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云端重逢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艾尔铁诺与雷因斯交战的消息,在经过快马传递后,也送到了自由都市,特别是最繁华的香格里拉。

  除了引起震惊与一片哗然,市民们都在等着看,想知道石崇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这位曾在艾尔铁诺享有高官厚禄的要人,目前正把自己的手下与军队调来自由都市,艾尔铁诺遭逢国难,理应会向他求助,而只要他把军队调回去,与艾尔铁诺的军队并肩作战,雷因斯将立刻面临劣势。

  这是寻常百姓的想法,不过,任何一个深知内情的人,都晓得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因为目前掌握艾尔铁诺大权的皇子旭烈兀,一直是石崇的死对头,要这两人联手抗敌,恐怕还没碰到敌人,双方军队就先拼个你死我活。

  就算基于唇亡齿寒的立场,石崇与旭烈兀合作,但除非他愿意把军队交给旭烈兀指挥,否则就要离开自由都市,亲自指挥部队作战。问题是,石崇在自由都市根基未稳,近来香格里拉又频频出事,如果他轻离此地,被驱逐出去的青楼联盟随时会卷土重来,再将他取而代之。

  就是因为这样,当军部官员不死心地向旭烈兀谏言,这位皇子只是冷冷地表示,军部可以尝试,但别用他的名义;而石崇在接到来自艾尔铁诺军部的紧急文书后,一看并非是以旭烈兀名义发出,连拆也不拆,直接就扔掉了。

  在某个方面来说,这对斗争多年的死敌,确实很了解对方的作风。

  石崇对于艾尔铁诺方面的状况,并非不闻不问,但是雷因斯方面的高手陆续在香格里拉现身,自己这一帮人若要独力面对敌方的所有高手,烦恼连串天位战都没时间了,哪还有心情去管什么一般人的战争?

  自然,行踪不明的青楼联盟一干人,也是一个心腹之患的重大隐忧,尽管不晓得她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但照常理推判,应该是在香格里拉附近,因为她们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夺回根据地的希望。

  “是……是的……我会仔细考虑……这件事已经在进行了,相信很快就会有进展……”

  在一间特殊密室里,石崇使用水镜通讯,与身在远方的对象说话。基本上,除去太古魔道的通讯设备不谈,“水镜术”是风之大陆上用得最广的远距离通讯法,只要魔力够强大,“水镜术”的通讯可以无时间差地沟通风之大陆东、西两端。

  但与其他大多数的魔法一样,“水镜术”有能力上的特殊限制,就是“遇海则止”。目前已知的技术,“水镜术”并无法与出海的船只取得联系,更罔论穿越海洋,与大海另一头的陆地通讯。

  不过在香格里拉,却留有几个不可思议的设备,其中之一便是现在石崇所使用的,一个祭坛似的石砌水池,周围画满蝌蚪般的诡异符文,还用数不清的方形折纸,串联成纸绳,交错纵横在密室内。

  据说,这些装置有增强通讯传波的效果,但其中道理连石崇也不明白,因此在使用这座水池的时候,他戒慎恐惧地检查了周围环境,还布下多重结界,因为如果再被敌人闯入,双方乒乒乓乓乱打一阵,把这里波及捣毁,风之大陆上可没有人会修理这座装备。

  在过去,使用这座能够跨海通讯的超远距离水镜,是风之大陆千叶家首领的权力,这数百年来都是由潘朵拉那个女人独占,但最近已经变成自己的专利。

  “诚如你所言,这么不合理的事早该停止了,从今天起,就结束掉那个帐号吧……”

  水镜另一头的人影,是异大陆上千叶家本部的总管。他们对于风之大陆上的权力易主,看来全不关心,但却很着急地告知,从今天起,一个原本青楼联盟所属银楼中的帐号,将被冻结起来,炎之大陆不会再运钱过来,供给这边的无限量开支。

