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重获新生

    趾高气昂的艾尔铁诺军,一反不久前的得意洋洋,垂头丧气地撤退回去。让叛军的头号大敌逃掉,这点着实令人扼腕,不得不被逼收兵,也让他们觉得非常羞辱,然而,自从山中老人展现他神一般的力量开始,事情就与他们无关,而是山中老人与月贤者之间的问题了,至少……士兵们是这样认为的。

  未来宿老与现在宿老低声说话,两个人似乎在商议什么,似乎是在发誓复仇,并且商量讨回面子的方法吧,这次因为山中老人的插手,使他们的大业功败垂成,甚至将来都不能再对公瑾动手,这点非常令他们愤恨不平,但是,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诅咒、去策划阴谋,应该还可以再想出什么办法的。

  得以死里逃生的叛军一行人,用自己的脚步走出了中都,路上并没有人胆敢拦阻。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可以在一个月之后返回己方阵地,只是有些与他们一起进入中都的同伴,再也回不去了,其中,就包括曾经深受他们尊敬的领导人。

  在最需要支持的生死关头,他们狠狠地背弃了少女的期望,假如逃生后立刻掉转立场,那他们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卑劣,这点他们无法忍受,所以在离开中都的一路上,他们仍肆无忌惮地给予小乔敌视、唾骂,假如不是顾忌护送队伍的那个老人会出手,他们连石头都会丢过去。

  当这支队伍走出中都,小乔与公瑾离开了队伍,由胭凝继续带领着队伍走下去。他们固然是因为受到排斥,选择了这个做法,但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山中老人之所以帮助他们的条件。

  “谢谢前辈,过去晚辈追随家师,曾经听过他对您的推崇,说山中老人的剑技举世无……”

  “无什么?无就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就不要胡乱说话,老子是‘去死去死旅团’的团长,人称梅斯特?尤达,可不是什么山中老头,不要随便乱扯关系,不然老子派人把你全家大小一次干掉!”

  情知这位气呼呼的老人不可理喻,公瑾只觉得好笑,他似乎有意与白军皇争夺“风之大陆第一恐怖份子”的头衔,一出口不是杀人便是放火,难道这也是杀手的职业病?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包括公瑾自己在内,中都城内的每个人,绝对是对这个绿猴子似的老人又敬又怕,否则他们一行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生离此地。

  “那么,我就直接问了。”

  直接了当的说话,不合礼数,但却是对方所喜欢的交谈方式,公瑾很直接地问出,为何对方要救自己一命。

  “救你?你搞错了,救你们出来全都是顺便,我只是受这个女娃娃的师父委托,不让她的宝贝徒弟在中都死于非命而已。”

  山中老人的回答,着实让公瑾吃了一惊,再怎么说他也都没有算计到,小乔背后那名神通广大的师父,不止能够与白字世家接上线,居然还能请动山中老人出手救援,这个面子委实不简单啊!

  “不过,虽然我来这里的本意与你无关,但你这小毛头甚合我的脾味,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唔,虽然你我没师徒缘分,不过你确实是块好材料,陆游小子脑袋到底怎么了,居然这样对待你,真是……”

  谈及与师门之间的变化,这是公瑾相当不乐意碰触的一个话题,所以他迅速转过话题,再一次地向救命恩人道谢。

  “胭凝……就只有拜托她了。她比我更有霸气、更懂得决断,会比我更适合成为领袖的。”

  纵然被逼着离开联军,小乔仍牵挂在那里的人。在治理联军的过程中,她一直知道自己的缺点,只是无力改变,而胭凝正具有她所不及的优点,联军如果由胭凝来统帅,一定可以比她在位时更好。

  这是小乔的想法,但公瑾却不敢茍同,因为自己远比小乔更了解胭凝,她虽然比小乔更具霸气,裁决狠辣,却并不是一个领袖之才。胭凝的眼界、策划能力,都无法成功驾驭一个数十万人的庞大组织,将来联军领袖如果由她接手,后果只怕相当令人担心。

  话虽如此,公瑾却没有提醒小乔。他不愿意让她太过担心此事,现在再也没有比保住性命更重要的事了。

  只是,命虽然保住,公瑾与小乔的前途却也从此茫然,因为山中老人昭告天下的承诺中,换取他们两人安全的条件,就是他们两人从此不问世事。

  公瑾是个意志很坚强的男人,小乔也从不是一个乖乖听话的女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们都不会屈从山中老人的安排,更不会接受小乔师父的好意,然而,就实际情况来说,他们现在确实为天下所忌,不管是哪个阵营都把他们当成死敌,至于小乔的少数亲友,为了避免连累他们,小乔甚至不能去投奔。

  那么……往后该何去何从呢?

