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一石二鸟

    洛阳城中,一处极其古朴豪华的宅院内,那日在灵堂外与曹操说话的威武老者负着手专注地看着面前的花草,眼里满是一种最纯粹的欣赏美好事物的享受感觉。在他身后,一个与他容貌酷似的中年男子静静站着,神态恭敬,但是嘴角间却又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怕打扰了老者的雅兴。

  终于老者收回了目光,慢慢转过了身子,对着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笑道,“想说就说吧,憋着不好!”“大哥,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帮曹家的那个孩子!”中年男子问道。“很简单,他杀了陈藩的儿子,陈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帮他一把,他就欠我一个人情!”老者道。“一个半大的孩子能有什么用!”中年男子显然不能理解老者话里的意思。

  “曹家的那个孩子可不是一般的孩子啊!”老者轻叹了起来,“二弟,有机会你该去看看那个孩子,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他了!”“可是陈藩那里?”中年男人沉吟道。“二弟,你的眼光要放远点,你以为陈藩那个太尉的位子坐得很稳吗,张让是不会让他得意太久的,而这次事情恰好给了他一个很不错的机会!”“机会?”

  “不错,曹家的孩子之所以要杀陈藩的儿子,是因为他侮辱了他的祖父,死者为尊,凭此一点,陈藩的儿子就该死,你别忘了,那个孩子只有八岁,就算杀人又如何!”老者看着自己的弟弟道,“更重要的是绍儿很喜欢他,难得他能找到一个他看得上眼的同龄人,人是需要朋友的!”“我明白了!”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那我要不要!”“不用,这次的主角不是我们,就让张让他们去折腾吧!”老者挥了挥手,又看向了身前的花朵,淡淡道。

  与此同时,在张让的府邸内,恰如老人所想的一般,朝中宫内有头脸的宦官全部都聚在了张让家中,为着曹操杀人的事情而争议着。“张大人,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去帮那小鬼,曹腾那个老家伙平时自命清高,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一个看上去很是瘦弱的宦官在那里手舞足蹈着叫道。

  看着那个在那滔滔不绝的宦官,大部分人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厌烦的神色,不过他们都没说什么,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把他们召集来的张让身上。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张让走到了那人身边,眼中闪过一道厉色,一记巴掌就打了上去,口中斥骂道,“蠢材!”“大人,你!”那说话的宦官显然是被打懵了,捂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张让,他知道张让平时素与曹腾不和,所以适才不断辱骂着曹腾,想拍张让的马屁,哪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以为我平素与曹季兴不和,此次必然会袖手旁观吧!”张让没有理会那人,而是冷冷地扫了一下在座的众人,被他阴寒的目光所扫到,不少人低下了头。“看来被我说中了不少啊!”张让干笑了起来,“曹季兴与我不和是不错,但那是公事上面,与私我与他并无仇怨,如今他尸骨未寒,却被那些士人清流所辱,而他的孙子为此一怒杀人而触怒了权贵,就要被下狱,算起来我们也算是他的长辈,如今却毫无所动,传出去岂不被人耻笑我等无能,乃缩头乌龟也!”张让语气激昂地道。

  在座中人,大都是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只有少数几人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对于张让的所想他们大多都能猜个七七八八,只不过现在不是点破的时候,就让他继续说好了。

  稍稍停顿了一下,张让又继续道,“诸位,陈藩一向视我等为祸国之人,欲除我等,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今此事正是我等的大好良机啊!”说到这里,张让的眼中已是精光暴起,此时众人方才明白他先前所说的都是漂亮话,现在才是重头戏,一时间,竟都是竖起了耳朵,等待着张让接下来的话。

  “陈藩为人虽称名士,但是却极其护短,如今他四子被杀,心中必然不甘,必欲杀那曹操泄愤,不过京兆尹应奉与曹季兴有君子之交,必然不会为难他的孙子。”张让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阴阴地笑了起来又继续道,“陈藩心中定然不甘,肯定会找廷尉府出面,到时候你们想想一个孩子进了廷尉府,会怎么样!”

  听到张让如此说,在座的人的心都不由跳了跳,廷尉府掌管天下刑狱,当年张汤留下的三十六套酷刑,到现在还没人能熬过一套,任你是铁骨铮铮,也要伏法认罪,一个八岁的孩子进去能有什么结果,他们想都想得出来。“大人,如果曹季兴的孙子死在里面,是不是?”突然有人道,显然是以为张让是想让曹操死在狱中,然后以此攻击陈藩。

  “那孩子活着比死去更有价值!”张让朝那说话的人摇了摇头道。“那大人的意思是?”“你们想想廷尉府竟然抓一个孩子入狱,如果这件事捅了出去会怎么样?”张让眯起了眼睛,“而且要是那孩子能从狱中活着出来,并且面圣的话,你们想想朝中又会如何!”

  听着张让的话,那些宦官脸上渐渐露出了喜色。“妙啊,以皇上的性格,到时必然大怒,那陈藩肯定是吃不了蔸着走啊!”有人叫了起来。“可要是陈藩在狱中弄死那孩子的话怎么办?”亦有人问道。“放心,廷尉府中有我的人,绝对不会让那孩子死掉的。”“大人,可是那冯绲虽然与陈藩是好友,可他生性清正严明,未必会动用大刑啊?”“哼,他一个廷尉,哪有那么多功夫专门去管一个小孩子的事情,到时候还不是交给手下的人处置,到时候,哼哼!”张让阴声道,于是众人心领神会,就算冯绲不下令动刑,他张让亦是有法子让他手下的人阳奉阴违,总之一定要让陈藩倒台,到时若再搭上一个廷尉冯绲那就更好了啊!

  “而且,到时候如何让那孩子出来,我也想好了!”张让又是道。“大人的意思是不需要我等出面!”“我们出面未必不会给有心人看出点蛛丝马迹来!”张让道,然后看着众人,又缓缓说道,“难道你们忘了曹季兴孙子的老师是谁了吗?”“李膺!”众人脑皮一阵发麻,不约而同地叫出了这个名字,细细想了一下后,竟是大笑了起来,张让的计策实在是太妙了,到时候让李膺出面把那孩子弄出来,他与陈藩必然翻脸,届时先借陈藩之手将李膺赶出朝廷,然后再以曹季兴孙子的事情将陈藩弄倒,可谓是一石二鸟的连环之计,果然是秒不可言!此刻每个人都猜出了张让的后手之计,俱是满脸的笑意,今后这朝廷便是他们的天下了,一群人笑得更大声了!

  

  

第十三章 一石二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