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天降救兵

    如同朱炎早先的预期,只要时间拖得长了,雷因斯方面的高手自然会被战斗给惊动,赶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然而,朱炎却不晓得,今晚却是一个很糟糕的时刻,因为雷因斯方面唯一能与多尔衮正面敌对的源五郎,正为了帮友人逆转经脉、回复气脉运行,与海稼轩一起闭门运功。

  事关重大,妮儿是理所当然的护法人选,即使感应到了什么,也不能擅离位置,唯一能保有行动自由的,只剩下泉樱一个。不过,当那件奇事骤然发生,她和妮儿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妮儿,你看看那边,我……我的眼睛好像花了。”

  “不是花,是幻觉,正常世界哪有可能看到这种东西?”

  就在香格里拉的东南角,亦是之前源五郎、多尔衮御兽破地而出的位置,这个日后被人称为“百鬼台”的纪念地点,在一声足以惊醒全城人的轰然巨响中,一道直径十五尺的庞然巨物破地而出。

  仔细一看,那并非是什么单一物体,而是一道由数万头大小生物所组成的黑色浊流,如河似浪,长度已有过百尺长的生物洪流,源源不绝地从地底冒出,前端部分在空中两下转折后,便像怒发的洪水一样,朝东北方向奔流过去。

  别说普通人看了之后有什么感想,即使是妮儿与泉樱,看到这么诡异的场面,都为之瞠目结舌,阵阵鸡皮疙瘩直冒。

  但是,泉樱却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并非是天心意识的感应,只是单纯的女性第六感,让她突然感觉到,如果追着这些东西去,好像可以遇到什么自己很期待的东西。

  (难道是……)

  出现在脑里的那个答案,让泉樱惊喜得站了起来,但是考虑到一些顾忌,她不希望妮儿也跟着过去。幸好,当泉樱要求妮儿在这里继续护法,由自己负责过去看看时,向来好动好事的妮儿,这时却摆出了很畏惧的态度。

  “……要去你自己去……我最讨厌的就是什么蜘蛛、蜈蚣、大苍蝇之类的东西了……反正超过四只脚的东西都很恶心……”

  看到妮儿慌忙摇头摇手的样子,泉樱不由得记起妮儿在日本大啖章鱼烧名产,像是很开心的样子,难道章鱼只有四只脚吗?

  想归想,泉樱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带起天丛云剑,飞身就往东北方向赶飙过去。

  ※※※

  同样的诡异情形,当然也出现在多尔衮等人的眼前。尽管之前已发现这丫头用的是召唤术,但多尔衮也发现只是依样画葫芦的她,并不是当真了解召唤术的咒法,模拟时候使用的咒文乱七八糟,完全没有指定对象,以这个方式召唤,召唤目标就是香格里拉地底的所有生物。

  (哼?这样也行……)

  多尔衮心中一惊,跟着就看到了那一大片乌压压的生物洪流,像是潮水一样,一路呼啸过来。

  (这……这是什么……七百万魔族大军杀到人间界来了吗?)

  正在与远端进行连线,暂时无法有动作的朱炎,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九州大战时,魔族进攻人间,便是号称七百万大军,当朱炎看到眼前一片叫不出名字的生物,浩浩荡荡地杀过来,他除了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感想,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该怎么比喻。

  这群生物的体型,有大有小,有些只是香格里拉地下的蟑螂、田鼠、蚯蚓;有些却是来自“勇者墓穴”地窟的巨型怪物,但无论体型如何,被咒文召唤、牵引而来的它们,本身已经被咒文强加上亢奋效果,激发着最原始的杀戮yu望,要毁灭敌人、毁灭敌人、毁灭敌人……

  即使是多尔衮,也感受得到那股不寻常的压迫感,数万生物的意志集中在一起,一次怒涌过来的杀气与压迫,比实质的刀剑更为锋利、比万年冰雪更为寒冷,若是多尔衮的心肺功能稍弱半分,可能当场就要停止呼吸了。不过,他脑里却想到一件事,之前和源五郎比斗时,由于厮杀目标只有彼此,所以在召唤出魔兽后,他们并不需要再指定攻击对象,但这里现在却有三个人,那个只懂得照抄咒文的丫头,知道怎么指定对象吗?

