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人小鬼大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香格里拉

  在魔屋中养伤,枫儿着实挂念身在地下奋斗的亲友,当她们在恶劣环境下奋战时,自己却在这边一个人悠悠闲闲,这真是不可原谅的过错,偏偏身体一时间仍然无法复原。

  这时候的枫儿,并不晓得有雪等人正在地下面临战斗,只是直觉地感到一阵不安,而这近乎直觉的不祥感,已困扰了她数日,尤其是在侍女们掩齿窃笑时,这感觉更是强烈,只不过她今天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开门见山,直接询问那位女士,得到的连串回应,是口口声声说着没有问题。话虽如此,枫儿却觉得她有些话没有说出来。担心事关重大,加上疑惑的感觉,她便很直接地逼问了。

  “其实呢……这只是一个意外效果啦!当初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也是好事一件,因为我们现在连那个男人的情感层面都搞定了,这难道不是一种收获吗?”

  从枫儿的问题看起来,这位义姊的回答无疑是顾左右而言他,进入魔屋至今,这位女主人给人的感觉虽然神秘莫测,隐藏着无数的秘密,但说话时从来没有像这样吞吞吐吐,结果更令枫儿觉得不安。

  出于武者的第六感,一种像是被冰冷爬虫类爬过肌肤的不快感觉,让她们坚持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个……这个……虽然不是很好启齿,不过每个演艺人员都会遇到这种事的,其实呢……石崇是冷梦雪的疯狂歌迷。”

  “什、什么?”

  由于那位女士的最后一句话,是在嗫嚅良久后,忽然像一串溜丸子似的快速说出,枫儿的惊呼声就显得很错愕,但已经累积足够职业经验的她,却马上听懂了这句话,略微一惊后,迅速地****。

  “有多疯狂?”

  “嗯……热爱,非常热爱,几乎是到迷恋程度的那种病态爱。”

  “这么说,他以前和曹寿一起来听歌,在台下看我,是……”

  “喔,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的小梦雪这么冷艳动人,除了那些被魔法歌洗脑付钱的家伙,台下其余的男人,哪个不是色眯眯地看着你?这是美丽女人的独享专利,不要大惊小怪嘛!”

  如果被一苹恶心的蛞蝓爬在肌肤上却没有大惊小怪,那个人也就不是女人了。枫儿更想了起来,当时曾多次被安排秘密与曹寿晚餐,石崇作陪,理由是为了雷因斯搜集艾尔铁诺的情报,不过现在想来……

  “以前每次秘密晚餐,你收了多少?”

  想起来还真是不愉快的经验,毕竟,蒙着面纱共进晚餐,桌子特别拉长距离,用餐时又遮遮掩掩的,每次都吃得想反胃。

  “我没有收多少啊!他们送你的贵重礼物、珠宝首饰,我替你变卖折现后,不是都给你了吗?”

  “那些是我知道的,还有我不知道的呢?每一次安排的过程,中间人应该有抽成吧?”

  “嗯……四千……不,是五千金币。”

  非同凡响的金额,让枫儿无言地瞪大了眼睛,但却立即摇头,否决道:“不可能,以你的手段,最起码也是七千金币。”

  “为、为何你会知道?”

  能让那位女士表现得这般惊愕,或许也足以自傲了,但枫儿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因为在持续的追问下,她才知道原来塑造明星是这么好赚的一门生意。

  “这么说,除了我的签名画卷、用过的手巾、帽子、杯子……你连我睡过的枕头和被子也都拿去卖了?”

  对照起这一边紧握着拳头、强忍住怒气的冰冷表情,床帘那一边传来的声响,让人只能联想到生物在极度恐惧下发出的颤抖。

  “你!枉费我那么相信你,把你当姊姊一样看待……”

  “哎呀!女侠饶命啊!我只是一个无辜的人,什么都不知道的啊!”

