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魅影幻神

    源五郎的担心,就是目前状态的最佳写照。没有回到驿馆的妮儿,正在一处高楼的屋顶上,仰望天上明月,心中藏着满满的不安。

  她不愿意在这时候回到驿馆去,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泉樱。在这个时候回去碰面,大家一定很尴尬吧,而自己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抬高下巴,摆出一副很高傲的姿态,因为唯有这样子做,那一巴掌才能合理地解释过去。

  其实,人很难控制自己的心意与情感。妮儿自己也发现,仇恨在心里头渐渐淡去,这些时间的祸福与共,并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的。而自从哥哥在日本结亲,情人数目暴增以后,本来对他深深的依恋之心,也逐渐散去,心里也找不到半分怒意,反而觉得有几分莞尔。

  但是甩在泉樱脸上的那一巴掌……其实不是想打她的脸,只是想在她肩头拍几下,像个朋友一样地叹气说话,埋怨自己不幸的童年。可是,一股突如其来的真气爆发,却让手臂动作失控,如果不是自己魂飞天外地猛遽收劲,遏止不住的爆发劲道,可能在泉樱没有防备的情形下,把她的脑袋打个稀烂。

  那一瞬间,从丹田爆发出来的气劲,是这么地汹涌狂暴,完全不受本身控制,事前又全无预兆,如果再发生一次,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及时制止危机,而回忆起那个黑皮浑帐的话,这显然只是个开始。

  “真是没看过这样的蠢事,居然连当事人自己都没发现,就开始发生天魔变。知不知道什么是天魔变?知不知道魔族史上成功度过天魔变的大魔神王有几个?知不知道没通过天魔变的垃圾,最后下场是什么?你啊……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那天,在小溪畔遭遇奇雷斯的时候,他就是这么恐吓着自己的,一直以来,自己都照着义姊潘朵拉的指示,不去想这件恼人的事,但是,现在似乎到了不能不面对的时候了。

  用担忧的眼神,妮儿满心不安,拉起袖子,慢慢把手抬起来,对着淡淡的月色,仔细端详。

  虽然还不明显,但确实可以看出来,变得异常粗糙,甚至有点发硬,妮儿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可是脑里止不住的联想,却浮现着白字世家改造那些俘虏魔物时,出现鳞甲化的可怖现象。

  想到那些情景,一向以胆大无畏为座右铭的妮儿,无力地蹲跪下来,脆弱得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表情,脑中除了担心与忧虑,就只有一句话。

  “你自己考虑吧,如果哪天你想好了,就大声找我……桀桀,当时我是这么说的,想不到你让我等了这么久啊!”

  回忆中的话语,在耳边变得异样清晰,直到多出了那不应有的最后一句,妮儿才惊愕地抬头,看见蹲踏在不远处烟囱之上的漆黑人影。

  一双蝙蝠似的黑翼,无声地收在背后;黑色吊带的紧身装束,较之前加了更多的金属坠饰;由黑色皮手套中所伸出的锐利指爪,低垂如钩,在银色月光下闪闪生辉,仿佛有意彰显著他并非人类的事实。

  “奇、奇雷斯?”

  “嗨,帅妞好久不见了……桀,其实也没多久,因为我一直在注意着你,而你就算没发现,肉体也多少有些感觉吧……”

  同是天魔功的修练者,就算有什么气机感应也不足为奇,妮儿一听就怒由心起,更不多答一句话,举臂就轰了出去。

  “桀桀,好亲热啊!”

  奇雷斯的口气似是嘲弄,手里却分毫不敢怠慢,双臂一错,正面挡架,与妮儿的重拳一碰,爆发轰然巨响。

  妮儿只觉得体内力量如山洪海啸似的爆发,这次她不刻意压抑,反而全力催运,把一股沛然大力由肩至臂,直传至拳上,当这股力量整个轰发,奇雷斯的眼中闪过错愕,整个防御崩溃,被远远地轰击出去。

  “成、成功了……”

  一击得手,妮儿自己也吓了一跳,只觉得力量比之前与多尔衮战斗时,似乎又有增长。原本以奇雷斯之强,自己没有想到能在他手底讨得了好,不料双方正面硬撼,自己的天魔功竟似不弱于他,这真是值得欣喜……

  “不用高兴,这才不是天魔功……”

  诡异的声音,在后方出现,妮儿一惊,回头看去,在相隔一条街的对面屋顶上,漆黑蝠翼的黑色魔物冷笑着朝这望来。自己刚才一拳将他击出,为何他能这么快就回来?自己不但没有察觉,而且他还出现在完全相反的方向,这是怎么回事?

