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后继之人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八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右大丞相遇刺身亡’的消息,震动了整个稷下,更在隔日透过媒体,传遍了整个雷因斯。

  在某个层面的意义上来说,这件事的严重程度甚至比国王本人驾崩还要严重。雷因斯传国久远,历代女王都是众所共知的魔法天才,然而,并非每一位女王都是治国能手,其中也不乏一看到政务宗卷就头晕脑胀的庸碌之才,之所以能让雷因斯数千年来长治久安,没有出过什么动摇国本的大乱子,功劳其实都记在以宰相为首的一众优秀政务官僚。

  只要整个体制健全,即使女王驾崩不在,各项政务也能稳定实施下去,所以妮妲女王、莉雅女王先后驾崩,雷因斯百姓虽然感到伤悲,却不至于出现恐慌,因为实际的施政者仍然存在,雷因斯的政局不会有所改变。

  当时,尽管白无忌的身分仅是一介布衣,徒然有着神官的职称,却未担任任何政职,但所有雷因斯人都知道,从妮妲女王还在位的时候,这位才华出众的二王子就负责起草法案,审视民情而拟定政策。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如果不得到白字世家主人的点头,任何政策都别想在雷因斯稳当推行。这数千年来,白家的统治体系早已掌控住雷因斯官僚系统,满朝高官几乎都与白家有关系,事实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莉雅女王驾崩后的那场内战,正是在白家主人默许下发生的。

  白无忌对于整个雷因斯的稳定作用,谁也心知肚明,而撇除政务上的重要性不谈,雷因斯百姓也很喜欢这个随和、放荡形骸的二王子,更以为他会这么长命百岁地每日胡混下去,因为这个从不在战场上展露其光彩的二王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短命早夭的英雄人物。

  也就因为这样,当雷因斯百姓某天起来,惊闻白无忌遇刺身亡的消息,这个噩耗就重重打击了全然没有心理准备的雷因斯人。

  少了这个行政体系的中心人物,往后的局势会变成怎么样呢?这点没人知道,虽然兰斯洛王近日来的表现,确实称得上是英明神武,但是政治这种事,并不是单单用‘英明’两个字,就可以涵盖过去。

  政治不比绘画与文艺,是一种不允许有天才存在的科目。比起个人的天份与资质,更注重长久的经验累积、传承,禁不起冒险所造成的损失。乍看之下英明果断的决定,如果没有远大又切实的眼光,很可能一开始就走错方向,最后自以为是的德政,令得百姓徒受其苦。

  历史上,在登基之初想成为治世名君而大刀阔斧改革,却因为施政挫折,开始自暴自弃,最后以暴君形象收场的帝王,比比皆是。即使是近代,艾尔铁诺的历代帝王也为此例提供了不少好范本。

  丧失了家主的白字世家,又会如何呢?

  白无忌已经没有血亲,也找不到任何够资格的继承人,白家家主由谁继任?与目前宫廷的关系又会如何?这是每个人都在问,却又都无法回答的难题。

  ‘兰斯洛王似乎是个很强势的人,身边又有一堆天位高手,会不会为了统一雷因斯大权,而……’

  为了统一王权而如何,这句话没有人敢接下去,但每个人都听得出来。过去为了雷因斯内的权力斗争,隶属女王的宫廷体系,曾与白家有过无数次的明争暗斗,其中自也不乏暗杀手段,以兰斯洛王的强势,多半不会容许国内存在另一个能与他抗衡的权力体制,若是采取了什么动作,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如今,雷因斯笼罩在一片哀痛的骚动气氛中,人人在伤悼中,也都在等着,想看看兰斯洛王会拿出什么样的应对之策,毕竟,如果不能迅速处理这阵骚乱,任其扩大,对于正在迅速回复国力的雷因斯,会有很不利的影响。

  ‘以雷因斯王室之名,我颁布以下的命令,雷因斯右大丞相一职暂时虚悬,所有政务由国王本人亲政。’

  内阁之首的礼部尚书白德昭,这样将原属于右丞相府的政务做了处理,但是这道行政命令,却比不上另外一道由白家内部传出来的消息。

  ‘织田香公主殿下,继承新任白家家主之职,统领白字世家。’

  这道命令震动了雷因斯朝野,再怎么说,让一个全然与雷因斯没关系的外人来担任家主,这实在是太离谱了,织田香公主据称是个未出闺阁的弱质女流,由她担任家主,掌权的当然是她身后的兰斯洛王。这无疑是证实了之前的阴谋论,兰斯洛王以这样的形式,将白家的大权收归己有了。

  对于这么明显的吞并之举,掌握实质军政大权的白家,会不会有所反抗呢?一时间,雷因斯的政情紧绷,去年的内战仿佛又要再次重演。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就在新家主任命的当天下午,白字世家的主要干部,依序向新任当家主织田香宣示效忠。这个举动粉碎了各种流言,让本来骚动的人心,稍稍平息了下来。

  只要白家不起****,与当朝政权紧密结合,雷因斯就不会有太大问题,至于之后会怎么发展,那是要再观察观察了。

  然而,整件事情的真相,是发生在象牙白塔之内的。

  ‘如果我有一天忽然挂了,外头会有很多谣言吧?就算是我母亲或妹妹在位,这都会被说成是杀亲夺权的阴谋,更别说是我那便宜妹夫了……不过,说不定还真是他派人来干掉我的也说不定,他真的很有嫌疑喔!’

