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破灭

    (兄弟新书,大家去顶下!器吞天下 书号85454)

  鼎沸的军营中,俱是一阵练武呼喝之声,曹操来到颖川驻扎之后,已是一月有余,这段日子里,除了练兵之外还是练兵,与白登河对岸的波才部隔岸对峙。因为与中央军一战而元气大伤的波才也自是不敢去褥曹操的虎须,曹操的名望在北地可不是吹的,能够杀的那些悍勇的蛮人闻其名而瑟瑟发抖的神将,又岂是他能轻易冒犯的!曹操没去攻他,他已是庆幸万分,只是整日里不断地加固着营盘!

  而曹操现在也有他的难处,朝廷虽然给了他三万大军,但是大部分都是新兵,那些不多的老兵也多半是些兵油子,现在他就让黑骑营每天操练着他们,一开始还有几个老**闹事,不过被曹步持戟连挑十七人后,就再也没人敢做声了,而且那些新兵还高声叫好,那些**平时没少欺负过他们!这一个月下来,虽然实力提升有限,但总是有些军队的样子了!

  而那日回来之后,荀或和郭嘉在第二日也自己来了,荀或自是被曹操派去管理那些无家可归的百姓,有些东西,不是靠说就能转变得了的,只有亲身去看去体会,才能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转变过来!至于郭嘉,曹操则是放任自流,随他在军营中走动,现在,他还用不到他的智谋,就让他在这军营中好好历练一番,曹操相信‘纸上用功十年,不如一朝剑忍染血“这句话,无论对什么,都适用!更重要的是,决定要彻底铲除豪强的他,需要的是能够和他有着相同信念和理想的麾下,光以个人的魅力有时并不能让人死心塌地地追随,只有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理想也是他们的理想时,他们才会为了这个一致的目标惮精竭智,尽其所能!

  荀或这些日子急剧地消瘦了下去,原本的丰神俊郎再也难觅踪影,身上那儒雅全变成了一种沉稳,一种责任,当他走进这流民大营的那一刻起,他忽然觉得自己原来的那理想是多么可笑,现在他还一直记得第一天来这里时,曹操看着这些流民所吟的那首怪异诗句,“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荀或总是低吟着这两句话,他从小所形成的那种理想那种志向,在这句话面前,突然间变得很脆弱,很渺小!在这一个月里面,事无巨细,大多都要由他来亲自处理,他开始了解这些流民,了解他们的悲,他们的喜,他们的哀,他们的乐!曹操所购的粮食虽然很多,但是却架不住越来越多涌向颖川大营的流民,在这些新过来的流民中,荀或真正对自幼所形成的那种理念产生了动摇!这些新进的流民全是被那些豪强和士族所驱赶过来的,而那些黄巾并没有为难他们!

  而另外一件让荀或震动的事情就是,在这些原本被他所轻视的流民中并不乏一些才智之士,他们或许没读过书,但是他们在某些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智慧甚至在他之上,与他有着同样震撼的还有荀攸,由于大营目前只是训练士卒,所以他留在流民中的时间远远比在曹操身边的时间要多得多!出自名门望族的他们在这一个月里,心灵受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震动,但是那还不足以让他们转变头脑中那根深蒂固的观念!

  “主公,现在流民全部涌向了我们,已经有十万之众!”大帐里,荀攸道,“恐怕,以后的人会更多!”作为一名优秀的谋士,他明白,如果继续再收拢那些涌来的流民,也许不用多长时间,全军的粮草就要崩溃了,而且这些涌来的流民很可能是黄巾他们故意放过来的,作为曹操的谋士,他应该劝阻曹操继续收纳流民,但是他做不到。

  “我知道,文若,如果流民继续涌入,你能够管好吗?”曹操看向了随荀攸一起来的荀或。“能!”荀或站了起来,现在的他早就屏弃了那所谓的儒雅,有的只是一种精干,“只要有粮!”

  曹操看向了两人,他知道他们两个是能够为着真正理想而牺牲一切的人(不要和我扯什么豪族的人将本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的周总理当年就是出身资本家庭,还不是参加了革命,比有些出身贫贱的更忠诚更坚定!)但是他们似乎还处于矛盾和迷茫之中,那就让自己再来加一把火吧!

  “粮食!”曹操低吟道,然后眼神猛地锐闪了一下。“公达,这附近有不少大户,我想你去借点粮食!”“荀攸愿往!”荀攸苦声答道,这几日在流民中的日子,让他对那些豪强有了清醒的认识,但他还是想努力一下。“文若,你们家是颖川的大族,能否也借点粮食与我,待叛乱平定后我再还!”曹操转向了荀或。“或愿往!”荀或到是大声答道,虽然这些日子的经历也让他对所谓的豪门世家好感难在,但对自己的家族他还是有着这自信的!“那好,便拜托你们了!”曹操淡淡道。

  荀或和荀攸走了,走的很急,看着带人分别疾驰而去的两人,曹操站在营门口,好久没有动静!蓦地他才转过了身子,郭嘉正自站在他身后,自从在军营里呆了十日左右,他便选择了跟在曹操左右,但却不发一言,他想知道,曹操的理想是否就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他始终不敢确信自己所猜测的,因为那委实太疯狂了!

