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逃亡之路

    艾尔铁诺历四二O年一月艾尔铁诺中都白鹿洞后山

  并不是每个白鹿洞弟子都知道,在禁止所有弟子涉足的后山禁地,到底藏着什么。白鹿洞是个藏着许多秘密的所在,多知道一些事,往往多一分危险,能在白鹿洞生存长久的人,都懂得适当地控制自己的好奇心。

  白鹿洞最高权力者陆游,在后山永恒冰窟中潜修的事,只有寥寥十余人知道,但是被允许接触后山的,却只有公瑾一人,连宿老堂的三大宿老都尽可能不去接近,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冲突。

  一年多之前,陆游开始闭关,公瑾奉命外出执行任务,在那之后,这里就几乎不曾有人造访,成为完全死寂的沉静空间。当外界随着局势一连串变化,无数人都在好奇,月贤者到底对白鹿洞这一连串斗争抱持什么想法时,这里始终维持着静默,尤其是在满天飞雪飘降的此刻,即使要从这里多感受到一丝生气,都极其困难。

  但在这一片死寂、沉静当中,却有些事透着不寻常的诡异。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散落,一一飘坠在地面山石上,把大地化为银白世界,可是,在这一大片的雪亮银白里,有一处地面还维持着干燥,那是陆游进行修练的冰窟入口,所有飘落下来的雪花,仿佛受到某种莫名力量的影响,一落至入口十尺范围内,就整个变慢了速度,以几乎不动的形式,缓缓飘移着。

  在这股诡异力量的影响下,这个冬季所飘下的第一片雪,尚未落到地面,地面也还维持着干燥。看得仔细一点,甚至还有些虫只的尸体僵死在那里,爬进冰窟入口范围的它们,整个行动速度慢得近乎永恒,但它们的身体却仍需要养分,于是便没有一只能够逃离地死尽于结界内。

  若有精通术法的魔导师或仙道士在此,便会感应出来,这股力量的影响范围不只是入口,也涵盖了整个冰窟;他们甚至会感应到,这股力量虽然强大,但却无比邪恶,黑暗而冰冷的魔界瘴气正无形蔓延,渐渐覆盖住整个冰窟,封锁着内里的一切生机。

  若有人看见、若有人前来,就会察觉出这里的不妥,但是设下魔力结界的人、仍沉睡于结界中的人,却都非常肯定,不可能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能够进入这个被封锁的禁地,即使有,那个男人也在一个多月前,被他看不清面孔的“师父”夺命一剑,驱逐离开。

  目前的白鹿洞,没人有闲暇发现到这件事,所有弟子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山下不远的中都城内,一群闯入中都行刺的鬼夷族高手,正被长老们率众围困,战斗已经进入最后关头。

  在民众欢呼中入城的公瑾将军,一下子被鬼夷叛军挟持,一下子又出手袭击白鹿洞长老,整件事情的变化之迅速,让在场的官兵、白鹿洞子弟看得眼花撩乱,没有人能清楚说出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正统的官方答案很快传了出来,原来这一切都是鬼夷族的奸计,是他们使用了某种诈术,伪装成公瑾将军,伺机偷袭,但正牌的周公瑾身在何处,这点白鹿洞一时间也回答不出来。

  要在短短时间之内,对混乱情况作出合理解释,宿老堂真是使尽了说谎的本事,而为了永绝后患,他们在把敌人团团包围后,开始喊话,要求交出那个假冒公瑾将军的叛贼首级。

  就宿老堂来看,胭凝与小乔虽然有威胁性,但始终是女子之身,难成大器,可是周公瑾就不一样,那天短松岗上的一剑居然杀他不死,足见他的资质与爆发力之强,不愧为陆游最得意的一名弟子,要是不尽快把他给了结掉,说不定再不用多久,他就有机会突破千年以来的才能之壁,进入天位,那时候不但他难以对付,若给他接触到后山,连陆游都会出关,这就很不理想了。

  可是,周公瑾、陶胭凝、小乔三人,都是高手,三人联手起来的濒死反击,两大宿老并没有信心能不受损失,所以他们采取了这样的心理战,要敌人内哄,斩下周公瑾的首级投降,只要最棘手的人物一死,余人都不成威胁,就算真的饶他们一命,那也关系不大。

  这个计策确实歹毒,当现在、未来两名宿老,命令身边军队以鹰爪抛掷拆屋,预备让屋里的叛军无所遁形时,这计策的效果已经在屋里出现。

  从宿老堂喊出威胁话语的那刻起,屋里的整个气氛就开始变了。生死之间的抉择压力,强大得可以扭曲一切的人性,承受着众人视线的小乔,错愕却又清楚地把握到每一个眼神的意思。

  “盟主,请你动手吧!”

