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意外之客

    艾尔铁诺历四一九年三月艾尔铁诺南方桂江流域

  “宿老堂是目前白鹿洞的中心,由过去、现在、未来三位长老共同执掌,在一般情形下,掌门人必须要尊重三名长老,甚至服从,如果你以后当上了掌门人,也是如此。”

  “师父,为什么三位长老要叫做过去、现在和未来呢?”

  “……不知道,或许他们自认为能够洞悉命运,掌握一切吧!”

  “三位长老的武功比师父更强吗?”

  “公瑾,师父并非无敌,若是在一切平等的情形下交手,当今世上还是有几个人可能击败师父,只不过三位长老并非其中之一而已。”

  “三位长老的武功没有师父强,为什么师父也要听他们的话呢?”

  “师父并不用事事都听三位长老的意见,但在多数时候,师父却不能不给他们三位适当的‘尊重’。将来你会知道,武功高并不代表你能为所欲为,即使你武功天下第一,仍会有一些东西束缚住你,尤其是白鹿洞这样的地方,体制重要过一切。”

  ※※※

  这是公瑾刚刚入白鹿洞门墙,被陆游收为弟子时候的对话,一直到现在,公瑾仍然深刻记得,那时自己所感受到的刺骨冰寒,还有师父语气中的那股嘲讽与无奈。

  同样的无奈,现在也出现在公瑾自己身上。早在胭凝与宿老堂的首次冲突时,请师父陆游下令救人的他,就觉得宿老堂徒具威名,却没有相应的实力与智慧,之后几百年中,他也时常有这样的感觉,但他仍得听命于宿老堂,“尊重”他们那不值得被尊重的意见与命令。

  这个问题,如今再次浮现出来。离开水濂,到达外界之后,公瑾立刻以水镜之术,与白鹿洞取得联系,之前在花果山域,方圆数百里荒无人烟,没有杂讯干扰,小乔本身又是术者,若是随便使用通讯术法,很可能因此被小乔察觉。

  公瑾交涉的事很简单,他希望能够暂缓刺杀小乔的任务,向宿老堂解释整件事情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无须担心叛军势力太过坐大,不可收拾,如果在这时杀害叛军领袖,反而会让长期筹备的苦心毁于一旦。

  单纯解释着这些,公瑾并没有详细叙述小乔的理想,还有她这两个月来所做的尝试与努力。宿老堂的三大长老,平均都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寿命,而他们的思想则留在一千两百年前,就如同一颗又臭又硬的石头,绝不接受改变,小乔的努力或许能让一般人感动,却绝对影响不了那三名早已与现实脱节的老人。

  这个预料还真是一点都不错,甫一接触,公瑾就承受很大的压力,宿老堂对于那晚的刺杀失败,还连带损失了一名长老、十多名弟子的事非常愤怒,斥责公瑾的办事不力、令人失望等等。

  公瑾承受着这些压力,不卑不亢地反击,他同样也有许多不满的事,像是一名低辈弟子为何会知道自己身分,险些令自己置身险境等等,他抗议着宿老堂的行事粗糙,保密不当等等,这场会议的火yao味十足,最后当公瑾提到了恩师陆游的名字,宿老堂才有了妥协。

  暂缓刺杀小乔这一点,并没有达成共识,但宿老堂同意不会要公瑾负责刺杀任务,如果要行动,他们会另外选择适当人选;从此刻起,白鹿洞不会再支持叛军的粮草补给与情报,但也不会多加干涉。

  从结果来看,这个会议当真是一败涂地,公瑾无法从宿老堂手中争取到任何东西,未来的道路会更崎岖难行,对于自己是否能够走得顺遂,公瑾实在没有多少信心,而宿老堂的决定,很快就形成了实际压力。

  过去叛军之所以能够连连得胜,除了小乔的战术正确,每次都是看准敌人弱点,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外,公瑾所暗自提供的情报,其实也产生了重大效果。如果没有那些情报,小乔就是研判得再准,也无法正确直指敌人弱点;要是没有艾尔铁诺部队的移防表,叛军行动又怎能够如此神出鬼没,总是袭人不备?