  多尔衮的这个想法合理,但却太多虑了。诚然爱菱根本不懂得指定对象,甚至也不懂得召唤术,不过被召唤过来的数万生物,在魔力仍然持续放出的情形下,不会反噬施法者,而在剩余的两个人中,它们挑了最显眼的那个目标攻击。

  ……自古以来,对多数生物而言,红色都是一种能够激发亢奋敌意的颜色,特别是那个一身红袍的壮汉,还怕自己不显眼似的,在身上燃起了灿烂的火焰。

  由数万生物所组成的黑色洪流,怒涛一般地往多尔衮撞去。多尔衮眼中闪过一丝紧张,但却把护身火劲鼓荡得加倍炽热,预备迎接这未曾面对过的猛烈攻击。

  同一时间,爱菱见到多尔衮的如临大敌,差点高兴得手舞足蹈,却完全没发现到,由于她没有指定召唤目标,各式各样的生物仍是源源不绝地从那地洞冒出。这样没止境的召唤,对于尚未调整完毕,又因为适才与多尔衮激战,能量降至低点的T1000来说,当然是个大考验,十八个能源槽的警示灯,在少女兴奋过头的雀跃中,一一亮起……

  截至目前为止,事情都还算正常发展,不过,也只正常到这一刻……

  “警告!系统不堪负荷,即将自动关机,请将您正使用的程式存档,以免流失。”

  令人怵目惊心的蓝底白字,一时间占据了爱菱所有的视线,即使隔着隔音效果绝佳的胄甲,多尔衮和朱炎却同时听见一声恐怖的女性惨叫,紧跟着,一丛雪白耀目的璀璨火花,从T1000的背后部分喷放出来,像是烟火一样,刹时间雪亮得令人无法正视。

  “哇!哇!哇!烧死我了,烧死我了,屁股烧起来了……”

  T1000应该并未失去所有能力,因为至少爱菱仍然保有了飘浮空中的能力,铠甲也并未解体,但是少女一面在云上跳着脚,高声尖叫;一面摇着喷冒火花的背部,慌张地逃窜,这却是谁都看在眼底的事实。

  纵然是多尔衮、朱炎这样的豪雄,一时也都给太过混乱的场面,弄得不知该怎么反应,直到爱菱在尖叫声中窜入云层,藉着水分灭火,多尔衮这才回过神来,想要趁机发动攻击,可是,围绕在周围的虫虫大军却不给他这机会。

  T1000虽然当机,但控制数万虫虫的电波与能量仍在持续放送,只不过因为系统错乱的影响,本就只是依样照抄的咒文,变得颠三倒四,支离破碎,产生出来的结果就乱七八糟。

  数万虫虫大军胡乱攻击,一身红袍的多尔衮固是首当其冲,就连仍在进行紧急连线的朱炎都受到波及,一同被卷入攻击范围中。

  这些没有思想的虫虫,攻击方式非常奇怪,甚至不像是攻击,只是不顾一切地扑到目标的身上,紧紧依附,死都不肯下来,只要打死了一只,周围的虫虫群就像是被喷了兴奋剂一样,争先恐后地扑上。

  这么说虽然有点古怪,但是这些虫虫朝多尔衮扑击的模样,就与为冷梦雪高声欢呼的歌迷群众毫无分别,多尔衮的天心意识,不住感觉到它们的兴奋、迷醉,还有即使是死也要扑上来摸一下的狂热。

  对于多尔衮这个战斗狂人来说,再没有比碰到同样是狂人的东西,更令他难以忍受的事了,目前所遭遇的情形,不仅让他愤怒,更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恶心。

  “滚开!全给我粉身碎骨地滚出去!”