  “我们闯不出去的,只要杀了这个叛徒,我们就有机会活下去!”

  “这个叛徒,之前把我们骗得好惨,盟主,杀了他吧!”

  “只要杀了他,就能为我们千千万万的同胞报仇了,盟主,你别忘了自己的身分啊!”

  许多的眼神,最后化成实际的语句,开始在屋里回响,催促着小乔动作。胭凝在旁目睹这过程,没有说半句话,疲惫而伤重的她,现在只想倒地晕去,根本没有力气做事,所以她选择保持沉默,只看小乔如何做抉择,然后才行动。

  小乔有了动作,她尝试向周围的人解释,心里实在是不了解,公瑾的所作所为,明明在这里的人都有目共睹,假如没有他的冒险救援,众人甚至没办法撑到这一刻,为何这里的人拒绝承认这个事实,继续仇视、憎恨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恩人?

  世上的道理,有许多非常复杂,难以轻易理解的部分,但若要解释,一句话就足够了。同伴们持续的破口大骂,让被卷入、波及的小乔,不能明白自己的错误在哪里,可是,当一名同伴跪了下来,涕泪纵横地哭着说:“盟、盟主,我……我不想死啊……”小乔终于理解了问题所在。

  生死抉择的压力,太大了。

  能够面临生死关头,仍不为改变的人实在很少,多数人在可以抉择自己生死的时候,甚至可以变成一个全然陌生的人。当看到那些在出发前自夸武勇,发誓要杀掉鬼夷公敌周公瑾的同伴,一个个指着自己大骂,说自己勾结人类恶贼,数典忘祖,不配做个鬼夷人时,小乔不觉得气愤,只是感到失落……以及深沉的悲哀。

  “做你该做的事吧,小乔,也许你这趟到中都来,就是为了在这里,完成这件事。”

  强撑着鲜血淋漓的身体,斜斜靠在屋子一角,努力不让自己失去意识的公瑾,用微弱的声音说话。先后中了两大宿老、两大神器的重击,他的伤势比这里任何一人更要严重,光是说话就快耗尽他的力气,然而,听见屋瓦剥落作响,知道敌人正预备拆屋突击,公瑾晓得自己该趁着还能说话的时候,告诉小乔一些东西。

  “我们这次死定了,虽然我们曾经努力反抗命运过,但既然已经失败了,现在就该果断地认命。你是我们的盟主,如果牺牲一些成员,能让大多数成员生存下去,你就不能迟疑,因为这是你不能逃避的职责。”

  “斩下我的脑袋,交给宿老堂,胭凝会知道该对他们说什么。虽然他们未必肯守信,甚至会让你和胭凝各自砍去一只右手,但只要胭凝说出该说的话,那么宿老堂会让你们平安离开。因为两名宿老还需要一定程度的敌人威胁,来避免太早反目阋墙。”

  勉强说到这里,公瑾咳嗽两声,倒刺入肺部的肋骨,让他咳喷出来的鲜血,洒得衣襟一片赤红。但即使承受着这样的痛楚,公瑾虚弱的眼神依旧清醒,让小乔知道他的一字一句,都是在神智正常的情形下说出。

  “别怪你身边的人,他们并没有说错,我是鬼夷族的大仇人,即使是现在,我也仍然憎恨着这个被诅咒的种族,若是给我机会,我还是会尝试去灭绝它,让世上不再剩下半个鬼夷人。之所以让我为鬼夷人付出的理由,只是因为我想让你好过,所以如果要死,我希望我是死在你的手里,别让我被鬼夷人斩下首级。”

  公瑾的这番真心话,又引得周遭鬼夷人一阵大骂,纷纷要求小乔动手,杀掉这个鬼夷人公敌。

  勉强把话说完,公瑾已经没剩下半分力气,疲惫地靠在角落,看见小乔被人塞了一把长剑入手后,慢慢、慢慢地走过来。

  几百年的人生历程,和普通人相比,已经不能算短;过去自己从来就不觉得生命中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事物,无论什么时候在任务中牺牲了,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可是这种感觉,此刻似乎有着小小的改变,自己确实感觉到,假如是由小乔来了结自己的生命,那么这六百年的人生……也算得上是不枉此生。

