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戏子

    这种情况叶凡和严冰不得不停手。他们这种专业的打斗,先别说会不会误伤到陈永旭,吓个半死大概也是足够了。

  叶凡想把严冰揪出去再好好修理,不料陈永旭已经察觉有些异样,尤其是严冰那越来越痛苦的表情。连忙走过来道:“你们俩做什么呢?严冰,你怎么了。”

  严冰摆了摆手,东摇西晃,仿佛随时都要倒下般,艰难地朝一边的板凳走去。叶凡也没有支声,不想在陈永旭面前弄出太多事来,长出口气走上了阳台。

  陈永旭就跟着他就走了出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叶凡淡淡地道:“你不明白。”

  陈永旭笑道:“我不明白吗?”

  叶凡听陈永旭的语调似乎和平日就不太一样,而且这话也有些莫名其妙,蓦地转过头来,看到陈永旭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

  屋里的严冰传来一声“哎呦”,叶凡忽然想起一事。这严冰明明知道叶苹是练术之人的,但乌鸦他们开始却全不知情……严冰,并不是血色黄昏的那个人。这道理简单地让人想跳楼,叶凡想到刚才砸严冰的一肘和踹出的一脚。冲动,果然是魔鬼吗?

  叶凡顿悟的表情都被陈永旭看在眼里,只听他道:“你似乎想到了什么?”

  望着他那似笑非笑的脸,叶凡终于明白了。“原来你才是血色黄昏的人。”叶凡低声道。但自己完全感觉不到他练家子的气息啊!同吃同住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未露丝毫破绽,高手!叶凡暗下结论。此刻冷静下来,已经不会像刚才那么热血上来就动手了。

  陈永旭微微一笑道:“你总算想到了。”

  叶凡问道:“你就是乌鸦的副手?”

  陈永旭点头:“不错,就是我。”

  叶凡盯着他道:“所有人似乎都有代号,你呢?”

  陈永旭道:“戏子。”

  叶凡笑了笑说:“好名字。”他想到黑组是负责潜伏的,从这家伙的代号看来,显然正是此道高手了。不过事实也很能说明问题,他混在这一堆学生中这么久,根本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丝毫异处。

  陈永旭也有些得意地道:“你大概没有想过,组织中也会有不会术的人吧?”

  叶凡一惊:“你不会术?”

  陈永旭笑道:“完全不会,一点都不会。”

  叶凡盯着他,陈永旭居然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叶凡实在很难把眼前这个人和那个胆小怕事,成天想着漂亮姑娘的懦弱大学生联系在一起。从陈永旭说他是“戏子”开始,仿佛就换了一个人。

  此刻他的目光中,有狡黠,还有得意。

  忽然,叶凡一拳挥中,不偏不斜砸到了陈永旭肚子上。陈永旭张嘴要叫的一瞬间已经被叶凡挥手堵上。等放开手,他立刻虾米一样弯下身子,蹲下身不停地干呕。片刻后抬起头,愤怒地瞪向叶凡。

  叶凡甩了甩手,刚才堵嘴的时候抓了一把口水,这让他挺后悔。迎上陈永旭的目光,微微一笑道:“连严冰都打了,没理由不打你对吧!”叶凡这一拳只是普通的一拳,但陈永旭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那身体也真是够单薄的,这一拳已足够他受的了。

  陈永旭的眼中依旧是怒火,看来作为戏子的他还是很有些骨气的。

  叶凡没有再理会他,走回进屋,严冰那正照着镜子看自己的左脸没有没被叶凡捶变形。叶凡忽然一下跳过去,一把抓住他大叫:“兄弟啊!”

  严冰连忙抱住头:“再打不许打脸了啊!”

  叶凡一脸惭愧:“刚才是我冲动了,不好意思啊!”

  严冰这才小心翼翼地手放下,疑惑道:“你冲动什么?”

  叶凡拍拍他道:“是误会,误会了,你懂了吗?”

  严冰当然不懂,愤然道:“一句误会就行了吗!”

  叶凡也觉得如果这样都行,自己也要瞧不起严冰。连忙道:“那你说怎么办吧!”如果严冰要求还上一肘一脚,自己也不会介意的。

  严冰又拎起镜子细细照了照左脸后道:“似乎没什么大事,就三顿饭吧!”

  叶凡无语了。他怎么就给忘了呢,这家伙不是血色黄昏的人的话,那就彻底是个废柴来着。当下拍了拍他肩道:“没问题,现在就去,午饭还没吃吧!”

  严冰点点头说:“没呢!”说着又朝阳台大叫:“小旭,去吃饭,叶凡请客。”说完朝叶凡得意地坏笑道:“好好敲你一顿。”叶凡已经没啥想法了,这家伙实在太没出息,一天就惦记着点这些事。

  那边阳台上的陈永旭还痛苦着呢,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吃过了。”叶凡暗笑,他如果真的吃过了,刚才自己那一拳下去就不是干呕了,估计努力一下心肝脾胃肺都可以吐出来了。

  严冰疑惑道:“你怎么了,说话声音有点不对啊!”

  叶凡连忙搭了他肩头道:“没事,小旭刚才和我说了,中午吃饭被鱼刺卡了,现在还没捞出来呢!让他慢慢捞吧,咱们去吃饭,请你吃炒饭怎么样?”

  严冰连连点头:“好啊好啊!牛肉炒饭还是扬州炒饭?”

  叶凡说:“老吃这两样,今天我带你去吃排骨炒饭。”叶凡非常豪气地说。

  严冰顿时起疑:“食堂有这种炒饭?”

  叶凡更加豪气干云了:“食堂那饭那是人吃的?兄弟带你吃点上档次的。”

  在严冰的满怀期待下,叶凡领他来到了校门口自己去过一次的咖啡厅。给两人一人要了一份炒饭,更是给严冰要了杯咖啡说是要给他开胃,严冰激动得语不成声,反复念叨“兄弟”。

  叶凡此刻的心情虽然极度不佳,也忍不住被他逗乐了。发生了这么多事,叶凡已经不敢确定这严冰是不是真的一条筋。但无论如何,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憨态可掬。

  饭扒了两口,叶凡突然问道:“严冰,你为什么要学术?”

  

  

第七十章 戏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