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奇异之斗

    对于正在驿馆中休憩的雷因斯一行人来说,这两天真是无比繁忙而疲惫,即使与石崇的斗争暂时告一段落,驿馆内各种事故仍是层出不穷。

  妮儿和海稼轩双双躺在软榻上,将热毛巾敷在额头,也顺道遮住眼睛。两人维持这姿势已经有一个时辰,却始终无法如愿安然入睡,耳边犹自嗡嗡作响,无法忘记在他们双双失去意识之前,所接触到的东西。

  “真……真是不可思议,怎、怎么会有那样的声音?”

  “唔,浑厚又不失嘹亮,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龙之音了,你应该觉得庆幸,在古籍中,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听到的。”

  “哦?是普通人发不出这种声音吧?当年天草那家伙闯升龙山的时候,如果放这种龙之音出去,天草早就死在升龙山上了,哪有机会回日本海迷路?”

  “……说、说得也是,丫头,你要不要喝杯水?”

  “什么丫头?你才是个黄毛小鬼……嗯,我不要喝水,肚里只要一有东西,又会想吐了。”

  像是梦呓,两人就这么低声说话,尝试尽早回复过来,而最令他们困惑的是,明明身体这么不舒服,但脑里深处却仿佛有个声音,不断地在煽动与唆使,催促着他们再去聆听一次那浑厚而奇妙的歌声。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而来,就在两人竭力挥去脑内的晕眩感,试图回复清醒,生气勃勃的泉樱开门进来,带来了一件相当匪夷所思的消息,尽管这是青楼联盟以最急件传来的情报,但连传讯之人自己都怀疑这件情报的真伪,而泉樱在阅读之后,也是一副觉得好像收到恶作剧传讯的表情。

  “我觉得很荒唐,因为有小草和源五郎师兄在,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我已经请青楼联盟再去确认,不过还是来与你们两位商量一下。”

  消息与雷因斯有关,所以妮儿这位雷因斯公主,当然是拥有最高的裁决权,不过彼此还没说上几句,海稼轩就忽然皱起眉头,表示地底下似乎有些不寻常。

  “不寻常?你怎么知道?”

  “我感应出来的。”

  “放你的狗屁啦!你连武功都废了,还感应些什么东西?”

  “还不全都是被你拖累的,我怎么会被你们给暗算到?”

  “哈,真是抱歉啊!要我和那个人妖配一对,他想得美。”

  其实,如果单单是两个人相处,妮儿和海稼轩都还能相安无事,不过只要有第三者在场,两人很容易就斗起嘴来,早已经习惯的泉樱,无法拆解,正想说些什么,突然脚下地面一阵摇晃,剧烈地震撼动着附近。

  “地震?”

  经过连番骚动事件后,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单纯的自然事件,泉樱第一个飞身出去,妮儿紧追在后,两道纤巧身影飘然若仙,如飞鸟一般由窗口射出,翻身上了屋顶,朝四周探看过去。

  这时地面震动更加明显,泉樱与妮儿稍微以天心探索,发现是某个位于地下的震源,不住发出强猛能量,影响了香格里拉。从震源会快速移动来看,这就证明地震并不单纯。

  “是什么能量在冲突?”

  “不清楚,可能是有天位武者在地底下交手。”

  什么人?又为了什么交手?这点还猜测不出,但既然会在地底下动手,难道会是为了争夺地底洞窟的某些机密物件?

  一想到这里,妮儿和泉樱都觉得不能错过机会。眼看地底震源逐渐朝地面移动,即将破土而出,两女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飞身出去,朝那个震源追赶。

  天心意识的感应,破土的位置,是在城内一处人烟较少的广场,经过海稼轩特别训练的泉樱,天心意识明显较妮儿为佳,先算出了预定位置,斜飞降落,才一落地,就看见地面上裂痕四起,往四面八方快速延伸。

  (好强烈的能量冲击,交战的双方都不是普通人……强天位中有此修为的屈指可数,该不会是奇雷斯那厮来了吧?)

