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胜利是使命

    (屋顶骑兵的靖难天下 书号:90145 大家去看看吧!)

  广阔疏辽的辽东大地,一队铁骑洪流风驰电掣一样地向着辽东首府襄平,直冲而去,这支军马不是别人,正是夏侯渊的五千轻骑,长年在北庭作战的他们,就算骑在马上都可以安然入睡,对于饥饿,他们也有着远超常人的忍耐力!接近三天的路程,他们用了两天便跑完了,在接近襄平的时候,他们才休息了两个时辰,同时吃光了剩余的干粮!从襄平东面的山中疾驰而出后,夏侯渊他们再也不节制马力,疯狂催动着战马向襄平城直杀过去!

  此时天不过方亮,而且襄平城附近野地甚多,不时也有一些放牧的部族和野马群经过,是以当那如雷的马蹄声响彻大地的时候,襄平的守兵并没有警觉,他们只是在黎明中依稀远眺了一下,只见远方好象是大约几千匹野马在跑着似的,就继续打盹了!

  夏侯渊侧伏在马身上,心中暗自冷笑着,他们北庭军十数年下来,这玩马的功夫比起那些从小长在马背上的蛮族来都要强上几分,就凭那些襄平小兵想在这黎民前的夜色里看清楚他麾下侧伏在马身的五千轻骑,简直是痴人说梦!

  如雷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一些老兵终于觉察到了不对,他们猛地跳了起来,使劲地叫喊,并且踢打着那些没上过战场的新兵,“都他妈起来,有人都打过来了,还睡!”“不是野马群吗!”有些新兵叫道。“去你妈的,野马群的蹄子声有这样的吗!”那些老兵骂道,他们这些在北地的老兵自然清楚战马冲锋时和野马群的区别!

  “起!”夏侯渊猛地坐正了身形,“起!”身旁的亲兵一同喝道,顿时五千轻骑像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地翻到了马上,此时他们离襄平城不过三箭之地,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几下的功夫就到了!

  这时,那些襄平的士兵楞了,刚才还是什么都没有的马群上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的黑影,“还呆着干什么,快去禀报大人,弓箭手,弓箭手呢!”而那些老兵和军官之类的则是大声地叫喊了起来,整个襄平城楼一片混乱!

  夏侯渊的骑兵队伍突然散开了,由原来的厚重队形变做了一字铺开的线形队伍,每个骑兵的手上,一张强弓已是拉得如同满月一般,突然‘嗡’地一阵弦声,五千支利箭呼啸而出,他们所射的三棱针式刃簇,乃是三棱细狭,实铤,破甲力极强,是北庭军中的制式箭种!而且经过墨名这个墨家传人的改造,射程更远!

  听到那飞蝗一般的破空声,襄平城上的那些老兵脸色都变了,如此啸厉的声音,只有北庭军的弓才射得出来,想起那些包裹在黑色下的士兵,他们心中一阵战僳,本能地趴倒在了地上!看着那些突然伏在地上的老兵,那些年轻的新兵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但是很快,他们的表情凝滞住了,因为那些锋锐的箭簇已是没入了他们的胸膛!“怎么可能!”带着无法置信的眼神,那些年轻的士兵喃喃着倒了下去。

  此时,夏侯渊他们已是射出了三拨箭雨,压制得城楼上的襄平军人连起都不敢起一下,夏侯渊带着身边的亲兵和几百骁锐冲到了城角边,从箭壶中抽出了筒脊式箭簇,这些箭簇的脊身上铸有小环,可穿绑绳索,将随身携带的绳子穿上后,他们便拉满弓,向上射了出去,襄平城比起中原州郡的城池来,他的城墙只能算是小矮墙罢了,不过数丈高!

  随着箭簇嵌入木器的声音,夏侯渊带着那些士兵已是从马上一跃而起,双手用力,向城楼攀爬了起来,在他们后面,其余的骑军开始了掩护箭袭。“去把那些绳索砍断啊!”襄平城楼上的军官大声叫喊着,只是除了少数悍不畏死的之外,没人敢冒着被射杀的危险起来去砍那些绳子,要知道,北庭军那些狂人的射术可以和那些蛮族的精锐都有得一比,襄平城墙低矮,他们射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冒头,岂不是找死吗!还不如等他们上来后,跟他们肉搏!

  就这样,夏侯渊他们很顺利地登上了襄平城楼,开始了白刃战,“呸!”夏侯渊重重地吐了口唾沫,眼前的这些士兵太让他失望了,整一群懦夫,竟然没几个能架得住他们的攻势,都是一触即退,用手中的长枪跟他们保持着距离,少有几个敢上来跟他们刀对刀地捉队厮杀,“别玩了,先下去把城门开了!”夏侯渊猛地向前突进,砍翻了一个小兵,喊道。“是,大人!”夏侯渊麾下的军士猛然应声,一起向前猛冲了上去,也不管什么,直接从两丈多高的城楼上向城门内口跳了下去!

  这时,公孙康这个辽东太守带着城中的士兵终于赶到,一部人马向着城楼上涌了上去,他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士兵向那些跳下的北庭士兵冲了过去,想阻止他们打开城门!

