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止杀

    (修真!要修就修特别点!热力推荐现代修真 器吞天下 书号:85454 )

  起于中平元年的黄巾起义,在折腾了大半年之后,终于露出了颓势,先是曹操一举大破颖川黄巾主力,俘敌十五万,大挫黄巾士气民心,然后便是北路的朱儁袁绍大破汝南、陈国一带的黄巾,三十万黄巾部众被他们逼到了黄河边上,而在广宗,董卓在拿到朝廷大批的钱粮之后,西凉军展露出了他们真正的实力,不过短短三天,他们便击破了正面黄巾的主力,与突入巨鹿一带的北府军完成了对张角主力的合围!黄巾覆灭成了眨眼即可完成之事!

  虽然如同历史上曾经说的那样,黄巾起义不过存在了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但是有一点却与历史发生了偏差,那些因为兵败而溃散的黄巾部众没有逃窜至各地为寇,而是全部被曹仁和曹洪所率的八千化装成百姓散落布于各地的北府精兵给赶回了他们起义之初的势力范围,无法流窜至各地为寇!

  也因为曹操的这提前布谋,这些日后为祸甚烈的匪寇才没有流毒天下,至此,直接死于黄巾之乱的百姓不过二十万口,接下来只要曹操心中所筹划的大计成功,那么这原本汉末人口的第一次大锐减就将因为他而彻底瓦解!

  带着曹陀曹布,典韦许褚,曹操星夜赶往了巨鹿,黄巾的覆灭已是指日可待,他可不想更多的人陪着那个疯子一起去死!在唐周的接应下,他们很容易就进入了巨鹿,而一切也正如曹操所预料的一般,黄巾起事之初攻破州县所得的粮食已是消耗得差不多,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最多再有一个月,巨鹿一带就会彻底断粮,到时候易子而食的惨况将不可避免的发生!对于曹操而言,这将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事情,所以他必须在一个月内解决黄巾的问题。

  “唐周,张角现在如何?”一进唐周府邸,曹操便问道。“回主公,张角现在已经完全如同一个疯子,时而清醒,时而疯癫!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唐周恭谨地答道,对于曹操他现在是死心塌地,能够逼降波才十五万部众,曹操的实力简直就是深不可测,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实力才是效忠的根本,而曹操无疑便是最有实力的人!

  “疯了!”听到唐周的话,曹操沉声道,心中却是泛起了四个字‘精神分裂’,也许只有这种精神极端的人才适合搞宗教,只是却苦了那些跟随他的人!“你现在在黄巾的地位如何!”曹操略微一思索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唐周答道,自从张角从洛阳回来以后对他一直是宠信有嘉。“如果张角死了,你可以完全掌握住巨鹿一带的黄巾势力吗!”曹操神色肃穆地看向了唐周。

  “可以!”唐周咬了咬牙,狠狠道,“只是那几个渠帅麻烦点,他们素来与我不和,最近又与张角起了争执,恐怕不会让我上位!”“与张角不和,这到是个好机会啊!”听完唐周的话,曹操笑了起来。见曹操微笑,唐周脑子一转,立时明白了曹操的意思,也大笑了起来,“主公高明!”“那接下来的一切就由你安排了!”“是!”唐周恭敬地退了出去,现在他心中志得意满,虽然这个黄巾魁首可能当不了太久,但是跟着曹操,他相信绝对是会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的!

  “师父!”唐周恭敬地叫道。“什么事?”“几位渠帅在府外求见!”“叫他们等着,难道连规矩都忘了吗!”张角微微皱了下眉头。“是,师父!”唐周退了出去。

  门又被打开了,张角的脸色变得很不悦,“又怎么了,不是叫他们等着吗!”但是突然间他沉默了,脸色变得难看至极,看着鱼贯而入的几人,他冷冷道,“是你,你终于来了!”“久违了,张角!”曹操微笑着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你一定会败,而你说一切都是天意,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什么是天意!”“天意!”听到这两个字,张角忽然笑了起来,“什么是天意,我就是天意,天意就是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张角的声音竟然是完全异样的两种声线,听上去诡异得很!果然是精神有问题的疯子,曹操心中冷笑了起来。

  “既然你说你就是天意,那么我今天就要逆天而行,屠了你这天意!”曹操冷声道,话音落下,早就围住张角的曹陀曹布,典韦许褚各执长剑扑了上去。张角想喊,却发现自己竟是突然间说不出话来了,狼狈之中他看向曹操身后的表情变得很古怪!唐周从曹操身后慢慢地走了出来,张角的起居饮食是由他负责的,对他而言在食物中动点手脚很简单!

