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张飞父子

    曹操变了,自从李膺死后,他就变得沉默寡言,平静得让人害怕。他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之内,足步不出,高勇他们送去的饭菜也是丝毫未动,如此过了三天,就在夏侯兄弟决定用强的时候,曹操自己走出了书房,三天粒米未进,让他清瘦了许多,不过原本灰暗的眼睛里多了几丝生气,让高勇他们安心不少。

  次年初春,朝廷的旨意到了,曹操被擢升为骠骑将军,着其进京面圣。在曹操走后不久,朝廷的另一道旨意随之而来:原北地边军所驻守的玄菟,乐浪,右北平,渔阳四郡以及从鲜卑手中夺得的飞地被统并为北庭都护府,由翼州大贤墨名担任都护刺使,而原本边地的五万士卒则被减到了三万。

  而这一切便都是曹操的布谋,早在三年前,将谯县一切打点好之后,墨名便去了翼州,不时有大作而名之于世,渐渐为翼州名士所重,至后来,更是授课讲业,声望日隆,与天下清流名士中有着不错的声誉,小孤山大捷之后,曹嵩向朝廷上章,以玄菟,乐浪,右北平,渔阳四郡虽是战略要冲,但人烟稀少为由提议将此四郡并为一军镇,由大将统领以定北疆,其言下之意大有让其子曹操占据此位的意思。此议一出,朝中清流名士俱是一片反对之声,不过他们只是觉得由曹操但此重位实为不妥,至于那合并之条并未被他们攻讦。而墨名则于此时行贿赂于张让赵忠等人,终是通过了这道奏章,并且做了这合并后的北庭都护府刺使,如此一来,那些朝中名士的反对之声便平息了下来,一切都按着曹操的掌握而进行。

  看着城门上‘涿郡’两个大字,曹操身旁的几个亲卫不解道,“大人,我们来这涿郡做什么?”“我想去看一个人!”曹操淡淡地笑了起来,“走吧,进城!”虽然不太明白,但几个亲卫还是紧紧地跟在了曹操身后。随意找了家客栈住下后,曹操便拉住了店小二问道,“你们这可有一户杀猪的姓张土豪!”“您说的是城外桃园的张屠户吧,城里有他的铺子,您可以去那里看看,就在东街口,好认得很!”曹操身旁的亲卫更加糊涂了,他们不明白他们的大人去找一个杀猪的干吗!

  涿郡县城并不大,曹操他们很快便到了东街口,看着那高挂的猪头,曹操嘴角间笑了起来,“果然好找!”

  突然间一阵嘈杂声响起,询声望去,竟是一帮小孩子在打架,而占了上风的却是人少的一方,只见七个小孩子居然打得对方十几个小孩哭爹喊娘,好不威风!

  “张飞,你敢打我,我告诉我爹去!”打输的一方中有个孩子突然叫道。张飞!曹操心中一动,仔细地看了过去。“你爹算个鸟,俺打了你又怎么样?”“啪。”地一巴掌,张飞打在了那小孩脸上。“你,你给我等着!”捂着脸,那小孩竟是跑了。“等着就等着,俺还怕你不成!”张飞站在原地道,然后看向了那些打输了的孩子道,“下次你们要是再和那坏种欺负我兄弟,就别怪俺的拳头不认人!”

  “小兄弟,干吗那么凶,你不能好好和他们说吗!”看着像是一头小黑牛犊子一样的张飞,曹操走了过去道。“俺凶关你屁事。”张飞牛眼一瞪道。曹操不禁笑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张飞从小性子就这么暴烈,难怪日后被称做莽张飞,感情小时候就这副德性了。“你笑什么!”见曹操朝自己笑,张飞怒道。

  “张大哥,快走,那坏种和他爹过来了!”旁边的小孩子突然叫了起来,扯着张飞就要走。“俺不走,俺要是走了,那坏种一定会找你们的麻烦的。”张飞站着道,“去叫我爹过来,俺在这里,想那坏种也不能把俺怎么样,你们快走!”见张飞如此镇定,曹操的眼睛亮了起来,临危不惧,粗中有细,这个小张飞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不一会儿,那刚才逃走的小孩带着一个男人趾高气昂地走了过来,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个衙役。“爹,就是那个张飞打我。”拉着自己老爹的手,那小孩叫道,看了一眼自家儿子脸上那掌印,那县令便朝张飞骂道,“你这小杂种,竟敢!”不过话没说完,张飞已自骂了回去,“你个老王八,敢骂你家张爷爷!”这下,那县令脸上挂不住了,“给我打!”一声吆喝,竟是让身后衙役上前去打张飞。

  “看阁下也是一县父母,犯不着和一个孩子动气吧!”曹操往前一站道,一股厉烈的气势让那几个衙役顿时顿了下来,不敢上前。“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大胆!”见那县令竟是辱及自家大人,那几个亲卫厉声怒道,吓得那县令腿一软,几乎就跪倒在地。

  “楞着干吗,给我上啊!”定了定魂,那县令恼羞成怒道,于是那几个衙役冲了上来。“子爽,你去!”冷厉的声音响起。“是,大人!”那被曹操点到名字的亲卫兴奋地迎了上去。“放心,就凭这些废物,再多来十个也不是子爽的对手!”一把按住了想要上前去帮忙的张飞,曹操道。感受着曹操那强大的力量,张飞安静了下来,看向了场中。

  像是起了一阵风似的,那亲卫形如闪电,拳落如雷,一击一个,不过兔起鹕落间,那几个衙役已是捂着嘴倒在了地上。这下张飞的眼睛睁圆了,喃喃道,“好厉害!”

