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故旧相逢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香格里拉市长官邸(临时)

  “其实我不得不说一声感谢,如果刚才那场骚动是发生在这里,那一天之内连换两次临时府第,我会很伤脑筋的……”

  带着几分懊恼的苦笑,石崇在临时官邸里与多尔衮会谈。这不是预定中的会面,至少……彼此身上的疲惫不在预定之内。

  多尔衮的情形比较好,身上虽然有血污与伤痕,但那都是皮肉之伤。妮儿的攻击诚然凌厉,但在刻意防守下,并没有办法伤到多尔衮的钢铁肉体。

  石崇的状况就糟得多,毕竟连日来的几桩骚动事件,他都是牵涉其中的主角,自从被那来历不明的阿里巴巴古得三世击伤后,就没有能够好好调养,反而因为连续的事件弄得伤势加剧,现在一面与多尔衮苦笑说话,一面嘴角还冒出血丝。

  看到石崇这么一副狼狈模样,多尔衮也不是不理解,为何石崇会做出这样的感谢。

  “你的魔鹫法师呢?”

  “伤势严重,已经立刻觅地疗伤去了,不然以他现在的状况,要是被敌人的高手碰上,我怕他随时会被敌人干掉。”

  石崇苦笑道:“本来是因为香格里拉战情紧张,好不容易才决心把他传召出来,没想到还未正式出手,就被伤成这样,看来隐藏战力这种东西,如果藏得过久,确实会贬值的。”

  “不站在实战的第一线,缺少生死之际的锻炼,能有什么实际修为?鸠摩狮的败阵,是意料中事。”

  一直以来,在外界的认知中,石崇一方的实力就是个谜团,不管是哪方势力都弄不清楚,与多尔衮的结盟、与周公瑾的联手,每一件事都发生得如此突然,各方势力无不愕然,到底石字世家除了石崇本人,还有多少隐藏实力未曾展现?

  作为石崇的盟友,多尔衮所知自是远较他人为多。在与周公瑾的联盟关系渐渐破裂后,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利用的石崇,不得不动用真正属于自身的高手与部属,鸠摩狮就是一着不应轻易出现的底牌,却不料惨败得如此之快,而目前香格里拉的局势并不乐观,石崇一人独力难支,如此一来,势必得让其余后着提前浮现了。

  “鸣雷纯叛变,鸠摩狮重伤,可动用的还有两人,再加上多尔衮兄与我,应该能镇住场面。”

  “鸣雷纯是否当真叛变,不是由你说了算,如果她真的有什么问题,我自然会清理门户,不用你来暗示些什么,而我今天来见你,也不是来听你报告的。”

  “是的,以多尔衮兄的眼力,应该已经认了出来,那个小女娃儿是否真的是……”

  “相貌与我记忆中的有些不同,但气息与感觉应该没有错,若非如此,追着她不放?”

  “那也说得是,我正奇怪以那厮的辣手,这丫头怎会活到现在?可是她最近几次战斗中展现的力量,委实非同小可,是否因为天魔变带给她这样的力量?多尔衮兄可曾探出个究竟?”

  “天魔变是有影响的,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入天魔变,但她身上确实有天魔变的痕迹。不过,她现在的力量,主要是来自天武圣功的影响。”

  “天武圣功?”

  石崇露出疑惑的表情,以他的见识之博,自然知道位列鲲仑世界的三大盖世绝学:《天魔功》、《皇极惊世典》,还有号称天下武学总纲的《天武圣功》。但除了天魔功,其余两种在风之大陆上向来未有流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丫头的身上?