  这是兰斯洛远征日本,白无忌与爱菱在太研院喝下午茶时,当众说出来的话。思虑细密的他,完全沿袭了其兄长事事充足准备的个性,早已对日后可能出现的各种变局,留下了应付措施。

  ‘我并没有厉害到天下无敌……不,即使是天下无敌,也不可能不病不死。坐在我这位置上的人,如果不事先留好遗嘱,出事了,下头的人可就难办了。’

  从危急时自己不能现身的短暂处理,到猝然身亡后的长久考量,白无忌全部都一一想过了。对于自己遭到刺杀时,必然会引起的各种流言,他的指示是‘不必处理’。

  ‘流言是止不住的,但只要事实强过一切,流言日久就会消散无踪。’

  但是最麻烦的,还是白家家主的继任人选。

  兄长白起倒下,妹妹莉雅又不能公开出现,更何况,在正式纪录中,他们两人一个不存在,一个已死,都不可能列为白家家主的继承人选。

  非嫡系的旁系血亲虽然不是没有,但能力上却不是适任人选,不可以把世家的未来托付给无能之辈。

  交付给白家以外的人,也是可以的,但是在白家的权力体系里,有太多不能见光的黑暗面,继承者必须是个理解黑暗价值,并且能够将之延续的人才行,如若不然,白家就会遭到滥用或抹杀。

  白无忌曾经一度想要把兰斯洛列为继承人,但因为一些理由,他放弃了这个打算。在观看完日本之战的报告后,白无忌在自己的预留遗嘱中,写下了这道遗令。

  不管是哪个人,在看到这项命令时,都难以掩饰震惊之情,无法理解白无忌究竟是为了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

  ‘即使是恶作剧,这样也太胡来了吧?小草,你来接任好了。’

  皱着眉头,兰斯洛向妻子说出这句仅有他才够资格做出的委托。

  饶是以小草的聪慧,也被兄长的怪遗命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倘使事先她就知道有这件事,一定会据理力争,要兄长改变主意,但是,在兄长已无法与己争执的此刻,她却反而觉得,二哥定是有充足的理由才这么决定,自己应该支持。

  ‘不,二哥是个非常理性的人,会这样决定,一定有理由,请大家……让他再这么任性最后一次吧!’

  被小草这样一说,即使是原本持强烈反对态度的枫儿,也不得不放弃坚持了。

  白无忌仍然在生这件事,仅有华扁鹊、爱菱、兰斯洛、小草、源五郎、枫儿知道,如果加上身在远方的梅琳,七个人要守住这件秘密。

  小草的归来,雷因斯女王的天赋圣力,只发挥了很渺小的作用。所谓的圣力,就是比最强力的回复咒文还要优秀百倍的一种异能,能够瞬间把肉体催愈回最佳状态,医疗好所有伤患。

  然而,一如回复咒文的能力范围,圣力所能做到的,只有治疗破损肉体而已,顶多还可以清除毒素,但对于超越那以上的伤势,却无法做到。

  枯耳山一战,兰斯洛被泉樱一枪所伤,但只要入体的龙枪劲道没有驱除,他的经脉就仍受到影响,无法自在运行。九州大战时,雷因斯女王虽然与人类联军同一阵线,但是面对众多被天魔功创伤的高手,却仍束手无策,就是这个道理。

  白无忌的情形也是如此,小草虽然能催愈兄长的破损肉体,但这些其实华扁鹊已经做得差不多,即使她再帮上一把,效果仍旧有限。在兄长体内,似乎仍受到敌人气机的影响,持续而缓慢地破坏,让他清醒不过来。

  要把敌人的余劲完全驱除,除了要有强大力量之外,也要理解对方的武学,对症下药才行。然而,源五郎、华扁鹊探视过病情,但却对于敌人所使用的武功,说不出来历,无法进一步地进行医疗。

  短时间之内,白无忌看来并没有苏醒的可能,而他所遗下的工作,就要由众人分担。

  ‘宰相的政务倒是还好,由我亲自打理,九叔公可以帮上忙。’小草道:“泉樱姊姊是个很聪慧的人,等她来到,慢慢分摊一些政务给她实习,当一切上了轨道,就由她来接任右相一职,这样应该是很好的人事安排。‘

  在对小草提起泉樱的事时,兰斯洛非常地忐忑不安,就像是一个在向妻子告解婚外情罪行的丈夫。本来,白无忌如果还在,这个风liu的二舅子或许能为自己帮腔,但自己现在却得在这个最不适当的时刻,向妻子说起这件事,兰斯洛真是非常羞愧。

  可是,小草却像没事人一样,对满怀不安的丈夫,轻轻说了一句,‘知道了,就这样吧,请不要担心。’几乎是不合理的宽大态度,让兰斯洛如坠五里雾中,想不出为何妻子会有这种反应?特别是,只要想到以妻子现在的沉重心情,却仍温和地对己报以微笑的那种委屈,兰斯洛就觉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到快要烂掉了。

  明白整个前因后果的小草,当然是做着不同的想法。己方现在并不缺乏高手,只缺绝顶高手、文武双全的高手。大部分的高手群,一离开战场,就没有了价值,但是泉樱姊姊除了武道,也善文事,本身又适合站在统驭众人的位置,如果她来辅助雷因斯,会是个足以接替二哥的人选。

  右相的问题好解决,但白家家主的继承,就是个恼人的问题。为了安定人心,当然是越早让新任家主接位越好。遗嘱中既然已经指定,不用为了选人而伤脑筋,那就应该尽早举行接位的仪式,稳定雷因斯动荡不安的民心,但是,织田香仍在海外,要将她急招回来吗?

