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暗夜血噬

    

  得到了充足的补给,叛军声势大振,广收附近区域携家带眷前来投靠的民众,无论人数或是实力,都有了长足的拓展,在短短的三个月间,由数十万人拓展至百万,并且占领了艾尔铁诺将近四分之一的领地。

  照正规兵学上的做法,要逐渐攻占艾尔铁诺这样的大帝国,需耗穷年累月之功,并不划算;直接攻占敌人首都、瘫痪敌人的指挥,这才是兵学正道,但是这一次小乔却无法使用这做法。

  有过上一次被鬼夷族逼近中都的经验,艾尔铁诺军部这一次严阵以待,王都周边的关卡都被重兵把守,想要突破层层防守,直线攻入,并不容易,而且白鹿洞也对艾尔铁诺全面支持,除了调动门下弟子参军,甚至连那名被胭凝所偷袭重创的周公瑾将军,也已经伤愈复出,调动军队参战。

  叛军的压力一下子大了起来,而小乔希望稳扎稳打,不仅是军事方面能够获胜,内政方面也希望能将新的思维传达给民众,藉由艾尔铁诺的外部压力,促使内部各种族的军民团结对外,好好相处。

  “瑜兄,那个周公瑾元帅,是什么样的人呢?听说他每次出征都戴着面具,不晓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面具之下又是什么样的脸孔呢?”

  某次战争结束后,公瑾与小乔一同策马回营,在回去的路上,小乔这么问着公瑾,语气中的憧憬,不含有半分恨意,这点让公瑾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自己理应是所有鬼夷族人的大敌。

  “不知道,但是那么阴森狠毒的一个人,多半长相也丑得像鬼,见不了人,戴上面具做人也是应该的。”

  公瑾淡淡地回答,侧眼偷瞥小乔的表情,发现她面色如常,并不像是有心试探什么。

  “是这样子吗?我觉得,人的美丑不是重点,反而是瑜兄你这样的美男子才该戴面具,因为你长得那么好看,将来你妻子一定不希望自己丈夫整天被女人用很垂涎的目光看来看去。”

  由于小乔说得认真,公瑾反而忍不住大笑起来,想不到自己在小乔眼中,居然有如斯魅力,这确实是一件让人很欣喜的事。

  “……我听说……那位周大元帅,非常讨厌鬼夷人,是白鹿洞每次主张讨伐鬼夷族的代表人物,如果能让他聆听我们的想法,那就太好了……要是有一天,连最痛恨鬼夷族的人都愿意抛开歧见,和平共处,那我们的革命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吧?”

  小乔幽幽叹息着,那种深思感慨的表情,让公瑾几乎没法直视她的脸,尤其是当他注意到,即使在夕阳红霞的反照下,小乔的面颊仍是显得苍白,身躯似乎又更纤瘦了些,他就几乎忍不住想要靠近过去,把那具日渐消瘦的少女躯体搂入怀中。

  战场的岁月从不轻松,更何况是一名纤纤少女,整日要领着大军冲杀沙场,回城后还要处理政务,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会心力交瘁,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失去了白鹿洞的资源与情报,胜利虽然没有变得遥不可及,却也再非唾手可得。艾尔铁诺的高阶军官不是饭桶,其中很多人都是有勇有谋的优秀人才,手上指挥的军队训练精良,武器装备也很齐全;要和这些人作战,公瑾深知道自己会赢,但实现这些胜利却需要时间,不是一年半载之内可以完成的短时间。

  每次作战,枪林箭雨中,小乔总是冲在最前头。她不是那种喜欢凡事打先锋的急躁型人物,待在大本营从容指挥,这才比较符合她的长才,但是,每当她穿戴上三神器,身影焕发着彩虹金光,骑着剽悍壮马冲在阵前,后头的士兵就勇气百倍,勇猛地跟着冲锋,悍不畏死地杀败敌人。

  这支叛军虽然声势日大,却终究成军仓促,不比艾尔铁诺正规军数百年传承的千锤百炼,一切有法有度,指挥起来反应迅速;要让这支草莽军队打败正规军,就必须给他们更多的勇气与斗志,而信仰正是促成这些的最有利因子。

  不管是鬼夷族、兽人、人类,现在都信仰着同样的一个梦,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安居乐业,过着富足的生活;而信仰中能够将他们带到理想国的神之子,就是那名穿戴着三大神器,冲在整个阵营最前头的少女。

