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周瑜

    估算着各地豪强应当损失不轻,若再放任局势蔓延恐怕会弄巧成拙,朝廷的三路讨逆大军分别在北中郎将卢植,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的率领下分别于广宗,颍川一带镇压黄巾,不过此时黄巾锐气正盛,三人也不轻易进攻,都是选择了就地驻守,与黄巾对峙!

  在这战火四燃的时刻,曹操当年布下的间网终于体现了他们的价值,各式各样的讯息汇聚到了曹操手上,虽然大多都语焉不详,甚至只有只字片语,但是对曹操而言,已经足够!其中他最关注的河北局势,他终是靠着这些讯息,理出了一个头绪来,袁绍果然厉害,在他的提前准备下,与袁家交好的豪族组成了一个会盟,共同进退!在河北与黄巾分庭抗礼,不过两者之间处于对峙的状态,并未互相攻伐!

  “本初啊本初,你这一手玩得果然高明!”曹操忽自叹道,朝廷的大军对上其实并未受损的黄巾,结果可想而知!虽然袁绍所做的一切让曹操很是惊讶,但是曹操明白,袁绍还未是一个合格的枭雄霸主,如果他是袁绍的话,那天是绝不会对自己说那种话的!不过以后的袁绍就难说了,只是这条路走到最后的人一定是自己,曹操依旧有着这样的自信,‘因为他比袁绍看得更远!行得更早!藏得更深!’

  呆在洛阳的日子里,曹操开始着手解决起他最头疼的一个问题来:谋士!现在的他,身边极度缺乏优秀的谋士,让他很是遗憾,只是方今乱象初现,想让那些未来的英才死心塌地的跟在自己身边实在不是件容易事,更重要的是,当年他在小孤山一战中啖肉饮血,虽然博得了天下无双的威名,但也暗中被那些士人视为‘屠夫’,风评不佳,更何况自己如果贸然前去,只会惹人疑窦!

  苦思之下,曹操最后只是想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日后黄巾势大,朝廷复召他为将的时候,借用朝廷的名义将他想要的人征召至自己身边,然后再慢慢地花功夫了!在曹操心中,荀或荀攸叔侄和郭嘉这三人是无论如何也要弄到手的,这三人所组成的谋士组合绝对是天下无双!如今荀攸便在京中为黄门侍郎,但是他一直犹豫着是否要去见一下这个史书上被称位‘谋主’的英才!

  矛盾之下,曹操时不时地上街随意游走,来舒缓自己的心情,荀或荀攸叔侄与郭嘉不同,这两人可以说对汉朝有着一定的感情,史书上两人力劝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掌握天时而成就霸业,但是其中未必就全是一片公心,后世曹操的汉贼之称,其实便源自这一所谓的奇策!对现在的曹操而言,如何让二荀在对待汉室的问题上今后能与自己保持一致才是他最头疼的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他便是得了二荀也没用!

  “曹公,我家大人有请!”就在曹操沉思的时候,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家大人是谁?”“我家大人是洛阳令周异周大人!”来人答道。“洛阳令!”曹操低吟着,他与这周异素无交情,如今他却来请自己,不知是何意思,不过反正也左右无事,便去一下也无不可,略微思索之后,曹操便带着典韦曹布二人随那人去了!

  到得周异府邸的时候,曹操忽地想起这个周异正是那个堪称三国第一帅才周瑜的父亲啊!想到这重,曹操笑了起来,看来自己决定来这并没错啊!“曹公大驾,异不甚欢喜啊!”见曹操来到,周异竟是亲自来接,对于曹操,周异并不陌生,他身为洛阳令,自然知道这洛阳的治安管起来有多么难管,可是当年曹操身为一个小小的北部尉,竟然能够让‘京师敛迹,无敢犯者!’便足见其才华了,而且曹操是天下名将,声威震于武人,虽然杀戮太重,不为士人所喜,但是周异却并不介意,自从曹操来了洛阳之后,他便一直想见上一见,虽然有着结交的意思,但是更多的还是想让曹操替他管制一下洛阳的治安!

  “周公清正之名,操亦久闻!”曹操这话到不是客气话,周异在洛阳一带,民声的确很好。“来来来,曹公请坐!”见曹操面相英挺刚正,周异欢喜道(以貌取人,人之常情!)。当下便与曹操一同落座,呼人唤上酒菜来,而曹布与典韦自是侍坐在曹操身旁,惹得周异一阵侧目,“这两位壮士是?”“他们是我的家人,霸先,恶来,见过周公!”曹操笑道。

  “爹,我也要见骠骑神将!”突然,一个俊彦少年从内堂冲了出来,不是旁人,正是周瑜,洛阳坊间,曹操当年的那些故事早就成了传说,虽然在那些士人看来,曹操当年屠戮胡蛮,实是野蛮,但是在像周瑜这些少年的心中,曹操却是大大的英雄,如今听说父亲正在宴请曹操,周瑜连书卷都扔了,便跑出来要见一见这位‘骠骑神将’!

  “瑜儿,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见儿子就这样冲将出来,周异喝道,对于这个儿子,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周瑜天资聪颖,学起东西来亦是举一反三,让人惊讶,只是性子却总是离经叛道,圣人讲究守礼,可是他儿子却偏生不喜这些,做事但求随性,过于飞扬跳脱了。如今在曹操面前,自家孩子竟是如此失礼,周异正想着如何要好好收收周瑜的性子时,却突地发现曹操竟是和他儿子谈了起来,丝毫不以为忤!

