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战情酝酿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艾尔铁诺中都皇城

  雷因斯大军犯境,闪电占领龙腾山脉下数个州,势如破竹朝中都前进。这个轰动整个风之大陆的消息,透过传讯管道,在最短的时间内传到中都。

  艾尔铁诺的朝廷,对于战情报告这种东西并不陌生,毕竟自从立国以来,大小内外战就从来没有断过,军部处理类似情况的经验也相当地驾轻就熟。不过,这次的情形实在有些特殊,毕竟一个惯于侵略他人的强大国度,平常并没有什么机会,接到敌国入侵的紧急通知。

  一开始,军部的将官接到这封讯息时,还有些会意不过来,想说最靠近国境的第一集团军,正在缓慢移往自由都市的路上,怎么会突然又攻回北门天关去,难道这又是什么人的计谋?再看一次,这才被讯息中的语句给惊醒过来,万分震骇地确认了雷因斯大军犯境的事实。

  虽然自从兰斯洛王登基后,就曾公然发表艾尔铁诺阴谋造成雷因斯内战,所以整军经武,预备讨伐艾尔铁诺的消息,让艾尔铁诺军部绷紧了神经,不过,向来以和平主义立国的文化古邦雷因斯,居然主动发动侵略战争,这还是很让人惊讶的。

  “可恶,怎么选在这种时候,如果早两年或晚两年,就不会……”

  军部的将官在闻讯之后,都有这样扼腕的叹息。他们对目前掌握艾尔铁诺大权的旭烈兀、周公瑾深具信心,在他们两人的领导与新政下,艾尔铁诺国政已有逐渐好转的迹象,若是这场战役再晚两年发生,以艾尔铁诺的人口与兵力,自当稳操胜算。

  而若是提早两年,当时五大军团长虽然不合,相互间嫌隙甚多,但遇到这等大事,仍会在国家的大义名份下,联合对外抗敌,以凌驾雷因斯全国总兵力五倍的优势军力,给予迎头痛击。

  但偏生是此刻,经过连场剧烈内斗,艾尔铁诺的防卫力量分崩离析,石崇的第一集团军正移往自由都市,摆明不会再接受艾尔铁诺的命令;周公瑾的第二集团军仍在回师途中,不及赶上;花字世家的第四集团军、武炼的第五集团军,不是已经冰消瓦解,就是彻底翻脸;唯一能够防御艾尔铁诺庞大国土的,只有旭烈兀皇子的第三集团军。

  而且,过去数百年来一直是艾尔铁诺人民信仰中心的“月贤者”陆游,已经在不久之前过世。无论他一生功过如何,至少在他生前,艾尔铁诺的军民一直深信,即使是再危险的情势,只要有剑圣宗师的庇护,艾尔铁诺一定能够履险如夷。

  但此刻,擎天大树被自己砍倒了,在现实条件处于最恶劣的同时,敌国却出动了超越当前战争水准的强大部队──五色旗!

  光只是听到这个名字,艾尔铁诺的军方就感到一阵颤栗。那支千百年来驻守西西科嘉岛,以凶戾魔物为敌的恐怖军队,如今把刀尖转向人类,要浩浩荡荡地杀过来了,单凭一般的军队,怎么可能挡得住这支由非人者所组成的部队?

  如果处理得不好,那么……亡国之祸,就在眼前了。但以严苛的现实条件,又怎样才能“好好处理”?

  意识到情形严重,一众军官几乎是呻吟似的下达命令。没有决策权的他们,一面把消息飞传给自由都市,询问周大元帅的裁决,并且请他尽快率军回防;另一方面,自然是把这紧急军情,传送给目前坐在艾尔铁诺至尊之座上的那人。

  “快,把这封紧急军文送入宫中,让旭烈兀殿下裁决。”

  自从上次中都事变,周公瑾发动军谏后,目前统治艾尔铁诺的实质掌权人,就是旭烈兀?麦第奇了。

  说他是个坐在至尊之座上的男人,这个形容词有点谬误,因为自从入主皇宫以后,他多数的办公时间还是待在宫外府第,而这“多数的办公时间”,较诸他其余出城游玩、聆听乐曲的嗜好,却是微不足道地短暂,所以当带着紧急传书的将官,急急忙忙赶到他办公的府第后,却得到他目前不在府内的消息。

  “啊,那……殿下到哪里去了?”