  “那自然是有人下的功夫了。”

  多尔衮冷哼一声,本来刚毅沉稳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感叹,慢慢道:“事情要从当年九州大战结束,胤禛退回魔界后说起,那是三贤者搞出来的问题……”

  除了三贤者之外,风之大陆上应该没有别人知晓此事了,但多尔衮却拥有皇太极大部分的记忆,因此知道此事的始末。

  当年九州大战结束,魔族虽然撤离人间,让饱受蹂躏的人间界得到惨胜,但三贤者却料定,魔族日后必将卷土重来,而依照武学进境来估计,届时已为大魔神王的胤禛将无人能敌,为了不让人间界沦亡于魔族手中,三贤者共同拟定了几个策略。

  “其中之一,就是三贤者的密约。这是由皇太极老头所提议的,他认为长治久安的和平,只会带来腐败与堕落,唯有乱世才能出强人。为了在魔族重临时,有新一代的强者能够与之对抗,所以每隔数百年,三贤者各自选出代表,让风之大陆****起来,自然地培养出人才……嘿,可笑。”

  “虽然可笑,不过听来却甚合多尔衮兄的脾胃,而照这样说来,雷因斯的猴子国王,就是这个密约下选出来的代表了吧?”

  “唔,另一个策略,是由当时的陆老儿提出。他认为魔界皇族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有天魔功这样的顶尖绝学,凌驾风之大陆的武学水平,所以为了对抗天魔功,就必须找寻与之比肩,甚至更强大的神功。”

  “有道理,天魔功的强大,确实不是白鹿洞的微末技俩能够相提并论。所以,三贤者做了什么针对措施?”

  趁着魔族甫退离人间的真空期,三贤者连袂出海,至海外求取神功绝学,用以对抗天魔功。而首要的目标,就是与天魔功并列的两门神功。

  《皇极惊世典》是炎之大陆的帝王神功,历来只传于正统帝皇,用以扫荡群邪、统一王权。但是当三贤者历经跋涉,抵达炎之大陆,却得知皇极惊世神功早已失传,炎之大陆亦已数千年之久,不再有广得人心的正统王者。

  失败的第一步,并没有停止三贤者的寻访。在经过数个月的探访找寻后,三贤者来到了炎之大陆的信仰中心──绯樱神宫,并由该处的宫主与长老指引,得到了天武圣功的下落。

  “炎之大陆的人这么慷慨?我还以为四块大陆之间是彼此不相干扰的,他们为什么愿意帮助三贤者?因为彼此同属于正义的一方吗?”

  “不,他们只是把一切都交给天意,因为天武圣功并不是一个如你我想像的简单东西,修习者永远只能练到最近似于天武圣功的东西,无法练成真正的神功。”

  石崇听得茫然不解,即使以他的见识,也想像不出这是怎样一回事,当下不再多言,只是听多尔衮讲述那一段回忆。

  “依照神官们的指引,三贤者长途跋涉,来到了冰之大陆上一处终年冰雪封山的古城,闯过几道防御机关后,终于见到了天武圣功的秘笈……”

  多尔衮的冷笑其来有自,记忆中的画面,让他得知三贤者在亲眼目睹“秘笈”的那一刻,是何等的震惊,又觉得何等的荒唐。

  所谓的秘笈,并不是一本书,而是一块数人高的平滑透明石壁。一开始,三人都以为那是水晶之壁,神功口诀就刻在石壁之上,但稍后他们却发现石壁之上平滑如镜,一无所有,而一种近似晕眩的心灵感应,开始在脑中回旋鸣动,他们才想起了一个古老传说中的神物。

  “秘笈不是书,也不记载于任何物件上,而是一块巨大的希鲁哈斯之眼。”

  “这怎么可能?”

  骤闻神物之名,石崇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惊得站立起来。

  希鲁哈斯之眼,翻成普通语,就是“神秘之锁钥”,无论是在哪一个神话传说中,都是被归类于最高等的圣物。传说是神话时代,太古诸神联合以神力所创,后传至精灵王,再传于命运三女神,后随神话时代的终结,而不知所踪。

