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出生天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赝品在线阅读

赝品

历史 / 两宋元明

118.4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07-12-22 17:43

书籍摘要: 【起点第二编辑组签约作品】一个制假贩假的家伙穿越了,接着在北宋开始了胡天胡地的生活。文采风流声名鹊起,勇武传家战场横行。结交权贵,为的是自保,拉拢神仙,图的是平安。当一朝大权在握,麾下百万雄师的时候,我又应该干点儿什么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301106550763690.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明月美酒夜光杯.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110808111312772.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明末:来自未来的金手指在线阅读
倒霉蛋刘海,穿越到了明末成为了困守大同的一个偏将,就在他感到绝望的时候,有一个金手指从天而降,让他看到了无穷的希望,并且向着这个希望不停的前进。
天下白兔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阴雄在线阅读
明末的世界很精彩。 英国从内战中解脱出来,开启了“日不落帝国”的征程。 奥斯曼正在经历最后的辉煌,随即便开始衰落,最终沦为“西亚病夫”。 俄国开始了对西伯利亚和东欧的征伐,向着“俄罗斯帝国”迈进。 荷兰,西班牙,波兰等,也开始由盛转衰。 法国,葡萄牙,莫卧儿帝国,瑞典,神圣罗马帝国…… 主角穿越到了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此时的大明,朝廷中枢党争不断,黎民百姓生存艰难,外有后金虎视眈眈,内有流寇祸乱不断,文明被野蛮战胜的悲剧即将上演。 既然无法挽苍天于将倾之际,拦狂澜于将倒之时,那就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基业,参与到这轰轰烈烈的世界浪潮之中。 让神州大地,不再陷入野蛮的异族统治,不再如历史上那般沉寂。
多极世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锦衣杀明在线阅读
锦衣卫是干什么吃的?是杀人用的!  杀什么人?阻碍大明朝发展的人!  尸位素餐,贪官污吏,杀!  结党营私,热衷内斗,杀!  假传圣旨,陷害忠良,杀!  自私自利,拒不缴税,杀!  假仁假义,空谈误国,杀!  投机倒把,里通外国,杀!  藐视大明,虽远必诛,杀!
拉丁海十三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威宁侯在线阅读
永乐十六年,永乐盛世快要走到了尽头,朱棣的北迁势在必行。 朱高炽身体过于肥胖,随时可能西去,两个弟弟朱高煦和朱高燧蠢蠢欲动。 靖难之役十多年过去,他们的遗孤,矢志颠覆。 英姿勃发的皇太孙朱瞻基正准备要大干一番事业。 而他,陈远,一生未在官场正式任职,而后被封为威宁侯,一时天下传颂。 只有陈远苦闷的怒吼:没有金手指,没有白胡子老爷爷,对历史都只是勉强知道,叫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活在明朝初年,穿不习惯,走不习惯,吃不习惯,没有套路,没有身世神秘的妹妹,只有附带一个凶悍泼辣的老娘,这叫我怎么活过两集,怎么活……
韦小凡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闯旗在线阅读
明朝末年,神州动荡。  乱世之下人如草芥,赤地千里。  腐政之下民贱如蚁,求生不得,出为贼寇。  杨开,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终年蜷缩在暗无天日的角落中的年轻人。穿越来到这个人吃人的时代,且看他,如何覆社稷,驱鞑虏,再续汉室之气……
陈青甲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在南明做首辅的那几年在线阅读
内斗就要亡国,亡国也要内斗! 一觉醒来,蔡沭发现自己穿越到了风雨飘摇的南明,还成了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东林党领袖之一,湖广世家之首的蔡氏嫡子。 都说明亡于东林党,今天他这个根正苗红的东林党领袖不得不说一句:“五千年来,文臣武将皆有不屈骨,却守着一个无药可救的统治阶级。​” 现在这天下东有大清,北有大明,西有大顺,南有大西,明明有四位皇帝,百姓却过得更苦。 有没有一种可能,即便不靠皇帝,百姓也能过得很好,甚至比有皇帝时更好。 为了救万民于水火,蔡沭选择做南明首辅从政救国,进行现代化政体制度改革,为百姓除四个皇帝外开辟出一个新的选择。 “从秦始皇开始两千年的成皇路,就此结束!” “世人皆以称帝为荣,而我却以屠龙为荣!” “大明不是一家的大明,而是天下人的大明!” 圣人之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的道不是帝王之道,而是圣人之道! 不过这一切要从他被告强抢民女开始‥‥
那时我年轻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家祖朱重八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成了皇孙,本想混吃等死,当个逍遥王爷。 哪知继母狠辣,兄长脑残。 为了不英年早逝,只能奋发图强。 谁知一不小心,竟把大明带向了日不落。
满城金甲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的气节在线阅读
嘉靖年间,看似稳固的大明帝国,却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俺答兵临京师城下,倭寇处处烧杀掠夺,此时的大明就像是一艘即将倾覆的大船,嘉靖努力过,却丝毫没有减缓大船倾覆的速度,反而沉没得更快一些。 危在旦夕时,嘉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屡次挽救他于水火中的男人。
梁弓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北宋的无限旅程在线阅读
穿越到了大宋末年真是一场悲剧!  幸好他还拥有一个可以穿越其他世界的戒指……  没有钱怎么办?到别的世界去抢!  没有得力的手下怎么办?到别的世界去招揽!  没有精良的装备怎么办……  在无数个世界奋斗努力,都是为了能在这个即将悲剧的世界生存下去,拯救万千华夏同胞的命运!
翼孤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赝品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逃出生天