  “与陛下一起外出,到城外东山去了。”

  目前艾尔铁诺的皇帝,仍是那个有名无实,已经被从大权之位驱逐下来的曹寿。所有宫内侍卫都知道,自从中都事变之后,这个被剥夺实质大权,并且形同软禁的男人,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精力,整天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在被软禁的宫殿花园内来回漫步,怅然若失地看着天空。

  成功夺取父亲大位的旭烈兀,倒是完全遵从白鹿洞的教导,表现出尊重孝道的一面,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去宫殿里谒见父亲。父子两人一同出游的机会也不少,但只有宫内侍卫才晓得,他们最常外出造访的地点,是中都城外的东敏宫。

  军情紧急,不能有片刻耽搁,急得像是热锅上蚂蚁的几名将官,只好快马策骑出城,到城外东山去找人。

  中都城外的东山,是一处风景秀丽,可以俯视周围数百里景观的雅致地方,不过从山腰以上的东敏宫开始,被辟为高级墓园,游人止步,平时相当地安静,让沉睡于园中的死者,能够安详地永眠。

  听说旭烈兀皇子前往该处,将官们心里不是没有嘀咕,毕竟中都城附近的游玩所在不少,怎会选到墓园里游憩?东敏宫的墓园,也并非艾尔铁诺的皇家陵寝,虽说环境清雅,但安葬于其中的,多数是文人雅士,生前留下许多文章诗歌,死后获得白鹿洞的推崇,葬于东敏宫墓园,以为荣耀。

  有人记起旭烈兀喜好风雅的习性,提出自己的猜测。

  “记得好像有几个名妓,也是葬在那里,难道旭烈兀殿下……”

  “一国之君怎会如此无聊?东敏宫安葬的多数是白鹿洞学士,文武双全,说不定是有白鹿洞的武学秘笈陪葬,所以殿下才……”

  在众人发挥想像力的各种臆度中,有一个不是很肯定的声音,悄悄地提出来。

  “那个墓园……我听人说,周大元帅每次回到中都,都一定会进去吊唁一次。”

  这个声音并没有获得众人的重视,而当快马骑上东山,在东敏宫的大门口,他们被一众御前侍卫拦下,在问明来意之后,他们连同那封紧急军情,一起被带到旭烈兀的面前。

  见到这位掌握帝国大权的皇子时,他仅是简单地坐在石阶之上,浑不在意石阶上污泥玷染了他的白衣,一众将官是打从心眼里感到好奇。

  众所周知,旭烈兀并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爱摆皇室尊贵架子的人,然而,他对于优雅高贵的排场,却相当讲究,豪奢到一举一动、一衣一箸,都被崇拜者刻意模仿,形成了以他为名的品牌,流行国际。

  如果是照他的行事风格,怎么会寒酸地坐在石阶上,连最近的随从都远在百尺之外?正常来说,即使没有洒上厚厚的芬芳花瓣、铺好羊毛织的上等绒毯,至少也该拉上一张豪华到让人睁不开眼的黄金椅,现在这么简单的作风,实在是让这几名将官难以置信。

  “有什么要说的?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仍是这么不正经的语调,旭烈兀聆听着他在半个时辰前已经得知的军情,淡淡地下着指示,要军队在中都城周围布防,同时要军部发讯给第二集团军的周大元帅,请他尽速归国。

  “但是……殿下,如果军队只在中都周围布防,那都城以外的帝国臣民,不就都被敌人的铁蹄蹂躏了吗?”

  当将官们惊讶地高叫着,这名贵公子只是以看休闲书刊的表情,看着那张紧急军文,轻松地扬了扬眉,淡淡说话。

  “哦?但是……敌人的传单上说他们是仁义之师,而且那个强盗出身的猴子王又没有亲自领军,所以看起来不太像是会虐待百姓的样子,至少基本的衣食应该会获得保障,幸运的话……你们不觉得,百姓或许比被我们统治还要幸福喔!”

