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一寸锦绣一寸血,一寸山河一寸骨!

    (推荐 高级异能者被俺用怪兽淹没了!!《怪兽剪径者》书号:92410)

  “动手!”朱儁神情暴烈的怒喝了起来,那些刀斧手犹疑了一下,终于几个胆大的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哼!”曹操一声冷哼,身后一千黑骑营猛地齐唰唰地抽出了强弓,搭上黑翎铁箭瞄向了那些刀斧手。这下子,那些刀斧手不敢动了!“曹操,你疯了吗!”朱儁跳了起来。“只要他们敢砍下去,我就敢让他们放弦!”曹操眉毛一横,冷冷道!

  “你!”朱儁牙齿咬紧了,他素性刚蛮,一时间牛脾气上冲,猛地暴喝了起来,“斩,不然军法从事!”于是那几个胆大的再次挥起了刀,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观望!终于刀斩了下去,但是斩到一半,那些挥刀的人却是倒了下去,他们咽喉上黑翎嗡嗡地颤动着!全场皆惊,朱儁的眼睛睁圆了,布满血丝,他没想到曹操竟然敢真地动手,而且还如此之绝,“给我杀!”朱儁拔出了佩剑,呼喝了起来,刹那间,一阵刀兵之声,朱儁所部汉军尽皆拔出了兵刃,与黑骑营对峙了起来!

  眼看就是要当场火并,曹操却依然镇定若斯,他只是冷冷地看向了袁绍,那意思分明是‘你还不出面吗!’对着曹操看向自己的眼神,袁绍嘴角间笑了起来,‘孟德,你真地是要救这些百姓吗!’心中却是冷奚道,他不相信曹操是真心想要救这些百姓!袁绍终于站了出来,拉住了朱儁,“将军,杀降不仁,就让曹将军带他们走吧!”“本初,你!”见袁绍劝自己,朱儁楞住了。“此事就交由朝廷解决好了!”袁绍高深莫测地轻笑道。仔细想了一想袁绍的话,朱儁的脸色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他缓缓地将剑收了回去。

  “我们走着瞧!”朱儁看着曹操狠狠地扔下了这句话,然后朝着自己的部下大声喝道,“回营!”那些朱儁部的汉军士卒沉默着收回了兵刃,低着头跟着朱儁慢慢地向着自己的大营去了,他们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影子,一个英雄的影子!

  看着朱儁军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曹操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他的背上早已经被汗浸透了,他刚才在赌博,赌袁绍一定会出面阻止,而朱儁也会听袁绍之劝,只要中间有任何一点差池,就是两败俱伤,鱼死网破之局面!不过好在他赌赢了,同时也证实了郭嘉的一个猜测,袁绍有不轨之心!自己这个儿时的好友,看起来野心机谋都不是一般地厉害啊!

  “主公!”见曹操骑在马上怔怔沉思,典韦不由叫了一声,“啊!”“恶来,什么事?”曹操醒了过来。“这些百姓!”典韦指着那些还跪在地上的百姓道。“起来,叫他们都起来吧!”曹操皱了皱眉道。

  “起来,主公叫你们起来,起来啊!”典韦等人带着那些黑骑营军士叫喊了起来,但是那些百姓依旧跪在地上,没有动静,“不会是傻了吧!”张飞不禁摸了摸鼻子道,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那些黄巾百姓忽然鼎沸了起来,“我们不用死了!” 不知是谁高喊了起来,“不用死了,不用死了!”顿时间全是这些黄巾百姓的欢呼声。

  “这些百姓真是不知好歹,要不是主公救了他们,他们早就一个个成了刀下亡魂,如今不先谢主公大恩,倒先是自己欢喜了起来!”看着那些黄巾百姓欢呼庆祝,却浑然忘了是谁救得他们,许褚不禁撇了撇嘴道,他这一说,张飞,曹陀他们也都是深以为然。“劫后余生,他们自然欢喜,这是人之常情,仲康你这话过了!”曹操口上道,心中则是暗叹,百姓想要的只是一条生路啊,可怜那些权贵总是将他们视做草芥,却不知没有这些草芥,他们何来的富贵荣华!

