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魔人秘密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安特卫普

  一个月前,旗帜上本应隶属同一阵营的王五与周公瑾,在耶路撒冷进行生死斗。艾尔铁诺的两大军团长,各自所拥有的绝世修为,都足以在这块大陆上号称第一,而这两人的激斗,不但重创彼此,更令整个空间受到影响,在之后的一个月里,自由都市发生连串的天地异变,水、火、风、雷、地震,狂暴地侵袭着这块土地上的所有生命。

  假如再放任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风之大陆的东南一带可能就会重演当初日本陆沉之前那样怵目惊心的末日景象,然而,不管是造成这祸端的两名军团长,亦或是风之大陆上的其余天位武者,都没有能力去收拾这样的残局。

  “绝世天刀”王五不能,自负智略的周公瑾也不能,到最后,这个由武者所造成的烂摊子,只能交给风之大陆上的魔导师去解决。

  “这件事确实不该由我们来做,但是如果我们不做,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就会受到破坏,所以我们必须要收拾起这个烂摊子。”

  魔导师一般说来,多数都为了钻研魔法之道,因此如果用“为了后代的子子孙孙”为号召,大概得不到什么响应,所以在魔导公会主席草?苍月、第一长老梅琳?格林以“世界均衡”的号召下,魔导公会大量动员,在自由都市的西北、中央、东南一带,布成防御结界,用以散化狂暴状态的天地元气。

  安特卫普是自由都市东南方的大城,日前由于突然的强烈地震,造成了重大伤亡,连附近的死火山都活动喷发,幸好,在岩浆造成伤害之前,数千名魔导师及时赶到,以结界、冰冻咒文,把岩浆给拦在城外,跟着,他们封住了即将剧烈喷发的火山,数千人组成了一个超大型的结界法阵,开始疏导混乱的天地能量。

  数千人围成的阵形,半径长达一里,外围的部分,魔导师的修为较浅,以轮替的方式,交换着休息,以免可能长达数月的施法,过早造成体力不支,无以为继;而在内圈的部分,千余名魔导师或浮空、或坐地,一个月来别说是休息,根本就像是石像一样,完全维持这个姿态,不曾改变。

  在魔导师的修行中,有所谓的入定,封闭整个身心,只是顺着周身所感应到能量波动做出反应,而这也是最适合用来调整天地元气的状态。

  西北、中部、东南的三个据点,随着所学、擅长的不同,魔导师各自有独特的结阵方式,在西北部接近北门天关的哥本哈根,整个结界阵笼罩在一片禅唱梵音的诵经声中;而在安特卫普,魔法师脚下踩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图腾,藉着地利,减缓对魔导师们的体力负荷。

  狂乱化的天地元气,在疏导过程中仍然显得极为旺盛,不住散发豪光,从安特卫普城眺望城外,只见朵朵红云漂浮在半空,笼罩了大半个山头,而在山峰的最顶端,耀眼的金芒直冲云霄,即使已经是傍晚时分,仍无比的璀璨。

  由于无法靠近,人们只把这当作是火山间歇性喷发的征兆,为之恐惧,并且祈祷灾祸不要降临在居民身上。但火山的喷发早已被魔导师们封住,散发这金芒的源头,也不是岩浆,而是一名飘浮在火山口高温蒸气中的少女,现任魔导公会的主席──苍月草。

  天魄之体,并非实体,而是与“鬼姬”织田香类似,却更为虚渺不实的存在。小草便是以自身充当桥梁,源源不断地接引狂乱能量,进入周遭的巨型魔法阵,再逐步散化。

  能量像潮水般充盈于体内,仿佛每一根指头都蕴含着将要喷发爆开的元气,当天魄与过大的能量连续发生中和,小草的外表也发生改变,肌肤上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芒,就连原本浅蓝色的头发,都变化为太阳一般的金黄颜色,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沐浴在黄金之海中的美丽女神。

