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红袍强者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香格里拉

  黑暗里的声音,把爱菱和有雪都吓了一跳。有雪这边还好,最吃惊的仍是爱菱,因为自己之前完全没能侦测到那边有人,所有仪器好像失灵了一样,只告诉自己那边全是岩石,并没有生物,那么难道说话的是幽灵吗?

  爱菱吃惊,是因为自己与皇太极老师的关系,太研院知道的人虽然不少,但都以为自己是长年追随老师驾前;却没什么人晓得,自己与老师的相处,只有短短时日,一切是靠密卷自修,这人能够一语道破,肯定有古怪。

  “隆·贝多芬的血脉,为什么到了这里来?”

  声音听起来相当地雄浑有力,可是因为那股沧桑感,总让人觉得这是一个老人所发出来的声音。

  爱菱与有雪对望一眼,一起往前走去,寻找声音的来源。随着移动,前方黑暗中隐约浮现了点点碧绿光影,那是附着于岩壁之上的蕨类生物,而更深处的上方壁顶,则有丝丝红芒,若隐若现,从扫描仪器中,爱菱知道这是某种生物的眼睛,九成以上的可能是某种类似蝙蝠的生物,型态相近却又更加危险。

  生化雷达上头显示,这个生物密密麻麻的一大群,遍布在三丈以外的石壁顶端,数量约略扫描估计,一共是六百三十七只,由于二人的靠近,正蠢蠢欲动。

  能做这样的精密扫描,证明所有仪器正常运作,可是,即使这样,仍然扫描不出有人类的存在,这点显示了对方的高明,也让爱菱更加小心翼翼,做好戒备。

  “很好,再过来一点……隆·贝多芬的血裔啊,既然来了,钥匙也随身带来了吗?”

  又是一句话传了过来,爱菱这一惊非同小可,“勇者的墓穴”地宫的钥匙,是自己的一大秘密,如果不是最近离奇从父亲那边得知,之前根本连听都没听过,前头的那个神秘人能够接连说出自己心事,到底是何来历?

  有雪虽然完全听不懂那人在说些什么,也看不见爱菱的表情,但从气氛的怪异,他也明白对方不是无的放矢,己方两人怕是遇到棘手情况了。

  话虽如此,爱菱和有雪也没打算退却,更何况爱菱对于身上的装甲,有着强烈的信心。根据实际测试的结果,除非是碰上目前天位中的顶尖高手,否则如果只是普通修为,这套武装铠甲都有取胜把握。

  石壁上方的蝙蝠类生物,好像被某种莫名威势所慑,虽然爱菱和有雪已经踏入它们的“势力圈”,却视若无睹,安于原处,没有发动任何攻击。

  当两人终于接近到声音的起源处,透过夜视装备强化目力的爱菱,先是看到前方一堵极为厚实、探测不出实际深度的石壁,上头刻画着某种非自然形成的图腾,模样很像是一个封闭的门户。

  而在那座被封闭的石门之前,有一道鲜红的身影从暗影中现身。在见到那抹鲜红时,有雪产生一种很怪异的感觉,照理说衣料的颜色不可能有变化,问题是在那抹鲜红从黑暗出现的短短过程中,却好像从黑色变为暗红,再转为鲜亮的朱红。

  不过,当他们看清楚来人的相貌,这个一身大红袍的伟岸汉子,有雪和爱菱都说不出话来了。

  尽管他们都不是雷因斯第一线的战斗人员,却都很清楚这个男人的地位与危险性。在目前被当作是敌人的众多高手中,多尔衮的威胁性没有人敢小看,最近一阵子,他因为中都皇城之战的伤势所累,未参与自由都市的连场争霸战,可是看他此刻威风凛凛、霸气雄烈的感觉,没有人会把他与伤者作任何联想。

  “看在与隆·贝多芬的一场交情上,我不以大欺小,你们交出钥匙,我就放你们走路。”