  “不要紧,天地之大,总会有地方去的。”

  公瑾这么安慰着小乔,类似的心情,前些日子他早已饱尝,现在只不过是由一个逃亡者变成两个,数量上增多,情形却是一点都没变。

  公瑾并没有与小乔分开行动,经过了连场生死患难,他们双方都有一个不用说出口的默契,就是彼此的未来应该有很大一部份重叠,而如今他们就要携手寻找未来。

  双方一时间都对自己的将来感到茫然,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彼此身上的重伤,已经到了不能不治疗的地步,所以他们两人稍微作了改扮后,以假名搭上了一辆往西北而行的马车,预备到西北的海牙去看看。

  不过,这对男女的人生似乎总是充满了误算。由于双方的伤势都很重,在疗伤的过程中,意识都不是很清醒,本来应该负责警戒的那个人,居然也疲惫晕去,在这种情形下,两人能够一路平安无事,简直是不可思议,但行程终点就必然会出现误差了。

  当小乔与公瑾终于在马车中回复清醒,马车已经到了最末站的终点,一个叫做乌鲁木齐的荒凉小镇,镇上只有数十人口,不是病得快死,就是老得快要死,看不见半个年轻人与半栋新屋,据说百年前这里曾因为挖矿,有过短暂的繁荣,但随着矿产的贫乏,如今已经是个死镇,除了因为迷路至此的旅客外,就只有想要继续往西拓展荒地而路经此地的拓荒客。

  地方荒凉,可是景色却雄奇壮丽,包围这里的群山都是巨大岩石,标准的石灰岩地形,让青翠植物只能生长到半山腰,光秃秃的岩石山顶,在夕阳下映上一片瑰丽红色,煞是好看。

  “乌鲁木齐……好怪的地方,瑜兄,我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流落到大荒野原,小乔的心情似乎不受荒凉影响,兴味盎然地问着公瑾,或许是因为如此,公瑾的面上才能绽出一丝笑容,一反不快心情地简单回答。

  “不清楚,昏迷是主要的原因,但是……你也可以说是命运。”

  命运无疑是个好解释,对于正尝试学习认命的两个人来说,这个荒镇还是一个不错的落脚处,因为这里距离艾尔铁诺中部实在太远,就连要到最近的一处文明地带,都要翻过好几座大山;艾尔铁诺如今正发生些什么,对这个小镇上的老人们而言,就像另一个世界般遥远,他们也不关心这对男女为什么来到这里。

  既然决定留下,两人就要找寻栖身之所,公瑾一开始还想担起男人的责任,去弄一间木屋出来。无奈的是,尽管公瑾自负武功高强、文才智略俱臻上乘,但白鹿洞却不曾教过他作木工的本事,结果当那间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木头堆,在轰然声响中化为一地废木,公瑾很懊恼地搔搔头,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小乔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公瑾负责建屋,她就想尝试一次洗手作羹汤的感觉。由于不想随便杀生,所以她借了锅子后,就从周围山地采集野菜,想煮一锅野菜汤来充饥。味道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当小乔想要回来尝味道时,一头恰巧跑窜过的野兔,吸入煮汤所蒸发的气体,当场晕倒在地,麻痹不能动弹。

  为何野菜汤会有这等意外效果?小乔实在说不上来,只能勉强解释,或许这里的植物与武炼不太一样,十七、八种煮在一起,发生了难以理解的化学作用……天晓得是为什么,以前她从没有亲自下厨过。

  结果,当公瑾以一脸抱歉的表情回来,端给他半只烤野兔;体贴人意的公瑾,不问小乔为何破例杀生,只是把那半只略为有些异味的野兔吃了干净。

  这是他们两人展开新生活的第一餐。

  但用餐之后的第一夜却不好过,本来预备露宿野外的两个人,碰到了平均一年一次的大雷雨,只有狼狈地跑回镇上,在小乔还锅子的时候,一个好心的老人,收留了这一对落汤鸡似的年轻男女。