  ‘与其这样,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小草认为,历代白家主人中,多半是对外形象、对内做法截然不同的人物,所以,外界所知道的白家主人,和对内统驭的白家主人,也不必是同一个。

  ‘女儿不在,她的工作就先由母亲来代替吧,反正,雷因斯人也都不晓得织田香公主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除非兰斯洛有意让这桩婚姻弄假成真,不然,织田香是否在雷因斯公开现身,可以说完全无关紧要,那么,让某个一直在暗影里生活的人,浮现到阳光底下,不是很好吗?

  而且,说来有些尴尬,织田香的外表,只是个极为童稚的小女孩,比爱菱更为天真无邪,如果让这位王后与高大魁梧的兰斯洛站在一起,那景象只怕不是很好看。

  ‘织田香公主嫁到雷因斯后,为了表示对夫家的尊重,改姓苍月。把这个消息对百姓宣告,然后举行欢迎入城的典礼。’

  小草这记突如其来的妙着,令兰斯洛又惊又喜,拍案叫绝。与织田香的联姻,是他为了得到李煜的金卡当财政资源,同时安抚日本遗民的情绪,所做的决定,其中当然是有很多无奈,却不料妻子有如此漂亮的善后之法。

  枫儿本身在讶异之余,显得有些为难。个性坚持又固执的她,虽然能明白小草的好意,但却并不怎么想改变早已习惯的生活方式,所以对于小草的安排,显得非常为难。

  ‘可是,如果把女儿推到第一线,让她直接去面对雷因斯百姓,姊姊你想必会更加为难吧?保护的形式有很多种,如果要让她安安稳稳的生活在暗影里,那么姊姊你该站的位置,就是与她相反的地方。’

  小草很清楚枫儿的思考方式,她总是站在与所要保护之人相反的位置,进行保护。过去,兰斯洛与自己都是站在光明面,所以她必须藏身黑暗中,做光明面所不便去做的事情,来保护兰斯洛与自己。

  但织田香却又是一个特例,大略来看,她甚至是一个比枫儿更适合生存在黑暗之中的人物,如果枫儿想要守护女儿,那就要站在相反面,帮她做一些黑暗之中不能做的事情。

  果然,此言一出,连枫儿都找不出辩驳理由。尽管强烈觉得好像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被小草说得头晕脑胀,不能不照着去做。

  ‘姊姊,请相信我一次吧,或者……请相信你自己的心,聆听看看,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不要被原则与固执给束缚住……人生,只有一次的。’

  有些伤感地这么说着,小草强笑起来,道:“龙神把天丛云剑赐给了你,姊姊你就拥有足以与当世强者一争长短的力量,和以前不一样了。既然有着足够的力量守护自己,为什么不尝试看看改变,追寻新生呢?‘

  说着,小草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枫儿的纤腰,笑骂道:“别想了,叫你做你就去做吧,想那么多东西,是不是我变幽灵了就不用给女王面子?‘

  考虑到小草现在的心情,没有人敢顶撞她半句,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小草的提案通过了,枫儿以织田香公主的身分,举行了白家家主的继承仪式,宣告白字世家有了新主人。

  这是对外的宣示,至于内部方面,由于小草不便出面,所以是由梅琳发下命令,暂时稳定住白家在海外的庞大实力。

  ‘如果大哥这时候也在就好了……’

  白无忌猝然倒下,倍感孤立无依的小草,不期然地想起长兄白起。若然他这时也在,就能稳稳地统驭住白家,做自己的后盾,自己也就不用那么担忧了。

  ‘还有一件事情也很麻烦,王五大人已经离开了西西科嘉岛。目前岛上的五色旗兵力,是还足够应付穿越境界隧道的魔族,但是王五大人不在,魏素勇大统领也不在,乏人指挥,魔族近日来的攻击行动又很有组织化,极不寻常,如果没有天位高手压阵,并不是件好事。’

  恶魔岛那边传来了这样的报告,不只是小草,就连兰斯洛都为之苦恼不已。根据报告,师兄是在知悉是自己让日本陆沉一事后,决定离开恶魔岛的,这里头象征着什么,兰斯洛实在不愿意想下去。

  最后一次与师兄见面,是在艾尔铁诺,当时他指点自己武功,但临别时,却留下不祥意味的语句,感觉起来让人很不安,现在又是这样不辞而别,离开了恶魔岛,全然不给自己任何解释的机会。

  需要解释吗?师兄是一个富有智慧的人,应该是能了解自己当时的处境才对。然而,了解是不是也代表谅解呢?在这世上,师兄是自己极为尊敬的人,实在不希望与他之间发生任何不快。

  各种不同的烦恼,雷因斯如今实在是多事之秋,兰斯洛还要立刻对北门天关的陷落做出回应,这时,他实在是很希望,身边能多几个帮手,以应付源源不绝的各种事端。

  ‘让李老二就这么跑掉,实在是大失策,不过,只要泉樱过两天赶来这边,情形就好一点了吧……伤脑筋,怎么一直在找人啊?风华又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

  麻烦是千头万绪,只是,兰斯洛并不知道,本来希望马上就可以过来帮上忙的泉樱,如今已经回到风之大陆,正在赶往升龙山的途中。

  泉樱离去的隔夜,一位同样来自风之大陆的青莲游子,也要再次开始他的旅程。

  武道修业尚未完成,李煜本来就没有打算在这里久待,既然该交代的事情都已经做了处理,那么自己也就该再次启程了。

  ‘这次回来还是不错的,风之大陆的情势似乎变得很快,希望下次再回来的时候,艾尔铁诺已经没有了……至少,把那群碍眼的石头给扫掉吧!’