  “老板,下面果然有个很大的空间。”手下有些兴奋地对白立德说道。

  “谅他们也不敢跟我耍花枪!”白立德傲然答道。

  十几名手下轮番上阵,不多时就在原来的土台子下面开出了一个口子,用手电向下照了照,果然是一个挺大的古墓,单从墓室的墙砖来看,雕龙画凤装饰古朴,一丝不苟的风格说明墓主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先吊两个人下去探一探!”白立德吩咐道。

  立时有两名手下吊着绳索从墓顶放了下去,不多时,有几件陪葬品被传送上来,被送到了白立德的面前。

  “这是元代贵族游乐的用品啊!天啊,还有这卷轴,上面画的正是十八天魔舞的详解!”一旁的手下惊叹地叫了出来,不可思议地盯着白立德手中的画卷说道。

  “十八天魔舞的细节早已经随着蒙元帝国的衰退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够从我的手中重见天日,哈哈哈哈——”白立德望着手中卷轴,欣喜若狂。

  他自幼出身低微,靠在黑社会中打拼在H市暂露头角,后来又在文物大战中黑吃黑起家,逐渐将触手伸到了H市的各种重要行业,并花了大笔的开支买通了上层,得以涉足政界,最终成了H市实际上的土皇帝。以他见识之广,自然知道这么一座墓葬的价值该有多大,仅仅从墓中随手取出的物件就是稀世珍品,那剩下的陪葬珍品还不是价值连城?

  这次挟持精通文物研究的赝品大师六先生,用他来为自己寻找宝藏,果然没有做错!

  “老板,底下的人说里面是一具空棺!”一名手下走了过来,传达了最近进展。

  “空棺?!”白立德同衡若枫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突兀。

  “你们回去几个人,把六先生带过来!”白立德想了想后,吩咐道。

  几名手下应声领命,开了一辆车子绝尘而去。

  “SHIT!为什么要下雨?”白立德望着天上的雨丝,将身上披着的皮衣领子向上翻了翻,有些不爽地骂道。

  雨雪天气,实在不是什么盗墓行窃的大好时机,很多的痕迹都会留在现场的。

  “加快进度,再调一辆大车过来,准备将重要的器物转移。”白立德看了看越下越大的雨,皱着眉头对手下吩咐道。

  越来越多的陪葬器物被运到了地面上,吃穿用度,种类繁多,数量不亚于一个王侯的陪葬规模,一群人都非常兴奋地看着这些东西,将其进行甄别分类,将最贵重的器物挑选出来。

  “老板——不好了!刚才回去的人说,六先生他们跑了!”突然一名手下拿着手机跑过来,脸色非常难看地说道。

  “饭桶——”白立德闻言大怒,一脚将那人踢出丈外,方才怒不可遏地说道,“马上把他们追回来——”