  现在白鹿洞不再提供情报,这些优势等于全部被切断,叛军离开山区后,虽然闪电般打了几场胜仗,但公瑾却感觉不到欣喜,只是加倍地提心吊胆,知道这几场胜仗大有侥幸成分。

  粮草也是另一个问题,尤其是在叛军人数一下子暴增之后,如何喂饱这支急速膨胀数目的军队,就成为一个棘手问题。

  小乔的宣传策略很正确,在叛军消失不见的那两个月,他们之前连战皆捷的事迹,透过各种传播管道,散播到艾尔铁诺境内的每个角落,每一次艾尔铁诺军队外出搜索,劳师动众,最后却无功而返,叛军的声望就高了一次。

  最近十数年内,艾尔铁诺的老百姓实在累积了许多怨气,因为得不到发泄的机会,让帝国各地处于一个看似平和的假向,但叛军的连续成功,就像是在水坝的堤防上连打了几个缺口,愤怒与不满的怨气,一下子就溃堤似的轰炸开来,从小乔率军出山的那天起,大股小股的队伍开始蜂涌加入。

  在形象定位上,由于叛军是以鬼夷族为主体,盟主又是鬼夷人,所以这支叛军在多数百姓的印象中,仍是蛮族,而非义师,饶是如此,还是有大批百姓愿意打开城门,希望迎入叛军,驱逐一直欺压他们的贪官污吏。

  人数一味地变多,当然也有坏处,公瑾就认为肯定有大量白鹿洞的奸细,在这时候加入了叛军,刺探情报,也散播谣言,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最近开始盛传起来的吸血鬼传说。

  类似的传说故事,之前也在中都反覆出现,那时候是因为有魔族潜入,所以才闹出这样的传闻,公瑾不认为桂江城里也出现了魔族,如果有的话,对魔气向来敏感的胭凝一定会有所察觉。

  可是传闻却让百姓感到恐慌,尤其是当三不五时便有鸡鸭牲口被吸干血液,弃置在被破坏的笼子里,百姓就把吸血鬼的传闻绘声绘影,传得更是阴森恐怖。这点当然是让公瑾更加嗤之以鼻,因为如果真的是魔族到来,怎会去攻击一些没意义的鸡鸭?肯定是先从人类开始吸杀,尤其是初生的婴儿。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老百姓那边就是会受到动摇啊!你要挨家挨户去劝说吗?”

  胭凝淡淡的笑语,正是公瑾最烦躁的忧虑。幸好,地方百姓没有因为这样就轻易动摇,比起那个吸血鬼事件,他们更在意叛军部队入城后,会否变成大肆掠夺的吸血恶鬼。

  “百姓对我们有期望,我们不可以辜负他们的信任,要记住在这支队伍里的各位,曾经也是平凡百姓,也受过与他们相同的苦楚,所以,入城之后不许掠夺,不可以伤害城里的百姓。”

  小乔这么宣示着,而早就知道她会下禁止掠夺令的叛军全体,对这点并没有什么意见,但这样一来,粮食就再次成为问题,若是不允许掠夺与强制征收,那要从哪里取得足以供给数十万人的粮食呢?

  公瑾为着这个问题绞尽脑汁,每打破一个城池,就打开官府的粮仓,期望能够从那些贪官污吏的手中,取得他们平时所搜括的粮食,无奈时候不对,这一、两年的饥荒与水旱蝗灾,不只是民间困苦难当,就连擅长搜括的贪官们都没法多从百姓身上刮出什么。

  “这样子下去绝对不行,白鹿洞还没有对我们使用坚壁清野的焦土战术,我们就已经这么吃力了,如果被彻底封锁补给,那该怎么办?”

  公瑾对这件事情感到莫名的紧张,当这股压力传到小乔那边,小乔终于有了表示。

  叛军连续的战胜,已经占领了艾尔铁诺南方的几个大城,并且有不少中小城镇主动杀官迎军,前来投靠,这时候的叛军总部,是设在桂江流域的一所城池,小乔请来了公瑾与胭凝,邀请他们一同离开,到城外出游。

  到了城池之外的一处树林,公瑾看到了令他错愕万分的景象。几十大堆的米、麦、面、蔬果,堆叠得有如山高,全部都用麻袋装好,但是从几只打开的麻袋口看去,那些粮食的色泽说明了新鲜度,全都是品质相当优秀的蔬果米面。

  这么多的粮食,足够几十万人半年需用,短时间之内,一切都不成问题了。天大的难题,在一夕之间解决,但公瑾心头的困惑却更是增加。

  周围地方的安全与警戒,自己一直很留心,每个时辰都有巡逻兵反覆巡查,怎么会搞到突然被人运了那么多东西过来,自己却懵然无知?假如运送过来的东西不是粮食,是大批火yao与武器,桂江城早就给人炸上了半天高,全军覆没了!

