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当初升的朝阳终于照亮大地的时候,鲜卑人默然地从营帐中走了出来,他们已经麻木,双眼毫无一丝生气,内心对于前方那道始终不破的口子已是有了起自最深处的无力和恐惧感,但是他们还是安静地走向了那道口子,等待着自己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鲜卑人的队伍毫无力气一般地到了小孤山前,却发现那简陋残破的土木城楼上支起了几十口大锅,腾腾地冒着热气,而那个杀神,黑色的杀神曹操就站在那里,在他身后,被绑缚着的好像是和他们一般的鲜卑人。

  只见那杀神忽然点了点头,那些凶悍狰狞的汉军士兵将那些鲜卑人拖到了锅子前,一刀一刀竟是将他们腿上,手上肉多的地方一刀刀割了下来,投入了鼎沸的大锅中。

  哀号的凄惨叫声声嘶力竭地回响在山谷之中,不断冲击着隘口前那些鲜卑士兵的心灵,仿佛有一种魔力笼罩着他们似的,他们竟然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是木然地看着,听着!

  当那些鲜卑人的肉被割尽后,他们被汉军斩断了头颅,喷出的鲜血同样被装进了一口大锅中,不过那里面装的是烧人的烈酒,此时混合着殷红的血液,看上去有着说不出的妖异感觉。

  曹操转过了身子,对着身后站立着的每个士兵高声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这就是我们这些军人该做的事情,今天不会有援军来,但我们面前还有三万胡虏,你们说该怎么办!”“杀!”“杀!”“杀!”所有的人高声呼喊了起来,他们的血已经为着曹操的话而沸腾了起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这是何等睥睨绝伦的话语啊!

  “好,吃了这胡虏之肉,饮了这血酒,我们便去杀光那班胡蛮!”曹操当先从鼎沸的锅中捞起了一块白肉,大口地吞了进去,然后便抄起铁盔勺起一盔血酒豪饮了下去。然后是高勇,夏侯敦,夏侯渊,一个一个,连绵不绝!

  见众人皆是食完,曹操猛然将那口大锅踢翻在地,吼叫了起来,“今日,不求有生,但求一死!”说罢,便跃下城楼,跳在了自己的战马上,朝前冲了出去。“不求有生,但求一死!”身后,是如排山倒海一样地齐声怒吼,残余的黑骑营和高勇军步卒疯魔般地跟在了他们的军神身后,向着那些鲜卑人席卷而去。

  梦魇,绝对是梦魇一般的景象终于结束,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那活生生地带来梦魇的恶魔!看着那急速逼近的食人魔王,鲜卑人的胆已彻底破裂,终于有人疯狂地叫喊了起来,“他们不是人,我们全都要死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在这癫狂的笑声中,鲜卑人的队伍彻底混乱了起来,檀石槐的脸已如死人般苍白!

  气为兵之魂,他的三军已被夺气,这一战他败得一败涂地,鲜卑人彻底地乱了套,他们四散奔逃,想要逃离这梦魇之地,混乱中,已是死寂如石的檀石槐被自己的亲兵架着仓皇地离开了这死亡之地!

  曹操骑在烈马上,已经浑然忘记一切,只是不断地挥枪刺扫,他只是要杀人,杀光眼前看得见的鲜卑人。在他身周,那些陷入狂暴的黑骑营和步卒精锐也是一般模样,疯狂地砍杀着身周所有的鲜卑人。

  当恐惧达到及致的时候,人反而会无谓,因为对于他们来讲,死亡就是一种解脱!那些来不及逃走的鲜卑人索性把心一横,回头便战,竟还是有近八千骑在小孤山与曹操他们混战,双方都是杀红了眼睛,只记得挥刀如雨!