  根据古老文献记载,它的作用,是能够打开生物的灵智,启动潜能,只要生物具有某种程度的潜能,它便能将之开启,突破原本界限,开出一片开阔天地。

  它虽不能令人突然爆增功力,但对于真正的绝顶高手而言,这样宝物的意义,几乎是无可取代的宝贵,当自身功力与见识陷入瓶颈,这是他们得到突破的唯一途径。

  假若这就是天武圣功的真面目,那么它被称为天下武学总纲的理由,也就可以理解了。在炎之大陆的传说里,圣贤王凭之创出“圣心剑法”,龙冥王凭之创出“啸天心诀”,轩辕皇帝在观视三昼夜之后,悟出了《皇极惊世典》,甚至有人怀疑,历代魔族王室,之所以能如此之强大,乃是从希鲁哈斯之眼获益良多,环顾传说,几乎所有的绝顶神功,都与之有所牵涉。

  “不过,那些神功威力虽强,但却不是真正的天武圣功,只不过是由希鲁哈斯之眼启发的片段画面,加上每一名潜思者的创意,捕捉出来的神功影子。三贤者远道而去,自然不甘只是捕捉个残影,但他们三人的资质,却又没有一个能够尽窥神功真貌,最后是由卡达尔这个小子想出了主意。”

  多尔衮道:“根据那古城里留下的资料手稿,他让三贤者从希鲁哈斯之眼中吸取能量,把天武圣功一分为三,每个人各自修练一部份。修练的那个部分,对本身力量有辅助效果,但是上阵对敌却是全然无用,唯有当三者合一,才能在实战上发挥强大威力。”

  所以依照计划,当三贤者各自将本身那部分的力量修练完成,汇集于一人身上,就能够诞生出足以对抗天魔功的强大战力。然而,世事变化更超越想像之上,在九州大战结束时,三贤者就隐然有不睦的迹象,察觉到这点的卡达尔,策划用这形势修练天武圣功,当中也存着共同修行,维系兄弟情感不致破裂的想法。

  然而事与愿违。建筑在薄弱的互信基础上,共同修练天武圣功一事,只是为三人造成了更大的摩擦与不快,短短数个月的时间,当三贤者重返风之大陆,曾经在九州大战中并肩出生入死的三名义兄弟,便因为各自的情仇、理念与道义,闹至不可开交,最后大打出手,反面成仇,而合作练武一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人类确实是很有趣的生物,虽然有着那么坚定的理想,不过最后还是因为各自的私利而分裂,千百年来反覆上演功亏一篑的闹剧。”

  石崇笑道:“但那个丫头的体内为何有天武圣功?是什么人传给她的?”

  “哼!那当然是三贤者留下的尾巴了。”

  虽然反面成仇,但天武圣功本身就是个极大的诱因,皇太极、陆游、卡达尔不可能放弃修练,即使身殁,也会把本身所修练的部分,转输给传人,继续流传下去,为风之大陆日后对抗魔族留下希望。

  “皇太极修练的部分,为我所得;当年卡达尔被我狙杀于日本,他的那部分我本以为就此失落,但今日交手,我发现那部分存在于天野源五郎的身上;至于陆老儿的那部分,我曾在中都特别观察过周公瑾,不过他身上并没有天武圣功的气息……”

  “可是那丫头的身上却有天武圣功,假如说天武圣功的传承是与三贤者有关,那个丫头身上的天武圣功,就是由陆游那边得来了?”

  问题是,这怎么可能?那丫头并不是白鹿洞子弟,陆游没有理由把这么重要的神功,不传给自己的七大弟子,却传给一个外人,这点别说石崇听来匪夷所思,就连多尔衮自己也说得有点奇怪。

  “原来是这样子,不过,多尔衮兄似乎有些言有未尽之处?”

  归纳刚才所听到的东西,石崇也发现到,假使说天武圣功被分成三部分后,是以一种可以传输转移的能量存在,那么拥有其中三分之一的多尔衮,当然可以将剩下两部分据为己有,成就神功。

  “不错,当年三贤者分别突破小天位,其中颇有借助天武圣功之处,如果能够三者合一……”

  或许就是一条突破强天位的捷径,更有甚者,以天武圣功在传说中的威名,就算再更上一层楼,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石崇暗自揣测,如果真让这个桀傲不逊、以武为痴的男人,修练到如此神功,对自己来说,那仍是弊多于利,因为本来就没什么互信基础的利益合作,将因为其中一方的过于膨胀,而导致崩溃。

  但与其让事情演变成这样,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尝试,由己方来夺取神功呢?