  纵然心里气得要命,但过去毕竟深受青楼联盟的大恩与照顾,明明知道对方的恐惧是伪装出来的,枫儿却怎么也无法疾言厉色。

  “……算了,就这样吧,只要能够有利任务进行,我没有意见,不过我想知道,除了我的晚礼服之外……”

  “内衣是一个女人的贴身秘密,我们也是女人。”

  “……那还好。”

  “不过石崇曾经特别下订单,订了一个等身大比例的冷梦雪抱枕,这东西算不上是贴身物品,也没有肖像权,我们重金卖给他,海噱了他一票,你应该不会有过度反应吧?”

  不会才怪,尽管她向来自认是个够坚强的女人,但是近五年来,这是枫儿第一次有想要翻白眼晕过去的感觉。

  “想开一点嘛,反正你如今身在这里,石崇那个老色鬼就算再怎么好色,也不可能动到你一根毛啊!”

  人的忍耐确实是有其限度,当这一句说完,得到的回应就是一个枕头重重掷出,正中面门,把人给打下椅子。

  身在魔屋之中,枫儿干涉不了香格里拉里头正在发生的事,只能尽力祈祷,泉樱千万平安无事,不然……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兰斯洛交代了。

  ※※※

  枫儿的担心,现在正逐渐上演成事实。泉樱确实为着眼前的情形感到焦头烂额,首先是眼前的那个箱子,经过短暂的考虑,她从箱子中随手抽出几份宗卷,放入怀中,然后起手一掌,运起天位力量,把整个箱子连带里头文件毁得干干净净,不留分毫。

  “源五郎师兄,你应该要感谢我的……”

  泉樱喃喃说着,但她自己也知道已晚了一步,如果真的要向源五郎邀功,那么至少就不能让妮儿看到这箱子里的东西,可是,最不该看的人已经看到了,而且反应还大到当场晕厥过去,看来日后相逢时,源五郎师兄有得头痛了。

  “妮儿,妮儿醒醒……”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人给弄醒比较重要,但是泉樱连续唤了几声后,面色微变,发现妮儿晕倒并非是单纯受到惊吓的反应,至于理由是什么,目前根本无法判断。

  “麻烦一波接着一波啊……”

  泉樱真的是只能苦笑了。她向来被公认为颇富军政之才,但开始接手雷因斯的操盘工作后,她确实体会到过去源五郎和小草的辛苦,这群整天出纰漏的家伙,需要的不是一个军师,而是一个万能的天才保母,随时应变与处理各种层出不穷的意外状况。

  单就一个主将的立场来说,己方能够常常发挥出意料之外的潜力,那是一件不值得高兴的喜事。因为惊喜总是伴随着惊吓而来,幸运不是每一次都会出现的,就好像妮儿今晚的突然暴强,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昏过去,如果这两件事调换一下顺序,自己此刻肯定痛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雪太郎怎么办呢?”

  棘手事物一件跟着一件,泉樱到这时才有空想起,有雪不知道被关在这里的哪一处,眼下所见一片兵荒马乱,石崇又随时会出现,实在不是去寻找他的好机会。

  (没办法,只好先放着不管了,但愿他吉人天相,好在他一向都是洪福齐天那一型的……)

  假如泉樱知道有雪正和敌人联手,与另一个敌人大战,那么所采取的措施便会不同,但目前她只是确信,一个连八歧大蛇都伤他不得的福星,在这里多撑上一天应该不成问题的,况且说不定有雪早已趁乱逃回去了呢!

  有了取舍,就好办事,泉樱撼着妮儿飞上天空,绕了几圈假动作后,回到了所住的行馆。一落地,问明白有雪尚未前来会合,心里平添一层担忧,但也不多话,问了海稼轩目前的所在,急急忙忙朝他那边走去。

  海稼轩与妮儿的异变发生得如此凑巧,相互间一定有所关联,这点问妮儿是没用的,还是直接问海稼轩比较有效。泉樱表面行若无事,心头却着实焦急,抱着妮儿到了海稼轩的门前,也没手敲门,只是喊了一句“海师兄”,跟着就一脚踹开门进去。

  “海师兄,我有事……”

  “别进来,我正在穿衣……”

  “啊~~”

  “连进来前先敲门都不懂吗?白鹿洞到底教了你什么?我如果……你干什么?”