  尽管此次归来,并未实际踏上风之大陆的土地,但是透过青楼的情报网路,李煜在抵达日本之前,就已经对风之大陆的时势变化一清二楚。

  不过短短数载,七大宗门就有如此重大的变化与消长,在其中,石字世家曾在李煜剑试天下时,派出众多杀手,更屡次纠集高手围杀,与之冲突最烈,他自然没可能对石字世家有好感,巴不得见他们早日来个败亡收场,这次若不是诸事繁忙,无暇他顾,以李煜的个性,又怎么会不去找石家晦气?

  只是,若兰斯洛真的把艾尔铁诺纳入征服目标,那么他不可避免的,就要与某个人正面对上……某个誓言无论如何都要守护艾尔铁诺的铁人!也许实力上有着差距,但那人的钢铁意志,却有可能将一切不利扭转。

  想想实在是颇为好奇,那人……此刻应当还身在风之大陆的西北国境吧,当兰斯洛与他短兵相接,届时会迸射出怎样的火花呢?

  火花虽然璀璨,却也容易提早燃尽,不知道当自己再踏上风之大陆的土地,是否还能看到那张冷澈如昔的铁面?

  ‘呵……’

  ‘你笑什么?’

  ‘没什么,一个很无聊的问题而已。’

  一如前夜送泉樱离开,此刻也是两个人站在海边,看着不绝拍岸的雪白波涛,举壶饮酒,相约再会。

  ‘你这个短命的死家伙,可别一出去就真的死在外头了,我现在与你告别,可不是希望和你永别啊!’

  这几天和李煜有多次相谈机会,彼此交情又好,韩特所知的,远较其他人为多。

  虽然李煜的态度很平淡,可是感觉得出来,他即将要面对的那场决斗,确实非同小可。

  自己对他有信心,只要全力以赴,这家伙应该可以发挥出超越目前的实力,因为在风之大陆上,这家伙已经无数次自我超越,令得剑仙之名,成了一首璀璨的青莲传奇。

  不过,他这么吊儿郎当的态度,又总让人为之担忧,虽说这是他自我放松的一种方式,但每次看他这么不在意身体状况的逞强,就担心他会不会哪一天把命给玩掉了?

  ‘吵死了,要比短命,你这讨人厌的吸血鬼比我更容易见阎王,你去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好友斗嘴不需要理由,醉鬼喝酒也不需要,所以嘴上胡扯,两个人又摇着酒壶干了一杯,反正对方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会因为翻船而死在海底的没用角色,用不着为了‘喝酒不上路’的问题操心。

  浪迹江湖,借酒浇愁的次数多了,双方的酒量都很好,不过,酒壶的藏量却有限,当察觉到酒液渐空,离别时刻将近,仰望皓月当空,两人都有几分惆怅。

  拎起了酒壶,带着几分揶揄的笑意,李煜道:“韩特,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过,如果有一天,能够拜在白鹿洞门下,就是下辈子当蟑螂也愿意?是不是这么说的?‘

  韩特为之语塞,那一句话的原意是,‘如果有一天陆游收我为徒,就是下辈子当蟑螂也愿意’,是他还在恶魔岛上当佣兵,武功高低不成的时候,半开玩笑说的话,事后被好友白飞广为宣传,青楼联盟当然顺手就记录了下来,李煜会知道,一点都不奇怪。

  不过,问这句话的李煜,是什么心情呢?考虑到他与陆游的关系,这问题实在不好回答,但在些许考虑之后,韩特仍决定坦率的回答。

  ‘是有这么一句,怎样?你是听了有意见吗?’

  坦率的回答,但却没有得到李煜的回应,看着李煜微笑不语,像是在想着什么事的表情,韩特一时间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如果我的师兄弟中有你这样的人,一定会很有趣……’

  这是李煜本来想要说的话,但因为自己的傲气,他终究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即使是无谓的坚持也好,总觉得这句话一出口,自己就变得软弱了……

  ‘对了,有一件事情我想拜托你。你现在干搬运工干得不错,大家老朋友,就免费替我服务一次吧!’

  李煜从腰间皮囊中,取出了一节带枝的白梅,雪洁芬芳,花瓣上犹自挂着几颗冰珠,增添着难言的美感。

  ‘请帮我把这东西送到白鹿洞后山,那里……’

  韩特理所当然的答应了,而将此事托付完毕的李煜,向友人告别。

  ‘保重吧!吾友……’

  以这句话作为告别词,李煜脚下一点,身形破浪飞去,几下子就飙射出老远。与泉樱不同的是,他不用一路用天位力量飞行回去,而是在离岸不远处,有一艘小舟在那里等待。

  ‘大师兄,在这种光线下读书,对眼睛不好喔。’

  小舟上的蓝衣男子,收起了正在阅读的书卷,摇起了船上的桨。当两名绝顶高手以天位力量推动船只,速度比任何太古魔道的巨舰更快,是穿越大海抵达对岸大陆的捷径。

  ‘所有事情已经交代完了吗?’

  ‘嗯,浪漫的和不浪漫的都交代完了,其实交不交代都无所谓,又不是以后再也不见面了,真的有什么需要,决斗完再回来办吧!’