  心中洋溢着不可思议的幸福感,公瑾只是挂着微笑,看着小乔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长剑拖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嘶鸣。

  “……做你该做的事吧!盟主。”

  拖着长剑,朝那个男人走去,小乔脑海中白茫茫的一片,只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一个无解的梦魇,想要哭叫,却叫不出声音来。

  整颗心为着死亡的恐惧而颤抖;自己确实不愿意死,自己确实也很想活下去,从这一点来说,自己与身边的人都一样,没有特别伟大,可是,为什么自己非要杀掉这个男人不可呢?

  要做大事、要担起领导人的重任,很多时候都必须要杀生,但是这个男人有什么该死的地方吗?从头到尾,他都为自己着想,为鬼夷族的和平理想而贡献,即使现在血淋淋地倒在那里,也都是因为他要救自己出重围。

  若他真的是冷血凶手,自己早就死了,哪还会像现在这般拖着长剑,要去砍下他的首级呢?

  屋瓦壁板的剥落声,长剑拖在地上的尖锐声音,像是在催促着小乔快点下手,但她只是凝望着前方,看着那个对她微笑的男人,脚重得像是再也抬不起来。

  为什么自己非要对他下手不可呢?虽然忽必烈大哥说过,为了实现梦想,必须要牺牲一些人命,但自己就为了实现理想,而必须要牺牲他吗?为了一个逐渐褪色而剥落的黯淡理想……

  “……做你该做的事吧!盟主。”

  还是说,就因为自己是盟主吗?因为坐在盟主的位置上,所以为了所有人的生存,不得不斩下这一剑?

  那小乔呢?这个叫做小乔的女孩呢?每个人都在拼命为她着想,为她牺牲,难道没有人在意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吗?

  “……瑜兄,谢谢你长久以来的照顾。”

  长剑化作一道雪亮的光虹,当剑光随着寒气落在公瑾的颈上,公瑾闭上了眼睛,接受着自己应有的命运。

  但落下来的却只有剑光,实际的锋刃以厘毫之差错过,顺势扬起,反斩在小乔的左掌心,划出一道鲜艳的血珠。

  “各位,在动手之前,有些事情我想让大家知道。”

  电光石火的错愕,没有人意识到眼前正发生什么事,但在任何人来得及有动作之前,小乔手上的血迹迅速化为符文,顺着白皙的手臂迅速蔓延,却很快地转为黯淡。

  “希鲁巴尔!”

  除了公瑾之外,在场没有人知道小乔在做什么,而唯一知道事实的公瑾,却已没有能力再做任何事,所以在小乔那一声唱颂后,每个人的眼前都仿佛出现了幻觉,看见小乔的外表发生了改变,额上的角、肌肤上的斑纹,全都像潮水退潮一般迅速消失。

  才只眨眼功夫,那个站在公瑾身前、仿佛持剑护卫着他的绿裙少女,就完全改变了模样;当屋瓦壁板朝四面八方倒下散开,凛冽寒风随着漫天大雪一起飘吹进来,在众人一片雪花弥漫视线中的,就只剩下一名人类女孩。

  “……对、对不起,我欺骗了大家,和这个男人一样,我也是人类!”

  任泪水奔流,小乔只是努力地弯着腰,向眼前目瞪口呆的同志道歉;鲜血顺着她的手掌,一点一滴地染红早已看不出颜色的绿裙,她浑然未觉,全心全意地说着压抑已久的话语。

  “我是人类,可是,我真的想要帮助鬼夷人,让人类与鬼夷人之间和平共处,不要再继续仇视与杀戮,让大家的生活能够更好,让这个世界能更好。我欺骗了大家,如果说瑜兄有罪,同样潜入鬼夷族的我也一样有罪,我、我没有资格对他下手!绝对不会动手的!”

  声嘶力竭地说着这些话语,虽然飘落在身上的冰雪,是那么地沁心凉,但小乔心中却仍有一块火热,期望某些奇迹能够出现,哪怕只有一个人被自己打动,这些日子以来在叛军内的努力就不枉了。

  然而,尽管少女的祈祷是那么虔诚,但回报她的东西却令人失望。在她说完话,抬眼环视众人的时候,一颗石头打中她的额角,鲜血迸发,脚下虚弱无力的她一跤往后跌去。

  “无耻的贱人,你和周公瑾是一丘之貉!”

