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初涉江湖 全

    “生存之道……到底什么才是生存之道呢?真烦人呢,好不容易能下山了,爷爷还留给我这样的难题,简直就是折磨人,不管了,既然下山了,先好好地玩个痛快再说。”

  “55555,哎哟,我被人偷袭了。”一颗脑袋,两只眼睛正不停地寻找偷袭的家伙,寻找不果之下,愤愤地道:“真是下三滥的家伙,有胆偷袭没胆出来见人,不要被我碰到了,非扁死你不可……哎哟……明人不做暗事,有胆子的就出来见人,像个龟孙子躲着不可见人。”

  “你骂谁龟孙子,你是嫌命活得太长了是不是。”只见不远处的树上跳下一个身影,整了整衣冠,手指着我道,“小子过来。”

  我依言走了过去,仔细打量来人一番,此人年纪将近七十了,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满头的白发,一脸的皱纹,更能证明他的岁数,但看他的言行,跟一个贪玩的孩子差不多,哎,人都这么老了,玩性还那么重,在心里给这位老人打了一个分数,施礼恭敬地道:“您老都一大把岁数了,还跟我这毛头小子开这种玩笑,是不是有点……”

  老家伙一副生气的样子,道:“自我出道以来,没人敢骂我龟孙子,你这臭小子是第一个,你说说看,这笔账要怎么算呢?”

  心里嘀咕着,臭老头,死老头,你也是第一个敢骂我臭小子的人,我可没这个胆量敢跟他这样说,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见到老头子要发飙,得赶紧想个办法应付,还是先赔罪讨好他再说,要不然,我刚下山就被他给挂了,那可如何了得,到现在连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如何还不知道呢,笑脸迎上,说:“您老大人有大量,不要将臭小子的话放在心上,就当是您放的屁。”

  老人摸着胡子,点了点头,似赞许,对着我道:“小子还懂得尊敬老人,那这笔账就这么算了。”

  现在不逃更待何时,“我还有点急事,这就告辞了。”转身就走。

  “哼,就这样想把我给耍了,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还没玩够呢。”老人阴险地笑着。

  一路走一路心里偷笑着,这死老头被我摆了一道还不自知,“哎哟”一个踉跄,被一颗小石子绊到,咦,我明明看见没有石头的,难道那个老不死的阴魂不散地跟着我不成,不行,再这样下去可不行,现在可不能骂,要不跟他做个朋友,这样的话被他玩死的机会少了许多,对了就这么办,现在的问题是想办法逼他现身,爬起身子,看到不远处有一条河,嘿嘿。

  “救命啊,快来救救我啊,我不会水啊。”一个冒泡,沉了下去。

  老人在后面有趣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人,见他落水,心里也不着急,以为他是故意的,哪知看到他沉了下去,心想,不好,这死小子真的不会水。二话不说,“卟嗵”一声,下水救我上来。

  一老一少湿淋淋的站在太阳底下晒身子,我伸了伸懒腰,“还真舒服。”

  老人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恶狠狠地说:“你刚才是不是故意落水的,要是让我知道,有你好下场的。”

  我一个心急口快:“当然是故意的。”我赶紧知道错了,连快改口道,“我当然不是故意落水的,刚才我不小被东西给绊倒了,才会失足落水的。”当我对上臭老头眼睛时,才发觉我错了,老头子发怒的双眼盯着我不敢再动一下,但随即我被老头弄的糊里糊涂的,只见他转过身子狂笑了起来,还真有你小子的,好久没跟人玩得这么痛快了。

  “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子毫不客气地问道。

  当然喽,对我这名不经传的人根本用不着客气,但我不甘心如此,“死老头子,我可是有名有姓的,大名姓武,单名一个神字,够帅、够酷吧。”

  “武神,武神……不知不觉地多念了几遍。”一想之下,不对,哪有人叫武神的,哦,臭小子敢吃我便宜,道:“你小子找打。”

  我连忙讨饶延:“刚才说得太快了,一不小心将星字说成神字。”

  “武星,这名字还不错,谁起的?”老头子问我道。

  我可没那么好打发,说:“喂,我都自报家门了,你也该介绍一下子自己吧,我总不能死老头子,死老头子的叫个不停吧。”

  “臭小子听好了,我可是全大陆鼎鼎有名的十大魔武之一,名列第九的烈火真君,叫童稚(非彼同志)。”

  “这可不得了,同志,55555,该不会……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老头子见我一副无精打采的,道:“臭小子没听过吗?”

