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恶来典韦

    (冰风错了,昨天话没说清楚,所谓的原创武将一共只有两个,就两个!另外曹布绝非吕布,我自己到是很期待虎牢关之战时,大家会有怎么样的猜测?)

  一声惊啸,忽地响起在群山之中,震得山林瑟瑟,一片肃杀!曹操和曹布猛然回头看去,只见溪涧处,一头吊睛白额猛虎忽地从那密密的林子中窜了出来,口里犹自叼着一头獐子!黑暗中,那獐子脖子上一样物件闪闪发亮,曹操仔细看时,竟是一把小短戟。正自思量间,那猛虎猛地哀嚎了起来,再看时,不知何时那林子里跳出了一个高大的黑影,抓住了那猛虎的尾巴,向后一拽,那虎儿吃疼,吼地一声,将那口里的獐子甩在了地上,低声叫唤了起来,像是讨饶一般!

  “走吧!”那黑影见猛虎将那獐子扔在了地上,也松开了手,放那虎儿跑了!月光之下,曹操终是看清了那人的面容,只见其身高九尺,面容凶恶,一头卷发也不束起,就那样披散着,浑身爆发着一种摄人的魄力,背上横竖着两把大铁戟!“陈留典韦!”瞬间,曹操脑海中就浮现了这个名字,一吕二赵三典韦,曹营中绝对最强悍的猛将,也是最忠诚的男人!

  “喂,你们是谁!”此时,典韦也看见曹操他们两个了,叫道。“可是陈留典韦!”曹操略微一沉思,便道,无论来人是不是典韦,他也一定要将其收归麾下。“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典韦的声音变了,他此时正被朝廷通缉,在这深山老林里碰上一个能随口叫出他名字的人,他很自然地选择了戒备!

  “典壮士不必多疑,在下谯县曹操,曾听过壮士的大名,是以知道!”曹操洪声道。“哼!”想不到典韦却是冷哼了一声,骂道,“你这厮却骗谁来,曹公大名也是你冒认的吗!吃俺一戟!”双手一翻,背上大戟已是到了手中,朝着曹操舞将过去。刚猛的劲风逼得曹操呼吸一滞,倚天剑已是出鞘,格挡住了典韦这一击!

  一阵气血翻腾,曹操已是退了三步,虎口直被震得发麻!“坏人!”这边,曹布见典韦攻击曹操,已是露着牙齿扑了上去。“手下留情!”见此,曹操大呼了起来,持着倚天瞬攻了上去。“你这孩子,咬我做甚?”见扑向自己的只是个少年,典韦并未下杀手,只是任由曹布咬了上去,反正他皮厚肉糙,不怕咬!

  架住了曹操的剑,典韦笑了起来,“有点意思啊!”“那孩子不懂事,我们待会再战个痛快,如何?”曹操看着典韦,慢慢道。“好!”典韦手腕一抖,弹开了曹操。“哥,他,好硬!”见两人分开,曹布跑回了曹操身边,指着典韦道。“这是大哥的事,你在一旁看着就好,明白吗!”曹操蹲了下来,对着曹布道。“你兄弟还硬的牙啊!”看着手臂上的那圈牙印,典韦呲着牙道。

  见曹布点了点头,站到了一旁,曹操拎着倚天剑,缓缓站了起来,对向了典韦,他现在已经不急着解释了,能够和这超一流的猛将切磋,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件快事!“我们再来!”曹操轻声吐字道,身上气势却是变了,虽然这几年他的功夫放下不少,但是昔年在边关所磨砺的杀气却并未消退!

  “好!”典韦的眼里泛出了精光,作为一个武人,他自然看得出曹操身上那种惨烈的气势,绝对不简单!整个人竟是兴奋了起来,舞着双戟攻了上去,被典韦的情绪所感染,曹操也是想看看自己与这些超一流的猛将之间有多少差距,竟是想都不想,就挥剑迎了上去!

  瞬间,剑戟交击,刺耳的锐啸声不断炸起,寒光电闪,当再无声息时,两人已是分了开来,曹操的面上俱是苦笑,暗叹自己怎么去与这个号称古之恶来的典韦拼力量,这根本就是以已之短对敌之所长,若不是典韦无意取自己性命,恐怕现在自己就已是一个死人了!

