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黄金龙甲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香格里拉

  在目光接触到天上明月后,妮儿有着短暂的失神,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皎洁的银色光华,像是眩惑人心的宝石,当目光为其所吸引,某个停滞在心中的东西,彷佛开始迅速转动了……

  当妮儿再度回复意识,她已经破屋而出,飞翔在市长官邸的上空,下头有几个人朝自己追来。

  (我……我刚刚怎么了?)

  这个无解的问题,被妮儿暂且搁置,因为那股龙族特有的气息,令她感到不快。之前已经从青楼联盟那边得知,黄金龙骑团目前归于石崇麾下,以这个情报来看,石崇或许是目前掌控最多天位战士势力的人,自己对这些金光闪闪的臭蜥蜴本就没有好感,现在就大发慈悲,帮他们削减人数吧!

  (咦……我今天怎么搞的,杀意这么强?)

  短短的疑惑在妮儿心头闪过,当四名黄金龙骑士闪电掠至附近,她也拟定好了战术,那就是以重手法快速料理掉这四人后,立刻离开,毕竟石崇也有强天位实力,这里又是他的地盘,如果战斗时间拖长,敌人数目变多,此消彼长,自己将趋于劣势。

  当黄金龙骑士靠近,妮儿忽然发现一件奇事,这四名骑士确实是运着天位力量,但却并没有骑乘飞龙,也没有运使龙族“人龙合一”的秘术,取而代之的,是身上穿着一件金光闪闪的龙鳞重甲,连脑袋都覆盖在头盔下,只露出一双闪烁杀气的眼睛。

  “哼,虽然换了衣服,不过蜥蜴就是蜥蜴,没什么了不起的。”

  口中虽然自信满满,妮儿却不敢大意,因为这四名将她包围住的敌人,就给着她山岳般的压迫感觉,隐约结成一种阵势、力场,令她领悟到,敌人可能已经将黄金龙骑士的战力再作突破,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比中都皇城之战更强了吗?可是在天地元气混乱不定的影响下,还能有几分实力呢?嗯,先打再说。)

  即使对敌人的实力心存疑惧,妮儿也不曾出现退却的念头,猛一提气,天魔劲由丹田源源而发,但在经过胸口时,却突然一滞,整个情形就与早上如出一辙。

  (糟糕!又要昏过去了吗?在这种时候……)

  妮儿心中一惊,但这次真气只是微微一窒,跟着就顺畅流转,说得更正确一点,真气运转的情形不仅仅是流畅,甚至是爆发似的瞬间运遍周身。

  原本轰出的一拳,陡然间倍增了速度,以几乎可以说超越物理限制的极速,眨眼间突破距离,轰击在那名正面攻来的骑士左肩。

  (不好,攻得太急,这一拳的力道不足,我……)

  妮儿这样想着,但事情的发展却超乎她所预期。由于敌人身着龙鳞重甲,她事先有过觉悟,那就是敌人防御力可能高得出奇,必须攻击要害,或是以灵活身法游斗,才有明显效果。

  然而,这一拳下去,甚至感觉不到应有的反震力,妮儿还以为自己中了敌人故意露出的破绽或圈套,直到对方的左臂连同肩头铠甲,像是被剪刀剪开的薄纸片,瞬间断裂飞出,这才意识到自己那一击所造成的伤害。

  一拳中所蕴含的大力,令创口处筋肉扭曲,血脉郁结,竟然没有流出血来,直到片刻之后,痛楚的感觉才传到脑部,大量鲜血从断臂处激喷出去。

  “啊~~”

  惨叫声远远地传出去。那名断臂的黄金龙骑士疯虎般攻向妮儿,却被她灵活一避,顺势一脚踢在背心,远远地飞了出去。脚力不重,但是从他飞跌的势道与半途中断的惨叫,显然已毙命在这一脚之下。

  (这些家伙不是起码也有小天位吗?搞什么鬼?难道是天地元气稀薄的影响,还是武功越练越回去,弱得不堪一击了?)

