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长社

    波才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因为皇甫嵩和朱儁给他造成的压力太大了,这支号称天下精锐的中央军其实力绝非是吹出来的;这支由五校(北军五校,为中央主要常备军,即屯骑、越骑、步兵、长水、射声五校尉所将宿卫兵)以及三河(河东、河内、河南)骑兵,所组成的四万大军中,大部分还参加过当年讨伐羌乱的战役,与朝廷其他那些临时拼凑出来的大军截然不同。当他在颖川得意了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来了,初时,他趁着士气高涨,想顺势歼灭中央兵团,扬名天下,结果在交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他就损失了近三成的兵力,吓得他赶忙缩了回去,不敢再提进攻的事。只是和现在自己地盘上的土豪时不时的来两下。

  翼州巨鹿,黄巾军的总帐内,看着波才送来的战报,张角知道,自己手上的这群将兵比起身经百战的中央军团还是差了一大截。皇甫嵩,这个被称为当世名将的名臣,绝对是个对内心狠手辣的人,自己要是失败的话,那么那些跟随自己的部众,想到这里,张角不敢往下想了。“一定要杀了他!”张角的脸扭曲了。

  洛阳城内,现在表面上是风平浪静,但是暗底下却是暗流涌动,各方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一班儒臣名士是满天介的找十赏侍的麻烦,并时不时的翻出过去党锢的事情来,要求替那些人翻案,而十常侍表面上最近乖觉得很,在朝堂上一言不发,但是暗地里却死死地控制住了皇帝,对于那帮子人的要求则是能允则允。

  而现在作为洛阳第三股势力的豪门却是冷冷地观望着朝官与宦官们地争斗。对于大汉朝廷,他们早就心怀不满了,更不用说这次朝廷针对黄巾的布置,几十万的大汉军队只是死死地把司隶和洛阳围了个严严实实,而让他们在各州的家族私军和黄巾作战,这根本就是把他们的家族当成了炮灰。

  袁府内,袁绍依在窗前,看着院落里已然欲开的桃花,嘴角带着一丝冷酷的笑容。“想拿我们做炮灰,主意是不错,不过你以为我会那么傻吗?”“主公,照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黄巾除了在翼州以外,其余七州几乎都快给他们完全打下了,这不要紧吗?”田丰不无担忧的道。

  “当水被搅浑以后,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渣滓就沉下去了。”袁绍缓缓地回过了头道,“让黄巾替我们去除掉些阻碍也不错。”“属下明白了。”“主公,我们又截住了一批中央军的探子,再这样下去,我恐怕瞒不了多久了。”许攸从外面进来道,这段时间翼州送往中央军的消息和战报都被他们动了手脚。“无所谓,继续保持好了。”袁绍没有一丝的波动。“那?”许攸和田丰不明所以了。“差不多是时候该对付那皇甫嵩了啊!”袁绍轻叹着,“北面的那位应该快有动作了吧!”许攸和田丰被袁绍的推断所慑服了,因为就在刚才他们收到了郭图送来的消息,张角秘密离开翼州了。“主公果然神机妙算。”两人叹服着将刚到的情报送上了。随意地看了一眼后,袁绍看向了窗外的天空,自语道,“客人要来了啊!”

  颖川前三十里,中央军大帐内,皇甫嵩看着手下烦躁的那些将领道,“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觉得眼下大功很诱人啊!”“属下不敢。”那些将领回答得到是颇为齐整。“那就最好,都给我回去,下次要是谁再敢妄谈出战,我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皇甫嵩突然发飙了,那些将领一个个都噤若寒蝉,闷声不响地回各自营中去了,他们知道皇甫嵩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哎!”看着离开的那群将领,皇甫嵩叹道,只要再三个月,估计那些黄巾和豪强就应该打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才是自己挥刀的最好时机只是眼下自己按兵不动,不知朝中会如何想!只是皇甫嵩不知道的是,他以为正在激烈战斗的黄巾和那些豪强们现在却正玩着互相挠痒的把戏而已,他所希望的挥刀最好时机恐怕是没有了。

  洛阳张让的府邸内,看着案上的帛卷,张让阴寒地笑了起来,“皇甫嵩啊皇甫嵩,你真是好手段啊!”脸上满是刻毒!

