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重返硬战

    公瑾的困惑,也同样发生在叛军里头,当遍寻不获的仇敌,传出了即将公开现身的消息,本来稍稍平息的混乱气氛,又再次喧扰起来。

  本来,周公瑾虽然是鬼夷人死敌,但叛军在建军时期,并没有太大反应,顶多也不过是发誓攻破中都后,一定要把他剥皮处死,不至于急着去要他的命,可是,自从公瑾潜入叛军的事情暴露后,整件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周公瑾”三字已经变成了一个禁忌之名,只要有人提到,就会引起一场纷争。

  新仇加旧恨,鬼夷人现在将周公瑾列为必杀对象,如果不能早点把他干掉,被他所潜入蒙骗的耻辱,会像火焰一样焚烧着身心,令他们昼夜难安。

  自己会超越师父陆游,成为这样的一个万恶象征,是公瑾离开时所始料未及的。纵然他不断计算着可能发生的问题,却仍是百密一疏,低估了鬼夷人对自己的愤恨,会因为其他的理由而增温。

  这样的问题,同样也困扰着小乔,当鬼夷人群起向她要求,希望能组织高手团潜入中都刺杀,干掉白鹿洞重要人物,尤其是取下周公瑾人头时,她才顿时明白过来,曾经尝过鲜血甜美的人们,不可能再归于平淡,以前公瑾掌军时使用的黑暗手段,虽然人们畏惧而且不耻,但是他们却渐渐迷上这些手段带来的轻易胜利,当公瑾已经离开,他们仍希望使用这样的方式去作战。

  “傻瓜……瑜兄就是因为不希望我们继续做这些事,所以才一个人走的啊,如果我们还做着同样的事,那他之前的努力是为了什么呢……”

  小乔对麾下将士的连番要求感到悲哀,但坐在她的领导位置上,却无法对这些要求置之不理,因为原本最大力支持她的族人,正殷切期盼她在这方面有所表态,表示出她确实是一名鬼夷人的族长,并没有对周公瑾产生什么特殊情谊,否则对她有疑虑的族人,将再也无法保有过去的忠诚,即使她是鬼夷族的真命天子也一样。

  假如小乔是忽必烈那样的强势霸者,或者是以白字世家那样的绝对权威来统治手下,今日的问题就不会发生,因为在这两大家族的统治中,胆敢向领导人提出质疑的叛逆份子,不是满门诛戮殆尽,就是全家老小一起被送去洗脑,在滚烫的开水冲刷下,被洗到脑前叶都烧起来的地步。

  残暴而凶狠的驾驭手段,是小乔最不愿意做的事情,然而,在这个以力为尊的乱世时代,领导人的凶残与暴力,总是能够赢得一定程度的尊重,尽管没法赢得他们的敬爱,但却不会被他们看不起,更不会因此被欺到头上来。

  小乔的王道治术,之前获得群众归心,可是,随着情势渐渐复杂,这套做法的缺点也逐渐浮现。鬼夷族人开始质疑他们的领袖,是否已经失去了领袖的资格,而在鬼夷人群情激愤的时候,另一些不受重视,却更为重要的问题也同时发生。

  由于小乔正为连串问题所苦,这些问题并没有传递到她那边,而她身边的诸将也不愿意多提,只有胭凝察觉到这股越益炽烈的火焰。

  本来这支叛军的组成份子就很复杂,当叛军逐渐组织化,鬼夷人一一进占要职,与其他种族之间的摩擦就开始出现,而公瑾潜入这件事,更成了一个引爆摩擦的导火线,其他种族中的大多数人,并无法感受到与鬼夷人相同的悲情,反而对鬼夷人的狂躁与愤怒觉得畏惧。

  “他们与周公瑾将军是不共戴天没错,可是杀父之仇、杀祖父之仇,那都是他们的仇恨,又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也要去报仇?”

  “虽然我们是兽人,但是周瑜大人还在军中的时候,私下对我们都很照顾,要我们把他当仇人看待,这点我们做不到,而且……我们不觉得他像是白鹿洞派来的奸细。”

  “我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人类才这么说的,公瑾大人以前的杀孽是重了些,但两国相争,各为其主,如果公瑾大人这么做有错,天底下每一个奉命出征的军人都有罪。”

  这样的杂音,开始在叛军内部出现,可是当这些话传到鬼夷族耳中,却掀起轩然大波,因为对于打着复仇旗号在作战的鬼夷人而言,这些不同的杂音简直是侮辱。那些不曾受过迫害的兽人与人类,怎么能理解鬼夷人两千年来的悲情?有什么资格质疑这场复仇圣战?

