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雾隐鬼藏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联盟暹罗

  「雾、雾隐鬼藏……呃,很熟,很熟。」

  一句话,被有雪说得结结巴巴,怎也想不到当自己旧地重游,来到暹罗之後,居然会碰到这号人物。

  当初暹罗事件中,在与东方世家接触时,源五郎让有雪冒充耶路撒冷的四骑士之一,就是选择了雾隐鬼藏。事後,众人都知道这是假冒,耶路撒冷也派出调查队,不过在东方玄龙的刻意维护下,调查团没有查出什麽,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被冒充的对象,现在出现在身旁,难道是来找自己算帐的?

  「丞相大人,我想你也知道,因为艾尔铁诺人入侵的缘故,我们目前和贵国结成联盟。」

  这件事有雪可真是搞不清楚,虽说雷因斯、耶路撒冷都是信奉相同神明,不过两边一向没有往来,怎麽会忽然就结成联盟了?不过,这也代表旁边的雾隐鬼藏目前是友方,他好歹是白夜四骑士之一,名头响亮,对上敌人的厉害角色也有一战之力,跟在这人旁边,总是比较安全的吧!

  「小心!」

  雾隐鬼藏手中的十字镖射出,正中一条自有雪身侧无声窜出的蟒类巨物,轻轻一响,那东西化为灰烬,什麽也没有剩下。

  「这是周公瑾放出来的式神,一直追著我们,体型虽然大,但只要以术克术,很轻易就可以解决掉。」

  有雪以前曾经听华扁鹊说过,雾隐鬼藏的忍术,与白鹿洞的东方仙术极有渊源,要对抗周公瑾的术法,耶路撒冷倒是打出了一张好牌。自己是误打误撞闯入那个地库的,但雾隐鬼藏应该是凭著一己之力,以忍术潜入遁进,探查情报後顺手救了自己一把。

  「我们……」

  有雪开口说了两个字,忽然觉得有种让人发寒的气息,慢慢朝这边靠近,速度非常快。

  「丞相大人,请屏住气息,敌人放出的式神找到我们,下一波攻击马上就要来了,我们必须立刻移动。」

  「呃?什麽式神?我们在哪里啊?」

  对方始终只是称呼丞相大人,而非有雪丞相,从称呼上来看,显然也对雪特人没有好感。有雪甚至来不及多问一句话,就被拖著走了。

  本来有雪以为,自己所在之处是一个地穴,但现在才弄清楚,那只是遁地行走中途停下的一个凹处。雾隐鬼藏的遁地之术,与东方仙术颇有相通之处,明明是在地底,却好像两旁的泥土全不存在,轻易地快速穿梭,只有碰到岩石时需要回避,偶尔还会穿梭过适才钻出的地道。

  (货真价实的忍术,和那种用卷轴模拟出来的效果,果然是不一样,这次有救了……)

  忍著口中的泥味,有雪在庆幸自己找到安全地带之余,也暗自在想,有没有机会从这人手上偷学到一、两招忍术,以後出生入死时怎样也保险许多。

  而就当他们两人在暹罗城地底穿梭,上方也有人在进行活动。由於一个特殊理由,暹罗城今日陷入****,好多地方都冒出了浓烟与火头,特别是艾尔铁诺军的据点,有几处甚至成了半废墟状态,艾尔铁诺军四出搜索可疑份子,令得城内情势紧绷。

  妮儿与王右军等人同行,正预备闯关离开暹罗,但就在这样的紧张关头,暹罗城内还是有著一个人迹不至的角落,让某个希望能独自享受这份宁静的访客,悠闲地欣赏风景。

  暹罗城中的著名废墟沈家大宅,当初兰斯洛等人暂居於此时,稍稍添了人气,可是当他们离去,这里又变成了传说中的鬼屋。

  拥有这所宅院的青楼联盟,基於这里的特殊性,只是偶尔派人过来打扫宅院,维持一定程度的建筑完整,但对於後头的大片梅林,则是从来也不敢擅入,一草一木,任其维持著当年的原貌。

  对本地人来说,这里只是一间破旧鬼屋,生人勿近;至於外地人,更是不知道这所破旧大宅有什麽特别,谁也不会妄打主意,因此一直到了今日,距离暹罗事件数年後,才终於又有人踏进这座被遗忘的庭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年,呵,这里的一切又何止十年百年了?」

  负手在後,长吟低语,海稼轩缓缓在梅林中踱步,目光在花树间游移。

  千载的时光流逝,并没有为这座庭园带来什麽改变。除了周遭的温度变得冰冷冻人,每一株梅树、每一根蔓生枝叶,都不曾在这数百年内有过变化,就连洒落在地上的梅雪香瓣,都洁白得有若透明冰晶。

  海稼轩缓步行走,模样虽然甚为悠闲,但步子却算不上优雅,未能行动自如的右腿,成了他的最大负累,一拖一拖,在地上留下了印痕。

  整个下午,他都待在这座梅林里,一下起来走走,一下坐在某株梅树底下,嗅嗅梅花的香气,闭目休憩,像是在等待什麽,就这样直至入夜。

  「已经来了,为什麽不进来?这里的梅花这麽香,难道不值得敖大小姐一顾吗?」

  寂静的梅林里,海稼轩突来的一声,真是有些吓人,不过听在泉樱的耳里,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这一整天的时间,她一面隐匿气息,一面到处追寻海稼轩的踪迹。由於估算到海稼轩没可能离开暹罗城,所以就在城内玩起了捉迷藏,起先并不是太困难,因为海稼轩虽然藏起了气息,但却仍有淡淡的迹象可寻,而她的龙族血脉则有特别强烈的感应力,在追踪方面的能力,比一般的天位武者更形强化。

  凭著这些,泉樱跟著追过去,但是在连续误闯多处地方、险些撞到妮儿与王右军,甚至还连挑了六处艾尔铁诺军营後,终於放弃了靠天心意识、龙血感应追踪的打算。

  海稼轩定是有办法释放出错误讯息,将自己引导到错误地点去,再用这些方法去追踪,不但找不到人,说不定会和公瑾师兄先打起来。

  那麽,该怎麽去找人呢?