  不过,外头的魔导师看不见这些,只能依稀看见有六条闪亮的咒文真言,以金龙的型态在主席的身边环绕飞舞,不时发出嘹亮的咆哮,气势磅礴壮观,而被咒文守护于中心的女神,则似乎陷入一场深沉的睡眠,对身外之事毫无所觉,只有在每天日出、日落,阴阳交错的那一瞬间,偶然眨动一下她聪慧的明眸。

  睡眠,这也就是目前小草所做的事,因为只有放弃自我意识与思考,用“心”去回应能量变化,才能置身于狂暴能量中而不受其害,不过每天的日出、日落时分,她仍会短暂地回复清醒,感应一下外界发生的事。

  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但透过大气中精灵的耳语、星光的变化、风的声音,小草仍是准确地掌握着香格里拉目前所发生的事,包括发生在香格里拉地面上的几场激斗,画面历历如在眼前。

  香格里拉的地底,一如耶路撒冷的地下遗迹,都被某种力量给守护住,无法顺利进行魔力探测;不过,地面以上的魔力波动却令小草感到几分不安,尤其是石崇那边多出来的战力,更是让她担心丈夫目前的状态。

  (灵体脱离虽然可以瞬间移位千里,但却有很大的风险,不但对体力的负荷很重,而且只要敌人察觉这一点,作针对性的攻击,就算有绝世武功都无从发挥……)

  当年在暹罗城中,鬼祟的石崇以灵体状态屡施奸谋,但却也因为他是以灵体状态行动,结果与自己遭遇时,一招未发,便给自己以异能重创。假如敌人也学会了类似手段,那么不管丈夫的武功如何突飞猛进,都会……

  (可是,天地元气的紊乱状态,一时三刻还不会平复,在整个状况稳定下来之前,我也无法分身,这该怎么办才好……)

  小草留意到了一件事,虽然她与魔导师群连日努力,但是天地元气的紊乱情形,却比预估中要恶化许多,这并不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除非……另外有一个源头,在使天地元气持续混乱不堪……)

  唯一想得到的可能,就是已经成为废墟的耶路撒冷,但小草还没能够往那边看上一眼,就在炽放盛烈的金光中,再次陷入沉睡……

  ※※※

  虽然身受重伤,不过可以不用担忧伤口出血问题,这实在是一件可喜的事,至少对郝可莲来说是这样。只不过看着自己的身体逐寸硬化,变成石头,那种感觉并不怎么好受。

  假如是个性稍微懦弱一点的人,也许早就被这种恐怖压力给吓得疯癫了,但郝可莲只是淡淡地看着自己的石化部位,什么表情也没有。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否正常;又或许,自从那烈焰与鲜血一同飞腾的夜晚后,自己根本就已经疯了也说不定。

  这些年来,颠沛流离、出生入死的生活,回想起来,实在就像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境,至于这是不是梦魇,自己已经无法分辨了,反正,对未来没有任何的期望与愿景,“活着”的本身,就是此刻生命的唯一目标。

  可是,如果说自己的脑子已经不正常了,那么似乎有个人疯得比自己还要厉害,那个人……是一个很可爱的男人。

  如果之前的人生,能多遇到一点这样的好男人,或许自己会选择不同的人生观也不一定。

  “……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听到这句话,一般男人的反应会是怎么样呢?正常的情形下,应该都是往负面方向发展吧?不过,那个雪特人的可爱地方,就是在于他的表现方式,一再令自己估计错误。

  呆若木鸡了老半晌,这点并不值得奇怪,而从静止状态中回复理智,他踉跄地后跌了数步,撞到身后的那根梁柱,阵阵灰尘从年久失修的壁顶洒落下来。

  “有雪?”

  自己那时确实是有些担心,生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说到底,在携手连续共度生死后,这么告诉他的自己,心里确实有几分歉疚感。然而,这个雪特人的激烈反应,却让半身麻痹的自己没法拦阻。

  “喔喔~~”

  当时,他反身抱住背后的那根梁柱,整个人就像啄木鸟一样,脑袋用力地连续撞向梁柱,仿佛想把刚才听到的话语和记忆一起逐出脑中,就这么使劲地连撞了十多记,这才满面鲜血地转过脸,走过来将手放在自己肩上。

  “你……你干什么?我已经说过,我心里另外有人了,你……你不用管我,快点走吧!”