  在这样诡异的紧绷气氛中,间歇的冲突不住发生,这些内哄让本来还算和谐的叛军起了嫌隙,也拖慢了战争的步调。小乔尝试去解决这些问题,可是叛军已经脱离草创建军的时期,随着胜利而到手的权力与利益,让人心起了变化,种族问题也再非像之前那样单纯。

  有些话没有传到小乔耳里,不过出身鬼夷族的胭凝却一一听在耳里,尤其是某次几名鬼夷人首领的饮酒聊天,酒酣耳热之际,胭凝听到他们在夸耀自身的血统,成为夺取权力的利器,只要抬出人类过去对鬼夷族的迫害,用控诉的口气说几句话,对族人们喊出过去发生的几件血腥惨案,提醒他们那些悲痛与仇恨,他们在叛军中的声势就能水涨船高,进而得到比目前更高的职位与兵权。

  “我有什么本事可以坐在这个位置上?你们知道吗,那个人类白痴居然敢这样问我?猜猜我怎么回答他,我告诉他,这是你祖先欠我的!因为你的人类祖先欺压我们鬼夷人,所以现在你们人类活该要补偿!”

  一名鬼夷将领志得意满地说着,旁边的族人哄然叫好,胭凝起初以为自己酒醉听错,但是侧目看去,这些人的眼中哪有半分悲怆之情,全燃着炽盛的权欲之火。

  胭凝呆了半晌,但没有说什么,只是接着拿起了旁边的一瓮烈酒,拍开封泥,继续痛饮。

  公瑾即将回到中都的消息,让这种紧绷气氛更形恶劣。鬼夷人认为,白鹿洞是联军如今最大的敌人,尤其是周公瑾,威胁甚至比陆游更大,大家应该尽早合力诛杀,那些存有不同意见、对周公瑾抱有同情心的人,等于是和联军的死敌握手,简直罪无可恕,盟主应该把这些不可靠的墙头草都驱逐出去,甚至秘密处死。

  小乔自然是不可能同意,可是鬼夷人的代表一日三访,每天耳提面命、痛陈厉害的疲劳轰炸,却让她身心极度疲惫。

  另一方面,鬼夷人的动作频频,也让叛军中的其他成员感到不安。他们并不是那么坚持地想为公瑾争取些什么,只是隐约有种兔死狐悲的凄凉,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比公瑾立下更多军功,也没有哪个人像公瑾一样为鬼夷人制定许多刻意照顾的政策,如果连这么样的一个人,鬼夷族都可以一下子翻脸过来,非要让他粉身碎骨不可,那么自己凭什么有信心不会成为下一个?

  尽管白鹿洞宣称公瑾是潜入叛军中刺探情报,鬼夷族人认为公瑾是在事发前畏罪潜逃,但多数的人类与兽人却选择相信,受到小乔感化的公瑾是被逼走,若然给他机会,他大有可能背叛白鹿洞,选择叛军这边。

  这种感觉让他们很担忧,置身在一群狂热复仇者的团体中,并不好受,尤其是他们也看得出来,许多年轻一辈的鬼夷人并非当真对白鹿洞、对周公瑾存有怨恨,只不过想要藉此谋夺权力而已,可是每当他们想对这一点提出质疑,鬼夷族就以更强硬的态度反逼回来,问说他们是否想勾结白鹿洞与周公瑾,背叛联军?

  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继续忍受这种情形,在公瑾即将回到中都的消息,传到叛军辖地的当晚,一个忍无可忍的熊族武将,率领他的族人与属下,向小乔辞行,预备返回武炼。

  小乔极力挽留,在挽留不果之后,预备赠与他们应得的金银财物却被拒绝,因为从离开花果山的那天起,让他们加入这支联军的理由,是那个理想国的梦想,而不是金银,如今梦想不在,再多的金银也没有意义,反而侮蔑了武炼男儿的尊严。

  第一次面对同志的离去,这件事给小乔不轻的打击,但真正的问题却发生在两个时辰后。得知有兽人脱离军队的鬼夷族,气得暴跳如雷,老一辈的固然斥骂不休,年轻一辈更将这看做是绝对侮辱,并认为领导人的判断错误,假如什么人都可以这样自由离去,这支军队还能打什么仗?

