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迷月

    

  对于有雪来说,监狱实在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然而,自从他拿到那管卷轴后,确实不曾想过自己还有被擒的一天。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使用卷轴遁地逃跑就好,哪里会有什么问题呢?

  可是,人的想像力确实还是有不足之处,在种种遭遇敌人的假设中,并不包括突然有五名龙族的战士骑龙从天而降,一下子把自己给包围住。假如施展遁地术逃跑,敌人能否把自己从地底给掀出来,这倒是未知数,但看着那五头黄金龙半张着嘴,不住喷吐出热气,有雪实在不敢想像,在自己拿出卷轴前,要是这三头龙抢先喷火,自己会否还未遁地,就成了焦炭。

  (听说,连陆游那么厉害的变态老头,最后都变成了灰,如果换作是我,那么……)

  心里忐忑不安的有雪,当时放弃了反抗,但已经回复清醒的妮儿却不做如是想,动手反击。为了怕波及无辜,妮儿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先飞上天去,而四名骑乘黄金龙的龙族战士也尾随在后,只留下一头看守有雪。

  区区一名雪特人,居然动到一头黄金龙来盯,对有雪来说,这实在是荣幸得想死了。就在他衷心期望妮儿奋发神威,将那几头黄金蜥蜴抽筋剥骨,救自己脱险的当口,只听见天上一声巨响,跟着就是一道黑影快速靠近,那是已经失去意识的妮儿,由空中坠地。

  “哇──!”

  有雪慌忙去接,不过前扑得早了点,手没有接到,结果就成了妮儿下坠的肉垫,整个人被压到地底下去,失去意识之前,只看到四道黄金色的人影降落下来。

  当有雪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他置身于这座莫名其妙的监牢,摇晃着铁窗,听偶尔经过窗外的守卫交谈,这里似乎是香格里拉市长府的私设监牢。

  “你们算是运气啦!石大人刚刚无名高烧发作,卧病休息,没时间处置你们,等到他明天一早醒过来,你们就知道啦……男的抽筋剥皮,凌迟分尸。”

  似乎是因为石崇一回来就卧床不起的缘故,手下人还未及向他提起此事,而那些个龙族战士只管把人扔进牢房,也不作交代,所以那些守卫根本弄不清楚这两名囚犯有多重要,只以为像以前在艾尔铁诺那样,是石家干部每日随意搜捕凌虐的对象。

  “不公平啊!为什么男女待遇差那么多?”

  有雪仓皇的叫声,让门口两名守卫先是一呆,跟着就有一种被耍弄的不快,只是他们并不晓得,雪特人这么哀嚎不是为了嘲弄,而是真的为了死命求饶。

  “闭上你的狗嘴,你这又肥又蠢的雪特人,告诉你,就算你变成女人,凭你这副猪头猪脑的鬼样,再多投胎十次,要抽筋剥皮……”

  “就是你们两个蠢蛋的份了。”

  冷冷地回答一句,从牢房角落里传出的女子语音,让对答中的三人为之一愣,跟着就是两道锐利的金色刀芒从有雪身边飞过,破坏牢门,正中那两名守卫,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全身软成一滩烂泥似的倒地毙命。

  突来的变化,有雪也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妮儿已经清醒过来,正坐在牢房的角落,像是宿醉一样,表情昏沉地猛摇着头。

  “你干嘛一直摇头?吃了奇怪的药吗?”

  “少扯了,你身上干什么绑得像粽子一样?我们在哪里?那两个家伙说话这么讨厌,是不是石家的浑蛋?”

  被这么一说,有雪也才想起来,妮儿平常出手很有分寸,尽量避免伤人性命,不过在四十大盗时期,由于整天被石家与花家以卑鄙手段胁迫、逼捕,更基于一些悲伤的经历,妮儿对于这两大世家的人超级憎恶,一出手就毫不留情,到后来,甚至光凭直觉和气味,身体就可以判断敌人是否出自石家,直接作出反应。

  “嘿,你醒来了,我们准备逃狱吧!”

  如果妮儿不醒,有雪还真是束手无策,因为他双手被反缚背后,全身至少被捆了几十圈绳索。这倒不是守卫们对他的待遇特别,而是因为雪特人这种族狡猾多诈,被人绑起痛揍的经验多了,很容易脱逃,所以要特别小心,也因此,两手不能动弹的有雪,当然也就无法抓住卷轴施法逃之夭夭。

  “等一下,我的头还有点痛,等我先把气息缓一缓。”

  妮儿深深吸一口气,将天魔功运转全身,试图从那种疲软乏力的状态中回复过来。从把手碰到海稼轩开始,事情就变得怪怪的,当时自己承受不住体内的能源冲击而昏去,后来是给有雪叫醒,说不出的难过,好不容易深呼吸几口,正要回行馆去,却被那些该死的蜥蜴盯上,乱打了一场。