  老人的房子很破旧,那间用作仓库的客房,仅有一张狭小的木板床,湿淋淋的两个人,只能紧拥着,在那张床上度过一夜。

  隔天,小乔与公瑾重新投入熟悉环境的动作上。公瑾继续砍伐树木建屋,在山林里头意外发现熊的脚印;小乔帮镇上不识字的老人们念话本小说,因此换到了一些蔬菜与肉。

  聪明人学起什么都快,就在抵达此地的第二天傍晚,两人建好了自己的屋子,并且在屋子里烹煮了庆祝落成的晚餐。当晚餐后小乔犹豫着自己该睡在哪个房间时,公瑾很笨拙地握着她的手,用犹豫不安的声调,向她提出婚约的要求。

  “嗯……好啊,我很愿意。”

  没有考虑太久,小乔就这么回答公瑾,尽管事情来得有些突然,她却觉得自己好像等这句话很久了。

  就这样,两个新落脚乌鲁木齐的男女,决定在此缔结终生。这对死寂已久的小镇来说,可真是一个大新闻,老人们纷纷送上祝贺,着实热闹了一番,但是比起这对男女曾拥有过的地位与知名度,这场婚礼还是太过寒酸。

  成为新娘的女孩,甚至连一件体面的礼服都没有,只是穿着她沾染尘沙的绿裙,手捧着一束洁净的鲜花,笑着站在那里,迎接着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小乔,你……会不会觉得很遗憾?”

  知道妻子不会贪慕虚荣奢华,但公瑾还是这么悄悄地问着,既然成为人夫,他觉得自己该要担负起责任,而用这么寒酸简陋的方式,完成人生大事,他自觉于心有愧。

  “不会啊!所谓的婚礼,只要有真心携手过下半生的男女、真心祝福他们的宾客,这样不就够了吗?外在形式并不重要,而且……我不太喜欢连自己的婚礼都要被一堆人注目。”

  小乔的语调中听不出任何不快,只是连她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婚礼想要不被人注目,似乎是一件满困难的事。

  一件精工剪裁、设计典雅的结婚礼服,赶在小乔与公瑾将要行礼之前送到。尽管送来的人刻意隐藏身分,但公瑾却瞪着那件黑纱礼服发楞,过去他从来不知道,在吉利的喜宴上,有哪家姑娘会穿着全黑的装束上礼堂,就连首饰珠宝都是黑玉、黑珍珠。

  诡异的装束,公瑾甚至以为是某种诅咒,但新娘却又惊又喜地捧起婚纱,珍而重之地轻轻婆娑,像是收到了无价之宝。当公瑾在小乔眼中看到泪水,他知道这件礼服必然有着某些典故。

  “这是……师父以前准备的礼服,是她家人为她准备的嫁妆……以前我小时候,她常常打开这些嫁妆看,一看就是整个晚上……这个黑珍珠戒指,我向她讨过好多次,她都不肯给我,可是……现在她……”

  看见小乔感动流泪的样子,公瑾觉得自己不必多问下去,这确实是一件非同小可的珍贵礼物。

  礼物不只是送给新娘,也有送给新郎的特急贺礼,来自大雪山的快递,把一件崭新的白色礼服送给公瑾。会由那位山中老人来关心自己的婚礼,公瑾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他并无法否认,那袭仿元帅礼服的全套装束,和小乔的礼服相衬,一黑一白,站在礼堂前的样子确实非常好看。

  婚礼是一生一次的大事,只要能让小乔展露欢颜,别说这件拘谨的军装礼服,就算是小丑服公瑾都愿意穿上,因为他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

  当公瑾站在礼堂前,看着小乔翩然现身。

  公瑾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不过一直到小乔捧着花束,来到他身边,轻轻推了一把后,他才真正地清醒过来,在人们的指引下,与小乔行礼完婚。

  整个过程,公瑾都很安静,没有多说什么话。结婚这种事情,他在几个月之前,都一直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这件事情由想像成真,他却立誓要尽到自己的责任,绝对不让身旁的这个女孩受到伤害。

  正因为公瑾的保护意志是那么强烈,虽然他紧闭嘴唇,不多发一语,但小乔仍是从他异常僵硬的动作中,察觉到了他的心情,不觉莞尔失笑,这个一直守着自己的男人,不像是一般少女梦想中的完美丈夫,倒像是一头使命感强烈的猎犬。

  两人很顺利地完婚,参与这个婚礼的宾客,都是镇上的居民,没有其余的外来人参加婚礼,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这场婚礼的进行,即使本来有,那也都在靠近乌鲁木齐百里范围时,被消灭殆尽,化为烟尘了。

