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暗战将起

    其他国家的军官或许很难想像,但隶属白字世家的雷因斯军人,甚至可以说从数个世代以前,就进行着极其详细的征伐演习,因应空间与时间的变化,不停模拟着应该如何进攻风之大陆的诸国。

  雷因斯内战结束,兰斯洛王取得正统王权后,与艾尔铁诺爆发过数次边境战争,进攻艾尔铁诺的可能性相对提高,大量补给品流水般地往北门天关运输过去,早就建立好了随时爆发进攻战争的基础准备,这次用兵命令从象牙白塔一下,驻守在北门天关的军队立刻出动,军行神速,当天就出龙腾山道,攻入艾尔铁诺境内。

  与北门天关遥遥相对的,是过去花字世家的领地,但应该负责戍守此地的士兵,早在之前的连串战争中,丧生在敌我双方的攻防下,雷因斯军几乎是进入了完全不设防的土地,在地方百姓与农民的诧异眼光中,长驱直入,顺利占领大片土地。

  这个情形确实在雷因斯一众军官的意料中,连续多次的战争,早就大量耗去艾尔铁诺的防卫力量,眼下最强的第二集团军仍在自由都市,尚未归来;原本隶属石崇的第一集团军,正在花天邪的率领下,朝香格里拉行军,预备与石崇会合;真正能够防卫艾尔铁诺的力量,只剩下驻扎在王都附近,听命于皇子旭烈兀本人的第三集团军。

  如果一切顺利,雷因斯军甚至可以笔直攻入艾尔铁诺的核心,直到中都附近才与敌人主力遭遇。

  从这一点上,现在进攻艾尔铁诺确实是占了便宜,但认真说来,这点便宜与优势,似乎没有好到值得雷因斯打破本身保守立场,主动朝敌国发动战争。特别是这么重要的战争,国王本人不在,最高阶的几名军事指挥者也不在,更是一件十分怪异的事。

  虽然说少掉了这几个最高指挥者,一切军事任务全由白家出身的将领来负责,整个作战更是如臂使指,非常顺畅,少掉了被军事白痴下错误命令的阻碍,但最前线的军官们仍是难以理解,为何稷下会挑在此时发出攻击命令?

  稷下城中的象牙白塔,自来便是雷因斯的政治中心,连串军政命令都是从这边发出,传达至雷因斯各地,而来自各地的情报也汇集于此处,供决策之人做出判断。

  自从兰斯洛王登基以来,首席幕僚苍月草、右大丞相白无忌便是在这里处理政务,不过由于连串事故发生,白无忌遇刺、苍月草告假失踪,象牙白塔内的官员欲忙无从,直到数天之前,一个突来的意外,让象牙白塔忙碌起来,进入一片紧张气氛之中。

  “五色旗蓝字部传来捷报,已占领艾尔铁诺兖州首府,正控制周边土地。”

  “五色旗青字部与敌人发生遭遇战,歼敌八千,正往西持续前进中。”

  “粮草供给无碍,配合太研院的飞行运输部队,最新一批粮草将在三个时辰内运抵最前线,可供给大军十日之用。”

  “枪械弹药目前尚算充足,但请求出动魔导师部队,帮助扫荡东北地方的敌军。”

  连串情报,透过最先进的传讯手法,或是魔法水镜,或是太古魔道设备,迅速传送回象牙白塔,而这边也同样把各种情报与指令传送出去。

  一众出身白字世家的文官武将,忙得不可开交,处理复杂的战争、占领、扫荡、征服事务,尽管忙碌,但动作与秩序上却不见紊乱,毕竟类似的东西,打从出生起,他们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模拟演习了。

  只不过这次实在有点特别,因为坐在最高指挥官宝座上的那个女人,非但不姓白,甚至不是人类,是一名黑肤黑发的半精灵异种,全身上下充满着一种女王的气势,纤手轻托着下巴,美丽深邃的黑瞳炯炯有神,沉着地下达各种命令。

  两天前,稷下城内的军政官员被紧急集合到象牙白塔,相顾愕然时,她就是这么突如其来地出现,带着她那一群穿戴古怪的部下,手持白字世家的令符,向众人高声说话。

  有人认了出来,她是稷下学宫新成立的黑魔导研究院院长──华扁鹊,地位崇高,并且暂代魔导公会主席之职,是一名非同小可的大人物,但是为何掌门令符会到她手里,这点就令众人匪夷所思。

  思不出来的问题也就不用思了。当华扁鹊宣布自己是受到国王与现任家主所托,代掌雷因斯国政,同时发出攻击命令,确实有人提出质疑,表示如此大事,之前完全没有听说,怎可凭着掌门令符便仓促实施?