  “瑜兄,请你和我一起进到树林去,我想进去做个交易。”

  “交易?”

  “是啊,你不是很担心粮食问题吗?我们就是去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粮食……不是你义兄忽必烈从麦第奇家运来的吗?”

  “怎么可能?义兄说过他绝对不会资助我们的,如果他送了粮食过来,违反承诺,会给麦第奇家带来麻烦的。”

  绿色的及膝短裙,像是春天新冒出来的绿草,在奔跑的时候尽显出旺盛活力,小乔轻扬着绿裙,跑到麻袋堆前取出一个红通通的苹果,很放心地咬了一口,清脆有声,这才回过头来和公瑾说话。

  “……而且武炼才没有那么好吃的苹果呢!”

  这点确实是如此,公瑾环视那些蔬果,确实发现了一些不属于武炼或艾尔铁诺的品种,以这点来说,送来补给的神秘势力,的确不是麦第奇家了。

  那么,会是谁?

  “是一群恐怖份子啦!真的很恐怖喔!我们是叛乱军团啊!很多话本故事中的叛乱军团,不是都会和恐怖份子买武器和粮食吗?”

  小乔笑道:“因为这样,所以在我前往鹏奋坡的那晚,我请师父帮我牵线,与现在风之大陆上最活跃的恐怖份子取得联络,跟他们谈好条件,买卖与提供粮草,我们这段时间吃的喝的,全都是他们赞助的喔……本来恐怖份子都是很保密的,但因为瑜兄你是我们的重要人物,所以我希望你去与他见一见。”

  一番话听得公瑾疑云大起,为了要探查真相,他毫不思索地跟着小乔,一起走入那个树林,与恐怖份子的首脑见面。

  胭凝虽然随行到这里,但却没兴趣陪他们再进去,独自一人留在外头看守这些粮食。双臂的伤势已经痊愈,如果有心存不轨的歹徒想要劫粮,即使有百人之众,她也自信可以独力料理。

  看守的时间很无聊,胭凝很快就不耐烦起来,反覆查看着补给食品的内容,赫然发现这如山高的麻袋中,并不是只装着粮食而已,其中居然还有娱乐用品。

  “呵,恐怖份子真是设想周到,有吃的有喝的,连嗑的都有,不愧是恐怖份子。”

  从那一袋写着“V?I?P”字样的麻袋中,取出一把熟悉的绿色植物,胭凝快速把东西卷好,照她平常的休闲习惯那样,把火点起,在烟雾弥漫中享受那种没有束缚的感觉。

  “唔……这个药的效果是不是太强了?我的眼前怎么好像出现了……一个小鬼?”

  眨眨眼睛,胭凝发现自己没有看错,确实是有个小男孩站在那里,相貌很俊俏讨喜,小手上捧玩着一个新鲜的红苹果,有点不好意思,却又大胆地打量着面前的白袍女郎。

  “大姊姊,你……你在嗑我们家的草……”

  幼嫩嫩的男孩嗓音,听来真是悦耳,但他的话却让胭凝不知道怎么回答,脱口道:“傻瓜,草是用来哈的,药才是用来嗑的,你连这都不懂,做什么生意?”

  “哦……大姊姊,你在哈我们家的草……你没付钱喔!”

  被个小男孩指出这一点,胭凝还真是有点尴尬,但是一股想恶作剧的冲动,让她一下子伸手把小男孩抱到膝上,摸着他细致的黑发,抚平他的不安,在他耳边轻声说话。

  “对自己有信心的美女,从来都不会带钱上街的,你要大姊姊付钱?”

  “妈妈?你是说你娘亲吧。幸好只是比你妈妈大,不是比你妈妈养的牛大,是*大妖姬了……”

  知道自己衣襟没有拉好,这男孩坐在自己膝上,从那角度看去,什么都会看得清清楚楚,胭凝不以为忤,反而很欣赏男孩用这样纯真、赞美的口气说话,听起来实在让人心情不错。

  可是男孩的下一句,就让胭凝的表情马上改变。

  “大姊姊,妈妈说,会用你这种眼光看小男孩的女人!”

  “……你这小鬼长大一定会变成性无能!”