  从片刻的沉思中醒来,石崇迎向多尔衮带有嘲讽的冷笑眼神,那恍若岩盘似的沉稳嗓音,发出豪爽的大笑。

  “你大可放心,多尔衮行事一向独来独往,亲力亲为,不会要你给我协助的,毕竟,要是我修成神功,你这盟友想必……很不安吧!”

  在多尔衮的大笑声中,石崇的表情显得很不真实,他们双方都没有忘记,缺乏互信基础的合作关系,在面临利益关头时,会是何等的薄弱……

  ※※※

  “……通天炮发射的时候,你知道我们有多危险吗?那条光柱好粗好长,比十个小五你还要粗……

  “……那个雪特浑蛋真是不要脸,见色忘义,早知道以前和花家军队作战的时候,我就不救他,让他被那些杂碎千刀万剐,今天也就不会……

  “……最可恶的就是那个铁面人妖,小五你知道吗?他说我是为了私欲窃国的盗贼,不但侮辱哥哥,还说弟兄们的殉难都是报应……

  “……还有这个,然后还有那个……,因为这样……,所以最后就都变成……小五你有没有在听?小五小五小五……”

  久别之后的重逢,妮儿把分别以来这段时间所经历的种种,迫不及待地全部向这个男人倾诉。

  源五郎始终保持微笑,默默地听着,适时地“嗯”上一两句,当妮儿说得口干,就把倒满温茶的杯子递过去,让她畅饮后继续说话。

  并不需要出言附和些什么,少女只是需要一个听她说话的对象,这点源五郎很清楚。尽管个性活泼乐观,但妮儿小姐其实没有什么能说知心话的好友,最近这阵子颠沛流离的冒险,各种情义面的冲击,心里累积的压力一定不少,也真是苦了她了。

  也因为这样,所以不管妮儿说得有多激动,一下重拍桌子,一下又哭又笑,源五郎始终是那么一副云淡风轻的微笑表情,尽管他心里也随着妮儿的话语而激烈波动,但他知道,这样的表情,是对妮儿最佳的安慰药剂。

  不过这种情形,看在旁观的海稼轩眼中,就很可笑。这一对无聊的痴男怨女,在这边言不及义,明明三言两语可以报告完的事,要又哭又笑地说上个把时辰,真是浪费生命。

  有得选择的话,海稼轩当然不想听这些东西,事实上,妮儿一开始说话的时候,他就想要离开回避,可是才一起身,刚刚开口要告辞,腰间就中指,被旁边那个一脸无辜表情的源五郎无耻暗算,然后就像一个大嘴僵尸一样,直挺挺地站在这边个把时辰,连听到里面泉樱在喊吃饭都不能进去。

  这是一个道德沦丧,弱肉强食的时代,身上没有武功,不能自保的下场,就是这样子任人宰割。

  “……原来如此,妮儿小姐这些日子吃了不少苦呢!没有能够在你身旁帮到你,真是很对不起,嗯,你辛苦了。”

  在聆听完一切之后,轻轻地说上一句“你辛苦了”,对妮儿来说,好像所有的险难都有了意义,她本来想要像以前那样,重重拍这个哥儿们的肩膀,然后嘲笑他别装模作样,但看着他的俊俏面孔,自己脸上却不知为何红了起来,结果她只能举起茶杯,藉着喝茶的动作,把表情给藏住。

  (奇怪,我真的把什么都说了吗?好像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忘了说,到底是什么……)

  心情七上八下,妮儿脑中难免胡思乱想,正自分神,源五郎已经悄悄出指,解开旁边已呆站个把时辰的友人。

  被迫站了那么久,两条腿都酸麻难当,海稼轩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旁边的妮儿突然重重一下放下茶杯,很狐疑地望向面前的两名男性。

  “喂,小五,这个讨人厌的臭小鬼说以前认识你,还说你们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好朋友,是真的吗?”