  为了杀鸡儆猴,一众鬼夷族的年轻将领偷偷率军离营,在城外刚刚建立不久的和平公园内,追上了出发不久的那队兽人,偷袭了曾经并肩作战的同志。

  事情发生得太快,当小乔得知这件事时,一百多颗血淋淋的人头已经陈列在校场,作为对全体叛军杀鸡儆猴的宣告。

  自己的军队中居然发生这种惨事,小乔呆在当场,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听着耳边鬼夷族将领的欢呼声,看着眼前百多个首级不能瞑目的惊怒眼神,小乔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事,而且非做不可。

  正式的军令很快就颁布下来,小乔下了她担任领导人以来最有权威的一道军令。不顾所有人的惊怒喝骂、恐惧求饶,她把所有参与这桩惨案的将领全数逮捕,立即斩首处刑。

  这道命令确实是该做的事,可惜却做错了时间,假如是小乔稳固军权的初期,就用这样的雷霆手段来统治,血腥与公平惩处会让人们对她敬畏,但在人心已经被权欲、仇恨给蒙蔽的此刻,她这样的做法等于是搬石头拆自己的台。

  鬼夷族的群起反对声浪,比之前更为激烈百倍,虽然从其他成员眼中的肯定,小乔确信自己没有做错,但这并不能让眼前的情势好转。

  结果,在情势与胭凝的坚持下,小乔只有答应组成高手团,由她与胭凝亲自统帅,前去刺杀回到中都的公瑾。答应的理由,不是为了誓杀敌人,只是为了不想让前去的成员全军覆没而已。

  临行之前,小乔站在城门口,策马回望,看着那扇渐渐关上的高耸城门,心里尽是迷惘与失落。

  当初,为什么自己会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呢……

  ※※※

  小乔和胭凝私下讨论,谈了几次都觉得公瑾不可能这样大摇大摆地进城,事情很可能是白鹿洞设下的圈套;胭凝自己更是怎么想都不相信,公瑾会在离开之后立刻与白鹿洞握手言和。

  可是这些解释却不会被接受,两人只有持续带领队伍潜入中都。胭凝很清楚事情的危险性,中都是白鹿洞势力最强的地方,一行人虽然尽力做到行踪隐密,但到底有没有被人发现、是否已经处在严密监视下,这点实在不敢保证。

  一件事情的成功,可以不需要什么理由;但是一件事情的失败,却都会有理由。当失败的因素累积太多,奇迹又没有发生,失败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见到公瑾骑在马上,在人们的欢呼中缓缓入城,金属面具迎着朝阳映出千串耀眼光芒,尽管看不见真面孔,身形也与本人毫无二异,但小乔与胭凝仍一眼就认了出来,那绝对不可能是公瑾,这个看不见面孔的男人只是个冒牌货而已。

  “死家伙,早就叫他没事不要一直戴面具,现在别人要假冒他,戴一张面具就成了。”

  胭凝的气愤无济于事,纵然她与小乔下令立刻撤退,但是策划这一切的宿老堂,却料中了他们的弱点,在周公瑾的凯旋队伍中,几名衣衫不整的鬼夷族妇女被推在前头,由后方的执鞭者用力笞打,软鞭发出凌厉的破风声,重打在雪白的肌肤上,让女性发出凄惨的哭叫,白嫩肌肤上迅速浮现血痕。

  整个鞭打的表演,在周公瑾将军亲自手执长鞭,挥打出去的那一瞬间达到高潮,两旁的群众齐声尖叫,但谁也听得出来,没有人对这种情形感到不满,尖叫声中满是喜悦与赞叹的味道,像是最好的鼓励,请持鞭之人再释放出更多的血腥。

  小乔觉得很难过,那不完全是对女性的侮辱,也为着人与人之间必须要这么相互伤害而为之黯然,但剩下的鬼夷人可就不只是黯然,他们义愤填膺,无视小乔的命令,挥舞兵器冲了出去,绝不让那侮辱鬼夷人的狗贼活下去。

  结果当然是不难想像,当这群自以为是的鬼夷刺客,大摇大摆地冲出去,数以百倍计的埋伏士兵也从两旁冒出,像是潮水般的急涌出来,一下子就驱散群众,把他们围在中心。

  双方人数比例太过悬殊,白鹿洞又早掌握了地利;硬弩对长剑,兵器上也占尽优势,战斗几乎一开始就决定了胜负,假如不是小乔与胭凝及时杀出,挡下了敌人攻势,单是最开始的那一场乱弩箭雨,就足以让叛军死伤惨重了。