  多尔衮吼出声,额上青筋浮起,鼓起与强敌作战时都未必会用到的刚猛力量,不顾一切地狂震出去,要把所有近身的生物毫不留情地格杀。强天位力量推动的护身劲岂同泛泛,那些蟑螂、苍蝇、螳螂之类的昆虫生物,尚未近身便粉身碎骨,连同体液一起被震射出十里之外。

  然而,攻击过来的却不是只有这些细小东西,还有堪称是昆虫祖宗的巨型霸王,那些来自“勇者墓穴”地窟的巨大变种昆虫,在召唤咒文的影响下,前仆后继地冲锋上来,对于这些庞然巨物,多尔衮就无法这么轻松地将之击飞。

  “畜生!胆敢在老夫面前放肆?”

  尽管愤怒,但这些为太古神明塑造、不属于尘世生物圈的异种生命,皮坚甲厚,并不是那么容易摧毁的。假如多尔衮全力以赴,又或者他没有像其他的天位武者那样,被天地元气的混乱影响实力,他应该是可以轻松解决这些恼人东西,但现在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护体的飞腾烈焰狂击出去,把最前头一只巨型蜻蜓似的东西震得支离破碎;但未及回气,另一头巨型蟑螂又从左边扑上来,被多尔衮蓄劲未足的凌空刀气斩中,只是拦腰断成两截,而手臂上所感应到的强硬反震力,却让多尔衮皱起眉头;这时又一只三头巨型螳螂闪到面前,多尔衮扬臂出击,但力量连续消耗又尚未回气的影响,令他虽然将这异形螳螂凌空斩杀,却无法将其沉重的残肢震飞,反而坠落在自己身上。

  多尔衮狂暴嗜杀,敌人的鲜血、尸块溅到身上,非旦不会令他畏惧,反而更能激起他的凶性。不过现在却是另一种情形,隔了这些坚硬无比的尸块,他护体神功的劲道击在那些巨型生物身上,就像是受到两层胄甲的阻隔,力道锐减,杀伤力大幅减弱。

  只是这样的一个小差误,多尔衮就无法成功干掉扑上来的那头生物,被它重伤身躯缠上的结果,本来的防御网顿时出现了缺口,外围的所有生物一涌而上。只听得连串暴躁怒吼声,仿佛云中闷雷似的不断响起,在数万只大小生物的覆盖、缠贴之下,它们慢慢组成了一个黑色的大球,将目标人物包裹在里头。

  “呼,累死了,终于搞定起火问题了……”

  当爱菱惊险地利用云中水气,解去火烧屁股的困境,从云层中浮现出来,却很讶异地看着眼前情况说不出话来。由于能源供给不上,加上系统死当的关系,T1000已经停止了召唤,只是维持着对附近生物持续地下令攻击而已。

  多尔衮已经不见了,连声音也听不到了,但是那颗直径长达数十尺,表面上爬满无数密密麻麻昆虫的大球,应该就是他没有错。趁着强敌这时候被困住,倒是个很好的开溜机会。

  爱菱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好机会,只是,在她决定开启推进设备离开前,却仍是忍不住多看师兄两眼。隐约充盈着湿热水气的眼眸,无声地问着一个黯然神伤的问题。

  朱炎当然知道小师妹要问的是什么。他实在想不到,还不用自己出手帮助,小师妹就有了独力应付强敌的本事,虽然过程有点碰巧与幸运,但却无可置疑地是她的实力。

  只要紧急连线完成,启动轨道光炮,那么自己就有拦截多尔衮的能力,可以保护小师妹安然离开。可是,过错既然已经造成,朱炎的自尊便不允许自己解释,求取别人的谅解,所以他只是淡淡地望向爱菱,想干着声音说两句话。

  “小师妹,师兄……”

