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胡琴

    

  山风徐吹,骑在马上的曹操心中有着一丝期待,同时也有着一丝担忧,他是一个人,想要凭一己之力和整个时代整个权力阶层对抗,他做不到,他需要一群有着才华,和他有着同样理想的人与他一起奋战,庆幸的是在他身边,有着墨名,典韦,高勇,高顺,夏侯他们。即使自己与天下为敌,他们也会与自己同在吧!可是真正想要让这个天下平定下来,光靠武力是不够的,马上可以打天下,却未必能治理好天下,士族中有着人才,他们或许也同情百姓,但是骨子里他们并没有将那些构建一个伟大帝国,一种伟大文明最重要但却也最容易被忽视的百姓,视作与自己同等的存在,他们只是自认为是拯救者,而那些百姓只是被拯救的对象而已!

  荀或,有王佐之才,但他却是比荀攸更正统,更顽固的一个人,自己真的能改变他吗?曹操没有自信,但是他不会放弃,在心中他已经做好了最绝也是最痛的打算,如不能用,杀!至于另一个人,号称有着鬼神之能的郭嘉,曹操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没有那么多的担忧,出身寒家的郭嘉在史上有着近乎恐怖的直觉或者说是推算能力,只是不知道他能否看穿自己的理想而愿意追随自己啊!

  “主公,到了!”见曹操坐在马上发楞,荀攸拉了一把曹操,他很奇怪,自从上路之后,曹操便一直沉默不语,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到了吗!”看着眼前清雅的竹屋茅舍,曹操回过了神。“你家主人呢!”荀攸拉住了正自门口扫地的童子问道。“我家主人与荀先生去后山抚琴论道去了!”童子道。

  “公达,那我等便去后山也凑个热闹吧!”曹操与典韦张飞也下了马。“也好,攸带路!”荀攸当先而行,此时的儒士还远不是后世那般无用,手无缚鸡之力,像荀攸腰间所佩之剑,并非摆设,对付一两个小贼,还是有余的!

  进得山中,曹操那原本有点浮躁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听着山岚松涛之声,他不禁道,“若是能无忧无虑于此终老,却也是人生乐事啊!”心底里,有一种隐隐的疲累感觉!“主公,这里有什么好的,还是和兄弟们喝酒吃肉快活啊!”张飞豪声道。“也是!”曹操轻声笑了起来,自从有了那个理想以后,自己这一生就不再属于自己了,不是吗!

  穿越山林幽涧,几人面前忽地开阔起来,已是到了一处山谷中,飞流而下的山泉,举目极碧的苍翠,让人不禁心神悠远,陶醉其中,一阵若隐若现的琴声和着山岚流水,萦萦绕绕,自有一种幽森静谧!

  曹操的心神被那巨岩上两个白衣人影吸引了,与荀攸相视一眼后,几人也是朝着那巨岩而去。“公达,今日是吹什么风啊,竟是把你这大闲给吹来了!”带着一丝调侃语气的声音响起。曹操看清了那人的面容,很难形容的一种感觉,那人长相可以说得上是眉清目秀,只是略微有些胖,破坏了那种清雅的美感,但是却也给他平添了一种玩世不恭的游戏感觉!

  “奉孝,你啊!”这时,旁边另一个文士长身而起,走到了曹操他们面前,“真是失礼了,我这位朋友一向如此,几位莫怪!”神态谦良文恭,儒雅之风浑然天成!

  “公达,有客前来,你也不介绍一下!”郭嘉亦是走了过来,对着曹操几人道,“在下颖川郭嘉!”“颖川荀或!”“曹操!”“曹骠骑!”荀或惊讶道,而郭嘉到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奉孝,我真是服了你了,这样你都无动于衷!看起来就算是皇上亲临,也休想让你眨一下眼睛啊!”见郭嘉还是那般模样,荀攸叹道。“奉孝大概早就知道我等要来了吧,连酒都备好了!”见那巨岩上摆着几坛子酒,曹操笑了起来,似乎与郭嘉很熟的样子。见曹操如此,郭嘉眼睛一亮,他本就是漠视礼法之人,最喜随性而为。

  “文若,如何?”郭嘉朝着荀或笑了起来。轻叹一声,荀或摇了摇头,“我又输了!”“我早就说过,公达必会将我二人卖了!”郭嘉笑着看向了曹操,“曹公请!公达,你,我就不招呼了!”当下,几人坐了下来,曹操本就不喜摆架子,郭嘉又是个视世俗如粪土的人,而典韦张飞则是两个直肠子,二荀虽是儒士,但并不迂腐,也是随意而坐!

  在坐几人,除了二荀酒量差点,郭嘉也是善饮之人,那几坛子酒实在是不够喝的,不过片刻,寒暄话也没说得几句,酒已喝尽!“失算了,失算了!”郭嘉拍着头叫道,“几位稍等,我去拿酒!”“奉孝说笑了,你一人能拿几坛,我随你去!”曹操站了起来,典韦和张飞亦是站了起来。“也好!”郭嘉道,“公达,文若,你们两位就呆着,我们去去就回!”留下二荀,郭嘉自是领着曹操谈回去拿酒了。

  看着曹操他们消失在山林之中,荀或长叹了起来,“世称曹骠骑嗜血好杀,如今观之,当是谬言!”“文若,主公是真正一心为天下!”“主公,公达,你?”听着荀攸的‘主公’二字,荀或惊道。“不错,我已经奉曹公为主了,虽然我还是看不清曹公真正的心思,但是有一点我是能够确定的,主公是真地为这天下百姓而想!”荀攸的脸上有一种淡定的坚决。“公达,你下定决心了!”荀或低声自语道,不知是说给谁听。“我知道您属意袁公,只是如今主公收拢了五万流离失所的百姓,附近的郡县又不愿收留他们,我只是希望叔叔能够替主公暂管这些百姓,直到叛乱结束!”荀攸看着荀或道。“叔叔!”荀或心里苦笑了起来,为了那位曹公,公达你竟然愿意向我低头,这位曹公值得吗?“好,我答应你!”荀或淡淡点头道。“谢谢!”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各自想着心事。

  山谷外,曹操奇怪地看着郭嘉,眼神中俱是不解之色,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奉孝,今年年高几何?”“十七!”‘十七’曹操心中暗叹,史书果然未必尽准,这郭嘉的生年竟是差了三年,还好自己没有多问!