  小乔以神锤、圣铠一马当先,杀出一条血路,她不想造成不必要的死伤,可是如果要在这样的局势中杀出生天,看来大开杀戒是免不了的,只有放手大杀一阵了。

  胭凝却另有定计,擒贼先擒王,尽管白鹿洞的首脑人物并没有露面,但却不代表没有人质可抓。轻巧地飞身转折,白袍化作半空中的清艳雪光,轻易避过底下的乱箭,飙射到敌人队伍的中心,纤手弄云,掌影翻飞,在其他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已经把“周公瑾”一把擒下。

  “让开,如果还要继续动手,我保证你们敬爱的公瑾将军会死第一个!”

  胭凝与小乔心知这人只是个傀儡,但全场的群众却不知道,在他们眼中,这个戴着面具的抽搐人体,无疑就是守卫着人类的大英雄,而且还是白鹿洞位高权重的人物,谁也不敢为他的生死负责任,在胭凝的要胁下,所有人让开一条路,小乔领着所有带伤的同志一起离开。

  周公瑾的武功,众人都久仰大名,看到那艳丽女郎一招把人擒下,展露出来的神功,任谁都心存惊悸,不敢过分进逼,就这么让小乔等人逐步退到城门口,眼看要离城而去,忽然一队人马打横杀来,拦住去路。

  在敌人将要逃逸之前,隐身于暗处的宿老堂终于被逼上了台面,率人亲自追击出手,包围队伍重新又逼了上来。

  敌人队伍中,胭凝看到未来与现在两位宿老的身影,这两位宿老武功卓绝,她以一敌一并无确切胜算,当下只有把人质交给小乔,自己专心应敌。

  “小乔,一有机会就往这人身上刺个两刀,扰乱人心,不然这么几千人一涌而上,城门又关了起来,我们就真的没机会走了。”

  小乔被半强迫地接手挟持人质,在听见胭凝说话的瞬间,似乎有些吃惊,但仍是尽她应尽的职责,把那名似乎早就晕过去的不幸受害者给抓住,配合胭凝的喊话,向敌人做出威胁。

  宿老堂不会让冒牌公瑾的丑事曝光,所以一开始就直斥鬼夷族手段卑鄙,施毒偷袭,无耻暗算,所以才让公瑾将军身中埋伏,然而,宿老堂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人离开,所以他们高声拒绝胭凝的种种荒唐要求,说周公瑾将军公忠体国,宁愿自我牺牲,也不愿让叛贼利用,因此鼓动众人群起而上,把叛贼乱刀处死。

  “妈的,公瑾才不会为了白鹿洞而牺牲,那家伙自私自利又阴险,你们这些不了解他的人不要胡说!”

  心中气愤,胭凝连脏话都骂了出口,可是看到敌人严阵以待,从两旁合围过来,她也只得专心凝神,预备应付敌方顶级高手的袭击,把照顾其他人的工作交给小乔。

  “杀了他们!”

  当数千人马从附近几个街道狂涌而出,朝小乔等人进行攻击,小乔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手上已经没用的人质举起,扔向宿老堂的两位长老,喊了一句“这没用的东西就还给你们吧”。

  正以掌力逼退敌人的胭凝微叫可惜,但想到这是小乔不愿多造杀生的表现,也就不说什么,看着那个人质坠向两大宿老,那两个老人好像很厌烦似的伸手,以柔劲托住拨开。

  哪知道,事情突生变化,就在两大宿老对这昏迷人质全无提防的那一刻,那个人质忽然有了动作,两柄锋锐的淬毒匕首神奇地出现在他手上,化作两道蓝虹,一先一后地送入两大宿老的体内。

  “吼~~~”

  “嚎~~~”

  两声惨叫同时喝出,听声音就知道,两大宿老受伤不轻,而胭凝顿时醒悟过来。

  (公瑾?真的是他?可是……怎么刚刚我认不出来?小乔又是怎么认出来的?)