  突然间,山岚猛地劲吹了起来,汉骑的军号回荡在了风中,然后一阵闷如炸雷的马蹄声轰轰地响彻山谷,还在鏖战的四千鲜卑骑兵终于迎来了末日,回撤的四千游击汉军精骑赶了回来,精疲力尽的鲜卑骑士再也无力阻挡,一颗颗人头被砍了下来!

  此役曹操尽夺鲜卑三军之气后带一千七百军士杀入四万敌阵,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斩首三千七百余,后回撤之汉骑又复斩杀四千鲜卑骑,堆起的尸体将整个小孤山变成了赤红的血峰!

  回援的四千汉骑震撼了,他们看着面前那一个个浑身浴血,遍体鳞伤的袍泽们竟是有着一种想哭的冲动,若是他们可以再早一点回来,哪怕是一天也好,就可以在多挽救几个兄弟的性命,可以和那些战死的袍泽一同面对那绝境死战,今日斩杀的四千鲜卑骑兵,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战功,而是一种耻辱,那些鲜卑骑兵根本就是在等死,竟是没有丝毫的战意,在此之前,他们的袍泽已是将他们从精神上彻底击灭了!

  “主公,主公!”寂静的战场之上,高勇突地嘶吼了起来,挺枪直立血视苍穹的曹操忽然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在众人那愕然震惊的目光中倒了下去。“大哥。”夏侯敦夏侯渊两兄弟扑了过去,“大人!”其他的汉军士卒俱是一阵头晕目眩,他们的军神怎么会倒下去,所有的人都在期盼着这是个噩梦,但是他们忘了,他们的军神,是个人,一个人啊!

  幽州大营,现在的气氛竟是沉重得有如一潭死水,看上去波澜不惊,但是在那看似死寂的表象下面,一股汹涌的暗流正在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奔涌着,散布在整个大营的曹家和夏侯家的子弟开始在士兵中串联起来,他们对李膺的命令已经再没有什么忍耐的性子了,今天他们就要去跟这个老匹夫讨个说法,若是他还是要阻拦他们去驰援小孤山的话,那么就让这个老匹夫去黄泉路上做梦吧!

  对于士兵之间的串联,那些将军们也是睁眼不见,对于李膺这个昔年的名士,他们的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他们只是知道,他们的护乌丸将军是个貌似清高,但其实是嫉妒自己弟子,以公济私的卑鄙小人!

  幽州大营此时正恰如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一样,只要有一点火星,就会引发那燎原之火,就在这可以毁灭一切的烈焰暴起前,小孤山的飞骑回来了,带来了那些士卒最关心的战况以及他们的袍泽,还有他们的军神大人的消息!

  当得知他们的军神大人带着三千不到的兄弟整整杀败了近八万鲜卑大军后,他们沸腾了,他们欢呼了起来,但是当之后他们听到他们那三千袍泽竟然只剩下八百人不到时,他们的神色黯淡了下来,而当听到曹操昏迷不醒时,军士们炸锅了,诅咒的怒吼声,喝骂声贯彻天际,所有的人都将这恨意转到了李膺身上。若不是那回来飞报的军士将曹操已是醒来的消息及时说出来,恐怕那些暴怒的士卒会直接去将李膺剁成肉酱!

  “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大人说,他要让战死的兄弟们风光地回来!不能曝尸于野!”想起曹操在醒来后就疯狂地去探视那些战死的兄弟时,那回来的飞骑哽咽了起来。“他娘的,我们不能让死去的兄弟们就那样葬在野地里,是爷们的就跟老子一起走!”那些胸中已是愤懑不平的军士大声呼号了起来,一时间,应者云集。

  当夜,全幽州城的棺材铺子被那些暴怒的兵卒抢了个一干二净,甚至有不少城外百姓家自备的棺材也被那些军士给征用了,不过那些百姓并没有丝毫怨言,这几年若不是那位军神大人和那些军士,恐怕他们早就成了鲜卑的奴隶,客死异乡,哪还能如现在一般平安度日!