  会用这种态度面对侵略者的一国之君,史上大概绝无仅有,九成九是个即将成为亡国之君的白痴。然而,胆敢质疑旭烈兀是否是个白痴的人,艾尔铁诺里头恐怕还没有,众人只是静静地等待,让这无从发挥幽默感的年轻少主,用比较正经的方法来解释。

  “在你们的估计中,分散兵力逐关把守、率先急行军迎击、集合兵力在中都周边防御,三种战术哪种胜算高?”

  将官们为之默然。纯以军事理论来说,第一个犯了兵力分散的错误,怕会被强大的敌人势如破竹,一路轻易杀到中都;第二个虽然胜负难料,但终究不及第三种以逸代劳。

  “军人的任务,是保家卫国?还是打胜仗?”

  这个问题,与知识和理论无关,纯粹是人性的考量,而眼前的独裁者已经把态度表明清楚了。

  “那么,讨论结束,诸卿没有什么额外问题了吧?”

  “是……”

  尽管这是理论上正确的裁决,不过众将官多少有些期待,希望这位传说中才智超卓的皇子殿下,能够发挥超越他们的天才智力,想出奇策,扭转乾坤,重重地痛击敌人。如果应变之策只是如此简单,那么无疑是很让人失望的一件事。

  “哼,笨方法才是好方法,胜利没有捷径,没有奇策的。你们怎么失望是你们的自由,我的决策不会改变。”

  因为情绪紧张与低沉,将官们忘记了,这个皇子并不是他的昏庸父亲曹寿,众位将官内心在想什么,旭烈兀一眼就看了出来,并且毫不客气地予以嘲讽。

  与白无忌不同,旭烈兀在优雅高贵的外表之下,对自身势力采取严格的冷血统治,凡是胆敢质疑领导人实力与做法的属下,早已被肃清殆尽。不过,他倒也明白,该适时地给予属下信心。

  “想清楚点。第二集团军正在从自由都市回国的路上,以周大元帅的智慧,一定会配合我们的部署,形成前后夹击的局面……届时,会发生些什么事,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这番话让部属们喜形于色,像是得到了无比信心,向皇子殿下行了一个深深的弯腰鞠躬礼之后,三步并做两步,赶去处理军令了。也就在他们的身影从台阶上消失后,旭烈兀的微笑表情消失,转为一种有些感叹似的神情,抬头望天,低低说了一句。

  “唉,真是好骗的种族……连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们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呢?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白家早就被魔族给消灭了……自以为是与无知真是可怕。”

  轻轻这么说着,旭烈兀很快又回复了轻松的表情,就好像艾尔铁诺兴亡盛衰全然与他无关似的。

  “皇帝的工作,真是不好处理,什么妖魔鬼怪都会找上门来……”

  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旭烈兀手上一直拿着一张金碧辉煌的信笺在把玩,白金为底的信纸,上头用黄金捻成的丝线刺字,极度豪奢的作风,旁人都以为是他弄出来的新花样,未有留意,更不晓得这封信笺的关系重大。

  “潘朵拉那个女人在想些什么啊?总不会在空中流浪久了,就开始随便找人合作吧?嗯嗯嗯,石崇是很讨人厌没错,不过……”

  旭烈兀沉吟不语,掌上运起了紫电神功,电劲到处,那张金帖迅速地被融化分解,眨眼间就被毁得干干净净。

  “就先这样吧,如果真的想找我合作,总不会因为吃了一次闭门羹就却步吧!”

  用这方法来测试对方有多少的诚意,应该是不错的,反正要着急的人不是自己,为何不可悠悠哉哉地办事?

