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愁云密布

    叶凡回顾完过去,眼下也有所悟,问叶苹:“那我到底能不能学你的术啊?”

  叶苹点点头说:“先试试吧!”说着走到叶凡身前五米外道:“看仔细了。”

  一阵轻风从天台吹过,叶苹突然向前窜,几步之后脚下一顿,身子凌空半跃,右手以一个很大的弧度在空中一绕,跟着转身落地。转头望向叶凡:“怎么样,你来试试。”

  叶凡点了点头,也学他的模样,窜出、跃起、绕手,之后落地。

  叶苹赞叹说:“有模有样的,不赖嘛,这招‘叶落风清’就是从身后出手,划断对方喉咙的招式,是眼下我能教你的最强招了。”

  不料叶凡摇着头说:“不行,复制不了。”

  叶苹愣道:“你不是学出来了吗?”

  叶凡说:“只是动作,根本没有气息的配合。”叶凡虽然记下了叶苹的招式并使了出来,但与自己复制“乌连复道”时不同,体内的气息居然没有自己跟着做出反应。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强加气息给招式,那就是传说中走火入魔的修炼方法。

  叶苹叹了口气道:“看来是你的气息还不足以发动这招式。”

  叶凡想不通了:“你到底多大?”

  叶苹怒道:“十八啊,和你一样,我看上去很老吗!”

  叶凡纳闷:“咱俩年龄一样,你练功也未必能比我早多少,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叶苹当着自己面出手,这都看不清,这差距是显然的。

  叶苹苦笑了一下:“把你上学的时间全部换成练术的时间,差距就不会这么大了。”

  叶凡一愣,那边叶苹又已经忧伤上了。叶凡真后悔问了这个问题,开朗活泼的人玩忧伤,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这次叶苹久久没有主动还原,叶凡不得不凑上去没话找话:“那啥,反正现在也没法学,咱俩也就别在这吹风了。”

  叶苹望着他说:“你真的要加入血色黄昏,你考虑清楚啊!”

  “我想得很清楚了。”叶凡点着头,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叶苹撇了撇嘴,摇头叹息。

  叶凡笑了笑,忽然揉揉肚子说:“肚子饿了,去吃饭吧,我请你。”

  叶苹叫了起来:“才几点就饿了。”

  叶凡说:“中午没吃饱。”

  叶苹质问他:“为什么不吃饱。”

  愁云立刻爬上脸庞,叶凡叹口气:“愁的啊,八千字的检查,换你你不愁啊!”

  叶苹笑逐颜开:“活该啊!这就是报应。我不信你写得出来,你就等着死吧!”

  叶凡不住地叹气,转口问道:“去吃什么?这会食堂还没饭呢!”

  叶苹说:“就去食堂吧,早点去正好挑挑菜,我倒要看看这食堂到底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开学不过一个多月,新生们对食堂已是怨声载道了。记得刚报道那会,食堂的饭菜物美价廉量又足,赢得了新生和家长们的一致好评。

  不料好景不过维持了一个星期,待这些家长们走得差不多时,食堂饭菜质量和服务质量比赛一样下降。目前已经达到了最低点,也就是平日里的正常水平。新生们纷纷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却和最基本的温饱生活拉开了距离。不少人已经投身进入了泡面大军。

  两人来到食堂,此刻的确还早,食堂里的师傅们都才张罗着铺开盘子,但形形色色翘首以盼的学生已经不在少数。

  叶凡和叶苹望着这些人,都觉得忿忿不平。就是因为这堆总是不按时吃饭,没事就早到过来抢菜的人存在,才导致他们一不小心就会吃到茄子烧海带、土豆拌玉米这类光搭配就已经让人发指的菜色。

  靠近打菜窗口的座位已经被占得差不多了,两人只能挑了个勉强近的。坐定就摆弄起了手机,内容都是差不多的:发短信让宿舍的兄弟姐妹帮着把东西带回寝室。一想起上课直接破门而出的事,叶凡心下有点忐忑。但一想主谋可是叶苹,自己顶多就算是个从犯,心下稍安。

  等饭好等得实在焦急,叶苹大大咧咧地甩出饭卡,指使叶凡:“去,打个可乐喝喝。”

  叶凡伸手把叶苹的饭卡推了回去说:“我请。”说着摔出自己的饭卡道:“你去打。”

  两人为此争执起来,都不愿意跑这个腿,直到食堂师傅“咣咣”地砸起了盘子,那意味着:开饭了。

  所有座位上的人呼啦一下都拥了过去,叶凡和叶苹也不甘示弱,直接拿出了冲刺百米的劲道,硬生生冲到所有前面。大家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叶苹是完全不在乎,叶凡却是非常熟练地“就当没看见了”。

  两人兴高采列地打好了菜,叶凡刚要去抽出饭卡,忽然被后面伸出来的一只手按住。叶凡大惊,回头一看,刘青正笑呵呵地望自己说:“真巧啊!”

