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成家

    在朝野的压力之下,宦官集团终于做出了让步,曹操被释放,但是他所有的战功官职全部被褫夺,成了一介庶民!当曹操走出天牢大门的时候,他惊呆了,天牢门口竟然站满了那些普通的百姓,一个个都凝视着他,曹操的眼湿了,那些百姓口中所呼喊的声音也变得模糊,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变的很满足,很温暖,那种感觉和他在边地得胜归来时百姓的欢呼所带给他的感觉完全两样!不是那种因为崇拜英雄而带动的欢呼声,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戴和崇敬!

  “谢谢!”曹操低下了头,声音微弱得似不可闻,但他还是说了,也许在那自以为已如铁石般坚硬的心灵的某处,却有着依旧脆弱得如同易碎的琉璃一样的地方。欢呼的人群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让他们敬爱的孟德大人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

  曹操没有登上来接他的马车,而是选择了走回去,一路上他始终微笑着,气度从容淡定,让那些欢呼的民众更加激动,表象的微笑之下,却是曹操内心的自嘲,“你真地是越来越像一个不择手段的枭雄,你配得起这发自赤诚的欢呼声吗?”

  百姓渐渐地散去,而曹操也是走到了尽头,他蓦地停了下来,嘴角间笑了起来,“出来吧,我知道你还在!”慢慢地转过身子,那个为他送饭的女孩子局促地从一旁地角落里忐忑地走了出来,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裙角,脸上神色慌乱,红着脸,“孟,孟德大人,我!”见曹操朝自己大步走来,那女孩子更显慌乱,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她只是想好好地看看他,却没有想到就这么跟过来了!

  没有多说什么,曹操竟是直接握住了那女孩子的手,没有想象中的柔润细腻,反而却是有着一种微微的粗糙感觉,“孟德大人!”曹操忽地紧紧抱住了那个女孩子,闭上了眼睛,他现在只是想好好地抱着她,什么都不想!

  “不可以,孟德大人!”那女孩猛地挣扎了出来,推开了曹操。“我!”曹操低下了头,心里却是一阵苦笑,“曹孟德啊曹孟德啊,你真是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恰好救了她而已,你有什么资格权利去抱她,你这一抱,叫她以后如何做人!”

  “孟德大人!”那女孩克制住了自己那激颤的心情,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寒家女子,内心深处的奢望也只是奢望罢了,能被孟德大人一握一抱已经足够了。并没有说什么,那女孩子银牙一咬,扭头便消失在了街角的虚影中。

  没有追上去,霸者枭雄是不配拥有爱这种情感的吧!那只是会成为自己的累赘罢了!“这样也好,也好!”失神地喃喃着,曹操黯淡地转过了身子,但是地上一样东西却让他顿住了,慢慢地弯下腰,曹操捡起了那事物,原来是一枚玉佩,并不是什么上好的美玉,简单地刻着两个字‘宁芷’,上面还依稀带着一丝温暖的感觉。

  “宁若白芷!她的名字吗?”看着那玉佩,曹操自语道,手却是要将那玉佩收入怀中,不过却又顿住了,“既然选择了枭霸之路,又留下这可以思念的事物做甚!”曹操终是朝着那身影消失的地方追了上去。

  一处街角的弯角死处,曹操站住了,眼前那瞬间的一幕让他停顿住了,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给脸不要脸的贱人!”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捂着脸抽出了旁边仆役的刀子朝那地上的女孩子刺了上去。“不要啊!”曹操吼了起来。

  血色,一片血色,天地间只剩下了一片血色,当曹操再清醒时身边已是没有一个活人,“宁芷,宁芷!”他大叫着抱起了那躺在血泊中的女孩,疯子一样地冲上了大街。(思考再三,决定还是让这个女孩活着,不然的话,曹操就太可怜了!另外以后的情节会相对轻快一点,冒似写到现在都太灰暗调了,稍微加点暖色吧!)

  三天以后,司空府的厢房内,那名为宁芷的女孩子醒了过来,而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曹操那憔悴的面容。“你醒了!”曹操的眼亮了起来,“你别动,我去给你拿吃的过来!”“恩!”宁芷静静地躺了下去。

  看着曹操有了笑容的脸,曹嵩的心终是放了下来,他太了解他这个儿子了,那个女孩子怕是要做自己的儿媳妇了吧!不过她的家世,“哎!”摇了摇头,曹嵩笑叹了起来,“算了,只要那小子喜欢就好!”

  一个月后,曹操终是和伤愈的宁芷定亲了,而婚礼将在回到谯县以后举行,也许是因为这喜事的缘故吧!曹操那几个跟随他多年的亲卫觉得他们的主公变了,但是具体变在那里他们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他们的大人似乎抛弃了一些什么东西,人好象变得轻松了,原本纵是带着笑容的大人也总会让人觉得有一种难以接近的距离,让他们感到有一种凝重的威严,但是现在大人脸上的笑容却让人体会着一种真诚,如春风化雨,沁人心脾一样,让人心悦诚服。他们不知道哪个大人更好一些,不过他们却是喜欢现在的大人多过以前的那个大人一点点!