  海风很大,李煜只是隐约听见大师兄说了几句话,似乎是什么‘人生如梦似幻’之类的诗文,待他想要再次确认时,才听到大师兄的声音随海风飘送过来。

  ‘很遗憾,师弟……虽然那是很久远以后的将来,不过……你们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把手伸向繁星点点的无尽苍穹,他似乎想要抓取什么,却只有他本身才知道,自己是抓住了一条并不存在的线。

  因果律之线已经转动,通向即将发展成形的命运,遗憾的是……会在这块大陆上收线的人,并不是自己。

  ‘是吗?还真是……遗憾啊。’

  在海岛上目送着他们两人离去的人,并不只是韩特,还有孤坐在更远处的织田香。

  目力不同于一般生物,她看得甚至比韩特更远,加上敏锐的天心意识感应,整个海岛上的一草一木动态,织田香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不失分毫。

  可是,这么敏锐的洞察力,却在此时起不了任何的帮助。这几天看尽了那么多人的离开,去寻找他们的方向,但自己却仍旧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

  不……不能说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应该是与枫儿妈妈同在的,但是就这么过去稷下,以雷因斯宫廷新成员的身分,依附着她存活吗?那种怪怪的感觉,迄今仍是困扰着自己。

  连身为自己部下的泉樱,都能够这么果断地抛开情感束缚,去找寻人生出路了,自己反而不如她吗?

  可是……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对于往后的人生方向,织田香仍然是没有头绪。毕竟,她可以借镜的例子不多,日本已经陆沉,如果不和枫儿妈妈在一起,那么……难道要学奇雷斯堂哥,以撕杀生物、凌虐敌人为乐,彻底当一个肆虐人间界的魔人吗?

  这似乎也不是一个多好的人生蓝图……

  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夜似乎又要这么浪费了,然而,就在织田香犹自沉思,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非人者,你在困扰些什么?’

  很奇怪的感觉,低沉的声音,与强烈海风一同传来,分外觉得冰凉,可是听在耳里,却起了奇异的共鸣。

  那纯粹是一种直觉,但是说话的人,生命型态似乎与人类不同,反而与自己有些相近,是魔族吗?不……这一点无法确认。

  而当天心意识开始扫描周遭,更奇怪的感觉出现,因为自己竟然掌握不到对方的位置。

  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这座岛,整个在自己的监控之下,一只虫子的爬动、一根青草的飘摇,自己全部感受得到,但是在自己的感应范围内,却找不到发声者的所在。

  ‘你在迷惘些什么?身为非人者的你,想要追寻些什么?奢求不属于己的东西,是破灭的开始,你脑里的知识,没有告诉你这一点吗?’

  声音听起来的感觉,不像是使用真气的千里传音,换言之,对方一定是在这岛上,甚至可能就在附近,只是自己找他不到而已。依照这推论,就是对方使用比自己更为优胜的天心意识,除了遮蔽自己的感知,更影响了自己的五感,这才找他不着。

  问题是,这怎么可能呢?自己与一般人类的生命型态不同,没有人心意识的干扰,是纯用天心意识进行一切的感知,当今所有的强天位高手,没有一个人能在天心意识的较劲中胜过自己,相信就连号称天下第一人的陆游都不行,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合理的怪现象……

  ‘知识……并不能回答所有的问题。’

  仍然找不到对方所在,织田香不自觉地这样回答,她有理由相信,对方这么说话并不是为了消遣自己。

  ‘如果连知识都不能回答,那你要如何寻找问题的答案呢?非人者?’

  知识和经验,是织田香一切行为的根本,如果这两样都没有用,她确实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人类好像也是用这两样东西来判断事物,但又好像不只是这样,那么,自己是缺少些什么呢?

  ‘那你呢?你能告诉我答案是什么吗?’

  ‘答案如果是单纯的问答,那么就脱离不了知识与经验的累积范畴。人类除了学习,也会用实际感受的方式,自我问答,找到问题的终点。’

  天心意识的灵能搜寻,仍是找不到位置,但是循着声音,织田香找到了说话之人的位置,那是个很偏僻的角落,在夜里分外显得阴暗,说话声音从那边传来,隐隐看到一个人影,藏身在阴影里头。

  织田香慢慢地走了过去。在那人身上感觉不出杀气,也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甚至感觉不出对方武功的深浅,一切都那么地平凡,可是,从掌心里的汗珠、身上肌肉的紧绷,织田香知道自己现在体会到的那种感觉,叫做紧张。

  为什么会紧张呢?这和那种面对绝顶高手时候的紧绷感不一样,却和当初病中见到四伯父时候的感觉有些相似。暗影里头的那个人,似乎可以像四伯父一样,对自己起某种影响,改变自己的人生……

  ‘你……想要做什么?’

  什么话在这时候说会比较好呢?织田香一时也想不出来,从脑中所累积的无数小说台词中,她选择了这一句,虽然没什么意义,却能妥切表达心情的句子。

  ‘非人者,跟着我走吧,寄生不是你该走的路,如果你对依附他人而生已经感到厌烦,那么你就跟着我,我可以教你一些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说着,那个人站了起来,自顾自地朝海边走去。虽然离开了阴影处,但他身上彷彿笼罩着一层低沉阴霾,织田香在双方错身而过的那一刹那,竟没法很清楚地记住他的面孔,可是看着这个背影……与适才那种巨大的存在感相比,他并没有很高,个头反而很瘦小。

  ‘慢着!你可以教我什么?’

  ‘头脑想不出来的事情,就听听心的声音……对于非人者来说,要确认心的形状是什么,开始是有些困难的,不过,这些都可以学,而我正是把木偶变人的专家。’

  ‘这么了不起?你好像很聪明,看穿了很多的事情?’