  “是——”那人吃了白立德一脚,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跌跌撞撞地爬了出去。

  @@@@@@@@@@@@@@@@@@@@@@@@@@@@

  “哎呦——”我脚下一滑,坐在了地上。

  从白立德的别墅里面逃出来后,我同小雨就分道扬镳,她去报信,我则引开追兵。

  大雨滂沱,原本不算太难走的山路此时显得格外地泥泞崎岖,我一手拄着长枪作为支撑,一手将脸上的泥水抹去,看了看前方的山路。此时,我已经爬到了半山腰上,回望原先别墅所在的位置,正有两辆汽车开着大灯越过公路,向我这里一路快速驶来,显然是发现了我留下的痕迹,一直追踪而来。

  喘了两口气,我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向上行去。手中拄着的长枪似乎并没有因为被雨淋过而变得湿涩,依旧是那样的温润适手,握在手中有一种镇定的作用。面临如此危急的局面,我的心中却没有生出丝毫畏惧的感觉来,反倒是头脑越发地清晰起来,在雨中摸索着继续前进。

  此时,下面传来了一片喧闹的声音。

  我回头望时,却发现白立德的手下已经追赶上来,毕竟他们的越野车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许多距离,几束手电的光向上射了过来,在我的身旁晃来晃去。

  我奋起精神,继续向上攀爬,相持了几分钟后,我终于率先到达了山顶。

  “啊——”看到眼前的景象,我不由得苦笑出来。

  眼前居然是一个深约百丈的悬崖,黑黝黝的像是一只巨兽的血盆大口。我顺势踢了一块儿石头下去,良久没有回音。这下可没有办法了,既然跑是跑不了,那还不如歇会儿,于是我将长枪插在地上,两腿一伸坐在了地上。

  检查了一下身后的背包,尚有两个军刀在里面,还有几个罗盘,多功能手电筒,午餐罐头之类的东西,白立德并没有搜去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过这些东西对我也没有大用,人家手里面拿着的可都是枪支。

  不过我也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将两把军刀掏了出来,双手各执一把,在手里转了两圈儿,对击一下,居然撞出一溜火花儿来。

  “你别跑了——你跑不了的——”白立德的几名手下终于追了上来,一个个气喘吁吁地将我围了起来。

  “咦,那个小丫头呢?”有人问道。

  我斜靠长枪站在那里,其势如松,冷冷地看着几个人一言不发。

  “给老板打电话,就说跑了一个女的!”一个带头的吩咐道。

  “SHIT!”一名手下咒骂了一声后气愤地回答道,“电话进水了!”

  “什么?!”带头儿的有些气结,只好一指我说道,“先把这个带回去,然后再去抓那小丫头。”

  六七个大汉应声上前,看到我手中的军刀以后有些犹豫,看了看带头的那个,那人见状说道,“笨!用绳子套呗!”

  几个人如梦初醒,当下抽出几条绳索来,两个人一组,将手中的绳索荡起,围着我旋转起来,用绳索交叉着将我困在当中。

  我用军刀在绳索上面用力一划,竟然没有应声而断,反倒是拖出了一溜火星儿来,仔细一看,原来居然是细钢丝绳。

  “看来是跑不了啦——”我手持军刀冷静地看着几名大汉将我用钢丝绳渐渐地缠绕起来,一时间没有了办法。就在此时,我背后靠着的长枪上突然有一种“嘶嘶——”的声音传了过来,同时我发觉头上的毛发象触了电一样竖了起来,我回头一望,只见金属的长枪上面环绕着丝丝电流,正通过地面上的雨水和绕在我周围的钢丝绳向四周蔓延开来。

  “喀嚓——”的一个霹雳从空中闪了下来,由于顶端放电的效应,直接找上了竖立在山顶的铁枪,闪电沿着笔直的枪身,如同一条舞动的金蛇般蜿蜒而下,我的眼前一亮,脑海中如同被打开了一道闸门的水库般,在电光火石之间闪现出一幅幅连续的画面。

  在懵懂之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方圆有丈许,高却有十余丈的土堆,在脚下凭空耸立起来,形成了一个八卦形状的高高祭台,周围雾气氤氲,恍若仙境之中一般。

