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夏侯双璧

    小瞒儿八岁的时候,对他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夏侯双璧,终于来到了他的身边:作为家族中最优秀最有潜力,也被视作夏侯家族未来希望的夏侯敦和夏侯渊在各自六岁和五岁的时候到了曹家接受和小瞒儿同样严格的武道磨练。

  夏侯敦和夏侯渊看着面前冷漠如石头一样的夏侯博,不自觉地往带他们过来的族叔夏侯烈身后缩了缩。在这两个孩子眼中,须发皆白,面神冷漠的夏侯博无疑已经和凶恶划上了等号。“爹,这两个孩子的天资根骨我想决不会比瞒儿差,希望您能收下他们!”夏侯烈凝视着自己的父亲。

  “那我就留下他们,如果他们熬不下去的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把他们赶回去!”夏侯博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微微点了点头。“那就谢谢爹了!”夏侯烈拱了拱手,然后将藏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孩子拉了出来道,“跪下,见过老祖宗!”“算了,这些虚的就不要搞了!”夏侯博转过了身子,“瞒儿,你带他们两个熟悉一下环境!”说完,老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跟我来吧!”小瞒儿微笑着拉起了夏侯敦和夏侯渊的手,拖着两个人向里面去了。感受着那手心传来的温暖还有那真诚的笑容,夏侯敦和夏侯渊没有做声,只是两只小手却紧紧地住了那带来温暖的手掌。

  “第一次看到小敦儿和小渊儿这个样子呢!”看着三小消失的身影,夏侯烈托着下巴笑了起来,“瞒儿,将来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领袖啊!”

  从此,曹家的土场之上,多了两个幼小的身影,和小瞒儿一起接受那残酷的训练!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小瞒儿的脸颊高高肿了起来,“你那么喜欢替他们挡沙包挨打的话,我成全你!”夏侯博锋利的目光直视着小瞒儿。

  “给我扔!”酷厉的声音响起,但是却没有人动。“你们是想造反吗!”看着在那拿着沙包一动不动的家仆,夏侯博怒吼道,在他对面,小瞒儿已是被倒吊了起来,连双手也被绑住了。

  “好,你们不动手,我自己来!”老人扔掉了拐杖,拾起一个沙包就要朝小瞒儿丢去。“啪!”“啪”声音响起,但是夏侯博手中的沙包仍在,原来竟是小夏侯渊和小夏侯敦捡起了地上的沙包朝着老人丢了过去。“不准你打阿瞒哥哥!”两个孩子张开了手臂,护在了小瞒儿身前,怒视着对面那个‘可恶’的老人。

  “小敦,小渊!让开。”见夏侯敦和夏侯渊护在自己身前,小瞒儿大声地叫了起来,他不希望他们两个也被卷进来。

  “哈哈哈哈哈哈!”被两个孩子砸了的夏侯博不怒反笑,让两个怒目相向的孩子一阵错愕。“够胆,是我夏侯家的种!”夏侯博豪声道,但是接下来他却狠狠地将手中的沙包扔向了两个孩子;被巨大力量贯彻的沙包刹那间将两人打翻在了地上。

  缓缓走到了两人身边,夏侯博看着两个眼睛里面仿佛要喷出火来的小孩道,“怎么,很讨厌我是吗,不过你们还没有那个实力!所以你们就只有被我这样折磨,不服气是吗?那么就给我好好地练,直到有一天能打赢我了才有资格对我瞪眼睛!”

  “现在,瞒儿,你说我该怎么教训这两个不懂尊卑的小子!”夏侯博看向了倒吊着的小瞒儿。“瞒儿愿意替他们两个接下今天的惩罚!”小瞒儿咬了咬牙,眼中闪着坚毅的光芒道。听到他如此讲,趴在地上的夏侯敦和夏侯渊眼神中激动了起来,热血上涌,两人竟是同时跃了起来,“阿瞒哥哥,我们挺得住,要捱我们就一起捱!我们才不怕呢!”

  “很好,那么你们就一起给我受罚吧!”夏侯博转过了身子,走了回去,对着那些不愿动手的家仆道,“怎么,想我亲自动手吗,我下手可绝不轻地啊!”于是那些家仆只得咬着牙将手中的沙包朝着三个孩子扔了过去。

  密集的沙包投掷下,饶是那些家仆小心翼翼地放着水,三个孩子还是被打得是遍体鳞伤,其中受伤最深的还是小瞒儿,因为他总是靠着自己的腰力扭动着身子,去替夏侯敦和夏侯渊挡下那些坚硬的沙包。这一切,都看在夏侯敦和夏侯渊的眼中,所以当以后在残酷的战斗中,他们舍生忘死地替曹操厮杀战斗,对他们而言成了理所应当的职责!

  “少爷,少爷昏过去了!”突然间,一个家仆大声喊叫了起来,刹那间那些人都丢掉了手中的沙包,朝着他们的少爷跑了过去。抬眼望去,夏侯博呆了,曹操的额头殷红一片,鲜血不停地流淌着,将地下的黄土染得血红。

  家仆们七手八脚地把三个孩子放了下来,这时候夏侯博已经像一头暴怒的老虎一样跳了过来,一把抱起了半昏迷着的曹操,吼叫道,“是哪个混蛋干的!”吼完,却又低下了头,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手紧紧地捂着曹操的额头,风一样地冲进了内堂去。

  烛光下,夏侯博的面容更显苍老,看着躺在床上的小瞒儿,眼中刻着的满是痛苦。“老太公,瞒儿没有大碍,只是失血过多,你不必担心!”抽出探脉的手,李膺安慰着老人道。“我没想到会这样啊!”夏侯博喃喃道,在知道了儿子昏过去的消息后,刘氏早已是昏厥过去,不然的话,此时夏侯博只会更加内疚。

  “这不是您所希望的!”李膺坐到了老人对面,“瞒儿现在的身体,恐怕早就超过普通悍卒的地步了,是时候停止这种训练了,不然的话,我怕瞒儿的身体会停滞不长!”听着李膺的话,夏侯博点了点头,“元礼先生,今后的一段时间里,可能要麻烦你了!”李膺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他知道老人已经再也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自我摧残了,所有人中最痛苦的就是他,想要让孩子成长,就必须选择无情,就好比雄鹰一次次将雏鹰推下悬崖,否则的话,雏鹰一辈子也无法甄翅高飞!

  

  

第八章 夏侯双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