  泉樱忽然想起来,当日在海岛上众人相处时,五师兄李煜曾对妮儿、韩特提起,暹罗城的沈园中有一样事物,日後有机缘到此处,不妨一游。五师兄说这话的时候,旁边源五郎还笑得喷出了口中的酒,指著他哈哈大笑。

  海稼轩同样是师承白鹿洞,或许他也知道那件事物,而不论他是否前往沈园,既然五师兄这麽推荐了,自己也该往沈园走上一趟。

  结果,才一进入沈园,到了後头的梅林,立刻就遇上了这穷追了一整天的目标,看他悠闲地坐在树下假寐,想不生气都难。

  不过,泉樱和妮儿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她更懂得礼节与自制,所以听海稼轩这麽说,也只是微笑著回应一句。

  「承蒙邀约,那就不客气了。」泉樱走入梅林,到了海稼轩身前,道:「你在等人?」

  依照情形来判断,海稼轩怎样也是在等待自己,但考虑过自己的身分处境,泉樱没有直接问「你在等我」,而是换成这样的表示法。

  假如对方是个粗鲁的莽夫,一定察觉不到这些微妙的差别,但海稼轩却有足够的敏锐性,去理解这份心思,所以他的回答也很巧妙。

  「是在等人,但也不是等人;是在等你,但等的人却也不是你。」

  「为什麽总要把话说得那麽不清不楚?这样说话并没有什麽好处。」

  「这样说话,才像是高人。」海稼轩闭目道:「都已经说过,我是个有道之士,既然是有道高人,说话当然不能清清楚楚。」

  泉樱微微一笑,知道如果再和这人论道下去,最後只会让自己更加晕头转向。放弃作无谓的口舌之争,泉樱转头仔细看看这座梅林。

  与当年的兰斯洛不同,泉樱在踏足梅林的那一刻,不只察觉到这座林子的异常,她的天心意识更迅速洞悉原因,发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影响这座梅林,令此地长年冰寒刺骨,永如严冬。

  是什麽力量在影响呢?

  泉樱好奇心起,同样也是将一道天位力量暗输入地下,渗透出去。这股正宗白鹿洞的内力,与原本蕴藏在地下的力量一接触,相互震动呼应下,整座梅林登时起了变化。

  先是地面轻微地震动了几下,紧接著,一股水蓝色的波光,在地上荡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涟漪圆环,把原本的稀湿泥地改变、硬化。

  「咦?」

  泉樱只觉得肌肤上感受的寒意,较之前百倍增强,脚下的地面瞬间硬化,往上隆起寸许,才只是眨眼功夫,身边的景观已经完全不同了。

  地面由於千百年来吸收腐叶与落梅,形成肥沃的黑土,但现在却像是被冻住结冰一样,变成了六角形的结晶体,块块相连,高高低低,半透明的宝蓝色泽,像是可以一眼看透,却又清澈得反映出上方的倒影,乍看之下,像是数千个龟甲形的镜面,在夜色中辉映著瑰丽的蓝光。

  不只是地面,这股令物质变化的力量迅速延伸,把整座园中的梅树都影响。

  每一株梅树从表皮开始,变成晶莹剔透,像是被一层流冰覆盖,当整个树干变成透明,末梢的枝叶也粲然如玉,散著各种不同的光泽,五彩缤纷,朱红、嫩绿、鹅黄、水蓝、雪白,交相错落,更不时随著反光变换颜色,在风中轻轻摇晃,发出风铃般的美妙音色。

  整座梅园的每一个角落,不住传来叶片摩擦时,发出的叮当脆响,随著夜风拂过,一长串柔和脆音,忽高忽低,此起彼落,如流水、如击玉,令人心神怡。

  绽放的梅花,吐著芬芳却淡雅的香气,有些虽然从树上凋落了下来,分解成嫩白花瓣,但却不曾落地,反而像是被某种莫名力量给凌空托住,绕著梅树盘旋打转,重新旋升上枝头,绕飞成一个个洁白的花圈。

  置身於此,一切景象如梦似幻,毫不真切,像是一个梦境中的琉璃世界,就连天边初升的明月,看来都散发著一种冰蓝色彩,好像水中幻影来回荡漾,但偏生周围冰寒侵肤,提醒著人们这场梦境的真实。

  泉樱感到一种轻微的醉意。不是因为酒精,而是为著眼前的瑰丽景致,尽管她晓得,以强天位天心意识去改造环境,配合类似物质变换的高等应用,可以做出这样的效果,但她的情感却在看见这些的瞬间深深地被触动,只想在一旁的梅树底坐下,闭上眼睛,沉浸在这场琉璃之梦中。

  「要不要许个愿?以前有人说过一个白杨梅的故事,只要在圆月夜,满怀诚意为心上人簪上梅花,两个人的感情就能够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海稼轩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泉樱回头一看,他仍是坐在那里,不曾移动过,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望向自己,自顾自地玩著凝玉剑上的剑穗。

  「用这一招来追女孩子吗?我是有夫之妇,这个方法很好,可是晚用了几年。」

  「呵,我这句话不是对你说的,这麽自鸣得意,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有话不是对我说,那为什麽要说?你这人做事还真是奇怪。」

  「有道之士,说话向来都是这个样子的。」

  没等泉樱再开口,海稼轩忽然抬眼望天,道:「时间差不多了,入夜以後的暹罗会很热闹,你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

