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引人注目

    三人都还傻站着,半晌,周云才发现叶凡和叶苹正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这才回忆起来之前叶凡是在撕着自己领子准备扁自己时被打断的。他也立刻回忆起来,叶凡是举手抬足就打翻了三个比自己还要强壮的兄弟。不对,比打翻还要严重,是打晕。

  周云的额顶的汗又重新冒出来了。

  叶凡刚说了个“你”,周云忽然一转身拉开了房门就冲了出去,楼道里传来震耳欲聋地冲刺声。

  叶凡喃喃道:“百米飞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叶苹过来说:“应该不会再惹你了。”

  叶凡耸耸肩:“无所谓。”

  叶苹一脸坏笑说:“帮你这么大个忙,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叶凡一把夺过自己的外套说:“你给我滚。”说完转身也拉门闪人了。留下叶苹一个人在后面嘟起了嘴。

  下午上课,一进教室叶苹就高呼叶凡的大名,全班同学习惯性的已经无动于衷了。

  严冰他们三个也识趣的自找座位,叶凡去了叶苹旁边,但脸上却没有平日里素来会有的羞愧表情,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这让叶苹大感意外。

  “你怎么了?中午吃到小强了?”叶苹以她一贯的大路进行直接试探。

  叶凡摇了摇头,脸的表情很明显地传递着一个信息:他不想说话。

  叶苹和叶凡从第一天认识到现在,虽然不过一个月,但打过的交道已经不少,还从没看过他这样一心事重重的样子。本来口里已经含了一句“你这什么表情,死了老爸啊”,最终还是没吐出来。口无遮拦,并不就表示说话不经大脑。

  叶苹慢慢打个自己书包,掏出本书递给叶凡说:“喂,你上午的课本,忘在天台没有拿。”

  叶凡捶捶脑袋,接过说:“哦,你帮我拿了啊,谢谢!”

  叶苹更糊涂了,和叶凡相熟以来,自己从叶凡那听到最多的就是他那句“你给我滚”。礼貌用语,也许他会说,但绝对不会是对自己。

  “你,怎么了?”叶苹说话的语气少见的迟疑。

  “没事。”叶凡的回答倒是干净利落。不过和他的表情一起,等于是在告诉叶苹,不是没事,是他不想说。

  下午两节课就这么闷闷过去,刚一结束,叶凡起身就走。叶苹看出他的鬼祟,准备偷偷跟上去瞧瞧。只追出数步,心中一凛,他感觉到了叶凡在使用着“收”。正如她所知,叶凡 “收”的技巧很是差劲,侦察别人的目的还未达到,自己就先暴露了。但即便如此,他“收”的精度却还是那么犀利。想跟踪他而不被察觉异常困难,至少叶苹清楚自己是绝对办不到。无奈只得悻悻作罢。

  叶凡离开了教学楼,转步去了中文系,直奔学生会办公室。

  敲开了房门,一女生望着叶凡,叶凡主动道:“我找刘青。”

  刘青不在。不过叶凡成功表达出了他的迫切意愿,女生把他让进门来,让他自己去看刘青的联系方式。

  出来后立刻拔通了刘青的手机,须臾便即接通,只听刘青压着嗓门:“谁啊,上课呢!”

  叶凡也压了压声量说:“我,叶凡。”

  刘青立刻道:“哦,你等一下。”

  “咣”,电话里传来教室折凳收起时那特有的碰撞声,跟着模糊听到刘青的声音,依稀听得三个字:肚子疼……

  须臾,刘青完全释放的音量传了过来:“喂,出什么事了?”

  叶凡一愣说:“你怎么知道出事。”

  刘青哂笑:“没事你会主动找我。”

  叶凡刚说了一个“我”字,刘青打断道:“算了,见面再说,你在哪。”

  “咱系这边。”

  “等我,马上到。”

  叶凡站到了中文系的楼门前,不一会就看到刘青赶了过来。走过来前眼睛不经意朝路边一侧树下坐着的男生扫了一眼。走到叶凡身边拍拍他肩道:“跟我来吧!”言罢又很小声地说:“轻松点,把气息收起来,别用你那‘收’了。”

  叶凡一切照做,又揉了揉脸问:“我现在的样子很紧张吗?”刘青看了他一眼,笑笑说:“不紧张。”说完带着叶凡离开了中文系楼,叶凡小声问:“去哪?”

  刘青说:“去没人的地方。”

  叶凡朝后猛使眼色,刘青说:“行了,你都知道,我还会不知道吗?”

  叶凡问:“怎么甩掉他?”