  在曹操麾下四大高手的围攻下,张角很快就身首异处,倒在了地上,看着死去的张角,曹操摇了摇头,他原本一直以为张角会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但是疯子就是疯子,无论再聪明,都只是个疯子而已!“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曹操拍了一下唐周的肩膀,隐入了黑暗中!

  唐周冷笑着走出了张角的卧室,那些老东西也是该退位让贤了,思量间,巨鹿城中几个地位不低的渠帅俱是到了张角府邸,“不知大贤良师召见我等有什么重要事情?”“这个,小可也不清楚,只是师尊大人吩咐一定要见几位大帅,说有要事相商,几位还是跟我来吧!”唐周恭敬道,引着几个渠帅径直去了张角的书房!“几位请进吧,小可就先告退了!”将几人带入书房后,唐周退了下去。

  进了书房以后,那几个渠帅便一直等着,但是那坐在暗影里的张角却是一动也不动,终于几人等得没有耐性,正想上前去,书房的角落里几条人影猛地窜了出来,袭向他们,猝惊之下,几个渠帅连忙拔剑招架,只是没战得几合,那几个黑影猛地退到了张角身边,竟是回剑自杀于几人面前。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一幕所惊,几个渠帅俱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过了好一会儿,几人才上前去一看究竟,触手处,张角整个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来,一颗人头更是滚到了几人脚下!

  “啊也!”几人被吓得大叫起来,正在此时,书房的门被踢了开来,唐周带着一队黄巾卫士闯了进来,那些卫士顿时呆了,只见几个渠帅俱是提剑在手,而他们的天公大人已是身首异处,旁边还倒着几个卫士,“你们这几个叛徒,天公平日里待你们不薄,你们竟然卖主求荣!”唐周大叫了起来。“我们没有!”那几个渠帅脸色猛地白了,只是此时任他们纵使有一百张嘴恐怕也说不清楚了。那些黄巾卫士已是冲了上去,手中的刀朝着几人砍了下去。

  不过片刻,那几个渠帅就被砍做了肉酱,“把这几个叛徒枭首示众!”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唐周道,然后才走向张角身边,大哭了起来,“师父啊!”

  由于唐周素来在黄巾中地位崇高,再加上有张角的亲兵做证,几位渠帅的死并未引起什么混乱,而唐周也是很有手腕地以不知者无罪为由赦免了那几个渠帅的家人下属,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了局势!

  由于黄巾军中地公和人公又相继为袁绍和董卓所杀败,一时间,唐周竟是成了最高领袖,在他的指挥下,所有还在各自为战的黄巾被他召回了巨鹿!此时被曹操招降的波才孤身一人来到了巨鹿劝降,士气低落的黄巾在唐周的引导下很快便放弃了抵抗,任由一直在巨鹿面前按兵不前的高勇收编了他们!黄巾主力的猛然投降立刻让原本还想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劫掠的西凉军失去了方向,没有了目标的他们自是不敢太过放肆,西凉军中,董卓亦是恨得脸都青了,他本来正打算在将当面的黄巾全部吃掉后借机好好抢掠一把,哪知道,那些原本还在抵抗的黄巾竟然突然全部撤回了巨鹿,而且就连他挥军直下巨鹿抢功的时间都没给他,那些黄巾就全部降了北府军!

  “儒儿,看起来曹孟德果然不简单,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董卓阴鸷着脸看向了李儒,这个自己的女婿兼首席谋士!“主公过虑了,虽然曹孟德是一世之雄,不过他此次锋芒太露,恐怕我们北面那位未必容得下他!再说他交恶于朝中,恐怕朝廷也未必对他有好感!”李儒慢慢说道。“如果那曹孟德反了怎么办!”董卓突然道。“主公,曹孟德虽然有着北府军这支雄兵,不过始终是一地之师,如何与天下对抗!”“那那些黄巾降兵和流民呢?”“主公,黄巾的战力您也清楚,难道您觉得那曹孟德会愚蠢地以这些败兵草民起事吗!”“儒儿说得对,这世间以力为尊,那曹孟德如此心慈手软,为了那些区区的贱民就得罪天下豪强,简直就是自绝生路,就算他是纵横天下的神将又如何!哈哈哈哈哈哈!”董卓狂霸地大笑了起来,“儒儿,你说我们接下来该如何?”笑罢,董卓又问道。“为主公计,眼下不如且回西凉,将养士卒百姓,静等中原巨变,到时才是主公雄霸天下之机!”李儒道,看着董卓略有不解的神色,他看向了北面,“袁绍素有大志,又与宦官不和,日后必有大变!”“原来如此!”董卓道,然后猛地站了起来,抚刀而叹,“也罢,你就与我再与西凉待一阵子吧!”