  下午在追踪海稼轩时,泉樱就留意到暹罗城的异常,现在听他这样说,心中也担忧起妮儿的安全,立即点头,不过,海稼轩却要她退出梅园,在外稍微等待。

  「等?我是有等待的耐心,可是这该不会又是你趁机逃跑的藉口吧?」

  「体贴一下瘸子行不行?我动作迟钝,同行朋友等一下也是应该的。」海稼轩道:「有道之士想要和这林子说声再见,请你先到外头等吧!」

  泉樱还是不理解他想做什麽,可是从话意里,依稀明白海稼轩有一点个人的事要做,自己不该涉入,当下掉头便走。

  临要走出林子前,回头看到的最後一眼,是海稼轩已经站了起来,踩著蹒跚的步子,朝梅林的深处走去。

  确认了泉樱的背影消失,海稼轩苦笑了起来,在发现自己背後满是涔涔汗水後,叹了口气。

  进入这座林子已经一个下午,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到这堵残壁前看看,但是从进入梅林的那一刻起,一股莫名的胆怯在心头发酵,饶是自己有信心能面对当世任何高手而无惧,最後却踌躇良久,只能像个懦夫般,坐在梅树底下,平稳那紊乱不堪的心跳,尝试再一次站起来。

  好几次,明明已经站起来了,却一步都跨不出去,重新又坐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泉樱已经在外面等了,再没有理由可以推拖,是个男人的话,就该爽爽快快走上前去。

  「……但愿年年有今日,好月长圆,好花不谢,人长久,梦婵娟……」

  长吟著这样似歌非歌的句子,海稼轩踱步到了梅林的深处,那里有著一堵残壁,上头刻著清晰的诗句,被人们遗忘於此,历千年而不曾消褪。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

  低声念著写在墙壁上的诗句,海稼轩伸出手,东看看、西看看,表情非常地温和,这是连他自己都料想不到的事。

  「我一直以为……会比现在更激动、更……」

  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海稼轩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激动仍在,只是内敛於心,没有急切地爆发出来。只是,这抹笑意很快就添上了苦涩,海稼轩的表情转为黯然,有些落寞地把手放在墙上。

  「等了一个下午,该来的人已经来了,可是我期待的人却没有来……」

  海稼轩低声说话,尽管梅林里头只有他一个人,但这些话却不是自言自语。这座梅林,与其说随著时间流逝而前进,其实是永远被封冻停留在「过去」,自己说出的话,也成为「过去」中被纪录下来的一部份,只要梅林存在、地底的结界法阵存在,终有一日,会有人来听这些话的。

  心情平复下来,海稼轩瞥向墙角,这才发现到那里不知道何时被涂写上新的字句,凝神一看,两条眉毛连带眼角全都斜斜地飞提起来。

  「这是哪个浑……哼,彼其娘之,当真是岂有此理,这些话算是什麽东西?写字也就罢了,居然还有涂鸦?居、居然还是乌龟?」

  手紧紧贴在墙壁上,海稼轩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最後才轻轻呼了口气。

  「罢了……千秋功过,剩下来的东西本来就该是顽童涂鸦,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微笑著这麽说道,海稼轩放开手掌,重新踩著蹒跚的步子,慢慢离开这座回忆之林。而当他把手掌离开墙壁,原本深深刻写在墙上的诗词,忽然淡化了字迹,等到海稼轩的身影不见,那两首词也消失得乾乾净净,一堵墙壁平滑如镜。

  ……就好像之前什麽也不曾存在过。

  「那个……雾隐大侠……」

  「丞相,我是忍者,你应该称呼我为雾隐上忍,这样才恰当。」

  「喔,雾隐上人,请问我们……」

  「丞相,我是忍者,不是和尚,虽然蒙著头套,但还是有头发的,不该叫我上人,我是上忍。」

  由於在土中行动快速,说话声音听不清楚,加上雾隐鬼藏的乡音过重,明明双方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却搞得有些语言不通,被困在地底穿梭的有雪和雾隐鬼藏,目前处於一个很麻烦的情形。

  不愧为耶路撒冷四骑士之一,雾隐鬼藏确实本领高强,连续攻破十多道公瑾设下的拦截陷阱,或是使用十字镖,或是用一些有雪喊不出名字的神异暗器,一路循行,势如破竹,没有哪一种凶猛式神能稍稍拦阻住他们。

  然而,由於带著一个有雪,雾隐鬼藏的忍术虽强,却没法再做到无影无踪。在破去第十八道拦截咒网後,雾隐鬼藏告诉有雪,现在两人所面对的已经不再是敌方结界法阵的自动拦截,而是周公瑾亲自施法主持,专门针对他们两人所做的种种措施。

  最明显的徵兆是,明明已经连续突破多道防御网,在地底钻遁了那麽久,照距离来算,早就应该脱离了暹罗城范围,但两人却始终还在地底团团转,这事岂非怪哉?

  土遁术的原理,就是以术数在土里辟出奇异的次元空间,穿梭於其间,这才能有缩地成寸的效果。但周公瑾精晓东方仙术,直接施法引导地脉精气,弄弯了土遁术的道路,令两人怎麽穿梭,都只是重复地绕著圈,没法离开暹罗城。

  「这该怎麽办?难道周公瑾是想要把我们两个困在地底当乌龟?这可不成。」

  「丞相大人,雷因斯的乌龟是不是比较奇怪?乌龟不是应该在水里吗?困在地底和当乌龟有什麽关系?贵国的生物……」

  「呃,将就一点吧,一种米养百样龟,我国确实有一种喜好潜地的乌龟,学名「雾隐土龟」,特别是每到繁殖期,它的头就会变成绿色,等我们脱困之後,我请你吃几头试试,但现在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该怎麽逃出去?能不能直接浮上去和他们拼了?」