  妮儿心中一阵诧异,不过却没有时间发呆,立刻应付三名攻击过来的黄金龙骑士。这次对方有了戒备,联手合击的方式隐含某种阵势,威力顿增,压力也较之前大得多。

  可是,几招一过,妮儿体内的天魔劲越转越快,虽仍不免莫名一窒,但却随即激冲而过,陡然飙升至另一个高峰,就这样周而反覆,妮儿的天魔劲越益增强,身法也更见灵动,虽然是被三名黄金龙骑士围攻,整个人身形却飘忽无定,如鬼似魅,反而不断脱出外围,将三人逼回中心。

  (真是过瘾,打天位战还是应该像这样子,难怪天草和李疯子总喜欢欺负弱者,如果是这样作战,那再打一百多场都不会累……)

  自己这边战况占优势,妮儿不禁略微分心,注意到下方的市长官邸燃起大火,浓烟冲天,似乎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人在进行破坏。

  ※※※

  (啧,黄金龙居然有这种变化用途,怎么我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呢?)

  一拳轰出,在震退敌人同时,感受到那股强劲的反震力道,泉樱不禁暗暗心惊,谨慎地看着眼前的十数名黄金龙骑士。

  刚刚在浓烟中潜入,本来是要先寻找妮儿与有雪的所在,但混乱中却听到有人喊了一声“这是市长大人要交给艾尔铁诺人的机密物件”,移目望去,有两个身着卫士服色的军官,正领队运送着一个大箱子。

  骚动闹得这么大,妮儿想必已经脱困,以她武功,寻常的黄金龙骑士怎堪为敌?即使石崇亲自出手,她也不难全身而退。这样一想,泉樱就改变主意,打算先把这箱子夺下,说不定里头就有与动力装置相关的机密。

  只差那么一点就要成功了,不过,就在泉樱准备一把抢过那个大箱子时,一群黄金龙骑士出现在面前,将她四面包围住。

  尽管换上夜行衣,泉樱却没有蒙面,也没有化妆,因为那样一来虽然遮掩住真实面容,但看起来却十足就是冷梦雪的形貌,还不如直接以真面目出现。也因此,双方都认出了彼此的身分。

  “你们……最近还好吗?”

  血缘天性,即使已经被驱逐出龙族,泉樱仍是割舍不下这份温柔,出声问好。然而,不投机的敌人见面,一句对话实在太多了,没等泉樱把话说完,攻击已经发动。

  在情感上,泉樱不愿意动手;但做起实际考量,眼前的十多名族人并没有骑乘飞龙,连小天位战力都算不上,她确实无需畏惧,所以即使被包围起来,泉樱仍是不以为意。

  不过,实际一动手,泉樱就发现情势比预期中麻烦得多,前后各有两名族人,穿着一套包裹整个身体的龙鳞重甲,金光闪闪,一运气龙族的独门内劲,汹涌气浪直压迫过来,竟能发挥出小天位级数的出力。

  “这是……黄金龙?”

  泉樱吃了一惊,但即使敌人战力提升到四个小天位,感觉仍只是较为棘手,算不上什么难关。她也不怕石崇会趁乱对付自己,因为只要石崇与自己动手,那么妮儿就可以安全脱险,所以她一面闪躲,一面抢下柱子上的火把,掌劲一催,千百火星四散纷飞,洒落在市长官邸的大小角落,不一会儿功夫,火头与浓烟四处窜起,倍添混乱。

  除非能练到织田香那样的极速,不然包围战一旦人数悬殊,总是人多的那边占上风,泉樱很快就被逼入死角,不得不出手还击。由于只希望简单把人逼开,泉樱抖手打出升龙气旋,想要藉此扫出一条出路。

  狂风急卷,地面上的花草泥土全被掀起扫开,龙族战士们使劲站稳,却像置身于怒涛中般颠颠倒倒,但是那四名身着金甲的黄金龙骑士,只是稍稍一晃,便稳稳站定,虽然靠得最近,但却不受升龙气旋影响。

  “咦?”