  我提着心吊着胆,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该不会有那个吧。”

  老头子一副迷惑的神情,“什么这个那个,说清楚点。”

  哎,这该怎么说呢,硬着头皮道:“那个指的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搞那种事了。”

  老头子捂着肚子大笑道:“这是什么歪论。”

  我一下发起火来,提着嗓门道:“臭老头你还笑,先听我解释,不准再笑了,我家乡“同志”指的就是同性恋的意思,现在总明白了吧。”

  老头子强忍着笑道:“是你把我的名字给理解错了,这不能怪我,童儿童的童,稚稚气的稚。”

  “哦,原来是这样啊。”随即恍然大悟,怪不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就连名字也挺孩子气的,不好意思放声大笑,硬是憋在肚子里。

  “臭小子,你有在听吗?”

  “有啊。”

  “你以后就跟着我混好了,包你吃香的踢辣的,要什么有什么。”

  我坚决地回答道:“不好。”

  老头子先是愣,平静下心情道:“为什么不好。”

  我不紧不慢地,故意吊他胃口,说:“我想自己一个人混,不想被人捆住,这就是我的理由,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同意的。”

  老头子这一回惊讶了,缓过神来说:“我可是魔武十大排名之一,做我徒弟的话,少不了你那份。”

  我有点不悦地道:“不好就是不好,臭老头你可别逼我,要不然我给你好看。”

  “不逼你就是了,冲着你那句话,我要试试你的能耐。”老头子神色正然地道。

  这死老头子遇到关于比武的事,才体现老者的体态。说:“比就比,我还怕你不成,但我有一个前提条件,不管输赢,就是不能逼我。”我先将话说绝,免得被他摆我一道,心里估计着任何一方面被他摆道的命运。

  老头子不耐烦,嚷着道:“我不是说了吗,不逼你就是不逼你,你比我都还麻烦,快出招吧。”

  面对我出世的第一个高手,心知大意不得,连忙收起玩性,深呼吸一番,道:“接招。”

  迅如闪电般的右拳已攻向老头子胸前要害,非常快,非常的有力,瞬间已攻向到,老头子先是一愣,想不到对手出招速度如此快,根本不向是一个少年人所为,谨慎期间,还是认真应付,输了面子可过意不去,真气瞬间遍布于全身,身子一侧,避开胸前要害,左手以掌击在我的拳头上,哼,没那么容易,大喝一声:“看招。”身子急停,左脚跟着跨出,正面跟老头子对上,迅速出拳,攻他腋下,老头子心里暗骂一声,好滑的家伙,容不得他多想,那我就硬接你这一拳,真气移到腋下,强行挡住我这一拳,妈的,好强的护体真气,嘿嘿,右脚一记弹踢,直踢向他面门,想毁容,这招真够阴的,那我不手下留情了,老头子双脚用力下后蹬,身子直直的向后退去,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我站在那里有点愣住了,直到我看到他手心里冒出火球来,我明白他在施放我还未接触到的魔法,暗叫惨了,这下非被他整了,火球已到眼前,再不逃就来不及了,猛地提升速度,避开火球之后,以超速攻向老头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了再说,一招一拳狠狠地往老头子身上招呼,老头子接的到是心惊胆颤的,这小家伙力量好大,第一记轰在我身上如炮弹似的,速度更是快得不得了,每当我躲过时,他就如鬼魅似的附上来了,忽地远处亮起一道亮光,哼,打架还怎么不专心,我赢定了,凝聚全身的力气,往老头子的胸前打去,老头子惊起自己还在打架当中,这小家伙的力量可不闹着玩的,啊,没办法,只好往身上施了石化魔法,“哎哟,妈的,我的手啊,痛死我了,这一回像似撞到铁板上似的,这个手都红起来了,先看看那老头子再说。”老头子怎么一动都不动的,不会是挂了吧,那倒也是,我的拳头连老爷爷都说厉害,老头子心里更是震惊不已,从他拳头上传来的力量,根本感觉不到真气的力量,完全凭的是己身的力量,那么他的力量到底是如何训练来的,还有他的速度,他的速度可比拟于风系中级魔法,不,应该更在这之上,忽然想起那道亮光了,是会里人的急救信号,自己要赶过看个究竟,刚想走,才发觉施在自己身的石化魔法还没解开,那小子正在四外乱捏着,当即解开石化魔法,右腿贯上力量猛地踢了他一记,这一记可以说是完全踢实了,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喘着大气骂道:“死老头子,你真够狠的,想要我命啊,用这么大力。”