  进得茅屋,曹操楞了一楞,只见满屋尽是竹简,随手翻看一下,竟是无所不包,道儒墨法兵等诸家学说皆有所包,心下叹道,后人大都说郭嘉天纵其才,但是这满屋的竹简,足见其刻苦之功,天赋固然重要,但是若没有这后天的努力,终只是无用罢了!

  再说几人拿了酒正欲走,曹操却看见墙上挂了一把胡琴(其实汉时西域应当传进过这种乐器,我想大致是唐代胡琴的前身,不过那时侯叫什么实在查不到,就用了这个名字!)心下一阵恻然,他前世本就是喜好此器的高手,此世却并未见过这胡琴,“奉孝,这是?”“这是家父生前之物,据说是来自西域的乐器,我父亲把他唤做胡琴!”郭嘉的神色黯了一黯。“我可以拿下来看看吗?”“无妨,曹公但请自便,不若一起拿去吧!”郭嘉性子终是豪迈不羁,应声道。

  再回到山谷之中时,几人却已是各有心事,荀攸和荀或依旧沉默不语,郭嘉则是想起了死去的双亲,笑意再无,而曹操则是***着那胡琴,神态间有伤感之意。见着几人如此,典韦和张飞也沉默了,两人拿着酒坛子自是闷喝了起来。

  不知沉默了多久,曹操忽然拉动了那胡琴,声音生涩晦暗,时断时续,慢慢地才连贯了起来,想到自己前世那等如空白的人生,曹操有着无奈叹息,再想到此世关心自己的人一一离自己而去,心中随着琴弦的拨动,悲伤上涌,琴声更显悲拗,又想到因为信念而与自己诀别的师父,那琴声中又多了些许老天弄人的苍凉!

  拉着拉着,曹操心中渐渐模糊了起来,那些往事化做了碎片,飘舞不清,最后突地变成了一副灰暗的景象,苍茫的大地上,无数蝼蚁一样的人,穿着破败的衣服,形容枯瘦,双眼木然,无神地劳作着,蓦地那景象又变了,只见触目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四处皆是白骨苍苍,血流成河,积尸盈野!乱世,诸侯相战,豪强残民,便是此般景象吗!

  凄凉苍茫的胡琴声如泣如诉,如山鬼夜哭,凄苦哀怨;如龙哀鸣,声悲大泽!荀攸他们完全被这琴声所摄,想起了这世间,那些腐糜黑暗,那些不平,那些苦伤!每个人的心中并没有什么豪气上涌,有的只是说不出的苦闷难受,道不明的凄凉苍茫!

  “痛煞我也!”张飞叫了起来,他实在受不了这凄凉的琴声了,竟是纵身跳入了山潭之中,狂乱地疯打起来,典韦也忽地猛砸破了手中的酒坛子,他想起了以前乡里那些残民而肥的恶霸土豪,背上的铁戟到了手中狂暴地舞了起来。

  荀攸想起了军营旁那些对自己千恩万谢的老弱妇孺,心中悲怆莫名,为什么这世间会是这样,会是这样啊!而荀或脸上表情忽明忽暗,心中如*一般,自己那理想在这琴声里好象变得支离破碎,渺小不堪!郭嘉怔怔地呆立于原地,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个拉着胡琴的背影,那个告诉自己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身影!

  曹操越拉越急,心中景象忽地破碎,他看到了自己,一个模糊的自己,你想背负的,你不觉得太沉重了吗,为什么想要去改变,那是你改变得了吗!他心中大声呐喊了起来,对着那模糊的自己!他看清楚了,那个模糊的自己浑身是血,手中提着的是头颅!那头颅满是血污,但却不是汉人的头颅!

  “杀!”曹操猛地嘶吼了起来,而琴弦也‘崩’地断了,一切嘎然而止!曹操的眼中有着血丝,其他人怔怔地看向了他,神情凝滞,“对不起!”曹操将胡琴拿到了郭嘉面前。“它是你的了!”郭嘉将胡琴推了回去。没有说话,曹操接过了胡琴,走向了山谷之外,荀攸紧紧跟随了上去,他知道,荀或答应了就绝对不会反悔!至于郭嘉,他猜度不到!山岚中,荀或和郭嘉静静站着!没有声息!

  (我最恨内战,此书虽是写曹操,也许统一过程看上去会很曲折,人物方面会写得惨烈,但我保证绝不会让此书中汉人元气大伤,只要解释合理,没什么不可能,沿着丝绸之路杀向西去,是写本书的夙愿,但是我不会粗制滥造,为了所谓的爽而再强行将一般牛人归入曹操麾下,将国内写的草草了结,而对外战争也不会写得那么不真实,狂顶回首东顾和1911新中华!意淫强国,万岁!)

  

第八章 胡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