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谁偷袭谁

    流民不断涌向了曹操搭建的流民大营,终于粮食只剩下了三天之用,但是曹操依然不急,而荀或和荀攸则是指挥流民搭建新的营地,至于粮食,他们相信曹操一定能够解决。粮断前的一天,曹操的大军动了,不过不是去攻打黄巾,而是去向那些固守自垒的豪门望族借粮去了!

  “奉孝,你说波才他回上当吗!”大营旁边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曹操和郭嘉摆席而坐,席上只有一灌白粥,陶碗两三,两人竟是以水代酒,倒也颇有几分雅趣!“主公,这么多流民,波才的探子肯定不少,不怕他不上钩!”郭嘉笑道,“公达来了,不若主公问问公达罢!”

  “公达,坐!”见荀攸神态自若,眉宇间更有一种破而后立的熠熠生机,曹操也不禁为他高兴,他和荀或二人并未如想象一般一蹶不振,而是现在如此这般精神,实在是让他很庆幸!而他们两人伤好之后,更是马上回到了流民中去,套用一句俗话,那便是他们两人现在是如鱼得水,乐在其中!尤其是荀或,屁股后面更是多了一个甩也甩不掉的小尾巴!

  “主公,今天又有不少波才的探子主动向我们投诚了!”荀攸坐在了曹操对面,脸上满是欣喜,现在每天都有人跑到他那里去认罪自首,让他享受着那种感化人心的巨大成就感觉,而那种百姓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依靠更是让他激动难平!

  “公达,你可要顾着主公的大计啊!”见荀攸笑得如此灿烂,郭嘉不禁打趣道。“这个我自然省得。”荀攸看向了曹操,“主公放心,我已经让那些机灵可靠的回去跟波才复命去了,不怕波才不来!”

  “你办事,我放心!”曹操笑颜道,然后向着大营又看了几眼,“文若呢?怎么还没来,不会又是给那个小尾巴给钓住了吧!”“文若啊,又给那些孩子授课去了!”见曹操相询,荀攸笑答道。“公达,让文若注意点身子,别累坏了,以后可还是有着更多的人需要他的才华去救助啊!”听到荀攸如此说,曹操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荀文若,做起事来真是拼命,白天要管着近二十万人,到了晚上又要去教那些孩子,长此以往,他的身体!

  见曹操担忧之色,溢于言表,郭嘉和荀攸二人俱是心中一热,还是郭嘉先道,“主公,文若现在可是干得起劲呢!我倒是觉得现在变黑变瘦的他可比以前那白净的书生模样精神多了!”“奉孝说得对,我也觉得叔叔比以前更有精神了!身体也硬板多了!”荀攸想起荀或那变得刚毅坚强的脸庞,也不禁道。

  “我就说那么一句,你们两个就讲了那么一堆啊!”曹操笑叹道,“好了,看起来,今天文若晚上有着落了,小尾巴肯定又给他开小灶了,只留下我们又得喝这稀粥!”说话间,曹操拿起了那陶罐,倒起粥来,“公达,奉孝,真是难为你们了,跟着我,却要随我一起喝这清粥!”“只要能跟随主公,就算是喝凉水,攸也觉得心中甘甜!”荀攸道。“宁喝开眉粥,莫吃愁眉饭!我现在才觉得这白粥可比我以前吃的那些东西好多了啊!”郭嘉端着碗,喝了一小口,笑道。“能有你们在孟德身边,真是上苍对孟德的厚爱啊!”曹操长笑道。

  三人就着那略微有些苦涩的野菜,开心地喝起白粥来!人生便是如此,锦衣玉食又如何,你却未必能得真快乐,反倒是知己相随,不离不弃,那就算是草根树皮,也是甘之若饴,自得其乐!

  黄巾大营内,波才也是一脸喜色,他终于可以确定,曹操军中已是断粮,那三万大军竟是全部被派出去借粮了,当然或者说抢更恰当一点!整个官军大营,就剩下一千人马而已,正是前去劫营的大好时机,想到能够击败有着神将之称的曹操,波才心中不由一阵狂跳,虽然还有着些许的忐忑,但是自己那些探子送回来的消息却让他心痒难平,终于再也按奈不住那击败曹操的诱惑,波才决定出兵!

  “大帅,咱们真的要去劫那曹骠骑的大营!”波才的副将程志远还是有些不相信一直龟缩不出的主将竟是要去干那劫营的买卖!“当然要去,根据探子所报,现在官军大营就剩下那曹操和一千人马,如此大好良机,怎能错过!”波才道,“传我命令,生火造饭,让大家给我吃饱,咱们黎明出发!”是夜,波才所部三万精壮尽皆饱食,于黎明随着波才去偷袭曹操的大营了!