  跟着,旭烈兀把目光望向背后的石阶尽头,在那狭窄的羊肠小道、浓密绿荫之后,是一座安静的墓园,微风带来了闻起来很舒服的青草、木头清香,悦耳的鸟鸣声间歇地传来,让人很想一直坐在这里。

  隶属于麦第奇家的众多护卫高手都知道,皇帝正在墓园里头吊唁死者,但却只有旭烈兀才晓得,这个令自己与父亲多次到此祭拜的死者是什么人。

  在这座墓园里,沉睡着一个旭烈兀未曾有机会谋面的姊姊,过世时遵照她的生前喜好,不葬入皇家陵寝,而秘密葬在这处雅致、安谧的好山好水,得知此事的旭烈兀,一方面觉得这位小姊姊是个怪人,一方面却觉得自己也会做同样的事。

  “或许……这就是血缘吧!”

  旭烈兀这样感叹着,多少带着一些欣慰的感觉。由于槿花之乱而迁到艾尔铁诺后,旭烈兀就不时造访着东敏宫,最近的次数虽然多了些,但没有一次他曾经进入墓园,都只是这么坐在墓园外的台阶上。

  “不干净的人,还是别与太爱干净的人接触吧!如果被我这样的人打扰,小乔姊姊或许也会不高兴的……”

  虽然奇怪,但旭烈兀确实是这样想的。因此,每次来到东敏宫,他都只是使用这样“朴素”的方式,屏弃一切奢华风格,静静地为这位不曾见过面的姊姊,表达自己的吊唁与哀思。

  ※※※

  被这场突来战争所波及到的,并不只是艾尔铁诺的中都城,雷因斯方面也是绞紧神经来准备,然而,却没有多少人知道,真正在掌控这场战争进行的,并不是稷下的象牙白塔。

  对于军学与战争,目前控制象牙白塔的华扁鹊,是个彻底的外行,根本就没有能力指挥军队,所以稷下的军部在她掌控下,只能下达最简单的大原则命令,其余的细节由最前线部队自行判断。

  从稷下方面所收到的报告来看,五色旗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强大军队,行动迅速而正确,没有浪费半点多余的时间与资源,但身在最前线的五色旗却不做如是想,因为他们只是单纯地完成来自另一个方向的命令。

  象牙白塔的命令很重要、白家的家主令牌绝不可被轻视,但如果没有白家最高领导的指示、没有家主的授意,凭那一面破令牌也许可以唬唬别人,却不可能指挥得动白家的势力,更动不了五色旗。早在接到稷下开战命令的同时,代为统领北门天关部队的副长官白千浪,就直接向西西科嘉岛请示,是否将这命令付诸实施。

  而得到的命令,是肯定的。

  截至此刻为止,一切的攻击行动,都在西西科嘉岛军部的控制之下,包括各种战情资讯、数据,远比传回稷下更十倍详细地送到恶魔岛上,而岛上的白家总部则是将这些讯息,全部交给最高领导人作判断。

  与艾尔铁诺的情形有些类似,最高领导人并不在指挥总部内,所以几名将官是带着资料,行色匆匆地赶到海边,去谒见目前白字世家的最高领导,前任家主的兄长──白起。

  “家主在哪里?”

  “找到了,那是家主的座椅。”

  在正式纪录上,白起从未成为白家家主过,但恶魔岛上的白家子弟,却无不以家主视之,特别是在白无忌倒下后,众人更是直接使用了这个敬称。然而,当他们在海边发现悬浮着的个人机械座椅,快步赶去的时候,眼前所见的景象,却令几名中年将领魂飞魄散,双膝一软,跪成了一地。

  “家、家主……”

  尽管恶魔岛上每个人都知道白起的身体状况极度恶劣,是靠机械勉强维持生命,但却没有心理准备,那么早便面对这一天。躺坐在机械座椅中的白起,双手垂下,面孔更被一块白巾给遮住,正是一幅众人近日想也不敢想的恶梦写照。

  跪在地上的将领们,年纪都比白起要大,其中两名更是他的长辈,但白起执掌白家多年,尽管露面机会不多,手段又严厉冷酷,不过众人对于这名强力领导者的感觉,已经近似风之大陆百姓对“月贤者”陆游那般,如神如魔的崇敬。而今见他忽然逝去,白家骤失一名太过强大的领导人,想到往后的日子何其冷清寂寥,众人已经忍不住带着哭音。

  “家主,您怎么就这么……咦?”