  白鹿洞大概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一再散播谣言打击他们,想削弱这支叛军的团结与相互信任。其中最恶毒的一个谣言,就是鬼夷族正与魔族勾结,想让魔族重回人间,帮着消灭人类的政权,而支持这谣言最有利的证据,就是那个越演越烈的吸血鬼传说。

  负责散播这个谣传的间谍,在执行手段上大有进步,被弃置在街头的干枯尸体,已经不只是鸡鸭,而开始出现了人类尸首。这情形更增添了百姓的恐慌,公瑾对这状况为之气结,但尽管他连连组成保安队,在各个城市里头巡查,敌人的身手却更高一筹,保安队每次都迟来几步。

  小乔对这个事件的忧心,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只是为了不给公瑾增加压力,她并没有为了此事多找公瑾询问。

  事实上,她自己的麻烦也实在够多了。一直在注意着小乔的背影,公瑾非常怀疑,小乔最近的憔悴消瘦,并不仅是因为军政方面的工作压力,三大神器的气血耗损,恐怕才是主因。

  平等神锤、博爱圣铠、自由魔环,这三样出于白鹿洞所造的神器,虽然能够发挥强大威力,但每次使用,都会大量吸收持有者的精血元气,那个耗损相当惊人,公瑾不认为小乔长期使用下来,会一点都不受影响,那张日渐苍白的憔悴面容,就是最好的证据。

  为了不让小乔太过劳累,公瑾有意在战斗时一马当先,尽可能不让小乔有机会动手,虽然深为全军信仰中心的她,不能不穿戴三神器立在阵头,但只要减少动手机会,应该就不会那么疲劳。

  (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不但要抓吸血鬼,还要替小乔扫平敌人,白鹿洞那边的刺客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宿老堂的三位长老们言而有信,在那次谈判之后,白鹿洞派来的刺客就不曾断过。连续的纷扰,让公瑾厌烦不已,而每次看到那些学弟一个接着一个来行刺,前仆后继,做着没可能成功的拼命,最后或是两眼圆睁,或是软弱哭泣地离开这世界,他就感到很深的遗憾。

  这些年轻人没有做错,那全都是下令的人不好,明知道以他们的实力不可能刺杀成功,还是派他们来骚扰攻击。但是,这些人也可以不用那么听话吧!只要他们有一点反抗心理,今天就不用这么凄惨地死在这里。

  为了不让这样的徒劳之事再发生,公瑾再次与宿老堂举行会谈,要求他们停止派出刺客,并且放弃对艾尔铁诺的支持。

  会谈一开始,气氛就很糟糕,宿老堂切断给予公瑾的一切情报与支援,公瑾也不再把叛军中的情报回传,水濂洞窟、白家秘援的情报都隐匿不说,双方的关系只差没正式撕破脸而已,宿老堂的三大长老最后直接就问了一句。

  “周公瑾,你和陶贱打算背叛白鹿洞吗?”

  “三位长老会这么认为,真是令我感到吃惊,我们是白鹿洞的门徒,对我恩师从来不曾有过反叛心理,背叛白鹿洞一事,真不知从何说起?”

  公瑾采取的策略,就是抬出师父陆游的名义,让宿老堂忌惮。单单凭他自己,是没有能力与份量与宿老堂对抗的,但即使是宿老堂的三大长老,也不可能对师父陆游的存在视若无睹,当初师父闭关时候说是预备与世隔绝半年,如今半年的时间将满,只要师父出关,自己就有筹码去改变现在的局面。

  照理说,看在陆游的面子上,宿老堂应该不敢把公瑾逼得太绝,但是出乎公瑾意料的是,当他指出师父快要出关这一点时,三大长老却相当得意地表示,鬼夷族人与魔族勾结,这种天大的罪行,连月贤者也无法改变,即使陆游出关,也会站在白鹿洞这边,消灭所有的鬼夷叛军。

  “得了吧!这种话只能拿去骗骗外人,我自己身在鬼夷军中,看得很清楚,哪里有魔族?那些什么藏头露尾的吸血鬼,还不都是白鹿洞派去搞事的?或者三位长老是要告诉我,宿老堂已经与魔族勾结,所以白鹿洞才有办法让魔族跑去被占领的城池危害百姓?”

  “周公瑾!注意你的言词!即使你是陆游的徒弟,也没有资格这样污蔑宿老堂!”