  一个人将花白的头发披散开来,右手指天,左手划地,口中念念有辞,顷刻之间原本是昏暗了的天色似乎有亮了许多,那将要沉入山后的夕阳竟然如同被人拉住一样,被一股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硬生生地抬了起来,将最后一抹余辉停留在天地的时间又延长了片刻。

  如潮水般涌来的士兵们抬着巨大的圆木,呐喊着向高高的祭台冲去,狠狠地撞了上去,强烈的冲击在祭台表面掀起了层层的土灰,但是却没有动摇了祭台分毫。

  “嗡——”的一声弓弦响过后,弓箭手们万箭齐发,无数的羽箭就如同飞蝗一般向着宇文无极的身影射去,黑压压地遮蔽了半个天空。

  只见他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正洒在了手中那柄三尖两刃枪的锋刃上,顿时异象发生,周围的天空变成了血红色。

  “喀喇——”一道闪电突然划破了长空,正正地击在了三尖两刃枪上,强大的电流闪着火花顺着黝黑的金属枪身蜿蜒而下,瞬间之内将那人击成了一团儿黑黑的焦碳。

  接着空间似乎泛起了一圈儿水波一样的涟漪,明亮的可以看见波动的痕迹,一个又一个的同心圆向外扩散出来,正迎上了压射而来的万支羽箭,那里的空间似乎停顿了一刻,所有的羽箭都停留在距离那人的遗骸不到一丈的位置上。

  接着,波动的光圈扫过了所有的羽箭,将竹木制成的箭杆化为齑粉,金属的箭簇如同受到了一种反向的作用力推拒,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来时的方向反弹回来。

  正要准备逃命的士兵们发现自己的胸口穿出了无数的血洞,鲜血泉涌般喷射出来,山崖之上瞬间就变成了修罗地狱,比刚才的场面更残酷三分。

  高高的祭台下面,堆满了残肢断臂,士兵们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那里,被紧紧地握在那人的遗骸手中的那柄三尖两刃枪,发出了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堪堪地直射到了云层上面,接着就见到枪体周围似乎泛起了幽幽的蓝芒,接着如同钢刀插入豆腐中一般,隐入土中。

  “原来白立德并没有跟我吹牛,真的有个什么圣教这东西啊!”这是我脑海里面最后的一缕思绪,接着我就觉得自己的感官似乎无限地延伸了,从三百六十度的全角范围内看到了自己周围的影象。

  从长枪上流窜出来的巨大电流通过钢丝绳的传导,重重地击在了几名大汉的身子上,他们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的声响就化做了焦碳,接着裂成了碎块散落在了地上,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再无半点痕迹。

  我的思感继续延伸,恍惚之间看到了正在偷坟掘墓的白立德,从墓穴里面移出了无数的珍宝,看到了正在领着特警全速赶来的小雨和我的两位挚友,正在乘着武装直升机冒雨前进,看到了我身体周围的空间产生了一丝涟漪,如同被扭曲的水波纹一样震荡起来。接着一个时空裂隙产生了,我的所有思维在瞬间内被吸了进去,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此时,小雨同特警们已经摸上了山顶,将白立德一伙人团团围住,无一漏网。

  “刚才好大的一个雷啊!”特警队长,也是我的幼时挚友杜横云感慨道。

  “这次的行动,情报准、速度快、零伤亡、人赃俱获、铁证如山,而且是近几年来的特大犯罪案件,简直就是老友给送上门来的好事,想不升职也不可能了!可是他却到了哪里去了呢?”杜横云心里暗自寻思道。

  “还是没有找到六先生的踪迹!”几名派出去寻找我们的特警空手而返。

  “不要心急,老六他一向精明,相信出不了什么事情,我会继续派人搜寻的。”杜横云见小雨一副愁容不展的样子,就出言安慰道。

  “希望他平安无事才好!”小雨直觉不是很好,有些忧心忡忡地答道。

  数日之后,国内的各大新闻媒体竞相报道,一个特大的黑社会与政府官员勾结盗卖国家珍贵文物的组织落入法网,几大头目牵连甚广,一次令官场震荡的反腐行动正在展开。

  同时,H城里的黑道上也传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消息,擅长偷龙转凤的赝品大师六先生神秘失踪了。

  “老大——你究竟去了哪里呢?”回到家中的小雨,望着放在我的密室中的各种收藏,眼神迷离地沉思着。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