  「哦?世界真奇妙。」

  国籍、语言上的隔阂,看似个性沉默寡言的雾隐鬼藏,却屡对有雪的话提出疑问,平添了交涉上的困难。

  「直接浮上去是不行的,周公瑾不擅长地底作战,又不能离开法坛,所以不敢下来,只能遥遥箝制我们,但只要一浮上去,就会被他们的高手围攻。」

  「我一直没有问,以天位高手的层次来说,雾隐先生的级数是?」

  「惭愧,拙者资质鲁钝,七日前才突破地界。」

  「哦,这样啊……那我们在地底多躲一下好了。」

  有雪心中暗骂,在目前的天位化时代,居然还有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三流战力,这个「安全地带」看来实在不保险,难怪落得在地底当雾隐土龟了。

  「不用躲太久,这种对峙的情况不久就会被打破,拙者的同伴预定今晚闯关出城,双方将有一场攻防战,周公瑾将没法兼顾到我等,届时法阵没人操控,要闯出去就很简单了。」

  计划听来好棒,不过有雪长期跟在源五郎身边,早已经习惯了任何计划都可能产生变化的最坏状况,特别是现在这个护身符的武功不强,虽说忍术变化多端,但会耍杂技并没有什麽意义,看来保命还是得要靠自己。

  「我……我有一点东西,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两人并不能在同一处过久停留,因为周公瑾所施放的符兽仍在追踪,如若在同一处待过久,成千上百的式神符兽围攻过来,那就会非常棘手,所以雾隐鬼藏稍稍停留回气,就要继续在地脉迷宫中兜圈子,有雪也必须在再次启程前,看看有没有什麽道具能让情形好转。

  爱菱给了不少东西,除了烟雾弹一类的东西,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但却贴著爆裂物标签的东西,适用於地面与空中,但用在地底,等若是自己找死。

  「丞相,这一卷铁管是……」

  「啊!小心,这个铁管是我们太研院的技术结晶,可以让一般人享受到天位高手的快感,只要一不小心启动,持用人就会自动变成爱国者,笔直飞向空中。」

  「爱国者?」

  「对,就是爱国者一号。飞向天空之後,完全停不下来,会跟著太阳的移动,自动开始横越风之大陆,倒楣一点的话,有可能成为史上第一个从空中环游鲲仑世界的人,但是如果幸运的话……」

  「幸运的话……如何?」

  「就会像我一样,在飞到稷下上空时,遇到飞毛腿。」

  「飞……飞毛腿?」

  「对,冒著熊熊火焰,会把你锁定追踪,保证命中的飞毛腿,没多久就会听见轰的一声,眼前黑黑的,骨头也痛痛的,要是没有因此到那个世界去,那麽大概在病院里躺个半年就行了,康复顺利的话。就很快的。」

  「哦?世界真奇妙。」

  雾隐鬼藏摸摸下巴,单从表情来看,他完全想像不到,当日有雪被这个超强力的袖珍个人飞行器缠住,由日本飞回风之大陆,被太研院发射飞毛腿导弹凌空击落的瞬间,那种以为自己已经看到地狱大门的恐怖感觉。

  太研院之外,自也少不了有雪恩师的赠礼。由华扁鹊所制作的神行符、各色忍术卷轴,令雾隐鬼藏大为惊奇,尽管在这位忍术大行家眼中,那些卷轴能使用的咒术并不算什麽,但是能够将这麽多繁复咒术封入卷轴,让不曾接受过忍术训练的普通人随意使用,这个技术却让他叹为观止。

  「真是高明,这种技术我们已经失传,是只有我们历代宗主相传的那一份,才能作到这种程度,想不到贵国已经开发出来了。」

  华扁鹊的成就著实令人赞叹,但她此刻并不在这里,於事无补,而她所制作的符咒与卷轴,若是在平地遇敌,可以发挥不少效果,但目前却派不上用场,更何况敌人是道术高手,封锁型的结界法阵已经启动,那些卷轴几乎都不能用了。

  「这些是什麽东西?看来不像是与忍术有关,但是拙者在里头感受到一股很强的能量。」

  「这个……不是用在这里的。」

  有雪忙乱地把那几个刻有符文的木牌收好,这些东西是华扁鹊特别交代,如若在自由都市遇见韩特,就把这些木牌交给他。华扁鹊并没有说这些木牌的详细用途是什麽,但想来应该也是不允许搞砸的东西。

  休息了一会儿,却没有什麽进展,有雪身边的道具派不上用场,而雾隐鬼藏在这之间消灭了四头逼近过来的符兽。

  「丞相,我们要启程了……」

  像是察觉到了什麽,雾隐鬼藏的话忽然停住,顿了顿,道:「不,我们没有必要走了。」

  「为什麽?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周公瑾已经亲自下来杀我们,如果是的话,那我宁愿再当一次爱国者算了。」

  「这倒不是。拙者发现法阵有松动的迹象,想必是拙者的同伴发动攻击,扰乱了暹罗城的布防,周公瑾将要离开,这场追逐战要结束了。」

  雾隐鬼藏道:「不过,也因为如此,他把残剩在法阵里的力量一次发动,将所有符兽合一,正朝这边过来,只要能将之击破,立刻就可以出去。」

  「呃,听起来是很棒,但是请问你有把握吗?」

  戴著头套,看不清楚面孔,雾隐鬼藏似乎露出了一个职业式的自信笑容,但是在他的眼中,有雪却看见了不肯定的疑惑。

  基於情形特殊,妮儿与王右军合作,双方联手闯阵出城。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二十余人的耶路撒冷特种部队,那都是由雾隐鬼藏所训练,熟悉忍术的好手。

  日本的元气地窟开启後,风之大陆上的天位武者人人受益匪浅,资质、修为较佳的一群,或迟或早,实力几乎都往上升了一级,妮儿日前已经初步进入强天位,但天心意识未算优异的她,对於控制自身力量并无把握,还不能连续使用强天位力量。