  对于这全然合理的质疑,黑魔导研究院的院长大人,只是用那令人心悸的眼光,像是打量着一件残破的死物般,冷冷地瞄了质疑者一眼,就让那人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口吐鲜血地倒地晕去。

  “所谓的奇兵突出,就是要攻敌不备,这样才能出人意料,如果事先都被你们知道了,那怎么算是奇兵?”

  乍听之下似是合理的话,却由于发言者的身分诡异,而分外令人生疑。在场的军政官员不是没想过继续抗争,但他们却发现,一批又一批穿着邪异黑袍的魔导师部队,迅速占领了象牙白塔,“武装政变”这个名词,出现在众人的脑海,而华扁鹊身上的森寒气势,让在场众人觉悟,原来自己已经命悬人手了。

  依照宗族家规,这种时候白家子弟应该奋不顾身,誓死与敌人抗战,决不屈服于暴力胁迫之下,展现世家子弟的气魄,可是,这个女人手上却又持着掌门符印,拥有最正统的法源,与她唱反调只会被认定为叛徒。这下子,白家子弟都糊涂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判断才好。

  占领象牙白塔,突然间宣布要对敌国用兵,实行白家的百年大计,这种作法疯狂吗?

  当然是疯狂的。问题是,这种疯狂的作法,却正是白家的传统家风,谁也不敢保证,这命令不是当真出自国王与新任家主的密令。

  “过去我曾经听说,白家子弟完全服从领导人的命令,看来传言与事实有点差误,不过我毕竟是代掌大权,要直接出手清理门户,于理不合,所以先给各位一点东西看看。”

  华扁鹊简略地说完,戴着黑绢手套的右掌一扬,也不见什么风声、气味,靠在人群最外围的一名非白家份子,本来一直左张右望,尝试逃离此地,这时忽然两眼发白,开始摇头晃脑,手舞足蹈,全身不住地摇晃,就这么晃着晃着,靠到了窗户边,跟着自动打开窗户,一下子跳了出去。

  ……在天位武者眼中,象牙白塔的高度实在不算什么;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这里是十七楼……

  并不是没有部属悄声质疑,院长大人为何不能使用平常一点的示威法,然而,这名根本不知“平常”为何物的黑魔导女王,只是淡淡地开口。

  “各位还有没有别的话要说?”

  经过短暂的挣扎后,他们决定老实地依命而行,因为谁也看得出来,形势比人强,如果继续质疑命令,只会成为被对方杀人立威的头号牺牲品;再者,演习了数百年的征服大计,终于有付诸实行的一天,众人心里也是有些兴奋的……他们毕竟也流着白字世家的血。

  结果,在没有第二个声音反对之下,这场影响风之大陆甚钜的战争,就这么毫无预兆地爆发,驻守于北门天关的五色旗,服从了这个看来很荒唐的命令,发动了战争。

  或许是因为彼此都属同一类人的关系,华扁鹊入主黑魔导研究院才不过短短数月,已经获得了所有黑魔导师的全面支持与拥戴,地位稳固的程度,一如隆?爱因斯坦在太研院的情形,从这点上说来,小草确实是慧眼独具,因为即使是她自己,在担任魔导公会主席时,也无法获得黑魔导师这样的支持。

  这次的突然兵变,是研究院中所有黑魔导师都同意的结果。华扁鹊说服他们的理由非常简单,就是对几个大国数百年来相互忍让、避免正面冲突,使得对峙情形无止境延续下去,感到极度不耐烦。

  “就让全面战争爆发,腥风血雨,剩下还存在的那个赢得最后胜利,一切问题不就都迎刃而解?战争一开打,大陆共主的地位将在半年内有所决定,何等痛快?”