  虽说只使了四成劲,但是族人能以小天位力量抗拒气旋,泉樱却觉得不可思议,心念一动,左手如电穿出,轰击在正前方那名黄金龙骑士的胸口。

  甲胄很厚,一开始泉樱就预期不易突破,所以当四成功力只能震得他后退一步,泉樱瞬间再加两成力,层叠连发,只听见一声闷哼,那人的眼中露出痛楚之意,似是要内伤呕血。

  六成功力已经可以轻易将之击伤,这套黄金龙甲似乎没什么了不起,然而细思一层,这样的抗击力,真是小天位应有的力量吗?泉樱心中一凛,暗惊于石崇一方可能又对黄金龙的力量研究有了突破,掌上却蓦地一震,伤在自己手下的族人竟还有顽抗之力。

  定睛一看,是另一名黄金龙战士闪到他身后,双掌叠在他后心,合两人之力,抗击力竟能有所提升,抵住泉樱的掌劲。

  (能够这样子合力?且看看你们有多少本事。)

  泉樱掌劲再发,当催到八成掌劲时,两名黄金龙骑士身上铠甲发出的金光渐渐黯淡,身形也摇摇欲坠,明显不支,但是被剩余两名黄金龙骑士从旁发劲,合并四人之力,爆发出来的力道,竟然能将泉樱震开。

  退后半步,这在泉樱来说,只是小小的错愕,但看在一众龙族战士眼中,这却是莫大的鼓舞,使他们更相信石崇曾经拍胸担保的谎言──“只要四人合力,就能无惧任何强天位武者!”胆怯的心情一去,出手倍添几分狠辣。

  几招一拆,泉樱登时发现,这四个人的攻击杀伤力并不强,但只要自己还击,他们凭着龙鳞金甲强化的护体劲,却甚是坚韧难破,特别是在几个人合力归并后,自己倘若使劲未足,还会被震退出去。

  “你们……别太自以为是了!”

  当四名黄金龙战士的攻势益见狠辣,连连使出致命重招进逼,泉樱终于动了真怒,肌肤上闪烁着一层淡淡的金芒,运起了龙体圣甲的护身硬功,先硬挡一记击来的重拳,接着身形闪逝无定,在四名族人的身边闪电穿梭,每经过一人,就在他腰侧或背后印上一掌、刺上一指。

  只听见闷哼连响,四名龙族战士都伤在这一轮攻击之下,这才令他们骇然惊觉,原来自己的黄金龙甲、合击之术并非毫无破绽,当敌人能以高出己方的速度攻击,令己方来不及合力抵抗,仍是很轻易就能将胜负分晓。

  “把整个身体装在铠甲里,立于不败地作战,这样就是强了吗?武道修行是在修心,当心没有空隙,外在才没有破绽,这是龙族代代相传的武道精神。像你们这样,即使再多套一层盔甲,仍然到处都是致命伤……世上比我高明的武者还很多,如果遇上他们,你们就没有这样好运了。”

  泉樱这话有相当的真实性,至少她就相信,如果是换作源五郎发招,速度上会比自己更快,集中的穿刺力也会比自己更强,他的“小天星指”、“星野天河剑”,本身就是专门克制护身硬功的利器。不过,自己已刻意施了重手,却没法令他们倒下,只能轻创他们,这套龙鳞重甲确实给人一种无处着手的感觉。

  如果要迅速分出胜负,使用“天丛云剑”该是最好的方法,但考虑到体力的消耗,泉樱不希望太过倚赖天丛云剑。双方一时间对峙不下,都在构思下一步该如何攻击,突然一样东西从天而降,打破了这异样的静默状态。

  掉落下来的,是一条裹着金甲的左臂。自天上急坠落下,断口处涌出的鲜血在空中画出一道朱红,硬生生掉落在泉樱眼前。

  “咦?”

  突然掉下一条断臂,泉樱自是吃了一惊,而那条手臂坠地后,包覆在外的金甲产生变化,渐渐离散还原成一条龙臂,从那特有的指爪形状、闪闪金鳞看来,正是黄金龙的前臂,泉樱瞬间认出了这条断臂的身分。

  手臂断裂在此,那么断臂的主人呢?

