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曹腾之殇

    简单的厢房内,曹腾和夏侯博坐着,昏暗的灯光下,两个老人尽显老态。“我们都老了!”忽然,夏侯博长叹道。“是啊,岁月催人,时光如刀,大兄,我们都老了!”曹腾把目光看向了床上的曹操,长叹道,“瞒儿才是我们的未来和延续,你说是不是,大兄!”

  “大弟,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听着曹腾的话语,夏侯博的脸上泛起了笑容,“瞒儿也是我的孙子,什么家族不家族的无所谓了!”“大兄,你不怕阿豹他们不答应。”曹腾亦是笑了起来。“他们敢,只要我还活着一天,这家里就是我做主,哪轮得他们说三道四!”夏侯博拍着桌子道。“大兄,孩子们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你的心思我清楚,但是这种事不是你强来就行的,将来的事情取决于瞒儿他自己,我们能做的只是帮他一把而已!”曹腾按住了夏侯博。

  此时躺在床上的小瞒儿纵使是个傻子也明白了,夏侯博是有心让他成为两家宗主,不过祖父说的也对,这种事取决于他自己,他们两位只能帮自己一把,想到日后,小瞒儿心中又有了一丝期盼。

  “大弟,你说的对,是我卤莽了!”被按下的夏侯博神情冷静了下来。“大兄,我明日就要回京,以后家里万事拜托了!”曹腾站起了身子,“大兄,我发现瞒儿的体质很特别,似乎有着传说中的先天之气!”“先天之气,大弟,你莫不是说笑,那些道士说的骗人东西你也信!”听到曹腾的话,夏侯博也是站了起来,作为一个武人,什么气不气的,他向来不信,所谓武道就是将肉体锻炼到及至,除了苦练和天赋之外,别无二法,至于道家的气说,他是从不信的。

  “大兄,我的身体你是知道的,但是现在你觉得我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并未反驳什么,曹腾只是淡淡地说道。夏侯博仔细看了一下曹腾后,点了点头,“大弟,你的气色的确是好多了,可是这和你说的那个先天之气有什么关系。”“三年前我在洛阳大病,太医也治不好我,后来我府上的管家不知从哪找了个道士来,竟是将我治好了。”曹腾缓缓道,“后来那道士教了我一套呼吸吐纳之法,我练习至今,身体方才如此强健!”

  “大弟,你是想让我把这套呼吸发以后教给瞒儿!”夏侯博恍然悟道。“不错,”曹腾点了点头,“至刚易折,大兄,我虽然不懂武学,但是也清楚你的武技过于刚猛,不过却失之长久。所以!”“不用讲了,我明白!”夏侯博打断了曹腾的话,“我以后一定会教给瞒儿的,你放心!”“不过你说的那个先天之气是什么东西?”

  “我大病初愈后,那道士曾在我府上住了一段时间,曾经听他提起过,人于母胎,乃是行胎息之法摄天地之气为己用,故而人乃万物之灵,只是待得出生之后,化体为浊,于母胎中所凝聚的先天之气散尽,是以人以后会为恶气所袭,百病丛生!”曹腾解释道。“那道士说那么玄乎,真的假的!”夏侯博脸上颇有几分怀疑之色。至于小瞒儿,则是眨巴着眼睛希望曹腾说的是真的,那么的话说不定有先天之气的他也许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潜力也说不定。

  “不是玄乎!”曹腾摇了摇头,“我后来曾经问过宫中的太医和太学府的学士,证明那道士说的颇有几分道理。”“那瞒儿和那先天之气有什么关系!”夏侯博看向了曹操。“那道士曾经说过,天下人海之中有些人天生异禀,出生以后能够凝聚先天之气而不散,若是有机缘能得遇高人,为其散气入体,打下根基,那么将来于习武修身是有着莫大的好处,若是能够同时以道门呼吸吐纳法修行,那么便是修仙也是等闲事罢了!”曹腾答道。

  “大弟,你要说这于习武修身是有着莫大的好处,我信,但是修仙一说,过于荒诞了!”夏侯博如此说道,床上的小瞒儿亦是差不多的想法,不过小瞒儿心里还是很希望那道士说的是真的,至少那样他起码以后习武时基础要比其他人好多了。

  “大弟,你怎么确定瞒儿就是天赋异禀,能够凝聚先天之气而不散!”夏侯博突然问道。“大兄,我练那吐纳法也有三年,对于这气学也颇有心得,至于根据,我只能说是感觉罢了!”曹腾已是走到了曹操身边,一双白皙的手开始上下翻飞,不停地按在曹操的经脉穴位上。

  见曹腾如此,夏侯博知道曹腾定是在用某种手法来进行他自己所说的散气入体,万万打扰不得,于是夏侯博站到一旁,静静看了起来。而身受其法的小瞒而此刻却是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受用,随着曹腾的手位移动,他身上就好象有一股热流涌动,暖洋洋的,让人感觉很是暖和。

  半个时辰过后,曹腾终于停了下来,脸上早已是汗水澄澄,面色苍白,一阵晕眩涌上,曹腾竟是摔在了地上,“大第,你这是怎么了!”见曹腾摔到,夏侯博几步跳了过去,一把将曹腾扶上了床。“我没事,只是有点虚脱罢了,休息会就没事了!”见夏侯博一脸的担心,曹腾挥手道。

  见到祖父为了自己如此这般模样,小瞒儿心里是五味陈杂,这样的情份,他何以为报,一时间小手竟是抓着曹腾的衣角越发紧了。“大弟,你可千万别骗我啊!你看瞒儿抓你也是抓得如此之紧,他也在担心你啊,你要是有什么,可千万别瞒着我啊!”深知曹腾脾性的夏侯博纵声道, 但事实却的确如夏侯博所想,曹腾骗了他和小瞒儿,他所使用的散气入体,本就极耗心神,再加上他本就体弱,练习吐纳之法时间又是不长,这一番施为,已是让他的身体受损颇大,恐怕今后日子也是不长了,不经意间,小瞒儿的到来已经让这天下有着微妙的改变了。

  “我不打紧,你不必担心!”曹腾微微笑着安慰道,然后竟是强撑着硬将吐纳之法教授给了夏侯博,希望他日后能教导曹操练习,却殊不知小瞒儿已是心内已将他所说记了下来。是夜,祖孙三人自是同塌而眠,两个老人所不知道的是,小瞒儿在他们两个熟睡之后,竟是无声地看着他们两个,整整一夜!

  

第四章 曹腾之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