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身不由己

    公瑾是一个很藏得住话、不轻易泄漏心事的人,所以纵使要离开,他也没有对妻子交代太多,只说玫瑰红有些地方要修缮,有些东西要采买,他亲自到外头办上一趟。

  这样外出办事过去也曾发生,不算希罕,小乔并没有多说什么,挥手笑着欢送丈夫而去。

  乘坐在马车上,摘下眼镜,公瑾的表情慢慢产生改变,变得深沉而不带情感。他固然希望能早一日回到乌鲁木齐,别与妻子分离太久,但另一方面,他又晓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这一去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脱身回来。

  在理智上,公瑾仍不愿意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所以他希望能无声无息地行动,如果发现事情太过失控,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那么他不排除什么事都不做,悄悄回转乌鲁木齐。

  自己并不是一个善良的和平主义者,两军之间的争战与杀戮,已不是自己这个局外人所应过问,而自己也不想多问。但胭凝想利用元气地窟的秘密做什么,这点却牵连甚广,一旦发生什么灾变,即使是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也不能幸免,这点就让公瑾不得不有所行动。

  与胭凝见一次面,大概是免不了的,可是在那之前,公瑾希望先做一些调查,了解一下大概的事态,避免有什么误会发生。

  越往东南方走,迎面而来的难民潮就越多。战争的可怕,并不只是在于那一刻的杀戮与血腥,人们在战祸来临之前,携家带眷地仓皇逃亡,无数人流离失所,他们眼神中的那抹凄凉与了无希望,让公瑾看了有许多感慨,自己这几年全心打造玫瑰红的世外仙境,几乎都把这些遗留在世上的悲苦景象给忘记了。

  幸好这次小乔没有跟着出来,这些画面很不适合让她看到,身心俱疲的她不能再当个革命者了,尤其在有个家了以后,自己更不会允许她再为这些事劳心劳力。

  公瑾虽然急着赶到中都,可是每天傍晚他都会在当地停下来,不是为了休息,而是找机会聆听各处客栈、旅宿中人们的谈话。逃难的人们来自天南地北,谈话时候也带来各地的情报,聆听那些战事经过,再配合一些精准的发问,几天下来,公瑾把所需要的资料查得差不多,大致得到了想知道的东西。

  而越是深入了解,一个最糟糕的猜测渐渐被证实,尽管公瑾不愿意见到事情这样发展,但自己所搜集到的所有情报,都朝那个方向指去。

  军队规模萎缩了一半以上,又得不到白字世家的后勤援助,叛军在艾尔铁诺正规军的优势压力之下,理应趋于劣势,胭凝本身并非军将之才,没有逆转回天的能耐,可是这两年半来,叛军在她统帅下进退如风,战无不胜,在艾尔铁诺的领土上,如入无人之境,这样的轻易胜利,实在很不寻常。

  公瑾对这一点感到怀疑,而资料搜查的结果,他发现胭凝每场战役所用的时间都不长,完全是针对敌人弱点而发,闪电击破敌人的战术缺口,掠取到最大成果后便扬长而去,所以才能一再以弱击强。如果没有精确辽阔的情报网,是绝不可能做到这种事的,而叛军本身并没有能力组织这种情报网。

  或许,胭凝是向青楼联盟取得情报,与那边充分合作,行动才会这么准确。

  公瑾明明知道少了白字世家、麦第奇世家的保证与支持,青楼联盟绝不会冒着开罪陆游的风险,支持胭凝所率领的叛军,但公瑾仍希望相信友人,相信她是凭着本身的努力,获取胜利。然而,胭凝有几场漂亮的大胜仗,过程中不但凭着准确情报抢先一步,艾尔铁诺军的行动更是迟钝得诡异,简直像是主动冲出去当箭靶子,活活送死,这才让胭凝以一敌十,反过来歼灭艾尔铁诺军,赢得完美胜利。

  这种怪异的战局……与公瑾过去所熟知的手法如出一辙,百分百就是白鹿洞在幕后操作的结果。

  胭凝秘密与白鹿洞牵上线,双方在这两年来密切合作!