  “不打了,不打了!”“俺老典错了!”典韦忽地大叫了起来,然后跑到了曹操身前,拜道,“曹公见谅,老典是个浑人,刚才冲撞了!”曹操手一松,将倚天扔在了地上,架住了典韦,“典壮士请起,不必多礼!”神色间颇是奇怪,他哪里想得到,典韦行事,全凭那直觉,刚才剑戟交击时,典韦觉得敢硬接自己这重戟的曹操没必要说假话,而且曹操刚才那起手剑式的惨烈杀气也让他相信曹操绝对是边关上杀人如麻的厉害人物,几番重合下,便信了曹操。

  当下,两人大笑了起来,竟是一道坐了下来,生了火堆,边烤着那獐子,边谈了起来。一番交谈中,曹操才知道典韦果然是在陈留杀了土豪,逃跑在江湖上,想去投他,到了谯县却听他家人说他去了北庭府,便跟着跑过来,却因为不识路,竟是到了这山野。典韦讲罢,曹操自是将他和曹布的事情细细说来,直听得典韦须发怒张,双眼赤红,看向曹布的眼神大是哀怜,他幼时因相貌丑陋不曾少被人白眼相待,曹布那凄凉遭遇自是让他想起了他小时侯!

  “主公,我等现在就去杀了那土豪!”听罢,典韦想都不想,就跳了起来。“好,我就等你这句话!”曹操大声道,他这次回去没有带一个侍卫是他的失策,原本他想着是如何潜回去刺杀那土豪,如今有典韦相助,大是不必了!“主公高义,典韦拜服,请主公收下典韦!”典韦竟是拜倒了下来,武人自古重义轻生,在他看来,曹操愿意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甘赴奇险,自是值得他投效的明主,当下想都不想就拜道!

  “好,今日孟德得此虎将,快哉!”曹操一把抓起了典韦,道,“典韦可有字乎?”“典韦无字,还请主公赐之!”“你之力气,堪比古之恶来,不若就取字恶来,如何!”曹操沉吟道。“恶来!哈哈哈哈哈哈!”典韦笑了起来,“俺老典有字了,有字了!”

  看见曹布站在一旁,曹操心中一动,走了过去,静静道,“从今天起你的字就叫做霸先,曹布曹霸先!”“霸先!”曹布低吟道,眼神炽热了起来。“恶来,如今距天明还有两个时辰,我们正好去替霸先报杀母之仇!如何!”抬头望了一下星辰,曹操道。“但凭主公差遣!”典韦豪声道。

  夜色中,三人摸下了山林,在曹布的引领下,向着那土豪家潜去,此时,正是黎明黑暗之时,亦是人睡得最熟的那刻,防备亦是最松懈之时,曹操和典韦并曹布也不做那翻墙的勾当,直接砸开正门便闯了进去,见人就杀,尤其是典韦,舞着双戟的他杀起人来直如同杀鸡屠狗一般,不过半个时辰,这土豪满门便被他们杀了个一干二净,曹操并无半点仁慈,这些土豪平日里作恶多端,灭他们满门实在算不得什么!

  熊熊的火光中,曹布呆呆地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满是鲜血的刀子,眼神空洞,忽地他扔掉了刀子,大哭了起来。“不要哭了,我们回家!”曹操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边,柔声道。“回家!”曹布喃喃道。“是的,回家!”曹操拍着他的肩膀道,“恶来,霸先,我们回家!”拂晓的天明,三人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一路之上,曹操猛然惊觉,这个天下已是腐糜的如此厉害,在那些豪强的压迫下,他这一路上看到的百姓大多面色枯黄,最好的也只是半饥之色,蓦地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汉末乱世人口锐减得如此厉害,是饥荒,乱世里,饿死的人绝对比战争中死去的人多的多!也许表面上看,诸侯乱战是人口锐减的主要原因,但是从本质上看,那些豪强才是罪魁祸首,因为诸侯需要豪强的支持,所以才会更加纵容那些豪强兼并土地,盘剥民众!想着这一切,曹操的心灼烧似的痛了起来,他的谋划以前根本就未曾注意过这些百姓的死活,他的心早已不是那么冰冷如昔,可以纯粹的计算一切。

  骑在马上,曹操忽地大笑了起来,引得典韦和曹布一阵侧目,他们觉得曹操的笑容很特别,如果他们学过儒家之说的话,自会知道曹操现在的笑容,现在的眼神,叫做悲天悯人!

  “主公,何顾大笑!”典韦终是不解道。“只是下了一个决定罢了!”曹操道,心中却是自嘲着,‘从枭雄的角度来看,真是个愚蠢的想法啊!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呢?’