  “可莲,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帮你拿到解药的。”

  “我不是中毒,化石功也没有解药……你、你才是需要止血药的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你先救你自己吧,快点止血啊,你……你额头上好像有根钉子……”

  看着他血流满面的样子,自己是真的担心与着急,因为如果不立刻包扎与施救,这雪特人说不定死得比自己更快。

  可是他却对自己的声音恍若未闻,没有去止血,反而两手重重拍握在自己双肩上。

  “你待在这里养伤,我一定会从石崇手上拿到解药,帮你解毒的!”

  都已经说过不是毒药了,怎么这雪特人还是听不懂呢?可是,明明他什么武功都不会,但握在肩头的那双手,却是这样地炽热与有力,让自己出不了声,只能眼睁睁地看他拿了一块白布缠头,然后大喊着“打倒石崇”,就出了门去。

  (傻瓜,傻瓜,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男人……)

  心情混乱,郝可莲就不太留意到时间的飞逝,直到那声轰然爆炸与强光,撼动了整个香格里拉城,她才蓦然惊醒,却无力站起来出外探看。

  (怎么了?他在外头搞出什么事情来了?怎么这样惊天动地的?)

  郝可莲觉得很古怪,因为这股爆炸的威力虽然强大,但里头却感应不到天位力量相互碰撞的波动。当下在香格里拉城内,不靠天位力量,而有可能造成这股破坏的人,怎么想都只有那雪特人一个。

  只是,就在她努力维持清醒,持续以天心意识往外感应时,一股莫名的波动,让她察觉有人已经来到自己身后,而自己受到伤势所累,居然之前一直都没有发现。

  带着几分的紧张,郝可莲转动快要僵硬的脖子,回头看到后头的来人。

  “……是你?”

  “呵,是啊!正是我。”

  ※※※

  制造出这场大破坏,有雪其实没有这份能力,不过要说是引起这场大破坏,那他的确是责无旁贷,因为要不是他杀去市长官邸,掀起那一场骚动,后来也不会演变成整间市长官邸被炸飞上天的情形。

  石崇一方,损失倒是没有太重,因为在爆炸发生时,连带石崇本人在内,整个黄金龙战队一起发动了防御壁,阻止爆炸威力过于肆虐,所以范围并没有扩得太大,伤亡也不至于太过惨重。

  不过爆炸过后,众人却遍找不着那个雪特浑蛋,也不知道他究竟躲到哪里去了,部分的人更是为之骇然,暗道雷因斯一方果然是神通广大,居然连一名雪特人也有办法调教成天位武者。

  只有石崇本人心知肚明,造成这场破坏的主凶,并不是雪特人,而是一个自己也猜不透的神秘高手。从迹象来看,对方只怕也不是天位武者,因为拥有这种破坏力的天位武者,照理说是不需要使用太古魔道兵器来助威的。

  (太古魔道……难道是白字世家的高手?或是……皇太极老儿唯一的那个传人?)

  这个推论没有什么根据,但石崇还记得,在那连串的闪光之前,曾在人群中看到一样特殊机械无声地漂浮着。那个机械的外型,是半尺长的狭筒形物体,似剑非剑,似枪非枪,墨黑色的外表,没有发出一丝的反光,并非是由一般的金属所铸,而是某种使用魔法技术的超合金。

  即使是专门钻研太古魔道的学者,恐怕也没什么机会看到这样东西,自己是在千叶流资料库中,调阅皇太极早年研究纪录、通天炮的相关记载时,曾经看到过这样武器。

  史前太古文明的遗产,纪录名称:四宝剑,而另一个在史前时代广为人知的别名是……物理崩坏枪。太古文明的超强力破坏兵器,在携带性的个人兵器里头,是排行第一的人间凶器,而在千叶流的机密档案中,确认了当今世上尚无人能够制作重现这样兵器的事实,虽然一千五百年前皇太极曾经试图研究、破解,但最后却是失败以终。