  一句话方出口,朱炎的眼中忽然绽放恐惧之情。距离隔得太远,爱菱看不见师兄的眼神,而系统大乱的T1000更没有发出警示,告诉爱菱她身后的那颗大黑球突然迸发炽烈能量,一道璀璨夺目的血红火光,自黑球中破射而出,直往爱菱飙射过来。

  “啊~~”

  少女的痛楚悲鸣声中,朱炎惊惶地看着自己所疼爱的小师妹,被那一记威力万钧的烈焰刀从背后贯穿胸口,血花还没溅出来,就在体内被蒸发殆尽,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没等朱炎冲上去救人,那道刚柔并济的炽烈火焰,就像青蛙的长舌般倒卷而归,把重伤的爱菱一起带回黑球中。

  “小师妹!”

  朱炎惊得魂飞天外,也顾不得轨道光炮的连线尚未成功,合身扑上,奋起一身力量,就往那数万虫虫覆盖包裹成的大黑球击下。

  “砰”的一声闷响,朱炎的一击虽然将表面千百昆虫震毙焚杀,但却无损大黑球的整体形状。构成这个大黑球的主体,是那些无比坚硬的巨大虫兽,即使是多尔衮也应付得颇为吃力,更何况是朱炎,又更何况他在那一击之中察觉到,应是被困在球内的多尔衮反过来运力保护大黑球,变成一道坚固防壁,阻止自己救援。

  “小师妹,爱菱,你支持下去,师兄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一生中从未这样害怕惊惶过,朱炎意态若狂,不住运劲轰击大黑球的表面,希望能够破开防壁救人,但理智却告诉他,即使能成功,也绝对不可能在两刻钟之内做到,而多尔衮杀人的时间……

  “丫头,本来我不想这么早就干掉你的,但你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是种危险,控制太古魔道的人,只要有我们这边就够了……”

  在大黑球的内部,早就震开巨虫缠体的多尔衮,全身滚绕着炽热的火焰,一手掐在爱菱的颈子上,等待着因为受创过度的T1000自行解除爱菱的着装状态。

  “我和隆?贝多芬是老交情了,或者该说皇太极那老鬼与他有交情。本来我不想让他没人送终,既然现在变成这样,我宰掉你之后就顺手去把他干掉好了。丫头,你猜猜我杀你要多久时间?”

  早就被重伤与失血弄得失去意识的爱菱,在咽喉的痛楚中,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前头那张依稀熟悉,却无比狰狞可怖的血腥面孔,连抬起一只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脑里只是反覆地回想着几个画面。

  ※※※

  朱炎师兄站在那边,冷漠地看着自己……

  多尔衮拿双方合作利益要胁,要他不要插手……

  在战斗中始终保持沉默,冷冷地站在那里的朱炎师兄……

  自己本来要离去时,朱炎师兄无动于衷的冰冷表情……

  这几个画面此来彼去地闪动,最后汇聚成一个孤独的声音。

  ……师兄,你为什么不救我?

  ……师兄,你在哪里?

  ※※※

  半昏迷的少女,当然不可能知道朱炎正在外头奋力救人,只是为着那种仿佛被最亲的人背叛的痛楚,在生死之间的那一刻,流着无比伤心的泪水,然而,一个不知道是幻是真的声音,却在她即将消失的意识中出现,给了她继续撑下去的力量。

  “丫头,你做得很好,师兄感觉到你现在的痛苦,过来助你一臂之力了,只是……不知道你还肯不肯再多信任我这师兄一次。”

  这句心语传话,只在爱菱的意识中响起,并没有任何旁人听见,可是,不管是掐着爱菱咽喉的多尔衮,还是正在外头努力破坏防壁的朱炎,却都感应到一丝……不妥。

  “那是……不妙!”

  停顿下动作,抬头望天的朱炎,以最快的速度飞身闪开,只见一道巨大的紫白色雷电,伴随着无比浓烈的强大魔气,像是万神天谴,自天上猛轰而下,在朱炎飞身退开的那一刹那,雷霆万钧地轰在那大黑球上。

  “轰!轰!轰!轰!轰!”