  这件事石崇有些纳闷,但不好多问,因为从对方面上的尴尬表情,这好像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据自己的侧面了解,为了补充这个帐号所花去的资金,炎之大陆上的唯一政体──绯樱帝国,已经严重透支了下年度的国防预算,所以不得不紧急喊停。

  “是的,我会完成这些工作……不过,没有个正式的名份,做起事来是有些碍手碍脚……明白了,我会用《创世纪之书》来证明我的能力。”

  对于风之大陆正统继承权的归属,本部所开出来的条件,是取得《创世纪之书》,只要自己把书送还给本部,就可正式统领风之大陆上所有千叶家势力,这事潘朵拉那个婆娘想必知道,虽然她夺了书也得不到继承权,但为了阻止自己,想必她也会全力以赴。

  结束了通讯之后,石崇缓步走出密室,自从夺得香格里拉,在接掌一众机密情报的资料库后,手上的权力也大为拓展,而这些惊人的实力,更令自己心惊于千叶家的黑暗力量高于原先预估之上,那绝非单单是把自己之前的权力乘以三倍,所能相提并论的。

  (这些力量,潘朵拉过去没有得到授权,也是可望不可及,但只要我取得《创世纪之书》,这些大权从此就归我所有……)

  最早的时候,自己并非千叶家出身的子弟,只是一介外来宾客,为了某个目的,以外人身分加入千叶家的组织,这件事距今时间已久,加上自己成为三名统领人之一后,刻意加以掩饰,肯定连潘朵拉都不知道。

  当时正值千叶家世代交替的关口,面对另外两宗推举公孙家姊妹当继承人,声气相连,浩浩荡荡,自己这一宗的长老们眼见派系内并无能人,夺取当家主之位无望,便与自己一拍即合,由自己接掌本宗大权,与公孙家姊妹争位。

  自己看准以公孙楚倩的豪迈个性,不会久待在千叶家的黑暗世界,与其姊的联合只是暂时,因此接掌本宗大权后,率着自己的势力销声匿迹,断绝与其他两宗的往来,等待她们姊妹拆伙,再寻隙击破。

  果然自己眼光无差,公孙楚倩与王五相恋后,叛出千叶家,仅剩潘朵拉独撑大局。而公孙楚倩叛变出门的消息,传至异大陆,由本部派来的掌刑使者差点就将公孙楚倩一掌打死,但不知道潘朵拉如何周旋,此事不了了之,公孙楚倩被逐出门墙,再与千叶家不相往来;但潘朵拉那一身更胜其妹的强横武功、超卓剑术,却也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成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女子。

  为了要保持安全,隐身于黑暗,惩处公孙楚倩的那场会议,自己并没有现身出席,这才使得她逃出生天,苦心计划功亏一篑,实是扼腕之至,但能够把公孙楚倩逐出千叶家,又废去潘朵拉的武功,一举拔除两名强敌,也算不枉了。

  然而,就在自己要发动夺位战之前,却突然传出消息,原属公孙楚倩的势力,尽数移交潘朵拉打理,这下两宗合一,声势大壮,自己还未发动战争,便已经先败了,尽管遗憾,但也只有宣告放弃,藏入更深的地下,做好更久更完善的准备,而后一朝发动风雷之势,夺取大位。

  数百年的潜伏与准备,终于到了收成的荣耀时刻,但是忆起当初加入千叶家的本来目的,石崇却感到一阵颤栗,突然间,他终于明白,为何千万年来虽然屡有外来强人加入千叶家,登上当家主的大位,之间甚至不乏原本深深憎恶千叶家的豪杰,但却从来没有一人在登位后,反过来毁灭这个组织的。

  为何?为何?

  实在是因为这份手握大权的滋味太过甜美。只要成为三宗的共主,取得运用所有权力的资格,自己就是风之大陆的至尊王者了,掌握的范围之深之远,过往风之大陆上的帝王无人能及,就连九州大战时候的大魔神王都不能相比。

  自己……抗拒得了这份诱惑吗?

