尽管对外界是个谜团,但白鹿洞的调查却显示,这些人在被强迫参加某些活体实验失败后,就给扔下香格里拉的地洞。

  “这个地洞原本就栖息着一些太古时代的未演化生物,听说在某处还有人工建筑,后来香格里拉又不断丢下各种改造成功或失败的强力生物,导致这里的生态系不住激烈变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人间魔境了。”

  由于已经有实际体验,众人对于海稼轩的话特别有感触,再加上从有雪的转述中,明白了青楼联盟的异样立场,登时觉得前途茫茫。

  妮儿皱起眉头,道∶“真是超级伤脑筋的,光是一个洞窟就那么难搞,香格里拉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啊?这样下去,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批机械?”

  “你忘记把石崇考虑进去了喔!”泉樱道∶“我总觉得他好像在策划些什么,把他这个变数考虑在内,事情会怎么发展还很难说。”

  “难说是因为你们两个女人没用。石崇这种小角色,何足道哉!如果你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过去把他干掉,难道他变鬼了还能施阴谋诡计吗?”

  说话的是海稼轩。他没有回头,仍是迳自往前走,不过说出来的这句话却让泉樱一愣。

  确实石崇不等于公瑾,没有那么出类拔萃的武功,从目前的感觉来说,如若自己和妮儿联手,是有相当把握置其死命,不过这么鲁莽的做法,妥当吗?

  无视于泉樱的沉默,妮儿是直接反唇相讥。

  “喂,你不要说得那么简单,我们不敢去,难道你就敢去吗?”

  “想考我吗?那也得拿个难度高一点的,如今多尔衮不在身边,石崇我根本不放在眼底,要宰了他那有什么困难的?”

  “哎呀!死小鬼,口气这么大,染了一头白发,你就真的把自己当成是李煜吗?别人不敢去动石崇,就你一个人胆子特别大?”

  似乎是看到了一线机会,妮儿开始出言挑拨,泉樱本来想说什么,却被妮儿伸手捂住嘴巴。

  之后,就是妮儿与有雪的联手挑拨,尽管言词锋利,海稼轩却不为所动,直到一行人快要走出地穴,前方隐隐透出一丝晨光,他才缓缓道∶“要杀石崇,对我而言易如反掌,不过我可不平白无故替人当打手,要我替你们出手,除非妮儿公主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只要有条件就好说话。能够请到这样一个大佣兵,妮儿确实是兴高采烈,仔细想想,自从当年成功唆使天草四郎冲上白鹿洞后,这还是第二次有类似机会。不过,那一次输在天草是个路痴,因为找不到白鹿洞而失败,这次海稼轩既非路痴,目标又近在咫尺,没有理由失败,石崇老鬼是死定了。

  “什么条件?”

  “条件就是,妮儿公主你肯让我在你体内取走一样东西。”

  “什么?”

  这一下惊呼声,同时自妮儿、泉樱、有雪的口中发出,尤其是妮儿,对于这个不知道该说是猥亵或是诡异的要求,恼火的情绪一下子冲上头顶,往前猛跨上一步,一掌拍在海稼轩肩头,喝道∶“你乱七八糟地在说什么?”

  听见后方声响,海稼轩早知道妮儿冲凑上来,只是不以为意,任她将这一掌拍上肩头。

  事情发展到这里,看来是那么地平顺,包括海稼轩、妮儿双方,没有人察觉到这一拍有什么不对,也没有人意识到,这是妮儿与海稼轩相识以来,首度的肢体接触,而惊变就在接触的那一刻发生。

  “唔!”

  “啊!”

  海稼轩与妮儿的表情同时一变,发出一声闷哼。从被一掌拍上的肩头,海稼轩只觉得原本在体内不住流转的真气,彷佛破了一个大口,气血精元如江河奔流,源源不住地外;妮儿则是惊觉一股极其柔韧却又冰寒刺骨的内劲,汹涌地急灌入经脉,冻血封经,所过之处,整个血肉都没了知觉。

  海稼轩连试了几次,却止不住精气外,更没法震开妮儿的手掌,怒道∶“你这女人,用天魔功暗算我?”

  “没……我没有啊!”