  没有人能够形容,那是怎样的霹雳声响,由于声音太大,一时间耳朵里什么也听不见,只剩一种近似晕眩的震撼感受。

  经过强天位力量硬化的坚皮厚甲,在妖雷魔电的劈打下,竟似全然不堪一击,不但立刻爆出缺口,而且构成大黑球的所有虫体,被妖雷魔电灌体而过,从构成肉体的最小单位开始整个脆化,最后在轰然爆响声中,直径数十尺的巨大黑球,随着火焰雷光,炸得四散纷飞,点滴无存。

  当妖雷魔电轰出缺口的瞬间,多尔衮首当其冲,不得不出手抵御雷电袭击。蓄劲不足下仓卒抵御,只觉得从挡架的左臂开始,半个身体酸麻难当,像是被点了穴道般的运转不灵,但大日功真气一提,立刻又回复劲道。

  不过,就只是这一下子的空隙,大黑球核心的狭窄空间内多了一人,趁着多尔衮无法以左臂回防的刹那,重拳朝他面门击来。

  假如多尔衮是石崇那样的奸险个性,或许他就会直接用爱菱来挡这一击,但个性粗豪的他,却本能地撒手放开爱菱,用右臂挡架。其实,他若当真用人来挡,也起不了作用,因为敌人在出拳同时,另一手则用妙至巅峰的擒拿反扣他右腕,细腻的手法,甚至没有让爱菱颠动到,就轻轻巧巧将人夺过来。

  “你!”

  多尔衮一声未出,右臂与敌人的重拳一接,只觉得右手痛至不可思议,像是整只手在不运功的情形下,直接放入腐蚀酸液中的感受,如果不是大日功及时发挥护体作用,整只手臂恐怕就要废了。

  护住手臂,身形就立足不稳,被敌人的拳劲一吐,多尔衮向后跌撞出去,和正在爆炸的黑球之壁一起,在无数亮紫电光飞窜之中,远远地被轰飞出去。

  太过璀璨耀目的画面,不得不暂时闭上眼睛的朱炎,险些就闪不过窜动的妖雷魔电。而当他惊讶地睁开眼睛,看见多尔衮跌撞似地往外飞出,心中又是惊骇,又是不解。以多尔衮的武功之强,当世有谁能将他逼退?又有谁能将他击出这么远去?

  “……若前方为黑暗,便斩下黑暗;若前方为光明,便轰杀光明……”

  话意古怪的一句话语,传入朱炎耳中,由于情形太过诡异,朱炎一时间甚至以为自己正在看着哪部拙劣的三流戏剧,只是呆呆地瞪着前方的黑色身影。

  黑色的披风飘扬,黑色的大衣、黑色的毡帽、黑色的手套……被笼罩在一层黑色气息之下的伟岸身躯,像是来自地狱的魔神,散发著令人不安的压迫感。

  “即使这冷酷的世间,没有神的存在,但天在呼唤,地在呼唤,人在呼唤,呼唤我打倒邪恶。恶人们听好,我就是正义与爱的天才魔导师,阿里巴巴古德三世。”

  “阿里巴巴古德三世?你就是那个疯子?”

  这实在是最煞风景的一个反应,不过自从上次他大闹市长官邸,将石崇、鸠摩狮击成重伤,情报传了出去,朱炎所知的消息就是有个蒙面疯子重创了石崇与其手下,虽然也曾暗中揣测那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实际碰到面,他的反应却是如此直接。

  假如对方真是个疯子,那么为着他的这个反应,朱炎就难逃一场激烈战斗,而从对方能够与多尔衮比肩的实力来看,朱炎计绝讨不了好。幸亏对方不愿作战,朗声念完宣告身分的话语后,突然就把头一转,全速飞行离开现场。