  多尔衮淡淡地说着,平缓的语气,并没有说出如果不交的后果,但从他过去的出手纪录,有雪可不会怀疑对方忽施辣手,把己方两人一口气干掉的可能性。

  问题是,如果说他身后的石壁就是门户,那么打开这石壁的钥匙到底是什么?从他的语气听来,钥匙与爱菱丫头的父亲有关,现在很有可能就在爱菱身上。

  “你要钥匙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从身上的铠甲得到了勇气,鲜少参与实战的爱菱,并没有为多尔衮的霸气所慑,勇于出声质问。但一句话出口,连旁边的有雪都想叹气,这个回答等若是不打自招,明白告诉人家自己确实有带那什么鬼钥匙了。

  “嘿,皇太极的不肖弟子,好奇心是求知与研究的捷径,却不是谈判的正确技巧。”

  多尔衮道:“我没有兴趣与你们饶舌多言,交出黄金像,不然……就试试看这堆破铜烂铁是否真能保住你们安全吧!”

  “黄金像?”

  有雪为之一楞,直至此时,他才弄清楚原来钥匙是一尊黄金像。多尔衮是当今世上的绝顶人物,他会想强夺黄金像来开门,那么这座石壁后头的地宫,肯定藏有非同小可的宝物,更何况,爱菱也明白说过,太古时候这是诸神用来考验勇者们的试练场,高危险就有高报酬,这里真藏了什么绝世异宝,那也是毫不稀奇。

  “呃,两位,且听我……”

  “有雪先生,快走。”

  没等有雪把话说完,心急的爱菱横臂一扫,打在有雪腰间,要把没有战斗力的他先送离开险境。

  爱菱虽然有修习内功,却不懂武技,当然也不会使用什么柔劲变化,所以一臂扫在有雪腰间,将他往后推开的同时,一枚小型火箭也顺势挂在他腰带上。

  “啊!这是……你这个死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只见无比灿烂的红白强光,划破了原本的黑暗,惊得栖息于壁顶的无数蝙蝠、昆虫四窜飞动,在雪特人极度凄厉的叫喊声中,他肥胖的身躯已经被那枚具有导航功能的火箭,远远带离此地了。

  “哼!”

  多尔衮并不在意有雪的去留,以他豪迈的个性,自也不屑出手杀一名卑贱的雪特人,但是放任这小辈在眼前弄鬼,这点却引起他的不快,所以爱菱一击飞有雪,他也同时掠身贴近,要尝试擒下这小鬼。

  “超音波诱导系统,启动!”

  铠甲之内,爱菱在救援有雪之前就已经谋定策略,横臂送走有雪的同时,一道人类耳朵无法听见的超音波,朝四面八方放射而去,当多尔衮靠近出手,无数的蝙蝠也以他为攻击中心,高速飙飞而下。

  “嘿,皇太极老儿的古董玩具,想用来丢人现眼吗?”

  多尔衮的冷笑声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慨叹。作为一个分裂的魔化人格,他虽然成功地夺取了身体的主控权,还修练到更胜于皇太极盛时的超凡武功,但日贤者最得意的太古魔道知识却没有保留在记忆中,令他只能以加倍蔑视的态度,去面对这一门无法得到的技术。

  T1000所发出的超音波,能够影响被声波所控制的生物,做出操纵者要求的动作,本来以多尔衮的武功,世上不该有任何自然生物能对他造成威胁,但在此处却是一个特例,这座地宫里所栖息的,并不是普通的生物。

  七百余头蝙蝠,每一头都有半个成人高,皮粗肉厚,牙尖嘴利,更难得的是速度奇快,多尔衮红袍一扬,凛冽罡风朝四面切割而去,将周遭岩石削得四分五裂,轰然崩坠,却只消灭了最前几排的百多头异种蝙蝠,余下的多数蝙蝠,全部趁势集中扑上,像是被血肉腥气所吸引的猛禽,眨眼间就将多尔衮围在中心,猛撕猛咬。

  “糟糕……该不会这样子他就……”

  爱菱吃了一惊,她原本是精神紧绷地在防御,却没想到敌人如此不济,那些蝙蝠看来每一头都无比凶猛,若是当真防御失守,被这么多蝙蝠给围起撕咬,那岂不是顷刻之间就成了白骨?