  发现这个事实,让公瑾心头十分沉重,尽管自己和胭凝都是被师父所舍弃、驱逐,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好不容易才甩开白鹿洞的掌控,重获新生,他不理解一向期盼自由的胭凝,为何会重新与白鹿洞的人握起手来?

  话说回来,胭凝会知道四大地窟的秘密,肯定也是白鹿洞方面泄漏,甚至连胭凝预备利用四大地窟的打算,都可能是那边所策划的阴谋。但是,这阴谋到底在盘算些什么?

  公瑾还记得以前在永恒冰窟里,师父曾对自己提起九州大战时候的旧事,当时魔族势大,精研太古魔道的大师伯皇太极曾主动提议,引爆四大地窟,或许可以让更多人类得到力量突破。

  自己听师父这么说,也表示赞同,认为如果能择一引爆,师父或许就能突破两千年来苦苦修练的瓶颈,在天位力量中更上一层楼。然而,两千年来试过一切突破修练的师父,却很坚定地否决这个提案,和九州大战时三师叔卡达尔所深信的一样,认为元气地窟牵涉太广,更非人力所能应用,如果当真引爆,所得到的并非人类突破后的惨胜,而是人类、魔族同归于尽的结局。

  师父的坚决话语言犹在耳,可是怎么会在这上头又改了心意,回头使用起元气地窟来?难道当真是苦练无功,两千年的怨忿累积,让师父决定不顾一切了?

  猜想不到师父的真正打算,公瑾着实感到苦恼,但他也不能为了这一点就跑上白鹿洞。上次重回白鹿洞,师父的一剑险些让自己送掉性命,自己如果莽莽撞撞又跑上去,会有什么结果实在很难说。

  况且,现在并不是讨论事情原因的时候,去改变将要发生的事,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公瑾加快行程,在短短几天之内便赶到中都城外,鬼夷叛军与艾尔铁诺军交战对峙的地方。

  两军的战斗,互有胜负,双方似乎各有所忌,不敢一次放手全面作战,但在公瑾看来,这正是典型被白鹿洞影响的战役,在战场外的决定因素出现前,战场上的主角们只能持续等待,至于白鹿洞到底在等什么,那就不得而知,或许还是当年的老剧本,预备让鬼夷叛军进入中都大肆烧杀后,由某个揭竿而起的人类救世主来拨乱反正吧!

  公瑾现在对这种改朝换代的救世主游戏,感到极度厌恶,不过,那些正在山区拼命挖掘、工作的鬼夷士兵,想必是深信这些工事能够帮助攻破中都城吧?

  要阻止鬼夷叛军的工事,一场战斗恐怕在所难免,公瑾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单剑力敌十万大军,所以他抵达中都后不久,便与蒋忠取得联络,得知他们已有预备,打算在七月二十九号晚上,集中少数精锐,突袭叛军总部。

  如若成功,叛军会骚乱起来,再配合艾尔铁诺军方的攻击,可以解去这一次叛军围城之厄。

  “那些人已经走火入魔,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正因为我们曾伴着他们一路走来,所以有责任要阻止他们继续危害这片土地。”

  与蒋忠一起策划此事的同志,九成都是原本鬼夷叛军的异族成员,对于自己必须与昔日同袍干戈相向,每个人都感到无奈,脸上充满痛心的神情,然而,这些人的责任感却和小乔一样强,所以决心尽一己之力,为当初的那个破碎理想做收尾。

  “其实,不管是什么出身、来自哪里,我们都在艾尔铁诺这块土地上住了那么久,也都算得上是艾尔铁诺人,我们想要守护这片土地,不想让它被破坏,就算我是兽人,我也想为了守护艾尔铁诺而战。”

  一名在战争中受伤以致独目的兽人,这样对公瑾说道,那种认真却落寞的眼神,让公瑾久久难以忘怀,兽人……也可以成为艾尔铁诺人?