  “你们两个都是同样货色,你们人类没有一个好东西!”

  “卑鄙,无耻,你骗了我们这么久,装什么真命天子,你根本是白鹿洞派来的奸细!”

  似乎是因为感到生还无望,三十几名鬼夷人像是发狂似的吼叫泄愤,纷纷拿起手边能投掷的东西,朝眼前那对狗男女丢去,恨不得在敌人动手之前,把这一对人类叛徒先活活打死。讽刺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察觉到,自己之所以还有力气拿东西扔人,全都是因为之前公瑾与小乔的竭力掩护,导致他们身上伤势较轻的缘故。

  如果公瑾还有半分力气,他会拨开砸向小乔的每一样东西,但现在他只能接住小乔柔弱的身躯,尽可能侧过身体,为她接下砸来的重物。

  侧着身体,公瑾接触到胭凝的眼神,她眼中有泪,却似乎在笑,假若她还举得起手来,她会用那双被硬弩射穿腕骨的手,为少女的勇气与牺牲鼓掌;小乔的真面目固然令人吃惊,但胭凝却不会因此改变本来态度。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胭凝这样。在这里所上演的小小内哄,看在团团包围此处、预备要冲锋攻击的艾尔铁诺军眼中,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那名一年来屡败友军,带领鬼夷人扬眉吐气的叛军首领,居然是个人类!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讽刺、更可笑的吗?

  至于小乔为什么会进入鬼夷族,这点没有人在意,反正从她进入鬼夷族的那天起,她就是所有人类的公敌,是人类眼中的叛徒,即使她如今被鬼夷族恶劣对待也是一样。既然是叛徒,那么死就是她唯一的出路;与这群鬼夷人死在一起,是叛徒理所当然的下场。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大叛徒,人类看见你们要杀,鬼夷人看见你们要杀,你们现在是所有种族的大叛徒,难道你们真以为自己能对抗这块大陆上所有人的愤怒?我真想看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们?下辈子投胎别做人,当两条畜生吧!”

  不知道是两位宿老中的哪一位,发出了这样的猖狂嘲笑,当小乔与公瑾一起抬起头,只看见满天如蝗箭雨,划破洁净的雪花,朝这边飙射过来,耳中所听所闻,尽是四面八方的拨弦破风声,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在散发森冷的恶意。

  能够被整块风之大陆所敌视,这样应该算是很了不起吧!诚如那位宿老所言,公瑾和小乔也觉得自己命该如此,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在这种绝境帮助自己。

  “……我!”

  一直到许久之后,未来宿老都还很后悔那时候的猖狂发言,当时在万箭纷射中,他一听到那声低沉的冷喝,就知道事情有变,但却想不到抬起头来会见到那番景象。

  无数的剑气划空声,夹杂在羽箭破风中响起,点点闪耀寒芒,就在每一支箭矢击中目标前,抢先一步予以拦截,更快、更精准、更狠恶地击中每一支羽箭,把箭矢全数化为飘散烟尘,转眼之间,数千支乱射羽箭无一幸免,全部被摧毁殆尽。

  就在所有人都还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点点剑雨星芒蓦地扩增了亮度,朝四面八方的包围人马乱射过去,人们只觉得一道冰寒刺骨的冷风、一股灼烫难当的热气,交错由身边飙吹过去,身体乍冷骤热,甚是难受,而当他们勉力睁开眼来,却发现所有箭手的弓弦都被切断,所有骑士的马蹬也遭受同一命运,惊叫着摔坠下马,全军刹时间一片大乱。

  (是何方高人出手?)

  同样的疑问,出现在敌我两方阵营当中。这等出神入化的绝世剑技,公瑾不只没看过,连听都没有听过,师父陆游虽然武功天下第一,但公瑾却不能肯定,师父是否已经练成这样精准迅捷的剑艺。

  暗中出手的这个人,力量至少足以与月贤者比肩,拥有传说中的天位力量,这样的一个人现身,确实足以镇压全场,甚至与整个风之大陆为敌,重演当年天草四郎的乱局,问题是……那是什么人?

  “是何方高人出手?请现身说话!”