  公瑾的指控,让宿老堂怒不可遏,虽然他本人并不怎么在乎。不过,那三位即使在水镜传影中仍显得高高在上的长老,还是很快就镇定下来,重新以高姿态对公瑾说话。

  “鬼夷族的领导人与魔族勾结,这是绝对不会错的事,不久之后,宿老堂就会对整个世界公布这事实,届时那支叛军将有如风中残烛,瓦解在朝夕之间。”

  指控对象从鬼夷族全体变成小乔一个人,话真是越说越回去了,公瑾绝对相信小乔,但看宿老堂能够说得如此笃定,或许他们已经有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奸计,所以才能如此十拿九稳。

  为了小乔的安危,公瑾执意查问。三名长老完全不把他的质问放在眼里,就算公瑾抬出师父的名义也是一样,然而,或许是因为费尽心思完成的诡计没有人可以炫耀,实在太过寂寞,三名长老最后还是把宿老堂布局多年的计划说出来。

  鬼夷族是人类与魔族的混血种。为了把这污秽的一族从风之大陆上抹去,必须要让他们受到整个风之大陆的憎恶,其中最能刺激人们恐惧与排斥的,就是鬼夷族与魔族勾结的事实。该如何实现这个计划呢?三神器就是实现这计划的最佳捷径。

  公瑾一直知道,三神器是由白鹿洞所流传散出,刻意让这三样神器落入鬼夷族手中的。然而,这三样神器却非白鹿洞所能打造,它们的历史要追溯到九州大战之前,一名在魔界极负盛名的匠师,为了魔族即将进攻人间界,特别打造这三件东西出来,为顶级战士增添战力。

  平等神锤、博爱圣铠、自由魔环,三样各自具有不同威能、强大杀伤力的神器,在使用时会大量吸摄持有人的血肉元气,做为本身的能源,但为了避免吸摄过度,三神器也会持续影响持有人的肉体,散发出一种类似吸食麻药的亢奋状态,让持有人无惧伤痛、狂暴化,在战场上所向无敌。

  假如持有人是魔族,这效果会持续刺激亢奋状态;但是当持有者变成人类,这三样本来专为魔族打造的神器,就会出现一些超乎设计者预期的变化,慢慢将人类持有者的身躯魔化,异变成为魔族,尤其是在三大神器全部集合为一的时候。

  “叛军领导人听说是个女人,她多用一次三神器,肉体就会多被侵蚀一层。每用神锤抛击一次、用圣铠多挡一记攻击,三神器都会影响她的肉体,层层大战一直打下去……嘿嘿,她很快就会变成魔族了!”

  从水镜另一方传来的阴森冷笑,持续震撼着公瑾的听觉,一声声夹在冷笑中说出的话语,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如此的荒唐,如此的残酷。

  “鬼夷人本来就是魔种,感染的速度只会比人类更快。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白鹿洞公布叛军领导人的真相,让所有人都知道,鬼夷叛军的领袖是个混入人间界的魔族,那时候又怎由得他们不与魔族勾结了?他们的领导人就是个魔族啊!哈哈哈……”

  公瑾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觉,他希望这是谎言,因为之前师父从没告诉自己三大神器有这等黑幕,自己是他最忠实的命令执行者,师父没理由这样瞒自己的。

  “周公瑾,这些秘密你从没听你伟大的师父提过吗?哈哈哈,你太看得起你神圣的师父,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以为他真的在闭关吗?他只是断绝与你的联络而已啊!在他、在我们眼中,你不过是一条忠狗,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事,我们可以重用你,也可以随时让你死得不明不白,你没有资格过问太多的秘密,也永远别自以为可以对抗你的师门。”

  “……明白了,感谢几位长老的教诲,公瑾不会令各位失望的。”

  神色如常,用最平淡的语调把这次对谈结束,公瑾几乎花了一生的克制力,才没有让三名长老看出他的真正想法。

  镇定!现在一定要镇定下来!因为如果连自己都开始慌了,那还有谁能够支持小乔,为她筹谋定计呢?