  特别是,最近几天常常觉得小腹莫名隐痛,也不知道是什麽因由,刚才调息时更觉得不适,如果在作战时发作,是很影响自身状态的。

  不过,单纯就资料来看,闯阵出城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因为自从天草四郎临终的昙花一现之後,目前就没有人拥有斋天位修为,而假若敌我双方都是强天位级数,就算是遇上十足状态的多尔衮,妮儿也有信心逃脱。

  考虑到彼此的力量差距,要全身而退恐怕不太可能,但只是单纯要逃跑,拼著受上一定程度的伤势,相信没有高手能将自己留住。

  一对一的情形是如此,换作是一对多,情形会更吃力,不过今趟己方也有两名天位高手,合力一起闯出去,妮儿不相信目前的第二集团军有能耐将自己留下。

  也就是因为这样,她弄不太清楚王右军的动作。明明早就可以闯出城去,他却领著自己在城内各处大闹,高声喊著要杀人放火,让所有居民关窗躲在家里,然後用天位力量朝空中发射几道剑气,声音尖锐凄厉,所经之处都掀起了骚动。

  「可不可以解释一下,我们不是要离城吗?怎麽你好像在庆祝庙会一样,到处惹事?」

  「我们双方都还有个同伴没回来,虽然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会合在一起了,但是多制造一点混乱,说不定就有助於他们脱身。」

  王右军道:「离城自然是我们的目的,但我们进城又是为了什麽?是为了探查情报,可是,你不认为我们还缺了一个最重要的讯息吗?」

  「我明白,你是指周公瑾本人的实力吧?」

  阿朗巴特魔震後,公瑾的实力,就成为各大势力相争探索的谜题。而在目前各势力的首脑人物中,他无疑是把自身实力隐藏得最好的一个,本来需要出手的事务,公瑾都利用师父、师兄弟的出手来解决,又或是单纯以智略处理问题。

  王右军、泉樱、李煜……等人的资料,都可以整理成厚厚一大叠,就连陆游本人都在北门天关暴露了武功进境,但却没有人记录到公瑾的战斗。每个人都相信,公瑾一定有著天位力量,但他却从不曾进行过天位战,结果他的武学、拿手招数、战斗应变,全都是个谜。

  当其余的武者不断战斗、不断进步,而被整理成一张清楚的优缺列表,对於雷因斯、青楼联盟的高手而言,公瑾却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对手。

  自由都市的战役即将白热化,激烈的天位战也会爆发,假如不早点把公瑾的确切实力、招数变化探查出来,就算原本实力相当,也可能被他轻易挫败。

  曾追随陆游数百年之久,在天位化时代到来前,曾被公认是世上最强的五个人之一,没有人胆敢小看公瑾的存在。特别是,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在风之大陆上流传,皇城之战到最後,亲手将陆游一鞭击毙的,就是周公瑾本人。人们一方面惊於他亲手弑师的事实,一面也对公瑾的实力感到畏惧,因为能够一鞭轰杀陆游,这就是实力的象徵。

  「虽然我与周二师兄没有多少交情,但总是同门师兄弟,如果可能,我希望维持以前的状况,不要发生武力冲突。」王右军道:「不过,事情变成这样,那也没有办法,更何况如若陆老师真是为他所杀,为人弟子的我,绝对不能坐视。」

  妮儿并不觉得王右军有多尊敬陆游,以前曾听人说过,陆游七大弟子多半是为了政治因素而收,像是王右军,就是为了拢络武炼王家,因此师徒之间、师兄弟之间,并没有多少情谊。

  不过,王右军本身是一个相当讲义理的人。怎样也好,既然拜在陆游门下,他就会遵守身为白鹿洞子弟的本分,也对破坏这份义理的公瑾特别不能容忍。

  「唔,好像差不多了,不用再跑了。」

  王右军一摆手,扔去原本握著的火把,望向东方;妮儿也作出同样的反应,扔去手中的火把,望向出现在东方的那一抹人影,还有忽然从各处楼房中冒出来,手持上膛枪械的数百名艾尔铁诺军。

  而一直跟著妮儿二人行动的特种部队,这时则四窜散开,渐渐在黑暗中消失了身影,让人难以追踪,只不过在天位武者的意识扫描之下,他们的存在仍是无所遁形。

  「四师弟,久违了,别来可好?在一切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一问,同为白鹿洞子弟的你我,有没有避免死战的可能?」

  悄然出现在附近一处民宅的屋檐上,公瑾的姿态相当优雅,元帅军服的披风不住抖荡飘扬,冰晶似的冷冽目光,随意扫过下头的人,一股不怒而威的压迫感,就在每个人心头施加重量。

  「二师兄这话岂非好笑?今天又不是有人拿刀迫你兴兵犯境,是你主动挑起战端,要问有没有避免死战的可能,这问题应该由你来回答。」

  王右军道:「至於同门情谊……这是多年来我最想问你的一句。二师兄,两国交兵,战阵之上无父子,你光明正大兴兵来攻,这是大丈夫所为,我不来怪你。但当日唐国破灭,你对五师弟的所作所为,有没有半点同门情谊?师父新收的小师妹,你怎麽待她的?中都皇城之战,你做过什麽事?你现在用什麽立场来和我提同门之谊?」

  按放在剑柄上的手,慢慢地将配剑抽出,王右军吸了口气,道:「不计私怨,我希望事情能以和平途径解决,不过如若二师兄的交涉,是以拿下自由都市全境作为谈判底限,那麽我也可以告诉你,耶路撒冷无路可退,不惜一战。」

  一番话斩钉截铁地说完,长剑也遥遥指向公瑾。不仅是手中的剑,从长剑出鞘的那一刻起,王右军的气势都变了,明明周围无风,但他的衣衫却如狂风中的旗帜,飘扬掴响,整个人好似一把满弦的弓,以怒气、斗志为羽箭,气浪冲霄,把适才公瑾发出的压迫感冲得点滴无存。

  一旁的妮儿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才像是儒者之怒,不为私利,非关权谋,一怒拔剑的王右军确实有著侠士气质。

  不过,记得以前听源五郎说过,陆游七大弟子中,陶潜和王右军是相当固执的两个人,认为君子言行温厚,即使对上强敌,也不应率先拔剑相向。多年来都恪守这项原则的王右军,今次却先行拔剑出鞘,这也就代表了他对此战的重视吧!