  结果,公瑾问过了他们的计划,却没有打算参与,他压根就不相信任何团体行动。这里是艾尔铁诺,行事的地点是中都,当叛军与艾尔铁诺军的行动都在白鹿洞操控下,这个第三势力的团体行动能有多少保密性,公瑾一点都不指望。

  但如果什么都忌惮白鹿洞,事情就不用做了,所以公瑾虽不参与,却暗中配合叛军行动,在他们预备发动突袭的半个时辰前,悄悄潜入了叛军驻扎在玉龙山上的阵地。

  假如白鹿洞对这场奇袭一无所知,那是最好;如果白鹿洞已经守株待兔,埋下陷阱,那么提早潜入准备的自己,就可以破坏白鹿洞的布置,让鬼夷叛军在动手时反过来大吃一惊。

  十万大军驻扎遍整座玉龙山,几处阵地相邻并不近,但公瑾上山之后却有了异样发现。之前他一直好奇,胭凝开掘玉龙山的元气地窟,到底要如何使用,可是这次在山上一看,短短时日之间,玉龙山的苍翠林荫下,赫然埋藏着成千上万的无数符印。

  (这些……是什么……)

  公瑾愕然望向周遭,只见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出现了无数个巴掌大的土坑,每个土坑之内都插着一只金属尖锥,金锥末端系着一片红布,红布上写着复杂的符文,放眼望去,满山遍野间不知道插了多少符印。

  之前公瑾就觉得胭凝不可能当真引爆地窟,这里距离白鹿洞总部太近,如果真的引爆,别说中都会被夷为平地,连白鹿洞总部都会被炸上天去,而看到整座玉龙山遍布东方仙术的符印,公瑾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单纯引爆地窟,不需要这些复杂布置。

  “……这些符文的构造……似乎是能量转移与吸纳的工具,他们打算做什么?”

  元气地窟中蕴含的沛然能量,不是说用就可以使用,公瑾过去也做过研究,发现里头的天地元气极其不安定,要吸纳这份能量,促长自己的武学修为,那是自杀的行为;以后不晓得会不会有哪个傻瓜作出类似壮举,但公瑾不认为白鹿洞中会出现这种“烈士伟人”。

  可是,如果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本身已有天位力量的武者,是否能藉着吸纳能量,来突破本身修为呢?

  公瑾不敢肯定,只能说这样一来,可行性似乎增高很多,换言之,这次利用玉龙山地窟的计划,多半是师父亲自主导,更何况……

  (法阵遍布整座玉龙山,除非是天位武者,或是天位魔法师,否则根本不可能驾驭这么庞大的术法……)

  而整个白鹿洞中能够晋级天位的,就只有一个人……

  (真的是师父他……)

  公瑾没时间停留在个人的伤感中,身为白鹿洞中首屈一指的仙道士,他不只能够辨识符文结构,更能从这符文中看出一丝古怪。

  异样的黑褐色符文,似是已经干掉的鲜血,经过确认,这一点得到了肯定。以血画符,在东方仙术中未算罕见,可是公瑾感觉似乎不只如此,这些符文中还有些自己没能看清的秘密。

  (气息有古怪,在鲜血里头还掺了些什么,这味道嗅起来……唔,是腐尸灰。)

  令人反胃的强烈不快感,让公瑾皱起眉头,惯见风浪的他虽不会像江湖新手那样呕吐出丑,但也着实感到不快。这次白鹿洞所采用的手段,无疑已经超出了他的接受界线,以腐尸烧灰、鲜血画符,这样的阴毒法咒,是过去师父所告诫的禁咒,能汇聚天地怨毒之气,非白鹿洞的正道所为。

  满山遍野的血符,数量肯定超过十数万,假如每一道符镖都用一具尸首,这个不知用途的法阵到底用了多少人命?

  (如果做出这种事的也算正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

  由于结界的巧妙遮掩,这个庞大法阵的气息并未外泄,但当公瑾识破这法阵的真面目后,他仿佛感觉到一股冲天怨气,在朗朗明月之下,冰冷无情地朝四面八方吞噬蔓延,遮天蔽日,将所经之处都化为血海。

  (没带小乔来是对的!)

  深吸一口气,公瑾强自镇定心神,知道自己因为这份震惊,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当下火速行动,要找出元气地窟的入口,希望能够进行破坏,因为过去听师父提过,每座元气地窟都有闸门,只要操控住闸门,就可以打开或封闭元气地窟。

  ※※※

  动作不快是不行的,但当公瑾找到了那个经过掩藏的入口,惊讶于里头隐约透出的血腥气味,要开始有所行动的时候,数里外的山区突然冒出几个火头,迅速朝周围蔓延出去,跟着就杀声、爆炸声大作,显然奇袭已经提早开始。

  “怎么提早了……出了什么意外变故吗?”