  袁家的桃花林里,袁绍手里犹自托着一壶酒,突然他拍开酒坛子上的泥封,一股醇冽芬芳的香味四下溢散,弥漫在空气中。突然整个桃林仿佛亮了一下,竟已是多了一个人,一身布衣的张角不知何时站在了袁绍身旁。“好酒。”闻着风中的酒香,张角赞道。袁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的酒坛子递了过去。张角也不客气,接过就一阵猛灌,不多时,脸上就浮现了红晕,“好烈的酒,这才是男人喝的啊!”张角的舌头已经大了,整一坛子酒被他这一顿豪饮,居然已是一滴不剩了。

  “还有吗?”张角意犹未尽地道。“最后一坛了啊!”袁绍的脸上有点伤感,这酒还是以前曹操送他的,现在这剩下的最后一坛也没了,不知道以后还能喝到这酒吗?失神的刹那间,袁绍如是想到,他的性格中,总还是有些优柔寡断。

  “看来我似乎做错事了啊!”捧着空酒坛的张角看着袁绍道。“无妨,只不过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大贤良师不必介怀。”袁绍瞬间便恢复了。“看起来袁公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了啊!”张角扔掉了手里的酒坛子。

  “既然大家的目标一致,我想也就无需多说了。”袁绍淡淡道,然后看着丝毫未动的张角又道,“怎么,大贤良师不回翼州坐镇么?”“统兵打仗并不是我的强项,严格的说,我只是一个象征而已。”看着袁绍,张角笑了,“另外我想我的另一个长处也就是杀人了!所以在解决那个麻烦之前,可能要打扰袁公了!”“无所谓!”袁绍只是简单地说了三个字便转过了身子,“对了,你的弟子中有个叫唐周的好象和我的一个朋友有着不错的关系!”“你那个朋友是谁?”张角脸上的表情暗了下来。“曹操!”袁绍已自消失在了桃林中。

  张角潜入洛阳的消息,曹操很快就从唐周那里知道了,烧掉帛卷以后,曹操笑了起来,豪强和农人,他们之间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现在却联合起来对付朝廷了,真是讽刺啊!不过自己的那位老朋友还真是有本事,居然已经网罗了几个谋士,真不知道他是如何解释和黄巾之间关系的,看起来自己落后了啊!想到唐周或许已经暴露了,曹操觉得自己也许是该去见见那位开启乱世之门的大贤良师的时候了!

  朝廷开始催促起前方的中央军团尽快扫平逆乱了,而皇甫嵩似乎也嗅到了一丝针对他们的阴谋气味,不再驻扎在原地,开始了向颖川波才军发动了进攻。这次,波才学乖了,紧紧地将所有兵力集中于长社布防,躲在城墙后面,对中央军团的挑战一概置之不理。

  “大人,这些贼黄巾太狡猾了,躲在城墙后面就是不肯出来。”皇甫嵩手下的将领对于黄巾避战的做法极为不屑。但是对于黄巾这种无赖的战法,他们一时之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中央军团的赫赫威名是与大汉西境的羌人作战中打下来的,而羌人却恰恰是没有城池的。对于攻城战,中央军团并不比普通的大汉军队强多少。

  “那些该死的豪强,居然和黄巾连手做戏,还有张让他们这班宦官,真是可恶啊!”想起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皇甫嵩牙咬紧了,他和卢植他们所谋划的大计似乎已经被察觉,那么接下来就要小心行事了,平复了一下心情,他冷冷地看向了身旁的心腹,“这一带的豪强扫干净了吗?”“回大人,全扫干净了,给朝廷的文书也没有问题,我们干掉的只是与黄巾勾结的乱军而已。”