  眼见数百头蝙蝠围绕成一颗大球,密密麻麻,连个缝也看不见,还有百多头抢不着位置的在周围旋飞,急切地找缺口突入,抢噬久违的生人血肉。爱菱不愿意在这时就夺人性命,正想要解去操控指令,T1000已急速发出警告,警示着前方爆炽的温度与强大能量。

  一切转变只在刹那间,原本密不透风的大黑球,蓦地被一团火红色的光焰给吞噬,由内而外,熊熊火舌往外吞卷出去,夹带着炽热气流,就连旋飞在附近的百多头蝙蝠亦不能幸免,在转瞬间全部被高温血焰扫过,成为焦炭灰散。

  事情发生得太快,爱菱正在解除持续的音波发射,才接到警示,还没有能够动作,眼前的蝙蝠群就被烧得干干净净,跟着,一支犹自燃烧着火焰的巨掌,在她要下防卫指令前,已经掐在她的咽喉上,虽然铠甲本身有防超高、低温的特殊处理,但仍感到一股热力,逼得呼吸灼痛。

  “再好的装备,也敌不过大意二字;没有经过生死历练,培育不出真正能屹立不倒的武者,要靠这身玩具来横行天下,你还早得很。”

  喉头的灼烫感觉,随着巨掌的撒手而消失,多尔衮气派极大,虽然轻易诱使爱菱失去戒心后,一招突袭便将人拿下,但却不愿意占外行小辈这个便宜。

  “现在开始,就是认真了,我说最后一次,交出黄金像,否则……祈祷吧,那是你唯一能做的事了。”

  ※※※

  火箭失去喷射效果后,有雪没了命地往前狂奔,他知道这个洞穴里头,有太多的危险生物,没有爱菱在旁边护卫,自己单独一个人待在这里,随时有生命危险。

  况且,爱菱的情形也很令人担心,多尔衮那个死老鬼,武功之高,不是石崇、朱炎之辈能够相提并论的,爱菱那个小丫头单独与他对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自己要怎么向雷因斯的同伴交代?

  (哎呀!死老大,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整天出来耍威风;真正需要你了,你到底是死到哪里去了?)

  在彷徨无助的当口,有雪理所当然地在心中向某人呼救。问题是,这只印证了“神秘黑衣侠士”不等于万能的真神,尽管有雪喊了又喊,那道已经先后救过他两次的黑色身影,却没有出现,反而是几头蝎子外型的巨怪,被他的嘹亮叫声惊动,在雪特人身后穷追不舍,誓要生啖这道看来味道并不甚佳的生人血肉。

  “妈呀!妈呀!蝎子吃人,没有天理啊……”

  有雪不是没有试着用卷轴遁地逃跑,但也不知是什么理由,这次和上次在洞窟内的使用情形又有不同,遁地的效果虽然出现,却慢得异乎寻常,仿佛踩在一层厚厚的稀泥之上,地面慢慢浸过了鞋面,缓慢延伸向脚踝。

  假如没什么别的事要做,倒是可以泡杯茶,慢慢等待整个身体沉入地底,问题是现在后头有几头凶猛东西在追,这样子拖慢速度,等同是自杀,有雪更险些被一只巨蝎的尾刺打烂,惨叫着拔腿狂奔。

  “汪!汪汪!”

  危急之时,前方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连声犬吠,这个平时听来心惊肉跳的声音,现在入耳却如似仙乐。

  两道火光在眼前呼啸而过,也不晓得卡布其诺用了什么武器,当前的两头巨蝎被火炮击中,立刻便炸得四分五裂,强猛火力更化成灼烫气流,把有雪身不由主地带得飞起,跌落在地后还往前滚了几滚,摔得头晕脑涨,直到碰上了某个东西才停下。

  “这是……什么东西……”

  有雪挣扎着站起来,脚下一个踉跄,手往旁边一扶,好像碰到某个东西,感觉起来不像是石头,也不会太硬,至少撞上去不是很痛,还有些温度,像是……某种生物。

  “你、你是……”

  “唉,说起来我们兄弟是好久不见了,而你哈女人哈得半死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你一见面就用这样的方法问候我,我的心情实在是很复杂啊……”

  ※※※

  爱菱与多尔衮的战斗处于一面倒的下风,说得更明白一点,她根本是被打得无还手之力。

  爱菱本来就不懂得武技。T1000威力强大,对付黄金龙骑士之流是绰绰有余,但对上多尔衮这样的顶级武者,爱菱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致命空隙,她攻击的杀伤力虽强,却由于闪避起来并不困难,威胁性不大;至于系统中的武术辅助程式,虽然输入的都是一级绝学,但在实际运用上,又怎及得上多尔衮这长年勤修苦练的武术宗师?