  在海稼轩的怒骂声中,泉樱这次竟光明正大地推门走了进来,把刚才被扔在地上的妮儿抱起,放到后头的房间,跟着回来,好整以暇地拉张椅子坐下,笑吟吟地看着海稼轩。

  情势瞬间逆转,反而是海稼轩一脸火大却不知如何发作的表情,两手紧张地提着裤带,才要说话,却已经被泉樱抢先。

  “我刚刚才想起来,你现在不过是个八岁的小鬼,连少年都算不上,有什么不能看的?我是有夫之妇了,如果不是因为……嗯,那样的话,说不定就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孩子,有什么好怕?”

  泉樱的态度落落大方,说来虽然好笑,但连她本身都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有保姆的架势了,在雷因斯这边工作,华发早生的压力还真是大呢!

  “你这女人……趁我状况不好落井下石,等我武功回复,一定会找你算帐……”

  外表只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连声音都变得稚嫩,海稼轩的话听来毫无威胁性可言。尤其是因为变成孩童后,不能再穿飘逸长袍,一时间又准备不了什么适当服装,侍女群只好拿了一套戏服出来,让海稼轩穿着吊带裤、短袖上衣,还配上一顶鲜黄色的鸭舌帽,整个穿戴完毕后,看来相当地俊美可爱。

  泉樱忍着笑,把昨晚在石崇府第中发生的一切,还有妮儿如何横扫敌群,如何昏倒之事说了一遍。只是,基于心里的些许顾虑,她并没有对海稼轩提起箱子里有关源五郎的秘密。

  “……所以,你就是要我弄醒这泼辣丫头?这个简单,我白鹿洞医道博大精深,这点小问题算得了什么?”

  海稼轩疾笔奋书,马上写了一张药方,唤来侍女去处理,不一会儿就端来一碗汤药。

  大家同坐一条船上,海稼轩没理由在药方中弄鬼,更何况以他一贯的气派,也确实不是那样的小人。泉樱为了表示尊重与信任,整个过程甚至一语不问,当侍女端着药碗经过,只见碗面上并无热气,不像是经过蒸煮,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药方,只有一股掩不住的辛辣气味。

  “你在白鹿洞到底学了什么?这点小事就让你束手无策,往后怎么能担当大事?”

  “普通的医道,我也略知一二,但妮儿的状况特殊。海师兄与她的变化几乎是同时发生,你功力尽失,她武功暴强,这些太过巧合,我不得不产生某种联想。解铃还需系铃人,泉樱才希望海师兄能够出手相助。”

  海稼轩两手放在吊带裤的侧边口袋里,斜眼看着泉樱。虽然她拱手低头的姿势甚是恭谨,但从自己对这女人的了解,她现在的眼神,好像已经猜透自己这次偷鸡不着的事实,以她的聪慧与精明,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你猜的事,一点事实根据都没有,不过,我既然答应要帮你,就会做到,刚刚那碗东西,保证一帖见效,尤其是这种场合。”

  “这种场合?”

  “当年……嗯,根据典籍记载,九州大战时与魔族死斗,有些人类战士中了迷魂摄魄之类的术法,要不然就是被敌人重手击昏,这碗东西可以让其中的八成苏醒过来。”

  “这么神奇?用了什么药草?”

  海稼轩动动眉毛,本来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拿了出来,慢慢地堵住耳朵,口中迳自道:“指天椒、花椒、胡椒、辣粉……用油混了,从鼻孔慢慢倒进去,理论上最多是从一数到十五就会醒了;数到二十还没醒的勇者,我至今还没看过;不过要是真的有人数到三十还不醒,那你就直接办后事吧!”