  朱炎起先不解,直到看见一道璀璨火光从远方飙射过来,这才明白他离去的理由,刚刚他肯定是以某些巧妙的手法,加上高明的战术,猝不及防之下击退多尔衮,但双方实力相若,那一击并没有能够伤到多尔衮什么,所以当多尔衮愤怒地赶来,不欲久战的阿里巴巴古德三世就选择离开。

  从他能一击便轰破坚固的大黑球,又同时轰退多尔衮的实力,朱炎并不认为正面对战,这男人就会弱于多尔衮,所以对他选择避战的做法,有些许的困惑,然而,在阿里巴巴古德三世闪电离去时,朱炎看到被他抱在臂弯里那个娇小身影,顿时明白了一切,也因此,他要做一个师兄该做的事。

  “想跑到哪里去?给我留下来!”

  多尔衮一迫近,就预备再次运转天心,像早先拦截爱菱那样,以熊熊火壁拦阻这人,再配合自己的追击,应该可以成功将他截下。但当他打算付诸行动时,朱炎却拦阻在他身前。

  “多尔衮,你想做恶到什么时候?”

  “你算是什么东西?就凭你一个,拦得住我吗?”

  “单单只靠我一个,是不能阻到你什么,可是老天自然会给你应得的天谴。”

  “嘿,多尔衮纵横一生,何尝怕过因果报应,贼老天若是真有本事,你不妨让他……”

  多尔衮并非蠢人,话说到这里,也就明白朱炎的意思,而朱炎也没有再多等下去,立刻以心语命令发动连线成功的轨道光炮,阻住多尔衮往前的道路,五道光炮同时对准他发射。

  蓝白色的雪亮光炮,像是天谴一样,朝多尔衮轰击而去。尽管多尔衮对这种机械武器不屑一顾,但他却也没法无视轨道光炮的存在,迳自追截敌人,假若是天位武者中最快的织田香、源五郎,那还可以试试看,但属于沉稳型的多尔衮根本就不可能有那种速度。

  虎吼声中,多尔衮的烈焰刀硬撼五枚光雷,爆出火花与空气震击,虽然光雷连接发射下来,但在六阳烈焰刀的纵横刀网防护下,被越隔越远,无法在逼近到他周身三尺距离,渐渐失去了威胁。

  朱炎额上冷汗涔涔而下,暗忖这人果然是当今天位武者中的首席人物,烈焰刀的爆发威力,竟能这么快就压下轨道光炮的威胁,实是可畏可怖。当初公瑾大人的顾虑没有错,轨道光炮只能由公瑾大人亲自使用,假如让别人一用,许多轨道光炮的弱点就会一一暴露,现在拿来对付多尔衮,希望粗豪的他没有这么仔细的眼力……

  在个性上来说,多尔衮确实不是细心的那一型,但假如朱炎知道在数百尺之外,另外有一双野兽般的条纹瞳孔,注视着这边发生的所有事,他必然会非常后悔,因为即使是再粗线条的人,都懂得“旁观者清”这个道理。

  “桀桀……果然……这套玩具不能射落在眼睛看不见的地方,操控的数目与时间,是与天心意识相关……桀桀……”

  因为这样,所以周公瑾能同时操控的光炮数目,就远在朱炎之上,但即使是周公瑾,也不可能同一时间发动九十多尊轨道光炮。

  而轨道光炮的另一个缺点是,由于控制光炮轨道是靠使用者的天心意识,所以使用者必须身在战场上。像朱炎这样的级数,当他同时运作五座轨道光炮,落点甚至只能击在目光所及之处,假如多尔衮也像王五那样躲入云层,无法以天心意识配合仪器追踪目标的朱炎,就只能胡乱轰击,逼人出来。

  “……真是可怕啊,那个男人……他居然在这种状态下击败米迦勒和王五……”

  奇雷斯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这头绝世凶兽现在确实感觉到一股颤栗感。一面与强敌作战,一面用天心意识全力操控轨道光炮,准确无误地攻击敌人,那需要多强的精神力啊?这男人简直是逼自己在一条细细的刀锋钢索上走高空……

  高风险、高觉悟,确实有可能大幅提升天心意识的灵敏度,发挥出超越本身实力的力量,甚至有可能在战斗中突破本来界限,令修为更上一层楼,不过,即使是那个梦想修练到斋天位快要想疯的陆游,都没有做出这么疯狂的事,那个素来给人冷静印象的男人,为什么要把自己逼成这样?