  一名将领发现那只白巾微微地飘动,心中方自一奇,一个冰冷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又怎么了?你们这群东西在急些什么?”

  冷淡的语调,白起伸手将面上的遮蔽物揭起,眼光扫过那只白巾,平淡而冰冷的面容上,一丝微窘的气恼苦笑,稍闪即逝。

  “这丫头……明明告诉过她很多次,不可以趁人睡觉的时候恶作剧……”

  从这句话里头,跪在地上的一众将领已知发生何事,只不过碍于场面,纷纷强忍住笑,不敢把声音发出来而已。

  “算了……这样子也不错,或许是给你们一个很好的预习机会吧!你们也该好好想想以后的事了。”

  当体会到这句话中的意思,众人心中的莞尔感觉消失无踪,再次被一种沉重感压着全身。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兴高采烈的欢叫声及时传来,他们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起哥哥,起哥哥。”

  这里是海边,所以声音也是从大海中由远而近,最后就是一道巨影破浪而出,吓了众人一跳。

  破浪而出的是一条巨鲨,插着一把尖锐鱼叉的巨鲨,看它齿尖牙利的大口、身上淌着凄厉鲜血,显然生前挣扎剧烈,众人不由得心头一凛,不过,这丝惊惧却在看见鱼叉主人的瞬间,烟消云散。

  织田香这名异国公主的美丽,是西西科嘉岛上没有人能够否认的事实,即使是来自魔界的凶狠魔物,也会在看到她之后,温驯地匍伏在她脚边,不过那种异于平常的魔性之美,却在这时得到了不同性质的升华。

  赤足踩着海浪碧波,略带稚气却秀丽可爱的脸蛋,洋溢着满是活力的笑容,向众人点头示意;但最令众人注目的,不是那超脱世间的美貌容颜,而是她身上的服装。

  既然是下海捕鱼,当然不可能有人穿着繁复的宫装礼服,话虽如此,但能够看到美丽小公主轻便泳装登场,这仍是一件令人惊喜交集的事。“起哥哥,阿香抓到一头很大的鱼鱼喔!”

  抛去了手中的鱼叉与巨鲨,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阵淡淡大海气味的香风擦过,跟着就看到小公主已飞身贴绕到白起家主的身旁,像是撒娇似的搂着他脖子,亲匿地笑语嫣嫣。

  甜蜜温馨的景象,却不知怎地,让众人面上一红,跟着才回过神来,纷纷低下头去,掩饰自己的失态。

  白起把这些情形都看在眼里,却没有类似的感受。因为他很明白,虽然已经拥有颠倒众生的魅力,不再是昔日只具有冰冷面孔的鬼姬,但在这躯体之内,却尚未形成一颗炽热的人心。

  目前的她,只是成功把当“宗次郎”时候的伪装情绪与面孔,转移到自己的真面目上头,但在心里,她仍是像个异种生物一样,冷漠而困惑地注视着周边的人类,观察并尝试理解。

  就因为彼此同是“非人者”,所以自己很了解这些……

  未尽理想,但较诸之前已有进步,只要她照着自己的指导,持续学习下去,最终有一日会成功的。然而,自己所剩无多的生命,不知道还能拖多久,要是有一天自己逝去,还会有别人能理解这丫头的想法、心情吗?

  非人者的生命,是天地间最孤独的一种存在。过去在暗无天日的塔中,自己常常思索,如果注定要变成人,《木偶奇遇记》一书中的木偶,为何又要生为木偶?

  明明就是与人类不同的生命,为何却偏偏要生在人类的世界里,还深深地慕恋人类的生活方式,在反覆模仿、学习的过程中挣扎痛苦?母亲不是说过,人们是为了得到幸福,而来到世间的吗?如果非人者的生命本质就是痛苦,那么“生存”这件事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了?

  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白起一时间悠悠出神,而这份没有旁人能理解的心情,也只有他身旁的织田香才能窥见一二,所以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下来,直到白起察觉前面部属们的尴尬,这才要他们一一报告。

  “家……大少,之前照您与香公主的意思,找借口扣住送给黑暗魔导研究院的生体素材,现在是否该发放过去了?”