  小乔……她现在到哪里去了?对了,她好像曾经说过,今晚要配合搜索队的行动,去找出那个骚扰城市的吸血魔物,因为那头吸血魔物越来越大胆,昨天夜里偷袭了两户人家,把一个婴儿吸成了干尸,为此群众已经动了公愤,誓要把那吸血恶魔找出,诛杀歼灭。

  也是因为小乔今晚不在,所以公瑾才有时间与宿老堂开会,可是听完宿老堂的狠恶阴谋后,公瑾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鲜血,蕴含着生物的元气,对许多魔族都是补充精力的来源,所以当发生连串生物被吸干鲜血死亡的事件,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有妖邪魔物在肆虐。然而,假如使用三大神器的代价,是躯体渐渐魔化,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小乔她已经……

  仔细回忆一下,发生吸血魔物肆虐的时间,是叛军离开花果山域之后,那也正是小乔又开始大量使用三大神器作战的时期,会否小乔从那时候就已经被……

  这个想法让公瑾感到急躁,只想立刻赶到小乔的旁边,仔细看看她的模样,看看是否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疏忽掉了。

  焦躁不安的心情,让公瑾没有保留,身形飙逝如飞,根本不管是否已经超越了周瑜“应有”的实力,许多叛军中的高手只看到他身形一闪,眨眼间便已跑出老远,纷纷讶异于周瑜将军何时武功这般大进。

  疾奔中的公瑾,除了担忧小乔的身体状况外,也困惑于自己目前的处境。如果宿老堂之言属实,目前所发生的所有事,师父全都清楚知道,而他之所以宣称闭关,那也全都是一个故意让自己无法求援的设计,目的是为了……是为了……

  这点公瑾答不出来,因为师父陆游的想法并非自己所能理解,尽管已经为他执行了几百年的工作,自己仍然常常困惑他为何要那么做。又或者,师父这次的人才训练大计,是落到自己身上,他又想藉着痛苦的磨难,看看这个弟子有没有机会一举冲上天位去。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很符合师父的作风,只要是和这个理由相关,师父没有什么事是作不出来的,但只要想到过去被师父暗中磨练的那些人才,公瑾不由得感到一阵寒意,他实在没有把握,自己是否承受得住那连番打击与磨练。

  “胭凝!”

  公瑾身形一闪,如羽箭般稳稳射在胭凝面前,恰好看到胭凝眼中闪过一丝不赞同的神色,似是责难他为何轻率暴露实力。公瑾无暇顾及这些末节,简单问明白小乔的所在,得知她让胭凝率领一队人马来回搜索,自己却独自施展轻功,在城里飞窜寻找。

  “公瑾,你要小心,这个城里确实有魔族出现。”

  胭凝的警告,有职业水准的保证,公瑾当然信得过,但这句话在此时说出,却更加深了公瑾心头的恐惧。

  “知道了,你继续巡查,我去找小乔。”

  胭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公瑾的神色难得地高度慎重,知道事情不对,不发一语地指向小乔消失的方向,公瑾甚至连一句话都不多问,就朝那边飞射出去。

  小乔在哪里,这点公瑾一时之间找不到,某种感觉告诉他,小乔可能在躲着自己,躲着其他人。而经过些许时间的寻找后,公瑾意外发现了今晚的首批受害者,几个被吸干鲜血的尸首,横七竖八地被弃置在暗巷里。

  (尸体的血没有凝结,还有微温,凶手就在附近……)

  才这样一想,公瑾就看到一道黑影闪电窜过,虽然瞧不清楚面孔,但从那甲胄与链锤来看,无疑就是小乔。

  “小乔!”

  公瑾追了上去,经过一番追逐之后,他追上了小乔,而在追逐的过程中他已经发现,小乔的体态与相貌似乎有些变化,最坏的可能或许已经发生。

  小乔没有答话,背对公瑾的她,肩膀轻轻颤动,似乎在恐惧些什么,又似在无声落泪。

  公瑾知道自己不能太过焦急,所以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朝那边靠近。

  “小乔,别担心,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一起……”

  手拍到小乔肩膀上,公瑾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妖气,心头黯然之余,忽然觉得有些不妥,博爱圣铠的材质……不对劲。

  (这不是博爱圣铠,是伪造的东西,这个人……不是小乔!)

  在公瑾意会到这一点,并且有所警觉之前,对面的那个生物一下子转过头来……只有头部而已,诡异地转了个半圆,并且吐出一阵紫色烟雾,光从那个腥味,就知道里头蕴含剧毒。

  公瑾第一时间尝试退避,但那妖物的躯体却爆裂开来,两排肋骨瞬间变得巨大,像两双手爪一样张开合拢,一下子把公瑾困住,让他难以动弹。

  (不妙!)

  白鹿洞最上乘的内家真气,在公瑾身上轰然爆发,那两排骨爪瞬间就出现了裂痕,但在他能够完全挣脱束缚之前,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鬼头,口中生出一条又尖又长的口器,朝着公瑾的眉心钉刺下来。

  (真该死,这应该是胭凝的守备范围啊……)

  

第四章 暗夜血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