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巧计

    伤脑筋的事情,不只是泉樱,也同时发生在石崇的身上。

  从一般性的角度来看,他的头远比泉樱还要更痛,因为那名自称是“阿里巴巴古德三世”的黑衣汉子多记重拳,令他身受重创,虽然立刻吞服药草,又运功疗伤,但却仍然相当难受,不得不裹着层层绷带,用这可耻的型态出来见人。

  惩处叛徒的行动宣告失败,而自己的另一名战友鸠摩狮则同样身受重伤,必须立刻觅地疗养。他的右腹侧连骨带肉,如遭无名凶兽噬咬,整个被“蚀”去一块,伤势重得无以复加,那个黑衣汉子显然是察觉了他的危险性,特别出了重手,强悍无匹的天魔劲,险些当场就取了这名魔鹫法师的性命。

  除了奇雷斯之外,人间界居然有高手能把天魔功运用到如此境界,石崇大概也猜得到对方身分,尤其是鸠摩狮遁走疗伤之前,边吐血边留下了一个贵重的讯息。

  “那个男人……并非实体,而是很高段术的幽体脱离,直接以灵体状态出现,所以虽然来去无踪,但如果能针对这一点作出攻击,那就是他的致命弱点……”

  这个消息诚然重要,但奈何自己目前也无力将之实行了,而黄金龙部队那边传来的回答也很诡异。经过铠化研究而加强原本威力的黄金龙,对着前任族长泉樱,是取得了预期中的战果,但在黄金龙zhan有优势时,监视目标之一的山本五十六却发生了异变,暴增至一个出乎预期的强度,瞬间重创了黄金龙战队。

  看着一条又一条的报告,石崇的脸色当然好不起来。不知道海稼轩与妮儿目前的状态,在他来看,敌人方面是强手辈出,己方则相形见拙,照这样下去,该如何扳平这种不利状态呢?

  (不行,陷入这种思维就糟了,该与雷因斯对抗的不是我,还是应该让周公瑾与雷因斯方面互斗,消减掉双方实力,渔翁得利,这个做法才是上策,但目前的潜在变因……奇雷斯是个不稳因子,旭烈兀的脑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当石崇以重伤的身体,思索着未来的决策方向,一名属下以紧张的表情,跑进来报告一个意外的消息:在市长官邸的花园中,离奇多了一个大坑,里头放了一个包裹,旁边还有一个字条,指名要由石崇市长亲自拆封。

  “有这种事?”

  欠缺得力的辅助帮手,鸠摩狮又伤得比自己更重,石崇不得不亲自前去处理,不过实际到了现场,见到那个怪异情景,石崇一时间也很难控制自己的表情。

  市长官邸经过连场激斗破坏,差不多也变成半危楼建筑,不适人居,原本美轮美奂的花园,也早就变成残破不堪,然而,一片残破景象中,突然多了一个三尺方圆的浅浅土坑,中心摆着一个包裹,还附带插着一个“石崇大奸狗亲拆”的牌子,“奸”字上面打了一个叉叉,在旁边补上一个“奸”字,明显就是写错订正的做法。

  “这……这是在搞什么东西?”

  太过诡异的情形,使得石崇不认为这是某种诡计,至少不论周公瑾或雷因斯一党人,然而,石崇却也不愿意亲自犯险,主动伸手去拆那个不明的包裹。

  “你们两个,下去把那包裹打开。”

  随手指派了两名部属,尽管那两个人都是一副被当作牺牲品的颓丧表情,但仍是得大著胆子,过去解开那个神秘包裹。

  “咦?这里头不是爆裂物……”

  “气味好香,这是女人的……”

  包裹略为解开,只是稍稍显露了里头的事物,就听见那两个手下这样叫嚷着。奇特的香气,不算浓郁,但却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使人迷醉,而嗅在出身香格里拉本地的士兵鼻中,这气味更是难言的熟悉。

  (啊!这香气是……)

  石崇身躯一震,为着自己所察觉到的东西错愕惊讶,再定睛一看,瞥见包裹里头全都是金线刺绣的丝绸,虽然颜色有红、有蓝、有翠,不过看来都是女性的贴身衣物,而那特有的香气,正说明了这些衣物的主人。

  “你们两个给我住手!”