  夏侯渊麾下跳下城楼的不过百余士兵,他们不但要和城门口的士兵抢夺城门,还要面对公孙康他们,形势可以说是万分危急,不过他们楞是挡住了公孙康,让身后的兄弟们抢到了城门控制权!

  “快,快放箭!”公孙康叫了起来,他此时也不管城门口的自己人了,身后的弓手立刻放开了手中的箭,一阵箭雨立时朝着城门口的北庭军士卒奔去!“护住开城门的兄弟!”当先的几十个北庭士兵,猛地都挡在了开城门兄弟的身前,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只是箭雨如蝗,他们却挡不了多少!随着箭矢入体的声音,他们一个个都成了血人!

  “不求有生,但求有死!”这些悍勇无匹的北庭军士惨烈地嚎叫道,依旧定定地站在那里替他们的兄弟挡着那夺命的箭雨,“呀!”那些死命推动着城门栓的北庭军一个个眼睛都要滴出血似的,浑身肌肉虬起,身上中箭的地方血流如注,但是他们却浑然不觉似地,因为比起他们深厚那些为他们挡箭的兄弟来说,这算什么,算什么啊!

  “射,给我射啊!”见自己麾下的那些弓手竟是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公孙康气得大叫了起来。“公孙康,你这个狗娘养的!”城楼上,夏侯渊已经跟一头发狂的狮子一样,狂暴地斩杀着身前的士兵,他要下城楼去,给他的那些儿郎报仇,他要把公孙康碎尸万段!在他身旁,北庭的士兵个个都是肝胆俱裂,对这些豪勇的汉子来讲,在他们心目中除了对曹操的崇拜之外,便是兄弟之间的情义了,在战场上,身边的兄弟便是自己的盾,自己的眼,现在城楼下的兄弟们已经用他们的生命证明了什么叫兄弟情义,他们怎么能让他们的血白流!他们不但要赢,还要把那个杂种给千刀万剐,以慰那些战死兄弟的在天之灵!

  “不求有生,但求有死!”城楼上,北庭的士兵们大声怒吼了起来,那声音穿云裂石,如惊涛拍岸,骇得那些襄平士兵心神胆寒,城楼下,那些骑在马上的北庭军兵们,血猛地冲上了胸膛脑际!他们的兄弟在拼命啊,若不是,他们的兄弟绝不会那样喊,可他们竟然还在这城外,“不求有生,但求有死!”呼应着城楼上的兄弟,那些还在城外的北庭骑兵们已是撕扯着喉咙叫喊了起来,他们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去支援他们那些拼死作战的兄弟,有些性急得更是控着战马,不住地撞击着城门!

  内城,残存的北庭士兵终于将门栓除去了,拼尽了最后一口气,将门拉开了一丝缝隙,此时公孙康已是带着人将那最后浑身插满箭矢,但硬是阻止他们上前的十几个北庭士兵彻底地杀死了,但是那些死去北庭士兵的脸上都已是挂着笑容,他们没给主公,没给北庭丢人,北庭军,永远战无不胜!

  “快,快给我把城门堵上!”见城门被城外的北庭士兵越撞越大,公孙康慌张地大叫了起来,但是却毫无作用,他的士兵已如行尸走肉,他们的胆魄早已被那一百死战的北庭士兵夺去了!

  城门外,疯狂撞门的北庭骑军终于把城门给撞开了,触目所见,尽是一片赤红,那些横亘在地上,身上插满箭矢的,是他们的兄弟,为了给他们打开城门,他们,全都战死了!瞬间,狂暴的感情猛地占据了他们的心灵,所有的理智都被抛到了天边,现在他们要做的,唯一想做的,就是杀光眼前所有的敌人!

  “吼!”随着一声声低沉的嘶吼声,四千多轻骑像飓风一样地涌如城门,手中的长刀带起一阵阵的血雨腥风,向前,向前,再向前!杀光那些夺去他们兄弟生命的人,就是他们心中唯一的执念!

  公孙康要崩溃了,北庭军的突然袭击让他手足无措,现在这简直如疯子一般的进攻更是让他心悸,对着这样的军队,他再也不敢恋战,当下呼喝着亲兵向后逃退,但是夏侯渊怎会让他如此走了!此时,城楼上,襄平的士兵早已士气溃散,连主帅都在逃了,他们还拼命做什么,更何况,他们眼前的根本就是一群怪物,一群为战而生的怪物!他们根本就不怕死!

  “公孙康!”如雷的声音猛然在公孙康头顶炸响,公孙康抬头一看,只见从夏侯渊如猛虎一般从城楼上跃下,手中映着寒芒的大刀向着自己的天灵狂斩而下,吓得他赶紧从马上一个打滚翻了下来!喀,夏侯渊的刀硬生生地斩入了马身,卡在了里面,而他的那双手已是虎口爆裂,尽是鲜血!见此良机,公孙康忙掣出腰间长剑,向夏侯渊刺去!