  妮儿极欲辩白,却也同样无法甩脱海稼轩。别说天魔功,她根本连半丝劲道都没有运起,为何会出现这种诡异情形,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只觉得那股冰寒麻木的感觉,由手臂迅速蔓延至心口,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就此昏迷过去,人事不知。

  泉樱见得情形生变,早就一步抢上,想要分开两人,但不管怎么尝试,妮儿的手就是死黏在海稼轩右肩,拆解不开。

  (人都昏了过去,为何吸劲还这么强大?这不可能是天魔功的效果……究竟为何会……)

  连续尝试几次,那股吸蚀劲道并未随着妮儿的昏迷而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眼见双方精气此消彼长,要抵抗这股劲道更是难为,海稼轩脑中却陡然想起一事。

  (……难、难道是天武圣功的……源五郎!)

  一种偷鸡不着蚀把米的悔恨感,令海稼轩深深扼腕,而当泉樱第七次尝试拆解,却轻易把两人分开时,她发现海稼轩与妮儿都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

  “出师不利也该有个限度,现在这种情形,算不算是损兵折将呢?”

  事情发展到这样子,泉樱也不得不这么感叹。好不容易全员无伤,都平安撤退到出口了,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结果自己就得撼着这两个呼呼大睡的人跑路,真是有够倒楣。

  “雪太郎,你帮忙撼一个吧!我实在是有点累呢!”

  泉樱本来的打算是∶自己怎么说也是有夫之妇,撼着妮儿还说得过去,把海稼轩撼着实在不合体统,哪知道有雪两眼一翻,说他才不要撼男人,跟着就一把抢过妮儿,脚上绑了神行符,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

  “他……他从哪里弄来的符咒?”

  瞠目结舌、无奈之下,泉樱只有撼起剩下的那名“伤者”,朝众人所栖住的地方赶回去。如果算起关系,泉樱始终认为这名白发少年与自己有同门之谊,虽然不知道他和源五郎究竟谁是那位神秘的大师兄,但怎么说自己也受过他帮助,不能丢下人不管。

  ※※※

  出口的位置,是在香格里拉城中的一座公园,并非是之前有雪进入的山壁,也不是泉樱和妮儿潜入的大宅,看来这处地穴四通八达,延伸面积之长,可能远远地超出预期。

  天色已明,香格里拉的人们可能已经自睡梦中起来,预备进行一天的工作,冷梦雪也有既定的行程要进行,如果不快一点回去,可能就会闹出问题了。

  用最快的速度施展轻功,泉樱化作一道淡淡的光影,贴着街道与屋檐飞驰,在快要到达目的地前,心中暗暗叫苦,因为大批的香格里拉城防军已经出动,看那个小心翼翼的谨慎态度,俨然就是要进行一次雷霆突袭,而他们所去的方向,偏生就是冷梦雪所住的行馆。

  (不妙,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他看出了破绽?或者是……什么原因让他决定在这时候揭破?)

  在泉樱的推测里,确实也预想了石崇可能已经看破一切,只是没有揭破的可能,不过,假如这推测是真,那么他为何会挑这时来撕破脸?这样子对他可没有好处啊!

  一时间想不出来,泉樱把身法催到极速,瞬间超越下方快步行走的城防军,赶飙射入冷梦雪所住的行馆,里头的青楼联盟人员已经察觉有人缓慢包围此地,却苦于找不到两名天位主将,一见到泉樱,慌忙涌了上来。

  “什么都别说,为我更衣梳妆,快!”

  把一直撼着的海稼轩交给武装侍女群,托她们好生安置,这对海稼轩虽然有些不礼貌,不过看他昏迷得那么死,一时三刻醒不过来,也就顾不得了,反倒是有雪和妮儿,这时候都还没有回来,可别出了什么问题。

  (希望雪太郎机灵一点,看到这边人多,就不靠近过来了,不过以他向来的迷糊,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住在哪里呢!)