  带着几分不安,泉樱摆出了防御架势,而当妮儿也降落在身边,一声轰然爆响之后,巨石土块冲天而起,连同两个无比巨硕的黑影,一起飙射向朗月天空。

  强天位武者的举手抬足,自然伴随不凡威势,妮儿和泉樱之前也曾猜想,不知是何方高手,以怎样的猛烈声势现身,不过当沙尘土块渐渐平息,看清楚前方景象的两人,却不由得娇躯剧震,脸如土色。

  不只是泉樱与妮儿,这场震动同时也闹醒了香格里拉民众的好梦,不少人或是从窗口,或是直接走到街上,往外探看,然后指着所看到的东西,狂呼大叫。

  “这、这是什么?”

  “恶魔啊!有恶魔啊~~”

  用“恶魔”两字来形容,实在是稍嫌侮辱了些,但却也很难想出更好的形容词。在朗月清辉之下,银白色的月光遍洒漫空,两个比任何楼房更高的百尺巨物,几乎是参天般地耸立,而眼尖的人则是看出在这两个巨物顶上,有两个人负手对峙,紧绷气势一触即发。

  能够立足于百尺高的耸立巨物上,与强敌对峙,这确实是充满高手气派,不过当人们再看清楚,便发现那两个巨物都是活物:一头百尺长的巨硕蜈蚣,张牙舞爪,掀动百足;一头有着爬虫类手足的雄伟蟑螂,长长的触须来回摇摆,眼中发出血红光芒;两头巨兽不住在空中摆动摇晃,似乎随时都会扑上去,撕咬着面前的敌人。

  当人们确认了眼前巨兽的型态,连串惨叫就在香格里拉各处掀起,无论是民宅,或是临时搭建的市长官邸,都有或大或小的惨嚎,全然没理性地响起。

  靠得最近的妮儿与泉樱首当其冲,无论是眼前所见的景象、鼻中所嗅的腥味,都提醒着她们那晚发生在香格里拉地下的恶梦,而且这次还更变本加厉,除了大蟑螂,又多出一条大蜈蚣,仿佛想要测试自己理智极限一样,在那里摇来摇去。

  泉樱不是个胆怯的女人,不过此刻却由于天性,一张美丽脸庞几乎没了血色,旁边的妮儿更糟糕,手指着前方的巨型蟑螂,不停地颤抖,口中呢喃一些自己也听不懂的字句,险些就要口喷白沫了。

  “这是什么?魔族攻打人间了吗?太快了吧!”

  “妖、妖怪大决战啊!”

  因为情势太过怪异,众人一时间都忽略了踩踏在巨兽顶上的两人。不过多尔衮和源五郎却都没忘记,甚至可以说,他们“清醒”了过来。

  之前怒气勃发,战得太过激烈,一时间眼中只有对方,精神全集中在拳来指往上,直至破地而出,这才稍稍回气,成为对峙状态,然后惊觉自己的所在。

  多尔衮与源五郎都一言不发,目光死盯着对方,注意着对方的每一处破绽,不过心神却都分了三成,在注意底下的动静,尤其是源五郎,在惊觉到自己是以何等怪异姿态出现于人前后,他脑中只想着一件事:如何尽快甩脱多尔衮,躲回地底去。

  一心同理,多尔衮自然不喜欢成为众人眼前的小丑,但只要想到顶多杀光香格里拉的人灭口,此刻的丑态就没什么大不了,而当他略微注意下方的动静,确认石崇与鸠摩狮是否来到附近掠阵时,他发现了正栖息在百尺外阁楼屋檐的一道黑影,还有下方的两名女子。

  (唔,那个女人是……)

  意外在此见到目标人物,多尔衮身形一闪,从蜈蚣顶上飞扑直下,红袍翻飞,眨眼间便已迫近至泉樱两女的身前。

  察觉到敌人攻击,泉樱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正要出手防御,却被急欲一试自己力量增进多少的妮儿抢先,一掌推在她肩头,自己则像是羽箭般飞射出去,拦截多尔衮。