  对着公孙康的剑,夏侯渊连躲都不躲,只是略微侧了侧身子,手臂上鲜血溅起,人已经冲到了公孙康门底,猛地看到那充血赤红的眸子,公孙康一时间,脑中全是空白,当再醒过来时,只觉得口内尽是温热,鼻子也麻痒难过至极,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这时候,夏侯渊的第二拳又打在了他的脸上,他踉跄地向后倒了下去,不经意间却看见周遭尽是择人而噬的北庭士兵,就好象是虎狼冲进了羊群之中!公孙康圆睁着眼睛死去了,他被夏侯渊和那些北庭士兵剁成了碎片。

  黎明的太阳终于升起,为这个血腥的时刻划上了终结,公孙康一死,那些襄平的士兵们都麻木地丢掉了武器,他们已经没有勇气再和面前这些鬼神样的士兵作战,他们只是在等待着命运对他们的裁决!

  夏侯渊呆呆地看着那些身上满是箭矢的袍泽,眼神空洞,这已经是第几次这样看着麾下的儿郎在自己面前战死,他已经记不清楚了,见过那么多生死,自己不就是早该看开了,但是为什么每次自己的心都那么痛!痛得又那么刻入骨髓,他有时候很想不再做个军人,但是军人的血液,军人的精神已经烙在了他的灵魂深处,他想抹也抹不了,感伤过后,他还是如以前一样,是那个‘豹子’夏侯渊!

  “大人,我们斩首两千,俘虏八千,战死的兄弟有两百十七人!”旁边的亲兵将战后的状况报了上来,“大人,那些俘虏怎么办?”亲兵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杀气,自从北庭成军到现在,他们跟着夏侯渊,还从来没有百人以上的战死数目。听着亲兵那冰寒的语气,夏侯渊的手猛地握紧了手中的刀。

  沉默了好长时间,夏侯渊的手才渐渐地松了开来,“主公的军人三戒,你忘了吗!”“属下不敢忘!”那亲兵大声答道。“那第三条是什么?”夏侯渊喝道。“为军人者,当不滥杀!”那亲兵抬头答道。“自己去领二十军棍!”夏侯渊猛地站起了身子!

  看着军棍无情地打在那个亲兵身上,那些俘虏的眼中满是疑惑,不解和某种莫名的情感!军棍打完,夏侯渊走到了那士兵面前,“罚你二十军棍,你可心服!”“属下咎由自取,心服口服!”那亲兵骄傲地答道,在北庭错了便是错了!“你们记住,我们是军人,不是冷血的屠夫,战场上杀敌是我们的本分,但是投降了的就再也不是敌人,主公说过,我们是军人,将来更是征服者,但是用刀是永远也征服不了人心的!”夏侯渊大声地讲道,然后他环视了一眼那些跪着的俘虏,又是冷声道,“你们既然选择了投降,以后就是我北庭的子民,但是如果你们降而复叛,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愿归顺将军!”伏在地上,不知是谁带头喊了起来!

  城外,那些俘虏看着北庭军的士兵将他们那些战死的袍泽整齐地排列在一起,点燃火焰时,他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焚烧自己战友的遗体!但是忽然一阵沉郁苍凉的歌声响了起来,让他们心中泛起无尽感动!

  沉睡之前我们在作战 不为什么理想荣耀 只是使命和负担

  用我们的血肉铸造起不破长城 我们心里只有崇拜与信奉

  用我们的坚定来继续保卫祖先荣耀 是永恒的使命

  挥舞手中刀剑在战场上拼杀 驾驭青铜铁马为忠诚讨伐

  不管生前死后都一样忠诚 这战士的宿命

  我们没有思想只有这忠诚 无畏英勇只为把江山领土去开拓

  只愿可以跟随天子一起为理想战争 胜利是使命 !

  “他们是高贵的战士,他们的灵魂将升入天空,化做星辰,和伟大的祖先一起,永远注视着我们,以祖灵之名,我们将战无不胜!”夜色里,夏侯渊对着那升腾冲入空中火焰,大声祷颂着!在北庭,每个士兵都信奉着祖灵,而只有战死的战士才有资格随着火焰升入天空陪伴伟大的祖先,照拂他们这些还在尘世的人,他们将战无不胜!所以战死对他们而言,是一种荣耀!

  沉睡之前我们在作战 不为什么理想荣耀 只是使命和负担

  用我们的血肉铸造起不破长城 我们心里只有崇拜与信奉

  用我们的坚定来继续保卫祖先荣耀 是永恒的使命

  挥舞手中刀剑在战场上拼杀 驾驭青铜铁马为忠诚讨伐

  不管生前死后都一样忠诚 这战士的宿命

  我们没有思想只有这忠诚 无畏英勇只为把江山领土去开拓

  只愿可以跟随天子一起为理想战争 胜利是使命 !

  夜空里,这苍凉雄浑的歌声将伴着他们的袍泽,去到伟大的祖先身边!每个士兵都这样坚信!所以他们纵情歌唱!

  (今天听了一首歌,很有感觉,便那么样地写了,大家见谅,见谅!)

  

第十章 胜利是使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