  刚才妮儿忙着说话,一直忘记询问这个大疑团,但是看这两人很熟稔的模样,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嗯……是啊,我们两个……确实很熟,算是旧识。”

  源五郎略为有些怪异的表情,并没有能够瞒过妮儿,她的第二个问题也连珠而来。

  “这小鬼那时候还说过,你们两个是同乡,有没有这回事?”

  源五郎闻言表情更怪,但没等他开口,抢着报一箭之仇的海稼轩,便拉着他的白皙脸颊往外扯,冷笑似的说道:“怎么样?老乡,你该不会翻脸不认人吧?”

  “嗯……是啊……额们两格的确是来自同一个地荒……”

  脸颊被扯,源五郎说话声音有些漏风,发音不正,不过报仇得逞的海稼轩才笑出来,妮儿就用力一拍桌子,指着他鼻子道:“这么说来……我早就怀疑了,原来你这小鬼也是日本鬼子!”

  莫名其妙被指着鼻子骂,海稼轩气往上冲,反唇相讥:“彼其娘之,谁是日本鬼子,你这个山本五十六才是真的女倭……”

  “哎呀,老乡,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东西了?”

  “女倭贼”一词刚要说出口,腰间突然剧痛,但这次不是点穴,而是那个依旧一脸无辜表情的源五郎,两根指头捏掐在他腰间,用力拧转,提醒他不要说出自打嘴巴的话。

  “好,我的确是日本鬼子,不过那又怎么样?你对异民族有歧视吗?”

  不知该说是老奸巨猾,亦或是从善如流,海稼轩斩钉截铁地回答妮儿问题,同时为了还以颜色,掐在源五郎面颊上的手,急遽增加了力道。

  仿佛是互相咬着对方尾巴的两头蛇,一个在桌面上掐得越凶,一个在桌面下就捏得越用力,僵持片刻后,双方额上都冒起冷汗,脸色渐渐变得雪白,嘴角的那抹微笑,已经越来越像是狞笑。

  这场诡异的耐力大赛,比拼到最后,究竟谁是赢家,这是一件相当耐人寻味的事。不过自古以来,鹬蚌相争这种事,总是一旁的渔夫得利,他们完全没有发现到,在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的时候,妮儿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

  “你们……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屁精!”

  少女爆发着狂怒,招牌式的迁怒动作,她随手拎起旁边两个沉重的石凳,就往对峙中的两人砸去。

  “砰”、“砰”两声闷响,手还使劲抓在对方身上的两人,猝不及防,吃了这一记重击,被打倒在地,头晕脑胀,还没来得及作反应,愤怒的少女掀翻了石桌,将他们两人一起埋在下头。

  “你们这两个屁精,堂堂男子汉什么东西不好做,居然去做那种出卖身体灵魂的工作,太肮脏下流了,什么幻雾非真居嘛!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男人化妆,穿那种恶心的衣服,你们居然还穿同一条裤子工作,恶心死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你们这么龌龊的……的……混帐东西!”

  记起那天在石崇府上拦截到的资料,妮儿越骂越是气急败坏,那箱子资料所记载的,是对源五郎出身资料的调查,其中特别注明的,就是他曾经在日本的幻雾非真居长期工作,并且是里头最当红的艺妓,报告书上说明,怀疑源五郎就是在那时候与卡达尔结识,并且在卡达尔死后,成为星贤者的武技传人。

  这些妮儿可不管,她只知道自己一向倚重并信赖的男人,居然有这么糜烂的过去,而现在有一个过去的同乡、同事好友来找他,两个人还你掐我、我掐你,挤眉弄眼,一派亲热的深情模样,看了实在让人气炸了肺,如果再不给他们两个一下当头棒喝,说不定他们就此“误入歧途”了。

  妮儿比手画脚,整整快骂了一刻钟之久,最后是气得受不了,转身离去,也直到她离开花园后,翻倒过来的石桌下,才传出两个声音。

  “怎么样?这就是妮儿小姐的成名绝技──大石砸死蟹,专门用来克制石家的大地金刚身,很有一套吧?”