  不欲一出手就将这少女伤了,多尔衮收起烈焰火劲,只是以纯力量斩出手刀,劈向妮儿。

  真气一提,妮儿感受着体内所充塞的强大力量,内力几乎是飞跃式地行遍全身,像是没止境地提升。这股力量所带来的信心,妮儿夷然不惧,举臂便架,硬碰硬地对撞多尔衮的手刀。

  一声巨响,妮儿被多尔衮的巨力压得稍稍屈膝,但却毫发无伤地接下了多尔衮一击。这个战果所带来的讶异,同时出现在双方眼中,妮儿满意于自己的力量进展,多尔衮却惊愕于石崇的情报果真不假,这个本来只算强天位下段级数的少女,不知得了什么异遇,力量一夕之间激增,竟只稍逊自己一筹。

  两股过于强大的力量对撞,气流刮面如刀,双方一时僵持不下,而那道潜藏在百尺外屋檐的黑影,一面注意着这一幕,一面屈伸着他锋锐的指爪,在那令人不安的怪笑声中,做着没人能理解的低语。

  “漂亮的力量运用,再来……左侧踢,然后头锤……”

  正与妮儿比拼内力的多尔衮,并不急于增力压倒这丫头,而是思索着几个问题。

  (连石崇也想不出究竟……天魔功诚然是旷世绝学,成就不可限量,但即使是铁木真那样的武学天才,也不可能一夕间激增若此……除非有外力影响,可是以天魔功的霸杀,其他的武学不能与之并存……)

  广博的知识与经验,多尔衮找出了之前石崇猜想不出的答案,并且为着这个答案深深颤栗与兴奋。

  “……天武圣功?是谁做了这种事……”

  多尔衮犹自惊喜,就听旁边的泉樱也喊了一句:“妮儿,小心,别忘记海师兄曾经嘱咐过,要你……”

  一句话未说完,妮儿已经发动了抢攻。

  力量仍在体内沸腾,仿佛没有限度一样,只要丹田真气一提,全身就充满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无休无止,不吐不快,虽然之前海稼轩曾经叮咛过,遇上敌人时,只许用其他心法应战,不可使用天魔功,但是碰上了强敌,如果不拿出真本事,怎么测试得出力量有多少长进?

  单纯力量比拼,已经尝试过了,接下来就该进行实战。妮儿双臂招架住多尔衮的手刀,难以撤守,便闪电飞起左腿,侧踢敌人腰腹,多尔衮凛于腿上附着的内劲,扬臂一挡,手刀攻势出现破绽,妮儿一仰身,跟着就是一记头锤撞过去,把敌人给撞开。

  “……左拳……右扫腿……飞空追击……对了,趁着这声势,用天魔爪追击,真是聪明……”

  仿佛完全依循着这几句在百尺外所发出的话语,妮儿的攻击一气呵成,在扫腿之后,追击往飞向空中的多尔衮,抢在他前头,一爪用力挥击出去。

  连续的攻击,多尔衮似乎没有招架之力,只是一直后退,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放弃了攻击的企图,藉由试招来了解妮儿的力量与招数。

  妮儿知道这些,却不在意这些,只是尽情发泄着体内充塞的能量。在连续几回合的交手后,她有些知道海稼轩的顾虑是什么了,强大的力量像是失控了一样,源源不绝地从体内涌出,流到指尖与身体的每一处,好像如果没有立刻挥使出去,就会迸裂身体。

  而将这些力量使用在实战上,就是绝对的强。就连多尔衮也无法否认,这不正常的力量确实异常强大,特别是当妮儿挥出一拳,将烈焰刀劲轻易击成粉碎飞散,一再为之惊愕的多尔衮,认真地考虑是否该反守为攻。

  在他看来,这名少女的强大,不单单在于力量,而是力量的增幅,几乎是每一刻都在不停地增强,每一击都比上一击更为沉重,这样子的战斗方式,即使一开始实力相当,也会在战斗中被她超越过去,只是……这样的异常强大能维持多久呢?