  不假思索,织田香跟了上去。冲动对于事事理智判断的她,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然而,女孩此刻想跟上去的冲动是这么地强烈,使她甚至瞬间放弃了去雷因斯的打算,跟在这个个头瘦小的少年身后。

  ‘只要有足够的智慧与情报,人就可以近乎无所不知,我确实是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事,虽然……那只是一种连自己亲人倒下都无法预知的小聪明而已……’

  西之少年,东之少女,两人的身影并肩消失在海滩边,由于是深夜,这并没有惊动到任何人,岛上的白家人员,是在隔日要报告白家家主传位的消息时,才发现了织田香公主不告而别,将这消息惊传回稷下。

  至于稷下方面收到来自西西科嘉岛的电讯,表示新任家主已经驾临岛上,开始坐镇太研院本部,那是数日以后的事了。

  北门天关的战局,为艾尔铁诺的东部燃起战火,任谁都知道,作风霸道的兰斯洛王不会善罢甘休,立刻就会遣军报复。

  不只是艾尔铁诺境内,包括武炼、自由都市在内,各方势力都在注意这即将爆发的一战,开始做着各种应变的措施,相形之下,同样也是战火不断的艾尔铁诺西部,就显得比较不受注意。

  以港都海牙为首,艾尔铁诺的西部,直接面临绢之国的威胁,虽说两块大陆之间不会有正式交兵的行为,但长年不断的海寇骚扰,却也让艾尔铁诺军部伤透脑筋。

  说得正确一点,会伤脑筋的军人,只有戍守艾尔铁诺西疆的第二集团军而已。在各大势力分割军权的此刻,艾尔铁诺的中央军部早已名存实亡了,对于第二集团军的战事,其他几支集团军,都是抱着事不关己,甚至是幸灾乐祸的心情在旁观着。

  在第二集团军中掌握重权的蒋忠就曾说过,如果有一天需要向其他集团军求助,那么与其向附近的石家、麦第奇家求援,还不如直接遣急使到武炼,请求王五麾下的第五集团军,基于人道立场伸予援手,会比较实际。

  大有可能会在援助物资中暗加毒物的石崇就不说了,即使是与周公瑾有同门之谊的旭烈兀,都是一个不能掉以轻心的人物,虽然没人怀疑他在接到求援讯号后,会立刻做出回应;但却也没人相信,来自麦第奇家的援助中,不会藏着什么后着或计谋。

  因为这个理由,过去第二集团军不管遇到什么困境,从不曾向其他势力求援,而所能凭借的也只有元帅周公瑾与白鹿洞之间的亲密渊源。

  但是这情形,却在最近几个月起了变化。

  护卫艾尔铁诺的军队、以艾尔铁诺为唯一支持对象的白鹿洞,这两者本应是结合一致的,但上次花家进攻北门天关的大战中,闭关千年之久的陆游突然现身,却站在雷因斯一方,击溃石家与花家的联军。

  白鹿洞努力把这件事情单纯化,毕竟天草四郎出手参与战局时,整场战争已是尾声,说不上是帮哪一方,而与他激战的陆游,也仅是了结千载恩怨,并不是相助雷因斯。但即使是这样,陆游出手击退石崇,这却是再清楚也不过的铁证。

  外界众说纷纭,陆游本人的沉默,相应助长了各种的流言,白鹿洞也提不出更有力的说法。当艾尔铁诺人开始质疑白鹿洞的立场,素来与白鹿洞亲近的第二集团军,也受到了这股冲击。

  铁面元帅一直保持着冷漠,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想法,士兵们无法从他口中探知半点讯息,只有身为他第一心腹的副将蒋忠,很坚定地说道:“第二集团军是为了守护艾尔铁诺而存在的武力,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个宣示,似乎代表周公瑾本人仍忠于皇室,但是他与陆游之间的关系呢?这点就谁都说不上来了,就连蒋忠都有些胆怯地察觉到,事情发生至今,元帅与白鹿洞之间没有联系过,这究竟是高度信任的表现?还是决裂的预告?他实在不敢想下去。

  除此之外,另一个问题也深深困扰着这名忠心的副将。日前殉职于北门天关的花残缺,是公瑾麾下的四铁卫之一,在他转任御前侍卫统领之前,曾经协助统帅第二集团军,非常得到所属将兵的拥戴,这次得知他惨遭不幸,军中群情激愤,纷纷要求主帅,举行复仇战。

  假如复仇战的对象是雷因斯,那就是一件很苦恼的事,因为第二集团军没可能抛下边防不理,穿越国土到东方作战,更何况,将兵们所要求的复仇对象,就是花字世家。

  许多生还者都证明,是花天邪出手袭击,这才令得花残缺当场殉难。听闻这个消息,将兵们义愤填膺,请求主帅做出应有处断。

  ‘同样都属于艾尔铁诺的军人,没有同室操戈的道理。’