  “本初,我真地要谢谢你!”曹操举着酒杯,看着对面久未重逢的老友,笑道。“你现在笑的样子比以前好看多了!”袁绍抓了抓头道。“是吗!”“是啊,你知不知道,你以前对人笑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压迫感啊!”袁绍喝着酒道,“不过现在好了,你小子看上去顺眼多了!”“这一杯,我敬你!”曹操复又举杯道。“你都谢了三次了,不过是把太医给弄出宫来,你至于吗!”袁绍打趣道,“你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啊!”

  “第一杯我谢你替我救了宁芷,第二杯我谢你的是你替我杀了那杂碎满门!”曹操正色道。“杀几条狗而已,更何况他们敢动我袁绍的弟妹,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袁绍摆了摆手,“那你这第三杯又想谢我什么?”“本初,你以为我在天牢里不知道你召集了河北的游侠想来劫狱吗!”曹操沉声道,人生能有这样的朋友,夫复何求!“还好我没去劫狱啊,连你都知道,要是去了,恐怕你现在就要到牢里来看我了!”袁绍大笑了起来,当下两人大喝了起来。

  “你的酒量还是那样的差啊!”看着已是倒在案上呼呼大睡的袁绍,曹操摇头轻笑道,“我欠你的,以后一定还你!”轻笑间曹操的眼神变得清晰起来,“如果不用做敌人该多好啊!”曹操叹道,不过马上又复笑了起来,“也许这才是人生,也许这样的人生才比较有意思!”笑声中,隐含着几丝苍凉的无奈!

  曹操终于离开了洛阳,临行前袁绍将一把偶然得到的名剑倚天送给了他,接过倚天的瞬间,曹操心头百味交集,看着袁绍那挚诚的脸庞,他的心隐隐作痛!(袁绍绝非无能之辈,堪称孤高忠义的豪杰:袁绍生而丧父,幼年生活抑郁,是以养成了袁绍的孤傲性格,他少年养名,以品行高洁名动天下,又好游侠,因而结交天下豪杰;后来董卓欲废帝立威时与大臣商议,袁绍公然反对。卓谓绍曰:“竖子!天下事岂不决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尔谓董卓刀为不利乎!”绍曰:“天下健者,岂唯董公?”引佩刀横揖而出。这句“天下健者,岂唯董公?”堪称豪言,袁绍为人宽仁从众,天下所服,而临危吐决,智勇迈于人再加上其族世布恩德,天下受其惠,如果不是遇到曹操这种绝代豪杰,在一般的乱世,也许他会顺理成章的取得天下吧!这里冰风说了那么多袁绍的资料,只是希望大家知道三国乱世的英雄豪杰每个都不是简单的角色,而冰风想写的曹操就是要和这些绝对不下于己的豪杰作战!敌人的弱智只会凸显主角的无能,冰风向来信奉这一原则。)

  宁芷绝对是那种贤良淑德的女子,会在自己男人的背后默默支持,而不会有任何怨言,她的温柔似水对曹操而言正是最好的心灵归宿,只有在她面前,他不需要去想任何东西,可以享受那暖谧如温泉一样的舒适感觉!(本来想写点OOXX的,不过实在不是那块料子,自己给撕了。)

  大婚之后的曹操生活过的极其简单,在这个还是朝廷势力大于一切的天下,即使他做了一方刺使,想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进行变革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如此他还不如好好享受一下简单的人生,顺便培养一下家族的人才。而自从他回去以后,被赞誉为曹家双杰的曹仁和曹洪便粘上了他,此时他们还只是少年而已,正是崇拜英雄的年纪,而曹操便是他们崇拜的对象,曹操的武艺,谋略无一不让曹仁和曹洪心悦臣服,而他们自身也没让曹操失望,虽然就武艺而言,他们没有超越夏侯兄弟的可能,但是在兵学方面他们可以称得上是一时俊杰,曹仁善于全局,曹洪善于战场,这二人若是搭档,绝对是最好的组合!

  如此过了一年,曹操终于静极思动,决定出去游历一番,此时当年跟随他来到谯县的羽林世家儿已是剩下了不到三十,曹操深信剩下的这些人是绝对的忠诚之士,可以为他所用。“纸上用功十年,不如一朝剑刃染血,没上过战场的人,即使兵书读得再好,也终究只是纸上谈兵而已!”看着一众人等,曹操淡淡道,“所以,我决定让你们去北庭都护府去当一个戍边的小兵,你们可愿意!”“主公(大哥)真的吗!”曹仁曹洪以及一班羽林郎叫了起来。“我有骗过你们吗!”曹操笑道。“哇,太好了!”曹仁他们欢呼了起来。

  “我要走了,你好好地在家等我回来!”看着妻子淡雅的脸庞,曹操却是怎么看也看不够。“夫君尽管放心去,不用担心贱妾!”宁芷一如既往地温柔语气,她从不会去问曹操要去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她只是全心全意地相信着她的夫君,不论怎么样她都会一直信任她的夫君!是夜,自是缠mian悱恻,不足为外人道。

  第二日,曹操带着曹仁他们去往了北方,那个让他立下赫赫声威的苦寒之地。

  (非常感谢邪手夜魇,铜牛,沧之云,挚蓝,比摩巴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支持冰风的兄弟,非常感谢你们对这本书的支持,冰风无以为报,只有努力地码好每一章来报答诸位的勉励之情!真地谢谢了!)

  

  

第二十九章 成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