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乌鸦

    叶凡离开看台上了大道,刚走了几步,就听有人在喊“叶凡”。

  叶凡的脸色已经变了,这声音他已经相当熟悉了,不就是叶苹那妖孽吗!她不是也有比赛的吗,不在操场上待着,怎么跑到大道上来了。叶凡疑惑地转过身,看到叶苹正蹲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

  “干什么?”叶凡只是礼貌性地回应,他已经随时准备离开。

  叶苹说:“我脚崴了。”

  叶凡大笑:“你真幽默。”练术之人的身体素质,哪有随便就崴脚的。

  叶苹咆哮:“是真的。”

  比赛已经没人看了,所有人都在看这边。尤其是在寻找叶苹这声吼是冲着谁的。

  叶凡无奈:“那怎么办啊!”

  叶苹气急败坏:“你先过来。”

  从叶苹喊住叶凡,叶凡脚下就一步没动。不过两人的距离也在十米开外,对话过程中无数次出现误会,尤其是叶苹喊她“脚崴了”的时候,周围能听到的男生都蠢蠢欲动,甚至有人不顾身旁女友犀利的目光。不过叶苹紧接着的那声咆哮,让大家决定这事还需要再琢磨琢磨。

  叶凡此时已经走到叶苹先边,这才发现叶苹不是蹲着,而是坐着。坐着能坐得像蹲一样,可见她此时的姿式毫无美感可言。

  叶凡看不出她是哪只脚崴了,随便找了一个踹了下问:“脚崴了?”

  叶苹呲牙咧嘴,恶狠狠地瞪着叶凡,气得半天没说上话。

  叶凡晃着脑袋说:“啧啧,真崴了?丢人啊,别说自己是……”话没说完小腿上一阵刺痛,疼得叶凡抱起小腿单脚直跳。用手一摸感觉腿上明显几步凹陷,一瞅,叶苹穿得是钉跑鞋。

  这回轮到叶苹得意了:“叫你废话,扶我一下。”

  叶凡狂摇头:“不行了,腿断了。”

  叶凡嘴上这么说,还是弯下腰去。但绝不是扶,而是撕住叶苹的衣领把他揪了起来。叶苹脸若寒霜,瞪着叶凡说:“你力气挺大啊!”

  叶凡一边提防着下面的钉鞋,一边说:“还行。你能站吗?”

  叶苹不答,直接下命令:“扶我过去咱系那边。”

  这距离事实上不过几步之遥,叶苹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过去支一声:她脚崴了不能参加比赛了。

  但周云这些人却是如临大敌,一再确认叶苹能不能参加比赛,并表示如果能坚持,一瘸一拐走一圈也行。原来师大的运动会只要弃权就会倒扣分数,而且是无视理由的。这是把“重在参与”的精神发扬到了极限――啥都别说,参加最重要。

  遗憾的是叶苹坚决地说了不,并倚着叶凡做摇摇欲坠状。明明只是崴了一只脚,却做出了四肢都无力的模样。叶凡匆忙在她耳边提醒:“喂,过火了啊!”叶苹横了他一眼,但还是有所收敛。

  于是大家都察觉这当中很有可能藏着猫腻,但没有人敢说出来。因为那是叶苹,叶苹的名气已经不只在新生当中了,整个中文系都知道新生里有个了不得的姑娘,说一不二,包括说谎吹牛的时候。

  叶苹和叶凡的关系更是迷一样的传说。此刻既然叶凡在她旁边,那是绝不会有人上去献殷勤。因为她的弃权中文系要倒扣分了,却没有人敢在脸上表露出丝毫不快,周云更无奈地送上了之前和叶凡一样的嘱咐。

  叶苹扶着叶凡,两个身体不舒服的人准备回去休息。

  有目送二人离去的数位同学此时集体暴汗,他们清楚地看到,叶苹来和去时,崴着的都是靠叶凡这边的这只脚。这意味着,她来时崴得是左脚,走时崴得变成了右脚。

  叶凡也察觉出来,连忙提醒她:“错了错了。”

  叶苹低头看了下,满不在乎地说:“错就错吧!”依然一如既往地演下去。

  叶凡摇头叹息:“太不专业了。”回头瞅了眼,看这边的人都是目瞪口呆了,不过到也没人声张,可见叶苹平时的淫威影响非同小可。

  离开了大伙的视线,叶凡立刻甩开了叶苹:“行了,别装了。”

  叶苹呲着两虎牙直乐。

  叶凡问她:“没事装什么崴脚啊?”

  叶苹说:“不想跑了呗。”

  叶凡瞅瞅她,点点头说:“那就回去吧!”