  又行了五日,曹操他们终于离谯县只有一天的路程了,他们找了一家庄子住了下来。见曹操他们气势不凡,那庄主倒也不敢怠慢,好酒好菜地招呼起来,其时,汉人素有豪饮之风,曹操和典韦的酒量自是让那庄主拜服不已,酒过三巡,那庄主兴致高时,竟是叫人唤出了他在西凉所买的奴隶给曹操他们看!

  那奴隶被牵出之时,曹操他们皆是大吃一惊,原来那奴隶竟是长得身高魁梧,骨骼之雄不在典韦之下,更让人叫绝的是那奴隶竟是金发蓝眼!看着这奴隶,曹操大为愕然,这不是西方的白人吗!怎么会在这大汉出现!见曹操他们面露惊色,那庄主不禁大为得意道,“我这奴隶如何,他可是我在西凉花大价钱买的呢!“西凉有很多这种人吗?”曹操突地问道。“不多,听说大概只有几千人吧,好象是当年的陈汤将军抓回来的俘虏的后代,我可是花了不少钱才把他弄回来的!”那庄主说着走了下去,那奴隶已是跪在了地上,“你这蛮狗,给我叫啊!”一脚把那奴隶踢倒,踩在他的嘴上,那庄主得意地笑了起来,他买这奴隶回来,便是为了在折磨这奴隶的时候取乐啊!

  “汪,汪汪!”那奴隶已是叫了起来。典韦的眼神怒了,堂里的这条汉子如此雄壮,竟是被人这样折辱,他实在是看不下去,曹操也有了怒意,他最看不得此事,他猛地走到了那庄主身边喝道,“够了!”见着曹操的怒容,那庄主笑了起来,“公子,你做什么,这不过是条蛮狗罢了,你!”“砰!”那庄主被曹操重重一拳打飞了,“你这个杂碎!”“主公,打得好!”典韦跳了起来,神情激动,曹操在他心中,分量又是重了一些。

  “狗种,给我打死他们!”那庄主从地上爬了起来,叫道。“啊!”怒吼一声,那趴在地上的奴隶舞着手上的铁链就朝曹操打过去,却被典韦挡了下来,“你疯了吗!”“主人说的就是命令,命令就要遵守,不然没东西吃!”那奴隶大着舌头道,依旧和典韦打了起来。曹操皱了皱眉,心里明白,这奴隶定是从小时候就是被灌输这样的思想,说什么都没用。

  “叫他停下来!”曹操的剑已架在了那庄主的脖子上,“是,是,是!”被倚天那锋锐的寒气一激,那庄主说话都不清楚了,“快点!”“狗种,你给我停下来!”那庄主叫了起来,那奴隶于是便怔怔地停了下来。“告诉他,从现在起你不再是他的主人,我才是!”曹操狠狠道,手中剑割破了那庄主的喉皮,于是那庄主立马大喊了起来,“狗种,我不再是你的主人,以后他才是你的主人!”

  狗种楞楞地走到了曹操面前,“你是主人!”然后指着那庄主道,“他不是了!”“再告诉他一遍!”曹操的剑又紧了下!“是,是,他是主人,我不是你的主人!”“主人!”狗种朝着曹操跪了下来。“很好,你替我杀了他!”曹操松开了那庄主,推到了狗种的面前!“是,主人!”“不,不,我是你的主人,你不能杀我!”那庄主嚎叫起来不过叫到一半,却被狗种砸碎了脑壳!

  “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曹陀,字铁勒!”看着站在那里,呆呆的奴隶,曹操道。“我叫曹陀,字铁勒!(最后一个原创人物,再没有了,大家不要再念叨了)”那奴隶喃喃地自语了起来。“现在,给我坐下,吃肉!”曹操一把按下了曹陀,将一块大肉递给了他。“谢谢主人。”曹陀接过那肉,猛地大嚼了起来。“我叫曹布!”那边曹布却是和曹陀说起了话,他们两人都有着相同的境遇,只是老天怜见,让他们遇上了曹操,这个真正怜惜他们的人! “主公!”典韦走到了曹操身边。“我明白,只有慢慢教了!”曹操摆了摆手道,然后拿过一酒坛递给了曹陀,“喝!”

  吃饱喝足之后,曹操他们带着曹陀这个金发奴隶离开了庄子,那些庄客没有一个人敢阻拦,直到曹操他们走后,他们才醒悟过来,杀死了那庄主的家人,分光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天下法纪崩坏,已是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乱世,不远了!

  

第三十二章 恶来典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