  飞到天上,是为了避免伤及无辜,而即使黄金龙骑士能发挥天位战力,目前混乱的天地元气又对自己较不利,但区区四名黄金龙骑士,自己根本没放在眼里。他们追着自己飞行到中途,好像作了什么奇怪的动作,发生了一些变化,压迫感逾倍增加,自己正准备应敌,哪知道一招未发,运转在胸口的天魔劲突然逆流,好像给什么东西卡住一样,硬是发不出来,气息一下走入岔道,人就再次昏了过去。

  恐怕连那些蜥蜴战士都觉得不解,原本很棘手的一个强敌,为何会突然隐疾发作,失神晕去,事实上,连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修练天魔功以来从未有过的事。

  “妮儿,我们走了啦!要是等那些黄金蜥蜴发现,我们要走就不容易了。”

  “你那么急做什么?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人家没有进来,是早就在外头防守了啦!”

  天心意识的感应,告诉妮儿这样的讯息,而她也正在思索,早先为何会真气不继,这个问题不解决,要是事态重演,再昏一次,可能就没有这种好运了。

  (奇怪,到底为什么会……)

  妮儿暗自寻思,但遍思天魔功口诀的每一个环节,却都想不出问题来,正自懊恼,突然从窗口往外看见天上一轮明月,雪洁冰清,幽幽月华淡淡地洒了下来……

  ※※※

  “……我这一次出去,几个时辰之内就会回来,不会再让大家等到天亮,不过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就请各位自行应变了。”

  泉樱作着这样的交代,换好了黑色的夜行装,预备再次离开,目的地不是香格里拉的地穴,而是石崇所居住的市长官邸。

  今天一整个白天,来此造访的宾客不绝于门,不过都被以“梦雪小姐受了惊吓”为由,一一挡驾;另一方面,主张应该尽早让冷梦雪出现人前、演唱献声的提案,也是让泉樱支撑得非常苦恼,却又没法逃避。

  好不容易撑到了傍晚,青楼联盟的情报网传来消息,说石崇的手下抓了两个人回府,从形貌描述来看,无疑就是妮儿与有雪。乍闻此事,泉樱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但又不能不管,假若妮儿是因为什么病变才遭人擒下,那自己更是责无旁贷地要保护她脱险了。

  “堂堂龙族族长,像个小贼一样,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冷冷地从旁边发话,泉樱的视线横移过去,却看不到说话的人,直到顺势将视线下拖,这才看到双手交托、坐在椅子上的海稼轩。

  “石崇身边的防护戒备不少,你什么事前准备也不做,这么单枪匹马闯进去,不觉得自己太鲁莽了吗?”

  “我知道自己的做法很莽撞,但我也相信,现在与时间竞争的每一分秒,比周密行动更重要,妮儿和有雪眼下可能都没有自保能力,正在等待我的救援,而且……如果不把妮儿带回来,你的怪病要怎么治呢?”

  尽管气氛紧张,泉樱还是难忍发笑的冲动,尤其是看到海稼轩一副气鼓鼓的表情,冷淡地把头转过去不理,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种神情如果是出现在平时的海稼轩身上,那就是一种难言的高傲与冷漠,但以他现在的情形,这动作只像一个耍着倔脾气的小男孩,配上那张俊美脸庞,看在泉樱眼里,实在可爱得让人好想再过去抱一抱他。

  是的,尽管连泉樱自己都难以置信,但这个看来很不合群、一直皱着眉头、臭着表情的小男孩,就是海稼轩。

  侍女群将原本昏迷的他安置在房间后,当石崇的护卫队破门而入,他就变成了这副模样,至于为何会有此变化,泉樱固然是一头雾水,连海稼轩本人都不是很清楚,而他也不愿意多做解释,只是低声说过几句话。

  “……那丫头的身上……一定是源五郎搞的鬼,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哼,他也算是够用心良苦的了,居然这么舍得……”

  泉樱对这些话一知半解,不过从情形看来,似乎是这两个疑似自己大师兄的男人,意外地交上了一次手。

  谁输谁赢,这种事对泉樱来说本不重要,糟糕的是,假若只有外表发生异变,那海稼轩仍可以与织田香争夺世上最具威胁性的儿童排名,可是在肉体异变之后,海稼轩的天位力量似乎也消失无踪,尽管他本人不承认,但从他几次行气运劲失败、脸上错愕难当的情形来看,这个推测不会有错。

  “你好像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的样子,这事对你来说很平常吗?”

  “不过就是男人变男孩而已,有什么稀奇的?我还看过男孩变女孩,反正……这个世界的变态总是那么多。”

  “我不是变态!”

  目送泉樱离开之前,海稼轩还恶狠狠地说∶“我要警告你,只要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哈哈,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那我就放心了呢!小孩子不要与大人顶嘴。”

  ※※※

  原本是可以当做靠山的一大助力,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反变为己方的一个包袱,这样环顾己方,怎么又演变成自己独撑大局的情况了?飞走在香格里拉的众家屋檐之间,察觉到肩上责任越来越重,泉樱真是觉得自己有够悲惨。

  (为什么好人总是那么势单力孤呢?这种时候,如果真像是戏剧里头一样,有个正义使者从天而降来帮忙,那该有多好啊?)