  (好痛快,怎么以前从来没有那么享受过?这就是战斗的感觉吗?)

  对于自己的异常力量,妮儿心中不是没有恐惧,但昂扬的情绪却更在恐惧之上。

  拳头快速从眼前擦过,吹动发丝的感觉、像是要斩开身体的猛烈罡风,在险险避过的那一瞬间,所激起的颤栗,体验到的触感、风声、火烧声、血在体内流动的声音、振奋的心跳声……

  六识感官比平时灵敏千倍,任何一点变化,都会造成强烈刺激,令得情绪无比亢奋飞扬,每一下出拳、侧身、飞翔、踢腿,都像是聚集了生命精华的高峰,让妮儿难以自制,甚至渐渐忘掉正在与强敌作战,只是专注于自己的每一下动作。

  高度的精神集中,妮儿并没有发现,除了力量,自己的速度也是一再提升。像是一抹惊然乍现的急电,又仿佛回旋于空中的翔燕,妮儿的身影忽焉在前,瞬息在后,配合著强猛力量出击,令得多尔衮无坚不摧的烈焰刀相形见拙。

  “真是恐怖,不靠九曜极速,居然能够发挥这种速度,而且力量还不减反增……”

  在地面上观战,泉樱感到自己完全没有介入余地。一般的常理,速度一快,出手时蓄力时间不够,力量就会减低,但妮儿却似乎不受这个限制,速度连续增快,攻击力道却越来越重。

  之前靠着海稼轩的指导与自我苦练,泉樱自觉力量颇有长进,可是现在和妮儿飞跃式的突进相比,她不能不慨叹自己的进展奇差。话虽如此,但泉樱却不觉得羡慕或是忌妒,反而感到担忧。

  这样子异常的强大力量,在常理上一定伴随着高风险而来,妮儿就等若踩在一条悬在高空的钢索上,只要一脚踏空,随时都可能会粉身碎骨。假如这种情形真的出现,泉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丈夫兰斯洛交代。

  怀着这种担心,泉樱瞥向源五郎。尽管妮儿好像没有发现他,不过自始至终,他都站在那头巨型蟑怪的顶端,以沉思的眼光打量着妮儿,进行思考,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把目光投向天空。

  泉樱跟着源五郎的动作,抬头望天,除了一泓冰清银月,就只有乌云缓缓移动。

  “……桀桀……右腕擒拿……旋转飞行……是了,用你的天魔爪去品尝敌人鲜血吧……”

  就如同这声妖异之音的宣告,妮儿的攻击越来越快,像是一道不着痕迹的清烟,绕着多尔衮周身打转,烈焰刀的威力虽强,却根本带不到她一片衣袂,尽管是这样的近距离,妮儿总能在烈焰刀及身的前一刻逃逸开去,趁机反击。

  不用多少时间,多尔衮的身上就出现血痕,确实地被伤到。受伤的野兽,本该加倍地凶暴狂愤,但多尔衮却不惊不怒,只是以一种令人心悸的冷静,一面专注于防守,一面注意天上那片逐渐朝明月移动的黑云。

  把全副精神放在攻击的妮儿,当然不会注意到这些,她只是为着战果的丰硕而喜悦,并且……虽然不太想承认,但在攻击撕杀敌人的时候,偶尔确实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仿佛电流般贯串全身,令情绪加倍高昂。

  承着狂吹的夜风,妮儿将功力再次催运提升,跟着,以一个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使出的手势,双臂一错,仿佛羽箭似的飙射向多尔衮,作着最后的强猛一击。

  “……天崩之后,是血魔龙的雏形?真是可怕的资质……爱死你了……”