  “预期中的效果已经达成,她为了得到实验素材,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我们自然该给她她所应得的东西。”

  “大少,照您之前的战略指示,我方部队已经拿下兖州,估计十天之内可以再夺下青州,并且稳定珠江一带的统治权。”

  “……嗯,传令下去,我给他们一周的时间。”

  “遵命。另外,粮草和运输路线的确保……”

  几名将领一一趋前,把手边最新的资讯与情报,全数向机械座椅上的领导人详细报告。他们其实不是很清楚这些细微数据的意义,但却相信领导人定能凭靠这些,作最妥善的安排。

  而当诸般大事有了一个底定,将领们终于提到他们最大的隐忧。以五色旗的战力,他们并不怎么把旭烈兀的麦第奇家军队放在眼里,虽然可能发生一番苦战,但长年与魔族战斗、经历无数死斗的五色旗,定能获得最后胜利,然而……

  “大少,艾尔铁诺的第二集团军,正从自由都市急速靠近中,您看我们是否要……”

  以五色旗的高速机动力,现在仍来得及掉头,抢先予以第二集团军痛击,免得日后决战中都,被数倍于己的兵力前后夹击,全军覆没。其实,众人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对于号称“艾尔铁诺最强部队”的第二集团军,众人真正畏惧的,并非是那数十万人,而是数十万大军之后的那个人。

  五色旗的强大,是千百年来经历无数生死险难的成果;但第二集团军的厉害,却有一半是建筑在主帅周公瑾的身上。这里的几名将领都知道,周公瑾因为通天炮的缘故,逗留在耶路撒冷,没有随大军返国,眼下第二集团军没有了指挥者,正是最脆弱的时候,五色旗掉转头来一击,肯定能大大削弱敌人的实力。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白起身上,但出声的,却是趴伏在他背后的美丽小公主。

  “起哥哥,那个周公瑾很强吗?要不要阿香去把他破坏掉?”

  不伦不类的说话,却让众人喜出望外。他们居住在西西科嘉岛上,当然曾经听过日本“鬼姬”的响亮名头,在白家私下做的实力评估中,香公主是目前强天位高手中的佼佼者,更是有强横实力与周公瑾死战的顶级高手,若是由她出阵,就不用顾忌周公瑾了。

  只不过,白起却间接否决了这个提案。

  “周公瑾的全副心神,都放在通天炮上。在通天炮尚未启动前,他不会现身,也不会和任何人作战,去了也找他不到;而若通天炮能动,那更不用考虑军队的问题了。”

  众人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如果真是这样,那今次攻打艾尔铁诺还有什么意义?即使打下,只要周公瑾发射通天炮,一切的战果就化为乌有了。

  “周公瑾不是那种人,不会拿通天炮来对付一般人类,造成没意义的死伤。如果他会做出这种事,那他也就不会如此可怕了。”

  一个在最艰难环境的考验下,仍然不改变原则与信念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正因为自己也是这一类的人,所以白起很轻易便知道公瑾的禁忌。

  “……这次出兵,是为了打乱局势,不让敌人一路掌握着主动权,胜负成败的意义倒是不大……算了,你们把我这些话忘记吧!这些不是你们需要考虑的事。”

  白起道:“照原定计划,拿下该拿下的地方,除了必要的军事行动,暂时不要给地方民众太多困扰,否则会过早把周公瑾激出来,至于第二集团军,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个笨方法,会让这支部队一个人都上不了东部的战场。”

  对于领导人究竟有何奇策,众人由衷感到好奇,毕竟谁也都知道,以白起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可能再像当年一样,孤身潜入敌营,大肆破坏,阻止敌人军队的行进,那么难道他要另外遣派高手,比如说身后的小公主?

  正在纳闷,白起座椅上的紧急通讯灯突然亮起,赤红色的灯光转了三次,在尖锐的警告音中熄灭。众人将目光望向白起冷静如恒的面孔,听他做出解释。

  “……没什么,只不过是象牙白塔那边传来的秘密消息,有个户头终于被刷爆了。”

第一章 战情酝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