  老头子说:“哼,还说我呢,这全怪你自己不对。”

  老头子突然加快语气道:“小子,我有点急事,先走了,这块牌子是会里的标记,这本小册子是有关会里手则与一些常用的东西,现在就送给你了。”接着就小册子和那块牌子抛到我的面前,转眼,人就消失在我面前了。

  我大声地喊道:“哇,老头子说走就走啊,我这伤怎么办呢,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算我倒霉。”心里想道,以后得好好地控制力量,否者被人暗地里捅一刀,那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往自己的胸口上招呼了。”捡起他扔在地上的小册子和牌子,看都不看一眼,就将它收到衣服里面了。

  “咕噜……咕噜……“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好饿,那里有吃饭的地方,四周全是乱乱的一片,根本连片村庄的影子都没有,看来又得打野食过日子了。

  我高兴地提着手里的东西欢叫起来:“哟,好大的一只山鸡,运气还真不错,今晚肚子有得饱喽。”

  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洗了洗,升起火来,准备烧烤,嗖…嗖…,一支短箭从我的身边擦过,另一支短箭从我的肩上飞过,还划破了衣服,从衣服破chu的地方看去,这两只短箭非常的利,看来晚餐又吃不成了,热闹还来得不是时候,收起山鸡留着以后再吃,藏好山鸡,看到一高一低的两条人影快速的移动着,而且还朝我这个方向飞来,赶紧找了一颗藏身的树,屁股都还没坐热呢,就隐隐地听见远处传来,“追魂枪留下东西,赏你全尸。”前面那条人影身形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又飞起来,几番之下,身形越来越不稳,迫不得已之下,一个急转、急停,右手紧握着兵器,只待眼前身影一晃而过,突施杀手,往那条人影狠狠地砍去,只见那条人影轻松闪过,笑呵呵道:“就你那点本事,也敢跟我斗,你就受死吧。”

  怎么越来越冷了,只看到那条人影四周全是雪白白的一片,心中暗惊,就这一会功夫,四周全结冰了,好厉害,看来那个人凶多吉少了。

  果不其然,那个人就快到支撑不住了,苦苦地用剑支撑着地面站在那里,那条灰色人影道:“你还是交出来吧,少受点折磨。”

  “哼,我死也不会给你。”

  “嘴,还挺硬的,我看你交不交。”下手不由的重了几分。

  “这回,看你交不交。”

  “当啷”用来支撑的剑掉在了地上,那个人也随之而倒下。

  另一个身影大声地笑了起来:“哈哈,那东西是我的了。”走过去,就想翻他的身子,搜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知怎的,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倒在地上的人却艰难地爬了起来,缓缓地说道:“想不到临死还拉了一个垫被的,躲在树上的人也该出来见见面了。”

  为什么那个人没死反而另外一个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听到那个人说话,心知自己无意见被他发现了,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感觉到我的存在,不简单。跳下树走到他面前道:“我不有心要躲在树上偷听的。”

  那个冷冷的笑了一声,说:“换做以前的我,早就一刀把你给做了,还留你到现在,我也是快死的人了,但我死不暝目啊,有点事想请小兄弟帮帮心。”