  说着朝窗口里的大师傅“这个、那个”的指了一圈。食堂师傅们对菜价的加法心算造诣相当有水准,刘青指完菜的同时,一伸手把从叶凡的饭卡上把总价格抹去了。

  叶凡郁闷,不过事到如今说什么也迟了,叹着气正要抽回卡,不料刘青的手还死死按着。只见他向身后一甩头道:“快来,师弟请客。”

  叶凡一瞅,刘青女朋友。女生面前更不好意思表现得太小气了,刘青女友也不客气,笑眯眯地点了几样。饭卡又被抹了一次。叶凡眼珠一转,朝刘青道:“你女朋友?”

  两人一起望着他,刘青说:“是啊,你不是见过吗?”

  叶凡很吃惊地说:“见过吗?和上次不一样啊!”

  两人一愣,女生已经在瞪着刘青了,刘青嘿嘿一笑说:“你够狠毒的啊!不过这种小把戏可耍不了我冰雪聪明的小雨。”

  叶凡连忙端了盘子闪人,他怕自己忍不住要吐。刘青不愧是中文系的学生会主席,口才实在太了得了。

  匆匆回到座位,叶苹疑惑地望着他说:“怎么这么慢。”

  叶凡无奈道:“被人打劫了。”

  叶苹茫然道:“啥?”

  有人接过话说:“不就蹭你顿饭吗,真小气。”说话间,刘青坐到了叶凡身边,而刘青女朋友坐在了对面叶苹旁边。学校食堂都标准的四人座。

  叶苹似乎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他特小气。”

  刘青大笑,叶凡很郁闷,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以图发泄。

  “怎么没有馅啊?”叶凡一口居然没吃到肉,很是纳闷。

  刘青瞥了一眼后说:“还没咬到。”

  叶凡又使劲咬了一口,一瞅,还是没有。细细打量,确认这不是馒头,疑惑地望着刘青。

  刘青又是匆匆扫了一眼就做出了结论:“你咬过头了。”

  叶凡那个气啊!一时间,下落不明的父亲,自己眼下的生存危机,叶苹欠下的一千块钱,还有那八千字的检查,刚刚被刷去的三顿饭,所有不顺心的事全跑出来,叶凡除了想哭没别的意愿。

  刘青的观察力相当敏锐,立刻问道:“怎么了?”

  于是叶凡就随便捡了一样:“犯了点错误,想不到咱中文系的检查要写八千字,唉!”

  刘青再度大笑:“千刀万剐都不怕,就怕中文系写检查。这句话没见过吗?”

  叶凡郁闷地说:“现在听过了,而且深有体会。”

  叶苹这时跳起来道:“你慢慢体会吧,我吃好了,先走喽!”说完招招手离开了。

  叶凡继续郁闷,刘青继续笑。等他的饭吃得差不多,也笑够了,拍着还在郁闷的叶凡说:“行了,检查我帮你搞定。”

  叶凡激动了,瞪大了眼问:“怎么搞?你帮我替老师求情?”叶凡总算也知道,大学里学生会的地位比起中学时候可是要高上不少的,像刘青这种身份,和系里的老师们那都是相当熟络,没准真能帮上自己什么忙。

  刘青说:“求情?把你美的,我那有各类检查,全是中文系的标准,回去给你找一份你拿回抄吧!你什么事被罚?”

  叶凡说:“回寝室太迟。”

  刘青点点头道:“一会跟我去拿。”

  叶凡大喜,那馒头一样的包子也吃得津津有味起来。饭后又跑了一次刘青寝室,果然他那里各类检查五花八门,刘青挑出一份交给叶凡,郑重地说:“抄完还要拿回来,这可是咱们中文系祖传下来的。”

  叶凡一脸崇拜的接过那厚厚一叠稿纸,先翻到最末,署名那里居然是空的。显然就是专门写出来帮兄弟们度过难关的。而且不留大名甘当无名英雄,叶凡的景仰之情已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虽然这么多抄起来也是不小的工作量,但比起自己花功夫去写何止幸福百倍。

  

第十七章 愁云密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