  想到这里,妮儿也握紧拳头,暗暗摆好架势。

  「唔,这样看来,谈判确实是破裂了。」公瑾摇摇头,道:「以我对四师弟的敬重,要就这麽打开城门,让你们出城,这不是什麽问题,不过想来你们不会同意这样做,那麽,就算是我对贵客的一点礼仪,给你们一个探测我实力的机会。」

  除了公瑾本人,朱炎、郝可莲这两个强手都没有出现,这表示他预备好了一战。

  「不过,还是换个地方吧,如果在这边开战,我的士兵、你们的兵丁都会被波及,要不要到城外去战呢?」

  「没这必要,因为你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话才说完,下面人影一花,妮儿已经冲了上去。平常这种时候,她懂得什麽是明哲保身,越後面出手越有利,不过刚刚听了王右军的言语,她很愿意主动抢攻,把以逸代劳的便宜留给这个世上已所剩不多的好人。

  几个时辰的静坐,紊乱内息已经平复得差不多,但考虑到身体状况不佳,趁著目前没有发作的时候动手比较好。主意一定,妮儿一出手就是尚不能妥善操控的强天位力量,重重往公瑾轰去。

  「铮」的一声,剑光乍现,公瑾拔出腰间配剑,疾电般反刺敌人,与之动起手来。

  妮儿旋身闪过,破入剑影范围,反腿踢出,横扫向敌人肩脖,公瑾举臂挡架,双方力量相碰,反震之下,一起被撞开,妮儿震塌整座屋顶,坠入下方屋中,公瑾由於位置不佳,被震得往天上飞去。

  (哼!果然是强天位,再看看你还有什麽本事?)

  妮儿还不至於因为对方与自己一起被撞开,就认为彼此修为相若。目前只能推判敌人至少有强天位修为,天心意识方面还是未知数,但正如自己尚未全力以赴一样,现在看到的又是敌人几成实力呢?那个朱炎已是如斯厉害,周公瑾为人主帅,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攻势再开,妮儿足下一点,跃身於空,施展天魔功,与公瑾在天上激战起来。

  强天位的能力,能够影响环境,制造出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来作战,但这样的应用却非每个人都会,妮儿虽然有能力去影响,可是却不晓得什麽环境才有利於自己,与其随便分心,浪费力量,她仍使用最适合本身的战法。

  「天魔功号称魔族第一武学,但为何以灭魔卫道为号召的雷因斯,公主本人会使用这样的魔功邪法?」

  「这……哼!就是为了诛灭你这样的邪魔外道,所以我们才练这种武功的。」

  妮儿的攻势,就如她口中强词夺理一般强势,在天魔刀气劲的劈砍下,公瑾一招反击都没有,只是单纯地後退,不过从他挥剑时的悠然态度,就可以看出他并没感受到什麽压力,只是单纯不愿采取攻势而已。

  (好奇怪,他用的剑比平常的要短……)

  近距离战斗,妮儿更看了出来,公瑾的配剑比一般常规尺寸要短上两寸半,剑刃也更为厚重,攻击上或许不太方便,但在防守时却显得灵动,简单地横移推送,就可以恰到好处地封住敌人攻势。

  也因为发现这点,妮儿登时醒悟,白鹿洞的抵天三剑,是天下第一守招,号称同级力量的对战间,无人能破,自己与周公瑾同是强天位力量,他将抵天三剑的内劲与招意变化在白鹿洞剑法内使用,一力主守,自己要怎样才能突破了?

  「堂堂艾尔铁诺的大元帅,居然用这麽乌龟的战术,够胆识的话,就痛痛快快打一场啊!」

  「确实,我也觉得有点奇怪,堂堂雷因斯的公主元帅,居然对这样的小技俩没办法,雷因斯的元帅素质是不是低了点?」

  任意挥剑,公瑾只是微微地笑著,对方毕竟只是个少女,心战经验不足,倘若自己会中这麽肤浅的激将之法,那麽以後都不用出来做人了。

  假如持续这样的攻防,就算战到天亮都不会有什麽改变,而战到此刻,妮儿的脸色更变得异常难看,一种没法形容的寒颤由体内深处开始蔓延,轻微痛楚在小腹出现,令她没法专心作战,更觉得……好像有什麽不寻常的事要发生了。

  妮儿的不妥,自然没能逃过公瑾的眼睛,在确认到敌人的力量迅速衰退,招数上也显得破绽大露,公瑾摇摇头,微笑道:「山本元帅似乎无意再战下去了,四师弟作何打算?」

  「山本元帅,请先退开,伺机由右面进攻。」

  一直观看这场战斗的王右军出手了,长剑迸射出雪白的亮光,斜斜地刺挑向公瑾的剑锋,在两柄剑抵触的瞬间,双方的剑刃都弯翘了起来。

  「也是抵天之剑?!」

  纵然戴著面具,眼神中仍能看出公瑾的诧异。抵天之剑的传人不多,这只怕是首次双方都以抵天之剑对撞,更何况就剑理而言,两柄都采取守势的剑对击,不啻就是胡砍乱撞,这样会产生什麽效果,连自己都难以预测。