  向来理智行事的泉樱,脑里会浮现这种念头,也正代表着她此刻的压力之重。然而,这个本是无意识掠过脑海的念头一起,泉樱不由得想起了另一个人,就是昨晚在香格里拉所见到,彷佛出现在梦境中的那个男人──阿里巴巴古德三世。

  那个男人的出现,只是个单纯的梦境吗?泉樱不知道,因为她来不及确认,也还没有与任何人提起。当时的一切是那么如梦似幻,睁开眼来,看到的就是妮儿,自己甚至无法肯定那些事情是否真的发生过,亦或只是单纯的一场怪梦。

  “即使在这冷酷的世间,没有神的存在,但天在呼唤、地在呼唤、人在呼唤,呼唤我打倒邪恶。恶人们听好,我就是正义与爱的战士,阿里巴巴古得三世。”

  很奇怪的是,虽说是梦境,但这段话却被记得清清楚楚,想想都会觉得好笑,自己为何会作这么滑稽的梦?难道是近朱者赤,和雪太郎混久了,连个性都变得可笑起来。

  不过呢,那场梦的感觉……好温暖,尤其是当那双有力的手臂轻轻盖上自己肩头,那瞬间溢满心头的幸福,胜过一百个太阳,把所有的阴霾与不快驱散,让人只想静静地被那双手臂抱着,感受那份温暖,就好像……

  ……就好像被自己最爱的男人怀抱一样。

  当这念头在脑海出现,泉樱吓了一跳,脚下落力稍重,险些就踩破了屋瓦,惊动下头住户,幸好及时收力,这才没有出丑。

  有可能会这样吗?所经历的那一切并非梦境,而是实际发生过的事,那天在自己危急的时候,确实是丈夫兰斯洛出现,把自己从虎口中救出。

  “这么说来……阿里巴巴古德三世,这么烂的名字,倒真像是他的取名风格呢……”

  这样想着,泉樱的唇边浮现一抹浅浅微笑,当石崇的市长府第出现在眼前,她把脑里的思索给停下,无论事实真相是什么,她决定相信那一切并非梦境,因为只要想到丈夫在身后支援,自己就觉得心里充满了勇气……

  虽是半夜,但石崇的府第看来不太平静,不但人声四起,而且从那火焰与浓烟的情形来看,正有人在里头大闹一场,九成是自己到得晚了,妮儿已经开始进行逃狱了啊!

  “希望别总是来迟吧……”

  泉樱低声说着,身法陡然加速,一下子就投入浓烟中,潜入石崇府第的上空。

  ※※※

  呆呆地站在监牢中,有雪对自己的处境真是只能说是莫名其妙。刚才妮儿也不知道怎么地,突然看月亮看得入迷,任自己怎样叫唤也不理,就这样呆呆地不动。

  一会儿之后,有两个杂兵进来牢房,见到地上的死尸,大呼小叫,被捆绑成一团的自己,理所当然地摆脱了嫌疑,而当他们把怀疑放在妮儿身上,大声喝问,妮儿终于把线移开月亮,转过头来。

  由于自己是躺在地上翻动,所以并没有看清楚妮儿回过头来时的表情,但整个空间的温度却在那一瞬间彷佛凝结至冰点,接着,就是听见一声轰然巨响,整个囚室砰地倒了下来,那两个倒楣的杂兵当场惨死,而在残木破瓦之中,妮儿就像是一头美丽的白鹤,冲天飞了出去。

  (太好了,这样才是人形暴龙,我们终于……)

  喜悦的念头,在察觉到自身情形后,变成了愤怒大叫。

  “山本五十六!你这个暴龙女,你这里还有一个同伴忘记救了啊!喂!好歹帮我解开绳子再走啊~~”

  大声呼叫,被几十圈绳索缠住的有雪,给一根小柱子压在下头,只有滚动的份,幸好有着绳圈作缓冲,那根小柱子倒下时,没有受到伤害,但却也被压着无法站起,更别说尝试逃脱了。

  这阵骚动当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密集的脚步声传来,有许多人往这边靠近了,但还没到来,惨嚎与痛呼就接二连三地响起,当喧闹声渐渐远去,浓烟的呛鼻味道也窜入鼻端,有雪知道一时三刻之内,不会有活人靠近这里了。

  (真是不公平……每次都是独自逃跑……)

  心里埋怨不已的有雪,只能藉着滚动,看看能不能弄脱绳索或是摇下那根柱子,趁着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堆废墟之前,尽速逃跑。

  尝试了好久,总是徒劳无功,有雪正觉得头晕眼花,却惊觉在自己的连串滚动中,那管卷轴竟然从身上滚落,斜斜地滚到旁边去了,这一下可惊得非同小可,急忙像虾子一样扭曲身体,想要把卷轴取回,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冷不防地出现,一把握起了卷轴。

第二章 迷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