  (这代表雷因斯能够独力破解制造,超越当年皇太极的技术了吗?嘿,这可是一件喜事,如果不这样,那通天炮……)

  石崇望向天空,他知道敌人是从天上离开的,但是他却不敢肯定是哪个方向。

  而石崇所无法肯定的答案,此刻正出现在香格里拉城外东北,有雪被一阵旋风弄得昏头转向之后,从天上摔到了地下的灌木丛中。

  “哎呀!”有雪叫了一声,不过却发现身上的感觉没有预期中痛楚。过去被同伴们夹着在天上飞的经验着实不少,但无论是兰斯洛、源五郎还是妮儿,每次落地前放人时,都是重重一放,再不然就是高高一摔,结果当然是给摔得半死不活,直翻白眼;自己现在正受着重伤,原本就在担心要是再给那么一摔,说不定当场就要嗝屁着凉了,却没想到这次的救星如此细心体贴。

  (奇怪……是谁啊?)

  左思右想,一时间猜不出到底哪个友伴会这么好心,最后决定转头一看,哪知道却看见一个奇形怪状、长着尖尖双角的人头。

  “哇!”有雪惊叫一声,后跌数尺,撞疼了伤口,本来被高空寒风冰冻住的伤口,登时再破裂出血。

  “哔──”奇怪的声音,从对面那个人形物体的头部发出,跟着就看到它往前一步,单膝跪地,把手放在有雪胸前数寸处,五指张开,整个手掌焕放出一道浅蓝色的电流。

  “呃,怎么不是回复咒文……”

  用回复咒文治疗伤处,有雪过去见得多也被用得多了,看到同样的姿势,本来以为是对方要帮自己以魔法治疗,哪知道放出来的却是一道电流,登时就像是一头触了电的老鼠,全身痉挛,手舞足蹈,吱吱叫痛。

  幸好,这个痛楚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间,当痛楚消失,伤口出现奇异的麻痒,有雪定睛看去,却发现自己的伤口以惊人速度开始愈合。

  这效果类似回复咒文,但却还是有着不同,正统回复咒文是强化自身的痊愈效果,伤口在合拢之后,先结疤、才完全复合;但自己的伤口却是一合拢便立即复合,不见痕迹,之间并没有结疤的过程。

  惊讶之余,有雪同时看清了对方的形貌。除了那个很诡异的头部,身体也长得很奇怪,全部被一层奇怪的金属给包裹住,像是铠甲,但有雪却不曾见过包得这么密、材质却这么薄的甲胄,完美地贴附在身体上。

  单从那玲珑有致的体态来看,这人似乎是个女子,不过……这点又不太敢肯定,因为从外表曲线来看,这女子好像有些发育不良,尤其是胸口……

  “哔──”

  又是一下怪异的声响,那名金属女子手中的电光消失,站了起来,对有雪说话。

  “你的运气真是不错呢!这是我们刚刚才研究成功,通过生体实验的新技术,比回复咒文管用,顺利的话,连天位武者的伤也可以顺利治疗,因为这个的基本原理和回复咒文不一样,是利用注入肉眼难见的奈米元件,进入生物体内开始复制繁衍,迅速修补破损肉体,所以能够……”

  说起技术上的新突破,对方的兴致似乎很高昂,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串话,只不过全都是用平板无起伏的机械语音,听来相当刺耳怪异,而在迳自说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发现雪特人呆呆地坐在那里,两眼发直地看着自己。

  “……所以,除了骨头的修复要花上半天功夫以外,单纯的造血与生肉工程,会在最短时间内被完成,而这整个过程都会被麻醉,因此病人不会有痛楚,这是我们最得意的贴心设计,在科技中也不忘人性……嗯?怎么了?我说得太复杂了吗?可是皇甫平他们几个都听得懂啊,嗯,不然我再重新说一次吧!”

  “不必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啊?”

  “咦?咦~~好过分,有雪先生认不出我吗?”