  奇妙的变化发生了,王右军的抵天之剑,似乎配合著某种绵劲使用,当双剑碰撞弯曲,迸出火花,它并未如同公瑾的剑刃般反弹,反而绕著一个漂亮的弧度,以圆形角度无锋回切,再次击打在公瑾的剑刃上。

  而伴随著这记打击,一种剧烈震荡和轻微麻痹感,就开始在公瑾掌心出现。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依照剑理,除非对方的内力数倍……甚至十倍强於己方,才会有这种不稳现象,但现在为何……

  公瑾未改守势,但却对王右军的剑刻意端视,只见他运上了抵天三式中的柔柳之劲,剑势却走得偏偏斜斜,每一剑以圆而发,以圆而终,环始反覆,其意不重伤敌,只是不断地撞击在敌方剑刃上。

  与其说是对战,公瑾更觉得自己是不断地受到干扰,可是本来无懈可击的抵天之剑,在对方柔柳劲的不住反激、剑势连续撞击之下,公瑾手掌麻痹感越来越重,只觉得剑势僵滞,出现了一丝不应存在的破绽。

  (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手,抵天破抵天,这就是破解无解之剑的法门…

  …)

  彷佛被一道闪电贯穿身体,公瑾并不觉得惊惧,只感到一阵惊喜与激昂,但同时也有一丝疑惑。

  (以四师弟的悟性,能够想出这个法门吗?破解掉两千五百年来无人能解的守招,还有这种太极剑势……)

  当这个想法在脑里闪过,公瑾忽然间醒悟,挥剑出去,长声笑道:「原来如此,四师弟你确实有一个好兄长。」

  「不错,右军不敢掠人之美,破解抵天之剑的技巧,是我家五哥在武炼研创出来的,但想不到今日竟是拿来抵御二师兄你。」

  「想不到吗?那你本来是打算用这法门对付谁?若是想从师父手里逃生,师弟你这技巧似乎还嫌不足啊……嗯,朱鸟刀、白鹿剑,齐名於当世,师弟你就使出这技巧的後半式,把这一战了结吧!」

  王右军心中震惊,这位二师兄的才智委实可畏可怖,短短几招交手,不但看出这套剑技的来历,更看出当初五哥把这套技巧传给自己的用意,是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利用价值不再,甚至有碍白鹿洞的利益时,师父陆游说不定会对自己出手,只是就连五哥也料不到,最後自己是用这技巧来破二师兄的抵天剑。

  「好!」

  王右军低喝一声,内中潜藏雄浑劲道,近距离爆开,震撼敌人的听觉,进一步扰乱防御,跟著,就像一头朱焰凤凰翩然自天而落,雪亮晶灿的刀光化作流星,拉出长长的光影,重重砍在公瑾的防守剑圈上。

  王字世家的神妙刀术,在白鹿洞内功的配合下,威力更显凌厉,王右军的左臂霎时变得粗壮,根根青筋暴露,全身内力毕集於这一刀之上,分作六重劲道连接撞击公瑾的剑刃。

  「喀啦」一声,无数细小裂痕出现在公瑾的剑刃上。饶是以天位力量特别护著,及运使著抵天之剑,这柄厚刃宝剑仍是承受不住如斯砸击。

  先以抵天对抵天,为无瑕剑势制造微小破绽,再以雷霆万钧的朱鸟刀施以重击,看著自己剑上的裂痕,公瑾心中有数,若今日的对手换做王五,那麽在刚才的一击中,自己的抵天三剑已经被破,长剑碎裂,而势如破竹的朱鸟刀则会斩在自己头颅上,分出胜负。

  只可惜……

  「好招数,但四师弟你一刀去得太尽,如今未能置我於死命,反而轮到你破绽大露,试问你如何应付我的反击呢?」

  与绵长柔韧的白鹿洞剑术不同,创自武炼兽人的朱鸟刀,首重一刀必杀的决心与气势,一刀倾尽全力发出,若是不能一击得手,那麽在回气之前便会露出重大空隙,如今,王右军便是出现了这样的致命破绽。

  「不错,我修为不足,这一刀只能破去抵天之剑,没法败你杀你。」王右军喘息加剧,显示体力的耗损之大,不过,这也很成功地探测了敌人的实力。

  「可是今天的战斗,并不是只有你我两人,所以我可以毫无保留地使出全力。」

  侧面劲风响起,公瑾正想回剑防御,却惊觉王右军正以全身力量吸黏住自己手中剑,令自己没法去挡架妮儿的攻击。

  「你!」

  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妮儿以强天位力量激起的劲风,已经刮到面上。

  暹罗城的上空进行大战,地底也毫不轻松,有雪看见雾隐鬼藏的手按放在刀柄上,显然对那一头迅速噬杀过来的异兽,不敢再以十字镖对付,而必须使用忍刀。

  强敌迫近,雾隐鬼藏一言不发,有雪也紧张得掌心冒汗,尽管他不会武功,但从紧绷的气氛里,彷佛也能感觉到那种强敌迅速靠近,三百尺、两百尺、一百尺……越来越强的压力。

  两个人目不转睛,屏息瞪著同一个方向,但却都没有留意到一件事。

  在有雪的包袱中,有一个爱菱特制的仪器,能够扫描方圆一里之内的能量位置,此刻萤幕上正显示一个绿点朝这边迅速移动,然而,忽然间萤幕尽头出现了另一个绿点,同样朝这方向而来,速度好快,几乎只是眨眼间就已经要追上了先前那个绿点。