  公瑾心头闪过一丝震动,但此刻要回头过去援助也已经迟了,自己一人之力,在乱军中做不了什么,反而如果能够破坏这里,造成骚动,那才能大大提高蒋忠他们奇袭的成数。

  只是,就在公瑾预备要潜入那个山窟入口时,他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浓烈血腥味从山窟里头迅速蔓延到自己身后,似是阴森腥风袭来,很快就会化作满天血雨。

  (不妙,什么人?)

  公瑾反应及时,在敌人的攻击发出之前,第一时间做出防御,连着剑鞘把剑抬移至背后。两年半的隐居时间里,他不曾荒废过武技修练,武功甚至更较之前进步,这记挡架又快又稳,自信能够挡下敌人的任何攻击。

  防御完美,但却没有挡住敌人的攻击,因为那个“攻击”只是一种感觉,一种由纯杀气、纯压迫感所组成的错觉,如若实质,却仍只是虚幻。公瑾察觉到这一点,不再动手进击,无声地撤剑回手,转头回望。

  回过头来接触到的,是一双孤寂、凄清的含愁眼眸!

  这眼神似曾相识,当初在中都城外,自己与小乔一同离开的时候,就曾经看过一双这样的眼神,眼神中那种被遗弃的淡淡幽怨、说不尽的愁绪,让公瑾在这两年半里心绪难安,一直担心着他朝重遇时,故人会有怎样的变化。

  如今他再看到这双眼眸,眸子中的孤寂与冰凉哀愁不变,但眼眸的主人却已有不同。

  过去那一袭飘逸潇洒的白袍,变成了符合战场气息的厚重战甲,只不过那件朱红色的尖刺铠甲,散发着惊人的血腥味与怨气,单单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牵引无数怨魂齐声狂啸,泣诉着它们的仇怨、不甘与悲愤。

  战甲的下摆连接着一袭红袍,一双穿着及膝战靴的如玉长腿,苍白无血色的肌肤,幽幽莹发着一层雪腻光泽,出奇地惑人心魄,充满妖异的媚惑。

  但公瑾的视线却没有被那双粉腿所吸引,而是顺着吹拂起来的夜风,凝视向飘扬在风中的那些东西。

  长发如旧,但昔日令人印象深刻的乌黑亮丽,却尽转成一头邪丽的血红,在夜幕中飘飞闪动,似是一朵吸收鲜血而盛放的艳红玫瑰,邪艳而凄美。

  “你比两年前更美了,胭凝。”

  “是吗?那要多谢你了,自从我知道你和小乔开了座花园,我就改了发色……你这个温泉旅馆的小老板,不好好顾店,跑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以为自己还是过去的白鹿洞大将军?”

  仍是和过去相同的调笑语气,可是双方一问一答,公瑾感觉不到往日的那份熟稔,只是从胭凝的眼神中,看到拒人于千里的陌生。

  蒋忠那次前来,公瑾就已经有所听闻,后来从难民口中探听,公瑾更得知“赤发魔女”陶胭凝近几年威名赫赫,所经之处尽是血流成河,杀戮盈野,凡人闻之无不色变,可是不曾亲眼看见,公瑾始终不愿相信昔日旧友已变成这样的一个染血魔女。

  “你身上……血腥味好重,来这里之前,你在做什么?”

  公瑾不是一个爱说客套话的人,眼下时间紧张,更没有余裕慢慢兜圈子,所以他很直接地提出疑问。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回头与白鹿洞合作?这不是你过去最希望摆脱的事吗?如果让你现在的同伴知道,你选择背弃了他们,他们不会让你有好收场的。”

  没有做无谓的否认,胭凝只是冷淡地回望着旧日友人,在一阵沉默后,冷笑道:“是啊,人为什么会背弃以前的同伴呢?这个道理我还真是想不明白呢!不过,应该会有些痛快吧!因为我看那些背弃同伴的人好像都过得很快活,我自己试着做了以后,也发现感觉很不错……”

  声音不大,胭凝说话的感觉非常虚缈,像是在对公瑾说话,又好像只是单纯地感叹,这让公瑾再一次痛心地发现,双方的距离已经远得再非触手可及。

  ……我们现在还能算是朋友吗?