  尽管没有实际说出来,但蒋忠却想像得出,主帅一定会做出这样的回答,所幸,由于花字世家的崩溃、花天邪的不知所踪,这件事情暂时获得解决,没有更进一步扩大成灾。

  北门天关战事再起,海牙同样也是密切注意,透过青楼与白鹿洞,快速搜集相关资料,而今日,一个重大消息传到海牙,接到情报书的蒋忠,面色极为凝重,急忙赶去面见主帅。

  近日来,海寇的袭击行动略为收敛,军务忙碌的情形较为和缓,周公瑾则是独自觅地修练武学。

  在这样的时代,实力就是争雄的本钱,不管再忙,周公瑾每日也会抽出时间练功,但是当手边没有那么忙,他便会独僻静处,做着较长时间的武术锻炼。

  修练的地点,是距离海牙不远的一座土山,从两日之前就已经被划为禁地,禁止闲杂靠近。

  才走到半山,上方已经传来强劲的风雷之声,满山土石正受到某种力量的攻击,快速地崩裂碎散。

  声音越来越大,而且是不分远处近处同时响起,除了上方,还有大老远处的几尊巨岩,都在轰然声响中,土崩瓦解,整个溃散开来。

  造成这效果的,是公瑾的一样得意兵器,传自白鹿洞的上古异宝──千里神鞭。

  一经挥舞使动,虽然不能当真击出千里,但是方圆里许都在攻击范围之内,对敌时自是占尽了便宜。

  过去,蒋忠曾对主帅的神威崇敬不已,但如今目睹着同样的杀伤力,他却不禁感叹起来,这样的功力如果对上天位高手,会是什么结果?老天真是不公平,为何好像人人都可以练成天位力量,但主帅却一直进不了天位呢?

  ‘决定斗争胜负的,不只是武功而已,人的智慧、应变……毅力,都是影响最终胜利的关键。’

  平淡的语音,把蒋忠的思绪打断,而这时他才骇然发现,自己身边的景物全变了,原本还有短松、灌木的防风林,前方也还有一条小径,但现下除了一片黄沙尘土,什么也不剩。

  ‘公瑾大人!您真是太厉害了。’

  见到主帅再一次展露实力,蒋忠大为兴奋。要在短时间之内破坏环境不难,任何一个地界顶峰的高手乱打一通,都有这样的功力,可是运兵于谈笑之间,不知不觉,神功已成,那就需要高度精准的控驭能力。

  光是想到主帅如何在不惊醒人的情形下,把自己周遭破坏殆尽,蒋忠就佩服无伦。姑且不论纯力量,公瑾追随陆游日久,在武道上的深湛修练与经验,臻至炉火纯青,新一代的高手群中,这方面无人能出其右。

  蓝白色的披风,没有沾染到一丝尘沙,公瑾手腕一抖,长鞭收束成圈,套回在腰间的系带上,冰冷的铁面具之下,闪着睿智的眼神,与满心崇敬的部下目光相接。

  ‘公瑾大人,有这样的力量,什么天位高手都不用放在眼里了,那些狂妄自大的雷因斯人……’

  ‘差得很远。绝对力量的差距,并不是这些技巧能够弥补的,日本的元气地窟炸开之后,雷因斯一方的高手获益良多,或许……已经诞生了好几个强天位高手也未可知。’

  对照主帅的冷静,蒋忠的反应就像刚被天雷殛顶一样。单是一个强天位高手就已经很可怕了,即使是天下第一人陆游,也不过仅有强天位修为而已,如果有一群强天位高手……这样的实力差距,己方怎么可能追得上了?

  公瑾并不是一个很喜欢笑的人,但他也不至于穷紧张,无论什么状况,他都能维持适度的放松,应变情势,因此他对眼前情势并不悲观。

  元气地窟爆破,再一次改写风之大陆上的高手名单,如果说阿朗巴特魔震造成小天位的再现,那么加上这一次的日本地窟爆破,强天位高手出现,小天位的氾滥,这些都不难预见。

  问题是,因为天地元气结构、密度改变,而出现的天位高手,并非凭着本身修为而拥有力量,在运使力量时,能否承受体内能量这样天翻地覆的改变,就是一大问题。雷因斯一方的高手要好好向神明祈祷,别要力量还没运起,就先被澎湃内息弄成重伤。

  ‘青楼联盟那边有传回什么消息吗?’

  这是一件让公瑾很遗憾的事,而同样的遗憾,出现在风之大陆所有势力家主的心中。尽管每个势力都有自己的情报部门,但对于重要情报的获得,绝大多数仍需要借助青楼联盟。

  白家、石家、王家、麦第奇家,乃至于白鹿洞都是如此。第二集团军虽然有情报集团,但却不时受到麦第奇家、石家人员的干扰与收买,传回来的情报多少有些失真,而像日本攻略战这种横跨整个风之大陆的大事,如果不是青楼联盟传来消息,公瑾要获得情报的最快方法,反而是阅读来自自由都市的报纸。

  身为一军之帅,公瑾自然对这情形不快,然而,他又没办法再抽心思去建构一个足以与青楼联盟分庭抗礼的情报组织,只得接受这无奈的现况。

  ‘是的,青楼联盟的使者,送来了北门天关一战的详细报告,真是让人吃惊,居然有升龙山上的龙族牵涉在内,以他们为主力,摧毁了北门天关和五色旗。’

  ‘北门天关确实是毁了,但是……’

  翻看档案宗卷,公瑾同时开始思考,分析这场战争所显示与未显示出来的东西。

  关卡是毁掉了,可是,关卡没有脚不会跑,人却是会移动,在北门天关的废墟下,真有五色旗士兵的尸体吗?考虑到白家一贯的做事风格,问题可以稍加改变,在北门天关废墟下的那些尸体,真的是五色旗吗?