  更糟糕的是,爱菱曾经从华扁鹊的口中得知多尔衮的出身,约略晓得他与皇太极之间的纠葛,这样一来,不知该将对方当成恩师再世或杀师仇人的爱菱,从见面那刻起,小小方寸早已大乱,攻防时明明有许多狠辣手段可用,却又怎么狠得下去?

  “呜……”

  又是一记炽热的罡风袭来,爱菱双臂一错,护在头脸之前,“物理遮断屏障”动力全开,将这记攻击招架下来,平衡系统自动启动了脚跟、膝盖、腿弯处的逆喷射,巧妙地稳住身体重心,不至于因为前方的强力冲击跌倒,立刻陷入劣势。

  多尔衮将这些全看在眼里,心里着实有几分佩服。在个人的观念里,他是鄙视这些机械玩具的,可是,如果说有什么太古魔道设备,能够辅助人们的武技成就,那么眼前这一套机械装甲,无疑就是其中的颠峰结晶。皇太极老儿能够设计出这样的异宝,果真是非同凡响。

  每当他挥动袖袍,以五成力量催动烈焰刀,横扫攻击,那套机械装甲就同时释放出一种无形的力场,先一步格挡自己发出的烈焰劲,大幅消减威力,有时候甚至完全卸去自己的烈阳刀劲。

  这种形诸于外的物理遮蔽防罩、加上铠甲本身的特殊材质,组成了一个坚韧难破的防护网;而在攻击上,这套机械铠甲更是占尽了“非人者”的优势,中央系统多工处理,在张设防罩抵御的同时,以超音波、光束炮、空气弹……等多样武器,一起发动反击,一套铠甲犹如生了八、九只活动自如的手臂,攻击手法之多、之杂,连多尔衮都有眼花撩乱的感觉。

  假使操作这套机械铠甲的人,不是这个不通武技的小丫头,而是另一个不可忽视的武者,有效率地使用各种机能,配合本身的攻防,那么就连多尔衮也不得不承认,这将会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问题是,擅长太古魔道的技师,武道修为有限;毕生精研武学的武者,焉有心力再去研究太古魔道?除非是像皇太极这样的天才人物,否则去哪里再找一个能充分使用这套铠甲的适用者?

  这样想着,多尔衮并没有全力应战。操作这铠甲的人,不是王五、陆游那等颠峰级数的强者,也不是妮儿、泉樱这样的高手,只是个不能发挥这套铠甲一半威力的小迷糊。

  抖手又是一记烈焰刀,刀劲过处,被带到的岩石都如雪融化,可是却仍无法有效突破这丫头的防守。

  “交出黄金像,我放你走,你年纪小小,别不爱惜生命。”

  “黄金像就在我身上,你如果不怕把它毁掉,就尽管把我一刀给杀了,看你怎么开这道地宫大门。”

  爱菱虽然天真善良,却不是笨蛋,看对方刀劲几次避开自己身体,系统又归纳出对方刻意压低了招数的威力,登时明白对方的忌讳,一口叫破。

  “哼,小丫头不识好歹,这样子便难得倒老夫了吗?”

  多尔衮一声冷笑,手中光焰蓦地暴炽,熊熊火舌倒卷回来,盘旋飞舞,转瞬间压缩归一,化成一个个耀眼夺目的烈阳焰球,当四个烈阳焰球同一时间聚合形成,便归并为刃,一刀猛往爱菱身上劈下。

  “物理遮断防护最大值,动力全开!”

  铠甲内的紧急命令,爱菱把护罩提升到最强,预备硬挡一记敌人的成名绝学,照之前在太研院模拟测试的成果,仅仅四阳境界,自己没理由挡不下来。

  怎知,多尔衮就像早知有此一着,在四阳烈焰刀与防壁接触前,光焰如蛇,陡然弯折回去,闪电骤增到五阳境界,再斜斜地回击过来。圆熟老辣的诡奇手法,配合著强大的烈阳力量,一举便击破爱菱的防壁,直击向少女右肩的铠甲。

  一击得手,两人同时脸上变色,爱菱固然是讶异于防御被破,生命遇到威胁;多尔衮则是为了破去防壁时,自己的力量仍被消减去两成,感到错愕,而当这记五阳烈焰刀击中少女肩头,爱菱在痛叫声中倒跌出去,多尔衮更是不解,为何这一击竟不能伤及对手性命?甚至连重伤都不能?