  这个问题在公瑾心头一闪即逝,他想做些解释,但局面却不给他机会,一群人在胭凝的拍掌召唤下,从那个山窟洞口中迅速涌了出来,这里是鬼夷人的营地,但跑出来的却全是人类,而且从他们握剑布阵的动作来看,根本全都是白鹿洞子弟,这种不寻常的状况显示,白鹿洞的人已经大量潜入玉龙山,今夜即将要有大动作。

  (哼,蒋忠他们的行动,果然全落入旁人的计算中,这次真是被白鹿洞给瓮中捉鳖了。)

  公瑾心中思索,但手边却动了起来,与第一批攻击上来的白鹿洞子弟战在一起。

  这些低辈弟子都有着不俗的剑技,至少已经到了一个不能轻易忽视的程度,看来宿老堂这两年锐意发展,已经回补了当初频频内斗所虚耗的实力,或许师父也在幕后出了不少力气吧!

  “杀了叛徒!讨伐叛贼周公瑾!”

  “就凭你们吗?小学弟们,发梦还嫌早啊!全给我起床吧!”

  根本不把这些得意忘形的小学弟放在眼里,公瑾反手拔出长剑,斜斜画出两道银亮剑圈,把十四柄缠身刺来的长剑给荡开。

  一交上手,彼此剑上劲道激荡,公瑾登时发现这些低辈子弟的阵势有古怪,似乎是专门排设,用来对付白鹿洞同门高手的。这个事实令公瑾有少许惊讶,尽管白鹿洞在内斗上实在很有一手,但他无法不怀疑,这个剑阵很可能是为了自己而创设出来的。

  斜斜抬头,公瑾在剑影刀光间穿梭,与胭凝交换了一个眼神,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说你这个温泉旅馆的老板实在不该回来。”

  胭凝冷淡的叹息,让公瑾得以把整件事情连串在一起,肯定是当初蒋忠等人预备发动奇袭,白鹿洞就已经得到讯息,后来得知蒋忠前往乌鲁木齐,今晚的战役中就算定自己会出现,说不定连自己与小乔的下落,都是白鹿洞泄漏给蒋忠的。

  “哈哈哈,周公瑾,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次你活该死在这里。是你自己跑出来送死,就算我们把你乱刀分尸了,西纳恩老儿也不能为你出头,真是妙哉。”

  在得意笑声中现身的,是两大宿老中的现在宿老。两年前所受的严重剑伤,肉体方面似乎已经痊愈,但心灵方面却显然没有,因为现在宿老一现身,就怒斥公瑾背叛白鹿洞,被鬼夷妖女所迷惑,自甘堕落,欺师灭祖,活该受到处置。

  “鬼夷妖女?我记得我妻子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妖女一词从何说起?至于欺师灭祖,宿老还是请我师父亲自出来,好好数落我这个不肖弟子吧!”

  公瑾冷冷的答辩,现在宿老登时语塞,跟着就命令门下弟子加快剑阵变化,务必要把叛徒斩杀。

  连声号令,加快催动了剑阵的变化,十数柄长剑错落辉映成雪亮银虹,剑尖所指尽是公瑾周身要害,任他怎样出剑伤敌,只要伤了一个,马上又有新的人手递补上来,补齐剑阵的完整。

  现在宿老似乎也明白这剑阵对上白鹿洞高手,威力尚不足以克敌制胜,但错综剑势此来彼去,弄得人眼花撩乱,足可削弱敌人实力,再由真正高手重击狙杀。

  正因为如此,现在宿老没有动手,只是在旁呼斥弟子们变化剑阵,补齐破绽,同时提醒公瑾,他的同伴正被迅速歼灭中,鬼夷人的主力部队对这场奇袭早已有备,现在已经把公瑾的同伴重重包围,聚而歼之。

  “有没有察觉那边的杀喊声音越来越小了?如果没有意外,你那些同伴很快就会死光死绝,而老夫敢拍胸担保,你马上就会与他们在阴曹地府相见。”