  “周公,令郎气度不凡,他日必非池中物啊!”曹操笑道,他这一番话自是让周异高兴不已,而周瑜的一双眼睛也是亮了起来,他父亲的朋友多是一些循规蹈矩的大儒,虽然也常赞他聪明,但是也常常说他不守圣人之礼,很是罗嗦,哪有像曹操这般径直夸他的,更何况,曹操不是旁人,是让胡人闻风丧胆的‘骠骑神将’!

  “周公,不若让令郎也入席如何!”曹操开口,周异自是不会拂他的面子,当下应允了。这下,周瑜越加地喜欢曹操了,心道,这孟德大人果然豪迈,竟是愿与他这少年同席。在曹操的坚持下,周异还允了周瑜喝酒,其时汉人豪饮之风甚行,不过周异管教甚严,周瑜除了几次偷喝外,还从未堂堂正正地饮过一番,如今能开怀畅饮,周瑜更是将曹操视做了自己的知己!

  酒过三巡,席上谈兴甚浓,周瑜虽然解了禁酒令,但是碍于老父在上,倒也不敢多喝!只是略微浅淡地喝了几口,不过他姿势幽雅,颇有名士之风,让曹操心下大叹,周郎之名,果然不虚!而在周瑜眼中,逢酒必干,干必尽的曹操的豪迈雄霸也越发让他钦佩!边饮边聊之中,曹操的才学亦是让周异父子大为叹服,不过几句聊过之后,周瑜竟是向曹操讨教起了用兵之道,谁不渴望长大后能够建功立业,做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人物,他也不例外,而且周瑜心下也有着几分买弄的少年心思。只是曹操何等人也,不过三两句便已让周瑜面红耳赤,自愧不已了!

  见儿子吃瘪,周异并无怒意,心中反到有几分欢喜,周瑜虽然天资聪颖,但是却无人能教(这般的天才,那些腐儒如何能教!),他所请的大儒多是叹气而去,如今曹操却能震得住他这儿子,如何不喜,再加上曹操文武全才,当年师从李膺,学识便是普通大儒也不定比得上,心底里到是有请曹操教导周瑜的心思,只是如今黄巾势大,若是官军吃紧,就算宫中那些宦官再不喜曹操,亦是要用他为将,平定天下的!

  且说周异一个人在那乱想,周瑜却终是少年心性,见论不过曹操,心中只是更加佩服曹操,反到缠着曹操讲起他当年在北庭边关的英雄事迹来,曹操倒也不推辞,当下便讲了起来,他这一讲,不但周瑜全神贯注,就连想着心事的周异也给引了过去,而从未听曹操提过当年之事的典韦和曹布也是竖起了耳朵!

  曹操这番讲,直听得几人是心潮起伏,热血沸腾,讲到酣处,他自己纵酒狂饮,便是周异这文士亦是与典韦他们一道提壶同灌,胸中豪气狂涌,周瑜虽不能畅饮,但是一双小手,却是紧握,当听到曹操讲到小孤山率一千七百士卒笑饮虏血怒啖胡肉,血战四万胡骑时,他更是跳到了桌子上,恨不能与曹操同在!

  再讲到他后来与黑骑营饮酒豪唱之时,那曲将进酒更是让周瑜他们听得如痴如醉!周异这喜好诗赋的文士更是高声叫好,酒态之间,哪有什么儒者风度,看在周瑜眼中,却是让他更觉得曹操身上那种能够感染一切的豪迈风度是如此之雄!男儿生于世间,便当如此!

  讲到最后,曹操自己也已是醉了,浑然不记得要如何去收服周瑜之心,竟是持了倚天剑去了院中一路狂歌而舞,典韦和曹布也是酩酊大醉各持兵器与曹操同舞起来,而周异这平日里温文儒雅的文士也是忘了什么礼数规矩,跑到院子里在一旁高声唱应,与曹操他们一道耍起了酒疯。而周瑜便带着微醺的醉意看着与往日里截然不同的父亲和心目中的英雄豪客一同纵情而欢,在他年少的心中,曹操醉酒狂舞高歌的身影已是刻入了心底,再也磨不去,刻不平,忘不了了!

  第二日,当宿醉的曹操在周家醒过来后,不禁大为后悔,昨日实在是太过放浪形骸,放纵自己了,不知道那小周瑜会如何看待自己,正自想着,典韦与曹布也是醒了过来,仍是犹自喊着要喝个痛快,却被曹操一瞪给瞪醒了!

  “周公之意,孟德知道了!”离去的时候,曹操对着周异道,周异的心思他多半知道,如今黄巾乱起,城中不法之徒和那些官宦子弟怕是又不安分了,他一介文人自是弹压不住那班牛鬼蛇神,想问道于自己,不过也正好,就让他曹操便借着此事让全洛阳的人都知道,他,曹孟德,又回来了!

  见着曹操如此,周异亦是大奇不已,心道我欲让瑜儿拜他为师,他如何知道了!不过看曹公面容,想是允了,当下他也没有多问,是以日后周瑜并未向曹操执师道之礼。

  此后,洛阳令衙门中,多了曹操这个小小的部尉,而他身后又多了一个小小的跟班,周瑜!不过旬日之内,当曹操带着曹布典韦还有周瑜连打数家豪门恶奴后,整个洛阳都知道了,当年被贬的骠骑将军,豪门望而生畏的北部尉,孟德大人又回来了!那些平头百姓自是高兴不已,而张让与着一干豪门世家却是头都大了,这个曹操,怎么又回来了!

  轻松闲散的日子里,曹操在教导着周瑜的同时,也在等待着朝廷大军失利的消息!那个时候,便是他弄起风云,搅乱世间之时,袁绍的如意算盘他是怎么也不会让他拨得响亮的!

  

第三章 周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