  在两大宿老的喊话声中,该露面的人终于现身出来。与他那一手剑技的惊世骇俗不同,现身在一座屋顶上的,只是一个矮小如猴的老人,脸上的皱纹只怕比两大宿老加起来更多,看来就像是一块枯槁的老木头,全身既无威势,也没有压迫感;远远看去,像是个扫地老人远多过剑术高手。

  见到是这么一号人物,两大宿老都有些吃惊,很怀疑刚才出手的当真就是此人?在底下的公瑾,惊讶一点也不少于他们,尽管他早就晓得武馆中的那名怪老头很不寻常,但却猜想不到他拥有这等不逊于陆游的惊世剑技。

  当今世上,拥有天位力量的武者屈指可数。回忆起怪老头平时的言语举动,公瑾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名,那是一个创立大雪山杀手集团,令江湖中人闻之色变,如今与陆游并列为三大神剑的大人物,莫非……

  “底下的小子们听好,老子是‘去死去死旅团’的团长,道上人称梅斯特?尤达,对你们以众欺寡的行为很看不顺眼,现在老子宣布要带这票小子走人,底下哪个不服气的,尽管上来试试!”

  狂妄的口气,比适才两大宿老更为霸道,小乔一方固然是又惊又喜,不晓得怎会如此幸运,天上掉下来一颗救星;白鹿洞方面却是既惊且怒,气愤于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来干涉,但隐约猜到这人身分的两大宿老却又不敢轻启冲突。

  若然爆发战事,那不只是白鹿洞与大雪山之间的问题,单单只是眼前这名猥琐老人,就足以让整座中都城化作一片尸山血海。有鉴于此,他们耐着性子前去交涉,抬出了陆游的名号,认为说对方既然不用真名,想必是对陆游的存在心有忌惮;既然不愿意撕破脸,那就大有谈判的空间。

  哪想到,对方竟然是如此不买帐。

  “拿陆老儿的名字来吓唬老子?你们两个不成气候的小鬼,好像还搞不清楚,老子心情好的时候,从来不把放翁小子看在眼里;老子心情不好的时候,连老子的老子都照斩不误。月贤者的名头再大,也只能在白鹿洞里头当当土霸王,敢拿来老子面前唬人,老子随手就挑了你们白鹿洞!”

  口气与寄身武馆的时候全然不同,口口声声自称老子的怪老头,这时言语中的火yao味十足,似乎恨不得立刻挑起事来,在这里杀个血流成河。两大宿老终于警觉到了这一点,强忍满腔怒气,承诺会放过这里的人一马,今日的攻击作罢。

  不过,他们确实搞错了一点,假如陆游在此,就会提醒他们,对方不只态度狂霸,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得寸进尺的人。

  “哦,两个小鬼居然这么听话,白鹿洞全是娘们养的吗?那老子再告诉你们,替老子传话出去,从现在起,这一男一女的身家性命安全,全记在老子帐上了,只要他们不再涉及军国大业,任何人都不得对他们出手,管他是什么族还是什么奶奶的,有人胆敢把这话当作耳边风,老子就把他全家大小都给干了!”

  “西纳恩,你太狂妄了!看看这是谁的土地!”

  平日在白鹿洞中颐指气使,两名宿老几时受过这等鸟气?现在宿老首先按耐不住,拼着一身力量,飞身而起,重掌朝屋顶上的老人印去。

  胜负的分晓,完全不令人意外,但是怪老头那一瞬间所斩出的冷电剑光,却让公瑾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从来不曾见过,一个矮小瘦弱的身躯,会在刹那间敏捷更胜猿猴,倒觔斗地翻身过去,反手发剑,一剑就把现在宿老给斩落回地面。

  天位力量举世无双,怪老头只要轻弹一指,甚至不必抬手移身,就可以轻易杀掉现场所有人,但他这一着纯以剑招的速度、巧妙,一招就杀败不可一世的现在宿老,像是为了表示公平,又像是在对公瑾传达些什么。

  不过对于白鹿洞而言,这样的威吓已经足够了。当现在宿老惨兮兮地躺倒地上哀嚎,右肩出现了一道斩过大半身体的伤口,出血不止,没有人还有心情战斗下去,毕竟形势比人强,在这时候强撑门面并没有什么意义,若不学着低头,白鹿洞确实可能在今天全灭。

  

第一章 逃亡之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