  “彼你娘之,你的野蛮妞一点都不懂得留手,我算是病人耶,要不是刚刚回复了两成功力,被石凳打了那一下,我已经没命了。”

  “她也是看出这点才动手的啊!而且女人都是这样的啦!被气疯了,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病人小鬼,都是照发泄不误的。如果想要泡妞的话,就咬牙忍下来,回去自己敷药吧!”

  “这么痛苦?我不信。”

  “你不信也不成,如果你的观念泡得到马子,那你就不用千里迢迢跑来找我。”

  “那……那倒也说得是,你对女人从以前就很有办法,是出了名的小白脸。”

  “聪明,这就是你要学的第一课,永远都是小白脸才讨女人欢心,黑口黑面是没有女人会要的,尤其是你这样的有道之士。除非你狗运好到像我们家的猴子老大那样,人在家中坐,美女天上来,不然你只好老实一点,学着放软身段吧!”

  两人说着,从石桌下头挣扎起身,把石桌与石凳归位,拍拍身上的灰尘,继续谈话。要谈的东西,不是如何泡妞之类的话题,而是之前被妮儿打断,他们正在商谈的大事。

  “你刚刚说,你已经与多尔衮交手了,那条寄生虫把你认出来了吗?”

  “我想他多少有点怀疑吧!不过他是一个对自己很有自信的人,不太可能往这边想……事实上,你能够认出我来,这点我实在觉得很讶异。”

  “单纯用六识感官,确实很难辨认,但是……或许是因为有同样的经历吧!我觉得可以在你身上感觉到一种相同的气味。”

  “去,还是别用这么暧昧的说法吧!再气味过来气味过去的,妮儿小姐又是两记桌凳砸上来了。”

  “谁叫你选一个这么泼辣的妞儿,对了,青楼联盟崩溃,你的出身秘密很难保住,公瑾一定已经查到你的出身资料了。”

  海稼轩这样提醒着友人,源五郎耸耸肩,并不怎么在乎的样子,他不是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但这么久以来,多多少少有些准备了。

  在确认过这一点之后,海稼轩再次把话题放回妮儿身上,所谈的不只是妮儿,还有如今在妮儿体内的天武圣功。

  源五郎的天武圣功,直传袭于星贤者卡达尔,但从枯耳山上相逢开始,源五郎就在为妮儿作着准备,调整她的经脉状况与内息,预备等到调整完成后,就把体内的天武圣功作转移。但准备工作完成时,妮儿却来到香格里拉,意外与海稼轩相遇,而偷鸡不着的海稼轩,在运功确认妮儿体内真气状况时,本身的天武圣功真气起了反应,如江河汇海般转注于妮儿。

  本来以海稼轩的立场,怎样都不甘心白白损失这份力量,但源五郎却竭力劝说,希望他就此放弃,把那份力量交给妮儿使用,这点海稼轩自是难以认同,甚至拍桌大骂。

  “你脑袋疯了不成?谈情说爱是谈情说爱,不可以和正事混为一谈啊!天武圣功的传承,关系到整个风之大陆的兴亡,这丫头怎么说都是……哼,总之我不能把对抗魔族的希望,放在一个随时可能变成敌人的女人身上。”

  “谁是敌人,谁是友人,真的要分得那么清楚?真的能分得那么清楚吗?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学到些东西了,未到真正的战时,谁是敌谁是友都很难说,为什么妮儿小姐就会是敌人?难道你想保证周公瑾那时候会变成战友吗?醒醒吧,吾友,同样的过错,你要重复到什么时候?”

  听了源五郎这样的一席话,海稼轩也不得不退一步思考了。不能集全另外两部分的天武圣功,对自己其实一点用也没有,然而,神功可以不必成就于己,但传承者却必须令自己心服,相处多日观察的结果,妮儿这小丫头不是坏人,然而……

  “武者的强大,不在于武技,是在于强而不倒的心,这丫头的精神状态根本就不合格,像个小姑娘似的,被敌人说个几句就动摇了,天武圣功怎能传承给这种人?”