  不知是否由于发言者的个性问题,“死”这个字的发音,明显比“爱”要长,然而,说这句话的语气,除了赞叹之外,也多了一丝惋惜的意味。

  正当妮儿要以全力攻向多尔衮,天上的乌云终于遮蔽了明月,在这极短暂的时间,约莫是百分之一秒内,妮儿突然觉得气息一窒,仿佛像是走钢索一脚踩空的感觉,攻击的气势与力量也随之一顿。

  时间真的很短暂,而且妮儿隐约有个感觉,就是倘使自己不是把力量催运到极限,全力攻击,这个问题绝不会出现。但这稍纵即逝的小破绽,对于正绞紧每一分神经,以天心意识注意敌人动作的多尔衮,却已经非常足够。

  为了把握时间集中力量,多尔衮没有使用烈焰刀,只是将力量集中在拳头,发出平实无奇的一记重拳,迎着扑击过来的妮儿,重轰过去。

  迅速回气的妮儿想要防御,却仍是晚了一步,只觉得强猛劲风压得头痛欲裂,跟着眼前一黑,强大力量重重轰在面门,就这么被当场打晕过去,不醒人事。

  一拳就把战局逆转,多尔衮自是乘胜追击。妮儿中拳时的护身力量之强,还在他先前估计之上,这一拳并无法对她造成多大伤害,只是单纯晕去而已,但她此时防御尽失,全然没有自护能力,只需随意再补上一拳,立刻便能取她性命。

  “哼!”

  这一拳没有能够挥出去,因为一道冷电似的快疾身影,眨眼间傲立在多尔衮之前,一手以柔劲将妮儿轻送给地上的泉樱,一手举臂挡架,硬碰硬地拦截住多尔衮的重击。

  “比力量我自认不如,可是要比速度,我对九曜极速很有自信的。”

  能够抢先拦截的,当然是源五郎。早已紧绷神经注意着战局的突变,一有不对,他立刻用九曜极速闪电救援,在实际伤害造成之前,顺利地挡住多尔衮。

  “怎样?要再战吗?妖怪大对决很不好看啊!”

  “继承卡达尔的小子,在下次碰着之前,你就尝试化解天武圣功与天魔功的冲突变化吧!幸运不会有第二次的……”

  假如是平时的多尔衮,即使没有源五郎这番嘲讽,也一定会悍然再战下去,不过这次却有些例外,多尔衮撂下这句话后,立即收劲,急速飘身后退,一袭红影顷刻间便消失在月光之下。

  令多尔衮收敛霸道作风的理由,并非单是因为源五郎。就在月光骤暗,多尔衮挥拳击向妮儿时,除了源五郎飞身救援,百尺外屋檐暗角里,一道黑影如妖如魔,像枚浑沌火弩似的朝这边轰射过来,速度上较诸源五郎稍有不及,但一路吹翻屋墙、撕裂地面的无匹威势却远有过之。

  因为顾虑同时被两大高手夹击,而自身在经历连场激斗后,也已经出现疲态,多尔衮决定退避,不在这时候多做冲突。

  当多尔衮飘身退走,那道朝这方向轰射而来的黑影,就像是突然撞进了某个异空间,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后头一长串的破坏轨迹,告知人们他曾经来过。

  战斗已经结束,源五郎瞥向那一片破坏的痕迹。他知道那道黑影是谁,知道这位王子殿下为何而来,也知道这名魔族中的魔族为何退走。

  “唉,真是麻烦啊!有个漂亮的交往对象,如果不盯紧一点,很容易就出现竞争对手了呢!”

  这么感叹着,当泉樱以放心的表情,说出妮儿只是晕去,并无大碍,稍后便会醒来,源五郎微笑着点头,以有些迟疑的态度,瞥向地面上的那个大洞。

  两头巨兽已经消失。在失去驾驭者的控制后,两头本就不应离开地宫的巨兽,依循着自我本能,重新又回到了地下。

  虽然势必会造成骚动,但巨兽的问题仍算好摆平,不过,还待在下头的人呢?那个应该被困在地宫里的雪特人,还有不知是否已经离开地下的少女,这些该怎么处理呢?