  尽管是平板没起伏的机械语音,但仍然可以听出那语气中的讶异,跟着,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只听见“刷”的一声,整件机械铠甲从头部的眼罩开始,迅速地收缩消失,露出了里头的操纵者。

  “这是我们太研院十天前新完成的装备,超微型强化母舰,把原本供给一艘母舰级单位的武器、能量、设备,微型缩在一套铠甲装备内,外挂物理崩坏枪等配备,堪称是此刻太古魔道技术的颠峰成就,代号T1000,虽然想要量产还遥遥无期,不过太研院的同事,都跟着阿平他们去俱乐部狂欢庆祝啰!”

  解除了机械铠甲的防护,操纵者的真面目,是一名娇俏可人的少女。

  少女穿的是一套两件式的服装。里面是一件背心造型的贴身衣物,底色是黑色,点缀着红、蓝、黄三色的银粉横纹,外面套一件灰色的网状七分袖外衣。

  小小的个子,俐落绑在脑后的及肩长发,脸上犹带几分童心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女技术员,不过在她滔滔不绝介绍自己得意作品时,那种由于专注所燃放的热情,却让有雪看得很想鼓掌,想不到才短短分别一段时间,这妮子变得这么有领导人物的气势。

  隆?爱因斯坦,小名爱菱,魔界名匠隆?贝多芬的女儿,也是目前雷因斯太古魔道研究院的最高负责人,统领院士三千,而本人也以太古魔道天才的名号,响誉于稷下学宫,不过……由于雷因斯情治单位和太研院的极力掩饰,另一个比较不为人知、只在太研院内部流传的名号,则是“破坏魔人”。

  有雪和爱菱过去就有私交,更何况由于华扁鹊的关系,两人碰面的机会很多,在雷因斯的阵营之中,彼此都算是常常喝酒聊天的好交情,所以现在一见,有雪忘记了身上伤处,跳着扑上前去,两个人拉着手又唱又跳,直过了一会儿,有雪才醒悟过来。

  “等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雷因斯的研究室吗?”

  “咦?你们不是向稷下请求援军吗?那边已经没剩什么人手,所以才由我过来啊!”

  “你……你是援军?”

  “是啊,很强的战力吧?卡布其诺也有跟来喔!不过我让它先去执行任务了。”

  “啊……啊……天啊!我们死定了,到底是哪个发了疯的白痴,居然派这个傻瓜来当援兵,这次想不全军覆没都不行了。”

  有雪的惨叫声,一如他沉重的心情,尽管他之前也曾暗暗估算,以雷因斯目前的人力状态,实在没有什么剩余的人手可以调派,但他总认为,即使要派遣援兵,最大的可能,也该是自己的便宜女师父华扁鹊,怎知道却是派了这个煞星过来。

  “有雪先生,不要这么看不起我嘛!T1000和以前那些试作的次等品不一样,是皇太极老师的设计,也是我们最得意的作品。我很有信心的,只要有了这个,什么敌人都不用怕了,我一定能派上用场的。”

  “我怕的不是敌人,是你本人啊!每次用你的东西,不是武器的都会变成武器,本来就是武器的都变成自杀道具,别的不说,上次那个什么乘风破云冲浪板,里面放了什么穿梭仪,后来光是这个就住院住了……反正呢,你这次是得意杰作,我不想用自己的尸体点缀你的成就啊!”

  “那……起码先让我当援兵的候补啊!”

  “看,连你都对自己没有信心了,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啊?怎么说你也是太研院的一方之主,有点架势好不好?”

  就像过去每次喝酒一样,有雪索性敲着爱菱的头,大声指责起来,不过说着说着,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念头。而这时,爱菱也问起有雪为何独自与石崇对峙,没有看到其余的同伴?