  (太古魔道的合金技术,有这么强的防御力吗?中我烈阳刀,居然只是轻微破损,这简直就像是……黑魔铠?!)

  脑里闪过这个念头,多尔衮登时明白了之前的疑惑,为何近日来许多太古魔道兵器,突然得到了原本不应有的突破,好像周公瑾的光炮卫星、这小妮子的特殊铠甲。要承受那么大的能量冲击,单凭太古魔道的合金技术,根本做不到,可是,如果是那个人的锻造技术,一锤一锤地将魔力封入合金,手工打造出这些器具,一如当年绝代霸主铁木真身上的黑魔铠,那就说得通了。

  “你这身铠甲是隆·贝多芬打造的?这老鬼……”

  多尔衮怒气勃发,身上的烈焰更是焚天吞地,耀不可挡,眼见爱菱被自己一刀所伤,倒跌出老远,暂时不能站起身防御,他眉头一皱,预备再发第二记烈焰刀,彻底粉碎这妮子的反抗能力。

  “大坏蛋,拿好你要的东西。”

  “哼,小小丫头,诡计倒不少。”

  多尔衮料定这尊黄金像必有古怪,即使是真的,也可能暗藏什么火yao或毒物,不过以自己的武功,就算让浑沌火弩近身爆开,也夷然无惧,哪怕什么诡计伎俩,所以只是冷哼一声,扬起右手,发出一股回旋气流,要把那尊黄金像吸入掌中。

  “哦?”

  这一下格空发劲,别说是区区一尊黄金像,就算是更重十倍的东西,也照样会被吸入掌中,但连催劲两次,黄金像却文风不动,照着原先的轨迹落地,多尔衮稍一纳闷,便已想通。

  “好大胆的丫头,居然敢用立体投影戏耍老夫!”

  多尔衮转头回看爱菱,却见到她在地上半撑起身体,手上已拿了一柄似枪似剑的古怪东西,而灼目的白亮强光,伴随着无比澎湃的能量,在那件古怪兵器的前端骤发出来。

  “物理崩坏枪,FULLPOWER,集中模式,发射!”

  对方比预期中更机警多智,利用立体投影所争取到的空隙,不够时间逃跑,但却已足够发一记物理崩坏枪,虽然T1000还有许多的变化、辅助功能,但要对眼前的强敌产生实质伤害,恐怕只有靠这柄最终兵器了。

  当能源积蓄完毕,爱菱忍着肩头剧痛,扣动扳机,毫不犹豫地开枪。在强光自枪口迸发的瞬间,过大的能量,让周遭空间受到影响,产生像水面涟漪般的波纹,往外震荡开去,所经之处,一切事物全部像水波般晃荡,跟着就被震成靡粉。

  光束这一次并没有扩大为球,而是在巧妙的压缩后,凝聚为束,爆发着更强大的集中杀伤力,夹杂着尖锐的狂啸,化作一道令人难以直视的光翼之矢,朝多尔衮飙射而去。

  “大坏蛋,吃我一枪。”

  光束来得好快,双方距离又近,即使是以高速身法著称的源五郎、织田香,也来不及闪躲,更枉论多尔衮。事实上,这名为武而痴的狂人根本就没有想要闪,在野兽般的狂吼声中,他满是肌肉与力量的粗壮双臂,随着如血红袍翻扬,闪电连舞了十多个圆圈,每多画一圈,凝聚的力量就更强一分,在力量提升到颠峰时,正面迎向那道炫目的雪白光束。

  “喔喔~~”

  两股强大力量对撞,爆发出来的强光,犹如新生星辰,刹那间直贯四面八方,把亿万年来不曾接触过太阳的黑暗洞穴,照得有如白昼晴空,就连特别开启护目设备的爱菱,也无法看清强光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纳闷着在阵阵震耳欲聋的狂吼声中,为何自己感觉不到两股能量正面对撞后,必然会发生的冲击波、强风?