  在地穴里忙乱了大半晚,泉樱尘土满面,着实狼狈,侍女团花了好大力气,才帮她梳洗干净,更上新衣,化好淡淡的薄妆,外头就已经传来人马喧闹声。

  这支搜查队伍竟是由石崇亲自指挥,态度也是出奇地强硬,不由分说,指称这里窝藏了罪大恶极的犯人,一定要进来搜查,同时保护梦雪小姐;守门的侍女拦不住,被他们强行破门而入,逐间逐户地进行搜查。

  “别慌,凡事有我,你们专心把事情做好,什么人来了都由我应付。”

  即使知道这些人并非真心听命自己,当感受到她们心里的些许仓皇,泉樱仍是不忍,出言稳定众人的情绪,而她那种沉稳镇定的领导气质,也确实感染了众人,把她们的仓皇不安平复下来,迅速进行手边工作。

  时间真是刚刚好,泉樱才把衣服换上,还没来得及把每个扣子都扣好,外头的喧闹声一下子逼近,突然停歇下来,跟着就是大门被推开,一个人快步踱了进来,这会儿不是石崇是谁?

  “啊?梦雪小姐,真是唐突佳人了。”

  见到被侍女群簇拥着戴上面纱的泉樱,石崇先是一愣,接着当他那十数名武装侍从也要挤进来时,他面色一寒,振起手臂,把旁边的数名侍卫轰飞倒撞出门,从那几人落地时口吐鲜血的情形看来,受的伤还着实不轻。

  “太无礼了,没看见梦雪小姐正在这里休憩吗?你们这些粗鲁武夫怎配惊扰她的清静?还不全给我滚出去。”

  一番声色俱厉的叱喝,石崇把手下全赶了出去,从表现来看,倒是一个很讨好人的动作,不过一眼就看穿的泉樱,当然不会有什么感激心情,只是淡淡问道∶“市长大人一大清早破门而入,这样的早安问候,未免嫌粗鲁了些,不合市长身分。”

  “喔,千万别误会,石某人是一早接获密报,说有不法的恐怖份子潜入香格里拉,意图伤害梦雪小姐,在下心急如焚,立刻点兵调将,赶来保护的。”

  把话说得极为诚恳,令人难以分辨真伪,这是石崇著名的本领,此刻单从表情上,泉樱也难以判断,到底是自己一行人走漏风声,亦或是石崇早已看穿自己身分,故意来个下马威。幸好妮儿与有雪都不在,即使石崇搜遍整间行馆,也不可能找到什么。

  然而,当石崇说出恐怖份子的身分,泉樱却吃了一惊,因为石崇搜捕的目标,并非是雷因斯的妮儿或有雪,而是无家无派的海稼轩。

  “海稼轩?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是的,在艾尔铁诺的盟军扫荡自由都市旧势力时,这人率队游击顽抗,徒增盟军的死伤,实在罪大恶极,目前已经成为我们极力缉捕的重犯。”

  “是这样吗?可是我听说,他只是协助百姓和平撤退,并没有什么抵抗,说不上什么战犯啊!”

  当时跟着海稼轩协助百姓远离战祸,泉樱明白他的一切作为都是以减少死伤为目标,哪有制造战祸?忍不住提出抗辩,但是当石崇奇道那时梦雪小姐尚未归国,怎么也知道此事呢?她就暗悔自己的多口。

  本来以为石崇会强力驳斥,但却不料他耸耸肩,低声道∶“梦雪小姐所言极是,不过如今艾尔铁诺的周大元帅要求我方协助搜捕,务必交出战犯,我们的压力也很大,非常无奈呢……”

  公瑾师兄会下这种命令吗?据泉樱的理解,可能性不高,更何况听说他重伤之后,目前闭关疗养,完全不管大小军务,要是说会特别下这种命令,那就真的有鬼了。然而,看石崇刻意摆出这种“其实我想站在你这一边,只是我也很为难……”的姿态,一般人倒还真是难以怪罪于他。

  (啊,不妙,海稼轩他……)

  姑且不论石崇是怎么得知海稼轩在这里,又或者这仅是单纯误打误撞,重要的问题是,海稼轩确实就在这间屋子里,更糟糕的是,十有九成还昏迷不醒的他,如果遇到搜捕,是肯定没有抵抗能力。

  正自担心,突然外头就有急报,几名侍卫以兴奋的语气,报告说发现了目标,正与行馆中的艺团护卫人员发生冲突。

  “哎呀!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恐怖份子真是无孔不入啊!”