  “一寸锦绣一寸血,一寸山河一寸骨!”突然间曹操仰天长叹了起来,百姓,何时被真正地重视过啊!就算儒家圣人说什么民贵君轻,也不过是句空话而已,那些历史上的君王帝皇,创业之初,那个不是说要善待百姓,但是到最后呢,心中还不是将那些百姓视做绵羊,只要一把青草就能满足的绵羊,只要有衣穿,有粮填肚,那些百姓便会山呼圣君贤王,而君王自可以高枕无忧,安享这花花江山,到得异族侵略时,才想起反抗,但是百姓早就成了逆来顺受的绵羊,若是那些异族稍微待他们好一些,他们便降了!(满清便是如此得的汉家江山,元朝若是也行仁政,现在的我们还有几个会记得我们是汉人啊!)

  自己要的是一个配得上龙这个称号的帝国和民族啊,强大,骄傲,铁血!只有我们去侵略异族,而轮不到那些异族来撒野,犯我天威者,虽远必诛!自己要的是每个汉人都能够高傲地喊出这句话来!曹操心中默默地嘶吼道,今天这些安然赴死,不做抵抗的黄巾百姓让他内心深处的一把烈火彻底点燃了!曾经在自己的记忆中,不就有那么一段屈辱的记忆吗,也是三十万军民投降,最后却被无情地屠杀!难道说这就是传自古老的劣根性吗,那么自己就要亲手把它纠正过来,哪怕要用千百倍的异族之血,千百倍地牺牲,自己都要将这种懦弱,这种逆来顺受永远剔除出汉人的血骨!曹操心中发誓道!

  “翼德,把他们的首领找来,让他们跟我走!”曹操拨转了马头,冷冷道,此时他心中统一天下之意更重,他要让天下的汉人都如同北庭边民一样,好战嗜勇,以软弱为耻辱,那些异族抢我一物,砍我一刀,杀我一人就要十倍地抢回,百倍地砍回,千倍地杀回!这样才是他想要的帝国,但是现在这些黄巾百姓却让他清醒地认识道,他所要创造的帝国将是如何的不易,他必须先要改变这些百姓,要让他们变得强壮,要让他们懂得智慧,更要让他们有一种信仰,一种刻入骨髓的骄傲,身为龙之血脉的骄傲!哪怕日后与天下为敌,付出多惨烈的代价,自己都要带着这样的汉人取得最后的胜利!彻底地去改变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世界!(蒙古人不过百万之师,就能征服世界,凭什么汉人就不能,我们的文化军事战略哪样比他们差,说到底还是斗心的问题,千百年的习惯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将汉人变成了绵羊,不要跟我说汉唐,若不是匈奴突厥寇边太甚,我们那些伟大的皇帝会去开边拓疆,好好看下地图,从秦汉时起,我们的版图并没有扩大过,我只是看见少了很多!牢骚话,大家别介意!)

  曹操骑在马上,面容冰冷地向前行进着,此时他身后传来了黄巾百姓的歌功颂德之声,但他却已是君心如铁,他不需要他们因为逃过杀劫而为他欢呼,也不需要他们因为日后自己给他们的安定生活而欢呼,他要的是他们为了未来帝国的征伐欢呼,为了帝国的胜利欢呼!

  中平元年的秋天,曹操手下汇聚了黄巾残兵,被视做乱民的黄巾百姓和因为战乱而无法生存的流民共计一百二十万口,而此时黄巾之乱也正式宣告平定!朝廷中又是一派太平之声,但是暗中一股针对曹操的汹涌暗流已是若隐若现,而那百二十万百姓的问题也被摆上了桌面!战乱之后,那些历经战火之地,无论权力,财富都要重新洗牌,而要朝廷先将养这些百姓,等到冬天过后再处理这些民众,朝廷并没有这样的能力,纵使有他们也不愿浪费在这些乱民身上;(不要说什么忠臣名儒什么的,正史上黄巾之乱死掉的汉人当不下于两百万,很大部分都是所谓的名臣所杀,而从实际上讲要此时的汉庭供养这些百姓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最后我希望大家在讨论本书合理性的时候能够记得这是一本YY小说,而不是一部什么历史传记)更何况对于张让这些贪财好利的宦官来讲,他们怎么可能放过那些无主之地,要他们将这些土地分于那些百姓播种,他们更加不可能答应!

  此时曹操的一封奏折让朝廷看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但是大部分朝官却是选择了缄默,因为曹操提出的将这些民众尽数迁往北庭府以充边塞的法子让他们觉得曹操心中定有私心!他们选择了拖字决,索性将这个问题先摆在一边,任由那些百姓在寒冬中自生自灭,到时候再让曹操去办这件事,曹操想要民心是吗!他们偏不给!