  系统的分析,随即解答了爱菱的疑惑,但却也更让爱菱吃惊。多尔衮为了避免过大的能量冲击,对这座地宫所造成的破坏,在两股力量接触的瞬间,化刚为柔,正以绝世神功化散卸劲,藉着双臂的不住画圈,把物理崩坏枪的威力逐步化去。

  (真……真厉害,仅凭着一双肉掌,就能做到这种地步……)

  在雷因斯所搜集的纪录中,多尔衮的武功雄强霸道,是一名令人戒慎恐惧的强敌,不过爱菱现在知道这纪录有更正的必要,至少,对方不是只擅长刚猛武学,在以刚烈形象广为敌人所知之前,这男人更是一个对各种战斗技巧均有深刻修为的武痴。

  “光束强度迅速削弱中,三十秒之内,敌人将回复行动能力。”

  就如同系统提出的警讯一样,耀眼的雪亮光束,正迅速地黯淡下来,隐约显现出本来被强光遮掩住的如血红袍,敌人雄伟的身影,越见清晰,而不用系统提醒爱菱也知道,物理崩坏枪在全力发射一击后,起码还要两刻钟的能量积蓄,才能再度全力射击,想要离开,现在是最后机会。

  “喝!喝!喝!”

  由于肩头剧痛与出血,爱菱的动作慢了一步,而敌人的应变之速,更在她的计划之上。当光束的威力锐减到一定程度,多尔衮不再全力化劲,而是鼓荡起护体神功,让熊熊烈火遍布周身,跟着双臂撤守,任那光束击在自己的烈焰钢躯上。

  痛楚是必然的,但强烈的痛苦,反而能激增出更强的力量相抗。在连续三声剧喝后,曾经让香格里拉震得天翻地覆的物理崩坏枪一击之威,已经被多尔衮彻底化去。

  当那燃烧着炽烈火焰的伟岸身躯,再次出现在眼前,多尔衮负手背后,龙行虎步,像个武道巨人般缓缓跨步过来的形象,让爱菱打从心里颤栗起来,除了恐惧,更有一种深刻的佩服……这个男人的精神层面,有某部分确实像极了当初的皇太极老师。

  不过,佩服归佩服,爱菱可不想就这么束手待毙,打是打不过,但未必就逃不了,T1000在逃跑上也有特殊设计,说不定能……

  “丫头,你没事吧?我来救~~你!”

  正当多尔衮缓步逼近,爱菱预备发动逃跑机关的紧要关头,一声破锣似的叫声,迅速由远而近。爱菱目瞪口呆地抬头一看,只见有雪手中挥舞着一柄切水果的小刀,大喊大叫,朝这边飞奔过来。

  (不、不会吧?有雪先生要为了我去挑战多尔衮?还是……唉,失恋了想死也不用这么自暴自弃吧?)

  雪特人矮短肥胖的模样,实在很难和英勇的骑士画上等号,可是看他跑过来的样子,除了这个解释,又找不到其他的合理可能。

  顾此顾彼,眼见逃跑的良机失去,爱菱看得不知如何是好;多尔衮也对这雪特人的笨拙突袭,感到非常不耐烦,正想随手一击屠宰掉这头胖子,再从他身上搜夺石崇指定的创世纪之书,心头却忽生警讯,仿佛这个快步跑来的雪特人蕴藏着某种危机。

  (怎会这样?难道是……东瀛忍术?)

  从这个念头里猜到了某种可能,多尔衮不再犹豫,红袍翻飞,一记手刀催发炽烈火焰,横斩了出去,蕴含的杀气比之前与爱菱对战更为认真。

  同一时间,一只白皙秀气的手掌,诡异地从有雪背后出现,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闪电把人提起,往后掷去,跟着就是一道修长好看的身影,在原本空间中神奇地现身,抢在多尔衮发招之前,一记剑指击发出去。

  剑指、手刀刹那交错;一个是蓄力已久,伺机而发,一个却是仓促惊觉,应变还击;在极短暂的攻防错落后,剑指突破了火焰,一记疾刺正中敌人胸口。

  “好家伙!”

