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星杀的秘密

    叶苹撇着嘴走了,叶凡也回到了寝室。进屋一看其他人还没回来,叶凡从袖子里掏出了“白牙”。

  相比普通匕首要狭长许多,刀身并不笔直而是有一个弧度,说起来真有些像蛇那带钩的牙齿,只是看不出究竟是白在哪里了。叶凡拿在手里比划了两下,身后有人道:“我靠,这么大个家伙。”

  叶凡一惊差点没直接把自己给捅了,转过身来匕首拎在背后,看到严冰站在卫生间门口提着裤子,朝他嚷道:“是我,还藏什么啊!”

  叶凡没好气地说:“你上完厕所为什么不冲?”

  “节约用水。”严冰义正词严地说,完了又一伸手:“家伙给我瞧瞧。”

  叶凡看也藏不住了,只好递了过去,严冰拿着啧啧称奇,赞叹道:“厉害啊,是你家祖传的吧!”

  叶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样不同寻常的家伙的来历,只好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声。心里暗骂白牙你这猥琐的老头,死了还占老子一回便宜。

  严冰耍弄了一会,还给叶凡,还一本正经地叮嘱:“收好了,可别让那俩看见,不然该怀疑你要把他们分尸塞衣柜了。”

  叶凡没言语,心道这还用你说。严冰监督着叶凡把白牙塞到了衣柜最深层,随后道:“吃饭去吧!”

  叶凡头也不抬说:“吃过了。”

  严冰问:“吃得啥。”

  “炒饭。”

  严冰眼睛圆了起来,抄起饭缸嚷嚷:“今天中午有炒饭啊!妈的,我得快点去。”说着匆匆冲出门去,叶凡在后面大叹真是废柴,一个炒饭就激动成这样了。

  这天下午叶凡谨遵周云的吩咐,没有再去操场当啦啦队。一个人在房间里琢磨从乌鸦那偷师来的“乌云复道”。

  其实乌鸦使这招也不过是须臾的事,但不知为何自己的印象就是这么深刻,而且这印象不是来自于脑海,似乎是来自于身体。叶凡现在自己回忆都觉得有些奇怪。

  叶凡又试着挥弄了一下,他可以感觉得到使动时气息在配合着流动。但照叶苹还有刘青他们所说,这术的招式不同不光在外形,更重要的是气息的走向,因为气息才是发挥威力的关键所在。

  招式表面上看无非就是个动作,谁都可以模仿,娴熟之后什么准确度之类的自然也有把握,但威力的发挥却是一定要有气息的推动才行。照理说自己是根本不知配合这“乌云复道”的气息是如何个流动法,但为何在使出时气息却在自然而然地流动着。

  叶凡想不出个所以然,甚至有些担心刘青所说的“走火入魔”情况是不是就是这样发生的。自己使用时,气息流动虽然不是太顺畅,但这种感觉是熟悉的。自己在练习 “收”与“放”的过程中也有过这种感觉,应当只是不纯熟的缘故。

  叶凡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又继续练了起来。现在就不是任由气息自然流动去配合了,而是有意识地控制气息。在外人看来,叶凡就是在反复重复着挥手曲肘这么个动作,但其中每一次气息流动的细微差别,只有叶凡自己知道了。

  这种新招式带来的新奇感,叶凡已经很久没有体会了,一时乐在其中,渐渐也忘了什么“走火入魔”的危险性,居然一直折腾了这么一下午。

  寝室那三人回来进门一瞅叶凡都吓了一跳,只见他满面红光,浑身大汗淋漓,头顶上都仿佛要冒出蒸汽一般。严冰大概明白他是干了什么,那边李大伟瞪着他说:“你干什么呢?刚洗澡了?”

  就是洗澡寝室里也只有冷水澡,而且只有把身子搓红,绝没有连脸都搓红的一说。叶凡长出口气,突然趴在地上几个俯卧撑,又跳起来道:“没事,做了做运动。累死了。”

  李大伟点了点头,拍了拍身边的陈永旭说:“看到没有,这身体要这么练才能出来,你练到过这种程度吗?”