  黄河边上,三十万黄巾兵卒百姓已是被朱儁逼上了绝境,因着好友皇甫嵩之死而对黄巾切齿痛恨的朱儁已是决意要杀尽眼前的这些乱民来替皇甫嵩报仇,恰好此时,张角身死,巨鹿黄巾尽皆投降的消息传来,那些还在抵抗的黄巾兵卒的士气顿时泄得一干二净,又苦苦撑了几日之后,再也无以为继的他们终于投降。

  黄河之畔,那些黄巾百姓眼中皆是一阵冷漠绝望,他们只是如行尸走肉一般跪在地上,等待着他们将要接受的命运。一排排的刀斧手在风中站立着,等待着行刑之时,站在朱儁旁边,袁绍冷冷看着这个决意要尽斩三十万黄巾于黄河的屠夫,眼中满是不屑之意,虽然他不喜欢这种杀戮,不过成王败寇,要他为了这些乱民而去得罪朱儁以及交恶于豪门,他却也是不愿!

  朱儁抬头看了看天,见时辰已是差不多了,正打算下令之时,忽然一阵雄浑的马蹄声踏破大地,从远处迅速逼近,如雷一样的马蹄声敲打在每个人心中,俱是心惊莫名!朱儁的脸色变了,听这声音分明是大股的骑兵,可是如今黄巾已是平定,而他也从未听说黄巾有骑兵建制的潜伏军队!这些骑兵是从哪来的!

  犹疑间,他竟是没有下令,终于他看清楚了那些弛来的骑兵,一面黑色的大旗上一个斗大的曹字猛然跃入了他的视线,然后便是一阵如狂风一般的黑色狂云席卷而来,黑衣黑甲黑马,人未到,一股凝重如山的气势已是向着朱儁以及黄河边上的那些汉军狂扑而至!“孟德!”袁绍失声道,心中却是狂跳,孟德,难道你是来!袁绍看向了那些跪在地上的黄巾百姓!

  瞬息之间,曹操带着一千黑骑营已是狂飙而至,就在要撞上朱儁军前的三尺之地,马蹄声嘎然而止,天地间再无雷声,此时,朱儁营中的汉军已是人人手心尽汗,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朱儁的眉头皱得很紧,他不明白曹操来这里做什么!就在他思量间,曹操已是带着五骑到了他的面前。

  “曹孟德,你不在你的颖川,到我这来做甚?”朱儁猛地喝道,他实在很不喜欢此时曹操看着他的那种冰冷眼神。没有回答朱儁的话,曹操只是忽然间策马打了个转身,手中马鞭直指那一排排的刀斧手道,“你叫这些人在这做什么!”话语冰寒。朱儁顿时怒了,虽然曹操战功比他高,可他也是与他同级,此时曹操竟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如何不让他窝火!

  “你没看见那些跪着的乱党吗!”朱儁瞪着曹操道,“我要替朝廷杀了这些不知好歹的乱民!”“你以为你是谁,说杀就杀!”曹操冷声笑道,然后忽地吼了起来,“今日谁要是敢杀这些百姓,便是与我曹孟德,与我手下这些儿郎作对,到时候,休怪我曹某人翻脸无情,手中兵器不认人!”“杀,杀,杀!”曹操话音刚落下,那些静止的黑骑营猛地暴吼了起来,骇得那些刀斧手俱是面色苍白,不敢直视!

  “曹操,你想做反吗!”朱儁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我曹操自打边关为将之后,知道的只是为将者理应护民安邦,而不是残杀百姓!如今黄巾已降,这些跪着的不过是些可怜的百姓,何其无辜,你竟然要将他们尽斩于黄河,你于心何忍!”说道恨处,曹操几乎是指着朱儁的鼻子在骂了!他最恨这些视自家百姓如草芥一般的人了,杀起自己人来毫不手软,对着那些外族却要讲什么狗屁仁义!这种人在他眼中简直猪狗不如!

  “你!”朱儁已是气得说不出话了,终于他大手一挥,竟是要那些刀斧手动手!“谁敢!”曹操再次暴喝了起来!那些刀斧手怔怔地停住了!他们不知道该听谁的!

  

第十四章 止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