  “对了,大人,从那些豪强那里我们抄出的军械物资极多,是不是全赏给弟兄们?”“也好,全发下去吧!”皇甫嵩对于自己手下的军队一向都很慷慨,这也是为什么他手下军士打仗勇猛而且忠心耿耿的缘故。停顿了一下,皇甫嵩大笑了起来,因为他想起了一件自己忽略了的事情,那就是那些黄巾虽然没有和豪强打得两败俱伤,但是他们同样也没能从豪强身上获取大量的兵器和粮草,那么这样的话,那些躲在城墙后面的老鼠绝对撑不了多长时间。

  “传我命令,给我把长社死死地围起来,一只苍蝇都别给我跑了。”皇甫嵩冷笑着下达了命令,想通了解决黄巾的事情后,他开始考虑起了这件事情背后的东西来,朝廷内部绝对有人想算计自己,而且多半是那些豪族还有那些宦官,看起来自己要有所行动了,想着皇甫嵩的脸色渐渐变地阴沉了。(为了剧情需要,我把长社归在了黄巾受上,通晓历史的别骂!)

  洛阳城内,张角很是安静地住在袁绍府上,对于手下被困地事情似乎是一点都不介意。“我说你真地不在意吗?”袁绍很有礼貌地问着张角。“他现在守在长社城中,至少一个月里面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一个月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事了。”张角看了一眼袁绍道,“而且我想皇甫嵩多少也应该猜到了你我之间的关系,如此的话袁公反到该担心一下自己了。”“那我想我应该和那个老匹夫妥协一下,翼州太太平了也不好!”袁绍笑着道。“不过太热闹了也不好罢?袁公得多费点心思了!”“这个我自然省得,不过大贤良师也少不得要花些功夫了!”

  中平元年七月,一直互相做戏的翼州豪强和黄巾开始了真正的交战,这一次,双方可是不折不扣的真刀真枪地干上了,基本上双方的损失持平。而受着翼州豪强和黄巾大战的影响,其余各地的豪强也陆续和黄巾开始了真正的交战。消息很快地传到了皇甫嵩那里,在亲自派手下的探子前去确认后,皇甫嵩放下了心。

  就在所有的人注意力被翼州的大战所吸引的时候,张宝带着旗下二万的黄巾精锐秘密到了颖川一带,在袁家的帮助下,他们伪装成了颖川东面豪强的私军驻扎了下来,并且骗过了皇甫嵩。此时,波才已经被围半个月了,城里的粮食正如张角所说,可以支撑一个月,也就是说波才还可以守半个月。但是波才却开始命令手下不记代价的突围,四次下来,他整整损失了五千人马。

  面对波才军死命地突围,皇甫嵩手下的军官开始鼓噪起来,他们觉得波才军应该粮尽了,是时候进攻了,但是老辣的皇甫嵩却阻止了手下的冲动,只是让他们守着自己的防线而已,直到波才军四次突围失败,损失了五千人马后,皇甫嵩才开始有点相信波才军是真地断粮了。这时候,张宝伪装的土豪军开始了对长社的攻城,两批黄巾军互相做作一番后,波才军配合地一度让出了东面城头,然后张宝军在波才军“誓死反击”下,退回了自己的营地。

  此时在他们西面的朱儁军也在与黄巾的交锋中斩获不少(历史上是朱儁兵败,皇甫嵩顶上,不过这里冰风就完全自由发挥了,大家不要骂啊!)这下,皇甫嵩手下的将军再也坐不住了,纷纷跑到他那里去请战了,而皇甫嵩也是终于确定波才是真的粮尽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急着让自己的手下进攻,而是让三军原地休整,三天后进攻,此外他还派人去了张宝军大营,要求三日后这些豪强会同中央军一起攻城,张宝自是满口答应。

  三日之后,在中央军开始攻城之前,张宝军装模做样地先冲击了一番,败退而回之后,就缩回营地不肯动了。“想捡便宜的混蛋!”看着没有动作的张宝军,皇甫嵩恨恨地骂了一声,便不再去管了,现在他想着的就是如何攻陷眼前的这座城池,然后杀光里面的叛贼;至于这群想跟在后头拣好处的家伙到时候再收拾他们。

  

第四章 长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