  这对夫妇不至于迟钝到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尽管没有在宾客群中看到熟悉面孔,他们仍觉得自己仿佛被一众亲朋长辈所围绕,在无声的祝福中缔结终生。

  连番贺礼,在两人完成婚礼后,仍不住送来。由于猜到这两人可能会拒绝金银珠宝类的实质礼物,所以送过来的贺礼,都是一些相当奇怪的东西。

  保证耐用又耐摔的瓷器碗盘、保证最短时间内厨艺上手的手抄笔记……当小乔打开盒子,看见那几乎每吋布料都有镂空的性感睡袍,她觉得自己的脸从来没有那么红过。

  礼物并不是只有新娘的份,公瑾也同样收到了莫名其妙的贺礼,其中最为诡异奇特的,就是一份明显来自武炼的礼物,一百二十打用某种生物胎膜所制成的薄套,旁边还附有说明书,保证如果照着方法来,新婚夫妻绝对不会被意外的孩子给打扰。

  送礼的一方为了表示思虑周到,除了这项礼物之外,也另外送了一瓶药膏,说明书上解释这罐药膏接受过巫医的祝福与调配,在男女双方都想要孩子的时候,绝对保证一举得子。

  左手拿着薄膜,右手拿着药膏,公瑾只觉得自己一生从未如此尴尬,脑上简直要喷出滚烫的蒸气,窘得说不出话来。然而,就小乔的眼光来看,公瑾这时候的表情简直是目露凶光。

  如果不去管他,这个看来事事机敏的男人,或许就要像头大笨牛似的,在那里呆站上一整夜,浪费千金良宵,所以小乔只好叹着气,让丈夫把手上那两样东西都放下来,与自己一同回到贴上红纸条的小屋里。

  洞房春暖,良宵千金,在这天晚上,他们相互拥有了彼此,尽管他们仍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但是交缠握在一起的双手,却给了他们两人信心,无论将要面对的东西是什么,他们都要携手走下去。

  当这一夜到了尽头,公瑾拥着小乔,感受着新婚妻子的体温,心里洋溢着一股莫名的感动与温暖,那是他出生至今所不曾拥有的东西,正当他想要正经地对妻子说几句话,门外传来异响,最后一批贺礼抢在天明之前送来。

  公瑾到门前去把东西取来,拿到床上。在那个信封里头,放着两张招待券,两张都是以黄金打造,银线穿字,端的是名贵非凡,至于招待券的内容却平实无奇,只是两张很普通的温泉招待券而已。

  信封上没写名字,这是所有送礼者共同的特征,为了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一概保密,但从信封上浅浅的“世界征服”四字印记,小乔和公瑾都明白这是什么人送来的礼物。

  “白军皇也送东西来,这两张招待券不知道弄什么玄虚。”

  “你别多心嘛……”

  小乔微笑着接过招待券,满心好奇地想看看招待券的内容,却在读完上头的文字后,表情也开始古怪。尽管这里没有什么明确的地址可以参考,但是照招待券上所描述的地方,似乎距离这里不过短短半里之遥。

  “小乔,你觉得……这个地方会不会离我们很近?”

  “确实很近,但是……这方圆百里内,没有温泉啊!”

  小乔的记忆没有错,乌鲁木齐的方圆百里之内,别说没有温泉,连火山都没有半座。会形成温泉的几个条件,这里一项都不符合,招待券上所说的位置,应该只是荒山密林,没可能出现其他东西。

  但夫妻两人都想到了,白字世家是一个专门将不可能化为可能的恶势力,所以当他们站在那一池池新开辟出的豪华温泉之前,看着袅袅蒸气往上窜冒,心里其实没有多少讶异,反而觉得说“啊,他们果然干了”。

  大理石铺的台阶,整块大白玉凿刻出来的池底,周围用鹅卵石、彩色水晶、翡翠点缀,碎拼出一幅又一幅的美丽图案,或是历史诗歌,或是神怪故事,都有文雅典故,看在公瑾与小乔的眼中,这每一座温泉池子都是无上瑰宝。

  温泉池子不只一座,而每一个池子的水温都有不同,有烫有温,还有冰凉得让人发冻的冷泉;除此之外,有些池子飘坠着不同花瓣,花香在热水中蒸出浓郁芬芳;有些池子飘散着酒香,也有少数的一、两座飘散着药草气味。

  白家的本事真是神通广大,无怪能让白鹿洞千余年来视之为眼中钉,不拔不快;假如不是陆游这个剑中神人一再压制,白字世家或许早就称霸风之大陆了。

  看着眼前一池一池的豪华温泉,公瑾就有这样的感觉,不过,小乔的感觉似乎比他轻松许多,确实比她丈夫更懂得享受生活。

  “哗啦”一声,在公瑾从思索中清醒过来时,小乔已经跃身进入一座漂着玫瑰花瓣的温泉中,在池水中载浮载沉。

  公瑾看着这一幕,心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妻子充满生命力的活跃美感,还有那抛开烦扰的悦耳笑声,总是让他感觉活着真好。

  “瑜兄!”