  “石……市长大人,刚刚有人送了这个东西过来……”

  一名部属匆匆赶到石崇身前,递上了一封信函,拆开来一看,发现是一封字迹拙劣的警告信函。

  敬告大笨蛋石崇,你藏起来的通天炮零件已经被我取得,下次……

  只稍稍看了开头,石崇眉头一皱,摊开手掌,化石邪功内力到处,整张信纸化为石粉飞散,没留下一点痕迹。

  “市长大人?”

  “这点投石问路的肤浅伎俩,也敢来老夫面前耍弄?真是太把人看小了。”

  故意送出这样一封鬼祟信件,让人疑神疑鬼,去查看东西是否丢失,藉此得知珍宝的位置,这是偷儿行窃的惯用技俩,石崇这样的老江湖,当然不会中计,只是心中暗凛,通天炮如此机密的大事,因为拖得太久,现在闹得沸沸扬扬,不但各方势力横加干涉,就连这些鸡鸣狗盗都大胆欺上门来了。

  (虽然乱一些比较好,但……这也未免太像一场闹剧了吧?咦?)

  当属下露出了然的敬佩表情,石崇却心中一动,忆起刚才那封信签,虽然字迹拙劣,但好像有某个特殊之处,墨汁的气味有些古怪,该不会……

  待要查证,那封信签已被他整个毁去,随风散得老远,却要从哪里再去找回来?

  石崇一呆,这时又有一名属下奔跑过来,说是又收到一封信函,而且是直接被人用袖箭射进来,钉在墙上,外头还附着一张纸。

  “在哪里?”

  “呃……上面有些不雅的文字,我们不知是否该……”

  “拿来给我。”

  石崇夹手把信夺过,先不看内容,凑近一闻,随即肯定这并非是寻常墨水,而是用太古魔道设备喷墨印刷出来的字体,换言之,这也就代表了敌人的身分。

  石崇大奸狗,老子知道你妈妈没有把你教好,一定会撕掉第一封信,现在大发慈悲补上第二封,如果因为你的手贱,失去了得到通天炮的重要线索,那就去耶路撒冷,让铁面人妖杀了你吧!

  这张纸看完,石崇的面色阵青阵红,既是气恼难当,又为了敌人能够算准自己的动作而尴尬,连忙拆开那封信,仔细观看。

  “什么?叫我办这种东西?那个胖子脑袋疯了不成?”

  以石崇的老到镇定,看完信之后也不禁惊叫一声,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但反覆重看一次,发现自己看到的东西没错,而且“绑匪”还在信尾特别附注,如果不依照规矩办事,那么就会立即撕票,从此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得不到那具动力装置。

  “可恶,他以为我会傻得照办吗……呃。”

  石崇突然想到,对方能够这么快就发来第二封信,肯定是看着手下取走第一封信,立刻就补上第二封。照这样算来,即使离开了,应该也走得不远,甚至有可能还在这附近。

  ※※※

  换上了T1000的生体装甲,爱菱选择低空的方式迅速飞行,预备回到洞窟,与有雪会合。

  对于雪特人的交代,她仍是感觉到半信半疑,虽然听起来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不过敌人真的会撕掉信签,要重复送上第二次吗?这点自己问过雪特人,他的回答似是自信满满,但所持的理由却非常奇怪。

  “大奸狗一定会这么做的,因为千百年来,每出三流戏剧里的坏人说话和做事都差不多。”

  “石崇又没有在演三流戏剧……”

  “丫头,在正常情形下,现实世界通常会比三流戏剧更加荒唐。”

  总之,因为雪特人这么说,自己就担任他的信差,过来送信,不过他也特别叮咛,送完信一定要立刻离开,因为敌人会想到自己还在附近,追击过来,假如遇到的人是多尔衮,事情就很不妙了。

  “遇到多尔衮,你要很小心,但是如果遇到人妖老三,你就要更小心。多尔衮和李老二是杀人不打招呼,可是老三连暗算人都不会打招呼。”