  心里暗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现在他都快死了,倒不如送他一成了,让他早死早超生,不行,要是他临死反击,那我也得挂,还是顺着他好了,反正都快死的人了,现在答应他,等他死了就不当一回事了,回答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完成。”

  他手怀里拿出一只全黑色的锦盒来,递给我道:“只要你能将里面的秘密解开来了,然后再到我的坟前说一遍就行了,这个要求不是很难吧,况且,你解开了其中的秘密,对你有莫大的好处。”

  我接过锦盒,道:“我一定会帮你完成的,你安心的去吧。”

  那个人在我接过锦盒之后,两眼发白,挂了。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们争的这个东西连命都不要了,难不成它是宝贝,刚下山就遇到这么多事,真的是流气不利,现在不身无分纹,不知以后怎么过呢,望着眼前挂的两人,突然来了主意,发死人财,接着就从他们身上搜出不少的东西,银色的水晶币,这回可攒了,还足足有一百多呢,以后可不愁吃穿了。

  匆匆将两人的尸体埋好,藏起来的山鸡再次拿出来火烤,拿着山鸡闻了闻,真香啊,我的手艺还算过得去,拿起一只鸡腿,张大嘴巴狠狠地咬下去,真的很好吃,好吃极了,(读者要不要尝一口)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没过多久,一只山鸡没了。

  远处行来两人,只听他们道:“这里有打斗过的痕迹,看来他们走不了多远,快追,不能让那贱女人先得到手。”

  只听见另一人道:“看,前面有火光,赶过去瞧瞧。”

  待他们赶到,看到一位十二三的少年,正坐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吃着山鸡,还在不停地叫着好吃,直让那两个人直流口水,咱们都赶了一天的路,肚子早就饿的咕噜叫了,还没吃过,这下子看到有了吃的,肚子里的蛔虫都在狠狠地咬着他们的肚皮呢,现在可好,人家都吃完了,一个剑眉怒虎样子的汉子道:“阿熊,不要误了大事,等会了够你吃的。”

  那个被叫做阿熊的人,身本非常的强壮,肌肉都明显得有规则,背着一根狼牙棒,只是口水挂在嘴边,一副好恶心的样子,只得他道:“我知道了。”

  那个叫阿虎的人上来,好生无礼地问道:“有没有看到两个人从这里走过。”

  我看都没看他一眼,他这种人渣,连做人的礼貌都没有,不直得我看,为了我现在小命着想,还是象征性地应了一句,手指着他们要去的方向,说:“他们往这个方向去了。”

  阿虎显然没完,恶狠狠地答:“要是发现你敢骗我,小心你的脑袋,走,阿熊。”

  还是快逃吧,免得被他们发现了,我这条小命还真的保不住,死老头子,出那么重的手,现在在连保命的能力都没了,专门找了条小径,一路狂奔过去,月儿都高挂在天空之中,可怜我还要为小命奔跑,累死我了,不跑了,大不了一条小命豁出去,找了个能睡的地方,先睡上一觉再说。

  “啊,好冷啊,谁,是谁。”我被冷水刺激醒了,一下坐了起来,大声地叫起来,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回过头看去,美少女,还真的不赖,一张可爱的小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把着两条小辫子,两手背在背后,笑得前俯后仰,我跳了起来,大声说道:“笑,有什么好笑的。”

  小女孩被我大喝一声,笑不出来了,双眼不解地望着我,脸上更是由晴转阴,坏了,自己一时没注意到,惹这位姑娘哭起来,还真不好办事,只好放下面子,柔和地道:“小妹妹,是你把我吵醒的吗?”