  石崇叹了一句,不等泉樱回答,就起身道∶“石某人虽然不才,但也是香格里拉一城之主,绝不会让梦雪小姐受到惊扰,请您在此稍稍安歇,待石某人将那恐怖份子一举成擒。”

  换做是平时,泉樱会乐得冷眼旁观,看石崇在海稼轩手里吃上大亏,但偏生现在却是这名强手最弱的时候,要是给敌人趁虚下手,那就大事去矣,所以连忙赶了上去,偏偏身上穿着一套蓬松的礼服长裙,行走不便,速度快不起来。

  好不容易追着石崇,后头跟着一群侍女,赶到了两边势力发生冲突的地点,只见一群武装侍女挡在门前,怎样都不肯让石崇的卫兵进去,双方的气氛极为火爆,就差没有实际拔剑动手,而石崇一到,立刻就下令用武力强攻,务必要擒杀匪徒。

  “石君侯,你这等横行霸道,是当真不给梦雪留半点颜面了?”

  泉樱娇声怒斥,心中却颇为不安,因为外头这么吵闹,海稼轩却一点动作也没有,显然仍在昏迷,要是真给石崇破门而入,最坏的情形,就是演变成自己要立刻翻脸动手,而石崇胆敢如此摆明车马,背后必有强力后盾,此时冲突大大不利,自己该如何是好啊?

  “梦雪小姐哪儿的话,石某人只是为了您的安全,要先制服恐怖份子而已,这人是艾尔铁诺指明的重犯,包庇他,对梦雪小姐没有好处啊!”

  “谁说我这里藏人了?那房间只是梦雪放一些私人杂物的所在,需要这么大肆搜索吗?”

  眼见卫兵们如狼似虎,门即将守不住,泉樱心内着急,暗暗运起天位力量,预备发难,只希望海稼轩不在门内,一切是掩人耳目的计策,但看侍女们的焦急表情,显然不是如此简单。

  “为了梦雪小姐的安全,慎重些总是好的,说不定这重犯就藏在杂物间里呢!不过……如果要石某人放弃搜查,只需梦雪小姐答应一事,这里的闲杂人等可以立刻消失。”

  真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海稼轩才刚刚向妮儿勒索不遂,马上就轮到自己被这老狐狸敲诈,就不知道他会趁机要求些什么。

  “什么事?”

  刹那间,泉樱的眼神变得锐利,因为对方既然摆平开条件,那自当是知道自己身分,有所为而来。然而,石崇出口的要求却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对梦雪小姐心仪已久,如果梦雪小姐肯赏个薄面,今晚一同共用晚餐如何?”

  以石崇平日的狡狯形象,很难想像他会这么开门见山地说话,而泉樱刹那间浮起一种强烈的憎恶感,虽然急忙用理性克制,却忍不住把手抬了起来,只是没有挥出去打人。

  就这么一耽搁,侍女群抵挡不住,门已经给撞开,侍卫群像红了眼似的蜂涌冲入,立刻就听到有人欢呼一声。

  “在这里了,是个白头发的!”

  泉樱心中叫糟,忙要抢上一步,预备发难动手,怎知石崇的反应分毫不慢,一闪身,竟然已经拦在身前,身上散发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戒备气势,显然已经紧绷着神经,要面对房间里的强敌,同一时间,泉樱也有所感应,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那确实是黄金龙骑团的气息。

  “梦雪小姐,请别让石某人难做啊!”

  石崇并非莽撞前来试探,确实是有备而来,利用最近天地元气大乱的天时,凭着他个人加上黄金龙骑团,确实有可能以数量压倒天位中的高段强者,一想到这点,泉樱掌心冒出冷汗,因为在海稼轩昏迷不醒的情形下,只凭自己一个人,抵挡得了这种阵容吗?

  (他已经完全看穿我们的伪装了吗?石崇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啊!幸好妮儿和雪太郎不在,如果他们在这里……)

  事发突然,泉樱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祈祷什么好,所幸,门里头在那一声兴奋的欢呼后,立刻沉寂下来,如果不是因为听得见呼吸声,她还真会错疑所有人都被消灭在屋里了。

  怪异的情形,连石崇也感到不对劲,出声询问,里面却传来属下们微弱的回答。

  “请问市长大人,我们所搜寻的目标,是一个满头白发,外表年约十五、六岁的凶恶少年吗?”