  没好气地说了一声,胭凝注意到小男孩口袋中的一张瓷版画,取出来一看,上头很生动地画着小男孩被一个穿着典雅的贵妇抱在膝上,周遭起码围站着几十名美貌侍女,都用爱怜的神情看着小男孩,争着与他再靠近一点。

  “唔,我说错了,你长大以后不会是性无能,会是一个大色魔……或许现在就已经是一只小色鳖了。”

  半开玩笑地说着,胭凝忽然想到一件事。这个男孩是与这批补给一起来到,而从他的穿着、那张版画里侍女的打扮看来,那不是艾尔铁诺、不是武炼,是雷因斯?蒂伦一带的服装风格了。

  (雷因斯?蒂伦?一直提供小乔粮草,在幕后帮助她的那个势力集团,该、该不会是……)

  存着怀疑与惊讶,胭凝问起男孩的名字,预料他不会老实说出,但却得到一个很坦率的答案。

  “我叫白无忌,是和我爸爸一起来的。”

  白无忌,胭凝确实听过这个名字,那是这一任白家主人与雷因斯女王的独子,也是将来会继承白字世家的下任主人,这孩子与他父亲一同来此,那么在树林里的人就是……

  讶异于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胭凝突然又受到了另一个震惊,一直坐在她膝上的男孩,趁着近身之便,居然闪电出手,然后才像诡计得逞似的,很得意地睨视过来。

  “好家伙,趁人一不注意就偷香窃玉,你果然有当一名花花公子的资质。”

  没有生气,胭凝只是笑着在男孩额上轻敲一记,把手中快烧去一半的烟递给他,半强迫、半引诱地让他吸上一口。

  “不过要让女孩子开心,你这不成熟的小家伙还不够格。来,多哈两口,让大姊姊教你几手,以后你就可以和女孩子穿越地狱,直冲天堂!”

  ※※※

  就如同胭凝所受的冲击,公瑾也在树林里头见到了一个非常令他吃惊的人。

  穿着一袭白色长袍,头上用白布层层包缠起来,大半张脸覆盖着浓密的白色胡须、瞧不清楚本来面目,这个坐在池塘边拿着白色钓竿,自称是“白****”的男人,身上气势一如眼前的水潭般沉静,可是在那种平静无波的感觉之下,公瑾毫不怀疑这男人有随时掀起惊天巨浪的能力。

  白字世家这一任的主人,“疯狂的白家”的代表人物──白军皇。

  公瑾也在资料中读过他的记载。白字世家支配雷因斯千年之久,本身又拥有当今世上最高水准的太古魔道技术,历代不知道出过多少疯狂的天才人物,在历史的暗潮下与白鹿洞数度交手,前几任家主白金星甚至还必须由陆游亲自出关镇压,才能够暂时遏止住白家意图吞占整个风之大陆的企图,对于这样一个恐怖势力的现任当家主,公瑾不可能不去留心。

  纪录中的白军皇,是一名生性舒懒的浪荡子,继位之后整天就是钓鱼、读书、骑马,在年轻贵族专属的俱乐部赌钱喝酒,看来一派享受人生、不理军国大政的作风,如果照一般的情形来判断,白字世家会在这号败家子的手上日渐衰败,终至覆亡。

  但公瑾却没有办法这么相信,包括陆游在内,宿老堂的诸位长老也都不信白字世家的主人会没有野心,放弃了他们世世代代意图雄霸整个天下的梦想,所以,公瑾现在所看到的事物,就证明了之前的推测,只是他实在想不到小乔会这么神通广大,居然能和这个堪称是风之大陆上的第一恐怖份子搭上线。

  疯狂的白家、天才的白家,这一族人本身就是风之大陆的****因子,若是可以,白鹿洞早就想把这族人从风之大陆上彻底铲除,但是要做到这种事,除非是陆游亲自出手,否则即使倾尽白鹿洞之力,也是不可能做到的,然而陆游却似乎顾忌雷因斯的某种力量、某个人,不愿意对雷因斯出手,只在多年前白金星试图进犯艾尔铁诺的时候,才出手将他“惩戒”。

  “小侄女,你要的粮食我已经送来,无论是吃的喝的和刀枪兵器,都足够你们这么一大批人的半年用度,如果不够用,我还会再送第二批来,你只要传个讯息过来就成。”

  收起了钓竿,白军皇负手信步,与小乔闲闲散散地走在池塘边,交代这次运送补给的总数,却只字不提运送方式。

  知道提供这些粮草的是白字世家,公瑾毫不奇怪为何之前探查不出半点情报。白字世家不但有太古魔道技术作支持,还可以调来举世无双的魔法师团,只要有这两项技术作后盾,什么异想天开的荒唐事都有可能发生,白鹿洞的探子追查不到,一点也不值得奇怪。