  刚才妮儿与源五郎对话,其中谈到了在耶路撒冷地底废墟时,与周公瑾的对峙与激辩,当时妮儿被说得哑口无言,心志动摇,这点在海稼轩看来,实在是可笑非常,敌人高兴说什么,那是他家的事,直接过去把人砍成两截,岂不是一了百了?世间千万种人,有千万种想法,怎么可能全都顾到?会为了敌人的指责而动摇,这样的武者怎能承担大任?

  “是的,你我都知道,周公瑾的话里头其实有着许多破绽,只要强行回辩过去,他的话就不攻自破,但是回答这些话,是只有妮儿小姐才有资格做的事,她的历练确实还不足,心志也还不够坚强,可是这也是我选中她的地方。”

  源五郎这样说,海稼轩则是一副“你脑子比周公瑾坏得更厉害”的表情,而源五郎也只有解释自己的想法。

  “以一个武者而言,妮儿小姐确实还很不成熟,不过,有着这些迷惑与迟疑的妮儿小姐,远比我们更像是个人,在心灵与思想上,她有我们所欠缺、已经冰冷掉的东西。三贤者对天武圣功的传承者期望些什么?不就是期望她能够从魔族手上守护这个人间吗?”

  源五郎续道:“经过这许多年,我领悟到的一个想法,就是拯救人的事,应该由人来做。武者一旦超凡入圣,变成什么非人的贤者与剑圣,就失去了人心,失去人心的东西又怎么能够救人呢?”

  这番话缓缓道来,发挥着它的说服力,海稼轩沉默良久,心中反覆挣扎,尽管心中充满着强烈的不舍与不甘,但他却无法否认这些话的真实性。

  仰起头来,朗日晴空,白云在天,辽阔的景象,看得令人心头舒畅,像是一把无形的心剑,斩断了许多负面情绪的羁绊。也许,友人并没有说错,该把拯救人世的责任,归还给人,而不是交给一些自以为是的圣者与贤人。

  “算了,我放弃了,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还会被那条寄生虫寻上来找麻烦,就送给那个不成熟的丫头片子吧!”

  海稼轩浑不在意地挥挥手,故意说得轻描淡写,可是熟知他性情的源五郎,却知道要他做出这些退让,有多么地不容易。

  “谢谢你了,朋友,日后全人类都会感谢你的,我……”

  “不要高兴得太早,我有两个条件,你要先答应才成,第一就是先帮我回复成应有样子与武功,整天当个小鬼,真是恶心。”

  “我倒不觉得小孩子有什么不好,至少可以名正言顺地与大姊姊洗澡,更何况考虑到阁下泡妞的对象,你用这样子去泡,不是最适合不过了吗?嘿,说说而已,不要插我眼睛……嗯,回复武功倒不是问题,你现在这样,只是失去天武圣功的干扰效果,一个人打坐运气,见效甚缓,有我帮你,几天功夫就能回复了。第二件事是什么?”

  “哼哼,第二件事嘛,就是……”

  很阴沉地笑了一会儿,海稼轩突然转过头,掐住源五郎的脖子,用力摇晃。

  “你这个阴险的小白脸,把你的那一份也早点交出去,只有我一个人损失,太不公平了!”

  “咳……咳……我知道……咳……一定会的……快断气了……”

  “抱歉,两位,我这边有点事……”

  缓步靠近过来的泉樱,对于眼前看到的东西,感到很不可思议。源五郎师兄确实是一个很好相处、很和气的斯文男子,但海稼轩师兄……并没有那么好亲近,自己与他相处以来,虽然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关心与好意,却也更感觉到他那如剑一般的冷淡。这两个人能够处得如此亲匿,还真是满不可思议的。

  因为泉樱的来到,源五郎和海稼轩收起了打闹的笑脸,摆出严肃的面孔,藉以挽回一点形象与地位,而泉樱问的问题相当古怪,她问源五郎,目前雷因斯的军政大权,是否由源五郎暂时摄理?