  “……他不像是自虐狂啊……桀……难道是因为失恋吗?嘻嘻,确实是一个让男人疯狂的好理由……妈的……怎么泡个妞这么麻烦?又不能随便扭断她脖子……还是应该先把她与人类的羁绊给清掉,先宰掉她那个猴子老哥再说吧……”

  不知是否因为感应到这阵呓语的关系,正在空中高速奔驰的阿里巴巴古德三世,突然感觉到一阵背脊发寒。

  继续在空中飞行,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天上过于辽阔,在有心人眼中太好追踪,自己能继续停留现身的时间无多,虽然单就力量上来说,自己无惧香格里拉之内的任何敌人,但支撑自己出现的灵力却快要消耗殆尽,必须要找个地方降落下来了。

  黑影闪动,像个暗夜魔神似的阿里巴巴古德三世,轻轻降落在寂静无人的暗巷之内,稳健而不失柔软的步伐,好似处于全盛时期的猛兽。纵然自信满满,他并没有忘记在落地的那瞬间,最有可能遭受到敌人的攻击,提高了警觉。

  果然,才一落地,就有一个声音从后面靠近。

  “阿里巴巴先生……”

  紧绷的神经,早已酝酿着攻击,在听见脚步声的瞬间,便像山洪爆发一样地把重拳挥出去,可是却在看清楚来人秀丽无双的面容后,硬生生把那沛然拳劲给强行止住。

  拳头停在面门前的距离,只剩下短短数寸,但泉樱的表情没有改变,仍是笑吟吟地往前直视,慧黠眼神中的信心没有一丝动摇。虽然连续两次都是在这种尴尬情形下碰面,但是有了上次的经验,泉樱可是自信满满,知道这看似吓人的重拳绝不会让自己掉一根头发。

  “阿里巴巴先生,您好,我是你忠实的……影迷,承蒙你的救命之恩,对你非常的仰慕。”

  说是影迷,只是因为说歌迷会更不伦不类,但是当泉樱这么轻柔地说着,往前踏上一步,“阿里巴巴”的眼中却闪过惶恐之情,忙不迭地后退后步,像是遇到了极可怕的强敌一样,拼命摇着左手,颤声说话。

  “不不不,本大……大魔导师上次已经说过了,我是个志向高洁的流浪骑士,怀抱着伟大的志向,不可以和任何女性有关系;你是有夫之妇,也不可以和任何男人发生关系。”

  乱七八糟的一番话,多少可以看出当事人惊惶的心情,饶是如此,他却仍不忘牢牢叮咛泉樱一遍,这实在是一种令她不禁莞尔的心态,不过,深深掌握住这种心态的她,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绯红着脸,俏然转动纤腰,在长裙轻轻一旋中,双手捧着面颊,像是很害羞似的小声说话。

  “啊!真的吗?可是……春天那么温暖,小鸟叫得那么好听,我是个已经成熟的女人,好想和某个英俊的男人发生关系喔!”

  “什么?是哪个男人?谁敢那么大胆?”

  本来还好像拒女色于千里外的态度,突然间变成一头发狂的猛虎,不但声音提高了十八度,还如泉樱所愿地主动靠了过来。

  “是不是老三那个小白脸?英俊有什么了不起?我立刻去画花他的脸,活剥了他的皮,还要砍去他双手双脚!”

  吼声如雷,不过由于声音太大,说话中的两人都没有留意到,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重物坠地,还有木桶杂物滚动的声响。

  “那个……男人,就是你,亲爱的阿里巴巴古德先生。”

第四章 天降救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