  短暂思考了一下,源五郎决定先不把这些事告知泉樱,免得增添无谓的困扰。

  “嗯,我知道了,我们先回去吧!”

  ※※※

  拳击的伤害不大,不过由于激斗中的体力耗损,妮儿清醒过来是在一个时辰以后的事。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驿馆的房间里,熟悉的天花板,几乎让妮儿以为自己只是熟睡了一场。

  接着,昏倒之前的记忆,慢慢重回脑里,她记起了自己的战斗,与多尔衮打得无比激烈,但最后却可耻地被敌人一拳打昏。

  “可惜,真是可惜……”

  紧紧握起拳头,妮儿不是不晓得自己赢得侥幸,但多尔衮在守势下仍受了伤,这也是事实,假如自己能够再多撑一刻,那么是否就有可能击倒这名超级强敌呢?

  “大概还是不可能吧!太自大了……”

  平日所受的扎实训练与教导,让妮儿不至于得意忘形,自我膨胀,而紧接着,她想起作战时候,好像看见了源五郎。

  “小五?他终于来了吗?”

  见不到面的时候,并不会特别想念,只是偶尔闲下来,想到他的声音与形象,莫名地恼火起来,气他这时候不在身边,暗暗发誓回去之后要痛扁他一顿出气而已;可是,一旦知道他已经来了,妮儿也说不出为什么,自己忽然就变得迫不及待,非常地想要见到他。

  也不管脑袋还有一点晕眩,妮儿匆匆翻身下床,开门跑出去,找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小五!小五你在哪里?快点滚出来,你这个死男人,不声不响地就来了,你跑到哪里去了?小五~~”

  在驿馆内的走廊楼阁中奔跑,清脆的呼唤声,响彻驿馆内的每一处地方,少女轻盈曼妙的身影,虽然充满活力之美,却不经意地流露着一丝急惶。

  想要见他,不知道为什么,打从心里想要见他,只想要立刻见到他!

  像是一个走失的孩子,妮儿漫无方向地跑着。空气中仿佛有着源五郎的味道,但天心意识却找不到他的所在,只能胡乱寻找着,难道自己的记忆真是作梦,小五没有来这里吗?

  担心见不到面的失落与害怕,渐渐变成了一种焦急的压力,妮儿摇摇头,略为镇定,这才想起来,随手拉起一个刚才被撞倒的杂役,问出究竟,就笔直跑向后花园的凉亭。

  “小五!”

  把门一推开,熟悉的俊逸身影一如往昔,站在凉亭里,简单的布袍,长发捆放在脑后,温雅的微笑,俊美得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为什么以前从来不会觉得,这男人生得这么好看?

  “啊,妮儿小姐,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呢?这会儿天才刚亮啊!”

  优雅好听的声音,载着满溢的关怀,传入耳里,妮儿发现自己脸红了。

  “妮儿小姐的脸有些红,怎么了?没睡好吗?”

  斯文的声音,却让妮儿娇俏的脸蛋更红,回答不出话来。

  真可恶,为什么这么久不见,他还可以这么风度翩翩,而自己却表现得像个小女孩一样,丢脸到家了。

  不行,自己不可以这样给人看笑话,还是应该收起笑脸,先把他扁上一顿出气,这样子才划算。

  “喂,你这个死男人,我刚才叫你你是没听……”

  扳着面孔,双手叉腰,妮儿怒气冲冲地向源五郎冲去,但就在她预备发作之前,源五郎俊美的面孔忽然发生变化。

  唇边出现了一只手,掐住了脸颊,然后使劲地往外拉,把原本的笑容变成了一个滑稽鬼脸,而一个童音也同时响起。

  “你们这两个看够了没有?不管别人会恶心的吗?”

  面对海稼轩的破坏,还有身前笑得前仰后翻的妮儿,源五郎咧着嘴,无奈地苦笑道:“好久不见了,妮儿小姐。”

第六章 奇异之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