  “唉,当然是了,你以为我很愿意吗?那些家伙一个一个都不负责任,如果可能,我也想去闭关修练,或是去调和天地元气顺便冬眠,至少就不用来香格里拉打生打死的。”

  源五郎哀声叹气地说话,但却没有得到身旁友人的同情,反而高声讥讽相向。

  “可是你如果再不来,你的野蛮泼辣妞可能就要被别人横刀夺爱,你这小白脸到时便可以弄顶绿帽子来戴了。”

  “放你的狗屁,你自己的妞还不是跑了,绿色帽子你自己先戴,唷,忘记了兄台现下人小头小,绿帽子一戴会遮住脑袋,名符其实的缩头王八乌龟!”

  一阵恶言相向,跟着又是一阵拳来脚往,泉樱一面哀叹为何共事者全没有一个正经人物,一面问出第二个问题。

  “源五郎师兄,以您之见,现在是对艾尔铁诺用兵的好时候吗?”

  “对艾尔铁诺用兵?谁?雷因斯吗?在外行人眼中或许是个绝妙时刻吧!不过铁面人妖的通天炮和轨道光炮是个大危机,如果不先解决,岂不是让军队去送死……哎呀!”

  “少用你的小人之心去臆度,公瑾那……咳,那家伙,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绝不会对平民使用那种武器的。”

  “就算是吧,但我们眼下的危机,是在香格里拉,全部人手必须集中在此应变,哪有多余的人力用兵?况且花天邪率军退走,短期内不会有人进攻北门天关,我们又何必多事,另开一条顾不到的战线?”

  “源五郎师兄的想法与我相同,可是……青楼联盟那边频频传来报告,雷因斯进攻艾尔铁诺了。”

  “什么?”

  正在斗殴中的两人,闻言俱是一惊,齐齐把目光望向泉樱,但是震惊之下,一人忘记收手,一人忘记防御,结果就是有人又遭了殃。

  “呜……你这个死矮鬼,又插我眼睛……”

  如果太在意这些,根本就无法说话了,泉樱心里轻叹一声,继续把话说完:“青楼联盟传来的情报,以五色旗为首,雷因斯大军于日前出北门天关,进攻艾尔铁诺,势如破竹,已经控制了龙腾山脉周边的数个州。我反覆确认过,这情报该是真的。”

  “不可能,国王闭关,首席幕僚冬眠,被委托处理军政大权的我在这里,有谁能够发动攻击命令?这个消息应该是误传,是否是敌人刻意放出的风声?”

  “我刚开始也这样想,但敌人这样做,于他们有何好处?我想请源五郎师兄回想一下,您是否有将处理大事的权力,委托给什么人?或是当您不在雷因斯的时候,照体制的运作,有什么人能够代替您下命令?”

  “照体制上来说,国王不在,两名宰相也不在,应该是没有人能够下军令。如果遇到疑难大事,白德昭那个老人,会持着能够调度白家子弟的掌门令符,协助稳定局面。”

  “令符?那是什么?”泉樱心中一动,连忙追问。在她的直觉里,事情只怕与这枚令符很有关系。

  “掌门的印信啊!每个门派都有这种东西吧?白鹿洞没有吗?虽然令符能够调度的范围仅限于白家子弟,但只要在雷因斯,这样就代表一切了。本来我们草夫人在离开前要把东西给我,不过我没有要,省得担下这莫名其妙的责任。”

  “那……那枚印符现在在何人手里?”

  “目前的当家主在海外,大概是送到恶魔岛去了吧!如果小草小姐嫌麻烦,就是交给够份量的天位武者守护……目前在稷下的天位高手……啊!糟糕,我把她给忘记了。”

  惊叫声中,源五郎身上冷汗涔涔而下,一个想法出现在他脑中。也许,自己真的忽略掉一个危险人物了……

第七章 故旧相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