  “你的体内,有两种不同的力量……真是古怪,天魔功至强至霸,怎么会有力量能与之并存而不被吞噬……”

  声音这次从左方出现,转头追过去看,在左边的屋檐尖角上,摆出一个倒立的诡异姿态。

  但是……刚才在背后的那个奇雷斯并没有消失。

  “虽然你体内的两种力量都未臻成熟,但是……冰与火、天与地……两种截然相反却又同质的力量共存,可以在短时间内把力量提升七倍。”

  这次的声音有点远,而且又尖又细,是从半里外的一座高塔上,以传音入密的方式直送至耳边,话说到一半,又多了一个声音,来自百尺外的一个窗户。

  “……力量虽然不成熟,但杀伤力还真是不可小看……桀桀,连我都不太敢靠近,如果再挨上一拳,我可没什么把握能不受伤啊……”

  仿佛像是会自我增殖一样,“奇雷斯”的数目越来越多,烟囱上、屋脊上、塔尖顶、街道中心……全都是黑色恶魔的身影,姿势各自不同,有些是双臂交叠,散出森寒杀气;有些却是倒立、翻觔斗,作着种种马戏团小丑般的逗趣动作……

  不过,世上大概没有什么人会把这么危险的生物当小丑,妮儿甚至觉得自己才是被嘲弄的一方。在自己力量大幅增强的这段时间里,这头恶魔也有了长进,过去他虽然是强,但那份强却是直接而粗暴,没有现在这样如妖如魔的邪魅诡异。

  曾听人说过,天魔功除了雄强霸道的武技,也包括诡异的妖法幻术,但这部分自己全然不会,兄长兰斯洛多半也是未曾习得,而奇雷斯现在所展示的,就是他身为正统天魔功继承人的能耐吗?

  “……在火yao库里头点火把,桀桀……威力惊人,场面壮观……可是炸完之后,房子还会存在吗……”

  在数十个不同位置的奇雷斯中,有一个特别引起妮儿的注意,他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中一样,突然飞起,但倒飞中的身影却被某个无形空洞吞噬,消失无踪,可是下一刻又从十尺外的一处楼梯上出现。

  (原来如此,是魔法师的瞬间移动……)

  与石崇手下那个叫做鸠摩狮的法师一样,奇雷斯也是用这样的方法,化散所中的拳劲,所以才能乍没乍现,难以捉摸。再配上他的分身术,根本无法想像下次与他真正战斗时,会何等棘手?

  “懦夫,你不是为我而来吗?为什么躲得老远?靠近过来啊!”

  妮儿不敢贸然出击,因为远近范围内起码几十个奇雷斯,自己对分身术法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抑或是都真都假,胡乱出手并非上策,所以希望能诱他靠近。

  “……天真的女人,要引诱猎物,起码得拿出像样的诱饵啊,如果你预备拿自己当饵……桀,我对包装太多的礼物没有兴趣……”

  话虽如此,奇雷斯并不想靠近妮儿,适才硬接那一拳,自己蓄劲未足,令右臂酸麻至今。尽管不太愿意承认,但这少女在两大神功同修的爆发效果下,已经有了足以威胁自己的力量,如果进行战斗,那再不是游戏、切磋所能摆平的程度,而是以生死为结局的激斗,尽管自己有九成把握获胜,但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况且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妮儿一计不成,突然间身形如电,骤闪到最近的一个奇雷斯身旁,重拳挥出,将他打得粉碎,血肉四射,但才刚刚飞溅出来,就变成了幻影消失。

  这就是妮儿最大的顾虑。即使奇雷斯真的分成数十个,她也愿意一一冒死去战斗,消灭这势将威胁到一众亲友的恶魔,但如果眼睛看得到的几十个奇雷斯没有一个是真的,那冒死战斗也只会变成笑话。

  “唔……明明已经告诉你后果了,为什么还是有人想拿着火把进火yao库,难道恶魔的话没有信用吗……哦,你想趁着力量还在颠峰的时候,消灭掉所有敌人,用自己的牺牲换别人的幸福……桀桀,好伟大、好正义、好热血啊,我被你感动了,桀桀桀……”

  妮儿对奇雷斯的冷笑声充耳不闻,只是专心地追着一个又一个的奇雷斯,随手击杀。但虽然表情不变,心里却不可能不受影响,因为敌人确实掌握到了她的想法,自从发现功力增长失去控制,却又没法将之停下后,她早就作了心理准备,要在肉体承受不住力量前,先用这股力量把所有强敌清掉,所以之前无论是对上多尔衮或旁人,她都率先冲上前去。

  “……听说你天一亮就会失去力量,现在距离天明还有一个多时辰,如果你要战斗下去,我乐意奉陪,不过,你要不要先看看自己右手比较好?”