  (横竖我这边缺帮手,只靠一个人,实在做不了什么事,干脆……)

  心怀不轨的有雪,先是把责任赖给同伴,说目前人人受伤,又需要一个人去对付石崇,自己身为男子汉,只有效法兰斯洛挺身而出,奋勇与石崇敌对。这番谎话六成假、四成真,照自己对这小妮子的了解,应该是不难骗过个性天真的她。

  哪知道,爱菱闻言却皱起眉头,从腰间的随身包中取出一物,迎风一晃就迅速变大,那是一个方形外壳的金属帽,上头有一串不同颜色的大小灯泡,左侧还有一个像是把手一样的弯形物体。没等有雪提出疑问,爱菱不由分说就把这金属帽戴在有雪头上。

  金属帽的绊扣迅速拉紧,有雪尝试几次,仍然无法把帽子拿下来,看看爱菱好像在帽子上调什么设定后,忍不住问起这帽子是什么东西。

  “喔,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失礼的,不过你师父交代过了,她说根据她实际剖析所得到的经验,雪特人讲话没有一句信得过的,尤其是你连说十句话来解释同一件事的时候,所以只要有类似情形,就要给你戴上这个‘俄罗斯六选一测谎器’,来证明你说的是真话。”

  “测谎?这帽子怎么测谎啊?”

  “看到上面亮的灯了吗?白色是实话,剩下从绿色到红色,代表你说谎程度的轻重,我看灯号就知道了!”

  “那为什么叫做‘俄罗斯六选一测谎器’?什么是俄罗斯啊?”

  “喔,我也不清楚耶,这个命名好像牵涉到一个太古时候很风行的游戏,你看到旁边那个把手一样的东西了吗?其实那是光子枪,里面六个弹夹里头,只装了一发子弹,在正常的情形下,只要红灯亮一次,就会开枪一次,如果受测谎者的运气不好,那……这个帽子有清洁装置,会开始善后。”

  “那……为什么说是正常的情形下?”

  “哦,这也是你师父特别吩咐的,华姊姊说,对你要客气一点,最好把设定改成绿灯每亮一次,就开枪一次。”

  “……我天地有雪对天发誓,这次如果不死,回去以后一定要推动修宪,逮捕处死黑魔导师和疯狂科学家!”

  有了关系生死的精密测谎器,纵然是奸滑如油的雪特人,也只有俯首认输,把所发生的一切,老老实实地说给面前的小伙伴听。当一切说完之后,他索性坐在地上,两手托肩,摆出一副任由宰割的姿态。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已经把实话对你说了,要把我抓回去、还是要杀要宰就随便你了。”

  这番话说得其实有些不安,因为如果自己一下子被抓回去,那就什么都完蛋了,却怎么知道这番话说完,对方的反应截然不同于预期。

  “太棒了,有雪先生,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有男子气概,真是太值得钦佩了。”

  爱菱帮有雪解除了测谎帽的威胁,重重地在他背上拍了几下,一副感动得快要流眼泪的表情,大力表示鼓励。

  “我决定了,拥有真爱的人,不会是坏人,我愿意支持有雪先生的爱情。”

  “什、什么?真的吗?太好了,有你的帮助,这简直是得到千人之力啊!”

  这个夸奖并不算是马屁,因为有雪目前的情形,等于是要独力与雷因斯、石崇两大阵营为敌,如果多得到一个同志,那确实是很有帮助,虽然说这个同志好像不怎么可靠,但单从破坏力这个角度来看,那可是没有人敢小觑的。

  “嗯,我决定站在有雪先生这一边了。你不是说要帮那位纯小姐治疗吗?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吧!来,我可以载你一程喔!”

  要靠按键才能够控制的武器或装备,在实战时候往往可能因此成为负累,特别是如果被敌人按上一下,在不该启动的时候启动功能,最后导致自己的败亡,那真是身为科学家的耻辱,所以当爱菱再度启动T1000,有雪完全看不到她做了什么动作,只见那些机械装备突然从空间中出现,迅速覆盖她全身,只是眨眼功夫,她已经着装完毕,再次回复成早先那个威风凛凛的机械骑士。

  “好,我们飞吧!”

  一把抓住有雪,爱菱往天空飙射飞去,不过,在头盔与强化面罩之下,她的表情却显得有几分胆怯与心虚。

  (……就先帮有雪先生一下吧,如果被他们知道我是偷溜出来的,那就糟糕了……反正,在与师兄谈过之前,我还不能和这里的大家见面。)

第一章 魔人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