  (原来是白家在幕后影响,不知道小乔和他们谈了什么条件……)

  这个疑虑在稍后得到解答,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白家要求这支叛军占领艾尔铁诺后,给予白家三条大河半个月的独占通商权,还有几块平原的一季收获,这些协约白家可以随时宣告放弃。

  公瑾对这几条协约的唯一想法,就是白军皇当真疯了。独占那三条大河的通商权,时间若是百年以上,利益确实可观,但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根本赚不到什么钱;至于另外指定的那几块平原,全都是贫瘠之地,一季收获甚至还比不上雷因斯一次赈灾所派出的粮食。白军皇开这样的条件,可以说是全无利益可言,传说白家主人都是精打细算的商人,白军皇这算盘到底在打些什么?

  “那些利益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比较让我遗憾的是,因为小侄女你,我征服这块大陆的计划要延缓一百年。”

  似曾相识的话语,公瑾起初不解,但是看白军皇摇起那面写着“世界征服”的纸扇,长袍飘扬,公瑾就看出了这个男人的滔天野心,可是心里也觉得有些好笑,一方面是觉得统一风之大陆已属不易;二方面是佩服小乔居然有如此神通,让两名不平凡的男人先后为她放弃百年霸业。

  从小乔与白军皇谈话时的亲匿来看,两人显然相当熟稔,想不太出来两个分处天南地北的人,是怎么有机会连结在一起的,小乔说过是因为她师父的牵线,所以才和白家取得联系,那么她师父是雷因斯方面的人了?

  谈话中的感觉,白军皇似乎不把忽必烈放在眼里,但又承认对这后起之秀有些忌惮,公瑾不禁怀疑,难道忽必烈和白军皇是因为顾忌对方,所以才用小乔当缓冲点,双双决定把兴兵时间延后吗?

  “不,忽必烈或许会认同你们,因此决定放弃他的霸业,这点恰好证明他心里有狠不下来的地方,当断不断,妇人之仁,将来令他失败的一定就是这点。但我……可不是一个你们所想像的好人。”

  当小乔为着白军皇的退让与支持而道谢,白军皇轻抚着脸上假须,很愉悦地大笑说话。

  “小侄女,我很欣赏你,你的人格特质让我重视,但你那无谓而可笑的理想,却给了我很多的娱乐,不巧的是,在我身边的许多糊涂蠢狗,他们很喜欢你那一套,认为种族间的仇恨可以被消弭,认为生物的本性仍是善良、强与弱可以和平共存,认为我该用更仁厚的王者作风去行事……如果放任这种思想蔓延,我手下的势力会出现嫌隙与分裂,但我又不能把他们全部杀光……所以,小侄女你的起事对我很重要。”

  白军皇笑道:“当那些人亲眼目睹你的失败,知道他们所抱持的那丝希望终究还是绝望,那时候他们就会信任我的道理,不会在我面前说些自以为是的错误东西,而我也不必花时间铲除或教育他们……为了这个理由,我愿意再等一百年,也愿意继续支持你。”

  连声大笑中,小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似是难以承受白军皇的嘲讽。公瑾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愤怒,对于小乔的理想与努力,这样子受人轻蔑侮辱,他整个人被一阵炽盛怒火给笼罩。

  但这怒火却迅速地熄灭,因为公瑾突然想起,自己为何会对小乔的理想被侮蔑而发怒?自己只是一个白鹿洞派来卧底的,小乔有什么理想,根本与自己无关,自己应该像白军皇那样,冷酷无情地发着嘲笑,为何也会发怒呢?

  难道……自己也开始相信,并且追寻着小乔的那个梦想了?

  “那边的年轻人,你叫周瑜是吗?我的小侄女似乎很重视你,这点不容易啊!如果有一天她终于觉悟,珍惜她的生命,去谈一场有意义的恋情,而不是搞那些没有未来可言的革命,我会很替她高兴,但是……唔,我似乎在你眼中看见怒火,你也支持她那些虚妄的理想吗?”