  听来好像有点道理,不过即使不用他说,爱菱也知道不能久留,所以发完第二封信,便立刻离开,但飞行了一会儿后,T1000的雷达显示,她已被人追踪在后。

  “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多余。以爱菱目前的立场来说,香格里拉城内所有的天位武者,全都是敌人,至少全都是见了面马上要闪的人,然而,T1000的系统却给了一个意外答案。

  “强天位出力,速度普通,火形气劲护体……非东方家武学系统。”

  根据这些特征,再与目前资料库中的天位武者一核对,系统给出了一个正确性高达百分之八十三点七的回答。

  “朱炎?海尔,隆?贝多芬的唯一弟子,目前隶属周公瑾阵营……”

  即使系统没有报出这一长串头衔介绍,爱菱也知道来的人是谁了。她万里迢迢从稷下偷溜出来,赶到香格里拉,就是为了要找这位大师兄,只不过一来就被卷入各种事端,没有机会去找他。

  看来华姊姊还真是说得没错,只要距离在百里之内,就算不刻意碰头,两名天位武者也很容易因为卷入种种骚动而见面,因为基本上他们就是破坏与****的源头。

  就要碰头了,但这时候要选择在哪里见面就很伤脑筋,爱菱迟疑了一下,最后选择笔直往上飞去,冲破云霄,停留在云层之上。她并没有刻意启动藏匿起自身气息的设备,所以在她冲上云端后不久,一道熊熊火光破云而出,在她之前停了下来。

  火光渐渐消失,露出了里头的俊朗身影。朱炎的武功源自魔界,与人间的火系武学颇有不同,每当要以轻功全力追赶目标,就会催发火焰增速,同时也提升自身的防御,不过既然是要见面,当然是要把这些火焰收起来。

  “小师妹,你来这里作什么?”

  一句话问完,高空的凛冽寒风吹来,朱炎的眉头皱了一下,解下身上外衣,飘前一步,道:“这里风大,你……”

  话才出口,连他自己也觉得好笑。之前就已经知道,小师妹早已与过去的印象不同了,而且现在还穿着师父隆?贝多芬的最高杰作──T1000装甲,能够飞到这样的高空来,自然有温度调节设备,怎会怕冷?只是,不管眼前的形象怎样改变,下意识里,她仍是过去那个总是装错螺丝,莫名其妙引发一堆爆炸后,就在那里嚎啕大哭,需要自己赶去善后的小女孩……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现在的香格里拉局势混乱,小师妹你不应该待在这里的。”

  “小师妹”这个称呼,对爱菱来说有特别意义。在她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这个大师兄,从没有叫过她“丫头”或“矮冬瓜”,而是很亲切地称呼她小师妹,因为朱炎知道,这个从来也得不到父亲关爱的女孩,有多么期待受到肯定。

  也因为如此,在爱菱的心中,这位师兄是足以与父亲并列的两名亲人。尽管她在雷因斯变成了众研究员的宠儿,每个人都争着讨她开心,而兰斯洛师兄、华扁鹊姊姊也对她呵护倍至,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对那两名亲人的想念。

  “我……我来找你啊!”

  一句话说出,爱菱一直强自压抑的情绪就止不住地流泄出来。

  “师兄你才是奇怪呢!为什么你又会在这里呢?你不是一直都待在布玛身边的吗?为什么会跑到人间界来?如果是来这里观光旅游,那可以到雷因斯找我啊,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听我的组员说,稷下城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好像还有一些很特别的俱乐部……嗯,他们送我一堆折价券,我都还没有机会用,快过期了……总之,总之你为什么要跑去帮那个铁面具的坏蛋啦?”