  石家大军进入花家领地,来势汹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白无忌是个有军政智慧的领袖,目光之远,那头变种猴子是没法比的,他没理由看不出石家将要进攻雷因斯的意图,更何况石家在进攻北门天关前,曾经停留了一段时间。

  普通兵力不可能敌得过五色旗,换做是自己,也会使用超越目前水准的战争武力,近距离奇袭北门天关,在敌方高手参战影响之前,以雷霆手段摧毁北门天关,完成战争目标。石崇使用了这样的战术,白无忌如果料想到了,就一定会撤出五色旗,保留自身元气。

  虽然说是一名领袖人物,但本质上,白无忌并非政治家,不会爱惜平民性命。看着北门天关的地图,公瑾开始推测五色旗的可能藏匿地点,也许在其他人眼中,这支应该已经全灭的军队隐形了,但自己却仍是能够看见。

  蒋忠道:“石崇老匹夫真是有一套,居然能把龙族拉到他那边去,不知道究竟是使了什么手段?‘

  公瑾沉吟不语,也正自琢磨此事。在拉拢龙族的行动上,石崇取得了一胜,领先了白鹿洞一步。

  龙族千万年来隐居于升龙山上,虽然不问尘俗事,但强大的力量却一直为世间各强权所垂涎,白鹿洞自也不例外,从收龙族族主为徒开始,就进行着将龙族纳为己方的行动,无奈泉樱失势,这项投资最后变成了血本无归,但公瑾也一直设法与龙族的数名长老结交友好,展开布局。

  原本龙族是有意要与白鹿洞同盟,共谋发展的,可是北门天关一战后,陆游与公瑾的师徒关系似乎有些改变,嗅到这个味道的龙族,见风转舵,断绝了与公瑾的往来,没有再联络,想不到已经投往石崇那边去了。

  ‘青楼联盟的报告,表示不清楚那些黄金龙的来历,要再调查,不过,另外有一件事……’

  蒋忠迟疑道:“紫钰小姐自日本生还归来了,目前已经回到风之大陆,估计正在赶回升龙山的途中。‘

  考虑到与龙族的关系生变,这位失势的龙族族长归来,似乎对己方有利,但想到她与主帅的关系不良,蒋忠实在不知道该把此事报告为喜事或是噩耗。

  ‘不会是升龙山。我师妹不是笨人,以现在的情势,她赶去升龙山,除非放手大杀一场夺权,否则无法造成任何影响,所以她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应该是白鹿洞,而途中会经过这里,再来,或许会到这里来吧……’

  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公瑾指向了地图上的北门天关,轻轻敲了两下,跟着又移向了海牙。

  先是北门天关,再来是白鹿洞,最后会直奔海牙吗?蒋忠想不出这个路线表示什么,也猜不出主帅此刻的心思,只是默默垂手站在一旁,直至公瑾再次目光示意,要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还有……这个消息好像没什么意义,我也不知道青楼为什么把这消息送来,可能是战争报告的附属消息吧!’

  蒋忠道:“下个月的开国庆典上,邀请白鹿洞的宗师大人主持……咦?这次是邀请剑圣大人亲临主持?‘

  白鹿洞在艾尔铁诺地位崇高,每次的重大祭典,都是由皇帝邀请白鹿洞的掌门亲临主持,表示尊重。以身分论,白鹿洞地位最高的,自然是陆游,但他闭关已久,不问世事,这点连皇帝都不敢惊动,每次的开国庆典陆游都只是命人带到祝贺之意,本人并不出关参加。

  这是数百年来的惯例,但这一次却有所改变,曹寿是请陆游本人出关,为艾尔铁诺祝贺国运。态度看似恭敬,但却透着不寻常的意味。

  ‘终于开始了吗……’

  陆游在北门天关击退天草四郎后,公瑾就料到了会有此刻的到来,艾尔铁诺方面终于采取了行动。

  单纯表面上看来,这个政治举动的意义很简单,陆游亲自现身表示祝贺,也宣示了白鹿洞继续支持艾尔铁诺的立场。以艾尔铁诺看来,这要求并不过分,问题是曹寿应该没有这样的胆量,做出这样形同向剑圣逼问的举动,是石崇的教唆,给了他这样的勇气吧?

  一直避免与白鹿洞正面冲突的石崇,为何这般按耐不住,主动挑上白鹿洞?是因为有多尔衮的结盟,得到了强大武力做后盾,所以他才有这样的勇气吧?

  那么,当强大武力与野心结合,他们的企图会仅止于此吗?还是……

  ‘蒋忠,你知道为什么最近扰边的海寇变少了吗?’

  ‘是的,前几日听元帅提过,是因为绢之国爆发大战,赤王的大军与司马仲达激战,司马仲达因而无暇派兵伪装海寇犯境。’

  ‘听说,赤王来自炎之大陆,这场战争的背后,也可以看做是炎之大陆与冰之大陆之间的侵略战,知道这些代表什么吗?’

  蒋忠好像说了什么,但陷入沉思的公瑾没有在意。

  时代的变化是如此之快,本来互不相关的四块大陆,如今已经有强者的野心开始凌驾于距离障壁之上,并且付诸行动了。

  根据情报,得到炎之大陆绯樱帝国暗助的赤王,已经逐渐压倒司马仲达,而当冰之大陆战事告一段落,这位前所未有的征服者会收敛他的霸气?还是,将他的目光再次投向大海对岸,直指艾尔铁诺呢?

  雷因斯必须警戒着外海的恶魔岛,自己亦然。整个风之大陆上,恐怕再没有什么人如自己一般,对于海外的列强压迫感受深刻了。

  内有****,局势动荡不休;东方国境战云再起,雷因斯的大批高手即将采取反攻,而海外局势也是瞬息数变,要守护艾尔铁诺似乎越来越困难了,环顾身边,能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同志,还剩下谁呢?

  但无论如何,这条路自己都会走下去的……

第一章 后继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