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平凡如你

    斗室之中,一时间竟是沉默得如同一潭死水,曹操三人互相对峙着,隐约间杀意是彼此高涨着。“好了,瞒儿,大兄,就让这位小兄弟把话说清楚,然后再动手也不迟!”蓄势待发的瞬间,曹腾突然道,打断了三人的行动***。

  “老大人说得对,小道失礼了,两位莫怪!”那道士也是个人物,立刻放松了下来,毫无戒备地朝夏侯博和曹操二人行礼道。“哼!”夏侯博冷声走回了曹腾身边,而曹操虽然是撤去了杀意,但是那双眼睛依旧如同锋锐的刀子凝视着那道士。

  “说,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曹操冷冷问道,神情浑然不似一个孩子,巨大的反差让他看起来自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压迫感和气势。在曹操的气势下,那道士原本从容的表情再度变得紧张起来,“小道唐周,奉家师之命来洛阳布道传教,顺便替百姓治些个小毛病什么的,至于这装神弄鬼的把戏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道士解释道。

  听着唐周的话,曹操只信一半,的确在洛阳城内没有郎中的资格是无法行医的,而且传教什么的靠着这种鬼把戏的确能骗倒不少人,不过曹操却很肯定,这个叫唐周的人还隐瞒了不少,他先前所投入的药丸绝对有问题。

  “谁派你来的!”曹操又冷声道,这一次他的目光更冷更寒了,隐隐间,有血光闪动,正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必杀,对于曹操而言,家人就是他的逆鳞,谁要是不开眼敢去招惹,他是绝对要那人死得很凄惨!

  “小道说过是小道的师尊派小道来的!”看着曹操那双漆黑得宛若无尽夜色一般黑暗的眼睛,唐周心里竟是没来由地感到了一阵战僳,声音有点发飘。

  “你的师父是谁?”

  “在下的师尊是翼州张角!”唐周报出了自家师父的名号,希望能够让曹操平静下来。

  “张角,原来是他!”听到唐周说出来的名字,曹操的目光猛然暴涨了起来,看得唐周心中更是一阵恐惧,他不知道那是为什么,只是心中有个最纯粹的声音在告诉他,他面前所站立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天下间最恐怖的一头凶兽!随时会择人而噬!

  看着对面微微有些害怕的唐周,曹操想起了他的名字,唐周,不就是那个在黄巾大起之前告密的那个人,让张角数十年之功几乎作废的叛徒吗!想到这里,曹操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神秘莫测!

  “你走吧,告诉你的师父,不要打我家人的主意,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他可以承担的起的!”曹操的眼神恢复了清澈平静,他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谁也不敢忽视里面所蕴涵的力量和决心。

  听到曹操的话,唐周终于如逢大赦一般地舒了口气,转过了身子,向着门外走去,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再和这孩子待在一起,那会让他崩溃的!

  见唐周完全走出了门口后,曹操才转过身子,却发现两个老人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他,这时,曹操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八岁孩子所能有的。“爷爷,我?”

  “好,好!不愧是我两家的子孙!”不料曹腾竟是爆发出了一阵豪笑,赞道,然后看向了夏侯博,“大兄,谢谢你!能将瞒儿调教得如此出色!”“大弟,你!”夏侯博的脸色变了变,“你原来不是期望!”“不错,我原来是希望瞒儿能够平安平凡地过这一生就好!”曹腾的面色忽然变得红润起来,“可是我这几年在朝中却忽然悟到这世道本就是吃人的世道,如今乱局渐起,我还能指望这世道太平能让瞒儿做个太平翁吗!”老人的声音变得激昂起来,“与其如此不如做一方之雄或是一世人杰,不杀则被杀!”

  “大弟,你!”夏侯博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这天下间的暗流已是涌动不息,我们又怎能置身事外,大兄,我们两家今后的命运全在瞒儿身上,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看他啊!”曹腾抓住了夏侯博的手,身子竟是慢慢倒了下去。

  “大弟!”“爷爷!”曹操和夏侯博二人同时叫着扶住了曹腾,但是老人已经再无声息,面容上依稀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在临去的最后时刻,老人是含笑而终,因为他在这世间唯一的牵挂,他的小瞒儿,早已成长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出色,还要优秀,他再也不用操心了!曹腾既去,剩下留给曹操的却只有无尽的悲伤和遗憾,子欲养而亲不在,曹操在这一刻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恨苍天弄人,既然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却又为何要如此折弄于他,他更恨自己,若不是他,曹腾也不会散气为他,而如此早逝!

  斗室中,再无了那个锐气逼人,沉稳如石的曹操,有的只是那个愿意一世平凡的小瞒儿,而此时,他哭泣得像一个孩子!即使将来是心如铁石的奸雄也好抑或是冷酷无情的枭雄也罢,此刻他的心脆弱得就像易碎的琉璃一样,平凡如你!

  

第十一章 平凡如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