  第二日,当彻夜未眠,似乎一夜间苍老了十岁的李膺看着空空荡荡的幽州大营时,脸上有着的是一种后悔之意,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啊?只因为他的一时猜测,就断送了大汉近三千儿郎啊!也断送了他和曹操之间的师徒情意!小孤山血战一役,让李膺追悔莫及,但是死去的人不会因为他的悔意而复生,同样的他和曹操之间的师徒缘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辽东太守夏育,这个一心对异族主张铁血无情的文官,也终于为着这孤山一战,暴跳如雷,几乎是得知战况的同时,一份措辞强硬,几乎是字字鞭笞李膺疾贤妒能,畏敌如虎,完全是因他一己之私断送大汉三千精锐的奏章星夜飞马报往了京师!

  熹平三年的这一秋日,对于幽州城的百姓而言是个伤痛的日子,洞开的城门两边,他们静默地站着,没有半点声息,无数头绑白步,肩扛棺材的士兵们静静跟在曹操身后,走在了那欢迎他们凯旋而归的甬道上,这次入城,没有欢呼,没有喝彩,有的只是沉重和伤痛!看着曹操那暗默如夜的面孔,那些曾经无数次为着他而欢呼的百姓怎么也无法将他和那个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孟德大人联系起来!

  幽州大营的校场上,三千多具棺材齐整地放着,依同躺在他们里面的主人当年一样!

  护乌丸将军府,如今空空荡荡的,所有的下人仆役都走得干干净净,因为没人愿意再和李膺这个‘卑鄙无耻的伪君子’呆在一起。沉昏如死的书房内,李膺就那样呆呆地坐着,双眼无神,空洞的可怕!突然,书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丝幽冷的月光照射了进来,映照在李膺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庞上。

  “孟德,是你!”看清楚了来人后,李膺苦涩地道。“是的,我来了,李大人!”曹操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动,“我是来替那些战死的军魂向你,李大人要个说法来了!”突然间,仿若雷霆炸裂,曹操吼道,他的脸剧烈地扭曲了,仿佛毒虫在噬咬着一般。“我!”面对着曹操的问语,李膺终是无言以对!

  “我在这北地布谋天下,虽是有我的野心,但也未尝没有成为一代名臣的心思!”曹操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征战天下,折服群雄,固然快意,但是百姓何辜,内心挣扎里,他在这北地一呆就是六年,何尝又不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但是现在这一切破灭了,他也清醒了,那些自诩忠义的清流名士是容不得他的,他所想要的变革在这个朝廷也是没有丝毫可能的实现!不需要再有犹豫,不需要再有顾虑!那么就让自己的野心之火彻底地燃烧吧!

  听着曹操的诛心之言,李膺的头脑一片空白,他亲手斩断了束缚毒龙的唯一锁链,这个天下不再平静,而这都是他的错!“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敌人,为着那些战死的人,我不会放过你!”曹操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冷漠得没有丝毫感情!说罢,转过了身子,向着门外走去,他和他的老师终于为了理想决裂,那么从明日起他就要竭尽所能去阻止甚至杀死他的老师,不,或者该说是名为李膺的男子!

  “瞒儿,你以为为师还有与你为敌的思量吗!”李膺惨淡的声音响起,但是曹操依旧没有停下来,李膺笑了,笑得凄凉而悔恨,他猛然拔出了佩剑,长叹道,“吾有何面目见天下人!”叹罢,横剑自刎,身子倒在了地上,发出了最后的沉重叹息!

  书房外的院落里,清冷的月光洒在曹操的脸上,两行泪痕依稀可见,“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悲伤的声音响起,曹操凄然欲绝地看向了天上那轮孤月,喃喃道,“那时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否和我一样,有着心碎的感觉!”(《三国志-武帝纪》注引孙盛《杂记》:太祖闻其食器声,以为图己,遂夜杀之。既而凄怆曰:“宁我负人,毋人负我!”遂行。)

  

  

第二十六章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