  虽然已经成婚,小乔并没有改变对丈夫的称呼,公瑾也无意去纠正这一点,就让妻子照着这个称呼叫下去。

  “我刚刚有了一个想法喔!”

  从温泉池里探出头来,乌黑细致的长发,小乔像是很欢喜似的唤来丈夫,与他商议自己刚刚冒出来的想法。

  “……我总觉得,不管我们计划什么,事情好像总是会有误算,变成我们预期以外的样子。既然如此,要不要这一次我们玩得大一点,看看结果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公瑾并没有反对。此时此刻,他会答应妻子的一切要求。

  对于许多人而言,位于艾尔铁诺西北荒山中的乌鲁木齐,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

  两年半以前,那里本是出了名的荒芜之所,是整个西北陆路运输的尽头,马车与商旅到了这边就算是终点,没有人会对这个长年被黄沙所覆盖的小镇,有任何深刻记忆。

  壮阔的岩山、飞卷的黄沙、苍翠的针叶青松、破旧而古老的建筑,这就是人们对乌鲁木齐的印象。可是,当人们在两年半之后,再次来到这座小镇,第一个动作肯定是先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东西。

  从崭新的马车驿站走出,在整洁干净的宽敞大道两旁,遍植着高大的松柏,向初临此镇的人们摇曳致意,用青翠绿意洗涤旅人的心灵尘埃;红砖铺在人来人往的行道上,两边则是各是各样不同的商店与餐馆,在贩售着多样商品的同时,也为造访此地的商旅提供各国美食。

  烤鹿肉的香气、咖哩羊脑的独特辛辣、烧牛肉肠串的气息,在乌鲁木齐的正午街道上蔓延着,不同口味与料理的餐馆,也提供着种种私酿的得意美酒,配合著本身的料理,让每个经过的行人垂涎三尺,连胃袋都抽搐起来。

  不只是餐馆呈现如此多样化,街上的商店也显得琳琅满目。以皮草商和酒商为主,乌鲁木齐贩卖着最丰美鲜亮的上好皮草,还有浓郁醉人的葡萄美酒,这两项商品远近驰名,让成团成群的商人远从千里之外赶来采购,一转手就是数倍的价差。

  川流不息的马车队伍,带来了一团又一团腰缠多金的商人群,在大量采购之余,也把外地的产品在此贩卖,间接振兴了乌鲁木齐的繁荣,连不应出现在此的新鲜农产品,都在商店中打着平价贩卖的招牌。

  走过镇上的书院、钱庄、衙门、庙宇、美术馆,这些足以代表此地文明与繁华的象征,曾到过乌鲁木齐的旧人同感惊讶,不明白为何那个荒凉小镇会有如此变化;而从未到过此处的新人更会吃惊,猜不透西北荒芜之地,是怎样建立起一个这样高度繁华的美丽都市。

  这个问题很容易就得到答案,餐馆里的跑堂、书院里的学生、钱庄里的掌柜,乃至这个都市里的每个人,都很乐意告诉新来旅客,乌鲁木齐的九成九土地都属于一对周姓夫妇,除了庙宇与衙门,这城市里每一样有形资产都在他们的名下,事实上,如果考虑到借款的抵押品,那么就连庙宇和衙门的土地都属于他们。

  那对夫妇是在两年半之前来到乌鲁木齐,以正确的眼光、缜密的执行力,迅速给了这座城镇新的生命,发展起来,创造了奇迹。如今,他们夫妻两人并没有住在镇上,而是搬迁到镇外半里的温泉旅店,在那里经营一家西北地方最高品质的高级旅馆。

  “真是想像不到,公瑾大人竟然……不过,看来我没有来错了。”

  一名新抵达乌鲁木齐的旅人,在问明周氏夫妇的旅店位置后,十分感慨地点点头,跟着就消失在人群当中。

第二章 重获新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