  小女孩愣了愣,不由地道:“你刚才干么那么凶吗,害我吓了一跳,你知道我刚才差点就被你吓哭了,你说怎么办。”

  晕,这小丫头打起我的主意来了,我可不能栽在小女生手里,要不然回去可没脸见人啊,缓缓地道:“你看我全身湿淋淋的,是不是你杰作啊,小妹妹。”

  小丫头被我突如其来的一问,羞红了脸,细声地说道:“人家不是故意的吗,人家刚刚在练水系魔法,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吗,你也太小气了。”

  “小妹妹……”话还没说完就被这小丫头给打断了。

  小丫头变脸道:“谁让你叫我小妹妹了,说不定我比你还大呢,敢叫我小,我让你好看,现在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否则的话,嘿嘿。”

  这小丫头笑得好阴险,看来我逃不出她的魔掌了,只要还有机会,就不能放过,现在只能低声下气了,说:“对不起了,不知道叫你什么好,所以了,怎么称呼小姐呢?”

  小丫头见我低声下气,阴转多云,高兴地跳了起来,对于我的问话,道:“本小姐姓林,你以后就叫我林姐姐。”

  我摸着脑袋,故装作不知道,说:“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姐姐啊。”

  小丫头调皮地笑了笑,道:“我就是你的姐姐,你还真笨啊,快叫声林姐姐听听。”

  认就认呗,我还没有姐姐呢,认个姐姐也没坏处啊,要是和她来比翼连理什么的,那个才叫好呢,亲切地叫了起来:“林姐姐早上好。”

  远处传来一阵喊人的声音:“欣儿,你在哪里,快出来,妈妈来找你来了。”

  我看了看小丫头,见小丫头担心起来,知是她的妈妈,道:“你妈妈来找你了,还不快回去。”原来小丫头小名叫欣儿,哈哈。

  小丫头道:“我去去就来,你可要在这里等我,要是我来了找不到你,小心打你屁屁。”说完,蹦着跳着去找她的妈妈了。

  晕,这小丫头,无语中。

  小丫头大声喊道:“妈妈,我在这里。”

  小丫头朝着一位打扮非常平凡的女人跑了过去,扑到她的怀里,口中不停地喊着妈妈。

  只听她道:“你就知道跑,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

  欣儿道:“妈妈,我以后不会了。”

  欣妈妈说:“现在跟妈妈回家。”

  欣儿坚决地道:“不。”

  欣妈妈顿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不跟妈妈回家。”

  欣儿见妈妈没有骂他,说:“妈妈,我有弟弟了。”

  欣妈妈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心知女儿在逗自己开心,道:“你呀,就知道会寻妈妈开心,回家了。”

  欣儿见妈妈没理解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跟她开玩笑,忙急地掉眼泪解释道:“妈妈,我真的有弟弟吗,刚才我在树林那里收了一个小弟。”

  欣妈妈指着她的小脑袋道:“你呀,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一大早跑出去还收了个弟弟回呢,怎么没看见你弟弟的人呢?”

  欣儿见妈妈没有责备自己,开心地笑道:“他还在那边的树林里,我要她在那边等我呢。”

  欣妈妈道:“那还快带妈妈过去瞧瞧。”

  欣儿回到刚才的地方,见四处找不到我,急着对妈妈说道:“刚才他还在这里的,才一会功夫的,就没个人影。”说完自己嘀咕着,刚才说好了,要是找不到他,他还真的敢走,找着他非狠狠地休理他一顿不可。

  欣妈妈寻思了一会儿,如果刚才在这里的话,人还没走多远,自己用心神找找看看,或许会找到也不一定呢,咦,怎么有一个打呼噜的声音,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原来有个人在树上睡觉,怪不得女儿找不到呢,这少年人还挺有趣的,道:“欣儿,你看是不是他。”

  欣儿高兴地道:“是啊,他怎么上树了呢,咦,他好像睡着了。”心里想着,被我逮到机会了,口中念起了咒语道:“柔和的水之精灵,请呤听我的祈祷,赐我水之神力,洗涤眼前的恶人,雨淋淋,嘿嘿,自创的。”

  “阿嚏。”再一次被水淋醒,知道又是那个小丫头搞的鬼把戏,这回可好了,还感冒了,跳下树来,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位妇人,知是欣儿的妈妈,施礼道:“林伯母,你好。”

  欣妈妈说:“欣儿,给我介绍一下这位。”

  欣儿吱吱唔唔地不肯说,赶紧将话接了过来,“我叫武星,是欣儿刚收的弟弟。”

  欣妈妈道:“欣儿不懂事,让你受罪了。”

  我看到小丫头神情,心知不好,赶紧说道:“没事。”

  欣儿道:“妈妈,我们把星弟弟带回家好吗?”