  一番话听得泉樱寒毛直竖,单是想像其中滋味,背后就险些冒出冷汗。一拍桌面,站了起来,还来不及做些什么,就听见后方传来一声几乎掀掉屋顶的惨叫,直传过来,桌上的磁杯、磁碗应声破裂,纸窗纸门不但糊纸破裂,就连木质部分都出现了裂痕。

  泉樱给这一声凄厉怒叫贯耳直入,脑里晕晕,只见一道烈火般的愤怒人影从后房飙出,一下子就闪到面前,抓住泉樱衣领,面色涨红,鼻孔就像是盛怒的公牛,不住喷出热气,而单从那股扑面而来的辛辣气味,泉樱就不难想像妮儿此刻的心情。

  “你、你这个阴险的蜥蜴女……”

  “不、不要生气……”

  这场纷争最后仍然是由肇事者摆平,被辣得几乎要呛炸开来的妮儿,炽愤的怒意,在看见两手插进吊带裤口袋、头戴鸭舌帽、帽缘露出几络雪白发丝,俊美得有如天使般的海稼轩后,就像奔流江水被大石堵住,虽然好几次都想一拳打下去,但最后仍是放弃,伸手拍拍海稼轩的帽子,露出一个虽然不好看,却是发自心中的笑容。

  “小弟弟,这种没礼貌的行为,下次不可以唷!”

  难得的温柔,却被一语顶了回去。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虚伪啊?都几岁的人了,还在这边装大姊姊,劝你好心一点,早点把自己嫁掉,造福人间吧!”

  这一番极其直刺痛处的毒言,自然也造成了应有的效果,如果不是泉樱慌忙拦阻,再次被气到鼻子喷出高温的妮儿,可能就要在这里演出流血惨剧了。

  不过,要劝解,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东西来分散注意力,泉樱不敢提昨晚妮儿昏迷前看到的东西,怕造成火上加油的效果,只好委婉地提起有雪仍然没有回来,多半是还被困在市长官邸之内的事。

  “雪太郎吉人天相,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最好还是早点把他弄出来比较好。”泉樱说。

  “怕什么?你难道怕敌人对他严刑拷打吗?这家伙平常好吃懒做,喜欢对我毛手毛脚,还做官贪污,被人拷打也是活该的。”

  话虽然这么说,妮儿是不可能扔下有雪不管的,尽管她希望能拖海稼轩一起去,但知道他目前功力尽失后,这个报复念头也就宣告作废了。

  “好,趁着时间还早,我们这就去踩踩敌人的地盘,要是他们敢不交人出来,我就掀掉石崇的狗窝,顺便把他的狗头也一起扭下来。”

  妮儿摩拳擦掌,自信满满,看过她昨晚战斗表现的泉樱,对这些话毫不怀疑。只要是昨晚那样的情形再现,石崇九成不是妮儿对手,除非多尔衮突然出现,不然单对单的情形下,目前香格里拉里头大概没人能够和妮儿对抗,然而,那个穿青斗篷的魔导师很让人担心,安全起见,泉樱决定要和妮儿一起出发。

  “兵贵神速,我们立刻出……妮儿,怎么了吗?”

  正要开门出去,泉樱发现妮儿呆呆地站着,面上的惊愣表情更是教她万分不安,尤其是连续问了几句,妮儿都只是一副极度惊讶的错愕表情,呆呆地不发一语,这更让泉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稍一回头,只见海稼轩环托着手,面上笑容似是讥嘲,换言之,他应该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海师兄,有什么话请你直说。”

  “我大概知道这丫头怎么了,不过还是由她亲口告诉你吧,反正……又不是女人突然变成了男人,其他的小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知道海稼轩不会帮忙,泉樱也无暇去管他,忙扶着妮儿坐下后,再问了几句,稍微回过神来的妮儿才说了几句话。

  “……真气……运不上来……”

  “咦?”

  “我、我运不起真气,全身内力空荡荡的,好像消失了一样……”

  “咦~~!”

  在泉樱满是惊讶的低呼中,雷因斯方面的作废战力,新增一名。

第五章 人小鬼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