  “这位兄弟,好手段!”这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一个魁梧的大胡子走了过来,见到那男人,张飞忙跑了上去,叫道,“爹,你来了!”“你个小兔崽子,等会儿回去,看老子怎么拾掇你!”那胡子一把抓住张飞暴眼骂道。“张雄,你来得正好,你快给我把这些反贼拿下!”那县令叫了起来。“哼!”那胡子冷眼看了一眼县令,理都不理,径直走到了曹操等人身前,“几位若是不嫌弃的话,不若到鄙人庄上一坐!”“来人,备马。”

  “张雄,你?”那县令见自己的面子又给人撂了,一张脸都给气绿了,“爹,你叫人打他们啊!”此时,那小孩又不知好歹地叫了起来。“打,打你个头,都是你这个小畜生!”那县令没处撒气,竟是打起了自己的儿子。“两个都是畜生!”张飞到是在一旁乐道,这下那县令的脸都歪了,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不再理睬那县令几人,曹操自是和张飞的老爹一起走了!

  到了张飞家庄子里,张飞老爹张雄就叫人看茶,“不必,我等饮酒便可!”曹操却是出声阻道,这下,张雄眼睛亮了起来,高兴道,“好好好,我见公子模样,还以为不喝酒的呢!来人,给老子把酒拿上来。”汉人素有豪饮之风,而张雄更是甚好此物,当下竟是叫人拿了十几坛子上来。

  看着张飞那流口水的模样,张雄大笑道,“今天贵客来,就便宜你小子了!”他见曹操豪饮更甚自己,心情大好竟是准了张飞喝酒。当下,几人就是大饮了起来,曹操他们几人常在边关苦寒之地,喝起酒来自是豪气干云,绝不含糊,这下子张雄喜不自胜,竟是与曹操斗起了酒,这大抵好酒之人,都是这般,见着酒量比自己好的,肯定不服,定要喝出个高低来。而曹操恰好因着李膺之死内心深处实是低沉,自是不拒,其中怕也有着借酒消愁之意!这一顿好喝,几人最后竟是和着满室的酒坛子一同沉沉睡去了。

  “公子,醒醒!”猛然间,曹操被人拽醒了,只见张雄急切地看着他。“怎么了!”“那狗杂种竟然调了兵马过来要抓兄弟你!别说那么多了,我让人带你往后庄走!”此时,曹操大抵明白了,想来定是那县令吃不下这口气,大概是向上谎报调了军马过来抓自己,“我走了,你怎么办!”曹操看向了张雄。“义字当先,虽死不惧!”张雄未说话,张飞到是叫了起来,想来平日里他老子就是这样教他的。

  “既然如此,我怎么能一走了之!”曹操笑了起来。“公子,我和你不一样,我张家在这涿郡也有三千子弟,就算郡守来了,也不能拿俺怎么样,大不了老子去硭炀山落草为寇!”张雄急道。“我出去看看!”没有理会张雄,曹操径自和几个亲卫走了出去。“罢,罢。俺今天就陪公子去了!来人,把老子的刀拿来!”张雄叫了起来。“爹,我也去!”张飞也犹自叫了起来。“总算老子没白教你!”当下这爷俩儿跟着曹操去了庄外。

  天色已暗,只见到也有千把人的样子,将庄子围了起来,那县令和一个将军坐在马上,隔着火把看着打开的庄门。曹操他们走了出来,张雄腰里别着刀,先是叫了起来,“姓闵的,你叫这么多人来,什么意思!”“张雄,你窝藏要犯,还不束手就擒!“那县令叫道,然后转过头对着身旁的那将军道,“大人,速速将这些要犯抓住解押给本县吧!”“闵县令,人命关天,岂能儿戏,还是问明白再动手吧!”那将军到是冷声道。

  听着那将军的声音,曹操的亲卫里有人叫了起来,“老杨头,原来是你小子啊!”听到有人叫出自己以前的诨号,那将军立马从马上跳了下来,叫道,“是子爽大哥吗?”“不是我,还有谁。”白天出手的那个亲卫叫道,“ 你小子还不滚过来拜见大人!”“大人?”“你他娘脑子坏了啊,咱们老营的就一个大人!”“啊,大人!”那将军叫了起来,一下子冲到了曹操面前,倒头就拜,“卑下瞎了狗眼,竟然冲撞了大人!”“你很好,没有给我丢脸。”曹操道。这下那县令吓傻了,竟是从马上掉了下来。

  “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张雄也楞了,他没想到曹操来头如此之大。“曹操孟德!”曹操微笑着淡淡道。“你,你就是那个生啖胡人的曹骠骑!”张雄的舌头都有点大了。曹操没有做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啊,哈哈哈哈!”张雄大笑了起来,一把抱起了儿子,叫道,“飞儿,刚才和咱们喝酒的是骠骑神将,孟德大人,孟德大人啊!”“若是无事的话,便一起再去喝酒吧!”曹操笑着道。“大人召唤是卑下的光荣!”那将军胸一挺答道,然后转过头对着自己的部下,“把这个狗杂种给老子绑起来,回去老子非好好招呼下他不可!”说完,便和曹操他们入了庄子。

  第二日,曹操他们再不停留,向着洛阳而去,而张雄则是变卖了家产,带着族中愿意跟随的子弟,拿着曹操的手书和张飞一道往北庭都护府去找那喝酒男人贼多的乐园去了,一路上两父子还犹自傻傻地笑着,不敢相信他们竟是和骠骑神将曹孟德喝过酒!

  

第二十七章 张飞父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