  欣妈妈为难地看着我,看来又要我解围了,真倒霉,一下山我的霉气全上来了,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事,我苦,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喽,对着欣儿道:“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跟你回去了,听伯母的话,快回家吧。”

  欣儿腻在她妈妈的怀里,撒娇道:“妈妈,我就要带星弟弟回家,你帮我劝劝他吗?”

  伯母再次望向我,晕,看来此劫难逃啊,还是跟这小丫头回家吧,去看看她的家里也好,反正自己刚才出来,又没去处,正好先去她家里玩玩,自己跟她说好像不合适吧,锁性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同意了。伯母看到我点头了,对我说道:“先委曲你了。”说完对欣儿道:“这下好了,还真被你拐到了一个弟弟。

  我狂晕,我连哭得地方都没有,55555。

  欣儿牵着我的手,一路跳一路跑的走回家,在我和伯母谈话当中得知,伯母因不喜政治上的勾心斗角,来到梦华之森,住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主,据小丫头所说,周围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还居住着各种可爱的小动物,就连她也不想回到那个家,跟着她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嬉戏,别提有多高兴了,伯母也从中了解到我的家境。

  我是一个孤儿,从小被爷爷收养,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我的童年基本上都在修行中度过,而造成我现在性格上如此差异,据爷爷说,我的体内还有一个意识体存在,是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有了,到现在,两个人的意识体差不多溶合成功,他的意识体留下了有关在他的那个时空的一些事,和最基本的情况,以及来到这里的使命,那个意识体还留给我一些关于一种叫科技的东东,但不知什么原因有大部份的记忆在溶合当中流失了,只流下零粹模糊的身影,留给我最有用的还是关于军事方面的,在他那个时代军事居然如此发达,在他的记忆当中,在三国时代出国许多名将,其以后几百年内都抵不上这个时期,真可说是人才济济,也可说是哨烟四起的年代。

  欣儿放开我的手,跑到满是花草的地方,看到这朵花,又跳到那边看那朵花,其高高兴的程度不可言喻,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要是有人破坏这个地方,她肯定会很伤心,很难过,“星弟,快过来,来看看我的小宝贝。”

  欣儿抱着一对雪白毛茸茸的一对可爱的小兔子来到我面前,我逗着她怀里的小兔子道:“这对小兔子好可爱。”

  这对小兔子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欣儿去山上采磨菇,无意见遇上一只恶狼吃完这只小兔子双亲,正准备要吃小兔子,欣儿同情心上来,一记冰刃放的恶狼四处逃窜,感不到小兔子孤零零的一个,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为它这了个伴听别人说这种兔子都快绝种了,欣儿也格外珍惜这对小兔子。

  伯母好不容易才从欣儿的手里将我请进屋,拿出上好的龙井,泡了一壶茶,我也很喜欢喝茶,对茶道也颇有研究(本人对茶道可以说是八窍已通七窍)伯母居然拿出上好的龙井招呼我,我不好意思不喝,慢慢品味其个中滋味来,(谁能告诉我品茶有哪些步骤,知道的请自己想像)伯母看到我品茶,知我也是爱茶之人,居然跟我聊起茶道来,(可惜我是白痴,此中还需各位想像一番,等我对茶道有研究时,再来补充一番。)这时,欣儿玩累了跑进来道:“妈妈,这回可让星弟来陪我玩了,我一个人好无聊哦。”伯母哑然失笑,对我说道:“常年在这里连个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你就陪她多无会。”

  和这欣儿一起玩也很有意思,当下回答道:“好啊,林姐姐,一起去玩吧。”