  “果然如军师大人所料啊!这般蠢贼!”就在波才带兵走后不久,白登河畔,一支军队在黎明中影影幢幢,向着已是尽皆老弱的黄巾大营摸去!那带兵的正是高顺,就在曹操派他们出去‘借’粮前,郭嘉这个被曹操亲命为军师的大人已是给他们各自布置好了任务,见一切都在按着那位军师大人所预料的一切进行着,高顺不由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了七岁的年轻军师由衷地敬服了!

  “都给我精神一点,你们是我高顺的兵,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吗!”过了白登河,高顺已经不需要再掩藏行踪。“死战到底,宁死不退!”一万精选的士卒大叫道,这些两个月前还是平凡农家子弟的士兵们此时已有了一种沙场铁血的气质了!“很好!”扫了一眼这些自己这两个月来所训练的士卒,高顺满意地点了点头,举起了自己的刀,指向了不远处的黄巾大营,喝道,“杀!”

  一声令下,一万士卒随着他们的主官大步地冲向了那依稀可见的黄巾大营,高顺根本不怕黄巾能有什么象样的抵抗,因为出发之前,军师大人已经说得很清楚,这半年下来,黄巾储存的箭石早就消耗得差不多,再加上自己是在对方精锐尽出后袭营,那些黄巾根本就猝不及防,而且那些反水的探子更是将黄巾大营前的陷坑工事画了草图给自己,要是还不能完胜,他高顺还不如自刎,省得回去被老父乱刀劈死!

  “官军打来了!”由于高顺他们早就呼喊着口号,是以那些黄巾到也有时间从床上起来,虽然免去了慌乱,但是更多的人没有跑去大营前防御,而是更多的选择从后营逃跑,这就要怪波才平日里畏战和加固大营的做法了,那无形中给了那些黄巾士兵们一种错觉,那就是曹操军勇悍无匹,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如今主帅带着精兵在外,他们这些老弱残兵怎么抵挡得住,还是保命要紧!更何况此时黄巾大营也是处在军粮将尽告罄,军心将乱未乱之时,恰恰正好被高顺这猛地一击给彻底引发了!这才是郭嘉的恐怖之处,他完全抓住了波才想要名动天下的心思和黄巾大营那些旁人难以想到的微妙因素,使高顺的奇袭变成了一场完美的击溃战!

  高顺带着士兵冲过了黄巾布下的陷坑等工事,冲到了黄巾营门前,可怜黄巾此时连门都没关上,就被高顺如狼似虎地冲了进去,正所谓将是兵之胆,见着高顺如此勇猛,那些从洛阳附近征召的朴实农家子弟也是血气上涌,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我不能给高将军丢脸,更不能给孟德大人丢脸,一个个绰着刀子呀呀地叫着朝那些早已胆颤的黄巾扑了上去!

  黄巾大营中,曾经与中央军硬拼过的五千悍卒被波才带去之后,剩下的除了少数亡命之徒,大多都是没经历过什么阵战,被高顺军这一冲,都是吓破了胆,当高顺连杀十几个平时在黄巾军中自负勇力的狠角色之后,那些黄巾士兵开始溃散了,乱糟糟地向着后营没命地跑了起来,而高顺则带着麾下不断地驱赶着黄巾向他们的后营跑,心中实在是一点劲都提不上,想他在北庭可是时常和张飞他们带着百骑转战千里,去和那些草原各部找乐子来着!(人带多了的话,那些部族就直接跑了!)

  将那些黄巾完全逼出大营后,高顺停下了自己的军队,直接把黄巾大营占了,同时派人去守住了大营旁边的另外两条道路。接下来就看张飞和曹布的了,不过想到这些黄巾的战力,高顺不禁猜测,张飞那个好战分子可能又要哭泣了!

  再说那些黄巾被高顺一万大军的气势吓得连打都不敢打,就朝着自己后营跑,十二万黄巾就这样乱七八糟地从后营两个方向各自逃跑了,其实本来出发前高顺还打算火烧黄巾大营,不过却被郭嘉劝阻,郭嘉说得很直白,“你这一把火最起码烧死七八万,以后如何让那些黄巾归心!”这话让高顺砰然心动,他们这些在北庭的军人,心里哪个不希望曹操称帝,带着他们纵横天下,攻城掠地的!当年曹操在北疆所画的那副剑指天下四海图(大致的世界地图),可是被他们奉做神明一般地供奉着!

  (关于更新,因为编辑老大告知,下下周本书强推,所以白天要工作的冰风只有用晚上的时间来赶稿子,现在每天暂发一章,可能比平时略短点,不过等到强推时就是爆发之刻!大家海涵一下!)

  

  

第十章 谁偷袭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