  公瑾没有回答,只是抢一步站在小乔之前,为她承担着无形的压力,这一幕瞧在白军皇眼中,又是一阵大笑,但这次的笑声中却全是欢愉,没有半点嘲弄的意思。

  “白伯伯,我谢谢你的支持,但我想……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不会是没有意义的,也许以后的人会笑我们,但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期望和平,都想过幸福无忧的日子,只要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会成功的。”

  “所以,小侄女不信我的话,认为你的眼光比我看得更远?”

  “不敢当,可是小乔相信,世上有各式各样不同的人,白伯伯的想法,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心声。”

  不卑不亢,公瑾很为小乔的表现而欣喜,但负手在背后的白军皇却再次一笑,对公瑾问道:“年轻人,我有一个儿子,你呢?这是乱世,你或许不知道父母是谁,但既然会武功,总有教你武功的师父吧?”

  “有。”

  “很好。我很喜欢我的儿子,想必你也敬重你的师父,世上的人们都期望和平,这些都是很美好的事。但这样又如何?即使世界那么美好,人们仍旧会为各种不同的yu望、借口,去把它改变与破坏。为了权欲、为了道义、为了利益,人们会违背自己对美好的渴望,把理想给破坏。”

  白军皇笑道:“正如未来的某天,我最疼爱的儿子会来杀我夺位;年轻人你会亲手杀掉自己的师父;小侄女会被她最重视的梦想所背弃……哈,这些东西我当然只是说笑,但人性变化莫测,有谁敢肯定未来会变成怎么样?记住我一句话,永远别向人性挑战!”

  莫名其妙的一席话,让公瑾和小乔的心情异常沉重,他们在向白军皇致谢后离开,临走时,继续坐回溪边垂钓的白军皇,头也不回地说话。

  “世上的每个人都期盼和平幸福,但世上的每个人也都梦想着发财,如果小侄女你认为不可能每个人都变成大财主,为什么你会相信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平等与幸福?哈,我期待着你的革命大业,若是你有一天失败了,那就好好记住……千万别来雷因斯,离我们越远越好。”

  毫不客气的嘲讽,让公瑾的脸色整个变了,也不管白军皇到底有何资格这么说话,很想要当场发难,但小乔却制止了他。

  远比公瑾更了解白军皇的个性,小乔知道那句话的真正意思,其实是在说“小侄女,你在雷因斯永远有另一个家”。

  白军皇的支持与关心,让小乔感到一阵温暖,但白军皇的想法却让小乔感到不安。

  虽然个性上有很大的问题,并且实在与“好人”两字扯不上边,但小乔却无法否定白军皇的智慧。如果说自己要与他比眼界,看看谁的眼光看得远,这点小乔可实在是没有信心。

  不过,当小乔与公瑾走出树林,预备找人来搬运那些粮食,却看见一幕令人错愕的景象。

  胭凝坐在大石头上,白袍在风中飘扬着,她膝上坐着一个男孩,与她一样穿着白袍,两人脸上挂着相似的笑容,远远看去,那表情好像是一张镜子的两面。

  坐在大石头上的两个人,看起来笑嘻嘻的似乎处得很好,但是这一男一女的相处方式,却让小乔看得连头发都要竖起来。一般人和小孩玩耍,都会玩些童稚游戏,可是胭凝抱着那男孩子,两人的右手都拿着一管烟,嘴里不停地吐着烟雾,从那极度愉悦的异常表情来看,小乔肯定他们两人抽的烟有古怪。

  “瑜兄,你有没有看到……”

  “有,他们两个正在嗑药。”

  直接了当的回答,让小乔差点昏晕过去,三步并两步地冲上前去,把那对浑然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男女分开,将小男孩送回树林。

  似乎是麻药的效果太强,小男孩被小乔带进树林,交还给打扮得像是牧羊人般的父亲之前,还不停地向胭凝大姊姊挥手喊话。

  “大姊姊,你要等我啊!将来我长大了,一定会娶你当小老婆的!我一定会娶你当小老婆的!”

  男孩的诚恳叫声与身影一同在树林中隐没,公瑾看着胭凝的表情,经过几分钟的苦忍,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重重拍着友人的肩膀,很愉快地嘲弄着。

  “胭凝,恭喜你,一个女人最终还是要有个幸福的婚姻,组织一个美好的家庭。从郎才女貌这一点来看,令夫婿无疑相当……品行纯厚。”

  “……我要宰了那个小鬼,教了他那么多东西,结果他只记得娶小老婆这一点。”

  胭凝说得有些愤愤不平,但是她也不能否认,很好奇这男孩将来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一个迷人男子。

第三章 意外之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