  即使是跟随了石崇多年的老部属,也难得见到他表现如此急惶失措的一面。只见他闪身朝那包裹掠近,手一挥,强猛劲风将包裹旁边那两名属下震出丈余,赫然已用上了天位力量。

  (啊!梦雪小姐……)

  在石崇双臂即将环抱住包裹的前一刻,他脸上甚至出现了不能自拔的狂喜表情,然而,就在他指头要碰到包裹之前,一种淡淡的怪异味道,引起他的警觉。

  (这是磷……不妙!)

  脑内出现警讯,石崇没有撒手,反而加快速度想要抢过包裹,但仍是慢了一步,任由那撕心裂肺的惨剧,在眼前发生。

  “轰”的一声之后,整个包裹已经被熊熊火焰吞噬,洒上了特殊药粉的布料,火一起就迅速化为碳灰,饶是石崇本领通天,也来不及阻止抢救。

  和之前在地下密室那一次经验相比,石崇的自制力好得多了,疯狂的眼神虽然类似,但终究想到周围还有大批部属,克制住没有发出狂嚎,可是却仍不禁短暂地心神失守。

  极其短暂的可趁之机,对高手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对于修为不高的“雪特低手”而言,更是个不把握不行的唯一胜机。

  只听见地面掀翻,一个五短身影自火焰灰烬中跳出,近距离之下,就直接闪现在石崇面前,手里一样东西,直指石崇的双目之间。

  “石崇大奸狗,要命的话,就把通天炮的机密交出来,否则我一枪就轰掉你的鬼脑袋!”

  以惊人手段奇袭成功的有雪,手中拿着刚刚从青楼联盟偷出来的太古魔道兵器,头上绑着染血的白布条,十足一副视死如归的勇悍模样。大口径的中子枪炮,炮管比他的手臂还粗,尾部必须托在肩膀上,看起来确实有着非同凡响的威力,尤其是在炮口正对着面门时,那种压迫感足以令胆小之人当场昏死过去。

  “听到没有?老子是出了名的神经枪,我有耐心,我的枪却会走火,你要不要成为这把枪的第一个实验者,试试看它能否近距离轰掉天位武者的脑袋?”

  有雪疾声喝问,周围的人看见这情势,反而不敢贸然逼近,生怕这雪特人一下子手滑,扣动扳机,自己明天就要少个主子了。

  “呵,原来是雷因斯的雪特丞相,一国重臣居然需要亲自上阵突袭,难道雷因斯没人了吗?你这么近距离发射,假如威力真的能轰掉我脑袋,靠得这么近的你,难道会没事吗?”

  基于武者的自傲,石崇可不认为这把破铜烂铁能怎么威胁到自己,不过看着那黑黝黝的枪口,小心起见,他仍然不愿意冒险,一面用言语寻找对方弱点,一面暗运化石奇功,将面部的护身气劲十倍增强。雪特人的天性懦弱胆怯,石崇就不信世上有不怕死的雪特人,除非……

  “大奸狗,你少废话,我们雷因斯的热血男儿,都是不怕同归于尽的,就算是热血女儿也一样。别拖延时间,也别指望你手下会来救你,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你用你那什么怪兽分身,也绝对没有我的枪快,老实一点,把通天炮的核心装置交出来,不然香格里拉明天就要改选市长了。”

  跟一流的天位武者接触久了,有雪对于石家武学也略有所知,特别是对于石崇能够以气凝结实体,形成透明巨兽攻敌的手段,他早有戒备,一口喊出来,登时让正做着这个打算的石崇取消念头。

  “通天炮的核心装置?看不出来你这雪特人还知道不少嘛,不过,就算我把东西给你,凭你一个人,运得走这么多的重设备吗?”

  被人用枪口抵着头,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事,石崇确实有打算,如果这雪特人非常坚决,那就要让旁边的属下去运一批机械废铁来,分散雪特人的注意力,谁知道自己这句话才一说,那胖子就猛力点头。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么多的装备,我一个人带不走,也没快递运回雷因斯,好,那我们改变交涉条件,通天炮我不要了,你传授秘诀给我,教我怎么驱出入体的化石劲,我就放你走路。”

  “驱出入体的化石劲?”