  现在宿老说得无比得意,公瑾甚至懒得回答他自以为是的推测,告诉他那些人并不是自己的同伴。尽管公瑾有几分担忧蒋忠的安危,觉得这年轻人不该这么死在此处,但如今自己也帮不上他们,只能祈求他们运气不要太坏,可以挣扎求生了。

  这些低辈弟子的联手,威力并没有很大,但确实对公瑾造成了阻碍,只不过,他在白鹿洞剑术上的成就,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高明,又有陆游亲传的优势,当其他人以为他仍被剑阵所困的时候,公瑾已经为自己找到了出路。

  剑刃虹光画过,所有持剑进攻的白鹿洞子弟都感到手上剧痛,攻出去的力量撞在一层柔韧剑网之上,十四个人合击的大力犹如泥牛入海,尽数被吸化无踪,不但攻击无效,更被弄得自身气息大乱,剑势不攻自溃。

  (抵天神剑!)

  人们悟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公瑾长剑翻飞,如同银龙掀浪,只听得一片金铁交击声响中,所有长剑一起被绞飞上天,朝着阵势外的现在宿老射去;被困在剑阵当中的公瑾化作一道疾风,也同一时间发动攻势,穿出阵势,锐利的剑气直飙向敌人咽喉。

  现在宿老被十四把连环射来的长剑弄得手忙脚乱,虽然以铁掌功把长剑全数拨开挡架,却给公瑾的长剑点至咽喉,鲜血迸出,死亡的恐惧在眼神内闪过。

  公瑾的奇袭几乎就要得手,但一记从旁袭来的重击,却让他不得不撤手退开,跟着便很不情愿地与胭凝动起手来。

  “怎么了?我没想过你会救你讨厌的人。”

  “那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总是称心如意的表情!”

  剑影纷飞,公瑾毫不留情地对胭凝挥剑,而穿着厚甲的胭凝赤手应战,两人功力相若,又熟知彼此的招数与战斗习惯,这一战几乎马上就进入白热化。

  公瑾连连发出重斩,但却无法突破胭凝坚固的防御线,可是胭凝反过来的攻击,也没法有效对公瑾造成伤害,两个人快若闪电的攻防战,看得旁人目眩神驰,根本抓不住他们的动作。

  战斗的胜负不是一时间能够分晓,激战无功之下,胭凝很自然地使用起心战攻势。

  “那边的火光熄灭一阵子了,你不急着赶去看看你同伴的死活吗?”

  “你什么时候也像那个老蠢蛋一样,认为我会允许自己有同伴了?”

  “是啊,我们这种随时会卖掉身边所有人的大叛徒,哪来的同伴?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冷酷啊!”

  公瑾坚固的心防,一点都不比他绵密的防御剑网逊色,胭凝的五岳神雷威力虽是石破天惊,但公瑾连连变化三十六绝技招架,她的重掌也难以奏功。

  好不容易镇定下心神,在旁观战的现在宿老,对于险遭突袭的窘态大为恼怒,看见另一边的火光与厮杀声都已停止,情知早有准备的鬼夷军已经尽歼来犯者,便发出朗声大笑,想扰乱战斗中人的心神。

  “公瑾小儿,看到了没有,那边的一片黑暗只代表一件事,就是你不自量力的朋友已经被消灭殆尽,就像你马上要面对的命运一样。”

  “错了,这还有另一个可能,就是敌人反过来吞噬了你们的埋伏,把你们的人给消灭殆尽了。”

  一个无比豪迈的自信语调,冷冷地在现在宿老的大笑声中响起,当这老人错愕地举头回望,只见一道冷冽刀光劈天斩下,仿佛破空紫电,一下子就斩过他的身体。

  “啊~~~”

  血光乍现,一阵不算长的濒死惨呼,让激斗中的公瑾与胭凝都停下手来,惊讶地看着快速由黑暗中窜出来的大批兽人部队,还有那名手持染血豪迈长刀、浑身散发无比霸气,甫现身就一刀劈了现在宿老的巨汉。

  公瑾见过这个男人,几年前在武炼的鹏奋坡上,他对这个男人的丰采有很深印象,更得知他近年来接掌一族之主的宝座后,被人献上“武霸”的名誉称号。

  武炼第一豪族麦第奇世家的主人──忽必烈·麦第奇!

  

第四章 身不由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