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怒

    曹操入狱的第四个清晨,一直在家等候的夏侯博终于失去了耐性,这位威武的老者提着刀在院落里就着青石磨了起来,脸色阴沉得可怕,而曹嵩也是找出了自己的文士佩剑,看起来两人都已经失去了理智,竟然都想到要去硬闯廷尉府。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府门外响起,片刻既至,“砰”大门忽地一下子被撞开了,李膺一身戎装,满脸的焦急,人还未进,声音已是响彻了整个院子,“瞒儿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去问你的那个好友陈藩!”夏侯博站起了身子,此时他手上的刀子已被磨得雪亮,透着嗜血的气息。乍见夏侯博怒发贲张的样子。李膺心头不由一阵剧跳,他的手按在了剑柄上,“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瞒儿呢?”“让开,我没工夫跟你废话!”夏侯博对着站在门口的李膺冷冷道,大有李膺不让他就要动刀砍人的意思。

  “瞒儿被抓进廷尉府去了。”一直默不做声的曹嵩发话了,李膺的到来让他清醒了过来,就凭他和夏侯博两人怎么可能闯进守备森严的廷尉府,此刻惟有已是司隶校尉的李膺方有机会能将曹操带出来了。“元礼先生,你一定要把瞒儿给救出来啊!”曹嵩已是走到了李膺面前,下跪道。

  “曹公,万万不可!”李膺一把扶住了想要跪下的曹嵩,只是却被夏侯博一把推开了,“嵩儿,你这是做什么!”“大伯,都什么时候了,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一向文静的曹嵩突然吼叫了起来,两眼充血地看着夏侯博,然后猛地又朝着李膺道,“元礼先生,瞒儿是你的弟子,你一定要救他!”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救瞒儿的,你先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李膺拍着曹嵩道,他日夜兼程从司隶赶回来,便是为了曹操而回,张让在事发的那天,便将消息捅到了司隶,只是语焉未详,让李膺是如坐针毡,难以安心,于是飞骑而回。

  当下曹嵩将事情大略地讲了一遍,只听得李膺的面色铁青,陈藩的四子,他是知道的,根本就是个纨绔子弟,为人阴毒,只是曹操贸然将他射死,也委实太过了一点,只是目前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问题,把曹操先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安抚了曹嵩以后,李膺决定亲自去廷尉府把曹操接出来,对于廷尉冯绲的为人,他还是相信的,想来他还不至于去为难一个小孩子,而夏侯博也被他和曹嵩挡了下来,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位怒气勃发的老人去了多半是要出些什么事情的!(也亏了没去,不然看到曹操的惨状,估计老头当场就要发飚杀人了!)

  骑在马上,李膺心事沉重地朝着廷尉府奔驰而去,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是难以善了了,陈藩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虽然有着名士之称,修养也极其不错,只是为人太过护短,如今瞒儿杀了他的儿子!“哎。”沉沉地叹了口气,李膺勒住了马。

  对于李膺的到来,冯绲没有太大的意外,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带着李膺径直去往了牢房方向,这件事情他是左右为难,李膺和陈藩都是他的知交,帮谁都不好,只能选择沉默了。一路上,两人无话,只是到临近牢房时,李膺才问了一句,“我家那孩子没事吧!”冯绲的心咯噔了一下,‘我家的孩子’,看起来那孩子在自己这个老友心里的分量绝对不轻啊!冯绲心里想着,口中却是道,“我吩咐过下面的人,不会为难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那我就放心了。”说话间,两人已是到了关押曹操的黑牢前,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李膺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他冷冷地看向了旁边的冯绲,几乎是一字一字咬着牙齿道,“这就是你的吩咐吗!”看着黑牢里躺在墨名怀中,浑身血痕,脸色苍白欲死的曹操,冯绲的面色亦是呆了,“这!”

  “给我把门打开!”李膺终于爆发了,他猛地抽出了佩剑,架在了冯绲的脖子上,“元礼,有话慢慢说,慢慢说!”被剑锋的寒气所惊,冯绲终是清醒了过来,结巴着道。“我叫你把门给我打开!”李膺的声音已经嘶哑。

  惴惴地打开了门,冯绲被推到了一边,“哐啷铛”,剑掉在了地上,李膺一把从墨名的怀里抱过了曹操,叫道,“瞒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师父啊!”微微睁开了眼睛,曹操竟是微笑了起来,“师父,我没事。你不要哭,墨名,你也不要哭,我真地没事!”说话间,曹操挣扎着想起来,但是虚弱的他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瞒儿,你不要说话,师父这就带你走!”李膺站起了身子,就要带曹操出去,只是衣襟口却被曹操拉住了,“师父,能不能带墨名一起走,他是个好人!”曹操指着墨名吃力地道。看了一眼形如骷髅一般恐怖的墨名,又低头看了一眼满是期盼之色的曹操,李膺咬着牙齿重重点了点头。

  “不可以,元礼,牢里的犯人你不可以随便带走!”虽然不清楚墨名为何在此,但是出于职责,冯绲还是挡在了李膺身前。没有多看一眼面前的冯绲,李膺只是将曹操还给了墨名抱着,从地上拿起了剑,指着冯绲道,“我的弟子说他是好人就一定是好人,如果要我留下他,就给 我一个理由!”

  “我,我!”看着骷髅一般的墨名,冯绲竟是一个多余的字都说不出来,他出掌廷尉府不过两年,像墨名这种被秘密关押的人他根本就不知道任何讯息,如何说得出个子丑寅卯来。见冯绲面色闪烁,李膺冷笑了起来,“说不出来是吧,连罪名都不知道就将人折磨成这样,你叫我如何把他留下来!”“

  “墨名,你不用怕,你可以出去了,不用再呆在这可恶的牢里了!”听着李膺的话,曹操朝抱着自己的墨名咧开嘴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墨名,你不要哭,你应该高兴,要笑,要笑!”说着,曹操竟是渐渐阖上了眼睛,昏了过去。“主,人!”墨名那宛如鬼哭一般的声音忽然在牢里嘶吼了起来,鬼脸上,泪流如注!

  “冯绲,从今天起,你我之交从此断绝,再见面就是陌生人了,让开!”听到墨名的鬼哭,李膺朝着冯绲恶声声地吼道,“我李某的剑可不认人!”冯绲面色惨白地让到了一边,看着三人离去。

  “大人,我们!”此时闻声而来的廷尉看着他们的上司。“让他们去,让他们去吧!”冯绲无力地挥了挥手,“陶桀,陶桀呢,叫他滚来见我!”突然,冯绲暴吼了起来,他说得那个人正是对曹操用刑的那个刑官。“大人,陶刑尉他在刑室里服毒身亡了!”“什么!”冯绲眼前一黑,竟是载倒在了地上。“大人,大人!”于是周围一片慌乱!

  

  

第十七章 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