  这句话恰好说中妮儿心中秘密,她不自禁地停下动作,望向右手臂,却不料旁边最近的一个奇雷斯,身上气势突然千百倍暴增,闪电似地飙射过来,刚猛绝伦的天魔刀闪烁曜目金芒,猛斩向妮儿颈项,力道之强,大有要将她一击斩下头颅的狠恶气势。

  妮儿无暇细想,举起右臂便挡,看这金芒的耀眼程度,这记天魔刀之强恐不逊于多尔衮的八阳烈焰,自己已经有牺牲一条手臂,保全性命的觉悟。

  “轰!”

  能源爆裂的巨响声中,妮儿只觉得劲风刮面如刀,鲜血四溅,但却终究撑了下来,配合著本身内劲的爆发,竟然反将奇雷斯震飞出去。

  “哈哈哈,漂亮,真是漂亮,连这样一击都伤你不到,太漂亮了。”

  没有再用耗力剧烈的瞬间移动卸劲,奇雷斯在空中连续翻了十几个觔斗,在一处屋檐落脚时,附近的所有分身已经消失。

  “不过你可以再看看,你能接下这击的真正理由。”

  在恶魔的狂笑声中,本来满面喜色的妮儿顿时呆住,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被笼罩在一层墨黑色、隐约见到鳞甲光华闪动的右腕,五指变得又细又长,指甲更锐化为爪,闪着锋锐寒芒。

  正是这样一只强悍手臂,容纳了妮儿急速增长的力量,得以彻底发挥;在奇雷斯的重击下,也只是撕裂出血,但却以惊人速度开始愈合。在力量激增的同时,肉体终于为了适应力量,而发生了“进化”,但这样的改变却是妮儿最怕的一幕,在亲眼看到肉体的明确变化后,她满腔热血与战意瞬间冷了下来。

  “桀桀桀,刚开始只是手而已,再来就是脚了,猜猜看整个变化过程要多久?哈,顺利的话,你说不定能用魔族的姿态摘下多尔衮人头,哈哈。”

  奇雷斯笑得前翻后仰,妮儿却没有反应。在初时的颤栗感之后,她已经从那种想要大声尖叫的狂乱中镇定下来,敌人越是嘲讽,自己就越不能让他看好戏。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没有要怎么样啊,只是来看看我的帅妞改变心意没有,如果决定离开人类世界,随时可以找我啊……或者,你要再多等一段时间也可以,等你肉体的异变完成,多见识到一点人类的丑陋面孔,你会遗憾没有早点作出抉择的……”

  “我和你这个可怜没人爱的恶魔不一样,我有哥哥、我有朋友,我对他们有信心。”

  “信心?对人类?哈哈哈,这是我来人间界以后听过最好笑的一句话了,对人类有信心?真是让我好失望啊,哈哈哈~~”

  奇雷斯的狂笑声,在夜风吹拂中显得格外刺耳,妮儿实在没有把握如果他再继续嘲弄自己的隐痛,自己是否还能保持冷静。

  在冷笑声中,奇雷斯的身影渐渐淡化消失,不过充满嘲弄意味的话语仍是一直传过来。

  “人类对于异类生物的无情,最深切体会这点的应该就是他了……你听过上任大魔神王的名字吗?”

  “放屁!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嘿……是啊,这点连我也非常好奇,他与你有什么关系……”

  恶魔的黑色身影在夜空中消失,当夜风吹在身上,妮儿骤觉一阵寒意。

  自己目前的武功,是一生中前所未有的颠峰状态,内力更是强得超乎常理,但为何……被风吹在身上的感觉,这么冷?

  ※※※

  尽管香格里拉连日来事端不断,几乎每天都会造成某个地带的大破坏,不过,这些对老百姓来说却没有什么大影响,他们只是在事后被远远地挡在外围,眺望着被破坏的地段,猜测究竟又发生了什么阴谋事件。

  “这样下去很不好啊,再这么破坏下去,店面开不了,我们都不用做生意了。”

  当然也有人这样子在抱怨,不过,香格里拉有着各行各业的商人,即使是遇到战争这样的大破坏,都有人能从其中得到好处,像这样仅仅影响一两条街、十多栋房屋的小场面,更难不倒“无处不成商”的香格里拉市民,至少从事建材、建筑工作的商人们,因为大笔重建工作上门,正乐得合不拢嘴,每晚睡前都期望明天再多倒十几栋房舍楼台,多多便宜自己。

  总之,尽管连日来的诡异气氛,为香格里拉增添了无形的压力暗流,令人们隐约有一丝不安,但在表面上,市民的生活没受到影响,市集上充满活力的热络交易,频繁地进行,一切的活动都照常举办,其中也包含了冷梦雪回到自由都市的首次试唱会。