  刘青说:“简单。”

  继续带着叶凡不急不缓地走着平坦大道,不大会来到了一号宿舍楼前。

  A师大虽不是百年老字号,但总算也有着七八十年的历史。这一号宿舍楼就见证了其中一半的历史。三十年的风雨过去了,一号宿舍楼宝刀不老,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加固、装修、修葺,至今仍工作在第一线。据说A师大的宿管科每四年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抽签仪式,以此来决定当年入校的新生中由哪些院系住进空出的一号楼。刘青介绍完上述内容,悲愤地说:“我就是两年前那次抽签的受害者。”

  叶凡无动于衷,但等刘青带他进入楼道,叶凡立刻一脸同情,可惜刘青已经看不到了。

  这根本不像是楼道,叶凡记忆里儿时钻过的废弃防空洞也绝不比这更黑。更要命的是还有阵阵刺鼻的气味,潮湿、腐朽。

  这大概就是刘青摆脱跟踪的手段,正常人绝不会愿意到这样的环境下,除非他没得选择。叶凡在一团漆黑中想着。走了不知多久,黑暗中刘青说:“到了。”

  跟着身边一亮,刘青已经打开了身边一道房门。笑着对叶凡说:“我寝室,从门口到这大约是77步左右。”

  说着将叶凡让进来,一边关门一边说:“这样尾巴就被挡在门外了。”

  叶凡感慨:“果然够简单。”说着打量屋里,布局和自己寝室完全一样,可见学校绝没有厚此薄彼。但这里没有屋内卫生间却是不争的事实,而那床和桌子也像是上古世纪的产物。墙上贴满了海报,密不透风的程度让人明白这不是在装饰,还是在遮挡。

  刘青一伸腿踹过来一张板凳说:“坐吧!都上课去了,这周围都不会有人,你有什么事可以直说了。”

  说完一跃坐到了身后的桌上,问道:“和那跟踪的有关吗?”

  叶凡边坐边点头。

  刘青问:“怎么回事。”

  叶凡说:“今天开始上课后,我就发现,有不少人在注意着我,跟踪着我。”

  刘青没有惊奇,淡然一笑说:“意料之中。”

  叶凡无奈:“你又要说是因为我没听从你的忠告了。”

  刘青耸耸肩说:“没办法,这是事实。”

  叶凡问:“我该怎么办?”

  刘青冷冷地道:“把跟踪注意你的人全杀了。”

  叶凡一愣,张了嘴却说不话来,刘青忽然一笑说:“别紧张,我开玩笑。”

  叶凡一脸无奈,自己头一次这么突然受人“关照”,而且感觉明显的非福是祸,虽然向来比较乐观,但此时也没心思欣赏刘青的幽默。

  刘青此时已经收起了笑容:“如果只是平时,你这么大露风头,咱们这些人也只会觉得你幼稚,绝不会这么关注你。你现在被人跟踪,是另有原因的。”

  刘青说着就开始了长篇大论。

  血色黄昏,一个由练术者组成的组织。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雇佣军团,他们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任务。盗窃、暗杀、保护……组织内有许多都是术界闻名的高手,但到底这组织的构成是什么样,没有外人知道。和他们进行生意上的往来,唯一的途径就是网络。

  早在几年前,血色黄昏曾经接到了一单生意,刺杀一个人。这人的真实姓名没人知道,但他有个绰号影飞,是当年风头最劲的神偷,同时也是一个习术之人,身手相当了得。因此血色黄昏是相当重视,派出了组织中的头号高手。

  同时又为了以防万一,还派出两名高手暗中相随。既是在暗中监视,同时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出手相助。但结果,派出的三个人全部失去了消息。

  血色黄昏大为震惊,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在痛惜失去三名一流高手的同时,第二次出动了更多的人手。但再多的人也没有发现丝毫线索,只是在过了一段时间后,人们才突然注意到:影飞也从此销声匿迹了。

  这件事不仅血色黄昏,也引起了术界多方面的注意。这影飞是让无数人束手无策的神偷。出道数年,被他盗窃统计出的财产已经富可敌国。这其中还不包括一些见不得人的,被盗后失主都不敢声张的东西,这类东西只可能更珍贵。这让许多人垂涎三尺。

  随着更多的人介入此事,终于有一些蛛丝马迹浮出水面,而焦点也指向了血色黄昏最初派出去的这个高手。大家都猜测是他见财起意,在除去了影飞同时,又收拾了暗中监视自己的两个伙伴,从此销声匿迹。

  这消息传开后,许多人把这当作了发财致富的捷径。也不管自己有几两重,都想找出这高手来黑吃黑一把。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鸟毛没找到一根,倒是有不少成名的高手在这过程中神秘失踪。显然这票人是在发现了些许蛛丝马迹后,立刻自己就被变成了蛛丝马迹。

  但这对那高手来说实在不是个良性循环。线索越来越多,于是来打这主意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尽快达到目的,这过程中大家大概也会居心叵测的交换个情报什么的,总之到最后,一切迹象指明,这名高手现在就藏身在A市的师大附近。也许,就混迹在这学校当中。

  

第三章 引人注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