  深悉这些表面道貌岸然实则龌鹾的朝中官卿想法的曹操早就布下了一记暗着,他居然公开向灵帝张让等人贿赂,将在谯县的封地尽数退还给了朝廷,同时又拿出了万金献给了灵帝(全是墨名当年挖灵帝祖宗得来的财货,曹操没拿去扩军,全是用来买这些百姓了!)果然,灵帝准许了曹操所奏,不过在那些朝官的阻挠下,曹操要求朝廷给付这些百姓一定的粮食上路的要求却被驳回了!

  朝廷的这种做法无疑再一次让二荀更加认清了所谓的汉室是何等的虚伪,现在他们心中对于汉室哪怕连一丁点的怀念眷恋也没了!荀攸和荀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迁徙之事中去,一百二十万的人丁啊,若不是曹操从四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在曹家布下的各地隐秘势力点沿途囤积了相当一部分的粮食,恐怕这一百二十万人路上就要去掉三亭!

  为了这次曹操希望中的大迁徙,曹操几乎耗尽了自己手头全部的力量,先不说钱粮之物,光是为了这次迁徙而暴露的曹家隐秘势力就让他够心疼的,这些潜伏的势力今后怕是没什么大用了,只能随他一起回北庭了!当然那些隐藏得极深的几个势力点,还是没有露面,不过曹操相信以袁绍等人之能,必会注意到这一点而加强戒备的!

  “戏志才!又一个不世之才!”骑在马上,看了一眼身后逶迤的队伍,曹操转过了头,被他外放的郭嘉这么长时间里面只是给他找了一个人回来而已,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称怪的戏志才!几番畅谈,出身寒门的戏志才当下就让曹操吃了大惊,这个看似瘦猴一般的男子竟然酒量大得出奇,口中所言更是大逆不道地让曹操都要自叹不如,刘家汉室被他从汉高祖骂到了现在!说完以后,还劝曹操不如直接卷了这些百姓去北庭之后,直接攻略幽州,并州,辽东,裂地封王,收边地各族为己用,将养百姓十年,再一举进逼中原成不世霸业!可以说戏志才的这些话不禁让曹操大为惊叹,他还想着以自己所知的去推动历史,让董卓灭汉室威信,自己再出手,但是戏志才却给了他另一个视界,一条不同他以往所想的统一天下之路!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长久以来都是站在大义的至高点,他要让他的将士百姓反汉反得理直气壮,反得大义凛然!所以戏志才的这个谋划,除非是朝廷逼反他,想到这里,他不禁看向了郭嘉,想起了郭嘉就戏志才所提出的大略提出的一个假设!

  “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是一对恐怖的组合啊!”想到戏志才那种雄决张扬的大局观谋略加上郭嘉那细微算无遗策的推演能力,曹操心中不禁想到,如此的组合恐怕也只有诸葛亮加上庞统和贾诩才能匹敌吧!(这里没有轻视这三个人的意思!只是个人认为诸葛和庞统都是混合型的人才!)

  “主公,你真地决定到时候还要回洛阳去吗!”戏志才策马到了曹操身边,这个称怪的男子对于荀彧为曹操所提出的那条站在道义至高点上削弱汉室的计策一直都觉得太过冒险,而且也觉得有点不妥,和他有着同样担忧的还有郭嘉,不过郭嘉并没有表示出太多的反对迹象,反到是和他说了一句话,“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虽然心中明白郭嘉的意思,但是戏志才还是觉得那种做法太冒险!

  “志才,富贵险中求,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曹操却是道,荀彧之策,他也知道很是冒险,但是有时候人生如果不去赌一把,永远都看不到赢的希望!“主公,老戏我觉得还是太险了,太险了!”戏志才摇起了头,又从腰间摸出了一壶小酒,灌起了黄汤来,边喝边说“荀小子太胡来了,为上位者怎能轻易冒险,这小子的帝王术是怎么学的!”说着竟是拍着他那匹老黄马又去找荀彧了!看着绝尘而去的这个黄汤老酒鬼,曹操笑了起来,他就是喜欢这戏志才的自来熟,有这样的人在无疑会让自己的麾下团体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更何况这个酒鬼该正经的时候可是严肃的让人惊讶啊!只是郭嘉这小子已经有够不良了,要是再被这老酒鬼带坏,想到历史上这两人都是短命的主,曹操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看起来该是找一些名医好好替他们看看了!”他一脸严肃地喃喃道!

  

  

第十五章一寸锦绣一寸血,一寸山河一寸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