  连串的问句,相互之间杂乱无章,从这点就可以看出爱菱的心情有多混乱了。她不喜欢斗争,不喜欢仇恨与对立,但却更畏惧与往日亲友相互敌对的场面,过去在阿朗巴特山曾经发生过的同室操戈,是爱菱最不愿回忆的凄凉画面。

  “这个……有很多事你不了解。”

  朱炎叹了口气,往前飘移一步,爱菱却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她信任这个从小就对她极好的师兄,也相信他光明磊落的作风,但是前日在洞窟里,被源五郎猝不及防地点住穴道的记忆犹新,高度警戒之下,她连头盔、甲胄都不敢卸下,看见师兄靠近,紧绷的神经立即反应,退了一步之后,才惊觉到自己做了多余的事。

  “啊……师兄,对不起。”

  仿佛为了表示诚意,少女九十度地深深鞠了一个躬,表示道歉,然而,这却已经让双方明白到,彼此间的立场,已经为他们画下一道无形的间隙,虽然他们都试图避免,但现实就是这么一个残酷的东西。

  朱炎叹了口气,再怎么说,他也是爱菱的师兄,不能摆出一副小气的样子。

  “没关系,不过……小师妹,你认为公瑾大人是个坏人吗?”

  这是一个早就已经肯定的问题,爱菱忙不迭地用力点头。

  “为什么?”

  “因为,他滥用太古魔道的技术啊!一个正直的好人应该把太古魔道用在有意义的方面,不是用来穷兵黩武,这是皇太极老师指导的第一课,太古魔道的技术,不可以落在心术不正的人手上,现在通天炮落在他手里,会造成整个风之大陆的不安,所以师兄你不该帮他。”

  爱菱说得掷地有声,她就是以这样的坚定信念在统帅着太研院,然而,朱炎却不表认同。

  “好人与坏人,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分的,至于皇太极老师虽然说得冠冕堂皇,可是他自己在作研究的时候,实验数据可是用尸首所堆积出来的,这种做法小师妹一定不能认同吧?那你崇拜一个你完全不能认同的人当偶像,这岂不是很荒唐?”

  这句话令爱菱哑口无言,如果单纯是为了驳回,她可以强辩说这是早期的事,晚年的皇太极老师已经大澈大悟,走上一个研究员该走的正道。

  然而,爱菱并不是一个爱说谎的女孩,她自己也知道,在研究员的本质上,皇太极老师与华扁鹊姊姊,还有众多的天位武者都一样,有着轻视生命的倾向,即使是与自己相遇时候的他,假如真的有需要,他想必也不介意让身边尸积如山。

  “这……这个……关于这个……”

  “我没有责怪小师妹的意思,不过是想让你明白,世上的事并非如此简单,有时候你会很喜欢某些人,不管他作什么,你都会义无反顾地支持。”

  这段话假如给源五郎和海稼轩听到,两人大概都会用力地大点其头吧!不过,爱菱却联想到另一件事。

  “可是,他滥用那些轨道光炮,作战的时候尽用一些卑鄙手段……”

  “什么算是卑鄙手段呢?公瑾大人并不是江湖游侠,如果要逞血溅五步的匹夫之勇,光是每天的决斗书都会接到手软。他身系艾尔铁诺的安邦重任,又是第二集团军全体交托性命的军事领袖,兵不厌诈,乘敌弱疲之际,用最小伤亡,换取己方的胜利,这才是真正大英雄的所为。”

  朱炎道:“你可以说他卑鄙,可以说他无耻,但英雄豪杰的是非功过,后世自有定论,像公瑾大人这样的存在,不管世人或褒或贬,都不能不承认他是一名大人物,就算小师妹你骂他是乌龟大浑蛋,那也不会影响什么。”

  从师兄的语气里,爱菱失望地发现他对于周公瑾坚定支持的态度,看来自己不太可能令他改变立场,不过,念及交涉失败,马上就要面对同门阋墙的局面,爱菱还是想要再作一些努力。

  “可是……布玛最讨厌的就是人类,师兄你是布玛唯一的弟子,怎么可以帮人类做事?而且还帮周公瑾作那些太古魔道兵器?”

第二章 云端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