  试唱会并不是正式的演唱会,而是类似彩排的预演,只唱短短的五首,无论设备与场地都非常简陋,只是草率地搭了一个大帐篷,不收任何费用地任歌迷自由进出,算是对香格里拉市民的特别回馈。

  冷梦雪的艳名远播四方,这次回归香格里拉后,预备举办演唱会的消息一出,不但香格里拉的民众欣喜若狂,就连其他城市的歌迷都专程雇车驾马,披星戴月地赶来香格里拉,排队购票,长长人龙队伍从演唱会预定地一直排到城门口去。

  为求买到一票,占个好位置的忠实歌迷,远从三天前就搭帐篷买票,就算天崩地裂都不会离开排队位置,自然与试唱会没关系,但一些来得较迟、早就放弃买票希望的歌迷,就可以先享受一下这小小的福利。

  据说,本次的演唱会预备了不少新歌,那是冷梦雪小姐从异大陆归来,学会了带有异大陆风格的新曲,将会让风之大陆的歌迷耳目一新,而试唱会的听众将是最先有耳福的一批。

  本来,身为头号歌迷的石崇市长,应该会出现在试唱会场的,不过进入大帐篷内的歌迷们却讶异地没看到他。官方说法,是石崇市长忙于公务,只得忍痛割舍听闻梦雪小姐歌声的机会;不过对市长大人操守不抱信任的市民们,却宁愿相信他胆小怕死,是顾忌出来被人刺杀,所以才躲着不出现,毕竟这几日里市长大人被天位刺客打成重伤的传闻不胫而走,人们当然会往这方面猜测。

  只是,一个不受人注意的小道消息,在市民们的流言蜚语中却被彻底忽略了:石崇市长昨夜在接到刺客的书信后不久,便进入了临时官邸的茅厕,迄今仍无法离开……

  撇开石崇的情形不谈,那些对于试唱会听众极端羡慕的排队歌迷,发现了一件非常难以解释的怪事。试唱会结束后,每个离开会场的歌迷,都是一副极度满足的幸福表情……这倒没什么稀奇,因为过去冷梦雪的演唱会一向如此……但尽管表情极度幸福,他们的脸色却非常苍白,脚步虚浮得像是一个连续狂饮十日的醉汉,在彼此相互扶持下,颠颠倒倒地出城去,其中有不少走不到城门口就倒下,立即被医护人员抬走治疗。

  听歌又不是进毒气室,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实在是一件让人费解的事,不过虽然心中有些忐忑,却没有人放弃排队而离开。至于能够理解适才会场那发生什么事的人,香格里拉内不足五人。

  “呃……还真是好浑厚的声音啊,已经一刻钟多了,我的大脑和内脏好像还在震动呢……”

  “彼其娘之,早就告诉你那个声音不能听,你还强要把我拉去,害得我也吐了……”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是作手足的道理,我如果不把你拖去,你岂不是会因为我吐到脸色苍白,笑我小白脸一辈子?”

  “你本来就是小白脸……”

  并肩走在街上,海稼轩与源五郎的脸色都不好看,无论是视觉或听觉,刚才的经验令他们脸色苍白,迄今仍是无法回复。

  他们两人都不是冷梦雪的歌迷,不过却对千叶家的黑暗手法很感兴趣,像是塑造出这样一个偶像人物,进而影响整个大陆,这种手法白鹿洞想学却学不来,没有相关技术,所以趁着此次合作,他们也进入了试唱会的现场,不运起护身力量,实际去感受这歌声的特殊之处。

  “冷梦雪”的存在并非偶然,更不是随便每个女子经过训练就能胜任的,当初源五郎听到青楼联盟坚持要让泉樱来假扮,就有此怀疑。因为与其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妮儿和其他现成的青楼美女岂不是更好的人选?

  “要形成这样的偶像人物,除了本身的姿色气质要有相当水准,声音的特质想必也是很重要的一环,枫儿小姐与泉樱小姐都有这样的特质,能够与蕴含魔力咒文的歌声共振,形成类似洗脑催眠的效果,但妮儿小姐就没有这样的特质。”

  在实际到自由都市观察过后,源五郎惊心于冷梦雪的影响力,更远在意料之外,恐怕就连枫儿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存在到底有多少意义。

  透过魔力波动,直接与大脑共鸣的歌曲,除了有轻微的洗脑作用,还有很强的上瘾性。比什么毒品麻药的依存性都要更强,只要连续几次接受魔力共鸣,受到影响的个体,就无法挣脱这种无可用言语形容的幸福感受。

  源五郎道:“刚刚来自由都市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以香格里拉为中心的几个都市,人们都有那种快要犯毒瘾的征兆。我不知道石崇有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不过如果这个演唱会再不办,最多一个月,就会发生大暴动了……”

第六章 魅影幻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