  一声林姐姐叫的欣儿心里甜滋滋的,对我说道:“你也出去,我等会就来。”

  欣儿将我支开,对着伯母说道:“妈妈,我肚子好饿,快去做饭。”

  伯母这回真的是无可奈何了,用手指了指欣儿道:“你啊……”

  吃完午饭后,喝着泡好的龙井茶,润了润喉咙。

  欣儿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对着我嚷道:“星弟,快跟我出来,我带你去个地方,那个地方很好玩的。”

  我差点就被她突如其来叫喊声给噎着,平息下来,赶紧跟上她的脚步。

  欣儿带着我七转八拐的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绕过一颗非常大的榕树,一块巨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欣儿过来说道:“要我搬开这块巨石。”

  “啊。”我失声惊叫道,说:“你是不是开玩笑,这么大的一块巨石,你要我搬开它,脑子有没有坏掉。”

  欣儿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我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吗?”

  我晕,这小丫头发什么神经,该不会她说的非常好玩的地方就是这里吧,555,我又被小丫头给耍了,还要我搬开它,根本就没那个能力,小丫头肯定是想看我出丑的模样,那我顺着她的心意好了,将她牵到旁边,安慰她道:“我这就帮你搬,你看好了。”

  我装出一副使劲搬石的样子,然后眼睛不断的看着小丫头的表情,以便更好的控制自己出丑的程度,小丫头看我不专心,知道没使什么力气,大声嚷道:“快给我使劲。”

  没别的好办法,双脚开立,慢慢提气,凝聚全身的力气,双手平放在巨石之上,然后一鼓作气,使劲地推动巨石,不一会儿,汗流颊背,我已无心再看小丫头的表情,耳朵却传来小丫头“咯…咯…”的笑声,就当我快放弃时,小丫头道:“给我再坚持一会儿,没办法,她的话没办法不听,强行坚持下来,“咦”巨石慢慢地移动了,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掉了下去,小丫头的笑的响声越来越响了,却听见她在洞口说道:“星弟我要下来,你快让开。”

  “啊,她也要下来,难道这里就是她所说的地方不成,还是快点走开地好,要不然给她踩到脸就不好了。”刚好让开,小丫头就下来了,道:“林姐,这里就是你要来的地方吗。”

  欣儿笑着道:“是啊。”

  我知道又被她给算计了,怎么大的一块石头我都搬不动,看小丫头这样的身形,也能搬得动它吗,没猜错的话,这里肯定有一个入口的机关,问道:“你是不是在故意整我。”

  欣儿道:“是啊,我就是喜欢看你被整的样子,呵呵。”

  欣儿见我欲开口再问,马上封住我的嘴巴,抢先说道:“别磨磨蹭蹭的,快跟我来。”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欣儿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副画面。

  对眼前的景物我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只全身灰褐色的魔狼,额头中间还隐隐显出三横一竖,一对绿色的眼睛挺会吓人的,正跟一只全身通红的小狐狸一起嬉戏玩耍,我在神之森林时,常能看到这种画面,那里的动物都非常的和善,在我小的时候,我常跟他们一起玩,在那里,有我美好的童年时光,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怀念,身体传来一股热气,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着一对含着眼泪的眼睛,迷惑不解的表情,正呆呆地盯着我,恐惧使她贴近我的身子,看到我一双大眼睛正看着她,缓缓地道:“星弟,我好害怕。”

  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什么使你感觉到害怕呢,你试着说出来,那样的话可以减轻不少的压力,更何况还有我在呢,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你。”

  欣儿望着我,说:“你真的会保护我吗?”

  我拍了拍胸脯, 道:“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现在告诉我好吗?”