  多尔衮虎吼一声,反臂一斩,四阳烈焰刀推砍出去,高温火焰被怒意催发,随着手刀痕迹,燃成了一片火壁,但对方却无意硬拼硬接,在一招得手后,如同雄鹰般飘飞后退,没等烈焰刀的火星沾身,已经退到爱菱和有雪的身前。

  “去你妈的死老三!这么晚才出手,我差点就被砍中了!”

  “天野先生!”

  “源五郎!”

  斥骂、惊呼、怒喝,三种不同情绪的声音,在同一时间交错响起,听在刚刚完成漂亮一击的人耳中,实在是粉墨登场的最佳时机。虽然身旁的两个人都叫得很大声,不过还是先回应前头的那一位好了。

  “不错,正是区区在下,雷因斯的第一美男子,人称料事如鬼,一步百计,计计不中的天野源五郎。”

  “……也是与铁面人妖并列的国际两大人妖男之一,哎呀!”

  在有雪头上敲了一记作为惩戒,源五郎向多尔衮抱拳行礼,态度虽然恭谨,但看在周围两名友伴的眼里,却总觉得他的表情,好像是正竭力忍住得意想偷笑的冲动。

  “丫头,你受伤失血,要立刻处理,把铠甲脱了,让老四帮你止血裹伤,至于这位前辈,由我来负责料理。”

  大敌在前,爱菱其实不敢贸然卸去铠甲,但是肩头委实痛得厉害,又看源五郎一副自信满满、摩拳擦掌的样子,决定信任他一次,于是便开动机关,卸去铠甲。

  然而,这个对友伴表示信任的举动,更进一步激怒了多尔衮。在他看来,这无疑就是对自己的蔑视。

  “区区一指,你真以为会有什么作用?”

  多尔衮语气中的怒意,令得正在裹伤止血的有雪与爱菱同感心怯,尤其是见他主动往前跨一步,似乎要再掀战端,不由得都往后退了一步。

  “没有骂我是卑鄙小人,真是伟大的胸襟啊!这区区一指,是伤不到你什么,不过……”

  源五郎侧眼看看身旁两名后退的友伴,不禁哑然失笑,道:“早先你硬接四宝剑一击,化劲卸散之后,额头的汗水比平时多,又负手背后……如果我所料不错,你双腕的血脉已经伤在那一枪之下,而我们的交手正好证实了这一点,你的力量与护身劲都比正常时候弱上一成,在这时候中上一记小天星指,影响内息,可以再减低你两成力量,所以……”

  “所以如何?不过是暗算成功,想要就此取老夫的性命,你大可放胆尝试。”

  “不敢当,受伤的老虎比平时更凶猛,这个道理我是懂的,可是,受伤的你……怎么再和我争夺黄金像啊?”

  “你说什么?”

  听见源五郎嘻皮笑脸地与敌人这么说,有雪与爱菱大吃一惊,齐齐惊叫出声,而没等这声喊完,两人身上同时中指,穴道一麻,全身不能动弹,失去行动能力了。

  “为……为什么暗算我们?”

  在身体麻木的一瞬间,爱菱真是被弄得一头雾水,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是使用易容术假扮成源五郎的坏人,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因为如果这个源五郎是假,他不会在封住自己的行动后,再补两指,止住自己肩头的出血。

  相较于爱菱的反应,有雪更是破口大骂。

  “死老三,你暗算兄弟,无情无义,一定是被周公瑾给收买了。他用什么收买你?就因为他是人妖,你也是人妖,你们两个就凑成一国了吗?变态家伙!”

  “真是抱歉啊,如果我要选择被人收买,那我宁愿投靠眼前这位大叔算了,他好歹也算是妖人,和妖人合伙比和人妖合伙好听。”

  源五郎耸耸肩,道:“而且,这虽然是暗算,但却不算是出卖兄弟,而是应有的惩戒,你这家伙也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我才刚到这里,就听说你为了女色,和妮儿小姐大闹了一场,我如果不把你摆平带回去,哪有东西好送给妮儿小姐当重逢见面礼?”

  有雪气得咬牙切齿,怒道:“你这人妖死畜生,有异性没人性,为了泡妞,背后这样捅我?”