  “奉孝,你觉得文若公达他们能借到粮吗?”曹操问道,郭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是吗!我也是这样想的!”曹操笑了起来,然后便转身走了,留下了被这句话所惊到的郭嘉。“我猜得没错!”郭嘉在夜风中笑了起来,“看起来我找到了!”随着话语的落下,他转过了身子,跟上了那个身影!

  五日后,荀攸和荀或回来了,两人的面色都很难看,荀攸空手而归,而荀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带了粮食回来,但却少的可怜!荀攸很愤怒,他这五日来,跑遍了附近的豪门大族,还有不少所谓有着名士之称的望族,但是没有一人肯听他把话说完,更惶论借到粮食了!而荀或则是一脸黯淡,他回去之后,家里那些自小被他所尊崇的长辈没人愿意帮他,甚至还劝他离开曹操那个屠夫,任他如何踞理力争,他们始终不愿意借粮于他,到最后还是那些他平日里曾接济过的穷苦人家,从口中抠出了这点粮食给他带了回来!(那些豪强名流大抵都是这样,就算现在我们国家那些富豪名人有几个是真心做慈善的,大都是作秀,到最后真正帮穷人的还是穷人!)

  “公达,文若,附近郡县我已找过,没人愿意接纳这些流民!”看着两人,曹操道,“我想请朝廷拨粮,赈济这些流民,想你们两个去朝廷上告,你们可愿前往!”“攸(或)愿往!”荀或和荀攸相视一眼后,齐声道,豪强,名门,望族,已经让他们彻底失望,就算是朝廷他们心中亦无多少把握,只是从小那种根深蒂固的忠君思想让他们还是相信灵帝和朝廷只是被蒙蔽,此去也许能!

  “奉孝,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大帐内,曹操疲累地坐了下来,亲手去毁掉荀或和荀攸自幼形成的精神信仰,让他觉得很累,很累!“主公没有做错,我想这才是最好的结局!”郭嘉在一旁静静道,十七岁的脸庞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镇定冷静!“鬼神之能!”曹操闭上了眼睛,就在那一日,郭嘉突然找到了自己,将自己谋划的布局抽丝剥茧一点一点复述了出来,当时自己握着倚天的手中全是冷汗,最后当郭嘉向他效忠时,他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对于郭嘉,他选择了信任,不是因为自己知道的历史,只是因为郭嘉眼神中燃烧着的那种坚定,他相信了自己的感觉!(个人以为郭嘉就是那种飘渺的很有感觉的谋士,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比诸葛亮制定了一个完美的战略,但是郭嘉只需要一个灵感就能破解那种!可能比的很不恰当!

  朝堂之上,荀或和荀攸心中一片死意,这便是他们指望报效的皇帝和朝廷吗!几番苦谏,任他们费尽唇舌,除了曹嵩等寥寥几人,朝中无人愿意救济那些流民,更有甚者,竟是当庭指斥他们不去平贼,竟是帮那些乱民说话!激愤之下,他们舌战群臣,最后灵帝勃然大怒,当时就要斩了他们两人,好在曹嵩劝阻,才免了两人死罪,但是却要受二十庭杖,贬为庶人,终生不得入朝!(绝了他们的念想.)

  宫外,天下起了瓢泼大雨,荀或和荀攸就在如哭的雨中,一声不吭地挨了那二十庭杖,最后双双晕死过去!当他们再醒来时,已是在曹嵩府上,谢过曹嵩之后,他们婉拒了曹嵩留他们养伤的好意,竟是拖着伤重的身子,执意赶回了曹操身边,他们心中已是实在放心不下那些流民了!

  赶回军营之后,伤重的两人加上风寒竟是彻底病倒了,这让曹操陷入了自责之中,若不是郭嘉的劝解,恐怕他心中会郁积难平,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两人并没有大碍,而每天来看望他们的流民络绎不绝,常让两人感动不已,只觉得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在病榻之上两人最关心的还是这些流民,若不是曹操令人死死地看住了他们,他们早就挣扎着起来去流民营了,在他们卧床的日子里,曹操与郭嘉几乎是每天必来相探,几人之间的情谊与日俱增!曹操话语间所流露出的只字片语也都让他们神往不已,一个理想中的帝国之梦在他们心中若隐若现!

  (是该让孟德做点什么了啊!)

  

第九章 破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