  欣儿应了一声,道:“我听妈妈说,魔狼是一种非常凶残的动物,专门吃一些弱小的动物,要是遇上人类更是毫不留情的吃掉。”说到这里,欣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我尽可能的让她自在一点,轻松一点,然后慢慢说道:“魔狼并非像你说的那样,其时它也是有灵性的, 只不过大部份的人类都被它们可怕的外表给蒙毙了,从而造成对它们恐惧,进而引起一系列事件,魔狼的本性并不是那么坏的,你看它和那只红狐狸玩得多开心。”

  欣儿听了我的话之后,脸色明显好了许多,再看着一对正不知两人到来的“可爱”的动物,“是啊,它们玩得好开心。”

  我继续说:“只要你不刻意去伤害它们,它们一般都不会做出攻击人类的举动,除个别的例外。”

  欣儿听到能和它们和睦共处,神情都变得有点激动起来,“真的吗?”

  在我童年时代,我可是经常跟这些被人们所害怕的魔兽打交道,而且它们都非常柔和,自信满满地说道:“一定能行的。”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先和它们打交道再说,否者发起兽性来,我也没办法,只好任它们宰割。将欣儿拉向远处,轻声道:“我去去就来,你千万不要出来,否者我会分心的。”

  欣儿点点头,一副期待的神情,对我说:“你要快去快回,否者我会害怕的。”

  我试着靠近魔狼和红狐狸,在它们二十步的距离,凭着魔兽的警觉性开始警惕,其实在我们下来的时候,它们就注意到我们,只是看到我们没有过去,也就安心无事,当我试着靠近它们时,魔狼已露出了那凶狠眼神,摆出一副我再靠近它们时,它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一爪将我撕得粉碎,通常遇到这种情况,我都是先静下心来,放松全身,溶入心神,直觉得让它们感到我不想伤害它们时,我才会再次举步前行,但是要行得非常缓慢,避免魔狼看到你快速前行,以为是进攻的前兆,那就不好办了,可是今天的行动好像失败了,当我再次移动时,魔狼和狐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来,暗叫不好,在这个时候也是我最脆弱的时刻,它们也真会挑时间啊,现在想抵抗比较困难,只能寄它们在最后时刻收手,魔狼和狐狸已经攻眼前,见我思毫没有动,根本没有伤害力,而当红狐狸我的身后不远处还站着唯一能跟它接触的人类,心知是那位朋友带它来的,当下甩了甩狐狸尾巴,在我的面前拂了一把,两眼一花,瞬间魔狼的爪子已伸了过来,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还挺重的,就是想试试我有没有敌意,当我睁眼睛满以为,魔狼会平静下来,想不到还目露凶光,心里惊讶起来,这还了得,得赶紧逃离魔爪才行,魔狼再次挥出爪子,迎风扫来,我顾不那么多了,用尽全力,使劲地避开这一掌,跟臭老头比试留下的后遗症出现了,全力避开后,身形不控制的坐了下来,魔狼的爪子再次挥到,朝我右手攻来,赶紧左手支地,以手支起全身的平衡,利用的腿的力量,猛的踢向魔狼双眼之处,魔狼赶紧放弃攻向右手爪子,举起前封,靠,跟它爪子对上了,那还成啊,硬生生的扯住,改变出脚的路线,向下踢去,攻它的腹部,魔狼两条后腿用力一蹬,速度快的连我的双眼都捕捉不到,坏了,直觉地它会出现在身后攻击,身子向前一跃,赶紧跳向高空,“嘣”魔狼用屁股坐在我的头上,以它绝对的重力将我压下来,“啊。”我发出惨叫声,这回不死也残废了,居然输得如此惨,什么不好用居然用这一种,小丫头的笑声都传了过来,“咯,咯”好清脆的笑声,我输得那么惨,她居然还笑得那么开心,我做人好失败。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再次看向魔狼,此时,魔狼双眼的凶光全收敛了,到这时我才知道这只魔狼已通灵,刚才只不过是想试试我的能力。我伸出右手来,想跟它的狼爪握握,魔狼也识趣的伸出左手来,晕啊,还真的通灵,这时小丫头和红狐狸走了过来,将我扶起来,说道:“没事吧。”

  心里道,没事才怪呢,但也不好意思拂了小丫头的好意,说:“小事,这点皮肉伤不碍事。”

  (本节写得不尽如人意,希望能指出此节的不足之处,谢谢了)

  

第一章 初涉江湖 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