  石崇只是稍稍一呆,随即便已领悟,那天看这雪特人与鸣雷纯并肩抗敌的样子,其实早已说明一切。

  “原来如此,通天炮不过是分散注意力的借口,你这雪特人还满有脑子的,可惜给那叛徒迷得神魂颠倒,连命都要送在这里了。”

  “少废话,你不说出驱除化石劲的方法,保证你比我先没命,而且……如果你教我方法,我还有好处给你。”

  把鞭子与糖的诀窍灵活运用,石崇一下子也糊涂了,想不出这雪特人还有什么东西够资格与自己谈条件,但仔细一想,他身上的那本《创世纪之书》,确实是自己苦心追踪千百年之久的宝物,若要交换,自己可以拿任何东西来换。

  只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雪特人来谈交易,就算自己愿意交易,他也没命享受交易后的成果,单单靠一把太古魔道武器,这也未免……

  “雪特人做买卖,童叟都欺……不对,是童叟无欺,绝对有你石大奸狗的好处。”

  有雪说着,右手仍是持枪,左手从怀中取出一个透明的布袋,又迅速放回去,动作很快,但惊鸿一瞥之间,仍是可以看见那个透明布袋里,装着一件水蓝色的三角状丝绸,正是……

  “看到了吧!这一件可不是随便摸来,是才换下没多久,还没有拿去洗,原汁原味,专门留下来便宜你这头万年****老色狼的。刚才那些杂七杂八的都烧了,不过这一件绝对值得票价,别说我天地有雪不照顾你啊!”

  有雪的笑容非常得意,因为自己的引诱,就像是在公牛眼前亮出了红布,石崇虽然没有从鼻孔中喷出热气,但眼中闪烁的狂热色彩,却像是要焚烧一切。

  “要驱除化石劲的方法,天下九成的高手都知道,那叛徒难道没有告诉你?嘿嘿,一是让绝顶高手虚耗内力,帮她驱出化石劲;一是同样用化石劲反向击打,就能驱出,但是就算我传你化石劲,你也没法在短时间内修成,因为……”

  石崇的态度变得非常谨慎,毕竟雪特人杀了不可惜,但如果稍有不慎,出手威力波及他怀内的事物,那自己可将后悔莫及,所以先低声发话,话中隐隐用上独门功法,慑人心魄,当有雪的眼神出现涣散现象,他就立即出手夺枪。

  双方武功相差不可以道理计,石崇看准时间出手,劲力稍吐,就把有雪震飞,夹手把枪夺过,根本无需使用化石劲。至于这把枪所蕴含的技术,他也相当看重,有心夺取而非摧毁。

  “哼,大胆东西,这点小小技俩,有得逞的希望吗?我敬佩你的傻气,不过你现在就为你的美人殉难吧!”

  石崇一把将枪抬起,在旁边一众属下的欢呼声中,将枪口朝向有雪,预备让他自食其果,死在自己带来的武器下。

  “这一次,看看还有谁来救你……啊!”

  一众属下正自鼓躁呼喊,为主子助威,哪知道突然之间一声震天巨响,强光暴炽,猛烈的冲击波把所有人都扫了出去,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有一、两个眼尖的,看到在开枪那一瞬间,炽盛火光并非由枪口发射,而是不合理地从枪的尾部猝起直轰,沿着轰击方向,正中石崇的面门。

  饶是石崇武功高绝,这样子用脸正面挨轰一记,却也禁受不起,总算他事前凝聚面门的护身劲没有散去,这才只是眼冒金星,鼻梁见血,没有出现严重伤势。

  (太、太荒唐了,为什么有枪会往后射的,这是什么不良品……)

  事情太过怪异,石崇一时之间甚至难以想像自己中了计,但在漫天烟尘飞扬中,他突然察觉到有人快速靠近,并且一拳轰击过来。而令石崇感到震惊的是,攻击过来的,赫然便是天魔功!

  (阿里巴巴古德三世?奇雷斯?还是正在异变中的山本五十六?)