  “没错,人在里头吗?”

  “报告!目标没有发现,我们将改为搜查其他地方。”

  “岂有此理!”

  石崇似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抢进房去,泉樱弄不清楚发生何事,只见侍女们亦是一脸迷惘,当下也是拉高裙摆,一下冲进房去。

  “啊!”

  进了房间,泉樱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里确实有一名白发男子,但却不是海稼轩,也不是一个少年,踩着一件过长的裤子,细小拳头揉着惺忪双眼,看来顶多只有六、七岁的男童,正以一副很怪异的表情斜眼瞥着众人。

  “这……这是……这位小朋友是……”

  与期待会见到的目标相反,差距还如此之大,饶是石崇老谋深算,一时间也不禁面上变色,僵硬地切换回原本招牌式的温和笑容,想蹲下身摸摸那个男童。

  “小朋友,我是……”

  话没说完,小腿上给那男童狠狠地踢了一脚,着实疼痛,石崇的笑容顿时带了几分苦意,眼睁睁地看着那男童从身边走过,到了冷梦雪的身边,小手扯着那宽大的绸缎裙摆。

  “梦、梦雪小姐,请问这是……”

  不只石崇的声音古怪,全场众人连带青楼侍女群在内,都显出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呆呆地望向泉樱。

  泉樱何尝不是整个呆愣住了,但幸好她急中生智,脸上立刻浮现了笑容,把这孩子温柔地抱了起来。

  “石君侯,梦雪可否请您……”

  不用把话说完,石崇已经很清楚地明白意思,把手一挥,斥退了屋内所有的侍卫,走得慢的几个,甚至是被他以掌力甩震出去,跌地成伤,从他本人死盯着抱起小孩的冷梦雪、满面铁青的脸色来看,任谁都知道他的情绪状况不佳。

  而当所有的卫兵全数撤退,室内除了泉樱、石崇,就只剩下青楼联盟的婢女群时,泉樱开口作出解释。

  “每个人都有一、两个秘密,演艺人员当然就多一点,所以……我才不希望给人看见啊!”

  “梦、梦雪小姐的意思是?”

  “石君侯是见多识广的人,怎么会对这种事情大惊小怪呢?在演艺界,这是常有的事啊!”

  泉樱轻笑着,把脸贴在男孩的小脸旁,尽管隔着一层面纱,但眼神却变得很柔和。

  “看不出来吗?这是我最疼爱的私生子!”

  “私、私生子?”

  “是啊,我被发掘成名前,这孩子就是在那时候生下的,为了怕人知道,一直寄养在外,但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心中不安,这次藉着出国演艺的机会,把他接回身边,母子团圆。”

  假如可以把情绪形诸于声音,那么此刻众人的耳边,都响起了一种彷佛打破花瓶般的碎裂声。尽管知道泉樱在说谎,尽管那个男孩一副很嫌恶的样子,不住伸出小手推开泉樱的脸,但是泉樱身后的侍女团,仍是无法轻易从“这种谎话你也说得出来”的惊愕感中释怀。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是演技,那么有个人的演技肯定比泉樱高明千倍,石崇的脸色瞬间从铁青变成苍白,两眼瞪大,两脚踉跄后跌,无意识地跌退了几步之后,靠到门边,竟然给门槛绊倒,撞穿门跌出去,跟着,从那一下重物坠地、连串轰叫的声音来听,新任市长大人似乎是踩空台阶,一跤摔进外头的花圃了。

  “呃……这还真是想不到呢!”

  石崇的反应连泉樱也吓了一跳。那份震惊不似作伪,而假若一切是真,难道这个老狐狸这次当真是瞎了眼睛,认不出自己的身分吗?

  是耶?非耶?饶是以泉樱的聪慧,一时间也猜测不出,只听见外头人声如潮水,正在迅速地撤退,好像是因为石崇下令,所有士兵中止搜查,全数撤离。

  一场危机被这样胡混过去,泉樱把抱在怀里的男孩放下,眼睛虽是看着他,心里却开始担忧,早自己一步出发的有雪和妮儿至今未归,到底去了哪里呢?

第一章 潜迫之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