  随着那张金属面具的坠下,真面目露出,之前看来觉得缺少的气势与感觉,这时重新回到公瑾身上。一早便以这异想天开的方法混入游行队伍,等待机会援助小乔的他,成功伤及两大宿老,但也并不好过,两大宿老受伤那一瞬间回击的一掌,让他再次有了呕血的感觉,这一个多月来的疗伤,又失去意义了。

  (又受伤了……这是不可避免的暗算成本,如果不趁机要掉两名宿老的性命,小乔和胭凝一定没机会逃出去……)

  对于受创早有心理准备,公瑾不顾一切地继续攻击,要在伤势恶化之前,至少先杀掉一名强敌。

  未来、现在两名宿老被他的拼命攻势所逼,又中了几剑,可是两个老人出乎预期地韧命,普通人见血封喉的伤势,他们两人只是活动稍微迟钝,并没有明显重创,公瑾花了好一阵子时间,才终于以伤换伤,重创两人,并且得到一剑干掉未来宿老的机会。

  “宿老,到下面去向你的师兄弟问好吧!”

  公瑾抬手一剑挥出,却听见身后十尺外响起一句诡异的唱颂,似是现在宿老所发,但是隔着十尺距离,就算他能以什么手段伤及自己,也没法阻止自己的这一剑。

  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公瑾眼前发生,在那句邪异咒语唱颂的瞬间,一道金光在未来宿老的身上凝聚成形,熟悉的形状让公瑾心头一震,下手稍迟,跟着,公瑾灌满力道的一剑斩在黄金光芒之中,剑刃支离破碎,另一道黄金光芒却冒冲起来,正中公瑾胸口,在连串骨碎声中,让他像是断线风筝似的远远摔出。

  (怎会?为何两大神器会……白鹿洞有召唤两大神器的咒语?)

  棋差一着,公瑾自叹失算,胜利良机稍纵即逝,整个布置全盘皆没,如今只有奋力保住自己性命。

  两大宿老高声直斥这个公瑾将军是冒牌货,是鬼夷人的奸计,所以公瑾坠地之后,马上就被大批人马围攻。重伤呕血、脚步不稳的他,抢过一柄长剑,拼死血战,在身上的伤口数字破百之前,胭凝赶来会合,将他从这必死局面中救出。

  “公瑾,你还活着吗?”

  几乎快睁不开双眼,公瑾眼中的胭凝并不比自己好过,不但浑身浴血,手臂、腰侧、小腿还被几支弩箭给射穿,犹自出血,虽然不知道骨头是否有损,但想来一定痛楚不轻。

  跟着率众杀来的,就是小乔。被敌人以咒法强行剥夺走圣铠、神锤的她,脸色苍白得像是再没剩下半滴血液,显然也正在强忍痛楚,至于伤势状况如何,从她那几乎拿不稳刀剑的双手就可以看得出来。

  两人见面,公瑾和小乔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一抹微笑,一个眼神,就已经把彼此的心情交代清楚……可惜,她身后族人的仇恨眼神,令这美好的一刻不得不中断。

  “好,我们并肩杀出去,就看看白鹿洞能不能要掉我们的性命。”

  胭凝振臂高喊,稍微提振了一下快要不存在的士气,但是跟着而来的情势,却是一面倒地进行。密集的弩箭之雨、厚盾重甲的骑兵队,如果在平常时刻,公瑾三人自是不放在眼里,可是如今他们已经重伤,还拖着一班累赘人手,别说逃出去,就连支撑保命都显得困难。

  最后,一群人好不容易抢进了一间坚固屋子,稍作抵抗与休息,但是看窗外人马所拉起的熊熊火箭、预备冲阵的铁甲骑兵,他们都有个觉悟,自己的人生或许到此为止了。

  公瑾和小乔没有再往外头看一眼,疲惫得站不起来的两人,眼中只剩下对方的身影,即使在这要命的一刻,他们却都很想笑,心中所浮现的平和与满足,让他们很想一面牵着对方的手,一面微笑。

  “你……谢谢你在这时候还出来帮我们。”

  “你不也是一样?明知道危险,还来中都找我?”

  假如不是因为身上伤口痛得厉害,身旁的众人又都投以恶意眼光,小乔和公瑾真想把这一刻延续下去,可是,打断他们的不只是这些事物,外头这时也传来了未来宿老的喊话。

  “屋子里头的蛮贼听好,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提那个冒充公瑾将军的叛贼人头出来投降,你们所有的人都可以不死!”

  声音如雷贯耳,公瑾和小乔都势难想到,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命运还这么开了自己一个残忍的大玩笑。

  《银杏篇》中卷完

  

第八章 重返硬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