  「来了!」

  感受到土中不寻常的剧烈震动,雾隐鬼藏拔刀出鞘,将功力聚於刀上,预备发出雷霆一击。

  「轰」的一声响,土石炸裂溃散,一个水桶大的巨型蟒首裂土而出,额上有一只雪白犄角,血红双眼大如拳头,甫一见到两人,便张口喷出腥臭毒气,毫不客气地吞噬过来。

  雾隐鬼藏觑准时机,一刀重重劈下,怎知他才挥出去,蟒首就整个炸裂,爆成一团血雾,像是被什麽强绝力量打个正著,粉碎得什麽也不剩下。

  (怎麽搞的……)

  雾隐鬼藏一愣,挥空的刀势未及收回,仍是斩了出去,怎知就在漫天尘土血雾中,一只锋锐的手爪冷不防地挥了出来,在雾隐鬼藏全然没想到要防守的这个空档,从他身前掠过。

  「啊~~」

  被尘土所扰,後头的有雪根本看不见前面事物,只听见一声凄厉惨叫嘎然而止,心中剧颤,险些吓得尿湿了裤子,好不容易挥开尘土看见前头,就见到雾隐鬼藏两脚稳稳地站立。

  「搞什麽嘛,没事鬼叫什……」

  有雪发不出声音了,当他爬出两步,看得清晰一些後,这才发现雾隐鬼藏不是两脚稳稳地站立,而是整个人只剩下两只脚。

  「怎、怎麽会这样?土龟被蟒蛇吞掉……」

  有雪很快就知道事情不是这样,因为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比巨蟒更危险的生物。

  瘦瘦的小个子,漆黑肤色,背後一双蝙蝠似的羽翼,浑身上下刺著许多根长长的尖针,四肢更被厚重锁链给捆住,另外连接上四个金属链球。这麽独一无二的打扮,非独雷因斯,全风之大陆都已经将他列入极度危险生物。

  「奇、奇雷斯?」

  想起这凶残魔物一贯的辣手,有雪一跤跌坐在地,特别是看到他皱皱眉头,在舔去手上血迹後,把那残剩的两腿一脚给踢倒,跟著就转过头朝自己望来。

  「喂!胖子,你还有没有吃的?」

  没有当场昏过去,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在奇雷斯的目光注视下,有雪杀猪似的大叫出来。

  「哇!我不好吃!我不好吃!」

  「喂!」

  「哇~~」

  也算人有急智,有雪忽然想起,这头魔物做事向来疯疯癫癫,讲话也语无伦次,说不定脑子根本就不正常,自己大可智取。这样一想,有雪才想到包袱里头一堆太古魔道器械,正是可以派上用场的时候。

  「我……我有乾粮,你先拿去吃。」

  有雪慢吞吞地在包袱里掏摸,希望能找到个手榴弹或是超猛毒药之类的东西,让这头白痴吃下去一命呜呼,自己就立下大功劳了。

  手里才抓了一把,没来得及说话,整个包袱就被奇雷斯一把夺过,要不是缩手得快,就不只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而是整条手臂都没有了。

  说来也让人很难以置信,有雪总认为天位武者必然有特别不凡之处,才能够出类拔萃,像源五郎、兰斯洛、李煜、白起,不是武学天份过人,就是足智多谋,又或者意志无比坚定,但现在看来,难道一个人疯得特别厉害,这也能进入天位?

  因为,奇雷斯扯开包袱後,任里头东西洒落地上,随便看看还留在掌中的几个物件,也不细查,拎起来就往嘴里扔去。

  (好、好厉害,这家伙到底是人形凶兽还是人形垃圾桶?魔族的王族都是像他这样爱吃垃圾吗?)

  目瞪口呆,有雪心中有了小小的期待,希望奇雷斯肠穿肚烂、腹破血流而死。

  烟雾弹……似乎没什麽杀伤力,奇雷斯吞下後只是喷了点烟出来。

  震撼爆弹……好像威力不够强,奇雷斯吞下之後,打一个响嗝就没什麽事了。

  转移卷轴……有雪真的是很希望,这怪物吞下之後立即消失不见,可是未经正确程序催动,卷轴不过是普通纸片,根本就没什麽用。

  眼看著奇雷斯的目光越来越不对劲,有雪觉得自己的命运有如风中残烛,正在疯狂地向神明祈祷,奇迹却发生在雪特人身边。

  「呃!哇……」

  在不知道把什麽琐碎东西给吃下去之後,奇雷斯终於出现了不妥,口中像野兽般「嘎嘎」出声,全身剧烈颤抖,跟著更跪倒地上,大口大口呕出酸臭绿浆。

  「哈哈!死怪物,这下知道你有雪大爷的厉害了吧?什麽魔族中的魔族,吃泥吧!看我为土龟报仇。」

  有雪手舞足蹈,全然忘记了眼前的危机,只要想到自己能整垮这头凶残魔物,更是难掩得意之情,兴高采烈之下,甚至跑到奇雷斯旁边,一脚踩在他头上,用力跺几下。

  「不过,他到底吃坏了什麽东西?这麽厉害,是核能火弩吗?」

  倒是记不得自己有带那麽强的武器,有雪疑惑地转头看看,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预备从那个土壁破口逃跑。

  点数之後,重要东西都还在,就是少了一个东西怎麽都找不到。

  「哈,死鬼韩特运气不好,要给他的东西找不到,多半是给这野兽吞了,是他自己倒楣,这样他就不能找人报仇了,哈哈。」

  无意中说出了真正想法,有雪耸耸肩,正要开溜,却不由得想到,不晓得华扁鹊到底给了韩特什麽。

  那些写著符咒的符文,如果能够帮到韩特,是怎麽帮?提升他的力量吗?还是瞬间移动逃跑?

  实在不是故意的,但是在逃跑前,有雪回头忍不住看了奇雷斯一眼。

  ……并没有什麽特别的,仍然是一头人形凶兽,跪在地上,全身不停地颤抖,只不过,如果眼睛产生没有错觉,好像有那麽几十根针,从他肌肉里慢慢倒退了出来。

第二章 雾隐鬼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