  “彼此彼此,你为了你的妞,我为了我的马子,大家各为其主,没有什么人情好讲。”

  “那……请问神官先生,为什么连无辜的我也……”

  “喔,对爱菱小小姐就很抱歉了,你纯粹是因为被这死胖子拖累了而已,如果让你也自由行动,说不准你会再救这胖子出去,那样的话,我会很伤脑筋。”

  源五郎笑道:“不过……小小姐真的无辜吗?太研院那边说你是不假外出,我也不记得有调派你来香格里拉支援,为何你会溜来这里?来了之后,又不与主力会合,和这胖子胡混呢?”

  言词虽然含蓄,但爱菱却觉得自己心中所想,好像完全被源五郎看透了,所有心思、图谋都逃不过对方的锐利目光,当下也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我是个很温和、很讲道理的人,所以小小姐身上的黄金像,我不会冒昧搜夺,而是会带你回去,让你自愿拿出来。”

  话说得客气,但是当源五郎把“自愿”两字的语音特别加重,谁也都知道他是相反意思,爱菱更是不由得急道:“那、那还不是一样?”

  “哪会一样?至少,你可以享有由女性负责搜身的基本人权保护,还有一碗热腾腾的猪排饭可以吃,对你这么好,你应该痛哭流涕了。”

  源五郎一面说,一面把手放在爱菱的肩头,掌心闪耀着柔和的白光。或许是因为天位战打太久,有雪一开始还没弄清楚源五郎的目的,直到发现爱菱肩头的伤口迅速愈合,这才想起来,爱菱并非天位武者,体质也算正常,是可以使用回复咒文疗伤的。

  不过,在另一名强敌的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地帮战友疗伤,这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就多尔衮的角度看来,源五郎的这番动作并不是破绽,因为以这人的聪明才智,不会露出这么明显的可趁之机,相反地,这是对自己的挑衅,而自己没有不回应的理由。

  “虚伪的家伙,你还想卖弄到几时?”

  红影闪动,烈焰再燃,多尔衮迅速抢至源五郎身前,一记烈焰刀疾砍出去。源五郎早已有备,双手往外一推,一股柔劲把爱菱和有雪两人姿势不变地远远送出去,两手顺势往上一抬,弹指反刺向多尔衮手腕,双方就此交上了手。

  “你不是要抢黄金像吗?怎么把你的同伴赶跑了?”

  “这个当然,难道你以为我会蠢得在这里取出黄金像,和他们争来争去,让你渔翁得利吗?”

  虽然是激斗,但双方都研判目前不是分出生死的拼命关头,相互收敛起几成力量,只是用全副心神去寻找对方的破绽。

  ※※※

  有雪和爱菱被源五郎一掌送出,待得停下,已是数十尺外,只听到前方的黑暗洞穴中传来连串霹雳爆响,不时更有耀眼的火光点亮黑暗空间,显示恶斗得相当激烈。

  “喂,丫头,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等着那家伙回来吗?”

  “嗯?我不知道,也许……”

  爱菱有点犹豫,因为趁机和其他人会合,也是不错的作法。与多尔衮的战斗,自己得到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更进一步明白了T1000系统在实战上的缺失,需要花几天的时间加装设备、改写程式,下次再碰上,一定能令多尔衮大吃一惊。

  “我不晓得你是为什么来这里的,不过听那小子的话,你应该也有自己想做的事吧?要是被那个小子抓回去,什么东西都照团体活动,你的事就做不成啰!”

  “啊!对啊!”

  被这句话给点醒,爱菱想起这次不假外出的目的。自己还没有与朱炎师兄连络上,没有问明白为何他会投效那个铁面人妖的阵营,现在就和大家会合,时间太早了。

  “不要只是说对啊!人妖老三那么卑鄙,一定很快就会把那个肌肉男暗算倒了,要开溜就只能趁现在。”

  问题是,两个手脚都不能动弹的人,要怎样才能开溜呢?源五郎的小天星指用力巧妙,劲透骨髓,两人又都不善武功,要怎么解穴逃跑,这就是个大问题。

  “汪!汪汪!”

  声声逐渐靠近的犬吠声,在周围的岩壁形成了回音,两个人眼中都闪烁起兴奋光彩,想到了如何解围的良方。

第三章 红袍强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