  脑里冒出来的可能人选,目前实力都处于生命中的颠峰状态,自己又是重伤之身,如果被打中一下,那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可能丢掉性命的。石崇心念急转,抢先一拳击出,使上了化石劲,要先挡架掉敌人的攻击。

  两劲一交错,石崇立刻认出来,这确实是再正宗也不过的天魔劲,但自己一生中却从未见过这么软弱无力的天魔劲。以地界力量推动,甚至在地界力量中也算是极烂的程度,为何有人能发出这么弱、却如此纯正的天魔劲?

  察觉对手的弱,石崇已经收起几分劲道,而蕴含化石劲的一拳,毫不费力地震断来人的腕骨,吹散飞扬尘沙,石崇这才看见自己的拳头,是轰向那个雪特人,而他自知不敌,竟然不避不闪,把胸口挺了过来。

  (他的胸口藏了……不好!)

  想起那万万不可以损毁的东西,石崇连忙收劲,一时之间势道转换太急,他踉跄后跌两步,但那只余一成化石劲的拳头,仍是擦过了有雪的胸口,震断肋骨,在口喷鲜血中,整个肥硕的身躯像垃圾一样地远甩了出去。

  “胖子,你在弄什么玄虚?”

  连番错综变化,即使如石崇这般的奸滑多智,也给弄得晕头转向、气急败坏,不得不出声喝问。

  “嘿,石大奸狗,你不是很想要我的卷轴吗?但这卷轴有一样特异功能,你、你知不知道?”

  有雪挣扎着往后移动,稍微移一下,嘴边就是一口血溢出。尽管只剩下一成劲,石崇的一拳仍是将他打成重伤,这伤势过去常有,但今天却是首次必须独自面对敌人,尽管心中恐惧,有雪仍是告诉自己,要努力求生。

  “什么异能?”

  拖着剧痛与重伤,缓慢移动,有雪希望能先缓一口气,然后再以卷轴潜地逃跑,而在那之前,他必须争取时间。

  “只要我的身体受到外劲侵袭,那就能够模拟使用那种劲力一次,之前刚好有人帮我用天魔功治伤,嘿嘿……要骗你这大奸狗对我用化石劲,那可真是不容易咧!”

  “你……你……”

  石崇瞪大眼睛,陡然明白了这雪特人的算计,他如今得到了自己的化石劲,那就能够用以驱除郝可莲体内的化石劲,换言之,自己是彻头彻尾地受人愚弄一次了。

  “了不起,看来我真是低估了你,你是我见过最了得的雪特人,石某人服了你啦!”

  石崇哈哈大笑,眉间浮现煞气,喝道:“可是,你以为我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去炫耀你的成绩吗?”

  “哈,这由不得你……哎呀!”

  要拿出卷轴,紧急逃命的有雪,背后忽然一痛,只见三名黄金龙骑士不知何时无声地出现,拦截住自己的退路,其中一名更动作迅速地将自己提起擒住,连卷轴也夺过。

  在有雪狂挥手脚,试图做最后挣扎时,石崇回复悠闲感觉的声音传了过来。

  “做得好,打碎他的脑袋,我不想再看到这张龌龊的丑脸。”

  “呜……救、救命……”

  “哈哈,还有谁救得了你?阿里巴巴古德三世吗?我就怕他不出现,这次可与上次不同了。”

  话虽如此,但针对阿里巴巴古德三世致命弱点的布置,仍未完善,鸠摩狮又伤重,不能及时来援,石崇还真是有点担心这强敌突然出现,不禁左右顾盼,看看是否有那道令己心悸的黑色身影。

  一看之下,没有搜寻到可疑人影,但却发现了另一个诡异的东西,漂浮出现在旁边的部属群中,无声也无息,他们竟然都没有察觉。半尺长的狭筒形物体,似剑非剑、似枪非枪,墨黑色的外表,没有发出一丝的反光;奇特的造型,却勾起了石崇的一个记忆,他曾在千叶流的机密宗卷里看过这东西。

  (这是……史前太古文明的遗产,四宝剑,别名是……物理崩坏枪!)

  想起相关记载,这一惊非同小可,石崇转头叱喝,要手下全速撤离此地,但还没等他开口,炫目强光与猛烈爆炸,已经席卷了这整幢多灾多难的市长官邸。

  《风姿物语》卷三完

第八章 巧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