  一直对寝室三人的身体素质仰慕非常的陈永旭叹服地摇头:“从来没有过。”

  叶凡过来拍拍他说:“为了姑娘,努力。”

  陈永旭严肃地点了点头,他会这么仰慕三人,就是因为看多了三人在姑娘面前凭着身体大出风头。

  叶凡钻进卫生间去冲凉,一身的汗水被冲洗干净,叶凡捏了捏拳头。虽然练了一下午,但叶凡越练越觉得问题颇多,主要就是气息流动与动作协调的配合方面。不过自己迟早可以练到完美无暇的。如果这么快就掌握,叶凡也不敢相信这会是乌鸦这种高手的绝技了。至于会练出个走火入魔什么的,叶凡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这大概就是与生俱天的才能,叶凡光着身子在卫生间里YY,直到严冰在外面捶着门大叫:“好了没有,我要上厕所。”

  次日,叶凡觉得自己完全有必要继续修炼,这种独自一人在屋的机会上了大学后已不是很多。于是让三人替自己代个话,特意强调一定要告诉周云,自己今天的身子依然没有好转。

  李大伟和陈永旭还在疑惑,严冰却料到了这当中的隐情,拖着二人离开了。

  叶凡刚才还在背窝里一付半死不活打死也不愿起来的模样,三人一出门,立刻一个翻身直接下地,当即就练了起来。

  依然是那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叶凡清楚如果没有气息的配合,它同样只会有普通的速度和威力,自己要做的就是练出最佳的气息配合,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但叶凡已经看出来,这招“乌连复道”比起自己“星杀术”中的几招可要强太多了。难道“星杀术”只是强于对身体、气息的锻炼,而在实战中是这么赢弱吗?

  叶凡心思不能集中,匆忙停了下来。这样还继续练功绝对可能发生“走火入魔”的危险事件。

  叶凡此时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但他又忽发奇想:会不会是因为强大的招式要在自己感觉到气息后才能学,但由于那时父亲已经不在,所以自己没有学全?

  叶凡将能记起来的父亲说过的有关“星杀术”话全部翻了出来,一一反复咀嚼,企图无中生有。结果只是让自己更加失落了一次。父亲的话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星杀术”还有什么升级以后的招式。只有在自己当时学完“星杀术”的时候,父亲的话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可发掘的余地。

  当时父亲说自己只是学会了修炼方法,还不能说练成,练成要靠自己。这话会不会有什么玄机,叶凡反复琢磨。正常理解,这就在说自己刚学完,还不熟练而已。那为什么父亲不说是练熟,叶凡不顾一切地抠上了字眼。直至最后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白痴。

  挥手打散了这些念头。既然没有招式,自己就从别人那里学。不过刘青这些人的言下之意这似乎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想至此,叶凡忽然心头一震。自己也苦练了“乌云复道”半天了,唯一的感觉就是威力越来越强,这和他们所说完全不一样。是因为他们有意藏私搪塞自己,还是说,自己的“星杀术”就有这样的特性……

  当然是后者。叶凡激动起来。刘青他们所说的理论是完全符合逻辑的,原来“星杀术”真正神奇的地方在这里。叶凡突然想起了鲁讯,拿来主义,说得实在太好了。

  这一来叶凡的精神又起来了,突然跃起转身飞起一脚,三米外的阳台护墙“砰”一声响,墙皮噼里啪啦直往下掉,隐隐露出里面的砖头。这是严冰的流气弹,自己早该试试的。接着又想试试严冰配合这流气弹的那一脚,却已经记不起那招是什么样了。

  此时对面宿舍楼的阳台上钻出了无数个脑袋东张西望,时而传来一声“什么声音”的询问。叶凡吐了吐舌头,自己太过兴奋了。不过这招威力平平,就算就练术之人注意到,应该也把自己当严冰那样的废材了吧!

  叶凡暗松口气,再看那阳台,脱了墙皮的那一块,形状还挺工整,就像是人为挖出来的。叶凡过去又踹下了两块墙皮,满意地点了点头。

  中午那三人回来一眼就注意到这里,冲上来大呼小叫:“这怎么回事!”

  叶凡正准备说一下自己编造的故事,三人已经厉声批评他:“墙皮掉了你为什么不扫。”

  叶凡一愣,连忙拿了扫帚簸箕过来劳动,三人监督着他,李大伟插着腰摇头叹息:“豆腐渣,真是豆腐渣,希望咱们毕业前这楼不会塌!”

  下午依旧三人出门,叶凡独立缩在屋里练功,这运动会三天,叶凡从此再没露过面。看严冰那喜形于色的精神面貌,估计他在这三天里是出尽风头了。至少已经在学校里小有名气。大多数人都在纳闷,这中文系按理应该盛产些文弱书生嘛,怎么现在飞人层出不穷,上一年有周云,今年又出一个严冰。这让叶凡更加肯定了,这练术的人这三天一定都像自己一样缩屋里练功了。

  这样独处的机会上了大学实在难得,叶凡甚至已经萌生了出去租房的打算,但又对这群居生活有些恋恋不舍,一切都在犹豫当中。

  

第十二章 星杀的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