  所有人不禁循着血线方向抬头往上方望去,而当把目光投向天空,在浓烟较为稀薄的地方,有几道人影快速交错,随着彼此的出招,不住洒下鲜红血雨,而在那里,龙族的战士们看到了一个──魔女。

  长长的黑色秀发,因为激烈的动作而挣脱了发束,随着她幽灵似的飘忽身法,恣意飞扬;充满活力之美的窈窕香躯,在空中轻旋飞舞,幻化出一个又一个矫捷的美丽动作。

  沉稳如山的黄金龙战士,相较之下,显得笨重而迟钝,每一下攻击尚未及身,就被她轻轻一下旋身,像蝴蝶般巧妙地飞舞避开。腾挪闪避的姿态,是那么地轻盈好看,彷佛是一名恣意徜徉的舞者,随着某种无声的旋律,在星空中踩着自己的拍子。

  可是那又确实是具有杀伤力的武斗。

  由石崇一方苦心钻研、令泉樱倍感棘手的龙鳞重甲,在黑发魔女的指爪下,像是连厚纸板都不如,随便一撕,立刻肉裂血绽。龙族战士的反应,由最初的不可置信,在剧痛狂袭着脑部后,发出一声激痛暴喝。

  (为、为什么?黄金龙甲对她一点作用也没有?妮儿的力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泉樱心中的震撼难以形容。截至昨夜为止,妮儿的武功仍与自己不相上下,认真相比,应该是略逊自己一筹,为何短短一日不见,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自己束手无策的黄金龙甲,在她手中竟如小孩玩物一般,这种飞跃式的实力进步,到底是……

  凝力于目,泉樱看得很清楚,当双方错身而过,点点血雨就遍洒周围,为皎洁星月披上一层朦胧雨雾,更在她雪白的娇颜上,点下朱红妆彩,凄艳华丽;她唇边的那抹浅浅笑靥,似是天真、欢喜,但在血红朱唇衬托下,却邪异得教人不寒而栗。

  尽管勇悍雄猛,可是当肉体的伤势越来越重,黄金龙甲再不能遮蔽心内滋生的恐惧,战士们的如雷怒吼渐渐化成了凄绝的惨嚎,而当他们战意崩溃,尝试以伤疲身躯逃窜,与地面的族人会合时,一直像是以游戏姿态战斗的魔女,也终于转守为攻。

  一双白皙的手掌,上下一错,完美的弧线迅速形成金黄锋环,掌上劲道一催,天魔刀激射而出,锋锐无匹的金黄刀环,破风切空,后发先至,竟没发出半点声音,待得惊觉,锐利刀环已经切割至背心,连一声惨嚎都来不及喊,整个人就被天魔刀透体而过。

  除了泉樱,没有人察觉到那种伤势的严重,只看见金黄刀环没入那名战士的体内便无影无踪,那名战士还能够转动,回头看看背后伤势,显然这套由黄金龙化身组成的战甲,确实有着强大的防护力。

  不过,这个喜悦并没能维持多久,尤其是当那名黄金龙战士身体突然一分为二,分两边坠下,面上却犹自保持着那个平安脱险的喜悦笑容时,巨大的冲击与恐怖,在每个人的心里掀起同样狂涛。

  分成两半的尸骸,在血雨中坠地,另外朝反方向逃窜的两名战士,也没有能够逃过一劫。天魔刀环遥遥追截,从后斜斜破体斩杀;最后一人则是被她飞身掠至三尺之内的近处,手臂横挥,彷佛产生突变的天魔刀劲,不再环状发出,而是以直线气劲横扫,把整个身体从中切割出五爪刀痕,碎裂坠下,半途分解成数十个大小方块。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战斗已告结束,假如战斗的一方是陆游、是多尔衮,甚至是大魔神王,龙族战士们心中的震骇反而不会这么大,但就因为缔造战果的,仅是一名他们之前不甚在意的少女,此刻的恐怖才会这样强烈。

  漂浮在空中……漆黑的夜色……彷佛就是魔女的恶魔羽翼,无形地张开,覆盖着大地,本来战斗时还看得十分清晰的身影,现在却像是被黑暗所笼罩般,看不真切,如妖似魔。

  (……和奇雷斯好像……)

  泉樱有些讶然于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少女刚才的战斗模式,狠辣兼备,不似她过去一贯的豪爽,反而与那头绝世凶兽有些相类,但泉樱随即浮现另一个念头,就是身体产生变化,失去作战能力的海稼轩。

  (难道妮儿的变化是因为……)