  叶苹蹦蹦跳跳地走了,那鲜活的模样如果叫中文系的人看到,不死也要吐半升血出来。

  叶凡目送她离去,心有所感,这叶苹突然装伤不肯参加比赛的原因,或许和自己是一样的:不想引人注意。

  叶凡回头也朝自己寝室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就习惯性地运起了“收”,立刻察觉不同方向出现了动静,都是尾随自己而来。这已是见怪不怪了,叶凡也没放在心上,最近比起前些天已经好多了,盯着自己的人明显减少,看来自己收敛以后,平淡无奇的日常行为已经引不起这些人的兴趣了。

  绕过食堂走向宿舍,行至中途,叶凡突然感觉到,跟在身后的人一下子少了几个。之前叶凡没有细察,但估计下来怎么也应该有3、4个,但眼下,自己只能感觉到一个。

  叶凡心中奇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照理他们应该“护送”自己一直到寝室才对啊!难道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引开了他们?叶凡忍不住一回头,没有人。这条路只是人脚踩出来的一条捷径,平时走的人就不太多。现在开运动会人员比较集中,且又不用上课,前后更是一个人都看不到。

  叶凡隐约感觉有些不妥。不及细想忽然又一愣,就在刚刚一瞬间,附近突然出现了一股很强势的气势。但也就是这么一瞬,跟着就已经没了踪迹。紧接着叶凡就发觉剩下的那一个人也突然消失。准确的说,消失的只是他们的气息,但消失的那么彻底,和刚才那几人的情况是完全一样的。如果是离开,应该是气息渐远渐弱才对,但现在,这些人的气息就像是被突然掐灭了一样……

  叶凡警觉地打量着四周,突然眼边一花,就在自己的正前方,原本没有人的小路上,不知什么时候,仿佛就是自己一转头的那一刹那,忽然就多了个人站在了前面。

  一个黑瘦的青年男子,黑发、黑衣、黑裤。漆黑的双眸正在盯着叶凡。叶凡的“收”并没有因为匆忙而停止,但此时,这个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他却硬是感觉不到一丝气息。这个人绝非常人。

  叶凡的“收”是连普通人的气息就可以感觉到的,但此人却像是路边的一颗石子一样,毫无生气,甚至有不细心看便看不到的感觉。

  叶凡心头暗吃一惊后,渐渐平静下来,不动声色地问道:“什么人?”既知此人绝不简单,叶凡也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隐藏气息的水平可以看作体现实力的一方面的话,此人似乎比刘青还要可怕,自己当然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动武的念头在叶凡脑中一闪而过,那只能当作实在没有办法时的孤注一掷。

  对方不答,反问道:“叶凡同学,你知道你被四个人跟踪吗?”此人居然知道叶凡的名字,很显然是有备而来。

  叶凡问:“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对方忽然一笑说:“无论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我都已经帮你打发了。”

  此人的脸和他的人的一样削瘦,虽然现在是满布笑容,却越发地显得冰冷。叶凡原以为刘青冷酷起来的时候就算是吓人了,但和这人的笑容一比,刘青的冷酷简直亲切的没话形容。 “打发了”,叶凡不敢肯定这三个字的意思。气息突然消失:死亡,或是昏过去了都有可能。

  叶凡心下有些慌乱,但强自克制,静静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轻松地说:“没什么,帮了你的忙,你难道不准备谢我吗?”

  叶凡有些意外:“你要我怎么谢你?”

  对方不慌不忙地道:“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叶凡默然。

  对方问道:“你是来打猎的,还是就是我们要找的猎物?”

  叶凡不假思索:“都不是。”

  对方一笑道:“既然都不是,你怎么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

  叶凡愣了,没想到刚上来就被人套了进去。自己觉得动武对自己不利,有心和他玩玩智力游戏,哪知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

  望着对方咄咄逼人的目光,叶凡做出轻松的神态说:“没什么,听人说过而已。”

  对方问:“什么人?”

  叶凡笑笑说:“我虽然不是猎物也不是来打猎的,但这不妨碍我有一两个打猎的朋友吧!”

  对方说:“既然你知道,难道会不动心。”

  叶凡说:“动心,但我清楚自己有几两重,不想人为财死。”

  对方笑笑说:“你挺有自知之明。你的朋友是谁?”

  叶凡说:“怎么?这你也有必要知道吗?”

  对方冷冷道:“你要做的是回答我,不是向我提问。”

  叶凡是非常反感嚣张的人的。但眼前这人让他无可奈何,因为他的确比自己强,所以有资本在自己面前猖狂。就像自己敢在周云面前肆意妄为一样。叶凡没有露出惧意,直视对方说:“你先告诉我你要干什么,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对方瞪着叶凡,忽然微微一笑道:“敢和我谈条件,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凡耸耸肩说:“不知道。”

  对方说:“血色黄昏的乌鸦,听过没有。”

  

第七章 乌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