  战争,也就是破坏、死亡、苦痛的等义词,而会讨厌这些东西的黑魔导师,大概不存在于正常的体制中,这个提案获得迅速的通过。然而,尽管魔导师们不把生民福祉放在心上,但他们却不能无视于白字世家的存在,尤其是年老一辈的黑魔导师,绝不会忘记当年白军皇在位时的辣手手段。

  莉雅女王驾崩,白无忌遇刺身亡,但听说新任家主织田香是个不逊于前几任家主的恐怖人物,而且长老梅琳?格林也还在,若是过于妄为,会否因此开罪他们,招至惩戒呢?

  当华扁鹊下令再次拒绝香格里拉方面要求的紧急联络,几名已过五百岁高龄的资深黑魔导师,悄悄报告已经将那名跳塔的男子中途救起,送回养伤,同时也提出劝谏,希望院长多多注意。

  对于素来以冷血、心狠手辣形象著名的黑魔导师而言,这点相当难得,因为他们居然主动担心起这位上司的安全,这点足以证明华扁鹊的统御高明,不过对着这些劝告,她毫不动容,简单地表示,既然白家当初将掌门之令交给她,那就表示是由她来放手而为,如果说因为自己下令用兵,白家就感到后悔,那么这种识人不明的废物,应该自我检讨,因为白家最讨厌无能的废物。

  “院长,话虽如此,但……”

  “另外有一件事。这里发出的每一道命令,西西科嘉岛都会收到吗?”

  “本来只是可能,不过我们占领象牙白塔后,照您的指示做了处理,现在每一道命令发出的同时,都会发一份到恶魔岛去。”

  “那就成了,只要西西科嘉岛保持沉默,白家就不会有任何意见。”

  当黑暗女王以那旁若无人的冷傲姿态,无声地冷笑,周围的魔导师面面相觑,最后一起用斗篷遮住面孔,向眼前的女性低头致敬。

  ※※※

  经过了连续几场喧闹,香格里拉的地下洞窟被弄得乱七八糟,满目疮痍,不过,当制造破坏的源头已经离开,这个充满神秘力量的洞窟,发挥着它的异力,仿佛是有生命的活物一般,开始迅速回复原貌。

  那些由石壁中出现的巨兽生物,像是负有使命的搬运工,从一处浮现,活动到另一处,在这样的过程中,将破损不堪的洞窟迅速修复,不过是半天功夫,就连之前源五郎与多尔衮破地而出的那个大洞,都填补封闭起来。

  不过,洞窟深处的那个石门,通往勇者墓穴地宫的入口,方圆百尺之内,却没有半头巨兽靠近,生物的本能反应,它们主动避免出没于该处,昨日若非源五郎和多尔衮以强力咒法召唤,它们根本就不会出现。

  一如此刻,巨兽们只是在百尺外,远远地看着那处散发出来的闪耀亮光,尽管它们不会靠近,但它们却探知那处“禁地”仍有生物存在,一个已经进入那千余年未曾开启的石门,另一个虽然体态娇小,但却有着恐怖的攻击力,不是随便可以吞食的目标。

  “嘿唷!嘿唷!这里还要再加把劲,多修改一点……这里的程式也要改写,让它能飞,下次再登场,要让大家都被吓一跳。”

  手中拿着高热的焊枪,爱菱一面抹着额上香汗,一面聚精会神地对武器作改造。

  T1000的铠甲主体是由隆?贝多芬亲自打造,爱菱在铸造魔导器方面的本事,尚不及乃父多矣,无法自行变造,但铠甲内的细微机关变化,与太古魔道的结合,这点她手艺之巧,犹胜父亲十倍,自是由她亲手改造强化。

  与多尔衮的遭遇战,给了爱菱很宝贵的经验。她知道自己的不足,也知道该如何改进,趁着还在洞窟里,她运用手边的科技装备,对T1000作全面的强化修改。

  外头的情势太过复杂,自己的脑筋不好,还是先别出去淌混水,先把铠甲改造好比较安全,除此之外,与有雪约定的联络时间也快到了,是否……

  正分神思索,石壁另一侧传来了“叩!叩!叩!”的声音,是有雪约定的联络暗码,一个时辰前,有雪曾说他有一个计划,一个时辰后会整理好,要爱菱帮他准备,可是当爱菱凝神听完了暗码,却显得很困惑。

  “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要我把这种话带给石崇?好……好丢人喔。”

第八章 暗战将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