  一丝警兆惊醒了泉樱的思考。这个警讯感应得太慢,使她没有充裕的时间应变,但她仍是抢在“敌人”到来之前作出反应。

  “不想死的现在就逃开。”

  短短喝了一句,泉樱抽出天丛云剑,飞身冲了出去。妮儿冲来的势道好急,杀气内敛,如果自己不挺身挡架,被她一下子闯进人群里,周围的族人肯定死伤惨重,而看她适才重手连毙三名黄金龙战士的声势,不耗损真元动用天丛云剑,只怕是抵挡不住。

  不只是力量增强,速度上也相应提升,妮儿出手如风,泉樱只能连连横剑挡架。当前方尽是一片黑雾,剑刃上承受了莫大的力道,手臂剧痛,泉樱庆幸自己作了正确的判断。

  要是没有神剑助威,自己可能很难承受妮儿这一击之力,不过,遗憾的是自己无法像枫儿姊姊那样,发挥天丛云剑的倍反异能,在接下敌人一击后,把之前承受的力道双倍反击回去;自己所能使用的重力异能,倘使没有伤到敌人皮肤,就无法发挥。

  (太好了……都跑光了吗?)

  察觉到身后的族人散个精光,泉樱并没有失望或愤怒,反而相当欣喜,因为倘若他们这时还不识好歹,从背后偷袭自己,那么不管自己再怎么厉害,都不可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前后夹攻。

  第一轮力道碰撞,没有分出明显胜败,泉樱陡觉剑刃上压力一轻,心中却没有喜意,知道这稍稍撤手之后,必然有雷霆万钧的凌厉攻击连接而来,换作是别人,最佳策略就是趁着空档抢攻,中断她的攻击;但对方是妮儿,泉樱只能选择最不利的做法,撤剑后退,拉开距离,预备承受冲击。

  劲风声响,泉樱正要尝试挡架,并且想向妮儿解释、停战,哪知道劲风却擦身而过。

  (她要继续追击?)

  族人应该已经远离散开,妮儿不知会往哪个方向追击,泉樱正要试图阻拦,却惊闻旁边一阵巨响,妮儿没有掠身追向已逃跑的龙族战士,反而使劲轰向地面,两记连击,地上土石炸裂,泥尘漫天。

  “喂,你的蜥蜴族人都跑光了啦!你在那里发什么鬼呆?”

  尘土中看不清妮儿的身影,但是从这一句听来,妮儿已经清醒过来,泉樱不由得大喜。

  “妮儿,你清醒了吗?”

  “什么清醒?我一直都是清醒的,难道你以为我会睡著作战吗?”

  真是太好了,因为假如妮儿神智不清,以她现在的破坏力,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招架,更别说击倒她带回去了。不过,如果说她一直都是清醒的,那刚才的战斗……

  “你没猜错,我就是认出了你,故意要痛扁你的,谁教你那么不识好歹,尽是救一些早该去死的人,你以为自己是玉签风华吗?”

  除了苦笑,泉樱无法争辩,而且如果有下一次,她也会重复今日的作为,不管族人的态度是怎样,这是自己心中不能放下的责任。然而,妮儿之所以撤手,就是因为族人已经离开,她无意继续作战,才把掌力轰向地面吗?

  “想得美,我会对你那么客气吗?本来打算趁这机会,顺手把你干掉,然后再假惺惺说几句哀悼话的,不过……”

  不过什么东西,泉樱随后也明白了,因为当尘沙渐渐消失,从那个被妮儿重手轰穿的地洞往下看去,在距离地面约莫七十尺的区域,并非单纯地层,而是一个人工建筑。

  尽管由于妮儿的破坏,让这建筑看来像是一处被砂土掩埋的废墟,但从气味、摆设来看,倒像是一座实验场,而且还与魔法有关,地面上十数个交错横画的魔法符文,正说明了这个事实。

  实验场里头当然有人,撇除那些被土石压着而哀嚎、抱头鼠窜的人们不谈,一个穿着青色斗篷,正抬头望向上方的两名破坏者。

  “哼,最后还是女人的直觉有效,石崇这个鸟人的巢穴底下,尽是一堆妖魔鬼怪……”

第三章 黄金龙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